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梦道术 > 第1120章 以静制动2

第1120章 以静制动2

 热门推荐:
    只见高空之中,有煞气被轻微的搅动,那是一只黑色的鸟从山头飞过。

    小鸟形如乌鸦,但尾巴细长,速度异常之快,如同一缕烟尘,如果不是苏星感知灵敏,根本不会被发现。

    “这晚上怎么会有鸟飞过?”特罗迪疑惑!

    苏星道:“这鸟已经是我第二次看到了?”

    “第二次?”特罗迪眼眸一凛。

    苏星冷笑道:“这鸟应该是阴煞派来监视我们的,之前我碰到阴煞时,看到这样的鸟在林木间一闪而逝,当时我并未多想,只以为是一只被惊飞的罢了!”

    菲奥娜却道:“苏,那可不一定?万一这只也同样是被惊飞的呢?

    “那你看看它飞去了哪里?”

    苏星话音未落,只见黑鸟几个起落就隐没在了对面的仙居崖上空!

    菲奥娜心想果然如此,而且只是一会会,仙居崖忽然整个被煞雾笼罩,一点都看不到了。

    “看来我们的计划被他们得知了,这可恶的鸟,早知如此,我们应该留下它!”

    苏星的剑眉也倒竖了起来。

    菲奥娜建议道:“苏,不如乘此机会打他们一个错手不急!”

    “菲奥娜说的对,反正最终有一场大战的!” 特罗迪同意。

    苏星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但依然摇头:“仙居崖上的阵法未知,还是不要冒险,等他们憋不住主动来此为好!”

    特罗迪和菲奥娜点了点头,觉得有理。

    可是,直到天光大亮,其余人也都从山洞里出来了,仙居崖依然毫无动静,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吉田苍汲道:“苏星,我们还要继续等吗?”

    “等!只要我这具肉身在此,就不信鬼影能耐得住!”

    洛希亚美眸轱辘一转,咯咯笑道:“老公,不就是比耐心吗,我们不如好好放松一下!”

    说着,她取出了几瓶红酒和一堆的杯子。

    苏星立刻赞了一句聪明,更念头一动取出了一个长条木桌子。

    洛希亚笑盈盈地把红酒和杯子都摆上了。

    归藏法师哈哈哈大笑,道,“这西方的葡萄酒不够劲道,还是尝尝老夫自酿的美酒!”

    他取出了一个古式的大坛子,但是黑不溜秋的,盖子也是灰不拉几的。

    吉田苍汲却是眼睛一亮:“归藏兄大气,我们这下有口福了!”

    连山老道也是神色一喜。

    洛希亚撇了撇嘴:“归藏老头,要是不好喝,本小姐可是要生气的!”

    “洛希亚姑娘放心,包你满意!”

    归藏手掌一拍坛子,那盖子直接飞了起来,一股浓郁的酒香嗖的涌出,飘入了大家的鼻息。

    苏星顿时心头一动,因为那香气之中竟然蕴含了浓郁的灵力,他忍不住再吸了一口,直觉一股滚烫的气流直接涌遍了腹部,紧接着,周身气血也跟着涌动了起来。

    当杯子被斟满之时,那浓郁的酒香都令人晕晕欲醉了。

    洛希亚喝过苏星的灵酒,一对比之下,立刻知道这酒不凡,她一口全部喝下了,其余人也是如此,只有白羽、Voice和菲奥娜眉头微蹙,并未动手。

    三人因为家庭因素和生活际遇,对烈酒是忌讳的。

    苏星喝了后也忍不住大赞,对她们道:“你们也喝,这酒能助长你们的功力!”

    三美这才端起杯子饮下。

    一入胃部,就觉一股丰沛的灵力朝着五脏六腑和四肢百骸涌去,紧接着,又全部涌向了丹田。

    “这是什么酒啊?”白羽两颊熏红,一脸的激动。

    “此乃毒酒!”归藏脱口而出。

    “啊!”

    诸美大惊。

    洛希亚道:“归藏老头莫要吓我们!”

    归藏笑了笑,转而对苏星道:“苏老弟,你能一下说出这酒能助长功力,眼力着实不凡,难道苏老弟也是酒之一道的行家!”

