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有一个修仙世界 > 第七百二十九章 万年温玉

第七百二十九章 万年温玉

 热门推荐:
    孔灵玲的人头落下之后,一直在挣扎的天妖圣胎停下了动作。

    不过周圣清却不会放松警惕,乙木笼牢依旧是紧紧束缚着,不给它任何挣脱的可能。

    “我去里面看看鱼连的情况,孔灵玲的储物袋,就劳烦师兄检查一下。”

    陈莫白挂念着冰墙后面,找周圣清傅宗绝他们拿了一些筑基修士能够使用,恢复元气的丹药,立刻施展了冥府大阵。

    四阶灵叶符依旧在发挥着作用。

    好似一道青色的光罩,包裹着昏迷的鱼连。

    如果没有人出手消磨的话,按照陈莫白的估计,大概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才会消散。

    这就是元婴的实力。

    随手一道防御法术凝练的符箓,对于结丹修士来说,都要耗尽全力,甚至持之以恒的攻击,才有可能破去。

    陈莫白解除了灵叶符,伸手给鱼连把脉,发现他的灵力几乎快被抽干了,浑身气血,也是干枯异常,似乎在天天被人放血抽取。

    幸好其心脏部位,有一股隐秘悠长的暖流,维持着他的生机。

    陈莫白想起鱼连说过,小时候曾经服用过一株火莲,没想到到了现在,竟然还有药力潜藏。

    挑选了一颗恢复元气的丹药,陈莫白塞入了鱼连的嘴里,然后现场绘制了一道二阶的复苏符,拍在了他的身上。

    最后再将自己的一缕灵力注入鱼连体内,施展燃灯术,帮助鱼连炼化吸收丹药的效力。

    在他的细心照顾之下,鱼连终于醒了过来。

    “掌门……”

    鱼连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陈莫白,挣扎着想要起身行礼,立刻就被陈莫白拦住了。

    “好好休息吧,孔灵玲已经被我们斩杀了,这里现在很安全。”

    鱼连听到这句话,原本紧绷的身体,立刻就放松了下来。

    大概又是一刻钟,这颗丹药的效力完全被吸收,他苍白瘦俏的脸颊浮现出一丝血色,陈莫白又给他喂了一颗辟谷丹。

    这丹药虽然没有味道,但却能够提供人体活动的各种营养。

    “掌门,孔灵玲饲养了一头食人的妖兽。”

    鱼连恢复了一些精气之后,起身对着陈莫白汇报,后者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这些尸体,应该就是孔灵玲饲养妖兽喂养的,当真是丧心病狂啊。”

    陈莫白看着地穴之中满地的尸骸,面色越来越冰冷。

    就算是没有修炼魔道功法,这种行为,也已经与魔道无异。

    “掌门,还有件事情,这些尸骸之中,有一个是宗门失踪许久的傅师兄。”

    鱼连又说了一件令得陈莫白面色震惊的事情,随后他沿着鱼连的指示,来到了其中一具尸骸的身前。

    干枯的骨头外面包裹着之前神木宗罚恶殿的暗银色道服,款式是只有筑基长老才能够穿的那种,而在这具骷髅的腰间,挂着一块刻着傅字的玉牌。

    这是傅星洲刚刚开始练气的时候,傅宗绝高兴之下赐下的。

    当初为了找寻失踪的傅星洲,傅宗绝将这件事情也通传了宗门。

    鱼连被抓到这里之后,就被束缚着,除了每隔一段时间的放血,干不了任何事情。

    孔灵玲也不认为他还能够逃出去,因为知道他和傅星洲是同门,所以故意在一次修行结束之后,说起了这件事情。

    大概是憋得太久了。

    毕竟修炼的是魔道功法,哪怕是面对几个亲传弟子,她也不敢透露全部。只告诉了她们,自己培养了一个足可以结婴的圣胎,天妖化身跟着他的时候,都是以冰雾遮挡。

    所以遇到了注定要被吸干灵力精血而死的鱼连,她就忍不住倾诉了很多积压在心里深处的秘密。

    她甚至还告诉了鱼连,天妖圣胎,正是用傅星洲的元阳和她的元阴结合才诞生出来的。

    还有另外一件令得鱼连痛苦的秘密,那就是当初他们银霄派迁来雪国之后之所以这么快覆灭,就是因为她在背后动的手。

    除了想要万古门的传承之外,还因为银霄派就在这个地穴附近不远处,她觉得碍眼。

    鱼连知道的秘密越多,内心就是越是绝望。

    因为那代表着他离自己的死期越近,哪知道竟然能够等到陈莫白来救。

    “唉,我出去通知一下傅师兄吧。”

    陈莫白听到这里,也是愣住了,想到了那个怪物的外形,叹息了一声说道。

    听到傅宗绝也过来救他,鱼连更加的感动了,对于宗门的归属感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冰墙之外!

