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她们都说我旺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威仪(2)

第一百九十六章 威仪(2)

 热门推荐:
    这一次俆小令到四九城来,是和t9整个团队一起来的,为了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访谈,还有几档综艺录制。

    行程不算紧,但是要在四九城呆三天时间。

    徐小令从之前未抵达四九城,心里就想好了,要和邱鸣见一面。

    她知道邱鸣在四九城,毕竟这几天邱鸣一直跟着秦舒做直播,她都有偷偷关注。

    虽然她没像靳影儿那样,很高调的跑到秦舒的直播间去亮相,可毕竟在自己的微博宣传过,所以时不时会用自己的小号跑到秦舒直播间去溜达溜达,还刷刷礼物之类的。

    之前秦舒的直播被投诉禁播的事情她也听说了,还在微信问过邱鸣,只是邱鸣没和她多说,只说正在解决。

    直至这几天直播恢复,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邱鸣对她的态度很奇怪,有种拒人千里不情不愿的感觉。

    每每她主动和邱鸣说话,邱鸣都反应冷淡,有一句没一句的,这让她心里越来越不舒服,只觉得就算只是正常的普通朋友,也不应该是这种态度的。

    所以,她希望借着这一次到四九城的机会,和邱鸣见一面,聊一聊。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聊什么,就是想和邱鸣的当面聊,她觉得也许两人见了面了,很多话就能自然而然的说出来,也能聊得通。

    正因为怀着这样的想法,徐小令决定擅自离队,去见邱鸣。

    当然,她觉得这其实也不算擅自离队,毕竟是她工作以外的私人时间,她可以自由掌控。

    外出和一个朋友见一面,这并没有违反公司规定,最多只能算她没有告知经纪人而已。

    更何况她其实也做了补救措施,就是在房间的桌子上留了一张便条,说明了情况。

    只要林菁或者袁少玲看见了,就算是知会了。

    如果她们看不见,那就什么事也没有。

    这法子是小助理想出来,算是多少还有点贡献。

    因此,万事俱备,一点问题都没有。

    换装之后,两人偷偷离开酒店,坐上一辆网约车,一路往飞天下传媒的总部赶去。

    快到的时候,俆小令给邱鸣打了个电话。

    可是电话响了很久,也没人接听。

    俆小令想了想,刚才和邱鸣通电话的时候,邱鸣说了他手头有事情要做,估计这时候正在忙。

    而她告诉邱鸣要八点半才能来,现在突然提前过来了,邱鸣可能没注意电话。

    “给他发个信息吧……”

    俆小令这么想,立即给邱鸣发了信息。

    信息也没回……

    等到了飞天下传媒所在的那栋大厦,徐小令和小助理只能下车,让网约车离开。

    站在大厦的大门前,俆小令感觉有点无奈,她又打了两个电话,还是没人接,只能再发信息:“我已经到楼下了,你能下来接我一下吗?”

    正等着的时候,路边突然有一辆车子停下了,然后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

    小助理第一时间留意到了那辆车子,用手肘顶了自家主子一下,示意她看。

    徐小令疑惑的看了一眼,那车子是一辆保姆车,属于在明星里面很受欢迎的车型。

    飞天下传媒是娱乐公司,有明星出现,也很正常。

    不过,主要是从车子上下来的人……嗯,身材和走路的姿态很让人有点眼熟。

    看了好几眼后,徐小令眉头一皱,终于认出来了,这人居然是靳影儿。

    她们虽然现在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方,可毕竟是在同一家公司当练习生很多年,从小一起长大的,哪能认不出彼此。

    所以即使靳影儿戴着低低的鸭舌帽,连忙还罩着口罩,可她还是一眼把靳影儿认出来了。

    她怎么在这里?

    俆小令很快想到这一点,眉头皱得更深。

    与此同时的,一路走过来的靳影儿也留意到了这边的徐小令两个人,目光在她身上迅速打量,脚步也随之放缓了下来,直至终于停下。

    双方就这么站在大厦门前,相互对视。

    彼此都认出了对方,只是都不知道对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徐小令也不知道怎么的,很有点气不打一处来,直冲天灵盖,顶得她难受,当即就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靳影儿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是来找邱鸣的,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找邱鸣?你找邱鸣做什么?”

