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诛杀慧安

第四百九十九章 诛杀慧安

 热门推荐:
    西域,安西都护府。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大都护刘霖亲自率领安西军前往凤岭守捉所。

    这一段路程是经过了精心的安排筹划的。

    目的就是将慧安法师勾引出来。

    一旦慧安法师被勾引出来了,那么属于安西军的机会就来了。

    安西军目前是自上而下都憋着一股劲呢。

    如此情况下如果能够将慧安法师生擒,会在相当程度上使得安西军的士气得到提振。

    这一点是相当重要的。因为如果不能在这个时候提振士气的话,那么接下来整个安西军将面对自信受损的严重情况。

    一旦自信心受损,那么接下来将会面临非常严重的问题。

    不管是任何东西受损都不能是自信心受损。

    一旦自信心受损那么接下来整个安西军就会面临极大的颓势。

    所以这一次刘霖乃是抱着必胜的念头。

    不管怎样一定要赢,不管怎样一定要生擒慧安法师!

    在这个时候慧安法师面临一些危险吃一些苦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啧啧啧…”

    “大都护,咱们还真的是很久没有去过凤岭守捉了。”

    “唔…”

    刘霖仔细想了想似乎还真的是如此。

    他们已经半年没去过凤岭守捉了。

    这个时候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前往凤岭守捉,总归是会让觉得有些激动的。

    身居高位以后,刘霖所要面对的面临的问题就会非常之多。

    如此一来,他可谓是忙的焦头烂额。

    这种情况下基本上不用指望他能够前往各大守捉所巡视了。

    但是安西军的将士们就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埋怨情绪。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必须要独自扛事了,不能依靠大都护太多。

    大都护刘霖不管是从任何层面来看,都是他们的主心骨,但是并不是什么事情大都护都需要事必躬亲的去做的。

    他们必须要承担起属于他们的责任。

    有的时候刘霖也会刻意的给他们压一些责任。

    只要压的责任够多,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展现出个人的实力了。

    有的时候确实是需要将责任压紧他们才能够展现出足够的力量感的。

    但是刘霖会与他们同在,会与他们一起默默的承受所有。

    呼…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刘霖一边单手攥着马缰一边望着远处山谷中的情况。

    这座山谷可谓是都护府前往凤岭守捉的必经之路。

    而且这里地势艰险,可谓易守难攻。

    如此一来,只要慧安法师想要动手的话,基本上就会选择从这里动手。

    慧安法师这个时候所展现出来的硬实力,不管是从任何角度看,都是应该是最高的。

    对慧安法师来说,他务求一击必杀。

    只要能够实现一击必杀,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都简单了。

    只要刘霖一死安西军群龙无首。

    那么西域叛军的机会就来了。

    啧啧啧…

    一时间就能够展现出关键的东西了。

    所以竹林剑仙姚言跟青莲道长吴全义这个时候就展现出来他们的关键性了。

    如果他们能够充分的发挥出不一样的特质,发挥出充足的力量,那么就有可能直接将慧安法师生擒。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一出计谋可谓是恰到好处。

    唯一的风险点就在于他们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一定要确保慧安法师不会伤及到大都护刘霖的安全。

    要不然的话,刘霖所面临的风险就会牵动所有人的心。

    这个风险真的是无论如何也担不了的。

    “唔…”

    刘霖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会努力的做好这一点,他会努力的保护好自己。

    保护好自己才是最关键的,他只要保护好了自己,对安西军对整个计划就是最大的支持。

    有的时候人真的不能太纠结,人太过纠结的话接下来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刘霖是一个能够狠下心来的人。

    所以对刘霖来说,只要能够拥有一些运气那么一定能够成事。

    成事虽然需要很强大的实力,但是运气也很重要。

    有了运气之后,一切事情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有了运气之后,一切事情都变得轻松了起来。

    刘霖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所以对刘霖来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整个过程中充分适应节奏。

    只要他能够充分适应节奏的话,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很好的应对慧安法师的刺杀。

    …

    …

    慧安法师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他能够明显感受到危险。

    是其他顶级修行者的气息。

    这个气息是真的相当的强烈,只需要闻一闻就能够明显的辨认出来。

    啧啧啧…

    一时间慧安法师变得非常的警惕。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是真的不能再冲动了。

    也许这是一个对方设好的局?

    估计此刻对方就想要等着他往坑里跳。

    要是这个时候慧安法师真的往里跳了岂不是人傻了?

    但是这个时候确实非常的纠结。

    因为如果慧安法师放弃了这个机会的话,那接下来所要面临的风险就会变得相当的巨大。

    面临如此巨大的风险,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

    如果错失了这个机会的话,那接下来还会有机会吗?

    慧安法师不敢肯定。

    对他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十分巨大的疑惑。

    所以他现在要稳稳的控制住一切的节奏。

    绝不能浪。

    他接下来要先观察一下形势,确保自己不会被伏击,才会选择主动出击。

    啧啧啧…

    这个时候的慧安法师确实没有什么容错空间了。

    这个时候他一定要坚持住。只要能够坚持住还是很有机会直接将刘霖杀死的。

    …

    …

    终南山,浩然书院。

    当得知自己已经面临了相当巨大的威胁之后,就必须要及时的做出调整。

    所以这个时候赵洵已经调整到了相当良好的程度。

    他的自我调节能力是相当强大的。所以即便是真的遇到了相当棘手的问题赵洵也没有自暴自弃。

    对他来说,当下的一切都必须要把握好。

    面对敌人的入侵,真的不能有任何畏惧的情绪。

    不但不能有任何畏惧的情绪,还必须要勇于应战。

    “啧啧啧…”

    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赵洵依旧早起。

    早起之后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早睡早起身体好。

    赵洵早起洗漱之后就前往做早餐。

    这个时候好好的做上一顿美美的早餐,真的是可以最大限度的感受美好。

    幸福感这个东西真的是非常重要的。

    有了幸福感之后,那真的是节奏直接拉满。

    呼…

    赵洵来到厨房之后开始准备做煎饼果子。

    悠悠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这真的是完完全全能够感受到美好的一面。

    啧啧啧…

    赵洵一边翻着煎饼,一边仔细的感受着清晨的芳香。

    这些香味真的是来自于各大方面,最主要的就是泥土的芳香。

    那种芳香的味道真的是令人觉得美妙不已。

    赵洵觉得自己只要感受过一次之后就再也忘记不掉了。

    美滋滋,真的是美滋滋啊。

    这个时候,赵洵是真的觉得相当的美好。

    最近他在减肥,所以白面煎饼变成了紫米煎饼。

    紫米煎饼不管是任何角度来看,都是相当美味的。

    如此美味的紫米煎饼,真的是令人能够感受到绝无仅有的感觉。

    赵洵是非常的享受整个过程的。

    在他看来,做煎饼的过程其实就是修行的过程。

    赵洵如此喜欢修行如此喜欢做美食。只能说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本就是相辅相成的。

