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满朝奸臣,你让朕怎么当千古一帝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逮到了诸葛亮……的弟弟

第一百九十九章 逮到了诸葛亮……的弟弟

 热门推荐:
    李乾本来没想再过来,可是领着两个小秘书逛街,不知不觉间就来到这边了。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去看看吧。

    不过,李乾今天也没抱多大希望,毕竟现在满京城到处都有人卖这种“飞天灯”,就算诸葛亮真感兴趣,也不见得跑到他这里来。

    李乾真正的计划,就是等这些孔明灯的传开之后,再放出热气球飞天的消息,看看能不能把诸葛亮勾引出来……

    “老爷,就是您前阵子在宫里……府里做的那种飞天灯吗?”

    吕雉和武媚娘都是美眸一亮。

    虽说李乾也在宫里放过,但为了避免引起火灾,他都是趁着飞不高就让宦官们用长杆打下来,因此两女也没见过这种东西飞高的样子。

    “就是那种灯。”李乾笑着点点头。

    两女急忙跟上李乾的脚步,对她们来说,这灯的稀奇只是其次。

    关键是这东西是李乾造出来的。

    能飞天的灯,想想就很厉害!

    几人走过转角,来到那个熟悉的摊位店铺。

    “看,快开始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街道上的大小店铺都已经燃起了灯火。

    李乾过来的时候赶巧遇到了正在放飞天灯,店外的摊位上已经围了一大批人。

    虽然这些人不会买孔明灯,但每天晚上放灯的时候,他们必不会缺席,都是来看个热闹的。

    店里的小厮专门跑到了一片空地上,将灯罩里的引火物点燃。

    随后,孔明灯就在热气的推动下,缓缓升空,在夜空的阵风下摇摇晃晃。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天放了,可如此情形还是很快将这条街上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不管正在做什么的,都忍不住驻足观望一阵。

    “真漂亮啊,老爷……”武媚娘挽着李乾的胳膊,仰着一张绝美的俏脸,望着夜空中那点遥遥上升的火光。

    “这个飞天灯在天上会不会变成一颗星星呢?”吕雉的美眸中也满是憧憬,漆黑的目中映着一点黄光。

    “嗯……”

    虽然这种情况很浪漫,但李乾迟疑了片刻后,还是为她们科普道:“不会变成星星。”

    “这灯飞高了之后,里面的油烧完了,就会熄灭,然后掉下来。”

    “要是正巧碰上大风,把里面的火吹歪了,还能把整个灯都点着,在天上烧成一团。”

    武媚娘和吕雉不会娇嗔着怪李乾不懂浪漫,反而一脸崇拜地望着他:“老爷懂得真多啊,连天上的事都知道。”

    李乾干笑一声,没有继续说一些破坏气氛的话。

    飞天灯越升越高,那一抹黄光也越来越暗澹,最终在爆发出一团最明亮的余晖之后,被漆黑的夜空吞没了。

    仰着脖子看灯的百姓们这才回过神来,一个个揉着有些酸痛的脖子,一脸高兴地讨论着方才的灯火。

    “咱们也走吧。”

    李乾笑呵呵地拉着自己的两个秘书,也向着马车走去。

    两个小秘书显然有些没看够,还恋恋不舍地道:“老爷,以后还放飞天灯吗?”

    “当然放。”

    李乾点点头:“等上元节的时候,肯定有人放这东西,到时候让你们看个够……”

    说着说着,他的话戛然而止。

    武媚娘和吕雉不解地抬起头,却发现李乾瞪大了眼睛,盯着人群中的一个方向。

    两女本以为他是看到了什么美女,也好奇地顺着皇帝陛下的目光望过去。

    可随后她们就既失望、又害怕地发现,李乾看的竟然是个男人。

    还是个青衣飘飘、颌下留着几缕长须,风姿凌然的男人。

    “老爷……”吕雉有些担忧地望着李乾。

    这年头并不缺什么龙阳之好、分桃断袖之类的,事实上有好多达官贵人都只喜欢皮白肉嫩的小相公,而不喜欢小娘子。

    甚至以前的大乾皇帝还有喜欢太监而不喜欢妃子的。

    对任何一个后妃来说,这种情况都是难以接受的。

    李乾却没注意到她们俩担忧的表情,此刻他的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远处那个人,竟然还画像上的诸葛亮有三分相似,只是保养的很好,看起来比传说中还要年轻几分!

