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布局与追踪术

第四百九十六章 布局与追踪术

 热门推荐:
    其实,大家感到疑惑不解也是能够理解的。

    毕竟他们是修行者又不是灵兽,怎么可能对于气味追踪那么擅长呢?

    换句话说,如果他们真的对气味追踪如此擅长的话,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使用好了,为何要拖到现在呢?

    “你们都盯着老夫看作甚。难道贫道的脸上长了一朵花吗?”

    青莲道长吴全义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一眼道:“贫道的意思是,要想全面的控制好一切,那就必须要保证自己能够拥有一个最基本的嗅觉辨识力。但是真正追踪的话肯定还是交给灵兽去做的。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们的嗅觉辨识力即便是再强那也不会比灵兽强。所以我们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如果灵兽能够帮助我们找到敌人的位置,对敌人造成巨大的冲击的话,那么接下来就可以享受美好时光了。”

    啧啧啧...

    青莲道长的话其实还是拥有一定的道理的。

    这些道理累积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会给到人相当的启示的。

    但是...

    灵兽在哪里?

    这才是所有人现在关心的重点。

    灵兽在哪里?

    要是找不到灵兽的话,一切不都是白搭吗?

    要是找不到灵兽的话,一切不都是瞎扯吗?

    这绝不是轻易动动嘴皮子就能够决定的事情,需要的是切切实实的灵兽啊。

    “唔,安西都护府内应该有灵犬的对吧。”

    青莲道长吴全义望向刘霖。

    刘霖是大都护,是这里的扛把子。

    他理所应当的对这里的一切有所了解。

    要不然的话...

    要不然的话,真的会让人很困惑的。

    “嗯,确实有。”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大都护刘霖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家伙...

    这样一来可真的是厉害了。

    从细节上来看,这么做是没有任何毛病的。

    “嗯,那块带我们去看看这个灵犬吧。”

    青莲道长吴全义显然对此期待极了。

    他很期待能够有所发现,能够有重大的发现。

    但是如果一切都没有的话,只是能够见到灵犬的话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了。

    只要他们能够见到灵犬,那么接下来仍然可以有所突破,仍然可以有所得。

    关键的关键是他们能不能够把握好这个细节。

    因为灵犬其实只是充当了一个探测者角色。更为重要的还是控制灵犬的人。

    如果控制灵犬的人能够发挥出相当重要的作用的话,那么追踪慧安法师的气味就会变得相当的简单。

    ...

    ...

    当刘霖带着青莲道长吴全义、竹林剑仙姚言来到了饲养灵犬的圈里的时候,一时间他们感受到了极为奇特的感觉。

    那是一种从内向外,自上而下的感觉。

    那是一种贯穿始终的奇特的感觉。

    这里的灵犬的灵气真的是太足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安西都护府地形的因素,还是其他的一些因素,总之他们能够明显都感受到这巨大的灵气。

    巨大的灵气在这一瞬间能够给人巨大的吸引力。

    这巨大的吸引力又会在一瞬间让他们意识到眼前的灵犬具有卓然非凡的实力。

    啧啧啧,当真是厉害了。

    “这个灵犬的灵气很不错,你们饲养的很好。”

    第一时间青莲道长吴全义就给出了赞誉。

    在他看来,整个安西都护府做的都很不错。当然,最主要需要表扬的还是刘霖。

    毕竟刘霖是主导者,是领路人。

    有刘霖在这里定下基调,整个安西都护府才会有接下来的一系列的操作。

    如果没有刘霖在这里定下基调的话,那么安西都护府基本上会是一盘散沙的状态。

    对此他们十分的清楚十分的了解。

    很多时候人们就是太过情绪化了,很多时候人们就是太过主观化了。

    当一个人的情绪变得主观化的时候他就会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

    这其实是相当可怕的。

    尤其是刘霖作为主导者,能够始终保持清醒,始终保持着一种兼听则明的态度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

    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其执行力是无比强大的,也是非常自律的。

    刘霖的表现让青莲道长吴全义十分的满意。

    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何贾兴文会心甘情愿的替刘霖去卖命。

    因为刘霖是真的展现出了一个不一样的特点啊,刘霖是真的展现出了不一样的特质啊。

    特质这方面真的是无比的强大的,刘霖展现出来之后贾兴文就会跟上,就会去有样学样。

    在这方面刘霖的作用真的是难以用言语去形容的。

    感受到了这些细节之后,人们就会明白作为一个优秀的主导者,是多么的有意义。

    “呼...”

    “现在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吧?”

    “嗯...”

    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对于所有修行者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青莲道长吴全义在感受了一下整个安西军的氛围之后认为真的是可以开始操作了。

    他的细节把握的可谓是恰到好处,有了这么好的细节,那接下来一切也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我们就用这个灵犬做银子,然后去追踪慧安法师,确认了他存放影子的地方,我们接下来就可以哄骗着他上钩了。只要能够让他上钩,接下来我们所做的事情就变得容易许多了。”

    青莲道长吴全义的思路可谓是非常的清晰,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什么时候该敢什么。

    将这些事宜只有完完全全的铺排安排好了他才会有一种安全感。

    要不然的话,青莲道长总觉得哪里都不踏实的感觉。

    一旦整个人有了不踏实的感觉,那么接下来就会迎来令人绝望的结局。

    青莲道长只要出现了不自信,不踏实的情况,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好结果。

    所以他是不敢去赌的,他必须要老老实实,脚踏实地的将每一步做好。

    这或许看起来会稍稍显得有些困难,但是总好过完全无目的瞎走瞎闯。

    ...

    ...

    慧安法师感觉到了危机感,一种完完全全的危机感。

    当危机感开始蔓延的时候他有些开始慌了。

    对慧安法师来说,当下的一切其实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因为他明显能够感觉到一些强者正在涌入,正在靠近他。

    而且还不止一人!

    慧安法师的直接是相当的强烈的,也是相当的敏锐的。

    几乎不会出错!

    此时此刻,慧安法师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距离的感觉。

    啧啧啧...

    这些家伙已经开始靠近了,越来越近了。

    随着对方的靠近,慧安法师知道自己要开始跑路了。

    这个时候继续的扛着没有任何的意义。

    该跑路的时候还是要果断的跑路的。

    继续扛着只会让局势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唔...

    慧安法师的轻功相当强悍,既然已经决定跑路,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

    一时间他脚下生风,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他能够跑多远就会跑多远,能够跑多远就要跑多远。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再有任何的犹豫。

    ...

    ...

    终南山,浩然书院。

    还别说竹林剑仙姚言跟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这么一走之后赵洵只觉得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

    一下子走了两个人,赵洵一时间还真的是有些不适应呢。

    “哎呀小师弟要我说你这个时候就不要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事情了。你再去想这些事情也于事无补的啊。还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加的烦躁,但是不如直接放开点。如果能够把心情放开一点的话,那就会好很多的。”

    “呃...”