    听到了傅星洲的死讯,傅宗绝面露悲痛之色,直接回身就要将孔灵玲的尸体剁成粉碎发泄心中的怒火。

    陈莫白立刻告知了他另外一个消息。

    当他听说,这个天妖圣胎,竟然是傅星洲和孔灵玲的孩子,直接就呆愣在了原地。

    就连周圣清也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不要通知九天荡魔宗了。”

    原本按照他们的商量,斩杀了孔灵玲之后,尝试一下能不能控制这头妖兽,如果做不到的话,就上禀九天荡魔宗。

    因为证据确凿,吹雪宫是肯定脱不了干系。

    吹雪宫一灭,她们的四阶灵脉和中型灵石矿等,不就只能够他们五行宗接手。

    但九天荡魔宗一过来,这天妖圣胎,也肯定是活不下来的。

    “师兄,师弟,要不让我先带着养几年,如果实在是桀骜难驯的话,再把这件事情上禀。”

    傅宗绝犹豫了一下,看着乙木牢笼之中,呆呆的看着孔灵玲尸体的天妖圣胎,想到这是他们傅家的血脉,咬咬牙说了一句。

    “师弟既然开口了,自然没有问题。”

    周圣清点点头,陈莫白也没有意见。

    毕竟如果真的能够收服,那么一头四阶的妖兽,足可以让五行宗雄霸东荒千百年。

    周圣清考虑到傅宗绝的实力,施展了一道封印的符箓,将天妖圣胎的妖气和灵力都封印了起来,后者也是没有反抗,依旧呆呆愣愣的看着孔灵玲变成老妪的尸体,任由他施为。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周圣清又将孔灵玲储物袋中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一大堆晶莹剔透的灵石。

    许多书册,玉简。

    十几个用灵符贴着的玉盒。

    两大袋三阶的灵米,周圣清辨认过了,是蟠龙灵米和浴日海的火晶米,应该是孔灵玲平日里食用的。

    还有其余杂七杂八的女人衣物裙裳,这些占据了储物袋最多的空间。

    灵石基本上都是上品灵石,神识一扫就已经点清了数量。

    一千三百多块,对于周圣清来说,灵石没什么用,所以他只取了零头,剩下的一千让陈莫白和傅宗绝平分了。

    灵米也是均分,虽然陈莫白不需要,但也能够赐给徒弟手下等,也就却之不恭了。

    书册玉简三人看了一遍,居然是吹雪宫的全部三阶及以上的传承。

    还有一些孔灵玲自己收集到的,对于她有用的法术,秘术等等。

    这其中,最令得他们震惊的,却是一部名为《天妖炼胎化身术》的邪功!

    看完之后,他们终于知道,这尊天妖元胎是怎么来的了。

    “有点像是御兽宗的路子。”

    周圣清看完之后,有些拿不准的说了一句。

    御兽宗是东土的一个大派,需要一头伴生灵兽,与修士共同成长修行,据说传承能够追溯到中州的圣地万灵教。

    但陈莫白却是想到了聚兽魔宗。

    传说聚兽魔宗和御兽宗,都是万灵教的传承,只不过前者走歪了,又因为培养出了九头大圣这个怪物,造成生灵涂炭,被永远打入了魔道的范畴,不能翻身。

    不久前,陈莫白可是刚和叶清一起进入荒墟,协助后者斩杀了一个聚兽魔宗的魔修。

    孔灵玲的这门《天妖炼胎化身术》,该不会就是这个魔修传授的吧?

