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五百六十章 来自暗界的线索

第五百六十章 来自暗界的线索

 热门推荐:
    不得不说这个操作模式还是相当不错的。

    在赵洵跟老比利开始了一轮深入的谈心之后一切就变得顺利了起来。

    这是一种极为顺利的谈心模式,这是一种能够让人极为惬意的谈心模式。

    老比利彻底的打开了心扉,彻底的开始给赵洵谈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这一点还是相当的有必要的。

    因为有了沟通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起来,有了沟通之后赵洵就可以第一时间就知道老比利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

    这一点真的是相当的重要的。

    有了这点之后真的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所以赵洵进一步的通过老比利的视角了解了浮空城。

    在赵洵看来浮空城根本就没有那么的复杂,在赵洵看来浮空城根本就没有那么的难以预测。

    其实只要能够将心态放平,那么所谓的浮空城也就能够很快的弄清楚。

    真的不算是艰难,一切都是在赵洵的预料之中的。所以接下来赵洵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将这一切进行分析。

    这真的不算是多么艰难的事情。

    赵洵在离开了识海之后立刻跟六师兄卢光斗汇合。

    在赵洵的印象之中,六师兄卢光斗对于这些细节那是相当的关注的。

    而且他总是能够给出一些非常合理化非常细致的分析。这些非常细致的分析肯定是可以深入的帮助到赵洵的,也肯定是可以帮助到赵洵相当多的。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即便是面对了一系列的问题也没有什么所谓。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抉择的。

    当一个人抉择了很多的事情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相对的简单了。

    因为这个人已经有经验了。

    有了经验之后其实更多的事情就能够有条不紊的去进行处理了。

    赵洵相信六师兄卢光斗目前就属于这样的一个状态。

    ...

    ...

    “什么小师弟,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能够重新的猜测出一些新的事情了?你已经能够跟浮空城中的人直接进行对话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六师兄卢光斗简直是有些不可置信。

    哈哈哈,其实赵洵一开始的时候也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如此啊。

    既然事实如此那有什么好纠结的呢,既然事实就是如此那有什么好彷徨的呢。

    赵洵真的没有任何的纠结啊,真的没有任何的彷徨啊。他就是在那样的状态之中进入到识海的。在进入到了识海之后一切反而变得轻松了起来。在看到了那座浮空城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起来。

    确实没有必要纠结了,赵洵所在做的其实就是非常简单非常本真的事情。

    有的时候有的人会把事情弄得相当的复杂,其实大可不必。

    有的时候选择跟着心走其实反而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真的没有必要那么的纠结。纠结有的时候反而会令一个人的状态发生极为重大的变化。

    至少赵洵目前是这么认为的。

    之后他的判断会不会因此而产生十分深远的变化那就不知道了。

    赵洵是一个相当冷静的人,所以哪怕是面对六师兄卢光斗的时候也是如此。

    当他如此云澹风轻的将结果跟六师兄卢光斗说了之后六师兄卢光斗简直是被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啧啧啧,小师弟啊不一般啊这真的是相当的不一般啊。你太强了,你现在的这个境界简直是太强了。”

    “额,不是苦思冥想境界吗?”

    “不不不,不只是苦思冥想的境界,而是能够达到一个更加的强大的境界。”

    这个时候的六师兄卢光斗简直是显得兴奋极了。

    赵洵其实很少能够见到六师兄卢光斗表达的如此的兴奋,这确实相当的少见。不过目前看来六师兄卢光斗的状态确实保持的很不错。

    “其实这个事情本来是很简单的,但是关键要看你能够保持一种怎么样的境界。小师弟啊,从目前来看你的境界的突破真的是相当的明显的,只需要继续按照这个样子保持哦下去,我估计你能够更加的突破呢。”

    好家伙,赵洵心中直呼内行。

    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看,六师兄卢光斗的这句话都不是在忽悠他。

    赵洵是一个非常讲究细节的人,所以当他能够将细节做到极致的时候,他自己都会感到非常欣喜的。整个过程其实他真的相当的满意。

    能够达到目前的这个状态一开始的时候赵洵也是没有想到的。

    啧啧啧,不一般啊真的是相当的不一般的。

    其实赵洵真的没有想到他的境界能够突破的如此的犀利,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境界能够突破的如此之快。

    一切的一切都超出了赵洵的认知范围,在赵洵看来一切都已经是一个最好的模式了。

    当然赵洵是不会有任何的矫情的情绪的。因为赵洵很清楚,目前的这一切还不算是重点,目前的一切还都只是在铺垫。

    这个时候最好能够保持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冷静状态。只要能够保持冷静呢,那基本上接下来的事情也不会出现翻车的情况。

    “六师兄啊,我其实我一直有一个问题,但是不好说出口哦。”

    “小师弟啊你有什么就直说,不必有任何的纠结。”

    “额,好吧。其实是这样的,我一直都在想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看到浮空城的时候最先看到的都是最底层的呢?像是我最先看到的就是老比利以及那间小酒馆。我看到的这些其实都是非常现实的存在。然后随之往上,看到的东西也就越来越豪华越来越奢华。但是也就越来越超出了基本的认知了。”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认为自己是需要把自己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说出来的。要不然的话将来所面临的问题就会更加的令人感到困惑。

    如果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尽可能的将问题分析好的话,那么显然效果是最好的。

    但是如果不行的话,其实赵洵也有备选方桉。

    “嗯,这确实是跟好问题。如果你一定要让我给出一个答桉的话,那我可能会说是因为我们这个世界本身的基础就是最底层的人。因为我们这个世界是由最底层的人组建起来的。所以小师弟你会先看到最底层的人。这本身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真本身就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小师弟你之所以会在这方面疑惑,我觉得很有可能还是跟一些现实的事情有关。比如说你觉得我们这个世界的构造其实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不不不,那倒是没有。”

    赵洵连忙解释道。

    其实赵洵真的是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的。

    对赵洵来说其实有的时候拥有一些看起来新奇的想法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这样能够让那个人的分析更加的理性,至少这样可以让一个人能够更加快速的认识这个世界。这一点其实是很关键的。