    赵洵仔细想了想,三师兄龙清泉说的也没有任何的毛病啊。

    人有的时候真的是不能太矫情的。

    太矫情了,整个人都会处于一种非常emo的状态。

    赵洵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反正他只要变成这种状态之后那就是一定会变得emo的。

    好家伙,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洵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所以他会尽可能的将自己的状态一直都保持在一个相对完美的状态之下。

    在进行了一番调整之后如果能够回到一个完美的环境状态之下,那自然是最好的。

    要不然的话,恐怕整个人都会变得相当的压抑。

    “三师兄,那我们就去练剑吧。”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练剑其实是一个相当好的选择。

    因为这个时候练剑可以发泄他过多的体力。

    人一旦体力过剩之后就很容易去胡思乱想。

    而如果可以将这一部分的体力及时的消耗掉之后,就会好很多。

    赵洵非常在意这一点,所以他希望能够发挥的完美一些。

    来吧,这其实真的不是像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只要能够将体力消耗,那真的就是极好的。

    消耗了体力之后赵洵就真的暂且可以将这一切放下了。

    放下了之后,一切就都变得简单了,一切就都变得轻松了。

    ...

    ...

    竹林之旁三师兄龙清泉跟赵洵已经全部酝酿好了状态。

    对他们来说当下的这个状态可以说是完美了。

    但是要长时间的维持在这样一个状态,其实还是相当考验人的。

    如果无法发挥好的话,那就会造成一些很严重的后果。

    “三师兄,可以开始了吗?”

    赵洵目前对三师兄龙清泉那是相当尊重的。

    因为三师兄哪怕只是做出一些细节,就能够展现出非常不同寻常的一面。

    如果可以展现出这些不同寻常的一面,那确实相当的具有竞争力。

    呼...

    “好了,开始吧。”

    三师兄龙清泉显然也不希望继续耗下去了。

    跟小师弟之间的训练可以说是非常考验技术的。

    如果技术发挥出色的话,是一种状态,如果技术发挥的一般的话又是一种状态。

    可以说两种状态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

    很多时候龙清泉其实都能够将状态拿捏的恰到好处,但是片刻之际他的修为状态也是会有轻微的波动的。

    对龙清泉来说要尽可能的将情绪控制在一个相当平稳的状态。这样他跟赵洵之间的对决才会显得相当的惬意,相当的轻松。

    完完全全就是点到为止,不会有任何的冲动性。

    冲动是万万使不得的。

    冲动会使得龙清泉感受到没有必要的东西。

    这些额外的点是龙清泉一点也不希望得到的。

    他所希望看到的展现的其实就是原原本本的东西,是他修行之路上一开始所展现出的最本真的东西。

    这些最本真的的东西真的能够让人获得极大的提升。

    “出剑吧,小师弟。”

    三师兄龙清泉率先出剑。

    葬花剑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来看,都是相当的强势的。

    龙清泉也习惯了这种强势的用剑方法。

    在龙清泉看来,只需要在细节之处多做文章,就能够展现出绝无仅有的剑法。

    剑法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是真的很看水准的。

    你能够掌握到什么程度,能够发挥出什么程度,都决定你的境界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之中。

    境界不同,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自然也会有不同。

    境界不同,发挥出来的剑法凌厉程度也会不同。

    虽然龙清泉知道这个时候对决的是同门的师弟,但是他仍然不会有任何的留情。

    因为他想让赵洵感受到面对一个顶级的对手,面对一个跟他拼命的对手时应该是怎样的状态。那真的应该是一个完美的状态才对。

    完美的状态能够展现出来的实力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

    完美的状态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是需要一个不断进阶的修行者才能够最终体现出来的。

    实力终归是需要全方位的提升的。

    全方位的提升实力可以让一个人的修为状态获得极大的提高。

    出剑就出剑,谁怕谁啊!

    赵洵这个时候即便是不想出剑也不行了。

    因为三师兄龙清泉也出剑了。

    在那一瞬间,说赵洵是被动出剑也好,无奈出剑也罢。

    总之赵洵是真的出剑了。

    一剑所感受到了的凌厉气势让所有人都开始胆寒。

    这可真的算得上是无敌寂寞冷。

    赵洵学剑是很后来的事情。

    一开始他学习的是刀。

    但是三师兄龙清泉打开了他学剑大大门。

    当赵洵开始认真的学剑之后他开始意识到,其实剑法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剑法的核心其实就是一个柔字。

    只要做到了柔字,那么其实接下来的一切事情都开始变得简单。

    以柔克刚,以柔克一切。

    剑看上去柔,但是实则内里是刚。

    巨大的差异可以让人体味良多。

    当然,在硬实力方面,其实赵洵跟三师兄龙清泉还是存在着较大的差距的。

    这个差距从一开始的时候赵洵能够明明白白的感受到。

    而且他还能够感受到三师兄龙清泉是在让着他的。

    所以赵洵在使用各种剑法的时候也会更加的小心,以免会出现用力过猛的情况。

    用剑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用力过猛,这一点跟用刀可以说是截然相反。

    使用刀法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要尽可能的将刀法挥舞的飒飒生风。

    一旦将刀法使用的飒飒生风那么基本上这套刀法就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了。

    但是剑法则不然,即便是你的剑法用的相当之好,仍然可能会出现各种翻车的名场面。

    所以赵洵时刻都不敢大意。

    对他来说每一个细节都是非常关键非常重要的。

    如果在这些细节方面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漏洞。

    那么接下来他们要承受的压力那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压力感这个东西都是逐渐产生的。

    产生伊始的时候尚且观感不明显。

    但是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那就变成了相当敏感的事情了。

    赵洵则是从一开始就感受到了来自于三师兄龙清泉的凌厉攻势。

    三师兄龙清泉是个狠人啊,能够将细节做到这个地步,真的是相当的可以了。

    很多时候疯狂的进攻总归是能够带来相当多的后果的。

    因为当你进攻的时候其实就等于是将漏洞和破绽暴露在了对手的面前。

    当你明显的感受到了这个漏洞的时候,对手也察觉到了你的漏洞。

    可以说这就是在所谓极致对攻模式下的一种选择。

    无所谓对错,可能只是一种单纯意义上的选择吧。

    做出这种选择之后就得想好这种选择所应该承受的结果面临的后果。

    赵洵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进攻主义者。

    所以他会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进攻节奏把握到极致。

    只要有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是绝不会一味的退守的。

    对赵洵来说,进攻不断的进攻,这才是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事情。

    不进攻毋宁死。

    只有不断的进攻才能够全方位的展现出他的决心以及修行的勇气。

    修行者是需要拥有勇气的。

    这一点赵洵非常的清楚。

    哪怕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展露出勇气,也比一直憋着好。

    赵洵知道越早展露勇气,越能够表达出自己的强势感。

    越早表露出勇气,越是能够让对手忌惮。

    这一点真的是太关键了。

    因为很多情况下人都是不会主动的去寻求进攻的。

    一旦一个人不主动的寻求进攻,那么他基本上就是采取了被动守势。

    这样命运就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所以他们需要能够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命运,需要能够牢牢的把控自己的命运。

    主动进攻,这很难啊,但是即便再难也不能犹豫,即便是再难也不该有犹豫。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但是在跟三师兄龙清泉的对决之中,赵洵悟到了一个相当重要的点,那就是永远也不要给对手机会。

    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机会也不要给。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手会在何时何地给予你致命一击。

    也许只是你一个十分细小的疏忽,也许只是你一个不经意间的失误,有可能最终就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后果一旦产生,那真的是令人绝望的。

    绝望的情绪蔓延开来,会让所有人感受到恐惧为何物。

    恐惧真的是非常的令人绝望的。

    赵洵跟三师兄龙清泉激战了几十个回合一时间仍然没有分出胜负。

    赵洵知道这是三师兄龙清泉在让他。

    如果三师兄龙清泉没有让他的话,他已经早都输了。

    但是让与不让真的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吗?

