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浪子武魔 > 第082章:城中小面馆

第082章:城中小面馆

 热门推荐:
    七月十四,中元节。

    入夜的龙山城,灯火通明,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人声鼎沸。

    街面上有舞狮的、有舞龙的、耍杂技的、有看灯会的……人头涌动,好不热闹。

    在城北平民区一条偏僻的街道上,这里冷冷清清,许久不见人迹走动,与远处热闹的街道形成鲜明对比。

    这条街道只有一家面馆在开业,在街道边摆了4张桌子,面馆内一个客人都没有。

    身穿绿衫纱裙中年妇女老板娘慵懒的坐在柜台后面,眼睛不时瞥向入城的街道,好似在等待什么人。

    店小二拿着两根长长的铁筷子,抱着胳膊,无所事事地靠在面馆门前的柱子上。

    “哒……哒……”

    牛皮靴踩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一个双手抱着长剑的青衣中年男子,缓步走到面馆前,面无表情地轻声道:“我要吃面。”

    声音虽轻,语气却不容置疑。

    “客官您要吃什么面啊?”店小二一脸讪笑着来到青衣男子的面前。

    老板娘缓缓从椅子上坐起来,微笑着补充道:“我们这里有白菜面、牛肉面、肉丝面、蹄花面还有鸡蛋面……”

    青衣男子打断道:“一碗鸡蛋面,要双黄蛋的鸡蛋面,不要蛋黄只要蛋清。”

    老板娘撇了一眼青衣男子,冷笑道:“你有本事吃的下去?”

    “我想试试,看看能不能吃的下。”青衣男子并没有在意老板娘的藐视,语气依旧很轻、很平淡。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店小二眼神慕然变得锐利起来,突然出手,将手里的铁筷子向青衣男子的肩头刺去。

    青衣男子眼神一凝,用剑鞘格挡攻来的铁筷子,随即抽出宝剑,转身刺向店小二的小腹。

    老板娘见二人打的有来有回,在柜台上抓了一把瓜子,斜靠在椅子上,磕着瓜子看着两人战斗。

    两人从面馆的棚子内打到街道上,青衣男子的剑法凌厉,在店小二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下,丝毫不落于下风。

    青衣男子抓住店小二的一个破绽,用剑鞘震开店小二的一双铁筷子,左足轻点,身体横在半空旋转一圈,一剑刺向店小二咽喉。

    店小二看到近在咽喉的剑尖,面色微红,不敢乱动。

    “好剑法……请坐,面一会儿就好。”老板娘鼓掌赞赏,笑着伸手示意青衣男子到棚子下桌旁坐下。

    不一会儿,店小二端上一碗面放在青衣男子面前的桌上。

    青衣男看着碗里只有一个蛋清而没有淡黄的面,蹙紧眉头问道:“双黄蛋的蛋清呢?”

    “这种面的人可不止你一个人能吃。”

    这时,一道不屑的声音从面馆的一旁响起,接着从远处走来一个方脸黑衣男子,肩扛一把长剑走向面馆,冷眼瞥了一眼青衣男子,对老板娘吩咐道:“我也要一碗双黄蛋面,不要蛋黄。”。

    “呵呵,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吃的下?”店小二刚刚被人打败,心里正无尽怨气,铁筷顿时刺向黑衣男子。

    “试试不就知道了。”

    黑衣男不慌不忙的拔出长剑见招拆招,等熟悉店小二的武功路数后,剑式变得凌厉迅捷,不停的攻击店小二,使得店小二毫无喘息之机。

    店小二面对对方连绵不绝的剑招很快败北,被对方一脚踢中胸口,趴在面馆的桌子上喘着粗气。

    “如何?”黑衣男子挑眉看向老板娘。

    “不错,不错……”

    老板娘笑意盈盈的鼓掌,随即看到黑衣男身后有一人,面容顿时一肃,还未说完的话截然而止。

    黑衣男子回头看望去,只见一个头戴斗笠的中年人,全身散发冰冷的杀意,好似看死人一样的看着他。

    斗笠男子上下打量黑衣男一眼后,毫无感情地冷声道:“阁下可是快剑辛童门下?”

