69书啦 > 弑天神剑 > 一百九十六、藏龙卧凤

一百九十六、藏龙卧凤

 热门推荐:
    李萍来到大班中的慢班区块,看着今天早晨晨读的罗竞,说道:“罗竞道友,你把你的《耦园听雨亭志》读一遍。”

    “是,夫子,耦园听雨亭,旧家一亭子也。......悄然而语:“桂生中庭,此处必出蟾宫折桂者,文章昌鼎之吉兆也。”

    罗竞朗读完《耦园听雨亭志》最后结尾虽然已改,但也不是完全李夫子的批阅所改,而改为文昌鼎盛之意,非但没有丝毫犯忌之意,反有学好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的献媚之嫌。让与罗竞同桌的女生掩脸偷笑不止。

    李萍见那女弟子偷笑不止,她正为罗竞竟将自己续上的结尾段弃之不用,而是纂改成为拍马谄媚之收笔而气恼之时却见旁边女弟子笑得放肆,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发笑?这篇文章写得不好吗?你要发笑?”

    那个女孩子收回望向罗竞的眼光,站了起来,说道:“李夫子,我叫雷雨水,我爹是雷雨,我是入体境中期修为。”

    听说此女孩的爹是雷雨,什么?雷帅之女,雷帅的子女不都在高级班吗?她怎么会出现在低级班,而且还在慢班区块?!

    李萍听闻是雷帅之爱女,气恼消除了许多。说道:“既然你嘲笑罗竞的文章,那把你写的文章,拿出来,当众朗读一遍,让我们也饱饱耳福,欣赏你的大作。”

    那位叫雷雨水的女弟子站了起来,拿出自己昨天写的文章,念道:“《云山枫树岭.枫树记》:在云山高台之上,有一颗枫树,据说是当年云家庄人初搬到云山之时,云家庄祖辈所植风水树也,至今已有三百余年历史也。小时候,听大人们讲,此树已植百年,受天地日月精华,早生灵智,已有人言。

    据《山海经》大荒南经中,有这样一段传说:“有宋山者.....有木生山上,名日枫木。枫木,蚩尤所弃其桎梏,是为枫木。”

    我家云山有一小山岗,就以高大的枫树为名,取名枫树岭。枫树树高百丈,远在十里之外就能望见他那伟岸高大的身躯。每年秋天来临,一树红叶,远远望去,似燃烧的火焰,又如残留人间的晚霞余辉,蔚为壮观,成为远近闻名的一张名片。小时候,离家远了,回家的路漫长,幼小的心灵在郊外陌生的环境之中,大人不愿娇惯我这个父母心中的幼女,让我自己前行,人小力微,望断天涯路,不知乡关在何方,这时远远望见一个高大的树影,直入云天,树大根深,枝叶繁茂,我尤如看见黑暗之中的一道光,照亮了我前行的路,给了我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我欢呼,我高叫,我蹦蹦跳跳地向那高大婆娑的树影方向跑去,忘记了疲惫,抛掉了忧伤,也把沮丧遗留在回家的路上。

    枫树呀,你是我心中的神,你让我看见了光明,看见了希望,让我对自己充满自信的光芒。因为你,你让我对家乡充满了眷恋,因为你,我对自己的童年有了炫烂的色彩。

    在薄雾之中,在落日余辉里,你这棵百年老树屹立在高高的山岗,犹如不愿离开战场的老兵,笔直地伟岸的身躯,凝望着远方;记得每年春回大地,高大的枫树,率先冒出新绿,伸开那五片向外招摇的手掌,热烈地鼓掌,欢迎春天的再次光临。

    我想今后我无论在哪,总会记得家乡有一个伟岸的胸膛,张开长大的双臂,拥抱明天的太阳。”

    当雷雨水朗诵完自己的散文《枫树记》时,李萍才发现自己错了,原来低级班里慢班区块之中也藏龙卧凤,其文采华章不输于高级班的天才们。

    她带头鼓舞,顿时课堂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这一切让前来巡视的岑夫子很是感慨,果然李萍这个卫道队员,在文化课这样发展下去,很有可能会压自己一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雷帅的几个儿女个个文治武功不同凡响。怪不得自己没有在高级班看见雷帅的掌上明珠雷雨水,原来是在大班里的慢班中藏着,那个叫罗竞也不错,文采风流,不输当今才子。

    如果大班慢班区块都还有这样的才俊,自己这个高级班就不能懈怠,否则要被大班慢区块弟子逆袭,自己这个云雷书院掌教就颜面无存了。

    岑夫子刚刚轻松下来的心又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裹,悻悻地回到了小班课堂。

    远在枫树岭的枫树妖雷树听到主人的女儿在颂扬自己,十分得意,决定要将自己三百年的功力的收藏,化成十粒红色的枫球送给自己的女少主雷雨水。这种有功力的十粒枫球能够作为对敌暗器使用,有时也会化成一粒火球,燃烧自己,烧伤敌方,而且百发百中,杀伤力惊人。雷树运用隔空传送,将十粒红色的枫球放入雷雨水的储物袋中。这种枫球十分灵性,能够读懂主人的心意,根据主人的意愿调节自身的杀伤力。

