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天算与人算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天算与人算

 热门推荐:
    在率领腐蚀者向南进行撤离的过程之中,巫奥里斯明显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那就是虽然南方比之北方更加富庶一些,但是驻扎的军队却要更少一些。

    这一点在他们来到了江南道之后感触更加明显。

    之前他曾经听说过大周朝廷会尽可能的抽调军队去拱卫长安,一开始的时候巫奥里斯还不是很相信,但是现在看来,确实是要比他想象之中复杂的多。

    难道说大周朝廷真的是像魔宗大祭司所说的那样,完完全全是一副混蛋架势?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有的时候巫奥里斯是真的会感到困惑。

    因为他感受到的这些信息会让人觉得有些错愕的感觉。

    一旦真的有产生这种感觉,那是真的会让人非常的疑惑,非常的难以理解的。

    至少从目前获得的信息来看,这确实是有些出乎了巫奥里斯的意料了。

    大周的皇帝有的时候做出来的行为是真的充满了迷惑性。

    迷惑性溢满之后就会让包括腐蚀者在内的所有人感到不可理解。

    是真的不可理解啊。

    那种迷惑的感觉会在一瞬间让所有人觉得奇怪。

    啧啧啧...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成功来到了江南道,就下来的事情就非常的关键了,希望我们能够有一个好的开始。”

    对他们来说,当下所感受到的这些信息其实是非常关键的。因为感受到了这些信息,接下来就能够拥有一个截然不同的体验,而体验不同之后所获得的感受也是完全不同的。

    对巫奥里斯跟杰夫伦来说从长安来到了江南道,就相当于是完全换了一副环境。

    换了环境好之后感触完全都是变得,所以接下来的一切都会给人一种迷惑的感觉。

    不过问题并不是特别的大。因为对他们来说,接下来还是会有更加深层次的交流,还会尽可能的对这一代有更加深入的分析。

    这真的是太关键了。

    当一个人领悟到的东西和一开始的时候不一样的时候,就意味着他接下来能够拥有一个更加深层次的认知。

    这对于腐蚀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腐蚀者其实一直都处于一个不断学习不断认知的过程之中。

    对他们来说接下来只要能够不断处于一个认知状态下,那么就可以长时间的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

    这一点非常关键。

    接下来腐蚀者是选择在江南道进行休养的。

    所以长时间的保持一种认知状态下,非常有助于他们的调理和修养。

    只要能够确保自己不会处于一个混沌的状态之下,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就可以拥有绝无仅有的体验感。

    体验感满分的话,那真的是无比的兴奋的。

    不管别人怎么说,至少就当下而言巫奥里斯已经完完全全的放松下来了。

    刚刚离开长安的时候其实巫奥里斯的内心是无比紧张的。

    但是现在情绪很显然已经得到了缓解。

    这个时候的巫奥里斯可以说是无比的兴奋了。

    对他来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帮助腐蚀者复苏。

    这其实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但是只要肯发力,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的艰难。

    关键是要看他们的手段,关键是要看他们的发挥。

    如果一切都能够发挥妥当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相对的顺利。

    “啧啧啧...”

    这个时候巫奥里斯望着远处的大海道:“据说妖兽们就居住在大海里。在不久之前他们应该发动了一波攻势,但是看来效果并不是非常的理想。被书院狠狠的打压了。”

    “嗯?”

    杰夫伦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好奇。

    对他来说,对于外界的事情一直都关注的比较少,他更加喜欢关注自己的事情。

    所以即便是面对一些疑惑的场景,他也会尽可能的使得自己保持冷静。

    保持冷静保持克制,这就是杰夫伦的处世之道。

    对他来说这种处世之道某种程度上也是非常合理的。

    拥有一个合理的心态,那么接下来就是非常完美的了。

    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能够说明妖兽对于我们的威胁还是相当巨大的。”

    “对我们?”

    “是的呀。妖兽刚刚被书院胖揍了一顿,他们正是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那么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是会冲着我们撒火的吧?”

    “这个嘛...”