    或者说让与不让真的如此的关键吗?

    有的时候赵洵是会想这种类似的问题的。

    三师兄龙清泉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让他?

    单纯的因为他是一个刚刚步入剑道修行的新人?

    还是因为其他的一些因素?

    赵洵知道不管是因为什么因素,总而言之,就当下而言三师兄龙清泉所展现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个顶级修行者的担当。

    一个顶级修行者要做的不只是比勇斗狠,而是要能够尽可能的去争取一些节奏。

    如果能够为后辈争取到进步的空间,争取到进步的可能的话,那其实他的付出是完完全全有意义的。

    龙清泉是一个非常注重细节的人。所以他会尽可能的在整个过程之中给予赵洵一些点拨。

    赵洵如果能够悟出来的话,那么他就会在接下来的过程之中,尽可能的给予更多的点拨。

    赵洵如果悟不出来的话,那可能就此打住了。

    但是不管赵洵能否悟出来,不管接下来赵洵会做到一种怎样的程度,龙清泉已经把他能够做到的做到了极致了。

    这可真的是不容易。

    毕竟很多时候,龙清泉都是一个相当强势的人。

    也只有在小师弟赵洵的面前他会表现的如此有耐心。

    但这恰恰也就是赵洵的服气啊。

    赵洵真的是一个相当有服气的人。

    他能够感受到来自于三师兄龙清泉的关爱。

    这些关爱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给予赵洵营养。

    赵洵也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从这些给养之中不断的变强。

    变强很难,但是变强很重要。

    赵洵目前的剑法最多能够算是二流,可能都得归到三流。

    但是那又如何。赵洵有一颗敢于直面危险的心。

    他知道自己能够战胜很多人,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这点。

    敌人或许很强大,但是赵洵并不在乎。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不可战胜的。

    当他发挥出自己的极致的时候他就是不可战胜的。

    这是一个书院弟子该有的狂傲。

    书院弟子本就该如此。

    三师兄龙清泉此时此刻只不过把他该有的那些东西传给了赵洵而已。

    ...

    ...

    大明宫,紫宸殿。

    慧言法师还是来了。

    虽然显隆帝最近对他的状态有了一些下滑,但是他还是来了。

    在这方面,慧言法师显得无怨无悔。

    毕竟这个时候他几乎不能够对显隆帝有任何的埋怨。

    因为他几乎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了显隆帝的身上。

    不仅仅是他,还有西域佛门。

    近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了令慧言法师完全的出乎意料。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慧言法师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了。

    显隆帝在这个时候表达出了愤怒的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通天佛塔可以算得上是显隆帝给予了极大精神寄托的地方。

    就那么一下子轰然倒塌了,换做是谁也扛不住也忍不了的啊。

    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形,显隆帝非常的郁闷。

    显隆帝可以算的上是相当复杂的一个人。

    他总是能够在群臣争权夺利的情况下稳稳压制大局。

    他能够将一切处理好,能够将一切控制在一个最完美的状态之下。

    这其实是很难的。

    所以在这方面慧言法师其实是有些崇拜显隆帝的。

    但是在另外一些细节方面,慧言法师又是有些觉得奇怪的。

    毕竟显隆帝表现出来的强势的一面在有些人看来其实也是一种煎熬。

    那是真真切切的一种煎熬。

    慧言法师的话就还好。

    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强势的人。

    哪怕是在西域他也不是一个强势的人。

    他会尽可能的将自己放在一个相对较为轻松的环境之中。因为他觉得这样一来人会活得比较开心。

    做人嘛,当然是开心最重要了。

    只要能够活的开心,那其他的事情就都不重要了。

    只要能够活得开心,很多时候就能够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

    慧言法师就是会经常的去跟敌人进行一番类似的争斗,争斗看似会很激烈,其实都是点到为止。

    慧言法师是不大可能会直接下死手的。

    除非这个人他已经恨到了极致,除非这个人他已经是痛恨到了极点。

    只有这种情况下他才会拿出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个时候慧言法师能够展现出来的细节,真的是令人所折服的。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并不能够光是表达出自己的宅着人心。

    这样是没有用的。

    他必须要治好显隆帝。必须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显隆帝意识到他是有用的,他是有着相当巨大的作用的。

    显隆帝本人是一个相当强势的君王。

    这样的君王有一个好处就是会在一些细节方面展现出自己的意愿。

    但是缺点也很明显。

    那就是控制欲望极为的强烈。

    当一个君王的控制欲望极为强烈的手,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就会让人相当的无奈。

    慧言法师其实已经是一个相当能够忍耐的人了。

    但是有的时候他仍然会感觉到显隆帝会有一些越界的行为。

    或许在显隆帝自己看来,这并不是越界的行为。

    但是在外人看来,这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就是一个越界的行为。

    这些越界的行为累积在一起,会让人觉得非常的痛苦。

    唔...

    控制好情绪真的很难啊,控制好情绪真的是会让人觉得非常的痛苦。

    但是慧言法师没有选择的可能。

    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抱紧显隆帝的大腿。

    他没有选择,他一丝一毫选择的可能都没有。

    这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

    “唔...”

    “陛下,忍一忍,贫僧要为你吧吧毒气全部都逼出来。”

    这个时候的慧言法师似乎体悟到了什么。

    他知道显隆帝的身体内应该是蕴藏着不少的毒气的。

    唯有把毒气逼出来,才能够使得显隆帝转危为安。

    要不然的话,显隆帝仍然是会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之中的。

    显隆帝自然也明白这点。

    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显隆帝就很注重配合慧言法师。

    从以往合作的情况来看,慧言法师是不会坑他的,也绝对不会害他。

    所以他只要老老实实的遵照着慧言法师说的去做就是了。

    毒气,他的体内可不就是有毒气吗?

    要是他的体内没有毒气邪气的话,怎么会起这么多的疹子?

