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飞剑术的突破

第六百三十一章 飞剑术的突破

 热门推荐:
    西域,安西都护府。

    在贾兴文的强化训练之下,安西军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巅峰状态。

    在此之前,安西军已经变得有些懈怠。

    事实证明安西军确实是相当的具有张力的。

    不管是面对怎样的局势怎样的状况,其实安西军都不会变得绝望。

    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正因为有了安西军这样的表现,贾兴文才会如此的自信。

    他能够尽可能的用自己的方式去锤炼安西军。

    因为在贾兴文看来,安西军绝对是有韧性能够顶得住如此巨大的压力的。

    这个阶段,安西军足以变得非常的强势。

    当安西军变成了一种所向披靡的地步,那就是贾兴文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呼...”

    贾兴文其实现在最担心的情况反而是所谓的北方蛮族。

    北方蛮族入侵安西之后其实并没有大举的进攻。

    但即便是如此,安西军上下其实也是承受了极大的压力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要顶住压力,必须要能够切实的保证自己始终的处于一个主动的模式之下,不能够被北方蛮族随意的带跑带偏。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就会变得被动起来。

    贾兴文并不是第一次跟北方蛮族打交道了。

    在此之前,他就曾经和北方蛮族进行过不止一次的对抗。

    在他的印象中,北方蛮族并不完全是一种野蛮人,他们也是诡计多端的。

    如果按照野蛮人的方式去对付他们的话是肯定会失望的。

    在这个时刻,其实北方蛮族的硬实力还足以给到安西军充足的压力。

    一旦安西军稍有懈怠,或者在其中的任何一个方面有瑕疵的话,那就会导致不可估量的后果。

    对此,其实贾兴文心中也算是心知肚明的。

    越是在这样的时刻越是不能够有放松。

    越是这样的阶段,越是得时刻的保持警戒心。

    贾兴文知道这个时刻他其实起到的就是一个标杆的作用。

    当他可以全方位的呈现出自己的优势的时候,基本上不必去担心任何的其他的事情。

    这个阶段的认知确实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

    即便是大都护刘霖也未必能够达到贾兴文的境界。

    因为刘霖在之前并没有和北方蛮族交手过。

    既然没有过交手也自然没有所谓的发言权了。

    在这个阶段,贾兴文其实还是具备一定的主导性的。

    这当然要感谢大都护刘霖的付出,但是也和贾兴文自己的努力是不可分割的。

    在这种状况之下,贾兴文确实是拥有无限的可能。

    当他可以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将自己的全部实力呈现出来的时候,不管是面对任何的敌人贾兴文都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啊。

    在贾兴文看来,人有的时候就是要尽可能的表现的自信一些。

    当你能够表现的足够自信的情况下,不管是面对怎样的危机都不会表露出一种颓势。

    这是很关键的。

    因为有的情况下,当面对困境的时候人是会本能的退缩的。

    这一点是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的避免的。

    因为当面对危机的情况下,是会出现相当多的问题的。

    这些问题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出自于人的本能。

    一旦人的本能方面出了一些问题,那么想要在一定的时间内解决好这一切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阶段,如何能够合理的规划一切就成了当务之急。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将细节做到极致的。

    当面对一些困惑的情况下,如何调理就是显得至关重要了。

    其实贾兴文自始至终都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明白是一回事,具体去做又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回事了。

    当一个人全方位的面临困境的时候,其实就是最考验他的时候。

    当面对危机的情况下,贾兴文采取的是一个最为保守的方式去应对。

    也许这个方式乍一看上去会显得有些保守,但是也保证了所谓的下限,使得不会出现太过明显的危机。

    这一点也是贾兴文最为看中的。

    因为在贾兴文看来,如果危机太过明显的话是会对于安西军的军心造成极大的影响的。

    一旦安西军的军心造成了一定范围内的波动,就会导致整个安西的局势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大都护刘霖是好不容易才把安西的局势控制到现在的这个样子的。

    贾兴文是一定不能够辜负大都护的心意的。

    这个时刻,他的发挥就必须要达到最好,没有任何的可以商量的余地。

    越是这样的时刻越是需要拿捏好。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有丝毫的困惑。

    这个阶段,其实是最为考验人的。

    具体发挥如何会直接决定了未来一段时间内贾兴文以及安西军的前途。

    所以贾兴文肯定也是会竭尽全力的。

    ...

    ...

    终南山,浩然书院。

    旺财在练习飞剑术。

    虽然比起之前来他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和顶级剑客比起来他就像是一个玩耍泥巴的娃娃。

    不管是从各个角度来看,旺财的表现都不能够算是完美。

    当然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他的表现也还算是相当的可以了。

    “姚剑仙,我现在都这个程度还算是正常吗?”