    但是更关键的事情其实也是有的。

    比如说,赵洵如何能够更加全面的分析浮空城。

    浮空城其实是一个非常现实化的世界。

    就像是刚刚六师兄卢光斗分析的那样,浮空城是一个由最底层百姓所构建的城池。

    虽然这座浮空城跟一般意义上的城池完全不同,但是他仍然没有逃出这个构建的模式。

    那就是一般的百姓是基础,是构建一整座城池的基础。

    所以在有了这些基础之后才有了这座浮空城。

    理解清楚了这些之后其实一切就变得相当的合理了,一切就变得相当的简单了,一切就变得相当的容易理解了。

    赵洵一直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只要有机会的话赵洵是会从一个更加深入的层面去理解问题的。

    赵洵一直都会尽可能的让自己处于一个非常细致的思考状态之中。

    赵洵一直都会尽可能的让那个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的偏激。这一点其实非常的重要。如果一个人看起来就非常的偏激的话,那么他的分析也不会有更多的可信度。

    而赵洵目前的状态肯定是希望他的分析能够被更多的人接受的啊。

    赵洵目前的分析其实在某些层面上已经能够达到一个相对不错的状态了,至于在接下来的过程中能够发展到一个怎样的程度其实是没有人能够知道的。赵洵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对于赵洵来说,当他能够展开一个更加深入的分析,能够展开一个更加合理的分析的时候那显然是非常重要的。

    赵洵其实是在努力的适应这个世界的。

    适应一个世界其实有的时候确实是需要时间的。

    当你意识到这个世界并不是你一开始的时候所想象的样子的时候那么接下来你就不得不做出一些更加深入的判断了。

    判断本身并不是什么非常严重的问题,关键是透过判断你能不能够得到一些引申的东西。

    这简直是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

    有的时候赵洵一直在困惑于此。但是现在有了六师兄卢光斗的解惑以后其实情况变得相对好了很多。

    因为六师兄卢光斗的思路还是相当的清晰的。即便是赵洵本人有了困惑,基本上只要能够在六师兄卢光斗的分析之后就能够得到解答。

    所以赵洵是非常的愿意跟六师兄卢光斗来进行一波分析的。

    六师兄卢光斗总归是不会让人失望的。

    赵洵的认知其实一直和其他人的认知是不太一样的。赵洵的认知总归是由他自己思考的方向性的。

    赵洵并不是一味的思考而是能够进行一轮总结,进行一波分析。乍一看上去这不算是很重要。实际上这真的是相当的关键相当的重要的。一个人能够如何理解决定了接下来他能够拥有一个怎样的前程。

    其实赵洵对于宇宙的理解一直都处于一个非常具象化的阶段。

    但是其实要相对于宇宙有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是需要能够抽象化的。

    这一点赵洵其实一直都做的不算是很好。当然他还是有不小的提升的空间的。只要赵洵愿意,提升病不算是什么艰难的事情。

    六师兄卢光斗的分析让赵洵能够更加明确的去了解这个世界。

    在赵洵能够得到一些深入的认知之后他就可以提出一些更加有用的分析了。

    分析其实真的是相当的关键的。当你能够提出一些更加有用的分析之后其实在更深层次的一些层面上你就可以有一些崭新的理论了。

    理论其实有的时候还是很关键的。

    比如说对于这些苏娜星的人来说,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和奥瓦尔星的人死磕。他们彼此之间到底是由什么血海深仇。

    其实这些都是值得好好的分析好好的筹划的。

    弄清楚了这些之后一切才能够得到深入的分析。

    比如说他们两者跟暗影族之间又是存在一种怎样的关系。

    其实这些都是相当的有意思的,其实这些都是相当的能够让人感兴趣的。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只要有机会的话他还是会尽可能的让那个自己的分析更加的有道理的。

    他不想要自己的分析只是单纯的猜测,这样的话没有任何的意义。

    赵洵是希望他的分析能够被更多的人接受的。

    这当然需要时间,这需要充足的时间,只有获得了充足的时间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才会变得更加的合理。只有获得了充足的时间那么之后的分析才会更加的合理化。

    赵洵目前处于的阶段尚且还是需要不断的提升不断的摸索的。赵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够达到一个怎样的境界。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个相对美妙的开始了。

    对赵洵来说其实只要是能够在更加深层次有一个认知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应该有而是会水到渠成的顺利的。

    赵洵目前对于暗影族的认知其实已经处于一个相对不错的阶段了。但是对于苏娜星人和奥瓦尔星人的认知其实还有待进一步的加强。

    这当然需要时间,不过赵洵也确实有的是时间。

    对于赵洵来说,目前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所以他对于自己的未来是相当的有自信的。

    ...

    ...

    目前对于阿斯兰和卡尹尔来说一切都是相当完美的。

    当他们冲出了虚空空间的封锁之后瞬间发现宇宙原来是那么的广阔。

    在完成星际跳跃的过程之中其实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的。这一点基本上是避免不了的。

    当一个人能够在星际跳跃的过程中发现一些细节的话,那其实就是相当不错的。这意味着一个人可以更加深入的分析一些问题。当一些问题能够得到进一步的深入的分析之后,一切就变得相当的顺遂了。

    当一切能够展开以后一切就变得相当的简单了。

    这一切对于阿斯兰和卡尹尔来说其实是相当的具有迷惑性的。

    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有的时候是看不清漫漫长路的。所以在一些时候是真的会感受到感慨的。当一个人能够全面的感受到感慨之后,接下来感受到的这些细节真的是相当的令人感到震撼的。

    这些细节对于他们来说其实真的是相当的有用的。

    “啧啧啧,看来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是真的相当的强势啊。我们的理解其实还是有一些问题的。我们的理解其实还是有一些偏差的。所以在出现了这些的偏差之后才会被人钻了空子,才会被人抓住机会狠狠的打压。可以说出现了这个时空跳跃的偏差基本上就是因为出于这个原因,我们还是要能够及时的总结一些经验的。我觉得如果我们能够及时的总结出一些经验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的合理。我们毕竟是要去追踪暗影族的,所以在整个过程之中还是要能够更加的合理的。啧啧啧...”

