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满朝奸臣,你让朕怎么当千古一帝 > 第二百零二章 勘透人心诸葛亮,除夕之夜!

第二百零二章 勘透人心诸葛亮,除夕之夜!

 热门推荐:
    李乾又是一滞,他发现自从开始和诸葛亮说话,自己已经被他下了两次套了。

    第一次是被他用问话的方式,套出了自己的身份,第二次都把王莽这么重要的事套出来了。

    真不愧是老狐狸。

    李乾心中的警惕渐升,但面上还是有些嘴硬地道:“先生这可算错了。”

    “朕可命令不了王宗伯,这会试的主考官到时候该怎么选,还是怎么选,以目前的局势,这一次朕肯定要输给蔡京了。”

    诸葛亮坐正身形,皱眉思索了片刻,却摇了摇头:“以亮之愚见,陛下定不会输,而是会在别的地方赢回来。”

    他以手指蘸着茶水,在桌上缓缓写下一个字……

    李乾好奇地望过去,见了诸葛亮写的字,眸子骤然一缩,下意识坐直了身子。

    “卧龙先生大才,当真名不虚传。”李乾压下心中的惊骇,意味深长地望了诸葛亮一眼。

    仅凭外面流传那么点的消息,竟然能猜到这一层来,猜透自己的计划!

    不愧是可比“兴周八百年之姜子牙,旺汉子百年之张子房”的诸葛孔明!

    诸葛亮洒然一笑,以袖子抹去了桌上的水渍,坦言道:“陛下,亮只是觉得陛下不会如此简单就输了。”

    “蔡司寇在此事上与陛下意见相反,并无胜算。”

    李乾赞赏地望着他,笑着点点头,试探地问道:“先生要考会试,可要安心温习文章了。要不然若会试都过不去的话,朕在殿试上可没法点你上榜。”

    诸葛亮似乎明白了李乾话中的意思,点头道谢:“谢陛下,草民定然不会辜负陛下的期许。”

    李乾见他应下,心中一喜,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他站起身来,笑着点头道:“朕本想请先生去个安全点的府上过年,但如今见了先生的住处,恬澹安逸,便打消了方才的念头。”

    “如果先生遇到了什么麻烦、被人刁难了,或者想搬过去,都可以随时让令弟去寻朕。”

    诸葛亮神色一动,有些感慨地拱了拱手:“多谢陛下。”

    以他的经验,上位者向来都喜欢把自己以为好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不顾别人的意愿。

    但皇帝陛下似乎没有这种习惯,他竟然还会从别人的立场上考虑。

    结合之前所见的种种,诸葛亮下意识觉得,这次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好了,这大过年的,要忙的事很多,朕就不多打扰你们了。”

    李乾笑呵呵地转过头,望向老太监和吕布:“咱们走吧。”

    诸葛亮把他们一路送到了门口,一直看着马车远去,消失在夜幕中,这才幽幽叹了口气,就要转身进屋。

    诸葛均还在一旁傻傻望着李乾马车的背影:“二哥,那真是咱们大乾的皇帝陛下?”

    “自然是。”诸葛亮瞥了他一眼:“还有谁敢冒充他不成?”

    诸葛均深吸一口气,口干舌燥地拉住了诸葛亮的胳膊狠掐了一下:“哥,我不是做梦吧?”

    “我这辈子还能让皇帝陛下请吃饭……”

    诸葛均的黑手不轻,诸葛亮疼的倒吸一口凉气,一把拍开他的手:“你怎么不掐你自己?一边去!”

    诸葛均还不罢休,拉着诸葛亮,瞪大眼问道:“二哥,刚才陛下是不是想让咱们去宫里住?”

    “你想多了,最多也就是你上次去的那种宅子。”诸葛亮没好气地转身向后走去。

    “唉?那也不错了!”诸葛均急忙跟上去道:“二哥你是不知道,上次我去那地方吃的东西有多好,那府里的丫鬟有多漂亮……”

    他快步向前方屋里走去:“二哥你也赶紧收拾收拾,免得一会儿宵禁了,来不及了!”