    这么多的红疹子,真的在很多时候就能够说明事情了。

    此时此刻的显隆帝真的觉得自己相当的痛苦。

    就请慧言法师来帮助他了解这段痛苦吧。

    唯有了解了这段痛苦,他才能够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状态和节奏之中。

    要不然的话,显隆帝一直都会处于一种相当痛苦的状态。

    这可真的是太难了。

    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这种状态就会得到释放和缓解。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这种状态又会出现。

    这种感觉真的是相当的难以形容。

    慧言法师自己也是很难把握其中的要义。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去体悟,尽可能的去体悟其中最关键的因素。

    关键的因素真的是必须要慢慢的感受才会得到明悟的。

    显隆帝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坐好了。

    慧言法师也没矫情。

    他这个时候坐在了显隆帝的旁边,单手运气将显隆帝的情绪强行的拉了起来。

    这真的很难。

    对显隆帝来说,要想完全的将情绪拉满需要的实力真的是相当的大的。

    慧言法师当然是一个相当有实力的修行者。

    但是即便是如此,即便是对慧言法师这样的强者,要想做到这点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他知道这个时候要想把体内所有的毒气全部都逼出来,就需要几乎耗尽所有的真气。

    但是慧言法师仍然没有任何的选择。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为的不仅仅是显隆帝。他为的是整个西域佛门。

    为了西域佛门他必须要做出牺牲。

    为了西域佛门他必须要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

    如果能够在这个时候将显隆帝救好,那么他就可以将摇摇欲坠的西域佛门重新拉回到一个正确的轨迹之中。

    这一点真的是太关键了。

    因为如果一切不是在一个正确的轨迹之中,西域佛门就难免会走败落之路。

    这可不是一件慧言法师能够接受的事情。

    对慧言法师来说,整个过程或许会体现的有些艰难,但是适应了之后其实就真的觉得还好。

    显隆帝体内的湿毒真的是太大了。

    慧言法师近乎本能的皱起眉来。

    显隆帝今日的状态为啥会如此的夸张?

    为啥他体内的湿毒会如此的多?

    这简直是慧言法师无论如何也难以理解的。

    这太离谱了。

    从里到外,从内到位都透露出离谱感。

    这么多离谱的感觉汇聚在一起,确实让人能够非常的困惑。

    慧言法师已经竭尽全力的去参悟了。但是他仍然无法参悟出其中精髓。

    罢了罢了,既然无法参悟出其中精髓那就索性不要再去参悟了,那就索性老老实实的替慧言法师去逼出体内的寒毒。

    只有如此,才能够彻底的解决一切。

    来吧,将自己的一切发力都灌输期间。

    对慧言法师来说,这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但即便是如此,慧言法师仍然会感觉到相当的兴奋。

    因为对整个西域佛门来说,这是千钧一发之际。

    对西域佛门来说,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好机会。

    如果他们错失了这个机会的话,真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重新的将机会攥在手心。

    如果他们错过了这个机会的话,很有可能会直接遭到老天爷的惩罚。

    老天爷是不会善待那些浪费机会的人的。

    老天爷会对这样的人给予最大的惩罚。

    所以慧言法师一刻也不敢大意。

    他知道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在接下来的状态内他可以展现出截然不同的一面,那么他就可以展现出所有人都期待的一幕,他就可以展现出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一幕。

    至少是西域佛门人所希望看到的一幕。

    很难,这一步很难走,但是他必须要走。

    对慧言法师来说他真的是没有选择。

    这个时候慧言法师已经将自己体内的全部真气都灌入到了显隆帝的体内。

    如此巨大的真气灌入,一时间使得显隆体内的所有元气都全部的调动了看来。

    那个时候显隆帝感到浑身上下都开始变得燥热不堪。

    这真的是一种让人发狂的感觉。

    显隆帝感觉到自己已经几乎处于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

    太难受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

    显隆帝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但是仅仅就当下而言,这确实可以算的上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了。

    燥热之后是一种通畅的感觉。

    显隆帝感觉到自己周身的穴位瞬间就都被打开了一样。

    那种感觉真的无比的美妙。

    显隆帝甚至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总而言之,就像是有人刻意的在他的身上开凿了一个洞一样。

    开凿了这个洞之后,显隆帝能够感受到的那种美妙的感觉让他一时间有些迷醉。

    好家伙...

    慧言法师到底还是有一手的啊。

    一开始的时候显隆帝碍于面子亦或者其他一些方面的因素并没有去找慧言法师。

    现在看来,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慧言法师确实拥有其他人所不具备的东西。

    慧言法师能够提供如此之多的东西,那么他们完全没有理由将慧言法师置之不理啊。

    显隆帝感觉到自己错过了很多的东西。如果他没有错过这么多的东西的话,这段时间应该不会这么的痛苦。

    当然,现在再纠结这些事情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对显隆帝来说他现在真的不能再纠结了。

    纠结什么呢?

    纠结下去没有什么意义的啊。

    何况,慧言法师已经将他救治到了最正常的状态了啊。

    显隆帝浑身上下再也没有了瘙痒难捱的感觉。

    这个时候的显隆帝觉得非常的舒服,他感觉自己此时此刻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是的,这个时候的显隆帝兴奋的能够疯狂的挥舞着拳头,兴奋的能够感受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

    世界当然是美好的。生活也当然是美好的。

    当感受到了这些美好之后,所拥有的恰恰就是最完美的。

    生活能够带给人们的东西确实相当的多。

    生活能够带给人们的感悟也是相当的多。

    其实显隆帝一直都是没有去留心没有去关注而已。

    但是今日慧言法师通过自己的举动让显隆帝重新开眼看世界了。

    这个开眼看世界真的是无比的珍贵,真的是无比的关键。

    这个开眼看世界,真的是能够带来许多的完美的点。

    能够带来这么多完美的点,显隆帝感觉自己已经完全的蜕变了。

    一个人成长的过程之中可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问题。

    显隆帝也确实都经历过。

    但是显隆帝知道这些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只要能够合理的调整自己的情绪,只要能够合理的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一个最极致的程度,那就可以全部的走过去。

    即便是在崎岖再坎坷的道路也没有什么所谓。

    即便是这些道路布满荆棘也没有什么所谓。

    显隆帝知道自己是一定能够走过去的。

    任何的拦路虎对他来说其实都没有意义。

    这些根本就不可能阻挡他。

    只要显隆帝下定决心,任何的人都不可能阻挡他。

    他是无敌的。他是天下无敌的。

    “哈哈哈,谢谢圣僧。朕感觉又活过来了。”

    显隆帝的这个活字用的一点都不夸张。

    前段时间他是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

    虽然还没有死,但是那个时候的状态确实跟死了已经差不多了。

    一个人如果一直都维持在那样的状态确实是时日不多了。

    但是好在显隆帝挺过来了。好在慧言法师及时的出现,将他全身的真气都灌入到了显隆帝身体当中。

    虽然这之后大部分的真气还是会回流到慧言法师的体内。

    但是如此一来消耗损耗也是相当大的。

    可以说这一次慧言法师为了显隆帝真的是付出了相当之多。

    对此显隆帝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

    他知道他要给予慧言法师一些赏赐,以感谢慧言法师的救驾之功。

    ...

