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警察陆令 > 345章 东坡村撒花(4k)

345章 东坡村撒花(4k)

 热门推荐:
    “民族的利益高于意识形态,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寇羽扬看着这句话,神色凝重,无比认真。

    ...

    燕雨带着人出去了,刑侦支队只剩下了他自己。

    这些天,寇羽扬在外网上,见过不少人。

    有的人操纵肉鸡,抓取菠菜网站的聊天信息,入侵数据库,修改投注结果,薅各大菠菜网站羊毛,薅一波就走,年入几百万。

    有的人攻击一些菠菜网站或者游戏私服,勒索保护费。

    有的人本身就是这类网站的打手,帮这些人去搞竞争对手、偷资料、骑劫竞争对手的服务器。

    有的人技术不行,就天天搞事情,往小型的菠菜网站里疯狂传shell。

    有的人在网上发布教程,公开各种简单的方式。

    其中,一个用户引起了寇羽扬的关注,这位一直用的繁体字,经常发布一些菠菜站getshell的教程,浅显易懂。不过,他的教程主要只能针对有明显漏洞的小站,大站肯定是不行。

    大站,这位也是亲自上,而且偶尔还发布视频。

    从技术上来说,这位自称“執劍者”的人,也能算是一流水平。而且,这位和寇羽扬类似,做事并非为了名利。

    寇羽扬和執劍者的所作所为,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毕竟这俩人确实烦人。

    以往来说,往对方的网站中插入自己的链接这种事,都是强者去搞弱者,弱者只能被动防御。而这俩人,都经常把弱的菠菜网站的链接,植入强的网站中,这样一来,一定会打起来。每次打起来,寇羽扬都能在一旁吃瓜。

    ...

    菠菜网站说白了就是几个代码,搞了一波攻击也不会有什么决定性的影响,只能短时间有效,很快就会涌现出更多的站点。

    真的要想搞核心,最简单的办法,需要有内应,把装有代码的u盘插到终端系统里,一波捣毁。如果没有内应却还想搞核心,就需要非常高的技术水平,还需要知道一些特殊的东西。这些,恰恰寇羽扬都有。呵呵,高防?

    寇羽扬用力地晃了晃桌上的一个瓶子,非常费力的喝到了几滴融化的可乐。

    几个小时之前,他嫌可乐不够凉,就放在窗台外面,结果忘了,拿回来的时候已经冻成了冰坨坨,现在喝起来太过于困难。

    放下可乐,他突然发现,侦探社的重建,好像有动静了。

    ...

    燕雨这边,已经找到了王一雯。

    和上次一样,王一雯是在老师的陪同下,一起面对的警察。

    从审讯的角度上来说,燕雨和游少华没有太大的能力差距,但燕雨是女性,询问这种小姑娘,确实是更适合一些。

    王一雯是很灵光,但这个时候,也不如去年那般了。她父母都枪毙了,只要是个正常的未成年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

