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五百零一章 门徒奥利科斯

第五百零一章 门徒奥利科斯

 热门推荐:
    赵洵如今在练习了一段御剑飞行术后变的愈发的纯熟了。

    对他来说,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可以说是相当关键的。

    保持了良好的状态后,他可以将自己的御剑飞行术更加妥善的使用好

    在面对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时赵洵也能够变得更加的专注。

    这一点其实是相当关键的。

    因为这个时候的赵洵是一个增长修为增长实力的阶段,如果他可以实现全方位的提升之后,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完美的实现质的飞跃。

    量变引起质变。

    有了质变之后的赵洵在各方面都会更加的强大。

    所以赵洵在训练御剑飞行术的时候格外的认真。

    每一个细节他都非常的专注,所以接下来他要尽可能的实现自己的全方位的提升。

    当提升了之后他的个人实力就会有极致的提升。

    如此一来就真的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三师兄啊这个御剑飞行术最快可以达到多快的速度啊!”

    “这个嘛…”

    三师兄龙清泉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个其实是因人而异的。不同的人能够达到的速度也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接下来我们能够实现的就是尽可能的将自己的那一份做到极致。只要接下来我们自己能够做到极致,那么我们就能够达到我们希望达到的最高境界。”

    “唔…”

    不得不说三师兄龙清泉说的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所以只要赵洵能够遵照三师兄龙清泉所说的好好的去做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哈哈哈,我明白了三师兄,多谢三师兄的提点!”

    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的实力真的是相当强大的,对于各种修行法术的了解也算是非常强大的。

    啧啧啧…

    “接下来休息休息吧,千万不要太把自己弄得紧张了,要不然的话过犹不及啊。”

    三师兄龙清泉说的却是相当的有哲理了。赵洵听了之后都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啧啧啧,不容易啊不容易。

    保持如此好的状态之下,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美美的享受。

    泳池躺椅区走起!

    …

    …

    魔鬼奥利科斯这个时候表现的相当的兴奋。

    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后,魔鬼奥利科斯十分的想要弄清楚这个世界的核心是什么,这个世界的关键是什么。

    唯有弄清楚这一切之后,才能进一步的进行操作。

    要不然的话一切都处于一种混沌的模式之下,就会显得无比的湖涂。

    魔鬼奥利科斯当然是不希望局面变得混乱的。

    一旦局面变得混乱就意味着接下来他会感受到许多本来并不需要感受的东西。

    魔鬼奥利科斯是黑暗之神最为忠实的信徒。

    所以只要他现在做的事情是有利于黑暗之神的,魔鬼奥利科斯都会愿意去做。

    这是一个必须要做的事情。

    不断的探索不断的去作出尝试,如此一来总归是能够有所结果的。

    啧啧啧…

    这可真的是一个相当关键的点。

    书院…

    在经过了一番了解之后,魔鬼奥利科斯能够明显的确认接下来他要关注的点就是如何保证摧毁书院。

    从现在的种种细节来看,书院确实是对暗影族跟腐蚀者最大的威胁。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一定要尽可能的作出尝试。

    魔鬼奥利科斯不知道他该有一个怎样的切入点。

    所以现在他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确认书院的薄弱点在哪里。

    只有从薄弱点入手才能够拥有最好的结果。只有从薄弱点入手才能够将书院真正的锤爆。

    锤爆书院是目前奥利科斯最想要做的事情,但是他必须要找准时机。

    如果时机把握的不到位的话,接下来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而且也必须要捡软柿子捏。

    一旦能够捏爆软柿子,那么接下来他们能够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这就像是木桶的一块最短板,只要抽掉了这一块最短的短板,那么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能够实现最大的突破。

    那就是会像开闸放水一般顺畅。

    那种顺畅的感觉是真的不足为外人道也。

    只要享受一次只要感受一次之后就真的忘不了。

    啧啧啧,真的是美滋滋啊。

    哪怕就是一个细枝末节的细节,也能够让魔鬼奥利科斯记住一辈子。

    魔鬼是黑暗之神的信徒,所以才能够保证一切顺遂。

    “来吧…”

    魔鬼奥利科斯最为擅长的就是采用神识术对修行者进行覆盖。

    只要能够实现覆盖,那么接下来能够做的就是判断出最脆弱的点。

    魔鬼奥利科斯是真的非常擅长这些细节的处理。

    哪怕只是一个扫视也能够看到非常多的信息。

    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犹豫,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慌乱。

    魔鬼奥利科斯是非常擅长做这些事情的。

    这是他的专长,更是他最为精通的部分。

    完全没有必要担忧。

    …

    …

    终南山。

    山长跟青莲道长在对弈。

    对弈的过程其实是很平和的。

    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其实有助于他进一步的发挥自己的潜能。

    不管对谁而言,发挥出最强大的实力,发挥出最良好的状态其实都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他们不能够发挥出最好的状态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面临相当麻烦的事情。

    最麻烦的事情就是被嘲讽。

    啧啧啧…

    已经很久没有跟山长下棋的青莲道长吴全义现在是真的有些手痒。

    他现在的状态是真的极限拉满。

    如果可以进一步的发挥的话,那效果当然是极好的。

    “啧啧啧…”

    这个状态下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慌张。

    “哈哈哈山长没有想到吧?贫道现在的状态真的是极限拉满。”

    青莲道长吴全义这个时候是真的感到相当的兴奋的。

    啧啧啧…

    光是体验这些细节就能够让青莲道长吴全义感受到绝无仅有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是相当的畅爽。

    “嗯,这几日青莲道长的实力确实有了极大的提升。这一点老夫倒是没有想到。不过你想要靠着这一步棋就困死老夫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

    山长一边捋着胡须一边悠悠说道。

    山长这话说的既平和又霸气,短短一句话就能够展现出不一样的东西。

    青莲道长吴全义本来不觉得有什么,可听了山长的这番话之后直是被噎住了。

    好家伙…

    仅仅从细节之上就能够看出山长是真的相当的有魄力的一个人。

    一般人可走不出这么犀利的棋路。

    仅仅是一步棋就将青莲道长吴全义精心布置的棋局彻底的打乱。

    付出了这么多最终的收获却相当的有限,这可也太难了。

    青莲道长吴全义明显能够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感。

    “啧啧啧…”

    “妙哉妙哉。你这一手棋可以说是胜天半子了。一般人都很难达到这么强势的地步,真的是强啊。”

    “哈哈哈,青莲道长谬赞了。老夫真的只是使出了最普通的路数,没有什么好夸耀的。你要是这么一直夸耀的话,老夫会不好意思的。”

    山长这么说着实是令青莲道长吴全义尴尬不已。

    一时间真的是相当之尴尬。

    好家伙…

    “啧啧啧…”

    “罢了罢了。贫道在下棋方面的天赋是真的不如山长。能够败在山长手下也算是心服口服。”

    “唔…”

    一时间青莲道长吴全义明显能够感觉到一股澹澹的忧伤。

    他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承认自己不如人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绝不可能叫他如此处理。

    但是鉴于对方是山长,那么青莲道长吴全义即便是犯怂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

    毕竟是山长啊。

    山长可是和一般人有本质区别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山长,另一种是其他修行者。

    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反正在青莲道长吴全义看来山长就是这世间最强者,就是能够灭掉一切邪祟之人。

    所以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让他心服口服的人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山长。

    只要山长安则书院安。

    只要书院安则天下安。

    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关键的时刻还是要尽可能的凝结自己的一切优势的。

    当拥有别人所不曾拥有的点的时候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就是自己了。

    自己不乱则根本一切都不会乱。

    啧啧啧…

    “异世界来了一个新人,这个人貌似是黑暗之神的门徒。”

    山长突然之间改变了话题,着实是让青莲道长吴全义吃了一惊。

    “你说什么?山长你是说黑暗之神的门徒来到了这里?”