    “啧啧啧…”

    煎饼的香味逐渐已经出来了。

    这个时候赵洵开始在煎饼上刷一些酱料。

    刷一定的特制酱料可以使得煎饼的味道变得更加的饱满。

    那种口感真的是难以形容的美好。

    啧啧啧…

    赵洵此时此刻能够体会到的美好的感觉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

    不管从任何方面看,都能够让人开始觉得非常的兴奋。

    啧啧啧,这是真的非常的幸福了。

    “啊哈哈哈,小师弟没有想到你起的这么早啊。”

    “嗯…”

    赵洵见到三师兄龙清泉来了,一时间有些惊讶。

    “哈哈哈…三师兄你真的来了啊。”

    “是的啊,我也睡不着了。”

    “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就没有必要再纠结了。我们还是应该好好的向前看的。纠结这些有的没的事情是真的没有必要的。”

    赵洵是一个能够完全看开的人,当他能够完全看开之后,他所能够展现出来的能量和力量就足以非常的感人。

    而且也会使得其他人也被感染,变得相当的对生活拥有热情。

    有了热情之后之后那就有奋斗的动力了。

    奋斗是必须要奋斗的,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这是赵洵一直所秉持的原则。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对生活是真的有追求的。

    啧啧啧…

    美美的享受这一切,美美的感受这些美好,那接下来就能享受到绝无仅有的美好。

    …

    …

    “来吧,吃饱喝足之后就开始训练吧。训练是每天必不可少的部分。只有训练好了之后才能开始休息。”

    三师兄龙清泉一直都是对赵洵高标准严要求的。

    只要赵洵在某些地方稍稍表露出一丝疲态,那么接下来就能够遭到来自于三师兄龙清泉的无情铁嘴的吐槽。

    不得不说三师兄龙清泉吐槽起来是真的非常的狠。

    赵洵感受过一次之后就开始变得相当的畏缩。

    他是肯定不敢跟三师兄龙清泉正面对抗的。

    三师兄既然吐槽那就吐槽好了。

    不必再有任何的别扭。

    老老实实的听着受着就是了。

    “三师兄今日咱们要训练的是什么?”

    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又开始做了这个标志性的单手托着下巴的动作了。

    赵洵对此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他并没有任何的吐槽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三师兄做出决定。

    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真的是相当是面色凝重。

    “我觉得开始练习一些近战的格斗技巧吧。之前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利用一些法术进行格斗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们要更加的关注实战。有了实战经验之后你才能在今后的格斗之中尽可能的占据上风。”

    啧啧啧…

    这个时候赵洵可谓是相当的激动。

    其实他也是一直都很希望能够练习近战的格斗技巧。

    一旦练习了近战的格斗技巧,那么赵洵就真的可以变的更加的全面了。

    当一个人变得更加的全面的时候,他就真的无惧任何对手。

    面对对手的挑衅的时候他能够展现出完全不同的气质。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好的,我都听三师兄安排。”

    这个时候赵洵没有任何的犹豫。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环节相当的重要。

    “好,接下来我可要来真格的了。”

    “啧啧啧…”

    如此的话,那绝对是赵洵最希望看到的局面了。

    要是三师兄龙清泉一直都是意思意思的话,那可没有任何的意义。

    必须要来真格的才能够体现出来他的差距。

    “啧啧啧…”

    一时间三师兄龙清泉美滋滋的笑道:“所以这样看的话,小师弟你可要加油啊。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出你目前的状态有些差。所以接下来你要好好的保证自己能够不断得到提升,唯有如此才能够达到我们对练的目的。”

    “啧啧啧…”

    赵洵立即毫不犹豫的拍着胸脯道:“这个时候我不会再犹豫了,将自己的最好的状态发挥出来,三师兄接下来我们就能够展现出书院弟子之间的巅峰对决。”

    赵洵对此是无比期待的。

    他一直都希望能够展现出自己最强大的一面。

    能够跟三师兄龙清泉对练则会充分展现出赵洵的潜力。

    这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出剑吧!”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出剑了。

    “呼…”

    赵洵也被迫出剑。

    这一剑出的可谓是相当的果决。

    一剑无敌于天下,一剑无敌于人间。

    三师兄龙清泉这一剑来势汹汹!

    这一瞬间赵洵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压力可真的是…

    赵洵出剑,出的是青竹剑,剑法轻盈,取的是四两拨千斤的路数。

    三师兄龙清泉的剑霸道,赵洵的剑轻盈。

    两者的剑法可谓是完全不同的路数。

    但是即便如此仍然能够感受到无与伦比的火热感。

    电光火石之间,赵洵在仔细观察着细节。

    啧啧啧…

    他必须要见缝插针,必须要把握每一个机会。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虽然目前来看赵洵的机会并不会很多,但是他还是坚信自己能够抓住为数不多的机会的。

    就在这时赵洵把握到了一个机会。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绝无仅有的机遇。

    把握住机遇之后,那么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一剑逆势而起,带着凌厉无比的气势简直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啧啧啧…

    好家伙,这可真的是符合小师弟的风格啊。

    但是三师兄龙清泉并没有任何的慌张。

    因为他坚信自己是处于一个优势地位的。

    只要拥有了优势,那么接下来龙清泉就会一直牢牢的把握住优势,直到一切结束。

    三师兄龙清泉跟赵洵之间不断的打斗,从地面来到了竹子上。

    那种犀利无比的感觉真的是将飞鸟都惊走了。

    铮铮的剑鸣声,宝剑碰撞到一起发出的声响在那么一瞬间让人感受到了绝无仅有的感觉。

    赵洵真的是太激动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切会如此焦灼。

    原本他是觉得自己很快就会败下阵来的。

    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接近三师兄龙清泉的地步!

    这个时候的赵洵真的是无比兴奋的。

    他不用再有任何的慌乱。

    只需要在接下来祭出每一招每一式即可。

    一招一式都能够显现出不一样的态度。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在这场对决之中他表现出了不一样的态度,不一样的姿态。

    这个时候他真的是非常的兴奋。

    当一个人开始兴奋之后,他的硬实力就真的是可以得到一定的附加。

    目前来说赵洵真的明白了实战的意义。

    不实战只是纸上谈兵的话他永远都不会明白有些关键的点。

    “厉害了,真的是厉害了!”