    陆令和燕雨一直都担心,王一雯以后会加入侦探社,在未来成为一个祸害。按照游少华当初见面的时候的情况,这种猜想不无道理。

    但燕雨敏锐地发现,王一雯还是疲惫了。她过早地进入了刘英那种状态,也就是说,对未来过于迷茫。

    在这种情况下,当年的事情,王一雯没有藏私,娓娓道来。

    所有人都觉得挺正常,就是一旁听着的老师,吓得直发抖。

    “牙”的死亡案,王一雯是从头参与到尾的。

    李乐乐找了陶万宇搞这个事情,陶万宇一开始没有答应,主要是杀人这种事,还是太恐怖了。虽然陶万宇也看不上“牙”,甚至对这个人感到厌烦,但杀人总归不是小事。

    但这个事,在李乐乐嘴里,就仿佛不是个事。李乐乐那种自信的样子,对陶万宇的影响非常大。不仅如此,李乐乐还提出了一个方案,就是把“牙”沉江里。

    在东坡村,历史上不小心淹死在河里的人,还是有几个的。

    李乐乐提供的方案,陶万宇听着将信将疑,但还是没有回绝,主要是这样一笔钱太容易赚了。

    人性真的很复杂,到了事情筹备的中期,陶万宇甚至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

    只不过,陶万宇的女儿陶雅文藏不住事情,把这个事和马思臻、王一雯都说了。

    马思臻一听这个事,他可不想参与,他还有些害怕,就装做不知道。

    而王一雯不一样,王一雯不仅参与了此事,更是提出,这样子搞案子,漏洞太多、风险太大,应该换一种方式。

    因此,关于最终的利用大雨天意外杀人的方式,是王一雯提出的。虽然王一雯没有亲自上手,但她绝对是主犯之一。

    当然,考虑到当时王一雯只有十一二岁,是没有任何刑事责任的。

    有人问了,民事责任有吗?

    王一雯未成年,监护人都死了...有又何妨...

    王一雯参与了“牙”的命案,后来“牙”死了,派出所来这边调查这个案子,孙国龙敏锐地在好几个场合里见到了王一雯,而且看这个小姑娘的眼神总觉得不一般,所以孙国龙就把王一雯列入了侦查对象之中。

    那时候的农村,商议一件事,不通过电话网络,也没有监控录像,孙国龙怎么查也没查到什么。

    “牙”的死亡案,最终不了了之,警察这边也不追究,认定了意外事故。

    可是因为在网上有一些信息,廖峻女友知道这个事是一起谋杀案,收集了一些信息,想回来告诉警察,却没有成功。

    当初,廖峻女友之所以发现了网络上的一些信息,和王一雯有莫大的关系。

    王一雯那会儿,刚刚接触网络不久,也是第一次知道还有外网。当时的她以为,外网是不留任何痕迹的,所以她说话很大胆,聊的问题也很直接。

    那会儿已经是2017年前后,网络已经高度发达,外网也不是法外之地。其中,廖峻的女友因为本身就是学校里侦探社(学生会的普通社团)成员,也爱搜集一些乱七八糟的信息,所以就发现了王一雯。

    王一雯之所以能搞出来一起看似完美的意外事故,也是因为她好学,她在外网上发布过好几个问题,其中有一半是关于如何躲避警察侦查,另一半是如何制造一起好的意外。

    实际上,看到王一雯聊天的人很多很多,但是大家都没有什么想法,主要是这种事情在网上其实不少。

    可是,恰好廖峻的女友是东安县的人,在王一雯网络上问完一些事情之后的几天,她恰好听说老家发生了命案,死者的死亡方式,和王一雯问询的方式一模一样。

    这就太巧了,廖峻的女友这就开始了调查。

    这个时候,李乐乐才发现了王一雯的问题,但他也没什么好办法,他一直盯着,最终发现只有廖峻女友重视了这件事。

    这才有了后续的种种。

    这里有个大问题,就是信息严重不对称。

    孙国龙在村里,发现了王一雯的不正常,他觉得王一雯和这个事情有关联。

    而李乐乐、廖峻的女友,都不知道在外网发布信息的人就是王一雯。

    李乐乐怀疑是陶雅文干的,所以后期和这家躲得远远的。

    “牙”死了之后,案子总体还是很漂亮的,没有留下什么问题,这个事在村里,很快也就告一段落。

    王洪宝并不看重自己的老婆,老婆死了他没什么伤心的,甚至对于葬礼的操办都非常简单、敷衍。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几个月后,隔壁小镇发生了一起车祸,死了几个人。这件事在东坡村也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唯一对此事有关注的,就是王一雯了。

    她在网上,关注了此事,这会儿她已经学聪明了一些,到处去找相关线索,还真的找到了一点。

    然后,李乐乐就跑到了村里,对陶雅文进行了警告,说虽然陶雅文很聪明,可是这个事不是她应该搀和的。

    陶雅文没有反驳,她觉得自己能被李乐乐高看一眼是好事,她还挺兴奋的。

    可是她也不知道李乐乐说的到底是谁,就去问了王一雯。

    这个时候的她,非常佩服王一雯。因为“牙”的死亡案就是王一雯筹划的。

    王一雯一听,就知道,那个车祸的案子,就是李乐乐等人筹划的。

    王一雯不是坏孩子,她当初参与了“牙”的案子,核心原因就是因为她非常恨这个老女人。

    就是因为这个老女人,才导致她母亲的人生成了一个悲剧!