    ...

    一切有些出乎青莲道长吴全义的意料。

    追踪慧安法师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

    他们还是遭遇了不少阻力的。

    一开始灵犬尚且能够辨识出来味道,他们也就能够跟着灵犬一路急行。

    但是后来竟然连灵犬都开始迷路了。

    好家伙...

    如此一来所有人都傻眼了。

    青莲道长吴全义的一双眼睛瞪的犹如牛铃一般,整个人都无奈了。

    毕竟他才是制定了这个方案的人。结果现在这个方案如此的拉胯,如此的不如预期,那可真的是太...

    无奈,真的是无奈。

    此时此刻青莲道长吴全义的心情除了用无奈来形容,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合适。

    “咳咳咳...”

    一时间青莲道长吴全义只能借着咳嗽来掩饰尴尬。

    “青莲道长,现在该如何是好啊?”

    皱眉询问的乃是贾兴文。他是真的感到困惑不已。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奇怪的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此奇怪的事情,有的时候真的会让人觉得迷惑。

    这迷惑性确实是十足的。

    唔...

    这个时候青莲道长要做的就是轻轻的捋一捋胡须,随后沉声道:“现在的这个情况嘛,肯定是对方已经发现了我们。既然对方已经发现了我们,那肯定是不会再让我们按照原计划行事了。他们肯定会尽可能的将我们封锁起来,然后再利用一些手段来迷惑我们。”

    青莲道长吴全义分析的可谓是头头是道,怎么听怎么又道理。

    但是贾兴文还是有一点不明白。

    “呃,那这样说的话,似乎是因为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明白我们要来追踪了嘛?那这个慧安法师还真的是有一些手眼通天呢。”

    青莲道长微微颔首表示认同道:“是的啊。手眼通天,这厮是真真正正的手眼通天。我觉得用手眼通天来形容他真的是没有任何的问题。这厮一开始我还小瞧他了。现在看来,这厮的实力真的是不容小觑啊。”

    呃...

    贾兴文一时间真的是很无奈。

    原本他以为青莲道长的套路一出,那基本上就不会再有任何的问题了。

    可是现在看来完完全全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青莲道长虽然也很犀利,但是面对着开始刻意隐藏自己行踪的慧安法师,一时间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啧啧啧...

    这可太难了吧。

    好难,真的好难。

    有那么一瞬间,贾兴文感觉到有些绝望。

    他不是没有做过尝试,他也不是没有做过努力。

    但是仅仅从目前的这些情况来看,一切都有些不符合逻辑,一切都有些不符合正常的情况。

    慧安法师要是能够提前洞悉一切的话,那可太可怕了。

    啧啧啧...

    好难啊,这一瞬间,真的好难啊。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贾兴文知道有两位大佬在,是没有他说话的份的。他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跟随。

    只要能老老实实的跟随,那么接下来的问题也不会特别的麻烦。

    怕就怕的是他自己会突发奇想。

    而他的突发奇想又跟大佬不对路。

    这样一来可就是真的难了。

    困境有的时候是真的会让人无奈的。

    一旦困境真的产生,那么在接下来的有一段时间内,就会出现各种各样复杂的去情况。

    “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按照既定的方式继续追踪下去,不过也可以加入一些诱饵,诱使慧安法师上钩。”

    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竹林剑仙姚言发声了。

    而且他一发声就是振聋发聩,就是非常的充满震撼力。

    强大的震撼力在那一个瞬间让所有人感觉到了希望。

    是的,姚剑仙这句话充满了力量的感觉,能够让人感觉到非常震撼的感觉。

    有来姚剑仙这句话,一切显得都不是那么的重要的了。

    “咳咳,那么姚怎么设置诱饵呢?我的意思是说,姚怎样设置诱饵,才能够促使他们上钩呢?”

    “这个...”

    “诱饵最好是慧安法师最感兴趣的东西,至少不能是他不敢兴趣的东西。大家可以一起的来发挥一下聪明才智,看看什么样的套路最合适,什么样的套路最完美。”

    “呃...”

    这个话无疑是在某种程度上让人很无奈的。

    “慧安法师一心所想的就是推广西域佛门。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追求了啊。他一个出家人,三戒总是得守的吧。这么多的清规戒律,总归是要由不少的限制的。”

    “呃...”

    竹林剑仙姚言一时间有些懵了。

    不得不说这个结果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或者说他觉得这个结果还不够完美。

    既然是人就总该会有弱点的啊。

    既然是人就不可能是完美无瑕的。

    完美无瑕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真实存在的呢?

    完美无瑕的人是不可能真实存在的啊。

    所以姚言敢肯定是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这个问题真的是令人相当的困惑了。

    “呼...”

    在那么一瞬间,姚言的情绪会有那么少许的困惑,但是随即他就开始变得豁然开朗了。

    “我明白他想要什么了。”

    “慧安法师既然当初选择留守在西域,就说明他跟他的师兄慧言法师有着一个本质的不同。慧言法师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选择寄人篱下,可以选择跟其他人进行合作,甚至可以选择委曲求全。但是慧安法师不行。慧安法师真的是一个相当强悍的人。他也是一个能够不断的要求自己变得强势的人。所以只要有机会出现他就不会放过。我指的意思是,一旦慧安法师发现有他能够杀死的人,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真的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拿人来做诱饵?”

    在那么一瞬间,贾兴文真的是一愣。

    好家伙...

    “是的。”

    竹林剑仙姚言毫不犹豫的说道:“就是要拿人来做诱饵才有可能吸引慧安法师出手。这个时候慧安法师是不可能错过如此美好的机会的。”

    仔细想了想,贾兴文确实觉得竹林剑仙姚言说的是有点道理的。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那种小道理,而是实打实的大道理。

    这些道理累积在一起的时候确实会给到人一些启示。

    就目前而言,贾兴文能够感受到的东西有限。而且有些朦朦胧胧的,模模糊糊的。

    但是即便如此,仍然会给到人一个相当困惑的感觉。

    一旦让人感觉到了困惑,那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会使得人变得抓狂。

    “唔,该让谁来做诱饵呢?”

    这个时候的贾兴文是真的迷惑了。

    因为这个诱饵的人选确实是相当的难办。

    选谁合适呢?

    因为既然要做诱饵,那自然要面对一些危险。

    那这个人的实力就不能够太差。

    如果这个人的实力非常的差那就有可能会被慧安法师直接取走性命。

    如此一来的话,那场面可是不容乐观的。

    一旦慧安法师直接出手得手,那全部的计划也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所以必须要控制节奏,必须使得节奏维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

    这个诱饵的实力还不能太弱。

    这个人的身份还必须要比较重要,不然基本上很难吸引慧安法师的注意力。

    啧啧...

    “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在那么一瞬间,姚言双手一摊直接说道。

    好家伙...