    俆小令毫不客气的质问。

    靳影儿没有回答,只问:“你呢?你为什么在这里?”

    徐小令说:“我约了邱鸣见面。”

    “你约了邱鸣?”

    靳影儿眉头轻皱,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可是都解释不了眼前的情景。

    俆小令似乎也想到了什么,顿时不说话了。

    两人就这么处于相互对视并目露狐疑的状态下,沉默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从大厦里面的电梯里,走出来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是徐静蓉,后面的则是王媛。

    徐静蓉很快看了一眼大堂周围,目光最后落在大门外对峙的四个人身上。

    然后,她径自朝着大门走去。

    大门前,经过短暂的沉默后,徐小令说道:“你找邱鸣有什么事?”

    “我没必要告诉你,这是我和邱鸣之间的事情。”

    靳影儿很快收敛干净刚才脸上流露出来的表情,露出一个笑容来:“反正我已经和邱鸣约好了,要不你还是先走吧,迟点再来?”

    “我早就和邱鸣约好了的……”

    徐小令其实有点色厉内荏,她之前可是丢下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邱鸣并没有答应什么的。

    现在这事儿闹成这样,她突然觉得自己莽撞了。

    不过,面对靳影儿,她不可能缩,略一停顿,又说:“虽然不知道你和邱鸣是怎么约的,可我觉得邱鸣今天大概没时间应酬你。”

    “反正我和邱鸣已经约好了的,小令姐,你要是真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如明天再来吧,邱鸣今天没时间的。”

    靳影儿脸上虽然依然维持着笑容,可她的心思很快又转起来,忍不住回想起自己之前只说拿药给邱鸣,要交代几句,也不知道邱鸣是不是准备抽空见她一下,实际上早就约了俆小令。

    “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和俆小令的关系,怎么可能同时约我们见面?”

    理智告诉靳影儿,邱鸣不会故意做这种同时约她们见面的事情,因为在她印象中,邱鸣不是这样的人。

    不过,她却又忍不住这么想。

    她从小就成长在那样一个环境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正因为小时候所积累的不安全感,让她变成了一个心思很多的人,凡事会想很多,敏感而小心。

    她一直觉得邱鸣是那种很沉稳踏实的人,在邱鸣的身上,她会获得安全感。

    尤其之前邱鸣在教她如何说唱那一次,她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心都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让她蚀骨入髓,这些天一回想起来都忍不住想要和邱鸣通话。

    不过同时的,从小经历过的生活和压力,让她拥有很强的自控能力,懂得如何压抑自己的真实情感。

    她揣摩了邱鸣的脾性,觉得邱鸣应该不会喜欢缠人的女生,所以就一直也没找邱鸣。

    直到了今天,她才找了个借口过来,而且已经得到了经纪人的允许。

    要知道这些天随着邱鸣和狗王军在线上battle的事情不断发酵,越来越多人关注小鸣和小鸣的作品。

    靳影儿的《毋恋爱》也悄然的“火”起来。

    毕竟这也是小鸣写的歌,里面还有一段说唱的部分。

    之前对于这歌里的这段说唱,黑的人很多,基本上只有黑,没有捧的。

    也正因为这样,这歌的销量到了后来只有可怜巴巴的每天一万多的下载。

    可是线上battle的事情起来以后,《毋恋爱》的下载量一下子多起来,从每天一万多,直接涨到了十万,然后二十万、五十万万、一百万……直至最近的破了每天两百万的下载量。

    这首歌的销量居然再次冲进热销前二十,而且还一路往上走,显然杀进前十都不是问题,只不知道最终会走到哪个位置停下。

    要知道对于一个流量明星来说,像这种“吃后期”的情况,简直就跟奇迹一样,平常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毋恋爱》之所以能走出这样的销售曲线,究竟是因为谁。