    这澹然宁静、处变不惊的气质,这负手而立的风姿,这充满智慧的眼神,这和煦、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除了他还能有谁?

    至于什么画像,李乾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那玩意儿本来画的就非常抽象,要是诸葛亮真长得和那上面一模一样,那才叫奇怪。

    望着那人的相貌和气质,李乾几乎可以断定,这就是诸葛亮了。

    他深吸一口气,强压着心中的激动,急忙转身低声叫道:“奉先??”

    吕布听到李乾的话,快步从后面走过来:“怎么了?老爷?”

    李乾定定地望着他:“我说了之后,你不要往后看。”

    吕布一下明白了什么意思,故作随意地点了点头。

    “我后面有个穿青衣服的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留着胡子,长得有点像……这几天我们找的诸葛亮。”

    李乾郑重叮嘱道:“一会儿你带人围过去,把他请到咱们车上。”

    “好,老爷。”吕布目中带着郑重和欣喜,点点头,缓缓后退而去。

    武媚娘和吕雉也知道李乾遇上了正事儿,就要退开回马车。

    但李乾却拉住了她们:“先不用着急。”

    李乾攥紧了两个小秘书的手,努力平复着心中激动的心情,这叫什么?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没想到找了这么多天的诸葛亮,竟然就在这里出现了,就在这里看孔明灯!

    这是什么?是缘分啊!

    想到这里,李乾继续向着诸葛亮的方向望去,生怕他跑了。

    可能是李乾的眼神太过炽热,诸葛亮似乎察觉到了,转头望过来,也看到了李乾。

    李乾一怔,没想到被发现了。

    他生怕打草惊蛇,对诸葛亮点点头,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

    诸葛亮似乎一怔,也对他点了点头。

    李乾没想到还能得到回应,脸上的笑容顿时更礼貌,更灿烂。

    诸葛亮可能是觉得他有什么大病,嘴角扯了扯,尴尬而不失礼貌地一笑,就要转身离开。

    李乾却微微一笑,根本不着急了。

    我在等队友,你在等什么?

    趁着两人对视的这个功夫,吕布的人早就在人群中包抄过去了。

    此刻还没等诸葛亮迈出步子,吕布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迅速地捂住了他的嘴,不顾诸葛亮的呜呜乱叫和挣扎,直接把他拖上马车。

    李乾嘴角一哆嗦,他记得自己对吕布说的是请。

    不该是彬彬有礼地走上去,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卧龙先生,我们老爷请您去做客。”这样的吗?

    现在这他娘的叫个什么请法?

    不过事已至此,李乾也没有再多拖下去,而是趁着人群还没爆发骚乱,急忙拉着武媚娘和吕雉,快步走过去,上了马车。

    车夫手中的小皮鞭啪地一声抽在两只马儿的翘臀上,两匹马排开人群,拉着马车快速离开。

    整个过程犹如电光火石,周围的人们都没反应过来。

    李乾刚拉着武媚娘和吕雉进了马车,就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诸葛亮嘴里已经塞了一块不知哪来的黑布头,吕布还拿着一根麻绳,正一圈圈地捆在他身上,不让他乱动。

    旁边的老太监还拿着一口麻袋,跃跃欲试,似乎要等吕布绑完,就往诸葛亮脑袋上套。

    “卧槽”

    李乾连粗口都爆出来了,急忙冲上去抢过吕布手中的绳子,夺过老太监手里的麻袋。

    “你就是这么请人的?”

    李乾狠瞪着吕布:“我说的是请!请!”

    吕布有些傻眼地挠着头:“老爷,这不就是请吗?”

