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天下藏局 >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重合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重合

 热门推荐:
    夏禧一拍脑袋:“我忘了,你小子没上过学,不知道什么是三次方!”

    “那就谈一点文学性的话题,《金瓶梅》里金莲醉闹葡萄架在第几回?”

    我迟疑了一下:“第二十七回?”

    夏禧哈哈大笑:“卧槽!人才啊!记得这么清楚?!”

    我无语道:“你别笑!我怎么感觉自己现在有一点盲目的自信呢?”

    夏禧抽了几口烟,神情变得罕见的严肃和认真。

    “人的身体和心理都会有疾病,事实上心理的疾病远比身体的疾病还可怕。大战在即,以你在武夷山那种犹疑、纠结、患得患失的状态,必败无疑!”

    “太乙清心能一次性将你所有心理隐患全部扫除干净,等于彻底排雷了。你现在这种状况,情绪和信心拉满,才能给予敌人雷霆之击!”

    “苏子,多年之局即将了结,你是四君家领头人,绝不能出任何岔子,明白?!”

    我确实有一种脱胎换骨之感。

    眼瞅着静谧的群山。

    身上没来由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我对夏禧说:“行!我明天就回京都!”

    夏禧闻言,郑重无比地点了点头:“我再山上继续待几天,等你那边的事情彻底妥当,打电话叫我!”

    两人回道观休息。

    路上。

    夏禧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莫道长还会太乙渡魂术,你要不要也试试?”

    “什么叫太乙渡魂?”

    “就是能让你的灵魂来到阴间,能见到你太奶或者已经去世了但你很想见之人,互相说上话,解决过往的心结。太乙清心能让你对阳间活人之事无所畏惧,太乙渡魂能让你对阴间死人之事无所畏惧,贼拉牛比!”

    “不用了!我怕魂叫不回来!”

    翌日大早。

    我收拾好了东西,与莫谷子道长作别。

    “道长,苏某愚钝,之前颇有不礼之处,感恩点拨清心,改日再来拜会!”

    我指得是之前曾拉着他问和莫非子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事,换成以前,自己必然打破砂锅查到底。但自从完成了太乙清心术法之后,我觉得这事已经完全不重要了,不受旁支末节干扰,坚定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方为正道。

    不管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即便莫谷子和莫非子是同一个人,对方现已超然方外,何必又再纠结于此?

    莫谷子道长闻言,向我行一个道礼,眼神中充满了慈爱与欣赏。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为道也。一切无妨,苏先生珍重为要。”

    我回了礼。

    下山离开。

    乘火车至昌市。

    从昌市乘飞机到了京都,再打了车到刘会长家里。

    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

    牛大爷给我开了门。

    “苏先生,侯爷他们知道你今天要赶回来,全都没睡,正在书房等着你呢。”

    我点了点头,大踏步进了书房。

    书房里面。

    刘会长、付书花、陆岑音、小竹、三黑子全在喝着咖啡,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等着我回来。

    不对。

    三黑子已经睡着了。

    这货脸上盖着一本书,头靠在椅背上,哈喇子从下巴流下来。

    见到我进来。

    他们全兴奋起来。

    小竹开心无比:“哥!你总算回来了!”

    陆岑音则翻了翻白眼,神情似埋怨似心疼:“还知道回来……”

    刘会长摇着扇子,笑道:“苏兄,我们等你等得好辛苦!”

    我罢了罢手:“在道观学了一点金钟罩铁布衫,耽误了一点工夫。”

    付书花说:“回来了就行,闲话不多说,咱们开始验证!”

    小竹忙把电视给关掉了。

    刘会长将门也关了,打开了灯。

    付书花从一堆资料当中,拿出了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了两个大字。

    我一看到这两个字,整个人彻底傻住了。

    “甘孜”。

    付书花神情非常兴奋,像一位老师,站在旁边向我们侃侃而谈地解释。

    “咱们先来说结论!经过我们多日以来艰苦的研究,昆仑虚西上三百里、歧舌国之北、巫之巢,三个重大要素综合在一起,其指向的地点为川藏交界之处的甘孜雪山之上!”

    “再来说推理过程!我们之前曾推理出结论,根据《山海经》里讲到的昆仑虚西上三百里和歧舌国之北两个地方交叉综合,其结果为帕米尔高山或者川藏区域。为了确定此处到底属于两个地方当中的哪个,我们针对‘巫之巢’进行了抽丝剥茧地逐一分析……”

    付博士到底在讲什么。

    我其实根本没听太多进去。

    不是对这个地方讶异。

    而是在那一瞬间。

    我想到了老司理。

    他得最终归宿在甘孜!

    为什么从龟兹古国经书、历史古籍以及文物中所研究出来西域古墓的位置也是在甘孜?

    难道这仅仅是一种巧合吗?

    不。

    我不信!

    前面曾说过。

    老司理曾让浸淫多年,让陆小欣夺家主,试图通过她控制陆家至宝地主老财扛米袋,从而获得麒麟玉佩。

    他还拥有四君家领头人徐教授的鸳鸯蝴蝶琥珀,里面藏有书信,线索指向了雪玛瑙。

    他其实知道夏禧的身份,但一直留夏禧在自己身边,为的就是彻底控制夏禧,方便以后拿到地尊佛馗。

    他在临死之前给我留了一首茶诗,诗中暗示了唐婶的藏身之处,从而让我获得了拈花佛手就是苏家神器的秘密。

    老司理是一个大妖孽,他选择离开人世的地方,竟然与西域古墓所处的位置完全吻合。

    难道他隐隐研究出来了什么?!

    我嗓子有一些发紧。

    压根说不出任何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