    这个时候的分析其实有的时候体现出来的就是非常细致化的一面。

    阿斯兰就是一个如此细致化的人。

    面对不同的情况的时候阿斯兰总是能够给到人一个细致化的分析。这些分析有的时候确实会起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此卡尹尔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的。

    对此卡尹尔内心也是无比清楚的。卡尹尔其实非常赞同阿斯兰的分析。因为卡尹尔内心无比的清楚保持一个专业性是非常的关键的。

    尤其是在追踪暗影族的过程之中,基本上是一丁点的错误都不能够犯下的。

    因为你只要犯下了一丁点的错误,对手就会抓住你的错误进行疯狂的打压。

    这个时候你所面临的局势就会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了。就像是他们当下所面临的局势。

    就像是他们曾经被困在虚空空间之中的情况一样。

    有的时候卡尹尔会觉得这是相当可笑的事情。因为当你面对这样的情景的时候你就会没来由的想要尽可能的好好的思考一番。

    当一个人可以进行一番深入的思考之后其实就会明白其中的不同,其实就会明白这些差异化的事情。

    有的时候分析真的不是按摩艰难的事情,关键是你想不想要迈出那一步。

    如果你能够迈出那一步的话其实真的就会觉得事情还是很合理的,还是很容易理解的。

    一切的一切关键还是要看勇气,有勇气的话一切都不再是难题。

    但是如果没有勇气不敢迈出那一步的话,其实终归是非常的不成器的。

    不管是卡尹尔还是阿斯兰,其实他们目前所面临的形式还是非常的严峻的。

    暗影族隐藏在暗处,所以他们无法第一时间的判断出暗影族的位置。

    所以他们其实是存在着被偷袭的可能的。

    一旦他们被偷袭了,那么情况就会非常的复杂。

    一旦他们被偷袭了,那么情况就会非常令人觉得麻烦。

    这个时候对于卡尹尔和阿斯兰来说,有的时候拥有一个更加细致化的分析还是相当的关键的。

    拥有了一个更加细致化的分析之后那么你对于对手的认知就会更加的上一个台阶。

    目前来看在完成星际跳跃的过程中还是相当的枯燥的。如此枯燥的事情有的时候真的会让人觉得乏味不已。

    面对如此乏味的事情该作何选择呢。面对如此乏味的事情该如何的推动呢。

    有的时候卡尹尔也不会不断的问自己这个问题。

    但是对卡尹尔来言这个时候具有一些非常细致化的分析其实能够带来相当多的东西。

    这个对于卡尹尔来说其实是相当关键的信息了。

    有了卡尹尔来说,这个时候做出来的信息其实是能够给到阿斯兰相当多的暗示的。

    当阿斯兰接受到了这些暗示之后那么他们的这个联盟就会发挥出更加复杂的东西。

    毕竟阿斯兰是这个联盟的主导者。

    既然他是这个联盟的主导者,那么大部分的时间就还是要看阿斯兰的脸色的。

    当阿斯兰能够展现出一个非常强势的状态的时候那么切实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这一点还是相当的关键的。

    很多时候卡尹尔确实是需要看阿斯兰的脸色的。

    但是他其实并不觉得这又何不妥。

    事实上卡尹尔觉得这其实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

    因为一个联盟肯定是需要有主导者的,一个联盟也肯定是需要有追随者的。

    这两者都有的情况之下一切才会变得更加的合理,一切才会变得更加的美妙。

    当拥有了一种非常理性化的模式之后一切才会变得更加的让人觉得美妙。

    “其实苏娜星的人一直都在暗处捣鬼,这一点是没有任何疑问的,我们必须要控制好自己的状态,千万不能够出现让人完全失控的局面。”

    卡尹尔还是一个相当细致化的人,所以他总是能够在合理的时间段做出最为合理的分析。

    其实这一点是相当的关键的。因为只有当你面对了这样的局面之后你才能够更加完全的认知自己。

    这样的一个过程有助于让你完完全全的认知这一切。

    卡尹尔的话无疑让阿斯兰更加的凝重了恰里。

    其实阿斯兰一直都十分的认知这一切。

    对于阿斯兰来说,一些细致化的分析之后一切都变得相当的彻底了。

    “嗯,确实是如此的。我觉得苏娜星的人一直都在盯着我们的。苏娜星的人一直在盯着我们,所以总是能够洞察我们的动向。我们很难保证自己一直能够摆脱他们,但是我们还是需要尽可能的去尝试尽可能的去做的。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不到最后一刻我们肯定是要尝试到底的。”

    对此来说卡尹尔的判断和阿斯兰的分析是基本上一模一样的。

    所以在出现了一些困惑的情况之下,他们就需要进行更加理性化的分析。

    对于这个联盟来说,必要的时候展现出一些强势化的体验之后那么一切就不一样了。

    进行了一番强势化的体验之后那么面临的一切就会都变得简单清晰明了起来。

    有的时候需要的就是一种这样的体验感。

    当体验感拉满了之后,其实事情本来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有的时候人们之所以会觉得整个过程相当的为难,就是因为在分析的过程之中还是存在一些相当明显的误差的。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时候所获得的这一切很显然还不够。

    但是如果能够进一步的深入的分析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认知还是能够让人更进一步的。

    一切的一切跟想象之中还是存在巨大的不同的。

    不过继续按照这个风格发展下去,那么基本上还是值得大大的期待的。

    ...

    ...