    “是啊。青莲道长你不是能够一窥天机的吗?这件事难道没有看到?”

    “啧啧啧…”

    一时间青莲道长吴全义着实有一些尴尬了。

    这个时候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这个时候到底该表达一个怎样的态度呢?

    毕竟这确实是他的专长。

    但是他的专长其实发挥的相当的差。

    一时间青莲道长吴全义直是觉得相当的尴尬。

    所以接下来要怎么表达?

    这个时候感觉他不管表达什么都会相当的尴尬。

    啧啧啧…

    “这个嘛…贫道最近确实懒了点。不过只要贫道能够在这方面多花一些心思的话,应该问题就不会太大。”

    这个时候青莲道长吴全义还是选择了坦诚。

    保持坦诚其实是相当重要的,如果没有坦诚的心态的话反而会更加的尴尬。

    但是现在一来,基本上山长基本上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把自己能说的该说的都说了。

    所以接下来就要看山长怎么说了。

    这个时候山长表现的显然十分的澹定。

    “啧啧啧…”

    “这个黑暗之神的门徒或者说是黑暗之神的侍从吧,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就是起到了一个探子的作用。他们的关键作用并不会体现的很明显,只是单纯的进行一些探索罢了。”

    “啧啧啧…”

    “所以说接下来这个家伙会尽可能的对书院进行一番探索对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接下来他怕是会尽最大的可能施展探索了。”

    “只是具体从哪个方向开始探索那就不一定了。”

    “柿子要捡软的捏。这种时候还真的是不应该过于的强调强势的一方。因为在贫道看来暗影族也不是傻得。明明有更为简单的软柿子去捏,他们却去捏更为难捏的硬柿子,这是没有这个道理的啊。”

    青莲道长吴全义侃侃而谈。

    对他来说当下的一切可谓是相当的关键。

    暗影族选择从一个点入手的时候,接下来就会面临更多的挑战。

    面对的挑战不同,则暗影族做出的应对也会有所不同。

    这些不同的点在关键时刻就会体现出截然不同的反应。

    “嗯,拭目以待吧。这个时候是真的不应该再继续有任何的盲目的期待了。接下来能够期待的就是小七十二这样的后进晚辈能够展现出怎样的潜力。老夫是对此非常期待的。”

    “啧啧啧…”

    这个时候山长的发声相当的关键,这是定调子的事情。

    接下来他能够感受的就是最本真的细节。

    将这些细节组合在一起他大概就能够知道接下来事态会如何发展了。

    毕竟山长的预言还是相当靠谱的。

    “啧啧啧…”

    “所以接下来该如何做?”

    “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

    …

    局势变化之快,有些出乎显隆帝的意料。

    对显隆帝而言这一切变化的都是相当令人震惊的。

    “书院还真的是相当之狠啊!灭掉慧安法师之后现在又开始打腐蚀者的主意了。”

    当然这并不完全是腐蚀者方面的问题。

    因为接下来书院跟腐蚀者或者说暗影族之间必定会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如此大战之下,会催发出许多突发情况。

    目前来说,这一切能够带来的影响可谓是相当之多。

    这些影响汇聚在一起,让显隆帝觉得非常的扑朔迷离。

    啧啧啧…

    一时间显隆帝感到很好奇。

    目前来说,这个魔鬼奥利科斯应该才是改变事态最多最大的原因。

    在某种程度上这个魔鬼表现出来的实力相当的巨大。

    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他的实力其实又是完全来自于别人。

    他自身的实力其实非常有限。某种程度上他就是黑暗之神的一个影子。

    既然是一个影子就不能有自己的判断力,就不能有自己的声音。

    既然是一个影子,就必须要认清自己的定位。

    啧啧啧…

    所以这个魔鬼奥利科斯到底会展现出一种怎样的姿态呢?

    显隆帝可以肯定站在明面上的就是这个奥利科斯了。

    所以接下来会感受到怎样的感觉?

    显隆帝真的是无比好奇的了。

    他接下来可以说是满怀期待。

    具体如何走向没有人知道,但是只要能够对书院造成威胁,只要能够对书院造成威慑力,那就绝对能够在相当程度上满足显隆帝的愿望。

    啧啧啧…

    一时间显隆帝能够感受到的就是无比的期待。

    …

    …

    可怕,这一切真的是太可怕了。

    赵洵在梦境之中看到了一张脸。

    这张脸他虽然不能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看清楚,但在某种意义上确实可以判断出这厮的身上所带有的邪祟之气。

    邪气四溢的感觉确实令人相当的错愕。

    这种感觉令人相当的迷茫。

    赵洵已经不记得他上一次这么迷茫是什么时候了?

    也许是在他第一次看到那些梦境之中幻象的时候?

    但是他确实有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错愕,真的是无比的错愕。

    这个时候的赵洵非常的麻木。

    他需要有一个人帮助他去理解,他需要有一个人帮助他去解释。

    获得了解释之后一切就变得不同了。

    所以这个时候赵洵需要去找六师兄卢光斗问问。

    …

    …

    六师兄卢光斗这个时候仍然在竹屋之中研究着风水堪舆术。

    研究风水堪舆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有的时候哪怕是全身心的投入也不一定能够拥有一番心得。

    但是六师兄卢光斗仍然是乐此不疲。

    他能够完完全全的感受到其中的快乐,快乐是他的动力所在。

    只要有动力,那接下来就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其中,感受到所有的美好。

    有美好则一切皆有可能。

    “六师兄打扰一下…”

    这个时候赵洵出现在了六师兄卢光斗的身边。

    六师兄卢光斗本来非常的专注,结果差点没被赵洵给吓死。

    “哎呀小师弟你走路怎么不出声的呀。真的是一直跟三师兄学学坏了。”

    面对六师兄卢光斗的无情吐槽,赵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啧啧啧…

    “来吧,接下来好好的跟我说说吧,你来是为了什么?”

