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二十三章 永和县主李太平

第二十三章 永和县主李太平

 热门推荐:
    永和县主?

    神特么永和县主,这封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永和大王、永和豆浆啊。

    莫非这个县主是个吃货?

    赵洵在心中腹诽,面上则是毫无波澜。

    大周定制,亲王之女封为县主。

    但是显隆帝显然太能生了,儿子女儿加一起都能凑几支足球队了。

    赵洵虽然贵为成国公世子,但也不可能跟每一位大周亲王相熟,更不可能认识每一位县主。

    这个永和县主,很显然就在他的知识盲区外了。

    “贾大哥,你知道这永和县主是什么来头吗?”

    “永和县主名为李太平,乃当今齐王殿下的小女儿,今年刚刚及笄。最受齐王殿下宠爱。”

    原来是齐王李象之女。

    按照大周的定制,女子十五岁及笄,预示着成年,可以婚配。

    但赵洵毕竟是从后世穿越而来,在他看来这个年纪不过还是个萝莉。

    赵洵平复了一番心情,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不能有非分之想。

    不多时的工夫,永和县主李太平就在侍女的簇拥下进入了画舫船舱。

    “咦,这不是赵洵嘛,你怎么也在?”

    很显然,李太平认识赵洵,但赵洵不认识李太平。

    或者说,赵洵的记忆出现了一些片段式的缺失,其中就包括了关于李太平的部分。

    “见过永和县主殿下。”

    皇室宗亲和贵胄子弟本质上都是一种人,赵洵很快的调整了状态。

    既然是出来游玩散心的,搭个伙也没什么不可。

    他定睛瞧去,发现这李太平身材高挑,柳腰香肩。鹅蛋脸上两腮处有几方不太明显的雀斑,虽然被腮红点着但没有完全掩盖掉。一双桃花眼配上柳叶眉十分的匀称,眼眸里如碧波秋水,教人只看一眼就觉得心神荡漾。

    李太平今日穿了一身鹅黄色齐胸襦裙,赵洵下意识的将目光向下移去,只看了一眼就明白齐王李象为何会给永和县主取这样一个名字了,因为这家伙真的很平啊。

    “听父王说,你是坠楼后起死回生的,还被陛下钦赐加入了不良人衙门,可有此事?”

    李太平乃是少女心性,向来心直口快,想到什么问什么。

    这可吓坏了身旁伺候的侍女,连忙在一旁提醒道:“县主殿下,此事不可公然提起。”

    李太平嘟着一双嘴抱怨道:“为什么你们都不让我问这件事,没意思。”

    “县主殿下,此事说来话长,以后小臣有机会与您慢慢的聊。”

    赵洵见一旁有人解围,心中也乐得如此。

    “开船吧。”

    永和县主也是个急性子,可没有工夫等画舫坐满。

    像她这样的贵人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船夫们立刻摇橹划桨。

    画舫开动之后,李太平望着满池秋水一时来了兴致,便朗声道:“时维八月,秋高气爽,本县主泛舟游湖曲江池之上,特望诸位才子吟诗作赋,感怀秋兴。若有上佳之作,必重赏。”

    对李太平这样身份的人,钱就只是一个数字,根本不重要。

    她图的就是一个开心。

    皇帝有翰林院一帮御用文人,亲王府宅中也有类似的机构和门客。

    可李太平从小在这样环境中长大,觉得这些门客作出的诗词庸俗不堪,特意想听听朱门之外的读书人是怎么作诗的。

    画舫船舱之中不乏读书人,得知李太平的身份后不少起了攀附之心。

    大周的科举制度刚刚建立不久,并不怎么完善。

    每科录取人数极少不说,还可能因为各种稀奇古怪的原因落榜。

    故而这个时代做官最重要的途径还是荐举制度。

    凡是自认为有才的读书人都会主动将自己写的诗词文赋和拜帖一起送到王孙权贵府邸之上,以期望得到贵人的青睐。

    有的时候贵人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命运发生改变,与之相比气节什么的就不重要了。

    如今永和县主这个大贵人就在他们的面前,都不用他们找门路去拜谒了,他们如何能不喜?

    却见一位穿着湖蓝色窄袖圆领袍衫的瘦削年轻人当先起身,冲永和县主行了一记叉手礼。

    “县主殿下,不才刘永年抛砖引玉,献丑了。”

    说罢他背负双手在船舱之中踱起步子。

    一边踱步他一边摇头晃脑。

    约莫过了三十息的工夫,他沉声吟道:

    “随风露冷却斜阳,

    高下霏霏不顺时。

    渔曲复游多少事,

    促织时候闭门时。”

    一诗吟罢,几名与他同伴的读书人立即叫好捧场到。

    “妙哉,妙哉,刘兄此诗大妙呀。随风露冷却斜阳,只一句话就勾勒出了夕阳西下之时,秋高气冷,露水沉沉的景象。接下来一句写生平不顺,壮志未酬,以景入情。渔曲复游多少事,笔锋一转,以渔家歌女的姿态写尽沧桑,最后又以蟋蟀叫声结尾,感怀伤秋,一气呵成令人佩服啊。”

    赵洵听罢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短短三十息内,这刘永年能够脱口成诗确实很不错,但要说这首诗有多好也不尽然。

    整首诗看去,皆是悲秋意象的堆砌,以及抑郁不得志的抱怨,完全没有一点正能量。

    这样的悲秋诗没有一万首也有几千首,怎么也不能算是佳作。

    “某贺七安也来作一首助兴。”

    赵洵扭头去瞧,发现这次发声的是个身材壮硕的汉子。

    此人留着一脸络腮胡子,跟他的身材倒是很配。

    他走到船舱边,望着曲江池远处的山麓,沉吟许久后悠悠吟道:

    “又还频数雅风衰,

    云下山川上岭翻。

    凉叶尤宜红尾短,

    横空寒渚入寒烟。”

    这首诗明显是写红叶的。

    这个时节终南山上的红叶已经开始泛红,但是还没有到最红的时候。

    贺七安这首诗倒也算是应景,只是无论是遣词造句还是意象铺陈都极为普通。

    “贺兄此诗妙哉,一句凉叶尤宜红尾短写尽红叶之美,某佩服,佩服!”

    这下轮到刘永年来吹捧贺七安了。

    赵洵心道商业互吹也不是这么个吹法。你们这样子胡乱吹捧,良心不会痛吗?

    他本来是不想出风头的,可这几首诗实在是太烂了,赵洵便想抖一手,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好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