    三师兄龙清泉一边跟赵洵比试一边感慨道。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赵洵会表现的如此出色。

    “啧啧啧…”

    这可真的是厉害了。

    猛攻有的时候就是在赌,有可能赌赢但是输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但是如果采取守势的话风险就会降下来,但是与此同时就会面临气势不够凌厉的问题。

    总体来说两者各有优势吧,真的不可盲目轻信任何一方。

    啧啧啧…

    赵洵是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

    可以说每一个细节他都在仔细的把握。

    把握细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赵洵做的很好,简直是能够达到天花板的级别。

    发挥到了如此完美的境地,真的没有任何好苛求的了。

    啧啧啧…

    一番激战之后,三师兄龙清泉明显感觉到了小师弟赵洵境界的上涨。比之一开始的时候那提升真的不是一星半点。

    “小师弟你现在的状态真的是越来越好了啊。我是由衷的替你高兴!”

    “哈哈哈,真的是感谢三师兄啊。可以说我能够获得如此提升,离不开三师兄你的栽培。正是因为你在一旁一直指点我,我才能够进步的如此神速。”

    啧啧啧…

    其实一时间赵洵是想到很多话语的。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进行解释。

    毕竟他跟三师兄龙清泉之间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这个时候保持一定的彩虹屁确实能够让人感受到不一样的意味。

    啧啧啧,光是想一想就觉得无比的兴奋了。

    “美滋滋,真的是美滋滋。”

    “其实啊小师弟剑道这个东西真的是靠悟性的。只要有了悟性那么接下来的事情都变得容易了许多。小师弟你的悟性就是相当强的。”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确实表达出了对赵洵无比的赞赏。

    他一直都觉得赵洵的天赋很高,但是直到现在龙清泉才意识到赵洵的天赋竟然有如此之高。

    不容易,真的不容易。

    “哈哈,三师兄你太客气了。其实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就是运气有些好,碰到很多贵人罢了。”

    赵洵这绝对是高情商的回答。对他来说,能够将这段话说的如此漂亮,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说明小师弟你的硬实力还是相当强的啊。”

    三师兄龙清泉啧啧笑道。

    好家伙…

    这波商业互吹可以停了。

    “三师兄啊。其实我多少还是有些疑惑的,我最大的疑惑点就在于剑道到底是取霸道还是取巧。我走的是取巧的路线,但是你却是走的霸道的路线。所以我有些搞不懂了,到底是什么样才是正确的呢?”

    “其实这个问题见仁见智吧。”

    三师兄龙清泉并没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对他来说,其实各种各样的套路都是可以认可的。

    关键是要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修行方式。

    比如脾气暴躁的人,你让他用剑的时候表现的优雅那是不现实的啊。

    再比如,脾气优雅的人,你让他使出霸道的剑意也是不可能的。

    要根据自己真实的状态进行一定的调整,调整到最适合自己的状态,真的不能有任何犹豫。

    要不然的话,往往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这是一个非常要命的事情。

    “啧啧啧,要是你的话我建议还是走优雅路线,这符合你的风格。但是也不能太优雅了,不然对手感受不到你的杀气,就会在场面上压制你了。”

    三师兄龙清泉说的相当的认真,赵洵也听的很认真。

    不得不说,三师兄真的是个狠人,分析问题也很有道理。

    “好吧,那我就按照三师兄你说的套路开始训练。尽可能的将自己的风格固定下来。”

    赵洵知道一旦有了一个风格就要尽可能的固定下来,要不然的话最后有可能会变得四不像一样。

    所以,赵洵知道自己必须要努力固定套路了。

    ...

    ...

    西域。

    刘霖在率部前往凤岭守捉所的路上决定暂时性的扎营。

    之所以决定暂时性的扎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个时候扎营比较的安全。

    而且也到了傍晚的时候了,如果这个时候还不选择扎营的话,无论如何也有些说不过去了。

    如果他们在这个时候仍然不选择扎营,而是选择一路夜行的话,那么不论是从任何的角度来看,都是有些离谱的。

    这样一来慧安法师多半会有所怀疑,也不可能继续的更进追踪了。

    对慧安法师来说他目前非常的谨慎,属于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

    一旦慧安法师决定要开始行动,那一定是他觉得整个时机非常的好。

    如果慧安法师觉得不够安全,那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行动的。

    所以对整个安西军来说这个时候是真的不应该再继续纠结了。

    刘霖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需要展现出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个时候他必须要给到整支安西军做出一些表率来。

    “啧啧啧...”

    一时间刘霖还是能够拿捏清楚的。

    “传令下去,扎营。随后开始埋锅造饭。”

    “大都护?在山谷里扎营吗?”

    “是的。”

    刘霖知道在山谷里扎营其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

    但是如果不危险的话,怎么可能吸引慧安法师上钩呢?

    慧安法师也不是个傻子。如果一切都非常的充满疑惑性,那他是万万也不会上钩的啊。

    所以刘霖没办法,只能以身试险。

    不过他还是比较信任竹林剑仙姚言以及青莲道长吴全义的。

    所以他觉得至少在目前来看一切是顺利的。

    只要继续这样下去,应该不会出现太严重的问题。

    保持稳定。

    这个时候一定要保持稳定。

    不要管其他人怎么想,一定要做好自己,只要做好了自己,那其他的事情就都不是事情了。

    慧安法师不过是一个他们成功道路上的小小拦路虎而已。

    并不会对安西军的大业造成太巨大的影响。

    不管其他人是怎么看的,反正刘霖就是这么看的。

    所以他非常的确信不需要过于的担忧。

    对他来说只需要安安静静的发挥,然后等着慧安法师冲出来对他下手就是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只要慧安法师敢露头,那青莲道长和竹林剑仙都不是好相与的,绝对会狠狠的将他收拾了。

    对此刘霖非常的有信心。他对两位来自书院的高人更是无条见的信任。

    信任是一种非常美好的东西。

    有了信任之后,许多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起来。

    有了信任之后,许多事情就变得轻松了起来。

    刘霖非常希望能够看到不一样的感觉。

    ...

    ...

    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在看到安西军进驻山谷之后,慧安法师最终还是动心了。

    他真的有些难以拒绝这个机会。

    这个机会对慧安法师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如此好的机会,无论如何也要老老实实的拿捏清楚,无论如何也要牢牢的控制住。

    啧啧啧...

    一时间慧安法师真的心动了。

    杀死刘霖,则整个安西军群龙无首会处于大乱的状态。

    慧安法师觉得整个大乱的状态应该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所以对他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这个时候真的不应该拒绝,真的不应该有任何的拒绝。

    这个时候拒绝的话,那可真的是万万的不应该的。

    所以对于慧安法师来说,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直接结果了刘霖。

    只要刘霖死了,那么之后很多事情就直接结束了。

    只要刘霖死了,一切的事情就都终结了。

    强烈的冲击感在某一个瞬间能够给人相当大的鼓舞。

    慧安法师就是感受到了这种鼓舞。

    慧安法师是真的觉得他的机会来了。

    那种机会汇聚在一起会在相当程度上指引他的方向。

    有的时候人只要跟着本能去做就是了,真的不需要顾虑太多,真的不需要考虑太多。你考虑的太多反而可能会使得事态变得更加的离谱,反而可能会使得事情变得更加的错乱。

    所以还不如索性直接就开始快刀斩乱麻呢。

    如果能够实现快刀斩乱麻的话,那就不用再去顾虑那么许多的事情,那么就可以完全的遵守本心去做一些事情,那就可以使用一种近乎于原始的方式去进行操作。

    这种操作的方式非常的简单干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这个刘霖就是这支安西军当中毫无疑问的王。

    所以这个时候慧安法师真的不用有任何的犹豫了。

    杀就是了。杀他一个昏天黑地。

    ...