    这个时间点上,其实旺财真的是表现的有些尴尬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发挥到底算不算是正常。

    但是如果只是从细节上来抠的话,其实他还是有很多的细节没有达到所谓的标准的。

    所以其实旺财内心深处的压力也是相当的巨大的。

    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在这方面存在任何的侥幸心理。

    因为如果他真的这么想了的话,那么在未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旺财很有可能都无法完全意义上的变得强势。

    这是他不想要看到的。

    旺财既然已经决定了修行,那么自然是要奔着最强大的修行者去奋斗的。这一点是母庸置疑的。

    旺财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和赵洵一较高下呢。

    虽然他的内心深处也很清楚他不会是赵洵的对手,但是试一试总归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

    退一万步讲,只有试一试之后旺财才会死心。

    这个阶段对于旺财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只要旺财能够通过这个考验,那么一切的一切就变得截然不同了。

    “嗯,你现在的表现其实可以算得上是相当不错的。所以不必有过于的担忧。你只需要尽可能的维持住自己当下的状态就好。只要你可以保持住当下的状态,其实最终还是有可能达到高等级修行者的。”

    姚言这个时候一边轻轻的捋着胡须,一边云澹风轻的说道。

    对他而言,这个阶段的状态其实是保持的相当的不错的。

    这个阶段的控制力已经让他拿捏的非常到位了。

    包括旺财的发挥也算是在他的掌控之中的。

    所以姚言更加是不会有什么压力了。

    他只需要尽可能的保证一切都顺遂即可。

    这个阶段姚言真的是达到了一个个人的巅峰状态。

    当姚言可以全方位的具备这种优势的情况下,不管是自身的修行突破,还是教导旺财其实都是大有裨益的。

    旺财本人当然也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这样的感觉。

    在旺财看来,姚言的发挥确实是相当的完美的。

    姚言的一举一动其实他都看在眼里,并且在很是认真的去学习。

    “姚剑仙,我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在控制飞剑的过程之中,这飞剑总是在胡乱的晃荡。这可如何是好啊。如果不能够加以改正的话,其实我的修行之路会变得非常的不稳啊。”

    这个阶段其实旺财的内心还是很迷茫的。

    在他看来,飞剑术其实可以说是非常普通非常基本的剑道修行细节了。

    所以在这个当口,其实旺财面临的压力很大。

    如果他连如此简单的飞剑术都无法掌控的恰到好处的话,其实在面临其他修行法术的时候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是不可能会好的。

    越是这种时候其实越是应该拿捏好心态的。

    不然的话,旺财很有可能就会陷入到了一个所谓的怪圈之中。

    一旦他真的陷入到了这样的一个怪圈之中,那么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简直是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的。

    虽然姚言的实力很强大,但是这面对一些特殊情况的时候,其实姚言也是显的无能为力的。

    这种时候尤其考验的就是个人的实力。

    在这方面其实旺财还是存在一些十分明显的差距的。

    所以,旺财肯定还是要尽可能的能够合理的调整一下。

    只要他可以将自己的个人状态调整到最佳的话,其实就不需要去看任何人的脸色了。

    “这个其实也是正常的事情。旺财啊,你仔细的想想看,你刚刚踏入修行境界才多久?指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精通飞剑术,这其实是不现实的啊。但是我觉得啊你也不必有任何的情绪,因为只需要尽可能的按照当下的模式继续下去,你终究还是可以获得极大的突破的。”

    这个时刻,其实姚言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

    所以他希望旺财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只要旺财能够一以贯之的保持一个合理的状态那就不必去担心其他的事情。

    毕竟这里有姚言在。

    有姚言在的地方一切皆有可能。

    有姚言在的地方就不需要旺财过于的去担心。

    旺财只需要尽可能的做好自己就是。

    只要旺财能够做好自身的部分,就可以达到一个个人的峰值。

    这个阶段对于旺财而言就是一个极大的认知了。

    “好,我多加努力吧。”

    既然姚言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如果旺财再多说什么都话其实就真的是显得有些矫情了。

    这种时候还是应该表现的澹定一些的。

    “其实飞剑术真的只是诸多剑术之中的基础,你要想继续的往上走,其实还是有很多需要努力的部分。只要能够做到极致的话,确实也不必有任何的顾虑。”

    这个阶段,其实姚言也有必要给旺财打打气。

    因为在他看来,旺财在信心这方面其实还是有一定的欠缺的。

    当旺财能够把自己的自信增长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对于他的修行之路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够有丝毫的自卑。

    这是破境的极为关键的时刻,如果在这个时间点上有任何的懈怠的话,最终所能够达成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的。

    这个阶段,其实姚言已经对于旺财有了一整套的规划。

    只要旺财自己不要作那么最终所取得的效果肯定是会极好的。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需要把握好自己的心态。

    姚言这个时候所能够达成的强势性也是一般的人所难以想象的。

    在他能够将旺财的一切规划到极致的情况下,根本不需要旺财多想什么。

    “好的,我都听姚剑仙的。”

    这个时候的旺财表现出了无比乖巧的一面。

    因为在他看来,这个时候唯有表现的乖巧才能够讨得姚剑仙的欢喜。

    一旦姚言能够非常切实的感受到这样的感觉之后,自然会更为用心的去给旺财讲授一些细节技巧。

    这对于旺财的提升也是相当的关键的。

    旺财对此也是心知肚明。

    既然双方对此都是心照不宣的那就更加不需要有任何的顾虑了。

    “其实在你熟练的使用了飞剑术之后就可以尝试御剑飞行了。 这也算得上是剑客进阶之路上十分关键的环节。如果你可以度过这个难关的话,那么在未来很有可能能够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

    在姚言看来,御剑飞行就是剑客修行之路上的分水岭。

    一个修行者有没有修行的天赋,基本上就要看的是御剑飞行。

    如果在御剑飞行的状况下可以达到一个非常曼妙的状态,那么就根本不必担心将来的境界问题。

    反之,问题就会变得相当的严峻。

    其实旺财也是在一个不断的学习过程之中。

    所以当姚言提到了一个点之后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一切记录下来。

    对于他来说,如果可以将这一切全部消化的话,修行之路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