    贾兴文见到姚言一直在盯着他,整个人都傻了。

    为啥要盯着他啊。难道说姚剑仙觉得他最适合来做这个诱饵?

    这未免也有些太过离谱了吧。

    离谱。真的是太离谱了。

    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来看,这都是无比离谱的一件事。

    困惑,实在是太困惑了。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贾兴文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节奏。

    “啧啧啧...”

    “真的是我来做诱饵吗?”

    “嗯...目前来说我能够想到的最合适的诱饵人选就是你了。”

    姚言这个时候的情绪算是非常的平静的。

    这个时候的姚言可以说是非常的理智的了。

    他完完全全知道自己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该做的事情他一定会去做,不该做的事情他就不会去做。

    贾兴文真的是个完美的人选。

    在他看来贾兴文符合所有的要求。

    一个人能够同时集齐这么多的要求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唔...

    现在就看贾兴文会怎么想怎么做了。

    因为不管怎样姚言都必须要尊重贾兴文自己的决定。

    如果贾兴文自己选择了不做诱饵的话,那么姚言肯定也不会去勉强他。

    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这点道理姚言还是清楚的。

    “唔...”

    姚言并没有逼迫贾兴文,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贾兴文做出决定。

    对贾兴文来说,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漫长,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煎熬。

    太难了,这个时候要想做出决定确实是太艰难了。

    但是他知道先有无数的人在盯着他。

    有这么多人盯着他看,那个压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贾兴文知道接下来他做出的决定会在一瞬间让所有人紧张起来。

    “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试一试。但是我就怕把事情搞砸了。”

    贾兴文这个时候的表达是十分真实的。

    他本来其实并不排斥这一切。

    可问题就是他担心因为自己能力的不足最终会导致这样那样的问题。

    这些问题要是出现之后他该怎么办?他该如何决断?他该如何处理?

    这个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那确实会在相当程度上使得情况变得相当的复杂。

    呼...

    一时间姚言喜笑颜开。

    “这个简单,这个简单。”

    姚言拍了拍贾兴文的肩膀到:“你还在终南山的时候我就曾经在暗中观察过你。你的天资十分的好,可以说是顶级的那一种。所以我觉得你的天资就决定了你的下限并不会太低。只要你正常发挥就够了。我们又不是真的把你丢到那里就不管了,我们还是会及时的支援你的啊。”

    姚言对此可谓是相当的有信心。信心的这个东西可谓是非常重要的。

    当你有信心的时候和没有信心了到时候所展现出来的那个精神面貌可是截然不同的。

    “好吧,既然姚剑仙都这么说了,我肯定是要努力的试一试的。”

    贾兴文知道这个时候他真的不能再纠结了。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看,计划都是相当的完美。

    “呼...”

    保持冷静的状态,保持自己处于一种堪称完美的状态,那么应该就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啧啧啧...

    “就这样吧,保持一个理性的状态,如此我们就应该能够有效的擒获慧安法师了。我们这么多高手埋伏起来,基本上不可能让慧安法师逃走的。”

    青莲道长吴全义听到这里频频点头。

    “啧啧啧,看来这确实可以一试。姚剑仙真的是一个妙人啊。正常来说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能够变得如此的完美的。呼...”

    “哈哈,到时候还少不了要青莲道长亲自出手呢。青莲道长亲自出手的话,那我们的胜算就更加的大,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的风险了。”

    竹林剑仙姚言,联手青莲道长吴全义。

    两个顶级高手在一起的话,那个强大的实力真的是让所有人能够感到胆寒的。

    即便是一些刚刚晋升超品的修行者,也未必能够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占到任何的便宜。

    呼...

    这可真的可以算是一个非常保险的事情了。

    “拭目以待吧,我们接下来看看会发生什么吧。希望这个慧安法师能够及时的出来,也省的我们再四处的去找人了。”

    这种大范围的搜寻实在是太令人感觉到疲惫了。

    这种疲惫不堪的感觉一旦产生,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就会给人一种无比困惑的感觉。

    好在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只要有结果那就是好事情,只要有结果就不枉费他们这么多时间以来的付出。

    ...

    ...

    终南山,浩然书院。

    赵洵在跟三师兄龙清泉练剑。

    自打他们开始专业性的练剑以来,赵洵的进步和提升可以说是突飞猛进的。

    每一个细节都争取做到极致,又有三师兄龙清泉这样的顶级剑修强者在一旁指导分解复盘,那可真的是太强大了。

    强势真的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

    赵洵能够感受到来自于三师兄龙清泉的那股凌厉无比的剑意。

    剑意酣畅淋漓,剑意无比的强烈。

    席卷着一股能够横扫千军的气势。

    好家伙。

    赵洵感觉光是这一股气势就足够他去学习的了。

    气势无双,当真是气势无双啊。

    “三师兄,你的这些剑法真的是越来越纯熟了啊。最关键的是不管是怎么使用都能透露出一股强势无比的感觉。这个我真的是学不会啊。”

    赵洵这倒不是彩虹屁,而是实实在在的想法。

    从细节上来看,三师兄真的是一个能够将剑法挥舞到极致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太强了,这样的一个人你甚至根本就从他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的缺点。

    如此完美的人还要什么自行车。

    “哈哈哈哈,小师弟你的这张嘴我也是学不会啊。”

    不得不说小师弟赵洵真的是非常的会说话。这一点三师兄龙清泉也是非常的佩服。

    从一些细节上就能够清楚看出来。

    “嗯,其实这些都是表象。小师弟啊你要透过表象看到本质才行。要是不能够透过表象看到本质,那其实也太没有意思了。小师弟啊,修行这件事多半看的还是悟性啊。悟性强才可能走的远啊。”

    啧啧啧…

    “其实剑意强不强,完全在于你自己的体悟如何。体悟的不好的话,那接下来就会有一些错失的片段。反正我绝的小师弟你的体悟力是相当强大的,一定能够有所得的。”

    “啧啧啧…”

    一时间赵洵真的信了。

    三师兄龙清泉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赵洵还是可以相信他的。

    信三师兄得幸福。

    “哈哈哈,小师弟,我们先要明白剑法凌厉与否其实倒在其次,最关键的是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心处于一种宁静的状态。只有你的心处于宁静状态下,接下来才有可能会达到一个尽可能高的境界。要不然的话我觉得你应该会沉浸在一个相对较差的状态之下。”

    三师兄龙清泉说的还是相当认真的。

    三师兄龙清泉说的如此之认真,赵洵自然是非常认真的在听。

    在他看来三师兄龙清泉说的没有任何的问题。老老实实的去体悟,老老实实的去感悟才是正道。

    只要将来他能够感悟良多的话,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在剑道上有所大成。

    这其实并不是多么艰难的事情。

    只要肯去拼是一定会有结果的。

    呼…

    “加油吧,不过也不能够把自己太累着了,保证自己始终处于一个平稳的状态就好。只要能够得到休息,那么恢复的速度也会变得快一些。”

    “嗯我也是想着快点去休息的。”

    赵洵对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问题还是相当看重的。

    他也坚信休息的重要性。

    “来吧,好好休息吧。”

    …

    …

    泳池区。

    泳池区躺椅上,赵洵美美呃享受着这难得的惬意时光。

    这时光真的是太宝贵了太美妙了。

    以至于赵洵感受到的第一刻就觉得如梦似幻。

    真的是太舒爽了。

    美美的看着宝石蓝的泳池,美美的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风景。

    这风景真的是不管从任何角度看都没有任何的瑕疵。

    啧啧啧…

    “明允兄,哈哈哈,贾大哥那边又来信了。”

    看着旺财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那一瞬间赵洵觉得相当的震惊。

    好家伙…

    “贾大哥来信了?”