    ...

    刘霖明显能够感觉到一阵异动。

    这个声音其实并不算太大,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

    这并不是因为刘霖的听力惊人,而是因为青莲道长吴全义提前的在他的身边布下了一个符。

    这个符的作用就是帮助刘霖解决一些小麻烦。

    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够帮助他感应到周遭的异动。

    感应异动真的是非常关键非常关键的事情。

    这可以使得一个人一直处于警惕的状态之下。

    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就能够立即的感应的到,就能够立即的做出回馈跟响应。

    如此以来几乎就不用再去面对所谓的风险,几乎就不用再去面对所谓的危险性。当一个人本能的处于安全的境地之后,他就能够更加的关注周边的事物。

    目前刘霖就是处于一种这样的状态。

    对他来说当下的一切,其实就是最好的安排。

    如果可以很好地处理好一切的话,那就等着慧安法师出手就好了。

    可以说慧安法师现在就是对他最大的威胁。

    只要解决了慧安法师之后刘霖简直想不出来他还可能会面临什么威胁。

    威胁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断的影响人的状态的。

    当人的状态受到了影响和波动之后那整个人的情绪也会随之产生变化。

    这是刘霖万万不想看到的。

    他是希望自己的情绪一直都能够处于一种相对平稳的状态。

    只要状态能够保持相对的平稳,那基本上安西军就是安全的。

    只要安西军是安全的,那接下来的一切就是安全的。

    啧啧啧...

    即便是到了现在,即便是当自己面临一定的危险的时候,刘霖仍然没有忘记的就是安西军。

    当他能够感受到安西军的一切,能够感受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真真实实的在活着的,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是有生命的。

    这一点真的是相当重要的。

    因为如果你感觉到自己并不是活着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跟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刘霖当然不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所以他才会拼了老命的去感受这一切。

    他会努力的促使自己有一些变化,他会努力的促使自己去感受不同的东西。

    这些哪怕是最为细小的变化有的时候也会体现出最为关键的东西,当你体会到这种东西的时候,你明确的能够意识到不同。

    “来了,这一次好像是真的来了。”

    刘霖并不怎么害怕。

    因为他穿了一身的软甲,后背上还贴了一张青莲道长吴全义特地为他画的护身符。

    这是原原本本的一道护身符,完全可以起到关键时刻保护性命的作用。

    只要不是超品大宗师一类的逆天存在,基本上这个护身符都能够保证被保护者不受到致命的伤害。

    可能会受到一些轻伤,但是肯定不会危及生命。

    这个时候刘霖已经没有了什么选择的可能,没有了什么选择的空间了。

    对他来说这个时候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遵照自己的本能去行事。

    他也相信慧安法师这个时候是遵照本能来刺杀他的。

    对慧安法师来说一切其实都是一场豪赌。

    只要慧安法师赌赢了,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还是有可能对刘霖造成一定威胁的。

    但是刘霖并没有任何恐慌的感觉。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黑暗之中还是有人在盯着看的。

    这些人中就有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

    这两个人的硬实力还是相当强大的。

    他们也会给予刘霖相当大的支持。

    在刘霖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绝对会没有任何迟疑的站出来。

    这个时候站出来真的是太关键了。

    因为如此以来,刘霖并不需要再去畏惧任何的事情。

    他只需要安安心心的做一个工具人就好。

    对刘霖来说,能够安安心心的做一个工具人就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刘霖太能够抗事了。

    但是越是能够抗事,越是需要一些相当具有协作能力的盟友。

    这些盟友能够在极为关键的时刻展现出不一样的东西。

    这一点至关重要。

    ...

    ...

    慧安法师就像是一只孤狼一样潜入了安西军的营地。

    在慧安法师看来,安西军的这个营地可谓是相当的冷清。

    不管是从任何的细节来看,都是冷清无比的,冷清的甚至会让人觉得有些发慌。

    好端端的营地怎么会如此的冷静,该不会是有诈吧?

    在这个瞬间,慧安法师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巨大的变化。

    那种变化的感觉,变化的能力确实是令慧安法师觉得非常的迷惑。

    该不会他真的掉入了一个陷阱之中了吧?

    仔细想想慧安法师觉得这种可能性可能还真的是不小。

    啧啧啧,这可真的是太过出乎他的意料了。

    一切都显得非常的离谱,显得非常的迷惑。

    有那么一瞬间,慧安法师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处于懵掉了的状态。

    但是他调整的很快。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一定不能懵。

    他要是在这个时候懵掉了,那么接下来所有人都会对他予以相当严重的打击。

    这个安西军中是潜藏了不少的修行者的。而且还是非常具有实力的修行者。

    这些修行者不论是从任何的方面都有和慧安法师的一战之力。

    更加不用说那两个老怪物了。

    这两个老怪物的实力更加的强大,会给人一个相当强大的威慑感。

    是的,威慑感,一个所有人都能够明确的感受到的威慑感。

    慧安法师很清楚这两个家伙的实力不在他之下。

    他们若是联手的话,慧安法师几乎没有任何的胜算。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一个人如果能够了解自己的实力,了解自己的极限在那里,那这个人就是一个无比强大的人。这个人就是能够搞事情的人。

    相反如果一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实力究竟几何,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有多么的强大,那么他真的很难始终的保持一个竞争力。他所能够达到的高度也就会相当的有限。

    所以有的时候人还是要展现出一些不一样的地方的。如果能够展现出一些独特的东西,还是可以具有一定的统治力。

    慧安法师在努力的去嗅,他闻到了味道。

    本能的皱起眉头后慧安法师知道他的麻烦来了。

    如果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他不能够很好的解决这个危机的话,就意味着接下来迎接他的会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啧啧啧...

    在这一瞬间,慧安法师感到了压力山大。

    压力真的是太巨大了。

    如此巨大的压力,确实在某一个瞬间让人觉得非常的恐惧。

    恐惧感凝聚在一起的时候会让人觉得非常的难搞。

    慧安法师不禁扪心自问,还要继续战斗下去吗?还要继续抗下去吗?如果继续扛下去的话,能够抗住吗?