    可是,隔壁镇上的命案,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死了几个人,而且应该都是无辜的。

    王一雯也不是好孩子,她特殊的成长环境,造就了这样一个性格。她听说陶雅文被李乐乐警告,就不再到处问询,她有些怕,怕引火上身。

    这个事也就到这里了。

    至于王一雯当初获得的那一点信息,就是有人在某个网站说,说这个车祸,很像是一个剧本。

    王一雯想查一查是什么剧本,也没有成功。

    燕雨也没想到和王一雯的沟通能如此顺畅,询问结束之后,她和王一雯单独聊了几句。

    老师听说此事,连忙离开了。这位是真的心惊胆战。

    这学生,12岁就参与了设计命案,父母都是杀人犯,父母都被枪毙,现在这学生还没有满18岁,她作为老师,真的很怕!

    老师走之前,被警察说了,一定要保密。老师点头如小鸡啄米。

    她怎么可能跟别人说!万一说了,再传出去,哪天被学生给刀了怎么办?还是老老实实教课,早点把这个孩子送到大学!而且,如果以后有别人欺负王一雯,她一定要站在前面帮忙解决,不然谁知道后果是什么。

    没有监护人在,燕雨的询问就没有法律效力,不过燕雨也并非询问,她已经关掉了执法记录仪,也没有取笔录,直接和王一雯说道:“你以后打算做什么?”

    “我不知道。”王一雯摇了摇头。

    “你知道什么是正路、什么是歪路,是吗?”燕雨问道。

    王一雯点了点头。

    “我也不瞒你,你这些历史,会被隐藏。在我们国家,未成年人犯罪,不会跟着你的档案走。你的老师也会为你保密,所以你虽然做了错事,但你还有走正常的人生路的能力。我知道你现在有一些钱,你爸妈当初弄的金子,还有一部分在你这里,你也有钱财供给自己读大学,”燕雨道,“既然你不知道自己未来打算做什么,就考个好大学,走正路,明白吗?”

    “明白。”王一雯点了点头,“谢谢警察姐姐。我原本以为,你会把我当成一个小恶魔。”

    燕雨摇了摇头。

    在燕雨的世界观里,“牙”作为当年的受害者,被卖到了村里,她做了无数的恶。

    真正的恶人,就是刘英和“牙”,她俩一个为了自己,一个为了变态心理的满足,生生地毁掉了杨丽的一生。

    杨丽年轻的时候,她只是漂亮,她有什么错?可是,她嫁给了王成,一辈子也没有幸福,一辈子背负骂名和侮辱。

    这种情况下,杨丽如果杀了“牙”,虽然法律上是犯罪,道德上却无法指摘什么。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王一雯这么做,往好听了说,甚至是一种孝道。

    那位面对辱母者,亮刀杀人的,最终被判了六年已经释放。

    而“牙”对于杨丽的侵害,何止侮辱这么简单。

    王一雯能对后面的车祸案子表示关注,已经说明她并不是纯粹的坏人,燕雨还是希望她能走上正路的,这种聪明人,变坏了之后危害更大。

    “你已经成熟了很多,你们村里的事情,为了这些人、这些事,付出的代价已经太大了。到此为止吧,你们这代人,读书出来了,就不要背负这些了。”燕雨安慰道。

    “谢谢你姐姐。”王一雯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到了晚上,燕雨把今天的工作彻底忙完了。

    至此,东坡村,所有的人物,都画上了一个句号。

    ...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讨论起了这个案子。

    根据王一雯的供述,车祸案,像一个剧本,这剧本,就是《蝴蝶之生》,也就是余士可写的那个案子。

    余士可当年那个样子,陆令一直觉得她有什么隐藏的案子,现在终于是掀开了。

    嗯,揭开了一个大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