    周圣清可能也想到了,不过东洲毕竟有九天荡魔宗这个圣地在,任何与魔道相关的言语,涉及自身最好还是不要说出口,所以说了个御兽宗。

    主要现在也没有办法去验证了,毕竟那个魔修已经被叶清斩了。

    “此事我们三人知道就行了。”

    这个时候,周圣清又说了一句,然后将这部《天妖炼胎化身术》化作了齑粉。

    吹雪宫的传承傅宗绝不感兴趣,陈莫白却是抄录了一份。

    最后,就是那十三个被封存起来的玉盒了。

    周圣清大袖一挥,直接就把所有贴着的灵符揭下了,这些都是孔灵玲设置的,如果是结丹出手,会直接自毁。

    但周圣清作为四阶制符师,又是元婴修士,这些对于他来说,就只是小小的难题。

    陈莫白其实也能够以仙门的方法做到,不过周圣清都解决了,他就直接看起了这些被孔灵玲珍藏的宝物。

    “这是万年温玉,四阶的水雾冰晶,还有冰髓清玉,竟然还有一块水元玄石……”

    哪怕是以周圣清的身份,在看到了玉盒之中的东西之后,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震惊不已。

    这其中,四阶的水雾冰晶有三块,冰髓清玉也有两块,这些都是吹雪宫结丹的灵物,对于修行水脉功法的修士来说,也有一半的作用。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许多三阶四阶的药材,有两样的珍贵程度甚至不逊色于他们木脉的冲虚仙芝。

    这应该是吹雪宫这数百年来的所有积蓄了。

    而最令得周圣清爱不释手的,却是那块“水元玄石”。

    这和撼山顶那块大地母石一样,是变异的极品灵石。如果当初他拥有这块,能够早三十年结丹圆满,尝试结婴。

    不过在陈莫白看来,这水元玄石的最大作用,却是可以化散出一条四阶的水脉。

    放在虹国那边,正好可以在黑水尽头开辟一个绿洲大湖。

    将来无论是治沙,还是供养给骆宜萱,或者是尹青梅修行,都是一举多得。

    “这里还有一块万年温玉。”

    这个时候,用一根木条牵着天妖圣胎的傅宗绝,将孔灵玲的尸体收了起来,准备带出去火化,却发现她脖子上系着一根红绳,拎出来之后发现了是万年温玉。

    东荒的一派老祖,当真是富有啊!

    陈莫白这个时候,脑中只有这个念头。

    “这些我都没什么用,两位师弟分了吧。”

    周圣清虽然对于水元玄石爱不释手,但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陈莫白和傅宗绝也没有客气。

    “我想要用这块水元玄石,在虹国那边开辟一条四阶水脉。”

    陈莫白提了一下自己心里的想法,周圣清和傅宗绝也没有意见,直接就把水元玄石让给了他。

    不过也约定了,如果将来傅宗绝的长生不老经修炼到了结丹后期,就要取这块水元玄石修行。

    对此陈莫白自然是同意。

    陈莫白取了水元玄石,傅宗绝就多拿了一块水雾冰晶。

    而万年温玉和冰髓清玉,两人都是各自一块。

    分配好之后,陈莫白又想到了被困在冰墙后面的鱼连。

    按照他们的推测,可能需要将冰天功修炼到结丹境界,才能够自由进出。

    “只能让他待在里面好好修行了,师弟先给他送一些吃穿用度和修行之物吧,之后可能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劳烦师弟一趟。”

    陈莫白点点头,这对于他来说是小事,毕竟这里气候冰冷,多送进去一些食物也不会坏。

    再多准备一些辟谷丹,甚至可以数年十几年来一趟。

    其实陈莫白还有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利用龟宝,将鱼连带到神树秘境。

    不过考虑到龟宝的重要性,他还是放弃了。

    “辛苦掌门了,我必定在这里好好修行。”

    鱼连自己反倒是看得很开,他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很幸运了。

    “我会时刻关注吹雪宫,若是有人结丹,就会立刻让她将你带出来。还有这是真空法体的修行之法,我稍后再给你送一些空冥石过来,你若是能够练成这个,说不定能够依靠自己破关而出。”

    陈莫白拿出了一块空白的玉简,将真空法体刻下,连同满满一储物袋的灵米,辟谷丹等等资源都给了鱼连。

    “多谢掌门!”

    骨瘦如柴,还非常虚弱的鱼连,起身对着陈莫白行大礼,却被拦住了。

    “伱身子虚,好好修养吧。这里的时间多,我下次来的时候,给你带一些书籍过来,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