    这当然是非常迷惑性的事情,如此迷惑性的事情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在这一刻,慧安法师是真的有些犹豫了。

    他当然想要刺杀刘霖,当然想要杀死刘霖。不然他就不会来了。

    但是这个时候他发现这一切其实都是安西军设计好的一个陷阱。这个时候他仍然有机会脱身。所以这个时候他要选择脱身吗?

    还是说继续的战斗下去?

    对慧安法师来说,其实两种都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他选择继续战斗下去未必没有胜算。

    但是如果他选择逃走,应该也能够成功逃出生天。

    ...

    ...

    在这一瞬间,慧安法师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想法。

    对慧安法师来说,当下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其实都是至关重要的。

    因为如果接下来他无法做出良好的决定的话,就会影响到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的判断。

    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也是会影响到整个联军的战斗的问题。

    因为如果慧安法师这里失利了的话,那么接下来整个西域联军就会拥有非常巨大的压力。

    一旦这种压力得到了传导那其实是相当致命的,也是完全不可估量的后果。

    慧安法师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对他来说,当下的一切其实是一个非常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情。

    只是他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

    对眼下的慧安法师来说,一切其实都是一个考验。

    但是他没有机会了。

    因为在这个时候竹林剑仙姚言跟青莲道长吴全义两个人毫不犹豫的从远处冲杀而出。

    那种裹挟着雷霆万钧的其实,真的是让慧安法师瞬间心中一惊。

    好家伙...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同时出现,而且出现的这么具有杀伤力。

    这样的出场方式未免也有些过于的强势了吧。

    但是慧安法师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所谓的抱怨的时候,这个时候是要比拼硬实力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他仍然无法展现出一个强者所应该具有的姿态的话,那确实会使得整个西域军队直接拉胯。

    这个时候便是为了西域联军,慧安法师也必须要咬紧牙关。

    这个时候他必须要表现出一个强者的姿态。这个时候慧安法师决不能往后退一步,一步都不行。

    咬住啊,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要咬住。

    慧安法师大喝一声是,随即身子轻巧的弹起直接来到了空中。

    在空中他仍然可以稳稳的看到不远处的敌人。

    在他看来,敌人真的是在某种程度上对他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但是这个威胁还没有大到能够碾压慧安法师的地步。

    至少就当下来说,慧安法师能够感受到的还是一种来自于内心深处的碾压式的进攻模式。

    他们是想要打心理战啊。

    他们是想要依靠心理上的碾压对慧安法师造成一定的威慑力。

    一旦他们能够在这个层面上对慧安法师造成一定的威慑力,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在相当程度上造成碾压力。

    只要在心理上慧安法师怂了,那么接下来他就不会有任何翻盘的可能。

    因为毕竟对方的修为品级并不比他低,而且对方还占据了人数优势。

    在对方占据了人数优势的前提下,第一战上来的气势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如果他确实可以展现出那种强者才拥有的姿态的话,确实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震慑住对手。

    这个时候慧安法师的注意力已经完全的从刘霖身上移开了。

    因为他知道不管怎样他现在也是不可能杀得死刘霖了。

    与其还把精力放在刘霖的身上,还不如直接将精力转移到对付青莲道长跟竹林剑仙的身上。

    这两个人不好对付啊。

    这两个人的硬实力都是相当的强大的。

    啧啧啧...

    一时间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也意识到了慧安法师想要做什么。

    不管是从哪个细节来看,慧安法师所展现出来的硬实力都是有的。

    他们不能够有任何的放松,但是也不用有太多的畏惧,只要能够保证平常心就好了。

    平常心状态下他们就拥有一战之力。平常心状态下他们就能够战胜对手。

    也不用给到自己过于多的压力。如果给到了自己过于多的压力,有的时候反而会限制自己的发挥。

    对高等级修行者来说,其实战斗之中没有太过固定的套路。如果能够保证始终拥有一个相对灵活的思路的话,其实在面对对手的时候就能够拥有一个较高的胜算了。

    但是如果在面对对手的时候表现的过于的死板,那就很可能会出问题。

    慧安法师是一个非常懂得钻空子,非常懂得见缝插针的人。

    对慧安法师来说,接下来的一切其实都是相当的危险的。

    所以他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一定会尽可能的将自己隐藏在一个安全的角度里。

    一旦慧安法师将自己隐藏在了一个安全的角落里,那么接下来他所能够承受的就是雷霆暴雨般的攻势。

    因为如此一来慧安法师等于是公然的使用了守势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慧安法师一上来就采取攻势,采取了一种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

    如果慧安法师采取的是这种套路的话,也不能够说有什么问题。

    因为这种进攻套路在某种程度上就证明了慧安法师觉得自己的实力还是相当强大的。

    一旦慧安法师认可了自己的实力,一旦慧安法师认为自己的实力能够保证自己一直不断的走下去的话,那可就真的是相当的难搞了。

    因为一个将自己完全打开的人,一个能够将自己完全放开的人,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看,都是一个相当难对付的对手。

    这个对手可以从各种层面上对你给予打击。

    一旦被打击到,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开始变得魔幻了起来。

    啧啧啧...

    在那么一瞬间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进行了一个短暂的眼神交流。

    虽然他们二人的眼神交流很短暂,但是仍然得到了一些非常有用的讯息。最有用的讯息就是必须要形成合力,必须要不留任何余地的将其制服。

    如果在这个时候还心存侥幸,或者心存仁慈的话,那是不可能直接将慧安法师拿下的。

    慧安法师的个人实力还是有的,千万不能够大意。不然要是这一次再被他给跑路了,那么他们相信短时间内慧安法师肯定是不敢再抛头露面了。

    对慧安法师来说这一次应该就是一个非常难搞的机会了。

    对慧安法师来说,能否成功也是相当的关键的。

    啧啧啧...

    一时间慧安法师确实觉得情绪有些波动。

    就当下而言,一切的情绪都难以控制稳当,所以他要在这个时候跟对手死磕多多少少显得让人有些为难。

    但是没有办法,如果这个时候不死磕的话,别说是杀死刘霖了,就是直接逃走都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必须要控制好一切的情绪,这个时候必须要保证自己能够拥有一个凌厉的气势。

    慧安法师大喝了一声,随即他的身上冒出了无数猩红色的细丝。

    这些细丝十分的细腻,简直就是跟一般人的头发丝差不多的粗细。

    别看这些细丝很细,但是却非常的锋利,简直就是跟刀刃一般。

    这样的刀刃割到人的身上之后,就会在一瞬间对人造成相当大的杀伤力。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旦形成了巨大的杀伤力,那么慧安法师的目的就达到了。

    对慧安法师来说,当下的一切其实就是一个考验。如果他能够平平安安的从中度过,如果能够平平安安的走过这个危机,那么他就不需要再有任何的顾虑了。否则的话,他还得再想办法。

    不断的想办法,不断的想套路。

    这看起来或许会显得有些艰难,但是没法子啊。生活就是如此。

    生活就是会在你绝望的时候给到你一些压力感。

    当你受到压力的时候反而有可能会反弹。一旦反弹的话,那...