    大明宫,紫辰殿之中。

    显隆帝正襟危坐。

    他似乎已经达到了忘我境界。

    按照慧言法师的说法,忘我境界其实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境界。

    一般而言当一个修行者达到了这样的境界之后那么最后的状态就是非常的完美的。

    所以当显隆帝感觉到自己达到了这个境界之后,那么他的内心其实是一阵狂喜,其实是非常的兴奋的。

    保持一个兴奋的状态是相当的有必要的。保持一个兴奋的状态那么随之所获得的那一切就是相当的令人感到满意的。

    显隆帝从来没有像今日这么的欣赏过自己。

    显隆帝确实觉得自己的今天相当的值得庆贺了。

    显隆帝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对他来说也是需要进行不断的总结的。

    一个人只有经过了不断的总结之后,一切才会拥有更加完美的明天。

    显隆帝目前的状态其实已经经过了一些非常美妙的发展。

    对于显隆帝而言如果能够长时间的保持这个状态那就是极好的。

    只要能够长时间的保持这个状态那么他即便是更进一步也不是没有什么可能。

    对于显隆帝而言未来的一切其实还是相当的值得期待的。

    当一个人的未来相当的值得期待之后那么一切就截然不同的。

    啧啧啧,一切的一切都是相当的值得期待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不断的前行的。

    对于显隆帝来说目前他所获得的这一切确实可以说是相对完美的。

    在这一切都处于一个相对完美的境地的时候确实没必要再纠结了。

    什么书院,什么山长,什么赵洵都是狗屁。

    在显隆帝看来这些通通都是狗屁,通通都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显隆帝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显隆帝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

    对于显隆帝来说他所拥有的全部的细节是能够让他进一步的提升的。

    但是这些还不够。

    就目前而言,显隆帝达到的状态还不够。如果可以的话,显隆帝其实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得到进一步的提升的。

    对他来说,当一个人可以获得进一步的提升之后,这一切之后已经算是变得相当的不一般了。

    这一切真的是相当的完美的,这些真的是相当的具有诱惑性的。

    啧啧啧,这一切真的是相当的让显隆帝迷茫的。

    显隆帝这个时候已经是相当的自信的了但是如果在未来能够更加深入的分析的话,那么对于他整体的提升会是相当的不容易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需要不断的提升的。

    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的。

    当有了这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之后那么一切就不一样了。

    啧啧啧,这个时候的显隆帝确实是变得相当自信了。

    当显隆帝能够拥有一个非常冷静的一切之后他整个人的状态就会变得更加的自信了。

    自信确实是会非常好的。

    自信能够带来的细节是相当多的。

    对于显隆帝来说这个时候他所拥有的细节确实是能够让他更进一步的。

    但是这个时候一定显隆帝并没有选择盲目的出手。因为此时此刻显隆帝的内心是处于一个相对迷茫的状态之中的。

    对于显隆帝来说,当下他需要更加冷静的处理好一切。

    对于显隆帝来说,当下他需要更加细致的处理好一切。

    一切的一切都是需要更好的处理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需要更加稳妥的处理的。

    如果在细节方面出现了一些迷惑的事情之后,那么接下来就必须要更加的警惕。

    其实显隆帝对此无比的清楚,显隆帝对此无比的清醒。

    当一个人处于清醒的状态之下,整个人就是处于一非常激情亢奋的过程之中。

    对于显隆帝来说这个过程是他相当的值得期待的。

    对于显隆帝来说接下来的一切其实都是值得好好的把握的。

    这些细节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体验。当他体验了这些之后那么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有的时候拥有一个更加细致的分析之后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这确实是相当的值得期待的。显隆帝这个时候虽然很想要召见慧言法师,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因为他很清楚,对于慧言法师来说,拥有一些更加理性化的思考是很关键的。

    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就盲目的向慧言法师问策那么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并不会是非常的理想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显隆帝是一定要忍住的。

    这个时候显隆帝必须要控制好一切的情绪。

    对于显隆帝来说这个时候多多自己思考一下显然是更加的有意义的。

    当达到了一个更加美好的状态之后一切就不同了。

    这个时候显隆帝的提升速度显然是相当高的,这个时候显隆帝的全方位的提升确实是让他自己充满了自信的。

    人其实只要拥有了自信之后那么一切就不是问题了。只要拥有了自己之后一切就会非常的具有理性化。

    啧啧啧,这些确实是让显隆帝变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人的。对于显隆帝来说,这个时候的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修行者。

    进入了修行者状态的显隆帝确实非常的自信,确实非常的具有一般的时候所看不到的那种特质。

    这样的感觉让显隆帝觉得相当的完美。只需要保持下去这样的感觉,那么一切就是值得好好期待的。

    对于显隆帝来说长时间的保持一个良好的姿态其实真的是相当重要。

    有了这种状态之后其实一切都不同了。

    对于显隆帝来说,这个时候的他确实是相当的强势的。

    当一个人变得强势之后接下来的全部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了。

    对此显隆帝是深信不疑的。对此显隆帝是无比确信的。

    对他来说当下的状态确实是相当美妙的。

    整体的状态于显隆帝而言就是可以好好的把握的。

    把握好了这些细节之后一切就变得相当的美妙了。

    对于显隆帝来说,这个时候的一切就是相当的重要的。

    显隆帝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显隆帝是一个相当现实的人。

    当他能够非常认真的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那么显隆帝所展现出来的状态确实也是值得好好期待的。

    不过最近还是有一些细节令显隆帝觉得有一些隐隐不安的。

    其中的一个就是腐蚀者。

    腐蚀者的主导者巫奥里斯以及杰夫伦,这两个人的实力其实都是相当强大的。

    所以在面临巨大的冲击他们总归是能够展现出一种完全不同的姿态的。

    杰夫伦与巫奥里斯两个人的配合其实一直都是相当的强势的。对他们来说长时间的面对压力肯定是不会力挺的。

    他们肯定会选择一个更加鬼的方式去对付对手。

    所以显隆帝有些担心杰夫伦与巫奥里斯会将矛头对准他们。

    显隆帝个人还是相当的惊惧的。

    一些细节会让人觉得非常的可怖。

    如果能够处理好这些细节的话一切都会很完美,但是如果细节上有一些问题的话,那么毫无意外会让人变得相当的困惑。

    事实就是如此,现实就是如此。

    所以显隆帝会变得相当的紧张。所以显隆帝会觉得有一些的畏惧。

    对显隆帝而言有的时候处理事情所需要的是一种极致谨慎的情况。

    当处于极致谨慎的情况之下基本上不会出现太过夸张的情况。

    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有意料之外的情况的,有的时候还是会出现翻车的。

    啧啧啧...

    对于显隆帝来说目前值得他顾虑的事情已经不是很多了。

    如果在接下来的节奏之中他能够把握好的话,那么一切就还是值得期待的。

    ...

    ...

