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末日绝望的光明 > 172气濡空思游㈥

172气濡空思游㈥

 热门推荐:
    ◆庆祝日试炼

    印刷体通告意味着长期不确定,ai地图也采用了奇妙的概率赋值。时间、地点、人物瞬变,长期以来在各个投机行业通行。它通常指向于局势的急转,许多人认为这属于白手套的大手笔。

    如果我眼下点破,说不定会损害故事的趣味性。读者会多么地伤心啊!还是到了那天再说吧。现在的问题是:欧格尼斯斗士要沉迷于空想或无休止的澹梦,还是将最好的时光用于革命?我觉得,人人都该取个名字-斯巴达克斯。他是谁呀?你应该感到害臊-为这造孽的无知。

    啊,伟大的罗马斗士被忉术师奉若神明,他的名字永留于世。

    23:10,梅半法从「基多尼亚」修持室回来。昏暗天上有颗奇特的长毛孤星,突然,星晕朝东西扩展。远处山石、苍松层次萧条,有如屏障掩映。但对「purist」来说,这是个黄金时刻。

    佩拉吉穿着胶绸衫裤,后面的三名也是浓眉大眼。而今积分欠少,他们如何不去劫掳?聚些数字存分,以供「purist」修炼之用。这是为了防备恶战,将来好和强手打熬。

    杜松子酒滋出的恶意在头颅里乱窜,焰腾腾地。一堆怂货双手掩头蹲在地下,半晌起身不得。佩拉吉喝道:“都排成一队”“把你的脏手拿开,别碰我”“赶快快刷码,别磨蹭”……佩拉吉从口袋里掏出金舆折叠刀,“啪嗒”打开。化血魔气侵蚀散发,如帘卷动。好吧,这帮人象不象暴力狂?

    然而,抢劫并非孤例……

    栎树密隐着惊骇,暴风也只能埋头曲项。氡夏和两个手下站在那里,强大神念按捺不住。栗山逐见势不妙,转身便跑。氡夏几步赶来,双手将他揪住。他生气地叫喊:“妈的,你倒有本事!”满脸横肉的手下赶上一步,一把扭住栗山逐,踢、打、摔......他们爆发出混淆不清的轰骂,残忍从躯体每一处渗出。

    前面的种种证明了公理的无用,一笔债务加一张契约便彻底泯灭了法律。如果再大一点,便是这宇宙了。「福报九九六」有生杀予夺的权利,实际上,它对谁都不客气,对谁都看不起。除了打骂还有别的方法,譬如饿饭、刁难人、关黑屋等方法。这刽子手却说:浴血奋战。

    你得在肉体死亡和信心死亡中任择一种!

    窄窄暗红色烟带在天边,渐渐透明,似有恶魂在作祟。梅半法走进308室,感觉还能听见那长长的哀嚎。这一晚是死一般的长夜,除了快断气的呻唤,绝没有别的声音。没有自由,没有团结,没有反抗,连风都在叹息他们的命运。

    受那种苦痛,还有什么可说的?屈辱就这样延续……

    日复一日,由于怕事(每个人都羞于承认),他们的脾气和秉性经历了剧变。斗士是最下层的人,因为没有朋友,有些人被迫拿钱去巴结黑衣人。逢到节日还要送礼,他们只希望自己能安稳点。

    这类人会谄媚地讲:“有什么事情,请你帮忙照应照应。”这当然是无奈之举,殊不知,竞选资金是用命换来的。每一天的生活都是苟延残喘,缺乏生气。大家如同行尸走肉,勉强地忍受。如果不想着这只是中途,根本无法忍受。不不,他们的明天是一片黑,在黑暗后面一无所有……后来那种波及一切的凶性,与其说是本能,不如说是在压迫中一步步地泯灭天良。

    人心被扎穿的孔,那些空隙是不会消失的,那些恶迹是抹灭不了的。在那些最令人厌恶的角落,比如悲惨的砖房、木屋,臭苍蝇偶然闪出,许多人穿着肮脏靴子混坐在一起。

    他们衣服穿烂为止,常常还很饥饿,有人脑袋相当秃的。当然,作者无意吓唬大家,不过你也得小心。在「贡品基地」时间长了,斗士们已经习惯了封闭环境,但身体无法习惯。在两周内,典型症状出现了脱发、嗜睡、肌肉酸痛。现已报告了94个病例,40人病死,有7个躺在医院。最近三天势头忽然减弱,只报告了3个病例。

    308室高高的壁灯光线微弱,谢鸾烟浑身乏力,她躺床上不想起来。那是因为马蜂、弓背蚁的遗传垃圾让人食欲不振,体重下降。她弓身读着「孕力密码」,忽而堕入深远的思考。想完以后,谢鸾烟立即在原书写上几行,批注和书毫无关系:

    光明只闪了刹那,跟着又是黑夜。

    旁边的梅半法假装高兴:“朋友,如果在凯文星,到处都看得见花。”因为细菌感染引起了上颌窦炎,坂遒力牙疼不止。他捂嘴问道:“会是什么花呢?”“也许是珊瑚花,拜托,你的袜子到底什么时候洗啊”……

    by.,他的臭袜子威力极强-那是蟑螂的死敌。不仅这里的蟑螂怕它,甚至1公里外的都怕得要死。这厢是闲适谑语,可是在某些角落,妖蜂却在“嗡嗡”营造黑暗的蜂窠。

    每次梅半法回308室,卧具位置都变了。他还看到一大堆偷拍的训练照片,还有人经常通电话,却很小声。暗战隐隐指向无视规则,无视伦理。在光天化日下,刁恶风气竟有通行的趋势。每个人都处心积虑,这总是件寒心的事。

    非法的混乱越发大胆……

    恰逢凯欧茨查房,他逐一查验私人物品。大伙可怜巴巴在四周站着,同样不安,生怕哪儿不对。他翻开坂遒力的垫褥,有块巴掌大小的针状结晶灵气逼人。它显是非自然长成-精制的白色信念。

    凯欧茨目光不善:“这是什么鬼玩意?”坂遒力这机灵鬼手艺高超,却老实得让人无语:“雷酸汞盐,再掺点化学改造。”凯欧茨默不吭声,不可饶恕,怎能做高爆炸药(正如该词汇暗示)?它与能量迷信有关,那种灵性存在于分子排序之中,存在于共价键的蔓延、覆盖。

    每个人都耷拉着眼皮,违禁品邪到了什么地步,这里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