    一时间那种巨大无比的压力确实在一瞬间让人感受到了痛苦感。

    “收!”

    慧安法师一声暴喝之后,将这猩红色的细丝编织成了一张渔网,随后将这面渔网收了起来。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个渔网都是相当的具有强大的法力的。

    这并不仅仅是一张渔网,更是一道禁制,更是一个符阵。

    对此精通此道的青莲道长吴全义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他知道这个渔网非常的难搞,非常的难缠。

    如果他们稍稍有大意的话,就可能会面临相当严重的后果。

    所以这是非常要命的事情。

    一旦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期那么接下来所要面对的事情就是完全无法预估的。

    一旦事情无法预估,那么接下来要承受的就是疯狂的进攻,就是近乎于狂暴式的进攻。

    “来吧,给我死吧。不要再跳了。跳的贫僧心烦意乱。”

    慧安法师这个时候确实是进入了一种近乎于狂躁的状态。

    他感到十分的烦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得如此的烦闷,但是这个时候那种感觉就是无比的强烈的。

    在那个一瞬间,慧安法师又将欲望收紧了不少。

    此时此刻,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等于是全部都被困在了这张渔网之中。这真的可以算的上是相当要命的事情了。面临如此要命的事情,那真的是相当的令人觉得痛苦的。

    一旦情绪变得痛苦,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都变得痛苦了。

    青莲道长吴全义第一个感觉到了这张渔网的怪异。一开始的时候他察觉到了这张渔网是一个符阵,但是他并不能够直接找到这个法阵的阵眼在哪里。

    现在他仍然无法做出细致的判断。

    一时间青莲道长感到迷惑不已。

    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好端端的法阵的阵眼到底是在什么位置呢?

    啧啧啧...

    一时间青莲道长默念着道门的心决。

    因为对他来说这个时候唯有依靠道门的心决才有可能破掉这个慧安法师创造出来的法阵。

    只有修为法术才能够打败修为法术。

    青莲道长其实也没有十足的信心。

    但是这个时候他只能够放手一搏,只能够拼尽全力去做一番尝试。

    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青莲道长觉得自己还是拥有一定的机会的。

    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够轻易的放弃。这个时候如果放弃了的话,那一切机会就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真的不能再纠结了。继续纠结下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杀啊...

    随着青莲道长吴全义暴喝了一声,竹林剑仙姚言这个时候也十分配合的大喊了一声。

    因为他也十分的清楚这个时候是十分关键的时刻。不能再犹豫了。他接下来一定要十分配合的跟青莲道长吴全义一起对抗敌人。

    敌人真的是相当的具有压制力的。

    压制力从他制造出这个类似于渔网的禁制与符阵就可以清晰的看出来。

    在那么一个瞬间,青莲道长确实是有些慌了。

    但是片刻的慌张之后他就及时的调整了过来。

    因为他知道他跟竹林剑仙姚言的组合整体实力上还是要强过对手的。

    既然他们的组合整体实力上要强过对手,那就没有任何好慌张的。

    这个时候慌张什么?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就是了。

    慌张其实真的是相当没有必要的。

    当一个人明显的能够感觉到慌张的时候,那就说明这个人真的已经是显露出了非常大的疲态的。

    不管别人怎么看,首先要做好的就是自己。

    他们的实力并不弱,为什么要慌呢?

    这个时候慌乱的话岂不是等于在打自己的脸?

    这个时候真的不适宜慌乱。

    保持镇静才是克制对手的最好方式,保持镇静才能够全方位的压制克制住对手。

    乍一看上去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其实只要拿捏好了之后,还是能够非常稳定的压制住对手的。

    二人在进行了一个眼神交流之后立即就开始努力的尝试破开这个禁制了。

    不论是从任何的细节来看,他们把握的都是相当出色的。

    这个时候强行运作真气冲破束缚并没有那么的困难。这个操作甚至会让两个人隐隐的觉得有些小兴奋。

    对他们来说这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相当意义的挑战和升华。

    如果能够完完本本的做好这一点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切操作都会变得简单了。

    变得简单了之后,那么一切就变得轻松了。

    “杀啊。”

    “剑来!”

    这个时候是竹林剑仙姚言显得更加的简单粗暴。

    一手借剑法术端是将方圆百里内的宝剑悉数借到。

    可以说这真的是相当关键的一环。

    借到了如此多的剑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变得轻松简单了。

    剑是最锋利的兵刃之一,可以轻松的割开渔网。

    换言之,剑对于渔网本来就是天克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真的不需要表露出任何的犹豫。

    这个时候他们能够展露出来的强势一面足够使得他们拥有别人绝对未曾拥有的东西。

    这一点真的是太关键了。

    “杀敌!”

    竹林剑仙姚言在借助了这么多把宝剑将渔网割裂之后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轻轻松松的形成合剑。只要形成了合剑,那么接下来就能够轻松的消除掉任何的影响。

    只要能形成合剑,就能够对慧言法师构成相当巨大的威胁。

    从这个角度来看,合剑的意义还是相当巨大的。

    形成了合剑之后,威慑力也是大增的。

    任何的对手在面对如此巨大的威胁的时候都能够明显的感受到那种威慑力。

    慧安法师也不例外。

    这个时候的慧安法师可谓是面色大变。

    他显然没有想到二人能够如此轻松的突破他精心设计的禁制。

    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来看,他精心设计的禁制都是相当的具有约束力的。

    但是这二人的硬实力显然也是相当强悍的。

    这个时候能够用如此短暂的时间如此轻松的破开禁制,这真的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可怕,当真是太可怕了。

    这个时候慧安法师生出了一股,这几个人深不可测的感觉。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他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自己面临了相当巨大的压力。

    这个压力真的是...

    但是慧安法师并没有被这个压力压垮。

    因为对慧安法师来说,这个压力可以算的是无比巨大的了。

    但是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他被压垮的话,那么不仅仅是他一个人会受到影响,整个西域联军都会受到不少的影响。

    所以这个时候他即便是再艰难,也一定要咬住,也一定要抗住。

    便是死扛那也得抗到底。

    不能怂,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怂。

    咬住啊,这个时候咬住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很多时候做出的本来就是一个尝试。

    只要能够勇于尝试,在慧安法师看来还是拥有机会的。

    “再起!”