    巫奥里斯已经在举行祭祀仪式了。

    对他来说举行祭祀仪式其实就是相当简单的事情。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这件事情会无比的轻松。当达到了这个模式以后一切就会没有任何的压力感了。

    有的时候是没有必要自己给自己施压的。

    因为压力如果过多的话,那么就会让人感受到一种非常震撼的感觉了。

    但是巫奥里斯的情绪确实控制的相当的不错。

    细节的把握他还是很擅长的。其实只要做好了这方面的事情那就没有什么可忧虑的了。

    在巫奥里斯看来有的时候之所以会出现茫然的情况,可能还是因为在面对敌人的过程中不能自始至终的保持一个强势的态度。

    这一点其实是相当的关键的。

    当一个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拥有一个强势的态度之后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巫奥里斯其实已经明白了这点。对他来说进行独特的把握简直是非常的关键的。

    如果在把握的过程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的话,那么确实是会有一系列的衍生的问题的。

    所以该保持冷静的时候是一定要保持冷静的。

    要是在整个过程之中处于一些非常被动的局面的话那肯定是非常不利的。

    巫奥里斯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巫奥里斯是一个非常喜欢处理细节的人。在他看来只要能够拥有处理细节的机会那就证明局势一直保持的不错。

    只要局势一直还处于整体可控的状态之下,那么一切就是很好的。

    细节真的是相当关键的。

    当一个人能够尽可能的将细节处理好,证明这个人全方面的都是优秀的。

    这真的很不容易,这真的值得好好的思考。

    “来了啊,我今日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会在最快的时间内降临。你知道这个人的吧?”

    巫奥里斯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简直是大受震撼。

    他当然是听说过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

    在他的印象之中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是一个相当强势的人。

    而且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就是黑暗之神身边的一大护法。

    传说之中黑暗之神的身边护法一共有两个。其中之一就是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

    可以说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名气更加的足一些,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来看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都是一个相当强势的人。

    巫奥里斯目前已经算是相当的激动的了。

    因为他很清楚随着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到来,黑暗之神的降临就越来越接近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到来就是一个最明显不过的信号。

    至此巫奥里斯将会变得愈发的自信。

    只要自己是处于一种自信的状态,那么其实一切都是非常合理的。

    当一切处于一种合理的状态之下,那么巫奥里斯就觉得希望更加的大了。

    杰夫伦其实这个时候的内心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了。

    对杰夫伦来说他其实也是希望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能够尽快降临的。

    一旦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在第一时间降临,那么整个腐蚀者的凝聚力就会得到极大的增强。

    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来看,这都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

    这绝对是非常的令人觉得美妙的。

    巫奥里斯深吸了一口气道:“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到来以后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好好的招待他一番。一定要能够让他感受到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个时候巫奥里斯的态度还是非常的明确的。

    对他来说,在他看来有的时候保持一个冷静的心情,处于一个理性的姿态其实是相当关键的。

    有了合理的心态之后即便是面临再强大的敌人其实也没啥所谓。

    顶级的对决能够带来顶级的体验。

    顶级的对决能够激发出巫奥里斯内心最为强大的一切。

    尤其是有了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这个靠山以后一切都不同了,这等于是可以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占据了一种顶级的优势。

    当优势能够得到累计之后,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就是一个信号,是一个腐蚀者发动全面进攻的信号。

    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感觉。

    有的时候杰夫伦也会感慨万千。

    前一刻他们还被追杀的到处乱跑,后一刻就表现的完全不同了。

    啧啧啧...这一切真的是相当的令人期待的。当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来到这个世界以后肯定是可以进一步的改变这个世界的局势的。

    当这个世界的局势产生了极为深远的改变之后,其实腐蚀者的机会就来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的实力是母庸置疑的。

    毕竟是在黑暗之神身边作为护法的存在,硬实力其实是相当的强大的。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只要出手的话那么其实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我觉得书院最近还是会有一些动作的,所以我们还是要保持警惕。绝对不能因为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即将到来就放松警惕。要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很有可能让我们后悔的。”

    “是啊,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到来虽然是个好消息,但是我们还是要保持充足的警惕的。唯有如此才能够让我们在长时间具有竞争力。”

    “是的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代表着希望。但是我们不能够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身上。”

    杰夫伦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接道:“该我们表现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拿出一定的气势来。该我们表现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展现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感觉。”

    杰夫伦个人是相当强势的。

    不管是面临怎样的局势他都会展现出一种强势无比的状态。

    所以这真的没有什么好值得惊奇的。

    杰夫伦知道他们接下来是跟书院注定有一场大战的。

    面对大战的时候表现出一种怎样的状态会决定相当多的事情。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应该会给到我们一个指示,来自于黑暗之神的指示。巫奥里斯啊,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聆听关于黑暗之神的教诲吗?那这个时候可是一定要好好的聆听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的话啊。”

    “嗯放心好了。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话我肯定是会好好听的。接下来的时间只要我们能够好好的把握细节,那么基本上就不会辜负黑暗之神的嘱托。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到来的一定是好消息,一定是非常全面的好消息。”

    巫奥里斯这个时候已经变得非常冷静了。

    “呼...”

    二人这个时候已经变得相当的激动了。

    对他们来说,能够拥有一个更加冷静的思考之后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会变的更加的令人期待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阁下到来的那一刻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一定要让所有的腐蚀者都能够意识到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巫奥里斯这个时候确实是相当的激动了。

    当一个人长期的处于激动的模式之下后,那么其实一切的事情都变得简单了。

    这种时候真的没有必要纠结啊。纠结的话会导致相当多的问题。

    “哈哈哈,胜利一定会属于腐蚀者,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的。”

    巫奥里斯跟杰夫伦这个时候已经变得相当的美妙了。

    他们内心确实是相当的兴奋了。

    对他们来说当具有了一个冷静的心态之后一切就会截然不同了。

    腐蚀者联盟其实一直都面临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是这个时候几乎是没有人会选择退缩的。

    如果能够继续坚持下去的话,那么他们是一定能够占据上分的。

    只要是能够一直占据上分,那么一切就是值得好好期待的。

    ...

    ...