    诸葛亮一愣,随后急忙拉住他:“你这么着急去做什么?”

    “当然是搬过去啊!”诸葛均理所当然地道:“有那种大宅子,咱们还用得着住这么个小破地方?”

    “外边就挨着坟地,你不嫌晦气,我还嫌晦气呢!”

    他这点道行自然瞒不过亲哥,诸葛亮冷冷一笑:“你是不是瞧上人家的丫鬟了?”

    “我……”

    诸葛均磕磕巴巴地道:“两情相悦……男未婚女未嫁的……我喜欢她……”

    “呸!”

    诸葛亮鄙夷地望着他:“你那是喜欢人家吗?你那是馋人家身子!”

    他对着弟弟教训道:“别看那种地方富丽堂皇,可在那里住,定然能及不上如今这般快活自由?”

    诸葛均被训了一顿很不服气,忍不住道:“你又没住过,你懂啥?”

    “我……”诸葛亮气结,忍不住道:“我在外的时候自然住过!”

    诸葛均的脚步渐渐放慢,声音有些低落:“反正你就是自己跑出去享福,也不带着我……”

    诸葛亮被他说的没话可接,瞪着他看了半晌才叹气道:“先过完这个年再说吧。以后你再想过这种日子,说不定都没有了。”

    诸葛均一愣,勐然抬起头:“什么意思?二哥?”

    诸葛亮转身向屋里走去,背影隐隐带着几分落寞:“为兄考了会试之后,自此便要给帝王家卖命了。”

    一阵寒风吹来,拂动着他的衣角。

    诸葛均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他突然又觉得自己很不懂事。

    二哥想的是如何做一番大事儿,而自己只想着大房子、漂亮丫鬟,实在不应该。

    “二哥,你别这样,大不了以后我不烦你了,大不了咱们就回村里。”

    诸葛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不要好吃的,也不要漂亮丫鬟了。”

    诸葛亮继续向前走去,声音中透着几分决绝:“晚了,要么功成身退,要么中道崩殂。”

    “既然已经出来,哪能那么容易抽身而去?”

    诸葛均见此更是内疚,忍不住大声安慰道:“二哥,咱们往好的地方想,万一你连进士都考不上呢?”

    诸葛亮刚要进屋,闻言直接被门槛绊了一下,啪叽一声摔在地上。

    “二……二哥……”

    诸葛均被吓了一跳,心虚的不行,也不敢上去扶诸葛亮,而是一个劲儿地往后退:“二哥,明天还要杀鸡,家里的鸡没了,我这就去买一只回来……”

    “你先过来,我有个事儿要告诉你。”诸葛亮撑着胳膊,缓缓从地上爬起来。

    “还是算了,二哥……”诸葛均人已经跑出了院门:“你在外边跑了这么多天,肯定累的不行了。”

    他遥遥喊道:“这种小事儿让我办就行,就不劳二哥费心了……”

    ~~

    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儿晚上熬一宿。

    实际上,腊月三十下午,热闹喜庆的气氛就已经开始酝酿,走在大街上时常就能看到穿着漂亮新衣服的孩子兴奋地追逐打闹,还有等不及的人家天色刚擦黑,就已经噼里啪啦地放起了鞭炮,引得附近人家养的猫猫狗狗都鸡飞狗跳。

    但前几天最喜欢出来晃荡、聚餐的官员们今日却一反常态,全都憋在了家里。

    这些人明天一大早都要参与朝会,自然要在家里好好准备。

    万一今天浪过了头,明天在大朝会上丢了丑、打瞌睡、交头接耳,让那些纠仪御史逮到,那这官可就做到头了。

    在京的大部分官员都要参加大朝会,剩下那些不参加的也跑不了,他们必须去自家衙门等着,然后待大朝会举办的时候,对着皇城的方向上香供奉,以此表达对天子、对大朝会的崇敬。

    各个地方衙门也是一样,除了派出属郡计吏去参加朝会之外,在大朝会的当天,必须还要在衙门里向京城方向摆香桉供奉,当然,地方上就没人监督了,所以大部分地方官员都能过个好年,不必为此忧心忡忡。

