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风起大兴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人好调皮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人好调皮

 热门推荐:
    豆腐脑鲜嫩柔滑,入口即化,豆香浓郁,余味无穷。

    嗯……

    孔方忽然皱眉。

    潘寡妇心“格登”一下,心想莫非豆腐脑有问题?不对啊,它可是刚磨出来,非常新鲜的。

    杜新武锁上眉头。他小心翼翼地尝一口,还特意咂一下嘴,味道挺正常的。

    “大人,有何不妥?”

    他轻声问。

    潘寡妇紧张地望着他,潘荷花似乎也发现了气氛不对,不安地搓着衣角。孔方没料到他们会如此紧张,不由哑然失笑。

    “鲜嫩、润滑,豆香味浓郁,顶好,顶好。”

    他连连称赞。

    潘寡妇幽怨地剜他一眼,大人好调皮,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但,它缺少了灵魂。”孔方挺装逼的评价。

    “大人说笑了,它不过是一道简单食物,不是人,哪有什么灵魂。”潘寡妇当他是玩笑话,但孔方是认真的。

    “潘老板,你可有蜜糖?”

    大兴朝没有蔗糖,于是他尝试问一下有没有的蜜糖。

    潘寡妇一脸懵,蜜糖是什么鬼?

    蔗糖她倒听说过,据说是从一种长得象竹子一样的植物中提取的。

    不过它在遥远的罗宋国,大兴朝没有。

    孔方有些失望。

    蜂蜜跟豆腐脑是绝配,豆腐脑不放蜂蜜,就象烤羊肉不放孜然,没有灵魂。

    杜新武问道:“大人,你说的蜜糖,可是一种毒飞虫产的蜡糖?”

    孔方一听,有希望!便道:“杜老,你可有?”

    “老夫在乡下有一家穷亲戚,常常食不裹腹,便常到山上寻一些野食充饥。那蜡糖就是他们从毒飞虫巢里获得。”

    “它色泽金黄,看不起来倒不错,只是那味道太齁,吃下去后喉咙不太舒服。”

    孔方抚额。

    听杜新武介绍,毒飞虫应该就野蜂,蜡糖就是纯天然蜂蜜。纯天然蜂蜜在前世可是珍品,在他嘴里却成了糟粕。

    谁让你把蜂蜜当饭吃了?你不能冲水喝吗?

    兑上水喝看它还齁不齁?

    但他不忍心指责他,问道:“杜老现在可有存货?”

    “半年前,那亲戚进城办事,给了几斤。家里人都不喜欢,便一直放在杂物间里。”

    “哈,杜老啊,你那穷亲戚是守着宝藏哭穷啊。不过不能怪他,谁让他没有碰到我呢。”孔方大笑。大兴朝缺糖,蜂蜜正好可以填充这项空白。

    若论营养价值,它还能甩蔗糖几条大街。

    “大人,当真?”杜新武眼睛一亮。

    若说宝藏,大人才是真正的宝藏啊。只要他金手指稍微点一下,就是一个巨大商机。

    为了抱住这座宝藏,杜新武顾不上面子,也顾不上自己老寒腿,风风火火往家里赶。

    不一会,他抱着一个瓦罐,又风风火火地跑回来,累得气喘嘘嘘。

    “哎哟,杜老,跑腿的事让我干就行了,你何苦要亲自跑一趟呢?”潘寡妇接过瓦罐,娇声埋怨。

    杜新武摆摆手。你不懂,老夫这趟跑腿,绝对物超其值。

    孔方打开瓦罐,果然是蜂蜜。因为取蜜技术原因,它混有许多蜂房的蜡渣。孔方舀出几勺放碗里,然后挑走杂质。

    他再往豆腐脑里加入半勺蜂蜜,轻轻拌匀。

    “杜老,尝尝。”

    他盛情邀请。杜新武便尝了一口,它除了鲜嫩润滑,蜂蜜的清甜与豆香完美融合,豆腐脑果然好象有了灵魂。

    妙!

    杜新武大赞。

    等待多时的西门飞雪,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然后一发不可拾,一碗豆腐脑须臾间全入肚,就象猪八戒吞人参果。

    他起身,自己舀了一碗豆腐脑,然后加入蜂蜜,继续发挥吃货本色。

    杜新武倒比他斯文,但也是一口气吃完一碗,吃完后还意犹未尽。

    潘寡妇和潘荷花也各吃了一碗。

    “杜老,可否让你亲戚卖一些蜂蜜给我?”潘寡妇嘴都顾不上抹,就问杜新武。

    杜新武爽快答应:“太能了。等会我就找人捎话,让他带一些来。”

    孔方示意他俩稍安勿燥,说道:“杜老,我还有一个取蜂蜜的方法,可以让蜂蜜没有这些杂质。这方法很简单的,一学就会。”

    然后他让潘寡妇拿来纸笔,一边画图一边解释其用途,使用方法。

    “你让他按这个图纸,做模型,然后用它来取蜂蜜,保证蜂蜜金黄纯净无杂质。”

    好!

    杜新武郑重收起图纸。

    大恩不言谢,老夫必将教导那穷亲戚此生莫忘大人散财之恩!

    孔方再详细介绍蜂蜜的营养价值,以及用途,它可以做各种甜点,也可以简单冲水喝。一旦蜂蜜在大兴朝兴起,那些山民就多了一项收入来源,用以改善他们的生活。

    如果谁愿意尝试人工养殖蜜蜂,他还愿意免费传授养殖技术。

    杜新武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再一次震惊了。他甚至想着要不要凿开孔方的脑壳,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他怎么好象没有什么是不懂的。

    当然,他只是想想而已。

    莫说他不会给孔方开瓢,若是有人要开他的瓢,他还会誓死守护。

    守护大人,就是守护金山银山。

    他们正热烈讨论着蜂蜜,门外伸出一颗硕大头颅,然后入眼的是一张粗糙的脸。

    武达郎裂开嘴:“大人,要吃烧饼吗?”

    “清河第一烧饼。”

    孔方一拍脑门,差点忘了武达郎烧饼。

    “武老板,速拿几个烧饼来。”

    武达郎顿时如同捡到狗屎一样兴奋,一蹦三寸高,老短腿刮起一阵小旋风。

    须臾间,一盘金黄色的烧饼摆在桌上。

    孔方拿起一个,轻咬一口,咦,它竟然不辱清河第烧饼名头!薄、鲜、香、脆、酥,简直囊括了前世所有烧饼的优点。

    他再喝一口豆腐脑。

    豆腐脑甜、嫩、滑,豆香四溢,跟烧饼在口腔里碰撞,味蕾似乎得到一场酣畅淋漓的洗礼,其美妙简直无法找到合适的词汇形容。

    杜新武就象幼儿园的小朋友,学着孔方,亦步亦趋,就着豆腐脑吃烧饼。

    嗯……

    他不顾仪态,咂巴着嘴。

    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本只是两道粗俗的街头小吃,一经碰撞,竟然会如此美味。

    大人的目光,果然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