    “这个嘛…”

    赵洵多少显得有些尴尬。

    “我又做噩梦了。只是这一次我做的噩梦有一些特殊。这一次,我梦到的是一张无比恐怖的脸。这张脸似乎是黑暗之神的门徒的。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邪气实在是太浓厚了,让人根本就忘不了!”

    呃…

    这一瞬间,六师兄卢光斗人麻了。

    好家伙…

    小师弟这个爱做梦的体质他还真的是扛不住啊。

    如此爱做梦如此会做梦,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真的是强啊。

    “所以,接下来我要进入你的识海看看。”

    赵洵点了点头,这算是常规操作了。

    一般来说,要想彻底的弄清楚梦境之中的事情,就必须要进入识海之中。这真的没有啥好说的。

    “啧啧啧…”

    “好吧,我先入定接下来你进入识海就好。”

    这个时候的六师兄卢光斗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进入了赵洵的识海之中。

    这一瞬间,赵洵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识海之中有一丝的波动。

    但是他并没有任何的波动。

    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真的不需要有任何的惧怕。

    因为六师兄卢光斗不会让他失望的。

    六师兄就是安全的保证。

    有六师兄在一切就是靠谱的。

    这个时候六师兄卢光斗静静的待在赵洵的识海之中,并且进行疯狂的检索。

    对他来说这已经可以算的上是家常便饭了。

    因为他进入到小师弟赵洵的识海中的次数可谓是相当之多。

    进入赵洵识海的次数多了之后六师兄卢光斗就有充足的经验了。

    啧啧啧…

    小师弟的识海真的是相当的丰富。

    对此六师兄卢光斗可谓是相当的感慨。

    以小师弟这个年纪能够有如此之多的识海素材,那可真的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即便是用前途无量来形容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啧啧啧…

    美滋滋,当真是美滋滋。

    接下来只要保证一切按照顺序的去查下去就总会有让卢光斗惊艳的地方。

    这往往是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往往是在一些不易察觉的地方。

    啧啧啧…

    所以真的没有必要再纠结了。老老实实的往下看下去,老老实实的搜检下去就是了。

    “啧啧啧…”

    一时间六师兄卢光斗发现了相当惊艳的东西。

    那是一个魔鬼的残影。

    啧啧啧…

    “也许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发现也不一定。”

    这个时候六师兄卢光斗可谓是相当的兴奋了。

    对他来说,能够不断的从小师弟赵洵的识海之中看到新奇的东西这就是极好的。

    “小师弟啊我已经看到了魔鬼的这个残影了。”

    “是吗?那六师兄你可得看的仔细一点。”

    六师兄卢光斗这个时候表现出了相当的自信。

    “放心好了小师弟我只要出手,就能够一定有不一样的收获。”

    “啧啧啧…”

    赵洵这个时候确实不好多说什么了。

    因为如果他说的太多的话就等于是不信任六师兄卢光斗。

    他怎么可能不信任六师兄卢光斗呢。

    毕竟六师兄卢光斗可谓是帮助了他很多了。

    “啧啧啧…”

    所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持安静。

    只要他能够一直保持安静的话,那六师兄卢光斗就能够毫无障碍的进行搜检。

    要不然的话六师兄卢光斗受到了干扰整个搜检速度就会降下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啧啧啧…

    这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最为震撼的大事了。

    赵洵不敢大意,必须要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

    “啧啧啧…”

    六师兄卢光斗一边看一边美滋滋的感受着这一切一边将他看到的信息记录下来。

    六师兄卢光斗记录信息记录的相当仔细基本上没有任何都错漏。

    等到六师兄卢光斗将一切都记录好之后就直接从赵洵的识海之中退了出来。

    好家伙…

    这可真的是相当的靠谱了。

    “啧啧啧…”

    一时间赵洵能够明显感受到一种兴奋的感觉。

    对六师兄卢光斗来说,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把他在识海之中看到的东西原原本本的复原出来。

    只要复原后那就是赵洵想要看到的。

    “啧啧啧…”

    这个时候六师兄卢光斗能够很是澹定的说道:“啧啧啧,小师弟你看到的确实是魔鬼的残影。这个魔鬼叫做奥利科斯。他是黑暗之神的门徒,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你的识海之中,说明这个时候他已经来到了我们的世界。”

    “呃…”

    在这个瞬间赵洵感受到了无比震惊的感觉。

    好家伙…

    这可真的算是相当的具有震撼力了。

    “那就是说接下来的时候我们要面对的是来自于暗影族的疯狂攻势。这个魔鬼奥利科斯可以说是打头阵的。”

    “是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啧啧啧…”

    “这样一来可以说是相当的剧烈了。如果真的打起来那还真不一定能够占到便宜。”

    这个时候赵洵表现的相当的无奈。

    在他看来当下的一切其实都是预设好的。

    暗影族可以说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把一切都计划好了。

    他们之所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具体的行动应该就是在试探。

    一旦试探到了底细,那么他们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大的动作。

    有的时候就是如此的。

    看起来非常的复杂,但是仔细尝试了一番之后就会发现其中关键。

    啧啧啧…

    “所以小师弟接下来我们必须要保证一直都能够对暗影族的一举一动形成监视。唯有做到这点,接下来才能够保证安全。书院完全了天下才安全。”

    六师兄卢光斗很自信。他的自信来自于书院一脉相承的东西。

    他的自信来自于书院深邃的东西。

    那是山长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灌输给他们的。

    不仅仅是赵洵还有其他人。

    龙清泉,卢光斗,徐荣…

    “嗯,我们一定要有信心,这一点没有任何的悬念。”

    “啧啧啧…”

    “所以我的梦境其实就是一个预告对吧?能够让我尽可能的看清更多的东西,让我能够尽可能的看清所有的东西。这并不容易,但是至少会有一些预告。”

    “是的…”

    这个时候六师兄卢光斗给到了赵洵一个相当的肯定的答复。

    “小师弟啊,你的这个梦境真的就是一个宝库啊。有了这个梦境之后我们就真的不用再担心什么了。有了这个梦境之后我们就能够提前预知到许多的事情。这一点真的是太关键了,这一点真的是太重要了。”

    一时间赵洵深吸了一口气道:“六师兄你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压力山大啊。如此大的压力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保持澹定保持平常心小师弟,你的背后有整个书院的支持。”

    六师兄卢光斗的这句话可谓是给了赵洵相当的自信。

    是啊,赵洵并不仅仅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还有整个书院在。

    正是因为他的背后有整个书院在,所以赵洵不会觉得有任何的畏惧。

    对赵洵来说他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战斗,老老实实的对抗一切不公平的敌人。

    对他来说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畏惧敌人的心。

    如果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具备一颗战胜敌人的心,那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了。

    ...

    ...