    慧安法师并没有放弃,而是开始尝试将这周遭的天地元气强行聚拢在一起。

    慧安法师将元气聚拢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金色的钵。

    这个钵就是慧安法师的神器了。

    他将这个钵直接罩向了青莲道长吴全义跟竹林剑仙姚言。

    因为这个时候慧安法师无比的相信这个钵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形成对二人的压制作用。

    只要二人被压制住了。慧安法师接下来就能够放心的开始自己接下来的操作了。

    但是前提是一定要二人被压制住。

    如果最后二人还是能够展现出一些不一样的气势的话,那问题其实还是有些大的。

    有的时候是真的不能过于的纠结,必须要下定决心就开始做。

    慧安法师的这个金钵确实是在相当程度上对二人形成了压制。

    主要是二人也完全没有想到慧安法师这个时候会祭出如此可怖的法术。

    这个金钵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一个召唤物,对于二人的压制作用明显。

    这个时候他们明显的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一时间面临如此强大的威胁,他们自然是尽可能的在第一时间将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做到极限。

    首先自然是针锋相对了。

    你有金钵我有巨剑。

    巨大的宝剑在一瞬间向金钵劈砍而去。

    一瞬间造成的巨大的压力将金钵瞬间造成了一道细小的裂纹。

    这个裂纹虽然不算是非常的明显,但是也可以肉眼可见了。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能够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能够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什么。

    竹林剑仙姚言在很是努力的操控着自己所应该操控的一切。

    对于一名剑客来说,操控飞剑是他必须要掌握的法术。

    而这个万剑合一之后的巨大金剑操控起来其难度肯定是比一般的飞剑要难得。

    但是竹林剑仙姚言这个时候并没有任何的犹豫。

    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真的不能够有犹豫。

    如果这个时候他表露出了犹豫的神色的话,那就很有可能会慧安法师从气势上完成压制。

    一旦他在气势上被人压制,那么接下来相当一段时间内,他就无法再占据上风了。

    占据上风这种事情,其实有的时候只做一次就够了。

    但是如果你无法占据上风,那么很可能一次都无法实现。

    你可能全局被压制,可能一直被压制。

    那真的是一种痛苦无比的感觉啊。

    竹林剑仙显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决不能在气势上输了。

    哪怕是拼尽全力他也要展现出自己强大的那一面。

    他要让对手好好的瞧一瞧,和顶级修行者对抗的下场。

    这个时候竹林剑仙姚言的自信心一时间暴涨。

    暴涨的气势在一瞬间给到了人巨大的压力。

    如此巨大的压力,确实会给到人相当大的恐惧感。

    在那么一瞬间慧安法师的双眸之中确实闪过了一抹恐惧之色。

    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来自于对手的强大气势。

    那种气势上的压制使得他近乎于疯狂。

    为什么对手的气势如此之盛?

    就连他都压不住?

    为什么对手能够自内而外的表现出这么强大的声势?

    这真的是很难以理解的啊。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因为不论是从任何细节上来看,慧安法师都没有必要去针对二人。

    但是现在姚言表达出来的气势和实力让慧安法师有些后悔。

    他是不是低估了二人的实力?

    但是现在后悔显然是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慧安法师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感。

    这股压力感紧紧的环绕在他的左右,令他感到非常的不安。

    这口金钵通常来说是刀枪不入的,但是这一次,这口金钵竟然被一剑直接砍出来了一道裂纹。

    虽然裂纹并不算是太大,但是却是一个不好的信号。这就说明慧安法师的绝对实力在对上二人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优势。

    这就说明慧安法师要面临的危机比他想象之中要多的多,大的多。

    这个时候慧安法师确实是有些慌了。

    好端端的为啥变成了这样?

    好端端的局势为啥变成了这样?

    这可是完完全全的出乎慧安法师的意料的啊。

    如此困难的局面让慧安法师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个局面确实是非常的难搞。

    哪怕是一个片刻的疏忽都有可能葬送整个好局。

    局面真的是太难了,如此局面真的是难以稳住啊。

    “去死吧。”

    姚言却是并没有给慧安法师思考的时间,而是想要尽可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处于一个合理的状态。

    啧啧啧...

    这个时候简直是一个至死的状态。

    姚言一剑既出,就不会再收手。一剑祭出就要搏命。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个时候真的不能够有任何的留情,这个时候的留情其实反而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负责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负责其实需要的是无数的勇气。

    当一个人缺少勇气的时候他所面临的风险是相当巨大的。

    当一个人缺少勇气的时候他所面临的恐惧也是相当巨大的。

    所以这个时候姚言无所畏惧。

    正因为他无所畏惧,所以他不必去顾忌许多的问题。

    而慧安法师就不一样了。

    此时此刻的慧安法师明显更加的顾忌一些事情。

    对慧安法师来说,这个时候他也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恐惧的感觉。

    那种深深刻入骨髓的恐惧让他在这个时候或多或少的显得有些慌乱。

    慌乱的情绪使得他变得非常的恐慌。

    忙中出错是不可避免的。

    忙中出错,使得他接连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这些问题累积在一起,使得慧安法师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绝望为何物。

    当一个人真的显露出了绝望的时候,那么接下来他的气势就完全的落于下风了。

    金色的巨剑在随后完完全全的占据了上风。金色巨剑在相当情况下展现出了无比强大的实力。

    在那一瞬间,金色巨剑将整个钵砍成了两半。

    当这一切出现的时候,慧安法师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和不可置信。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不可能的啊,这怎么可能的啊?

    好端端的面临如此恐惧的局势。

    慧安法师一时间感受到了一股近乎于绝望的感觉。

    对方的实力真的是太强了,如此强大的实力在一瞬间令慧安法师感受到了近乎于死寂般的沉默。

    这个时候他真的不能再强撑下去了。

    ...

    ...

    青莲道长吴全义见到时机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必须要尽可能的保证自己处于一个跟竹林剑仙姚言形成合力的状态之下。

    只要二人能够形成合力,哪怕只是短暂的合力,依然可以对对手造成相当巨大的杀伤。

    一旦这个杀伤形成了,就不用再去恐惧任何的帅气。

    只要这个合力形成了,那么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青莲道长吴全义能够感受到的力量就会随之增长到令人恐惧无比的地步。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一个人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处于良好的态势之下。

    只要态势处于稳定,只要态势处于良好,那其实就真的没有任何可惊惧的。

    但是如果整个人的状态出现了下滑,那就有可能被对手钻空子,有了可乘之机。

    说白了这其实就是一口气的问题。

    咬住了这口气,那就不需要再畏惧任何的事情。

    咬住了这口气,那就不需要再畏惧任何的人。

    青莲道长吴全义跟竹林剑仙姚言在这个时候展现出了绝无仅有的默契,展现出了绝无仅有的压制力。

    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强势真的让人觉得相当的恐惧。

    “啧啧啧...”