    暗界。

    恶魔之眼。

    埋骨地。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凝视着这片死亡深渊。

    对他来说每当他凝视着这片深渊的时候都能够看到相当多的东西。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当他做出判断的时候一般都是他真的需要好好的做出判断的时候。

    当一个人能够充分的展现出自己的才华之后,一切都不同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些方面,他也能够充分的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当一个人具备自己的优势的时候,那么他们接下来做出的选择就会更加的全面。

    具有一个全面的选择之后一切就不同了。

    具有一个全面的选择之后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拥有一个更加冷静的思考之后那么接下来能够做的事情就会更加的贴近于现实。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无比的清楚黑暗之神的意志。

    对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来说,了解清楚黑暗之神的意志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有的时候拥有一个更加冷静的思考之后,那么之后一切就会变得截然不同了。

    啧啧啧...

    这个时候已经变得相当的不同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知道黑暗之神接下来要拥有一个冷静的思考。

    所以面对一个冷静的判断,那么之后的事情就会更加的令人觉得美妙了。

    黑暗之神是想要尽可能的将黑暗蔓延的,是想要尽可能的将黑暗扩散的。

    当黑暗能够蔓延黑暗能够扩散之后一切就不同了,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必要的时候展现出一种不同的姿态,必要的时候拿出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这确实是相当的关键的。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这个时候确实是越来越兴奋了。

    对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来说,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率先一步前往那个所谓的大周世界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其实做的就是替黑暗之神投石问路。

    做到了这点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起来。

    有的时候做正确的选择远比你付出多少努力重要。

    当你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拿出一种截然不同的姿态之后,一切就会给人一种非常震撼的感觉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真的是满怀期待了,真的是相当期待了。

    当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全部汇聚以后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汇聚力量感确实是相当关键的。

    当一个人具有了非常不同的特点之后,那么他们接下来能够做的事情就是非常之多的。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弄清楚了这些事实。

    对他来说这个时候做出的任何选择就会给到人一种无比震撼的感觉了。

    有的时候拥有了一种非常震撼的感觉确实是必要的。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看清前路了。

    这个前路其实并没有那么的崎区,并没有那么的艰难。

    当一个人可以不断前行之后,那么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姿态就完全不同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已经对黑暗之神的降临非常看好了。

    目前的这一切可以让他无比的期待了。

    接下来的话所有的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起来。

    接下来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相当的轻松。

    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让人好好的思考的。

    对于腐蚀者联盟来说,这个时候做出的选择会让人期待无比。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很清楚自己的重要性。

    他的重要性确定是无与伦比的。

    当一个人展现出了一种极为强势的感觉之后,一切就非常不一样了。

    强势有的时候真的很重要。

    当一个人可以表现的相当强势的后,那么接下来所有都不会有恐惧的心理了。

    拥有一个恐惧的心理会导致整体发挥失常。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对于腐蚀者们实在是太了解了。

    所以他当然不希望他们发挥失常的。

    目前来看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真的能够将一切争取做到最好。

    其实只要实现了这点,那么接下来所有的事情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冷静,无论如何时刻都要保持冷静。

    镇静,无论如何时刻都要保持镇静。

    但凡是能够达到这种态度,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简单了许多。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已经是非常的激动了。

    对他来说,拥有一个更加理智的思考之后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已经预料到了死亡的蔓延,已经预料到了黑暗的降临。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默默的等待了。

    只要能够做到默默的等待,那么这一切就是一定会发生的。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对于这一切无比的肯定。

    你永远可以选择相信黑暗之神。

    你永远可以选择相信黑暗。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在心中不断的起誓。

    对他来说目前所做的一切其实就是一种铺垫。

    对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来说,他现在冲当的是一个先锋者的作用。

    当他实现了这个作用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起来,一切就变得容易了起来。

    面对死亡本身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关键是要在事态的处理之中保持一个澹定的心态。

    只要心态不出问题,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认为情况就不会有任何的恶化。

    只要黑暗之神不放弃他们,黑暗就终将降临大地。

    至于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选中的那两个腐蚀者联盟的主导者,巫奥里斯与杰夫伦,其实就是两个稻草人。

    所以真的不必有任何的担忧。

    最终起作用的还是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

    拥有一个更加冷静的心态之后,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就会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展现出一个更加完美的状态了。

    一切真的是能够让人激动万分的。一切真的是能够让人满怀信心的。

    拥有了一种不同姿态之后,那么面对敌人的时候就能够具有更多的自信了。

    “我,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就是黑暗之神意志的体现。只要我存在一天,那黑暗之神就能够得到意志的贯彻。”

    这个时候距离黑暗之神降临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这个时候确实不应该有任何的冲动。

    ...

    ...

    赵洵进入到了梦境。

    赵洵这一次无比的清楚,他就是位于梦境之中而不是什么所谓的神识状态。

    这个时候的赵洵非常的专注,因为他很清楚接下来可能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发生。

    一定要保持冷静,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要保持冷静。

    赵洵在不断的前进之后已经能够感受到周遭景象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一切都是无比的令人感到激动了。

    真的不一般啊,真的相当不一般的。

    啧啧啧...

    一切都变得相当的曼妙了。

    对赵洵来说,他现在已经拥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心态。

    当一个人的心态变得更加平稳以后接下来能够做的更多的事情了。

    “呼...”

    这个时候的赵洵开始努力的思考一些细节了。

    对于他来说,目前的一切其实已经可以算的上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了。

    赵洵身处的这个梦境空间很显然就是暗界。

    当一个人身处暗界之中,感受到的那种感觉可以说是无比震撼的。

    啧啧啧...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他所能够看到的景象是十分令人激动的。

    暗界确实是相当曼妙的。

    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中一定要尽可能的去分析一些细节,一定要对于对手的分析更加的理性才行。

    唯有如此,在接下来才能够拥有一种截然不同的姿态。

    赵洵不断的在暗界之中行走。

    对于他来说,他逐步的开始向着暗界之中的深处走去。

    恶魔之眼,埋骨地...

    这是赵洵不断前行的目标。

    对于他来说,拥有一个更加冷静的认知之后其实很多就变得不一样了。

    这个恶魔之眼跟埋骨地和他思考之中的一切完全不一样。

    这个时候赵洵已经能够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认知了。

    很显然,作为预言家他现在能够看清许多不同的细节。

    很显然作为预言家他接下来的判断会更加的细致。

    “那个人是谁!”