    在这一瞬间,巫奥里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因为其实他觉得,杰夫伦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

    但是在这个时候,其实要想全面的分析这一切并不容易。

    因为有的时候你会面临相当尴尬的局面。

    就比如当下,其实妖兽国是战败方,但是腐蚀者同样也是战败方啊。

    他们都是输给了一个共同的对手,这个共同的对手就是书院。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其实并没有任何好多说的。

    对他们来说其实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做错了一件事了。

    接下来他们能够做的事情就更加的少了。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妖兽应该不会主动的进攻我们,因为我们的身上其实是带着一股阴邪之气的。而妖兽们应该是能够感受到我们身上的阴邪之气。所以接下来我们应该能够非常轻松的获得妖兽们的支持。至少我觉得是这样的。”

    巫奥里斯算是一个乐观派,他觉得一切都比他想象之中的要简单许多。并没有那么的困难,并没有那么的为难。

    很多时候,只需要保证一个合理的心态即可。

    保证一个合理的心态,那么接下来只要能够跟妖兽国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协议,这就真的是极好了。

    有的时候有些状态,确实是需要去调整的。要不然的话是真的可能会处于一个非常糟糕的状态之下的。

    对巫奥里斯跟杰夫伦来说,当下的状态不能算是太好,但是也不能说是多么的差,应该算是还能够接受吧。既然是属于还能够接受的状态,那么他们接下来就一定要尽可能的将自己慢慢的恢复了。

    恢复好的话,那么接下来所迎接的就是一个堪称完美的结果。

    恢复的差的话,那么接下来可能就会面对一个棘手的难题。

    但是不管怎样,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一切还算是在可控范围之内,一切还算是在可以调整的范围之中。

    所以接下来腐蚀者确实是需要好好的恢复了。

    这段时期对腐蚀者来说尤为重要。

    ...

    ...

    浩然书院。

    万彦万刺史接到了一封信。

    这封信仍然是宁州别驾陈述写的。

    陈述的信非常的简单,只有短短的五个字。

    但是这五个字连在一起却有着无与伦比的震撼力。

    妖兽至宁州!

    这五个字可以说是震聋发挥啊,可以说是让人觉得非常震撼啊。可以说是令人感慨万千啊。

    这五个字连在一起,确实会让人觉得这一切跟自己想象之中的很不一样,确实会让人觉得,好家伙,原来江南道的局势已经变成了这样。

    在某一个瞬间万彦万刺史竟然生出了一股头皮发麻的感觉。

    太难了,这一切真的是太难了。

    江南道的百姓们刚刚经历了妖兽的祸患,现在又遇到了来自于腐蚀者的危机。

    江南道的百姓们怎么就这么苦呢?宁州城的百姓怎么就那么苦呢?

    真的是太令人感到迷惑了。

    迷惑的行为有的时候是真的难以令人理解的。明明你感觉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的复杂,但是有的时候就是会让你产生一种怀疑自我,怀有人生的感觉。

    一切的一切都带着一股迷幻的色彩,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太奇怪了,真的是太奇怪了。

    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呢?

    腐蚀者到了江南道之后会做什么呢?

    至少到现在为止,万彦并不知道。

    他不知道陈述现在已经有了什么对策没有,但是仅仅从陈述现在的表述来看,他似乎并没有想好要怎么应对这群腐蚀者。

    这可以说是让万彦感到无比的震惊的了。

    此时此刻的万彦可以说是相当的震撼,相当的激动的了。

    对万彦来说,接下来所发生的这一切可以说是非常的难搞了。

    太难了,太难了啊。

    这个时候万彦的满脑子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再去写一封信,再去写一封信向对方确认,如今江南道的情况到底如何了。

    现在万彦无比想要确认江南道宁州城的情况。

    因为这关系道他们接下来的判断。

    如果判断出现了失误,其实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所以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出现判断失误,要不然的话,后果可以说是不堪设想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一份顶级的判断力。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一份酣畅淋漓的判断力。

    这些判断力之后其实万彦都没有。

    他有的只是一颗心,一颗赤子之心。

    正因为万彦有着这样的一颗赤子之心,他才能够做出这么多的事情。正是因为万彦有着这样一颗赤子之心,他才能够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拥有其他人所不能拥有的一切。但是拥有着这样一颗赤子之心的万彦,接下来能够给人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他明白现在整个书院之中其实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

    不管是赵洵,其实还有别人。

    但是万彦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能够做什么。

    他感觉非常的茫然,无比的茫然。

    当一个人处于茫然的状态之下,其实他能够做的事情是非常有限的。

    万彦这个时候能够做的事情是非常少的。

    他知道自己处于一个非常艰难的阶段,这个阶段不管是他去做任何的事情,都是会让人感觉到困惑的。

    所以万彦尽可能的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或许他的决断能力能够得到一定的增强,冷静下来或许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他能够成为一个更加令人兴奋的人,成为一个更加令人感觉到欣喜的人。

    其实这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的。

    但是万彦真的没有任何的怂。

    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真的不能犯怂,必须要努力的前进,必须要努力的拥有一个别人所未曾拥有的决心。

    ...