    “是呀。贾大哥来信了。我把信给你拿来了。”

    旺财知道赵洵肯定是无比的想要看一看这封信,所以毫不犹豫的小跑着来到了赵洵的身边,直接就将信递了过去。

    “啧啧啧…”

    赵洵也不客气直接将信纸从信封之中抽出。

    那种感觉真的是相当的开心的。

    因为赵洵意识到贾大哥应该是感到很开心的。

    毕竟有姚剑仙、青莲道长两位大佬在,基本上不用太考虑这些方面的问题。

    修行者层面贾大哥是彻底抱紧大腿了。

    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西域叛军了。

    而如果是安西军拉开了架势跟西域叛军进行对决的话,赵洵相信获胜的一定会是安西军。

    安西军简直不知道怎么输!

    各方面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巨大的优势能够对对手形成碾压。

    在强大的优势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无效的。

    阴谋诡计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啧啧啧…

    当赵洵将信纸展开来读后却是着实吃了一惊。

    好家伙,竟然首战失利?

    其实也不能说是失利,而是没有赢得漂亮,没有胜利的漂亮。

    对姚剑仙跟青莲道长来说没有赢得漂亮没有胜利的漂亮就是最大的失利。

    毕竟他们是绝对的强者,对上西域佛僧的时候就会优势明显。

    “啧啧啧…”

    西域佛僧这个时候则是最大的变数。

    这个慧安法师是慧言法师的同门师弟,实力还是相当强大的。

    所以必须要对其予以重视。

    这一次其实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为他们这一次就输的相当的彻底,输的相当的绝望。

    当一个人展现出来绝望的时候,那就是真的很无奈了。

    输了,这一次真的是输了。

    为啥会输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集合了这么多人的力量都无法追踪到魔宗大祭司的足迹?

    一时间赵洵觉得太难了。

    这个局势不管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很好的局势。

    因为慧安法师一直隐藏在暗处就会使得整个局面变得相当的令人迷惑。

    “呼…”

    “这个慧安法师也太贼了吧?”

    慧安法师这个时候展现出来的细节可以说是相当的离谱了。

    太离谱了!

    “要怎样才能抓住他们呢,要怎么样才能保证将慧安法师从迷雾之中揪出来呢?”

    赵洵知道恩师青莲道长跟姚剑仙不是等闲之辈。

    这个时候他们一定是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真的不是很简单,但是就目前而言,这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既然重要就必须要解决,既然重要就必须要严格的控制。

    控制好这一切后,才能显得游刃有余。

    “呼…”

    “我这个时候能够给予他们什么帮助吗?”

    这是赵洵必须要努力考虑的问题。

    对他来说,他只能帮助恩师和姚剑仙想一些办法。

    但是具体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关键是还要看他们的发挥。

    可以说赵洵充分的信任和相信姚剑仙,也坚信姚剑仙一定能够发挥好。

    至于恩师嘛其实并不是一个相当喜欢做主导的人,让他跟着姚剑仙去做就是了。

    …

    …

    唔…

    显隆帝的病情已经痊愈了,整个人恢复到了大病之前的状态。

    这个状态可以说是相当好了。

    显隆帝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是一种红光满面的感觉。

    唔…

    只要继续保持下去,那么接下来显隆帝就能够全面的享受这一切。

    他感觉自己又可以修行了,又可以恢复到最佳的状态了。

    只要显隆帝自己能够恢复,只要他不断可以调节自己的状态,那么接下来就有希望可以挑战长生。

    飞升现在显隆帝是不指望了。

    通天佛塔倒塌事件对他们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可以说短时间内不会再去想飞升的事件了。

    能否飞升对显隆帝来说并不重要,只要能够活的尽可能的长一些就好了。

    “朕还要再活至少五百年!”

    此时此刻显隆帝一时间恢复到了豪情万丈的状态。

    对他来说,这可以算的上是相当的兴奋了。

    “皇宫已经不能让朕满足了,朕会变得胸怀天下。”

    此时此刻,显隆帝真的是无比兴奋。

    对他来说,眼下的一切都是对他最好的挑战,眼下的一切都是一种对他的激励。

    如果他能够迈过这个坎,那么将面临的就是一片坦途。

    呼…

    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显隆帝直是觉得无比的兴奋。

    …

    …

    回到住处之后,慧言法师感觉到一股精疲力尽的感觉。

    为显隆帝渡送真气使得他变得非常的虚弱。

    最主要的是这一次他为显隆帝渡送真气非常的多。

    如此多的真气输出之后整个人变得虚弱就再合理不过了。

    “呼…”

    慧言法师感觉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强行撑着真的没有任何的意义。还是休息一下吧。”

    虽然慧言法师很不喜欢提到休息这个字眼。

    只要提到休息慧言法师就会觉得非常的泄气。

    一旦泄气再想聚拢起来,可就真的是太难了。

    “唔…”

    慧言法师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对他来说当下的一切其实都是一种考验。

    慧言法师现在要使用的是一种在世面上失传已久的西域佛宗法术。

    据说这种法术能够采集世间的元气,让人返老还童。

    虽然未必能够达到这种夸张的地步,但是肯定还是会有一些帮助的。

    这可以真的算是一种非常凶险的法术了。

    但是慧言法师现在没有选择。

    他必须要努力的放手一搏。

    啧啧啧…

    一时间慧言法师感受到了绝无仅有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强烈到了令慧言法师都无法控制。

    “唔…”

    慧言法师感觉到了自己的浑身肌肉开始变得一阵抽搐。

    肌肉开始膨胀,肌肉开始收缩。

    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强烈了。

    呼…

    维持一种稳定的状态,真的相当的关键。只要能够时刻保持这种状态,那么慧言法师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有所成有所得的。

    “呼…”

    顺畅了,开始顺畅了。

    一开始的时候那种感觉尚且不算是相当的强烈,但是后来慧言法师能够明明白白的感受到那种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美妙真的是太美妙了。

    啧啧啧…

    完美,这一切堪称完美!