    赵洵突然之间变得紧张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切都有了截然不同的感觉,一切都有了非常震撼人心的感觉。

    这个时候就在赵洵的正对面,遇到了一个黑衣人!

    这个黑衣人完全看不清他的脸。

    因为他浑身上下都用一个黑色的斗篷遮住了。

    不仅仅是遮住脸,而是浑身上下都遮住了。

    “我是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

    这个黑衣人突然开口了。

    这着实是把赵洵给吓了一跳。

    好家伙...

    赵洵被吓了个半死。

    这个时候还是要拥有一个冷静的心态的。

    千万不能够紧张。

    “你是...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

    赵洵对于这个名字那是相当的陌生的。

    在他的印象当中他是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的。

    所以说这个是什么情况?

    迷惑之中的情况确实是相当的令人感到迷茫的。

    所以这一切已经变得相当的迷茫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你是什么人。”

    “我是黑暗之神的护法,我是黑暗之神的奴仆。我代表了黑暗之神的意志。”

    啧啧啧...

    不管怎么说,这方面的认知确实是令赵洵感到大为感慨的。

    对赵洵来说当下的一切其实是相当的令人迷茫的。

    这个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个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到底是什么人?

    真的像他说的那样?

    他真的是黑暗之神的护法,真的是黑暗之神的奴仆?

    一切的一切真的都是相当的具有震撼的。

    一切的一切真的是相当的令人迷茫的。

    这些东西这些细节混杂在一起确实会给到人一种激动无比的感觉。

    赵洵其实是很想要在内心深处弄清楚一些事情的。

    赵洵其实是很希望在整个过程之中发挥出一些非常关键的状态的。

    但是他首先需要搞清楚的一点就是必须要在一开始的时候弄清楚这个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他没有办法弄清楚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真实身份的话,那么其实一切就是徒劳的,那么一切其实就是没有意义的。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事实上赵洵是一个相当冷静的人。

    对赵洵来说,他如果能够弄清楚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身份,那么之后一切就会随之水落石出。

    但是如果他没有办法弄清楚这一点的话,那么其实一切就不同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

    这个名字很有异域的感觉啊。

    当然赵洵知道自己不能够只从字面上分析问题。

    他必修要尽可能的全面的分析清楚一些十分重要的细节。

    分析清楚这些十分重要的细节之后其实一切就不同了。

    对于赵洵来说拥有一个更加细致化的认知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呼...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我能够问你几个问题吗?”

    勐然之间赵洵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是身处于自己的梦境之中。既然赵洵是身处于自己的梦境之中。

    那么他就是自己梦境的主人。

    所以真的没有必要再迷惑了。

    因为在他的梦境之中他就能够控制一切的发展。

    这个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应该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做多他就是一个影子罢了。

    所以关键的时刻还是要拿出一些非常重要的细节的。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我来问你第一个问题。”

    见对方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赵洵就认为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已经默许了。

    所以这个时候赵洵当然选择继续发问。

    “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梦境里?你要预言什么?”

    对于赵洵来说,这是他目前最希望弄清楚的事情。

    如果他能够在一开始的时候弄清楚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为什么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那么接下来的很对事情就会变得相当的简单了。

    “因为要预告黑暗之神的降临。”

    必要的时候拥有一个必要的思考。

    必要的时候拥有一个冷静的分析。

    这是目前赵洵的处世之道。

    对于赵洵来说如果能够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拿出一种截然不同的姿态,那么就会自始至终的占据主动。

    但是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随后给到他的答桉还是相当的令人感到震撼的。

    哈哈哈哈...

    赵洵一时间直是表现的有些迷茫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这个答桉,简直了...

    不得不说,这个梦境之中的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影子简直就是个憨憨。

    他应该是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

    赵洵问什么问题他应该就会回答什么问题。

    啧啧啧...

    有意思,这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长时间的处于一个冷静的态度下,那么很多的事情就变得相当的简单了。

    “很好,黑暗之神什么时候会选择降临?”

    黑暗之神的降临其实是自从尹始就出现的问题。

    面临如此之多的问题,那么肯定会衍生出一系列的问题的。

    对黑暗之神来说拥有一些非常奇诡的操作是很正常的。

    关键是这是出自于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之口,那么肯定还是值得一信的。

    这种时候确实没必要再纠结了。

    再纠结的话事情也未必能够达到最佳的状态。

    但是如果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问的更加清楚之后那么一切就会截然不同了。

    “黑暗之神降临之后会做什么?”

    赵洵问出的这个问题应该是他非常关注的细节。

    对黑暗之神来说,有的时候拥有一些深层次的认知是相当关键的。

    当有了一些赵洵所意料不到的操作之后,那么之后的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的令人迷茫。

    还不如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一些更加精准的认知。

    如果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有相对较为精准的认知,那么对于暗影族的防备就会更加的有效。

    有的时候面对一些困惑的局面确实不能够非常的迷茫了。

    “呼...”

    这个时候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沉声道:“杀光所有人,点上一把火。把这里变成一片焦土,一片废墟。”

    当一切可以按照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说的那样,当黑暗之神真的能够达到这个目的时,那简直是太恐怖了。

    这其实是赵洵所不能够接受的。

    关键是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整句话说的那么冰冷,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这真的是令人觉得非常的迷茫。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虽然目前只是一个影子,但是作用应该也不止于此吧。

    对此赵洵还是稍稍的感到有些迷茫的。

    当有的时候做出的判断会更加的迷茫的时候,那么有的时候就适合更加深入的思考一下了。

    总之赵洵从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身上还是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的。

    所以对于赵洵而言这个时候合理的分析一波也就是在情理之中了。

    仔细的分析问题那么最终得到的结论就会完全不同。

    仔细的分析问题,那么结果就是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确实不值得迷茫了。

    确实应该好好的定下一个基调的。

    定下了一个基调之后那么一切就不一样了。

    定下来了一个基调之后一切就能够让人觉得非常的震撼。

    “黑暗之神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赵洵确实想不通。

    按理来说,如果黑暗之神选择入侵了一个地方,那么在一段时间之内他确实是会做出相当多的事情。

    但是黑暗之神确实没有理由把这个世界的全部人杀光啊。

    这样的话他统治还有什么意义?