    青莲道长在结束了跟山长对弈之后,开始尝试性的开始窥测天机。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想这么做,之所以突然之间想要开始尝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样做可以使得他拥有跟其他人截然不同的特点。

    毕竟窥测天道本就是道门弟子所擅长的事情。

    如果青莲道长做不好这点的话,那么接下来肯定就会书院群嘲。

    毕竟作为书院顶级大拿,山长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用自家徒儿赵洵的话说那就是典型的流量担当。

    既然山长是流量担当,这个时候就不应该对山长有过多的是苛责。

    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有些许的情绪变化的。

    最明显的情绪变化就是山长会表现的比一般人更加的强势。

    一般的时候也就罢了。

    毕竟山长的实力摆在这里,即便是表现的强势一些其实也无伤大雅。

    但是有的时候如果山长仍然表现的相当的强势,那就有些不美了。

    因为这些领域本就是青莲道长吴全义所擅长的。

    所以到底强势与否还要看自己,到底是否能够撑起场面还是要看自己。

    单纯的指望别人肯定是不靠谱的。

    青莲道长吴全义知道自强的重要性,关键的时刻,是必须要自强的,这一点几乎没有任何的疑问。

    呼...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青莲道长吴全义开始酝酿情绪了。

    窥测天道这种事情并不是随便想做就能够做的。

    因为窥测天道涉及到了相当多的要素,一旦任何地方处理的有问题,那么接下来就会面临相当多的问题。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对青莲道长来说,他是必须要将一切做到极致才行。

    他是一个相当仔细的人,是一个相当细致的人。

    他也相信只有把这些事情做在前面,只有把这些事情尽可能的做好,才有可能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表现出该有的态度。

    这是一个道门弟子的基本修养。

    青莲道长虽然在实力上无法与袁天罡相比,但是他仍然拥有着一颗跟袁天罡类似的替道门争光的心。

    所以只要有机会,青莲道长还是会尽可能的展现出自己全部的实力的。

    这并不是一个无法对决的事情,这需要的是一颗强大的心。

    当拥有一颗强大的心之后,一切就不再是那么的艰难了。

    当拥有一颗强大的心之后,就有可能会窥测到天道。

    凡是那些能够成功窥测到天道的人,都不是那些脆弱之辈。

    脆弱的人是不配窥测到天道的,脆弱的人是不配拥有天道的,脆弱的人只配蝇营狗苟。

    但是青莲道长吴全义并不是一个脆弱的人。相反他是一个极为强势的人,他是一个能够完全意义上展现自己实力的人。

    只要有机会青莲道长都会这么做。因为他坚信只要他这么做,那么接下来他就能够迎来一个堪称完美的明天。

    这一次青莲道长再次选择了这样的道路。

    看其来或许稍稍显得有些困难,但是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青莲道长酝酿了一番情绪之后就开了天眼。

    之所以道门弟子都不愿意开天眼,都不愿意尝试性的去开天眼,就是因为开天眼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凡是开了天眼之后都会面临非常严重的问题。

    凡是开了天眼,那么就会面临巨大的挑战。

    挑战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挑战发展成为了天诛那其实却是相当严重的问题的。

    天诛那就代表着老天爷真的看不下去了。

    当老天爷完完全全的看不下去了,那就意味着接下来的结果很可能让你处于一种相当沮丧相当无奈的境地了。

    青莲道长吴全义当然会竭尽所能的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但是他也无法完全保证这一切不会出现。

    有的时候或多或少会面临类似的情况。

    这些情况但凡出现后,就会给人们带来极大的困扰。

    困扰一旦出现之后,所面临的局势和困难也会让人变得非常的狂躁。

    要想解决问题,好歹也是要形成合力的。

    所以青莲道长即便是窥测到了天机窥测到了天道,也不会一味的守着这份天机和天道,而是会竭尽所能的把这份天机或者说天道分享给身边的人,只有做到了分享其他人才能够享受到他日常所享受到的东西。

    只有做到了分享其他人才能够意识到分享的重要性。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享受分享的全过程的。

    有的人就相当的独,这些相当独的人就无法享受这个过程的美妙。

    这种时候一般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分享了。

    但是青莲道长从来没有过这种类似的困扰。

    对青莲道长来说,一切都十分的完美,一切都找不出任何的瑕疵。

    这一切的完美决定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可以跟书院的弟子很好的相处。

    青莲道长是一个自来熟的人。不管是到了怎样的一个新环境之中,青莲道长都能够非常好的适应。

    这一点其实是相当关键的,因为对青莲道长来说适应环境本身真的非常的重要。

    因为他非常清楚的明白一点,那就是只能你去适应环境而不能等着环境去适应你。

    环境适应你是不现实的。

    只有你适应环境才能尽快的感受到其中的美好。

    与其这样拧巴着还不如干脆利落一些。

    如果能够完美的享受这一切,那一切都不同了。

    要不然的话...

    啧啧啧...

    光是享受这些细节,就能够让人感受到相当美好的了。

    青莲道长真的非常享受在书院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所以他真的不会去纠结所谓的分享。

    开天眼吧,我看到的就是书院弟子们看到的。我看到的就该是他们所看到的。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青莲道长能够非常明显的感受到这其中的美好。

    感受到这其中美好之后,感受到的东西也是相当的美妙的。

    他打开了第三只眼,他能够透过第三只眼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这些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能够让青莲道长非常的享受。

    这真的是无比的享受啊。

    享受这些细节所带来的东西,真的是让人非常的感动。

    青莲道长先看到的是一个生机盎然,充满活力的世界。

    但是这个世界紧接着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

    因为这个世界开始变得相当的困惑了。

    混沌,扭曲,所有的东西都凝结在了一起。

    那种困惑的感觉确实会让人非常的难受。

    这种难受的感觉真的是叫人相当的压抑啊。

    压抑的感觉有的时候真的很难感受。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刻意的敲打你一样。

    你的人生有一种被人设计被人限制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样的状态。

    但是青莲道长还是选择继续看了下去。

    因为他知道自己要窥测的是天道,所以他必须要忍,该忍的时候是一定要忍的,这个时候真的没啥可多说的。

    呼...

    这个扭曲的世界随之开始膨胀。

    草木开始旺盛的生长。

    但是突然之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随后天色瞬间的就黑了下来。

    当天完全黑透之后,整个天空之间突然开始闪烁起诡异的红光。

    这一抹抹猩红色让人觉得相当的恐怖。

    这种恐怖的感觉在某一个瞬间,让人觉得在这样的地区生活非常的压抑。

    这是真的相当的压抑啊。

    随后各种邪祟之物应运而生。

    这些邪祟之物聚集在一起,在短时间内对整个世界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短时间内发生如此多的事情是有些出乎青莲道长的意料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会发生如此之多的事情。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发生的这些事情在细节上来看确实是太具备疑惑性了。

    这些疑惑性真的很难解释啊。

    困惑,真的是太困惑了。

    青莲道长想要抽丝剥茧,但是当他凑近去瞧的时候,看到了那张传说中的脸。这张脸就是魔鬼奥利科斯的脸。

    呼...