    虽然慧言法师经历过了一番生不如死的感觉,但是接下来他可以很好的克制这一切,很好的体验这一切。

    这就很好了。

    这真的是脱胎换骨的感觉。

    啧啧啧…

    慧言法师真的觉得自己重生了。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他甚至感觉自己将来能够达到一个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重新融合之后他的修为变得相当的多变,真的是非常的奇妙。

    哈哈哈哈…

    慧言法师有信心在不远的将来挑战目前的天下第一人山长。

    就当下来说山长确实是无敌的存在。

    但是脱胎换骨之后的慧言法师未必没有机会进行挑战。

    他觉得自己的机会相当巨大。

    ...

    ...

    西域,安西都护府。

    回到了都护府之后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以及大都护刘霖和贾兴文聚集在一起。

    对他们来说接下来的一切算是相当重要的。

    如果不能够除掉这个慧安法师,任由其在这里兴风作浪的话,对整个西域都护府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相当头疼的事情。

    虽然不致命但是很恶心。

    被恶心了一次倒也罢了,但是如果次次都被恶心,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觉得是这样子的,这厮的警惕性很高。所以通过灵犬去进行追踪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把握好度。只有把握好了度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实力。要不然的话很可能被这个慧安法师戏弄,被这个家伙玩弄于股掌之中。”

    青莲道长的话还是引起了相当多的认同的。

    大家都认可他说的。

    毕竟这也是他们亲身经历的事情。

    亲身经历过这一切之后,一切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唔...

    贾兴文能够明明白白的感受到这些变化。

    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觉得慧安法师是一个相当会装的人。

    但是现在看来,他还是有实力的。

    如何能够将实力发挥出来,如何能够将实力划分出来这其实是相当关键的一环。

    目前来说整个安西都护府内拥有这个能力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青莲道长。

    因为相较之下竹林剑仙姚言更加擅长格斗。

    而青莲道长则更加擅长所谓的追踪术。

    和其他的任何修行法术类似,追踪术也更加的强调专业性,强调技术。

    有技术的人能够实现高强度的追踪。而技术差一些的人,则可能会在追踪的过程中展露出相当拙劣的表现。

    这可真的是太难了。

    所以目前全都护府的希望都是集中在了青莲道长身上。

    啧啧啧...

    “嗯,那要怎样才能够实现完好的追踪呢?”

    对此贾兴文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呃,这个嘛贫道自有妙计。不过我需要你们能够做一些事情。”

    “又是引诱?”

    “不错。”

    “但是这一次他还会上当吗?这个妖僧又不傻,他被骗了一次之后难道还会被骗第二次?”

    “这个可不是很好说啊。有的时候人执着起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唔...”

    “那好吧,那就去尝试一下好了。总之我觉得可以努力的试一试,应该效果还是不错的。”

    “好,那就按照青莲道长的意思办。具体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说,我们一定照办。”

    ...

    ...

    慧安法师还是逃走的。

    虽然这一次看起来有些凶险,但是他还是逃走的。

    嘶,真的是可恶啊。

    他真的没有想到事情的变化会如此快。

    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这种情况下造成的压力还是无比巨大的。

    如此巨大的压力都压在身上,慧安法师真的快要抓狂了。

    当然,他还是很幸运的,至少没有折损在那里。

    如果稍稍有个疏漏被竹林剑仙姚言跟青莲道长吴全义两个人联手对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两个人的绝对实力并不在他之下。所以打起来之后还是相当的可怕的。

    慧言法师可以说是非常阴损的一个人。所以他并不会光明正大的跟敌人进行对决,而是会尽可能的使得自己隐藏于暗处进行偷袭。

    只要能够偷袭成功那么效果就是相当不错的。

    “啧啧啧...”

    慧安法师这个时候的状态可以说是相当好的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也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毕竟这个时候懈怠就会面临一系列的问题。

    这些问题累积在一起之后就会爆发。

    一旦问题爆发了,再想去收拾那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

    “呼...”

    一时间慧安法师明白了他的关键点就是躲藏。

    不停的切换位置,不停的躲藏。

    唯有不断的躲藏才能够确保自己始终处于一个有利的位置。

    这一点真的无比的关键。

    因为只要不处于有利的位置,那么接下来就可能会被对手靠着实力碾压。

    在硬实力不如对手的情况下,如何委婉的通过一些方式来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势才是最重要的。

    只会用蛮力那是野人。慧安法师是一个充满智慧的人。

    他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知道如何通过这种方式来将自己展现出最强大的一面。

    有的时候看起来会显得有些难,但是...

    经常多试了几次之后就会发现其实相当的简单了。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慧安法师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对他来说当下是一个相当关键的时期。

    如果他能够把握好态度的话,那就可以一直有效的偷袭敌人。

    不断的偷袭,不断的搞暗中偷袭。

    这才是慧安法师该做的事情。

    面对面的正面决斗?

    这是不靠谱的事情。

    也是不符合慧安法师性格的事情。

    慧安法师就是这样一个人,就是一个敢于去勇敢战斗的人。

    他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全方位的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希望自己能够全方位的占据优势。

    从目前来看,安西军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

    最主要是有两名强大的修行者半路加入。

    这对安西军的增强作用是不言自明的。

    有了这两个人的加入之后,安西军实力的增强真的不是一星半点。

    巨大的实力差距之下,人们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一种被压制的感觉。

    但是慧安法师偏偏不信这个邪。

    他是一个更加你相信自己的人。

    在他看来,只要他自己展现出来了强大的实力,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展现出绝无仅有的气质。

    气质方面的拿捏是非常重要的。

    即便是顶级修行者之间的对决有的时候靠的也不仅仅是实力。

    实力当然很重要,但是实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如果能够控制好气质,那么在相当程度上能够展现出绝无仅有的一面。

    慧安法师相信自己一定会做的比师兄好的。他一直坚信。

    他一直认为自己不论是任何方面都远比师兄要强大。

    之所以师兄能够表现出来强势的一面,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他年长,以及更早的迈过了那道门槛进入到了超品境界。实际上,超品之于一品的优势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慧安法师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状态。

    这个时候他真的没有必要再去置气了。

    很多事情要想很好的将其理解,就必须要把他放平去想。

    一旦能够放平去想,就会发现真的是相当简单的。

    不管别人怎么认为,反正在慧安法师看来,他能够尽可能的做到自己的极致。

    他一定可以带领西域佛门走向昌盛的。

    他要让师兄后悔。

    为什么非得去中原,为什么非得要去跪舔大周皇帝。

    这不是对西域佛门的侮辱吗?

    有的时候人还是要有一点骨气的。

    不需要太多,但是至少需要一点。

    有了一点骨气之后,那整个人至少能够立住,至少能不再受到压迫。

    要不然的话,那真的随时都有可能扑街,随时都有可能会变成一种相当凄惨的状态。

    慧安法师看到了自己的锦绣前程,看到了西域佛门的大好前景。

    对慧安法师来说这也是他一辈子致力于做的事情。

    来吧,让一切来的更快一些吧,让一切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此时此刻的慧安法师已经是觉得迫不及待了。

    你永远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可以创造一切。

    这是慧安法师对自己的暗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