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嫡女一睁眼,禁欲王爷宠上天 > 第二十二章 给她去去火气

第二十二章 给她去去火气

 热门推荐:
    “等等,停车!”

    姜妤尖着声音叫了一声,把一旁伺候她的紫月都给吓了一跳。

    “小姐,怎么了?”

    不就是国公府又娶亲了吗?小姐怎么慌成这样?

    姜妤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国公府迎亲的那个花轿。

    脸色瞬间更加奇怪。

    一次是意外,两次就不是眼花了。

    她真真切切地隔着花轿看到了里面的新娘。

    是文欢欢。

    而且还是昏迷着的。

    她记得文欢欢会在今年五月份嫁给他的大表哥穆青枫,怎么会昏迷着坐在国公府的花轿里?

    是因为她重生影响了这些吗?

    “小姐,发生了何事?”

    红婷也一脸担忧地打开车门看着姜妤。

    姜妤压下心头的震惊,不知道该不该打断这个迎亲。

    平心而论,她跟文欢欢并不算多亲近,要是文欢欢是醒着嫁到国公府的,她肯定不会多管闲事。

    可现在她是昏迷的,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隐情。

    “红婷,你带他们两个去跟上那个迎亲队伍……”

    只要把文欢欢弄醒了,是不是自愿的也就一清二楚了。

    红婷点点头,立刻带着两个护卫离开,剩下的则听姜妤的吩咐,换了条路走了一段才停在原地。

    想到刚刚看到的画面,姜妤心里还有些别扭,她的眼睛到底怎么了?

    她想了想,让紫月待在马车里,自己则下了车。

    走到差不多远的位置,姜妤定睛朝着马车看去,下一秒,眼睛一阵刺痛。

    “啊!”

    姜妤痛呼一声,下一秒就落入了一个怀抱,嘴里也被塞了一粒药丸。

    “闭上眼睛,咽下去。”

    耳边刻意压低的嗓音响起,姜妤心中一凉,下一秒已经被来人抬着下颚咽了下去。

    完了完了,肯定是穿肠毒药!

    这声音就算刻意压着,她也能听出来是赫连寂。

    偏偏这个时候来灭口,姜妤气急了,不管不顾朝着他手狠狠咬了上去。

    “嘶……你个小野猫。”

    赫连寂莫名愉悦,胸腔处微微的震动,溢出了几声轻笑。

    “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家小姐!”

    几个护卫终于反应过来了,立刻朝着姜妤这边跑来。

    “别乱看,眼睛会受不了的。”

    语毕,赫连寂见姜妤情况好多了,转身离开了。

    自从那晚见到姜妤双眼通红,又看到那本书之后,他就肯定姜妤是遇到了那个人。

    这药是专门让廖慎研制的,若是姜妤眼睛发痛,吃一粒就能缓解。

    而想要彻底恢复好,只能姜妤停止看那本书,停止刚刚的行为,或者将那本书上的东西全部学会。

    姜妤回头,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背影,以及赫连寂回头时脸上的狰狞面具。

    心中又惊又怒。

    以为戴个面具她就认不出来了吗?!

    “小姐,您怎么样了?没事吧?”

    紫月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立刻跳下马车跑了过来。

    护卫们早就把姜妤围在了中间,至于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他们也自知追不到。

    “我没事。”

    姜妤嘴里满是苦涩,很想把药抠出来,可那药早就化了。

    招惹了这样的一个人……

    她刚刚还以为自己要被投毒灭口了呢。

    紫月看着姜妤的眼睛还是有些发红,忍不住担心道:

    “小姐,不如我们先去医馆看看大夫……”

    “不用了,等红婷她们回来就离开。”

    姜妤说完,就让紫月扶着她上了马车。

    不管赫连寂给她吃的什么,只要现在还没有毒死她,她就还有机会。

    只是恐怕她没多少时间了。

    到现在,姜妤唯一的想法就是,赫连寂担心她把秘密说出去,所以给她吃了控制的毒药。

    没过多久,红婷就带着那两个护卫回来了,只是几人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看上去像是跑了很久。

    “怎么样了?”

    姜妤忍不住开口问。

    红婷点头。

    “小姐放心,文小姐已经醒了,她的确是不知情的,是被人打晕塞到花轿里面的,现在国公府的迎亲已经被打断了,文阳侯爷也把文小姐接回去了。”

    他们担心被发现牵连到姜妤,所以一路狂奔跑来。

    她起初还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要去拦那个花轿,还要他们一定要惊动新娘子,但是看到文欢欢出了花轿之后,她就明白了。

    小姐上次跟文小姐在云客楼虽然一开始有些不愉快,但是两人之间还是很融洽的。

    只是她不清楚,小姐是怎么知道文小姐在里面的。

    姜妤没有回答红婷的这个疑问,只是吩咐他们去佛音寺。

    心中却在想,文欢欢的事情跟姜雪有没有关系。

    ……

    佛音寺,姜雪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被包扎起来的双手,胸中满是愤恨。

    该死的姜妤,竟然敢对她动手,如果不是这次父亲需要穆太师帮忙,她绝对不会忍让的!

    “小姐,大夫来了,正在给夫人换药。”

    春禾小心翼翼地开口。

    自从小姐的手受伤之后,性子就更加阴晴不定了,就连她都看不透小姐的心思了。

    而且前两天小姐被大小姐欺负,她被吓得袖手旁观,等到了佛音寺之后,更是直接罚她跪在佛祖面前给她祈福,整整跪了两日,滴水未进。

    如果不是寺里的和尚慈悲心肠,给姜雪说了不可伤生的话,恐怕她早就跪在那里跪死了。

    就是现在,她的膝盖都有些发疼。

    姜雪看了一眼春禾,这个贱婢还有脸过来。

    “大夫来就来了,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滚!”

    姜雪右手拿起床上的枕头就砸了过去。

    枕头是姜雪从姜府拿过来的瓷枕,春禾被砸到了脑袋,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小姐饶命!奴婢只是来伺候小姐的。”

    春禾立刻跪在地上求饶,脸上的血都不敢擦掉。

    姜雪坐起身,左手一股钻心的疼痛。

    大夫之前就说了,她这双手即便将养着,也不能再用力,她最擅长的古筝也已经不能弹了。

    “伺候我?伺候我被姜妤那个贱蹄子废了我的手吗?”

    姜雪心中怨气横生,上前两脚踩在了春禾手上。

    “你知道这样有多痛吗?”

    疯狂的恨意让她把春禾当成了姜妤,下脚越发用力。

    “啊!小姐饶命啊!”

    春禾尖叫一声,怎么也抽不出手来。

    “佛门清净之地,妹妹这么大火气可不好,红婷,给她去去火。”

    姜妤进来就看到了这幅场景,忽然展颜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