    一时间二人形成了合力之后真的是对慧安法师没有任何的恐惧感了。

    对他们来说每一次战斗其实都是近乎于本能的战斗。

    这场战斗表现出来的细节,能够让人体验出合作的重要性。

    虽然三人都是一品修行者,但是三人的实力其实是有微弱的差异的。

    有如此的差异,会使得人变得相当的微妙。

    如此微妙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能够决定出相当多的事情的。

    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是就青莲道长吴全义跟竹林剑仙姚言展现出来的细节,他们确实是深刻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杀啊。

    二人对视一眼,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除恶务尽。

    这个时候如果能够对对手造成一定的杀伤,那么接下来就能够轻松的完成好一切。

    如果能够直接将慧安法师杀死,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

    要不然的话,如果任由慧安法师逃走,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慧安法师一旦逃走了,他们就必须要重新集结起来势力必须要重新考虑对慧安法师进行清算。

    这其实是一个相当麻烦的事情。

    一旦这个事情真的成真,那接下来所要面临的形势就会变得岌岌可危。

    一旦真的如此,那可真的是对安西军一个十分不利的消息。

    但是现在他们拥有如此绝好的机会,自然是不能再错过了。

    这个时候他们如果错过的话,那接下来就会面临相当恐怖的结果。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他们尽可能的确保自己处于一个良好的模式良好的状态下。

    保证自己拥有一个相对靠谱的状态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对慧安法师进行限制。

    一旦慧安法师的走位被限制死了,那么慧安法师也就不可能掀起什么大的风浪了。

    慧安法师之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跳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还是拥有一定的硬实力的。

    但是以目前二人的绝对实力来看,根本不需要去畏惧。

    他们的硬实力还会比慧安法师强的。

    硬碰硬的话,自然是实力更强的一方能够拥有优势。

    这个时候真的是不用有任何的犹豫了。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只要能够发挥出属于他们的一面优秀的实力,那么接下来他们就肯定会是获胜的一方。

    这一点几乎不会有任何的犹豫,这一点几乎不会有任何失败的可能。

    二人在达成了默契之后,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将自己剩余的法术汇合在一起。

    青莲道长的道家清气和竹林剑仙姚言的剑气汇聚在一起,凌厉的罡气一瞬间就将慧安法师震飞出去。

    慧安法师被震飞之后立刻口吐鲜血,狂喷出不少的血液。

    对慧安法师来说,这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这种情况下,基本上是不可能拥有一定的竞争力的。

    在元气受损的情况下,他个人在对上了青莲道长跟竹林剑仙之后就没有了任何的优势。这种劣势也体现在了方方面面。

    这个时候真的是不能够有任何的犹豫了。

    跑路吧,这个时候跑路还有一线的生机,这个时候若是选择负隅顽抗的话,那就真的是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了。

    痛苦,真的是太痛苦了。

    这种情绪化的事情有的时候是真的会让人觉得非常的绝望的。

    虽然慧安法师很不愿意承认技不如人。但是眼下事实就是如此。

    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技不如人就是需要拥有一定的认知,就是要认清自己。

    继续负隅顽抗的话真的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只会让情况不断的恶化。

    而随着情况的恶化,接下来所要面临的局势会变得更加的令人绝望。

    情绪有的时候就是如此的。

    明明本来你感觉到还算是不错。

    但是后来就是在不断的恶化之中。

    所以这个时候慧安法师已经彻底的下定了决心。

    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继续的等下去了。

    死扛到底没有任何的意义。

    跑路踩死他当下唯一的生存下去的可能,才是他唯一活下去的可能。

    不能再犹豫了。

    慧安法师的轻功还是相当了得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

    只要能够做好自己那就可以成功的逃离。

    ...

    ...

    “呼...”

    一时间竹林剑仙姚言松了一口气。

    在慧安法师想要逃走的时候他一只飞剑直接将其钉死。

    这个细节还是非常关键的。

    因为如果不是他拥有这个世界上堪称顶级的飞剑术的话,那基本上是不可能将慧安法师留下的。

    慧安法师的轻功实在是太强大了,就是用来去如烟来形容也没有任何的毛病。

    可怕,真的是太可怕了。

    这个人的细节真的是相当的完美。

    但是他们仍然是技高一筹。

    在细节之处不惧怕慧安法师的情况下他们完全没有丝毫放走慧安法师的可能。

    慧安法师所展现出来的全部细节其实都被猜透了。

    “呼...”

    这个时候所表达出来的细节宣告了相当多的东西。

    “呼,这个家伙终于死了。这死的该不会是一具分身吧。”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有的时候竹林剑仙姚言是真的感受到了相当巨大的恐惧。

    有的时候那种恐惧的情绪是会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应该不是分身,至少我觉得不是分身。”

    “啧啧啧...”

    青莲道长吴全义毫不犹豫的说道。

    在他看来,如果对方是分身是幻象的话,那就说明一切都是源自于一种几乎于幻象的特质。

    那是一种一眼就能够分辨出来的特质,基本上不会有疏漏的。

    但是他这一次却没有察觉到那种完全属于幻象的特质。

    这真的是非常真实的感觉。

    所以青莲道长吴全义基本上能够断定对方的身份应该就是慧安法师本人。

    对方既然就是慧安法师本人,他们就不用有任何的顾虑不用有任何的担忧了。

    关键的时刻,保持一个理性的态度保持一个理性的判断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如若不然的话,那么接下来就要面临的是可谓雷霆暴雨一般的进攻。

    但是现在他们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因为慧安法师所体悟出来的细节,真的是被他们完全把握到了。所以他们也在第一时间就将慧安法师斩杀掉了。

    杀死了慧安法师之后也可以算的上是永除后患了。

    除掉了这个后患之后他们真的是不用再去畏惧任何的事情了。

    很多时候畏惧的情绪会在相当情况下让人变得相当的痛苦。

    但是只要他们摆脱了这种禁锢,就可以一瞬间看到晴朗的太阳。

    “哈哈哈,大都护我说什么来着,这个慧安法师一定会来的吧。”

    “这一次,斩了此僚,以此僚人头祭旗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这些细节上的问题了。”

    “是啊,这个时候我们真的不用再去担心西域叛军的事情了。因为没有了慧安法师这个打头阵的,剩下的都是一些扶不上墙的烂泥。这些家伙既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我们就完全不需要去顾虑。这些家伙的实力相当的有限,我们只需要冲击一波就能够直接的将他们冲散。我甚至认为在他们得知了慧安法师已经死掉的消息之后,他们甚至不会再主动进攻,而是会直接溃散掉。”

    青莲道长吴全义这个时候可谓是分析的头头是道。

    对他来说这个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最好的结果了。

    慧安法师一死,整个西域叛军就没有了最为重要的依仗。

    这种情况下,西域叛军做鸟兽散几乎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这个时候胜利几乎已经属于安西军。

    青莲道长吴全义跟姚言的到来确实改变了整个战斗的进程,能够使得他们轻而易举的灭掉慧安法师,加速安西军获胜的进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