    中午,午休之时,云雷书院走进一位很老很老的老者,他见在一旁玩耍的皮小胖,问道:“这位小道友,你有没有见到过一位很白净的大叔?太约三十多岁的年纪,很白很白的人,没有胡须,眼窝深陷,高高瘦瘦的模样,你见过他吗?快快告诉我。”

    皮小胖见他比千年老树还要皱折的脸,心中有些害怕,就连忙摇头表示没有见过。

    那老者见这个小胖子摇头,就走向一旁的女孩,白晚晴身边继续询问同样的问题,白晚晴见他面目可憎,就躲在南宫中兴身后,没有回答老者的问话。老者见南宫中兴有要当护花使者的英雄,就对南宫中兴问道:“你这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南宫中兴,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欺负女孩子。”南宫中兴昂着头,气势汹汹地看着眼前阴沉着脸的老头。

    “小子,还挺横,南宫阔是你什么人?”老者继续问道。

    “他是我爷爷,你认识我爷爷。”南宫中兴奇怪地问道。

    “我是上四门的石家老祖,你们南宫家是下四门的。我们都是八大家族的,认识你爷爷很奇怪吗?”那个老者反问道。

    “你说那个准备杀死后师弟的中年怪人,他可能到天帝派神蛋国那边去了,听说石俊雄伯伯是神蛋国第三号人物。”南宫中兴见对方是自己爷爷的旧识,就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老者。

    “好,那颗枫树树枝干是谁折下来的吗?”老者眼光阴沉地看着眼前二十位少男靓女,对着雷雨水问道。

    “这是我自己家的树,是谁折断的跟你有什么关系?!”雷雨水说道。

    “哦,你是雷小子的女儿?”那老头狐疑地问道。

    “是,又怎么样?”雷雨水不知死活地回道。

    “对,我不能把雷小子怎么样,难道还不能把她的丫头怎么样。你说得轻巧,你们将我住了十几年的老巢折了,还能不怎么样?!上次没有把你哥哥打死,今天你就没有他那样好的运气。小姑娘去死吧。”说完一把平时用来拾荒的小耙子就向雷雨水眼前打着旋带着声飞了过来。

    罗竞见状挡在雷雨水前面。雷立夏见老者要伤害自己的妹妹,抄起手边的枝条利用剑法向老者扫去。雷雨水把手伸进储物袋中,也不管是什么东西就朝老头扔了过去。其中一个红色枫球抵住了小耙子,让罗竞捡回了一条小命。

    皮小胖、刘梦同、利勤奋、白晚晴、南宫中兴、唐云泰、秦事理、紫民大、慕容孤、后来上,罗竞、雷立夏、雷立秋、雷立冬、蓝微微、蓝妙妙、月之秋、芸天、芸香、雷雨水等二十位在场云雷书院弟子就将那老者围在场中。

    老者站定身形,双手挥动,小耙子在众人身前飞舞,雷雨水十个红色的枫球时刻拦在小耙子前边,化解它的攻式。二十人也各使出自己看家本领,将自己的源气和功力充分发挥出来,击向老者。老者被二十个云雷书院弟子围困住,也毫无惧色,他主要攻击对象还是雷雨水,但雷雨水身前总有十个红色的枫球护着,石家老祖急切之间还不能奈何得了雷雨水,何况眼前还有近二十人围攻,就更加难以得手了。

    石家老祖把心一横,口念法诀,掐指移来一座泰山来,要将整个云雷书院砸沉。

    只见天空之中,一个阴影,越来越大,还不时有小石头滚落下来。阴影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凝实,如果这座巨山真砸下来的话,这二十个弟子将被压成肉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迹,一个胡须拉喳的红发红须十分高大挺拨的老汉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伸出双臂撑住快要砸下来的巨山。李萍和岑岒也赶了过来,随着两位夫子加入战团,岑夫子使出自己的挪移大法,将巨山向一旁撞飞出去,而这边才将巨山撞开,红发大汉双手已脱力,虚脱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李萍太古剑法向那闹事老者击去,老者见李萍的龙吟剑以疾风的速度朝自己刺来,不敢太意,连忙丢下一个源晶炸弹,源晶炸弹炸裂开来,将岑夫子震下虚空,栽落下来,受到摔伤。李萍持剑追了出去。当李萍追上虚空,哪里还有老者的身影。她就折返回来,看看岑夫子伤势如何?

    这时,虚空之中,传来几声冷笑和叫声:“哈哈~~,告诉你们的雷家小子,让你们准备好,我石家老祖还会回来的,讨还这笔血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