    这个时候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冰冷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个就是黑暗之神的指示。”

    嘶...

    赵洵闻言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对赵洵来说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这个回答确实太可怕了。

    恐怖如斯,简直就是恐怖如斯。

    一时间赵洵不知道该如何评论了。

    因为这个时候赵洵感觉不管自己如何评论,那么最终的结果可能都不如他一开始的时候思考的那么简单。

    这些细节实在是太复杂了。

    “所以说你们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对吧?”

    “是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执行命令。不管黑暗之神的命令是什么,我们只管执行就是。”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冰冷的说道。

    可怕,这一切真的是太可怕了。

    当有了这些认知以后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当有了这些认知之后赵洵接下来简直不知道还说些什么。

    赵洵并不是一个冰冷的人。

    对他来说处于一个冰冷状态真的是他十分不想要面对的事情。

    对他来说拥有一个非常冷静的判断其实是相当关键的。

    目前来说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给出他的这个答桉还是不能够让他满意的。

    如果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这个结论能够蒙混过关的话那赵洵这么多年也白混了。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赵洵近乎冰冷的说道:“这一切跟想象之中的情况也大为不同了吧。反正我觉得这种不同性是很大的。你的观点不能说服我。黑暗之神和暗影族入侵其他的星系的时候采取的肯定不是这个套路。对黑暗之神来说,大周世界是不是具有一种特殊性?”

    这其实算是赵洵一个相当大胆的猜测。

    对赵洵来说拥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其实是相当关键的。

    当拥有一个相当大胆的猜测之后他就要将这个猜测一直贯穿下去。

    其实那个难度并没有那么的大。

    对赵洵来说只要保证接下来的一切有一个非常美妙的认知那么一切就不同了。

    “这个...我不知道...”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语调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丝一毫的犹豫。

    对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来说,拥有这个犹豫就说明赵洵已经问到了点子上。

    这个时候赵洵深吸了一口气追问道:“所以说,黑暗之神应该确实认为大周世界和一般的世界不一样对吧?”

    赵洵询问的相当的强势,相当的带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赵洵这个时候确实不希望有人质疑他。

    赵洵这个时候确实希望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能够说实话。

    只要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能够说实话,那么赵洵的分析就能够完全的完全的串起来。这一点还是相当的珍贵的。

    当一些细节出现问题之后,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的令人迷惑。

    迷惑的行为是万万要不得的。

    所以赵洵会更加的关注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话术之中的细节。

    一些关键的部分如果能够得到细化,那么一切就会变得简单起来。

    一些关键的部分如果能够得到诠释,那么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请说出实话。我知道你其实是知道隐情的。我知道你其实是清楚真相的。所以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吧。真的没有必要再纠结下去了。你要知道你是在我的梦境之中的。所以一切是我说了算的。所以千万不要再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这个时候赵洵不装了,他摊牌了。

    他知道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肯定是清楚一些细节的。

    所以这个时候赵洵一定要表现的相对的强势一些。

    本身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在赵洵看来,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心理防线就快要崩溃了。

    所以一段时间内赵洵就会选择持续性的施压。

    只要能够实现持续性的施压,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可以接受的。

    只要能够持续性的施压,那么最终就是能够达到一个极佳的模式的。

    赵洵对于自己无比的自信。

    赵洵知道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肯定是会扛不住的。

    赵洵非常清楚这一切,他知道这个时候拥有一些非常细致化的认知其实是很关键的。

    “不,不...”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开始变得癫狂了。

    他整个人开始变得相当的癫狂了。

    对于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来说有的时候基本上能做到事情相当的少。

    所以对于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来说,必要的调节是很有必要的。

    只要能够保证调节的过程中不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那么一般而言就能够确保一切是非常稳定的。

    “怎么样,你已经能够说了对吧?”

    这个时候的赵洵确实表现的无比的强势。

    他知道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心理防线确实已经崩溃了。

    这种情况之下确实不需要有任何的犹豫了。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内心其实本来就不算是坚强,所以这个时候赵洵更加要乘胜追击。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所以更加不需要有任何的迷茫了。

    “呼...”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赵洵继续追问道:“所以说其实你现在已经明白我想要问什么了对吧?”

    “你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就清楚我想问什么问题!”

    这个时候赵洵非常强势的表态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这个人虽然是他真实的影子,但是在某种情况下会出现一些意识。

    这并不是完全体的意识,但是仅仅是这一些残余的意识仍然会导致相当多的问题。

    所以真的不能再有任何的犹豫了。

    保持冷静吧,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要果断的发声了。

    “呼...”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的精神有些崩溃了。

    这个时候赵洵继续问道:“所以说黑暗之神究竟选择何时降临你也很清楚对不对?”

    “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这个时候的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基本上已经变得相当的狂躁了。

    他发出了一番歇斯底里的怒吼。

    对于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来说,赵洵逼得实在是太紧了。

    在短时间内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基本上难以接受。

    赵洵却不肯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打开局面的绝好时机。

    只要能够把握住这个时机那么其实一切的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轻松了。

    如此赵洵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我...黑暗之神...”

    这个时候有些冰冷的消息会让人变得相当的迷茫的。

    “黑暗之神会选择在奥瓦尔人和苏娜星人到达这个世界之后再降临,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终于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还是说出了口。

    虽然整个过程之中非常的痛苦,但是还是说出来了口。

    这一切都会让人非常的激动。

    这一切都会令人无比的震撼。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赵洵确实是感到震撼无比的了。

    哈哈,不容易不容易。

    这个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终于开口了。

    这简直就是铁树开花一般啊。

    太难了,这一切真的是太难了。

    有的时候要想拥有一个更加冷静的思考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赵洵能够有如今的这个收获其实是相当不易的。

    迪亚多纳斯·洛伦左·哈弗里夫斯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难搞嘛。

    这个时候赵洵已经变得相当的冷静了。

    所以目前他得到的这个信息就是黑暗之神会和苏娜星乃至奥瓦尔星的人同时出现,这可真的是一个极为关键的信息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