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三十三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第三十三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热门推荐:
    回到不良人衙署,赵洵喜忧参半。

    喜的是他得了恩师吴全义指点,习得道家气息导引术,可以调和体内文修与武修两大修行体系的气息,保证在不走火入魔的情况下双修。

    这让赵洵将对吴全义的负面印象一扫而空。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吴全义虽然其貌不扬但实力还是很强的。赵洵能够入品文修跟吴全义有很大的关系。

    若是再能悟出道家导引术的真谛,那可就血赚了。

    这简直就是赵洵的金主爸爸啊,只不过别的金主提供的是财,吴爸爸提供的是修行技术。一想到这里,赵洵恨不得抱紧吴爸爸的粗腿。

    忧的是似乎恩师并不认为朔州节度王忠益是杀死不良人吴慈的幕后真凶。

    如果真如恩师判断的那样,那情况就愈发复杂了,赵洵觉得长安城的这池水愈发浑浊了。

    “赵公子,赵兄…呃,明允…”

    反复斟酌了一番措辞,旺财还是喊了赵洵的字。

    因为赵洵说过,旺财是一个组的,是自己人,不用那么见外。

    “嗯?旺财,怎么了?”

    赵洵扭过头来,嘴角微微上扬。

    “嗯,不是说了嘛,今日请你去喝酒。”

    旺财显然财大气粗,说起请客来十分豪气,一点也不紧张。

    不像赵洵,虽然这世是堂堂赵家小公爷,但因为前世过得实在太苦逼,还改不了吝啬的毛病。

    “唔,这样啊,我差点都忘了。喊上贾大哥,我们走吧。”

    “明允今日想吃什么?”

    “吃鸡…”

    “吃鸡?”

    “对,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这…行吧,既然这样我们就去吃鸡好了,我知道东市一家酒楼,烧鸡做的很地道。”

    旺财显然没有接住这个梗,赵洵显得有些失望。

    他这也是故意在试探,想要看看这个世界有没有像他一样的穿越者。

    当然他也不可能见人就试探,至少得挑一些像穿越者的。

    从目前看来,旺财是赵洵见过人中最像穿越者的,显得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事实证明,他只是一个逗比而已。

    哎,我的猫娘老婆们,自此一去不复返了。

    赵洵在心中感慨道。

    …

    …

    长安东市,揽月阁。

    这是东市顶级的豪奢酒楼,食客非富即贵。

    旺财轻车熟路的带着赵洵和贾兴文一路走进酒楼,就像是回家一样。

    “明允、贾大哥到了这儿尽管放开了吃!”

    旺财拍着胸脯说道。

    赵洵心道兄弟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可要使出洪荒之力开动了。

    还未等他发声,便有酒楼小二热情的上前,满是谦卑的冲旺财躬身行礼:“二少爷,您怎么来了?”

    嗯?

    赵洵当场愣住。

    二少爷?

    小旺财是这揽月阁的东家?

    看不出来啊。

    仔细想想倒也全都连上了,旺财夸这家酒楼烧鸡好吃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旺财对这酒楼熟悉是因为这酒楼就是他家的产业。

    怪不得旺财对赵洵写书出书这么上心,商业头脑使然啊。

    这些真的是天赋,刻在骨子里的。

    那小二将旺财、赵洵一行人领到临街靠窗的一间最大的雅间,满脸堆笑道:“二少爷,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旺财很有主人翁精神的大手一挥道:“把招牌菜都上一遍,尤其是烧鸡,一定要做好,不然扣你月钱。”

    小二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然后点了点头忙不迭的跑走了。

    三人入席坐定后,赵洵拍了拍旺财的肩膀道:“旺财啊,哥很看好你。”

    “多谢明允兄。”

    旺财憨憨的接道。

    赵洵不由得在心中感慨,有的时候人还是傻点好,傻人有傻福啊。

    东家请客,酒楼上下自然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上菜的速度出奇的快。

    没多久的工夫,一整桌的酒菜就摆满了。

    赵洵和贾兴文、旺财碰了个杯便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一想到今后每天都是这种神仙日子,赵洵暗爽不已。

    小旺财简直就是长期饭票啊。

    谁知赵洵刚吃了没几口,旺财便凑了过来很自然的说道:“明允兄实不相瞒,某有一事相求,这揽月阁什么都好,就是少一副对联。听闻明允诗作了得,可否赐下一副对联,为这酒楼增加一些文墨雅气?不必像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那么绝,稍差一些也是可以的。”

    赵洵心道来了!

    来了,他真的来了!

    这旺财不愧是生意人,大餐果然不是白吃的。

    不过这也正常,来而不往非礼也。

    总体来说,对赵洵这是利大于弊的。

    一想到今后有了长期饭票,可以山吃海喝,赵洵觉得拿出一副对联不但不亏而且血赚。

    他闭上双眼作凝神状,开始思考什么对联能够关联上揽月阁。

    过了片刻,一首诗便涌上心头。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

    李太白的诗果然不一样,听起来就觉得霸气。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诗的两句,并不对仗,用作对联有些勉强。

    但这两句实在太霸气太有仙气了,对不对仗就无关紧要了。

    果不其然,听到这两句后,旺财双眼噙泪,激动的都要哭出来了。

    “明允兄,你真是文曲星下凡啊。好一句俱怀逸兴壮思飞,好一句欲上青天揽明月!妙啊,妙啊!”

    赵洵心道这才哪儿跟哪儿啊,咱的诗词储备上千首,好歹也是科班出身,别的不行,背诗还是绝绝子的。

    被旺财一通花式吹捧,赵洵心情十分愉悦。但他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

    物以稀为贵,他可不能把诗作一下子全部拿出来。那样诗词就不值钱了。

    “明允兄,你这么有才,不出书真的可惜了,就这么说定了。你以后出书就在我家书坊,我旺财包了。”

    小胖子拍着胸脯道。

    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和赵洵同为不良人,又分到了一组,他一定能够把赵洵的出书权拿下。

    在这件事上,他莫得感情。

    对赵洵来说,这自然也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嗯,这种感觉真的很爽。

    赵洵只需要动动手指就把钱挣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