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三十七章 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

第三十七章 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

 热门推荐:
    王忠益竟然是个修行者,这是赵洵没有想到的。

    堂堂大周帝国朔州节度使,修行武道,这应该也会出乎衮衮诸公意料吧。

    不过赵洵并不在乎这些,他更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本官知道他是不良人后,他似乎也有所察觉,刻意的与本官拉开距离。”

    王忠益顿了顿,面上带着苦笑:“本官甚至知道他暗中在打探本官的消息,不过本官也没有声张。”

    “所以吴慈死的那天你在做什么?”

    赵洵突然意识到王忠益并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本官在府中休息,当时并未得到消息,也是事后才知道的。”

    王忠益的面色上写满了疲惫。

    “本官也很想知道是谁杀害了他,若是有了结果请尽快告知我。”

    赵洵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相信大周的律法不会错怪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说罢赵洵离开了大牢。

    他一出牢房,旺财和贾兴文就主动凑了过来。

    “怎么样,明允兄,可得到了有用的消息?”

    旺财挺着一个大肚子,眼神中写满了求知的欲望。

    “跟我料想的差不多。虽然现在下定论还尚早,不过我相信王忠益是无辜的,应该是遭人陷害。”

    “是什么人要陷害他?”

    事关吴慈之死,贾兴文对此事的关注度显然要比旺财要高。

    “这个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陷害王忠益的局是一开始就设好的。我甚至觉得何御史的死也是幕后之人设计好的。”

    赵洵前世毕竟选修过侦案,又对探案很感兴趣,所以他对这件事很敏感。

    这很明显是个连环案,而敢设计陷害一方节度使的幕后黑手,必定手眼通天。

    赵洵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一片泥沼之中,随时有可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赵洵觉得疲惫不已,便想要先回家中养养神。

    “贾大哥,旺财你们放心,这件案子我一定管到底。不过我想要先回家休息两日,理一理头绪。”

    贾兴文微微颔首:“也好,这段时间我们帮你盯着牢房,以防止有人想要动手脚。”

    赵洵心道贾大哥这是对上次不良人衙门里混有内奸心有余悸啊。

    毕竟连仵作都能是别人的暗桩,大牢也不一定是安全的。

    有个人盯着总归是件好事。

    …

    …

    对赵洵来说,家是一个可以暂且忘却一切烦恼的地方。

    最近赵洵查案查的精神高度紧张,每天一直住在不良人衙门里,工作和生活高度重合。

    这可不是赵洵想要的生活。

    奈何不明不白的上了显隆帝的贼船,现在赵洵想要下船已经是不可能了。

    看来他只能做一个海王了,哎这是显隆帝逼他的啊。

    “小公爷回来了,小公爷回来了!”

    狗腿子家仆见到赵洵回来了,一个个兴奋的摇着尾巴。

    “嗯…莫要声张。”

    赵洵小心提醒道。

    他好不容易回府一次,自然不能太张扬,否则还不得被老爹狠狠教训一番,说他不顾家云云。

    赵洵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自己住的跨院,命下人们烧了一桶热水准备沐浴。

    在不良人衙门生活条件很一般,自然不可能天天洗澡,这几日赵洵又忙于办案,一身的汗臭味。

    这对有洁癖的赵洵来说实在太难以忍受了。

    一层层的脱掉衣衫跳进木桶中,赵洵十分畅爽的闭上眼睛,呼出一口热气来。

    爽,真的爽。

    许久没有那么爽了。

    可他刚享受了没多久,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洵哥哥,洵哥哥抱!”

    不知怎的小萝莉赵丹姝得到了赵洵回府的消息,也不午休了一路小跑来到了赵洵的住处。

    她也顾不得问,径直推门而入,朝赵洵扑来。

    “呃,妹子,哥在沐浴…”

    赵洵面露尴尬神色,连忙道:“你先出去一下。等哥洗完了再来找你玩。”

    小萝莉一脸委屈,可怜巴巴的望着赵洵:“洵哥哥可不能骗我,你要是骗我,我就叫爹爹打你屁股!”

    赵洵无奈,双手一摊道:“我绝不骗你。”

    小萝莉这才极不情愿的出了屋。

    赵洵又泡了大概一刻,这便从木桶中跳了出来擦干净身子换上一套干净的衣衫。

    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赵洵一扫蓬头垢面的形象,又恢复了翩翩美玉佳公子的状态。

    他推开屋门,见小萝莉就在屋外,反绞着双手紧紧咬着嘴唇出神。

    “丹姝…”

    “洵哥哥,洵哥哥抱!”

    小萝莉风风火火的扑到赵洵怀里,一个小肉球十分的温暖。

    “妹子,哥不过离家几日,你咋跟一年没见哥一样。”

    “洵哥哥,二郎三郎欺负我。伦家,伦家打不过他们!呜呜呜呜呜…”

    赵洵闻言不由得苦笑。

    他还以为是什么,这清官难断家务事,家人们之间的矛盾可比不良人衙门的离奇案子还难解决。

    案子再离奇,也有法理规律可循。

    可家族矛盾没有道理可讲。

    饶是如此,赵洵仍然是站在小萝莉一边的。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小萝莉萌啊。

    “二郎,三郎怎么欺负你的?”

    赵洵帮小萝莉擦了擦泪水,很是温柔的说道:“哥哥帮你撑腰。”

    “前日晚上伦家想要吃冰酪,便叫人去小厨房取了一块,谁知半路就被二郎给抢走了。昨日早上伦家开开心心的准备吃面,三郎突然跑来往伦家碗里吐口水,吐了就跑。”

    小萝莉一哭诉起“惨痛”的“家庭暴力”来就收不住,一时间梨花带雨。

    赵洵向来是最疼这个妹子的,但也被她的遭遇一时间弄得哭笑不得。

    “二郎三郎也真是的,这么大人了还欺负妹妹。”

    赵洵拍着胸脯道:“这件事交给阿兄了,我一定狠狠教训他们。”

    小萝莉这才转悲为喜,咯咯咯的笑出了声。

    赵洵最喜欢看小萝莉笑,一双小小的酒窝,两只大大的虎牙…

    “洵哥哥最好了,洵哥哥揍他们!小萝莉攥紧一双小拳头,在空中奋力的挥舞着,奶凶奶凶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