    “你……”

    李乾刚想骂他,但余光又注意到了脚下不断挣扎的诸葛亮,这才勐然发现他嘴里还塞着破布头。

    李乾急忙俯下身子帮他松绑,扯下他嘴里的布头。

    “让卧龙先生受惊了。”

    李乾极力地挽回自己的印象分,一脸歉意地解释了一顿,还没等诸葛亮回话,就恶狠狠地望着吕布和老太监:“快让人回府上,给卧龙先生备上酒席压压惊!”

    吕布干笑着道:“是,老爷,我这就去。”

    “且……且慢……”

    诸葛亮用手撑着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似乎刚才被憋得不轻:“你……你们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李乾眉头一皱,下意识便以为诸葛亮要撒谎混过去。

    “不可能吧,卧龙先生。”

    李乾正色道:“先生可能不知道我,但我却见过先生,不可能认错,你就是卧龙先生,诸葛孔明。”

    “啊?”

    “诸葛亮”也抬起头,怀疑地望着李乾:“你见过家兄?”

    这话倒是把李乾说傻了:“家兄?什么意思??”

    吕布和老太监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纷纷沉着脸围了上来。

    受害者似乎被他俩方才的暴行吓得不轻,急忙用手撑着身子,一脸惊恐地往后退:“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你们真找错人了!”

    “卧龙先生是我兄长!不是我!”

    “等等。”

    李乾张开手拦住吕布和老太监,皱眉望着眼前这小子:“你叫什么?”

    “诸葛均!我叫诸葛均!”诸葛均怕怕地望着李乾和吕布,当然,主要是吕布。

    李乾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遍。

    难道真是诸葛亮的弟弟,而不是他本人?

    “我兄长可比我老多了!”诸葛均可能是猜到了李乾请他的用意,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慌了,只不过还是不敢抬头去看吕布。

    李乾一听,想想也是这样。

    能和诸葛亮长得很像,肯定不是什么无关人员。

    而他又比诸葛亮年轻,是诸葛亮的弟弟也不奇怪。

    抓错了人,李乾不气馁。

    毕竟逮到诸葛均,那还能跑得了诸葛亮??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李乾又换上了笑脸,伸手拉起了诸葛均:“原来是误会一场,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没认出一家人!卧龙先生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先坐,先坐。”

    诸葛均方才被吓得不轻,现在即便看出李乾没有恶意,也是有些拘谨。

    “这位先生,你真见过家兄?”

    诸葛均脸上带着疑惑:“但在下也没听兄长说过,京城中还有一位故旧。”

    他也不是傻子,自然不可能李乾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李乾笑的很开心:“卧龙先生不认识我,但我偶然间见过他一面,对他的风采可是久久不能忘怀。”

    “你和令兄长得很像,所以我方才认错了……”

    诸葛均将信将疑地点点头:“原来是家兄的好友啊,那还真是一家人。”

    李乾脸上的笑容一僵,他隐隐觉得,自己的话这小子一个字儿也没信。

    只不过如今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已。

    这也很正常,毕竟现在全城都在找诸葛亮,诸葛均不可能不知道。

    他有所警惕再正常不过。

    李乾没有贸然询问诸葛亮的位置,而是亲热地拉过了诸葛均的胳膊:“既然遇到了,那就是缘分。诸葛先生先去我府上做客,给你摆酒席赔罪。”

    诸葛均干笑一声,想抽回手,但他根本就拗不过大力气的李乾:“谢过这位兄台的好意,只是快要宵禁了,现在也不是很方便……”

    “无妨!”

    李乾笑眯眯地望着他:“玩累了就直接睡,当自己家就行。”

    诸葛均更是害怕,这么热情,肯定是别有所图,要么图钱,要么图色,要么就是图他哥。

    这三样诸葛均一样也不想付出。

    “哈哈”他干笑了一声道:“兄台的好意,我心领了。”

    “但今天恐怕不行,我家里人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

    “家里人?”

    李乾眼睛一亮:“是卧龙先生吗?我对他最是敬仰,不妨到我府上一同赴宴?”