    苏星道:“行家算不上,也不懂酿酒,但我也有类似的酒!”

    “哦,难道比我这毒虫佳酿更好?”

    苏星未及回应,洛希亚却是尖叫不已,道:“老头,你说这是用毒虫子泡过的酒!”

    “是啊,有蜈蚣、蝎子、蛤蟆、蛇胆、地蟑……”归藏报了一堆有毒虫子的名字。

    呃呃呃!

    除了山田光子没有干呕之外,其余美女个个难受极了,可惜,酒都化作了灵力涌遍了她们的周身,怎么能够吐出来。

    洛希亚立刻怒气冲冲,要归藏赔偿精神损失费。

    苏星只得瞪了她一眼,洛希亚才气呼呼的摆手,但她要苏星取出自己的酒,弥补姐妹们的损失。

    苏星就取出了一坛灵果酿的酒。

    “哈哈哈!”归藏马上笑话苏星了,“苏老弟,你这西方的小娘子不好伺候,我建议你还是要小心为上!”

    “好啊,你这老头拐弯抹角骂我!”洛希亚不依。

    归藏赶紧躲去苏星的身后,道:“你看,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苏星只得又瞪了洛希亚一眼,随后嘿嘿而笑端着杯子敬归藏。

    归藏喝了一大杯苏星的酒,脸色瞬间通红,口中赞不绝口,其余人也立刻争先恐后的品尝,一时间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他们在这里happy,阴阳双煞和欢喜佛可是气坏了。

    “娘希匹!”阳玉楼大怒,“这小贼还不来攻,难道不想救他的女人和妹妹了?”

    “阿弥陀佛!”欢喜佛宣了一个佛号,“以佛爷看,苏星小贼怕是发现阵法不好对付,不敢来了,你们这请君入瓮之计怕是要落空了!”

    “那怎么办?”阳煞一阵恼怒。

    “是啊,而且主人命令我等务必要救出银魃!”

    “哼,这传说中的僵王竟然是主人的徒弟,而我们却是毫不知情!不知主人在玩什么把戏!” 阳玉楼明显是不满了。

    欢喜佛淡淡说道:“主人想法岂是你能猜透的,我劝阳施主还是想想如何完成主人交代的任务为好!”

    “哼!莫要拿着鸡毛当令箭!”

    欢喜佛本就憋屈着呢声音一冷道:“老衲话已传到,施主有意见可以自己去找主人问!”

    “你!”阳玉楼气的脸都青了。

    银晚云却是咯咯笑道:“夫君,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主人现在依赖的是我们,只要我们完成任务就行,不像有些人连吃败仗!”

    欢喜佛顿时脸色一窒,恼怒无比。

    “哈哈哈,夫人说的是!”阳玉楼感觉出了一口气,拉着阴晚云的手道:“不过我们还得想个办法引他们入阵才行!不知夫人有何妙计?”

    阴晚云用纤细白嫩的手指捋了捋额头的秀发,沉吟道:

    “我先让黑云雀再去查探一下!”

    她把手指放入唇间,吹了一个口哨,那只乌鸦一般的黑鸟唰的落在了她的肩头,还轻轻啄了一下鬼仙袍的领子,样子很是亲昵。

    阴晚云叽叽喳喳的发出了鸟鸣一样的声音,那黑云雀叽喳了两声后,立刻唰的飞走了。

    10分钟后,天空中有光晕微动,黑云雀又飞了回来,然后,又落在阴晚云的肩头叽叽喳喳的叫唤了一番。

    殷晚云听了立刻脸罩寒霜,一五一十地把收到的信息给阳玉楼和欢喜佛两人讲了。

    阳煞和欢喜佛顿时怒不可遏。

    阴晚云也是越说越气,一怒之下,看向了梁小令。

    这时的梁小令躬着身,默默地站立在第二层的山崖上,而图尔正不住的打量着她。

    梁小令看着有些呆冷,但入了筑基之后,那脸蛋更加的精致白嫩,身材也异常的玲珑翘挺,有股说不出的高傲和冷漠蕴藏其中,反而平添了一股特殊的味道。

    阴晚云看到图尔对梁小令有小心思,眼里本有怒意,但忽然嘴角一翘,计上心来,传音对图尔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