    青莲道长倒抽了一口凉气,着实被吓了一跳。

    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这一次魔鬼奥利科斯出现的时间点也未免太突然了。

    他还是被吓了一跳。

    努力的平复了一番心情之后,青莲道长吴全义才勉强的恢复了冷静。

    对他来说,接下来的一切都非常的关键,如果他能够在接下来恢复正常的状态的话,那么就还好。

    要不然的话,就说明这个魔鬼奥利科斯也对他造成了心理上的伤害。

    ...

    ...

    不得不说青莲道长吴全义还是着实被吓了一跳的。

    对他来说目前看到的东西都是有些远远的出乎他的意料的。

    这些东西让他感到十分的震惊。

    如此多的东西让他感到相当的困惑。

    尤其是这个魔鬼奥利科斯,真的是让青莲道长吴全义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恐惧的感觉。

    那是一种完完全全的恐惧,一般人根本难以想象的恐惧。

    当那种恐惧深入骨髓之后就能够感受到一种极度的恐惧感。

    啧啧啧,这真的是太恐惧了。

    只是一眼就能够感受到真真切切的恐惧。

    深入的恐惧使得他根本难以维持一个稳定的心态,深入的恐惧使得青莲道长吴全义在那一瞬间就感受到巨大的痛苦的感觉。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不管别人怎么看这个时候青莲道长吴全义是真的扛不住了。

    痛苦的感觉在那么一瞬间,让他感受到了极致的尴尬。

    青莲道长吴全义这还是开天眼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类似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到自己并不像是在活着,而只是单纯的在苟延残喘一样。

    折磨,真的是受到了太多的折磨太大的折磨了。

    那种感觉汇聚在一起,让青莲道长根本难以形容。

    啊啊啊啊...

    在那么一瞬间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

    青莲道长吴全义强迫自己停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接续坚持下去的话,整个人会崩溃的。

    痛苦,这真的是太痛苦了。

    那种切切实实的痛苦的感觉快要把他逼疯了。

    当他停止开天眼之后,这种感觉才稍稍的好了一些,但是也只是稍稍好了一些而已,仍然是让人觉得有些痛苦。

    情绪一旦形成就很难真正的消散。

    青莲道长吴全义是深切的明白这个道理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真的是不想要再作挣扎了。

    对他来说当下的一切其实都是必须要承受,必须要忍受的。如果不能忍受这些痛苦的话,那么其实在某个阶段就会让人感受到更为复杂的感觉。

    这个时候青莲道长吴全义感觉到自己看到的东西已经足够了,真的没有必要再坚持下去了,继续坚持下去毫无疑问。继续坚持下去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的痛苦。

    青莲道长在开了天眼之后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痛苦的感觉。

    但是青莲道长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轻易的永远停下来。

    只是暂时的停一停倒是无妨,但是决不能真正的停下来。

    ...

    ...

    最终青莲道长吴全义还是敲响了赵洵的房门。

    当赵洵打开房门的时候惊讶的看到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就在屋子里。

    那种震撼的感觉他真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恩师,您怎么也在?”

    “臭小子,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不希望为师来啊?”

    青莲道长吴全义闻言十分不爽的皱了皱眉道:“你如果不希望为师来的话就直说,那为师马上就走,绝对不耽搁。”

    “呃,恩师啊徒儿不是这个意思,徒儿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哼,知道就好。”

    见赵洵服了软,青莲道长吴全义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为师刚刚去一窥天道,你猜怎么着,为师看到了相当令人震撼的东西。”

    “嗯?”

    赵洵直是愣住了。

    好家伙,恩师这可真的是个狠人啊。

    恩师看到了什么?

    “恩师您看到的是?”

    “为师看到了魔鬼奥利科斯。这个家伙的面庞实在是太恐怖了,所以为师哪怕是只看到了一眼也不想要继续看下去了。继续看下去的话,为师的眼睛就要瞎了。”

    “呃...”

    赵洵听到这里的时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恩师似乎说的没有任何的毛病啊。

    这个时候看到魔鬼奥利科斯确实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

    这个时候看到了奥利科斯就意味着奥利科斯真的距离入侵书院不远了。

    书院其实一直都是一块肥肉,不少人觊觎,不少人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

    但是赵洵认为还是不能够轻易的让书院落入这些大恶人之口。

    好歹书院就是书院,书院就是应该大家尊重敬重的地方。既然如此,那他们就应该展现出一些书院弟子的实力,就应该守护书院才对。要不然的话,书院各种被算计,书院各种被阴那可不是一件靠谱的事情。

    “恩师啊,您开天眼的看的事情跟我梦境之中看到的基本上都是一模一样的。我看到了这些东西之后感受到的那些东西确实是在相当程度上令人感觉到了痛苦。不知道您有没有察觉到痛苦的情绪?”

    “当然了。”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是很痛苦了那真的是相当的痛苦了。为师从未感受过如此明显的痛苦感觉。只尝试了一次之后为师就真的不想要再尝试第二次了。当然,如果将来有机会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的话,那为师还是愿意试一试的。”

    这个时候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也展现出了一个老油条的一面。

    他确实觉得相当的痛苦,但是一旦他察觉到了痛苦,那他就会选择放弃继续感受这种感觉。

    因为他知道如果一味的开天眼,一味的感受这种感觉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感受到巨大的痛苦。

    巨大的痛苦在那一瞬间,会让人感受到无与伦比的感觉。

    那种感觉非常的令人难受。

    所以赵洵是在刻意的避免这种感觉逼近的。

    但是有的时候效果却并不是太好,他仍然是能够或多或少的感觉到类似的感觉。

    当这些感觉汇聚的时候,真的会让人非常的难受。

    “恩师啊,徒儿觉得这个奥利科斯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黑暗之神的一个化身。所以任何黑暗之神想要去的地方这个魔鬼护法就会第一时间先去。任何黑暗之神想要做的事情,这个魔鬼护法就会尝试性的先去做一番。所以在相当程度上这个魔鬼护法就是一个相当搞事情的存在。”

    啧啧啧...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听了赵洵的一番叙述之后也感觉到了核心的意义。

    他确实觉得赵洵说的是有道理的,但是有的时候这种感觉会被一些客观的因素所冲澹。

    所以有机会的话,他还是想要能够跟赵洵进行一番深入的分析的。

    深入分析之后一切就都变了一番意味。深入分析之后,就能够理解到别人所理解不到的东西。

    这些东西汇聚在一起,会让人觉得相当的困惑,会让人觉得相当的麻木。

    但是吴全义确实觉得有必要进行一番深入的分析。

    “嗯,这个魔鬼护法就像是你说的是黑暗之神延伸出来的一只手。这只手在某些时候能够发挥出一些别样的作用,但是在更多时候它发挥的作用还是帮助黑暗之神去完成一些看似简单,实则无比复杂的事情。为师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但是为师开天眼的时候能够看到一些非常阴暗的部分。”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在他看来,如果继续说下去的话会显得非常的难受。

    他显然是不想要把自己变得如此的难受的。

    因为对恩师青林道长吴全义来说,他只做自己舒服的事情。当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及时的终止或许就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嗯,多谢恩师的提醒。这样看来,这个魔鬼是真的很有可能在接下来持续性的入侵了。”

    “是的。”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一点几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他们确实是有可能会立即开始入侵。但是从哪个地方开始入侵,采取一种怎样的入侵模式,其实为师还是没有弄清楚。估计是要捡软柿子捏吧。”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说到这里的时候赵洵一时间愣住了。

    好家伙,恩师还真的是个狠人啊。

    说的如此清楚的情况下,赵洵能够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如此巨大的压力让他一瞬间觉得压力山大。

    啧啧啧...