    诸葛均心说你那是请他吃饭吗?我怕你把他吃了。

    “家兄暂且不在京城,我说的是别人……”诸葛均解释道。

    “那也无妨。”

    李乾大方地表示:“来多少人都没关系,我家房子还蛮大的。”

    “你住在何处?要不现在就过去接他们?”

    “这……”诸葛均脑门子冒汗,没想到还会被一锅端。

    “不用,不用!”

    他急忙连连摆手:“现在快宵禁了,咱们还是赶紧去贵府吧,免得犯了夜,被兵马司的人抓了。”

    “嗯……也好。”李乾也没逼他,而是笑着点点头:“那就改日再说吧。”

    诸葛均这才松了口气,他还害怕李乾强迫他,非要找到他们的地方呢。

    车轮嘎吱嘎吱作响,似乎已经驶离了热闹的地方,车外渐渐变得幽静起来。

    车内无人开口,诸葛均这才有空打量起车里的情况来。

    首先这个马车很大,真的很大,要不是京城里的权贵巨富,定然坐不起这样的马车。

    随后他眼神转移,就见到了坐在李乾身后的吕雉和武媚娘。

    诸葛均先是被两个女子的美貌震撼了刹那,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瞪大眼睛望向了李乾:“你……你就是方才在街上看飞天灯的那人……”

    刚刚被吓得不轻,直到现在他才认出来,李乾就是和他“对笑”的那个人。

    李乾有些哑然地望着他:“我还以为你早就认出来了呢。”

    诸葛均被噎了一下,燥的脸通红,一想到刚才自己的表现,他就觉得自己简直是蠢透了。

    人家分明是要等着抓他,可他还站在那一个劲儿地傻乐。

    这不是蠢是什么?

    李乾含笑看着他,心中却对这货究竟是不是诸葛亮的弟弟产生了怀疑。

    按理说都是一个妈生的,智力水平应当差不多才对。

    可这货怎么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这真是诸葛亮的弟弟?

    不会被这小子唬了吧?

    马车速度渐渐减弱,缓缓驶入了一户大宅,这是老太监在京城里的外宅。

    “请,诸葛兄。”

    李乾先下了马车,让武媚娘和吕雉回了后府,这才笑吟吟地望向了诸葛均。

    诸葛均脸上强扯出一个笑容,在后方吕布的逼视下,不得已跳下了马车:“兄台,无需这么客气……”

    “你是客人,客气点是应该的。”

    李乾领着他就往里走,笑着道:“对了,方才忘了介绍,在下姓李。”

    诸葛均环视了一眼周遭黑黢黢的环境,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一块肉都不自在,但还是强笑着点了点头:“李兄。”

    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分明就是被绑票了。

    李乾对他的识趣也很满意,笑着对老太监道:“快领客人进去,我先去如厕一番。”

    “是,老爷。”老太监领走了诸葛均。

    李乾这才拉过吕布,小声道:“你回去方才卖灯的店,让人好好看一看,有没有去那里寻人的。”

    吕布一怔,当即明白了李乾的意思:“老爷,您是说诸葛亮有可能会去找这小子。”

    李乾嘴角带着一抹微笑,轻轻点头:“也不见得是诸葛亮自己去,他也可能让别人去。”

    “反正只要有去寻这小子的,你就让人跟一跟,看看他们在何处落脚……”

    吕布兴奋地点点头,竖起大拇指:“老爷!高!”

    “行了,快去吧!”李乾摆摆手:“小心些,不要被兵马司巡夜的人发现。”

    “老爷您放心……”吕布已经转身跑远了。

    李乾回到了正堂,这里早已经摆好了一桌子丰盛的宴席,李乾又给诸葛均斟上酒,请他喝了几杯之后,诸葛均的抵触情绪这才有了几分缓解。

    “诸葛兄,你这次来京城是要参加今科会试吗?”李乾放下杯子,笑呵呵地问他。

    诸葛均叹了口气:“李兄还是莫要抬举在下了,在下不过一个秀才,何德何能来参加会试?”

    李乾顿了片刻,随即才点点头:“原来如此,既然你不考会试,那就是令兄要来考今科的会试了?”

    诸葛均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这才叹气道:“不错,家兄是有这个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