    “在下方正,正是辛童门下。”

    “是就好,证明我没有杀错人。”

    昏沉的灯光照在斗笠男的脸颊上,露出他右眼眉梢一道十字伤疤,让他看起来更加狰狞狠戾。

    老板娘见斗笠男子伸手要拔出后背的长剑,身形一动,一道绿色身影从方正面前掠过,来到斗笠男身边,把正要抽出长剑的斗笠男子的手按了回去,整个人挂在斗笠男的肩膀上,柔声道:“他是我请来的人,你不能杀他。等这件事办完了,随便你怎么对付他都行,我也一样。”

    说完老板娘还对斗笠男子抛了一个眉眼,胸口故意在斗笠男子的胳膊上蹭了蹭。

    斗笠男撇了老板娘一眼后,就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到一张空桌旁坐下,一拍桌子,大声道:“我要吃面,双黄蛋的鸡蛋面,不要蛋黄只要蛋清。”

    老板娘嬉笑的面容瞬间变得铁青,上前来到斗笠男子身边,微怒地小声道:“这是我跟别人约好的,可是你不同,你就是烧成灰,我都认得你。”

    “叮叮……叮叮……” 一整铃铛声传来。

    街道上走来一位身着白绸衫的翩翩公子,腰间挂着一个铃铛不断晃动。

    这白衫公子面若冠玉,神情温和,尤其是他那淡淡的微笑,给人一种威风拂面的感觉。

    白衣公子打量一眼其他人,闲庭游步地走到最后一张空桌旁坐下,语气温和地招呼:“老板娘,你们这里有什么就都给我来一点,花生米要多放一点。再给我来一壶酒,什么酒都可以。”

    店小二追问道:“面呢?你要吃什么面?”

    白衣公子看了一眼繁星点点的星空,缓缓摇头道:“今夜夜空如昼,这么好的月色,我只想喝点酒,不想吃面。”

    这话一出,正在吃面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聚集在白衣公子身上。

    店小二眯着眼问道:“你确定你不是来吃面的?”

    “呵呵,我们这儿可没什么好酒,糖醋花生倒是还不错。”

    就在店小二整备对白衣公子动手的时候,老板娘拦住店小二,对着街道怒了努嘴,看到街面上走来一对年轻男女。

    这男人一身粗布黑衣,大约三十来岁,稀疏胡茬的脸上尽显沧桑,眼神浑浊却带着少许忧郁。三七分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挡住左半边脸旁,皮肤黝黑发黄,身形较瘦,脚长手长,一看就是一个喜欢说大话的人。

    而那女的身材高挑,手里拿着一把晶莹剔透的长剑,二十多岁的年纪,扎了一个高马尾,还留有几条小辫,五官精致却显得蜡黄,穿着兽皮,裙不过膝,手掌有不少老茧,四肢充满力量感,不像是城里人,反而像乡村中的猎户。

    男人走到面馆旁,向女人提议道:“走了这么远的路,坐下来歇会而吃完面吧?”

    “一天就知道吃,怎么不见你干活有这么积极?”

    那女人语气好似有说不出的埋怨,径直向白衣公子那桌走去,然后将长剑放在桌上,坐在白衣公子的左边。

    而那男人尴尬的摸了摸鼻梁,讪笑的走到白衣公子右边坐下,对店小二招呼道:“小二哥,给我来两万碗鸡蛋面,一碗不要蛋黄,一碗不要蛋清。”

    “蛋黄?”

    店小二未免自己听错了,上前几步问道:“你确定要蛋黄?还要双黄蛋的蛋黄?”

    “双黄蛋?”

    那男人闻言一喜:“这吃蛋就要一对一对的,这样才补的平衡,要是一边打一边小就不好了。”

    他说话之时,眼神却瞟向那女人的胸口。

    而其他人闻言,双眼愤怒的看向这男人,眼中尽显无尽的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