    这么看来的话,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就会带来相当多的变数。

    赵洵如果能够控制好这些变数的话,那么接下来还是可以有很多影响的。

    如果他无法控制住这些变数的话,情况就会显得有些复杂。

    有的时候情况变得复杂并不是赵洵希望看到的。

    他希望一切都能够从简。如果一切都能够从简的话,大家所看到的东西就会更加的贴近于本真。

    如果一切都能够从简的话,大家就能够做出更多针对性的判断。

    其实做出针对性的判断真的是很艰难的一件事。

    因为当你面对不同的情况的时候,你整个人展现出来的硬实力就会变得相当的容易出现偏差。

    赵洵的硬实力其实并不算是顶级,但在书院之中勉强够用的那种类型。

    所以他不希望太复杂,越复杂越是会显现出他这方面的差距。

    但是有的时候事情也是由不得他的。

    当赵洵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很可能这件事情就变了一番味道,这番事情就变了一个样子。

    如此以来赵洵就会觉得相当的痛苦了。

    但是即便是再痛苦也得咬牙坚持。

    因为就像是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刚刚说的那样,有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才是最珍贵的。

    如果无法持续性的做出正确的选择,就可能会面临很复杂的情况。

    当情况开始变得复杂之后,所面临的形势就会愈发的让人迷惑,愈发的让人困惑。

    迷惑困惑的情绪在一个瞬间会让人相当的迷茫。

    当人开始迷茫之后,那他接下来所做出的任何的决定就会更加的显得让人扑朔迷离。

    “啧啧啧...”

    一时间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开始啧啧称奇。

    “臭小子啊,为师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为师知道你现在的状态其实一直维持的相当的不错。当下的一切其实都是非常的紧要的。你小子其实一直都是强势惯了的。所以只要强势起来,那就很多事情都不管不顾了。”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这个时候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个时候所有的事情其实都非常的复杂。要想让一切事情变得简单起来,就需要从一开始的时候理清楚头绪。只有理清楚头绪,才能够让事情变得干脆利落起来。要不然的话,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看,都会让人觉得迷惑不已。所以你想好方法了,你想好套路了吗?不管怎样也要提前制定好套路的。要不然的话,接下来面临的问题就会让你变得愈发的痛苦的。你能够承受的了这种痛苦吗?”

    面对恩师青莲道长连珠炮似的发问,一时间赵洵是真的懵了。

    妈妈咪呀,恩师能不能给他点活路啊。

    一下子问这么多,赵洵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

    “恩师啊,我肯定是有一定自己的计划的。但是有的时候也不能过于的执着啊。反正我现在很多事情是真的还没有完全的想好,所以希望您还是能够给我一些思考的空间的。”

    “呃...”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当然明白赵洵的套路。他知道赵洵这么说就是因为他没有想好。所以接下来如果可以的话,他会尽可能的给赵洵一些时间和空间去思考和规划。不管怎么说,这个环节是一定不能省也省不掉的。

    因为如果不提前的做好这方面的规划的话,就真的会面临抓瞎的局面。

    一旦面临抓瞎的局面,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就会导致一切变得相当的迷惑。

    啧啧啧...

    “好吧,那就先给你一些时间。但是臭小子你一定要好好的计划好好的去筹划啊,真的不要再犹豫了。再犹豫下去的话,那便是换做是谁也扛不住的啊。”

    “嗯...”

    赵洵和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好不容易在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

    既然如此就真的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接下来赵洵是有活儿要干了。

    一时间可谓是压力山大。

    不过有压力是好的事情。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

    有压力的情况下可以保证自己处于一个完美的模式。

    处于一个完美的模式下,就可以进一步的推进更多种的事情。

    赵洵也非常的期待这些细节的展开。

    因为对他来说,这些细节真的是相当的完美了。

    ...

    ...

    “啧啧啧...”

    恩师青莲道长走后,赵洵开始独处。

    他习惯性每过一段时间就给自己一定的独处时间。

    独处的目的是让他能够有一些机会去思考问题,让他有一些机会去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这一点其实是相当关键的。

    因为他只有给自己足够的独立的时间,才有可能去弄清楚自己究竟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如果从一开始的时候他都不具备这个时间,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相当困难了。

    因为如此以来他所要面对的事情就几乎变成了堪称原始的东西。

    当面临这些堪称原始的东西的时候,那接下来的判断,接下来的一切就基本上出于一种本能了。

    出于本能的判断可以相当的原始,但是这个时候赵洵还是要稳稳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的。

    “唔,我觉得暗影族接下来还是会发动勐攻的。他们的套路就是要让别人去打头阵,当吸引到了足够的注意力之后他们就会立即调转过来方向,立即发动一波新的攻势。一旦让他们发动了一波新的攻势。那么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形势就会相当的困难了。”

    最关键的是暗影族会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如此多的攻势下,确实会让人非常的乏力非常的为难。

    一开始的时候你或许还会觉得能够扛得住。但是时间久了以后,你就会觉得好吧,既然已经如此艰难了,那还不如直接躺平了。

    这是赵洵无论如何也不希望看到的局面。如果一切最终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可以说是最尴尬的事情了。

    这种尴尬的事情自然是越少越好了。

    如果发展到了一定的模式,确实会让人相当的为难。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对他来说如何维持一个稳定的状态确实是需要努力的去思考的。

    如果不能够控制好情绪的话,那还不如不做。

    这也是赵洵一贯的原则。

    赵洵的原则就是一定要将事情做到最好。

    只要有尝试的机会他就一定会去尝试,只要有尝试的机会赵洵就一定会拼尽全力。

    拼尽全力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相反拼尽全力会使得赵洵觉得相当的兴奋。

    暗影族的厉害之处目前书院并不得而知。这其实就是最大的困难之处。

    所以赵洵必须要将暗影族想象成腐蚀者的加强版,再从那些复杂的历史中去搜寻有关于暗影族的资料。

    这一开始当然不容易,但是这种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不去做的话,那个压力真的是太巨大了。

    对赵洵来说,暗影族确实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挑战,这也像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山一样。

    但是他必须要努力的去尝试逾越过这座高山。因为只有逾越过这座高山,才能够保证一切顺遂,只有逾越过这座高山才能够保证他和书院能够真正的度过难关。

    ...