    靳影儿之前还被人抹黑,在网上被说唱圈子那一票粉丝追着骂,可是一转头,她却又火起来了,网上夸赞她这段说唱唱得好的人很多。

    不得不说,这全是因为小鸣。

    经纪人钟成文看到小鸣的价值和重要性,所以并不反对靳影儿和邱鸣多接触。

    靳影儿精心布置以后,才给邱鸣打了之前的那一通电话。

    这一次拿来的保健药,不是什么朋友带回来的,而是她特地找人海淘的。

    她心思多,早就看出了邱鸣对外婆的感情,所以她想好了要用这个事情当突破口。

    她并不觉得自己所做的有什么不对,邱鸣对她的“帮助”很大,这是一个很坚实的倚靠,她必须想尽办法牢牢抓住。

    从小到大,她都是这样抓住那些对她有利的机会。

    更何况这一次她非常向往邱鸣和外婆的祖孙感情,真心想对邱鸣好、想对邱鸣的外婆好,她觉得这样就够了。

    可是这一刻……

    因为俆小令的出现,她又忍不住怀疑起来,她真的能毫无保留的相信邱鸣吗?邱鸣约了她见面的同时,又约了俆小令……这种事情要怎么说?

    这样的性格特征,大概源自于她原生家庭的不幸。

    靳影儿看过很多关于心理方面的书,知道这或许是自己的心理缺陷……她是想克服的,可这时候就是忍不住会多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门外的两个人正针锋相对的时候,门里面的徐静蓉走出来了,大厦门是自动门,自己打开。

    “你们是来找邱鸣的吧?”

    徐静蓉出来以后,直接问了一句。

    俆小令和靳影儿都转过头,看向说话的徐静蓉。

    徐静蓉虽然戴着帽子,可没戴口罩,她那张好看却表情清冷的脸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俆小令和靳影儿的面前,让她们看得清清楚楚。

    都是歌手,自然认得出这位年轻女天后。

    讲真,她们都听过徐静蓉的歌,尤其今年大火的《爱不释手》和《风筝不哭》,如果说不喜欢……甚至崇拜,那是假的。

    主要是徐静蓉唱的太好了,歌固然是好的,可演唱技巧同样重要,徐静蓉在演绎这两首歌时所表现出来的音乐素养,完全是现在所有女歌手的榜样。

    所以,乍一看见徐静蓉,她们都有种粉丝看见偶像的感觉。

    随即,她们心底又升起一点疑问,弄不明白徐静蓉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徐静蓉却表现得很淡定,语气从容的说道:“小鸣正在录影棚录歌,没有时间接你们的电话,我正好在旁边看到了,就替他下来迎一下你们。”

    替他迎一下我们?

    俆小令和靳影儿的神情立即变了,一起盯着徐静蓉的脸,仿佛像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这是女人的直觉,只觉得有什么事情是她们之前没有想到过的,这一刻她们才终于意识到了。

    “走吧,我领你们上去。”

    徐静蓉转身就走,特别干脆。

    俆小令看了看徐静蓉的背影,又瞪一眼靳影儿,然后才快步跟了过去。

    后面,靳影儿眼帘微眯,稍稍平整了一下自己的衣角,这才跟在俆小令的后面,也走了进去。

    想要上电梯,是需要门禁卡的。

    徐静蓉领着客人们进入电梯,自己在正中间站定,其余两位则分别站在两边。

    电梯开始往上走,徐静蓉先看了徐小令一眼,说道:“你来得有点早了,之前好像是说了八点半才来的,对吧?”

    俆小令眼神有点闪躲,不过随即又恢复了,点头说:“因为正好没事,就早点过来了。”

    靳影儿一听,心里之前的疑惑全都没了,就如同在最炎热的时候喝了一口冰水一样让她感觉舒服。

    她看了一眼俆小令,说道:“我就说嘛,我明明和邱鸣约好了的,他怎么可能又约了别人。”

    俆小令没吭声,倒是徐静蓉说:“听说你给邱鸣的外婆卖了保健药,其实你可以直接交个我就行了,有什么要交代的也可以一并和我说……嗯,主要是邱鸣正在录影棚里,时间很赶的。”

    靳影儿眉头一挑:“我还是想和邱鸣见一面,亲自和他说。”

    俆小令在旁边盯着靳影儿,微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来见邱鸣有什么事情呢……嗯,待会儿我让你先和邱鸣说事吧,你快点说完快点走,我这里有正经事情要和邱鸣谈,估计要花不少时间。”

    靳影儿小脸微绷,看了看俆小令,又看了看徐静蓉,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