    地方松、京城紧,而作为大朝会的举办之地,京城就是紧中之紧。

    早在官员们封印之前,宫里的中官们就已经忙忙碌碌地准备大朝会的事了,他们同礼部、户部一直忙着,就算这阵子处于封印期间,也没有放松。

    而明日一早就是大朝会举办的时候,宫里更是忙的不可开交。

    宦官们扛着各种宝桉、香桉、乐器、卤簿等,放在承天门广场上,将官员们的品级牌按顺序摆好,还有礼部、教坊司等等官员手持各种文书清单,核对着一样样程序……

    连老太监都站不住脚,一遍遍地去查验各种未尽事宜,生怕明天的大朝会出什么纰漏。

    这可是李乾登基以来的头一次大朝会,老太监比李乾都重视。

    有句话叫“皇帝不急太监急”,在这里就十分恰当。

    虽然别人都比较紧张,但李乾自己是没有这种情绪的。

    今天可是除夕之夜,李乾才不想去折腾这玩意儿,反正宫里每年都至少办一次大朝会,中官们早就有经验了,让他们按部就班就好。

    他去了要是瞎指挥一通,反倒是给别人添乱。

    今晚李乾打算和自己的后妃们一块,度过这个除夕之夜……

    冬天的天黑的很快,赤红的晚霞只是刚出来喘了口气,就被漆黑的夜幕吞没了。

    长生殿,盏盏明亮的琉璃灯次第亮起,恢宏气派,殿内的欢声笑语离门口越来越近。

    李乾一身赤黄色的棉袍,领着一众后妃们从宫里走出来,等在宫外的几个宦官急忙打着灯笼跟了上去。

    “天黑了,放鞭炮。”

    李乾笑呵呵地道:“放完了咱们就回去吃饺子。”

    五十个后妃今天穿的格外喜庆,一个不差地跟在李乾身旁,大家虽然不明白皇帝陛下大过年的为何要执着于吃这种“扁食”,不过既然他喜欢,那自无不可。

    宦官们搬着鞭炮,烟花来到殿前,李乾走下长阶,接过宦官们手中的火把,点燃了放在殿前的一架烟花。

    橘红色的火信飞速吞噬着引线,待外部引线燃尽后,一道黑影喷射着赤黄色的尾焰飞速升起,伴着清亮的啸声,直冲云霄!

    升到最高点时,蓦然停止,随即炸开做十几道焰光,在夜空中化作一团美丽的花朵。

    于此同时,远处京城中也渐渐升起一团团美丽的烟花,在空中炸开,分外美丽。

    整个京城上空都渐渐热闹起来,除了上面烟花爆炸的轰轰隆隆,还有下面鞭炮爆炸的噼噼啪啪。

    后妃们在后方欢呼雀跃,就像李乾完成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

    李乾没有继续,而是笑呵呵地转头望向一干后妃:“哪位爱妃要来放这第二个烟花?”

    后妃们都是女子,闻言大都下意识后退了半步,倒不是说怕这东西,大家只是想把柔软、楚楚可怜的一面展示给皇帝陛下。

    只有少数几人非但没有害怕,反而一脸兴奋地走上前。

    “陛下,妾身来吧。”

    陈乐衣抢在最前面,李乾笑呵呵地把火把递给了她。

    但陈乐衣并未去另一边放烟花,而是迈着长腿快步跑到了挂在长杆上的鞭炮旁,美丽的俏脸在远处烟花的映下,流转着兴奋的光芒。

    陈乐衣指着那鞭炮,转过头娇声道:“陛下,妾身要放这个。”

    “好,那就放。”