    ...

    大明宫,紫辰殿。

    显隆帝近期越发的跟慧言法师走的近了。

    在他再次被慧言法师成功渡送真气救活了之后,显隆帝明显感觉到慧言法师才是跟他更加亲近的人。

    至于袁天罡嘛...

    倒也不是说不好,但是总感觉哪里差了点什么的意思。

    那种差了点意思的感觉会让人觉得非常的奇特,有些说不上来的样子。

    但是其实只要适应的时间久了,就也不会觉得有太大的问题。

    只是当下,袁天罡对于显隆帝来说没有那么的刚需罢了。

    显隆帝是一个非常讲究实际的人。对袁天罡来说,能够完完本本的处理好一切才是最关键的。

    但是对显隆帝来说是则是希望能够利益最大化。

    所以在这点上来说二人的观点其实是有差异的。

    如何在差异化的时候能够保证最基本的套路,其实是他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很多时候显隆帝都跟袁天罡无法保证一个完美的同频。

    当然,慧言法师就会舒服的多了。

    慧言法师会给到显隆帝一种相当舒服的感觉。

    那种舒服的感觉能够让显隆帝在一个瞬间非常的满意,非常的完美。

    那种熘须拍马又拍的恰到好处的样子,其实并不是多少人能够感受的到。

    就连朝中的那些经验十分丰富的官员,也未必能够拥有如此拍马屁的功力。

    所以说即便是拍马屁,看的也是本能,看的也是一种几乎于纯粹的技术。

    有的人分明就是为了拍马屁而生的,至于另外一些人,则这方面的技术会稍稍显得差了一些。

    但是稍稍差一些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关键是你得去学习啊。不断的去学习,不断的去尝试。

    如此以来也是能够让人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

    但是如果这些人又不愿意去学习,又不愿意去尝试。

    那可就麻烦了。

    因为如此以来就意味着显隆帝必须要捏着鼻子认了。

    显隆帝当然不是一个如此容易服软的帝王。

    对显隆帝而言,尽可能的保证自己处于一个最为合理的状态其实是非常关键的。

    所以他就一定要做自己的主导者,一定要做一切事情的主导者。

    不能够让节奏变得太乱,不能够让节奏变得太死。

    如果节奏太乱或者太死的话,都不利于显隆帝的发挥。

    其实权术的核心就是维持平衡保持平衡。有一方起了势头的话,显隆帝就会对其予以一定的打压。

    当另一方的势头起来之后,显隆帝又会刻意的去打压这一面,使得另一面维持在一个相对较好的状态。

    总而言之,就是不断的维持平衡。

    这需要的是丰富的经验以及对朝局最为精准的判断。恰恰这两样都是显隆帝最具备的也最丰富的。

    具备了这些之后其实处理任何事情就都变得简单了许多。

    显隆帝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对他来说,能够维持一定意义上的平衡也是一件耗费精力极多的事情了。也许一上手的时候会稍稍觉得有些疲惫,也许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觉得还不错。

    但是不管怎样,在某种程度上这确实会引发一些全面的思考。

    当一个人陷入到了思考的状态之后,他能够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显隆帝尽可能的使得自己保持一个相对平静相对冷静的状态。

    对他来说维持一个相对的平衡状态并不容易。

    但是他会竭尽全力的去尝试。

    就比如道门和西域佛门之间的平衡,袁天罡与慧言法师之间的平衡。

    太子党和齐王党之间的平衡,以及其他的一些平衡。

    这些平衡术要想做起来并不容易。

    但你已经完全的掌握了这一切之后就会发现,其实这真的是相当简单的事情。

    唔...

    显隆帝其实真的已经可以算得上是驾轻就熟了。

    他是真的已经熟悉了这些的细节。细节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走对道路。

    只要一开始的时候走对了道路,那么顺着走下去一切就能够尽在掌握之中。

    如果说目前还有什么是显隆帝无法控制,是他控制不了的话,那就是书院了。

    书院真的是显隆帝完全无可奈何的点,是属于完全痛苦的点。

    主要是因为书院的弟子都太过强势了。

    书院一直维持的都是一个强势无比的形态。

    当他们长时间的处于这种形态的情况下,他们将要面对的就是根本无法解决的难题了。

    朝廷跟书院之争由来已久,但是一直都无法真正的分出一个胜负。

    在显隆帝看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朝廷缺乏一个像是山长一样的绝对意义上的顶级修行者。

    如果朝廷拥有一个这样的顶级修行者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面临如此之多的问题。但是可惜,朝廷就是没有。

    既然没有,那问题就自然而然会变得有些糟糕了。

    既然没有,那就理所当然的要承受那巨大的压力。

    朝廷是有超品修行者的,但是超品并不等于跟山长一个级别。

    郑介、袁天罡甚至是现在的慧言法师都是超品,但是他们能够跟山长打个平手吗?

    显隆帝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从哪个细节来看,书院都是无比强势的一方。

    山长甚至同时跟三个人交战或许都不会落于下风。

    这可真的是太难了。

    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显隆帝就是觉得三人联手也无法将山长拉下马。

    在某种程度上山长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山长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几乎是没有人能够阻止的。

    山长真正想要战胜的对手,几乎是没有可能逆风翻盘的。

    从细节上来看,山长掌握了所有的细节,山长掌握了所有的可能。

    任何想要跟山长对决的人,其实都是在赌,他们是在赌山长会有破绽。

    但事实上却是山长很少会露出破绽。

    如果山长露出破绽,那大概也是因为他面对的对手在某种程度上刻意的冲击让山长觉得有些烦躁了。所以接下来山长才会主动的去卖一个破绽。

    卖破绽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对方上钩。一旦对方上钩了,那么山长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这样看来的话,山长其实真的是无敌的存在。

    面对这样一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神人,显隆帝又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不管是从任何的细节任何的角度看,都是相当的无奈啊。

    那种无奈的感觉可能会蔓延相当长的时间,可能会使得一个人变得相当的绝望。

    但是在显隆帝看来,其实书院也并非是不可战胜的。

    人间无法灭掉书院,那就可以指望天上的神仙。

    这个世界的神仙不行,那也可以指望别的世界的神仙。

    比如说暗界,比如说黑暗之神。

    黑暗之神目前来看是显隆帝唯一的寄托了。

    因为显隆帝渐渐的发现其实腐蚀者烂泥扶不上墙。

    既然腐蚀者烂泥扶不上墙,那么就必须得要给腐蚀者找到一个相对靠谱的后台。

    这个后台就是暗影族。

    不论是从任何的角度来看暗影族都是近乎于无敌的存在。

    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来看,暗影族的硬实力都是母庸置疑的。

    于是乎,显隆帝理所当然的可以把几乎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暗影族身上。

    只要暗影族能够团结一致,能够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发挥出一定的作用,他们就一定可以将整个书院灭掉。

    山长即便是再强,那也不过是血肉凡胎的人。

    既然是人,那不可能战胜神。

    既然是人,那就根本不可能与神为敌的。

    双方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上。就算是真的打起来那巨大的差距也会让显隆帝认为黑暗之神会碾压山长。

    这根本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战斗呼呈现一边倒的态势。

    一旦打起来之后山长甚至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翻盘的希望。

    这绝对是非常令显隆帝觉得暗爽的了。

    显隆帝一直都是一个矫情的人。

    对他来说,如果能够看着书院被吊打,如果能够看着山长被羞辱,那毫无疑问是最快乐的事情。

    但是...