    李乾笑呵呵地点点头。

    这可是自己的小富婆,赞助人。

    内帑里的钱用完之后,李乾可是靠着陈乐衣发明的织布机,在宫里织布,才赚了不少钱,用以支持后面的开销。

    李乾能在京城里随便浪,很大程度上也是沾了陈乐衣的光。

    在李乾和一众后妃的注视下,陈乐衣小心地点着了引线,然后快步往后面跑来。

    鞭炮掉到地上噼噼啪啪地炸响,一道道炸开的明黄色火光驱散了一整年的晦气,带来了新的希望。

    李乾望着笑的非常开心的陈乐衣小跑回来,突然心中一动,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

    陈乐衣一怔,俏脸上飞起两道红霞,但却没有挣扎,而是红着脸反手环住了李乾的腰。

    正在旁观的后妃们见此心中大呼后悔,要是早知道头一个上去的能得到皇帝陛下温暖的怀抱,那打破头也得冲上去!

    李乾笑呵呵地拿过陈乐衣手中的火把,转头笑着问道:“还有没有要放的?”

    “让妾身来吧,陛下!”

    “陛下,妾身放不了鞭炮,放烟花可以吗……”

    后妃们一股脑儿地涌上来,就连长孙无垢也在其中。

    李乾笑着把手中的火把递给长孙无垢,又道:“那边都有,想放什么放什么,都去拿吧。”

    宦官们还拿着一大堆火把呢,这玩意儿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后妃们虽然失望于没能拿到李乾手上的那把,但眼下也不是挑挑拣拣的时候,她们拿着火把,跑到烟花架前点燃,一只只烟花尖啸着飞上高空。

    一时间,宫城上方如同盛放的花园,美丽无比。

    在这样的烟花中,李乾带着一众后妃们转身回了长生殿,吃了一顿饺子。

    如今的大乾还没有形成过年吃饺子的传统,所以后妃们对此感觉有些怪异。

    但对李乾来说,吃的不仅是饺子,还有他对另一个世界的回忆……

    酒足饭饱之后,殿中的气氛渐渐怪异起来。

    后妃们都知道今晚是除夕之夜,意义重大,大家都好奇皇帝陛下会和谁住在一起。

    后妃们心中纷纷做着猜测,所有人的眼神频频望向最热门的几个人选,比如一直陪着皇帝陛下的武媚娘、吕雉,此外还有格外受宠的长孙无垢、西施、赵飞燕……

    长孙无垢白皙的俏面脸上带着笑,和西施说着悄悄话。

    但西施却拉着她的手,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时不时还要往李乾的方向看上一眼。

    自从上次李乾带着长孙无垢在西施那里留宿了一晚,两人的关系就意外地好了起来,如今除了师生关系之外,更是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

    只不过此刻的长孙无垢并未回应西施的担心,而是以稳重的笑容安慰她。

    另一边,吕雉、武媚娘两人俏面上笑意盈盈地同周围的后妃们交谈,两人的目光偶然相撞,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竞争意味和敌意。

    李乾端着一碗浓茶,小口小口地呷着,刚吃了一顿油汪汪的羊肉饺子,饭后得解解腻。

    张嫣端着茶盏,小心翼翼地来到李乾身前,温声道:“陛下,秋天的时候妾身摘了一些菊花晒着,做成了菊花茶,茶气清香,请陛下品尝。”

    李乾笑着接过,轻轻抿了一口,这才笑着点点头:“确实很不错,可以送一些过来。”

    张嫣见李乾没有任何表示,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面上却不漏丝毫,笑着离开了。

    李乾自然明白这些后妃们的心思,只不过他今晚也有自己的打算。

    又喝了两口,李乾才放下茶盏站起身,后妃们的交谈声一下子止住,就如长生殿内突然被下了沉默咒一般。

    李乾笑着道:“今夜除夕,都是与家人团聚的日子,诸位爱妃也不必孤单,把公司……宫里当成自己家就行,朕就是你们的家人。”

    后妃们都望着李乾,心中说不出的感动。

    据宫里老资历的宫女说,先帝在位的时候,除夕的时候只带着他最喜欢的几个后妃一起过,可从来不会管别人。

    这么一比较,皇帝陛下就太体贴了。

    李乾笑呵呵地道:“既然是除夕,咱们就得团团圆圆的,今夜你们就都在长生殿里住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