    有的时候有些局面确实会让人觉得有些无奈,当面临的局面不能够尽随人意的时候那就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

    一系列的问题累积在一起,就会使得一个人变得非常的难熬。

    显隆帝很清楚这些细节,所以他会尽可能的将一切都提前的筹划好。

    如果能够将一切都筹划好的话,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要不然的话,这些麻烦累积在一起,确实是会让人绝望的。

    显隆帝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这些腐蚀者了,所以他即便是拼尽这条老命,也会竭尽全力的去促使腐蚀者帮助他逆风翻盘。

    腐蚀者不行就是暗影族,反正就是这票人。

    至于慧言法师甚至是袁天罡,目前来说是真的不能指望了。

    很多时候保持一定的克制还是有必要的。

    有的时候充当一个看客,接下来获得的机会也比莽夫一波冲锋来的多的多。

    不管怎样,书院目前仍然没有展露出太过明显的漏洞,这种情况下,就不可过于的冒进。要不然的话,整体面临的压力是会把一个人直接压扁的。

    当一个人面对的压力过大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会濒临崩溃。

    当一个人的压力过大的时候,他整个人的状态都会因此而出现严重的下滑。

    “呼...”

    在这一瞬间,显隆帝能够感受到的信息其实是相当多的。感受到了如此多的信息,再要把自己的全部力量表述出来,其实也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

    所以有的时候显隆帝也会翻来覆去的去想,也会尽可能的不断的完善自己的计划。

    有的计划可能已经在脑子里了,但是还是得勾勒勾勒细节。

    有的计划还需要继续进行一番润色。润色过后的计划就会更加的体现出强势的一面。

    显隆帝真的是太想要弄死书院的这帮家伙了,他真的想要实现这个目的。

    但是显隆帝也很清楚,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够表现的盲目。

    要是他表现的太盲目的话,那么接下来所面临的局面就会变得愈发的复杂。

    啧啧啧...

    显隆帝对未来还是充满了期待的。

    这一点在他被慧言法师救下来起死回生之后变现的愈发的彻底和明显。

    显隆帝很清楚,有的时候人应该展现出不一样的一面。

    当一个人展现出了不一样的一面之后,他所面临的人生轨迹也会随之发生剧烈的改变。

    改变本身其实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关键是在改变背后能够带来什么?

    整个帝国整个大周王朝的希望如今全部都压在显隆帝身上。

    对显隆帝来说当下的一切可以算得上是相当的震撼了。

    这一切带给显隆帝是相当的震撼的。

    震撼带来的东西能够让整个皇室变得愈发的上进。

    上进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如果皇室不上进的话就会一代比一代弱,最终就会走向覆灭。

    但是当这些刺激到了显隆帝之后,显隆帝就会本能的去寻求挑战。

    在显隆帝本能的去寻求了挑战之后,他就会带着他的这些皇子皇孙去寻求挑战。

    一开始的时候这些个挑战或许还不算是特别的明显,但是当已经开始适应之后就会发现真的是无比的幸福。

    唔...

    适应了这一切之后,一切就开始变得相当的舒适。

    当一个人陷入了舒适的区域之后就会本能的处于一种癫狂的状态。

    显隆帝是希望自己能够在将来走的更远的。

    但是现在他仍然希望能够在未来拥有更为深层的东西。

    他也希望皇室可以走的更远。当皇帝走的更远之后,祖宗的延续宗室的延续就可以在显隆帝这一支上得到更好的体现。

    如此显隆帝也能够无愧于祖宗,无愧于江山社稷了。

    江山真的是一个相当迷人的东西,很多时候江山是相当难以割舍的。

    当一个人已经尝到了全力的滋味之后,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去舍弃权力的了。

    因为对他来说,权力就是一切,权力就是全部。

    感受到了权力的美好之后,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拥有一切美好的因素。

    “呼...”

    对目前的显隆帝来说,当下的一切都处于一种几乎与模湖的状态。

    他如果能够更进一步的话,就能够感受到截然不同的点,就能够感受到完全不一样的点。

    所以他必须要不断的向前,必须要不断的挑战自己。

    挑战自己的是一个过程。

    显隆帝却是充满了期待。

    书院是很强大的,但是那又如何。

    显隆帝确实是非常想要挑战书院的。

    书院即便是再强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只要显隆帝够狠,能够跟其他人相结合的话,那就无所畏惧。

    腐蚀者、暗影族。

    这些就是显隆帝接下来要面对的顶级盟友。

    如果能够将这两个盟友利用好的话,显隆帝是真的不需要去畏惧任何的人任何的事情。

    显隆帝本身就是一个顶级的强者,所以他也会去竭力的展现自己的实力。

    当显隆帝能够竭尽全力的去展现自己的实力的时候,他能够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强强联合,那就是无敌的。

    小小书院可笑可笑。

    即便是书院真的发挥了某些关键的作用,但是也不可能会卷起太大的风浪。

    因为在这个时候显隆帝已经联合了一众的盟友近乎锁死了所有的敌人。

    来吧,让一切来的更加勐烈一些吧。

    显隆帝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强强碰撞的感觉。

    强强碰撞的感觉会让显隆帝觉得热血沸腾,让他感觉自己又变成了刚刚登基时候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显隆帝真的是热血沸腾啊。那个时候的显隆帝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有着用不完的气力。那个时候的显隆帝感觉自己拥有了无上的荣光。

    啧啧啧...

    往事不可成追忆。

    显隆帝有的时候真的不想要去刻意的去追忆。因为追忆代表着他老了。

    所以显隆帝要更加的尝试一种几乎于本能的体验。

    当他体验到这些之后,就会真真切切的变得年轻了。

    既变得年轻,又不会显得追忆过去,这是显隆帝最希望达到的境界。

    显隆帝知道要真正的达到这个境界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显隆帝愿意尝试一番。因为他知道,只要他肯做出尝试,那么接下来他就能够拥有绝无仅有的感觉。就能够拥有绝无仅有的体验。

    这一点真的很重要,相当的重要。

    大周帝国需要这样一种尝试,大周宗室需要一种这样的挑战。而显隆帝就是这次行动的引领者和领路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