    ...

    当赵洵看到万彦来找他的那一个瞬间,他就意识到了什么。

    对万彦来说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常多的。

    但是他还是觉得最先需要做的是来找一下赵洵。

    因为赵洵能够给他提供许多他没有的思考的角度,因为赵洵能够让他更好的分析局势。

    局势有的时候是真的会显得有些错乱的。

    不过万彦觉得没有关系,因为他能够以一个更加冷静的姿态来思考问题。

    所以接下来只要不出现什么大的偏差,那么还是能够拥有一个常人所未曾拥有的前景的。

    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因为如果不能让赵洵满意的话,那么他的一切计划其实都没有意义。

    赵洵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赵洵是一个非常有自己想法的人。所以接下来赵洵一定会努力的帮助万彦去分析,努力的去帮助万彦思考。

    思考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所以当有人能够帮助你去思考的时候无论如何不要选择拒绝。

    如果这个时候你选择拒绝的了话,那么接下来就真的不一定再有机会能够拿捏了。

    很多时候其实只是一念之间的偏差就可以导致相当多的事情。

    当一个人开始困惑之后,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会变得相当的令人麻木。

    啧啧啧...

    这个时候的赵洵已经变得相当不一般了。

    对赵洵来说,他已经能够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或者说透过一些孤立的事件去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这真的是太关键了。

    当掌握了这些之后一切都开始变得顺畅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赵洵并不会觉得有任何疲惫的感觉。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等待他的还有很多的事情。接下来等待他的还有相当多的事情。

    这只是一个开胃的小菜罢了,这只是一个开胃的小凉菜而已。

    小凉菜的口味不错,但是也仅此而已。

    “万刺史,这说明目前腐蚀者还没有立即大开杀戒的意思。他们现在刚刚抵达江南道,又是受损严重,我猜测他们现在的主要目的是恢复为主。当然,具体能够恢复到什么样的状态,其实我也是不知道的。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说,应该大体恢复的还算是不错。不过距离他们能够兴风作浪其实还是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

    “啧啧啧...”

    这个时候的万彦已经变成了一个相对较为合理的状态。

    他见赵洵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知道这个时候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嗯嗯,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暂且可以放心了。但是腐蚀者十分的凶残,他们随时有可能去暴起伤人。所以我还是有些担心的。”

    万彦万刺史虽然现在已经不再是宁州城的父母官了。但是毕竟他曾经在宁州做过近三年的刺史,对于哪里的一切其实都是有情感的。

    他肯定不忍心看到宁州城的百姓受到腐蚀者的屠戮。但是从现在看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还真的是相当的不好说。

    “唉,现在的情况其实是真的比较复杂的。从目前的细节来看,并不是很好处理的啊。”

    赵洵这个时候也是感到有些惊慌的。最主要的是目前的细节来看,还是非常的难以把握住节奏的。

    他们并不知道腐蚀者接下来的打算,也不知道腐蚀者进一步的计划。不知道这些就决定了接下来的一切会处于一个相对困苦的状态之下。

    啧啧啧...

    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

    处于这样一个困苦的状态之下,万彦万刺史真的是太难受了。

    他也能够感受到赵洵的那种无奈。

    除非现在把整个书院搬到宁州去。可要是这样的话,腐蚀者肯定是会第一时间跑路的。腐蚀者又不傻,他们肯定是不会做让自己受损的事情的。

    所以从现在的细节来看,一切都是朝着不利于宁州的方向发展的。

    不管怎样,书院几乎都是要比腐蚀者慢的。

    “目前也只能先观望了。好在宁州目前已经全部戒备,那么也不会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毕竟宁州也是有符阵的,所以我觉得暂时的抵挡一段时间也没有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接下来的话就看发挥了。希望能够发挥的好吧。不过我们应该也能够在第二时间赶到。”

    赵洵的计划就是一定要等待腐蚀者露头,确认他们出没再出面。

    要不然的话,其实是非常难搞的。

    因为腐蚀者接下来的计划就会带有非常强大的不确定性。

    一旦腐蚀者展露出来了他们不确定性的那一面,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会更加的令人感到错愕不已了。

    这个时候赵洵必须要忍住。即便是心中有再多的想法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忍住。

    忍住的话,则接下来的很多事情就会变得顺利了。

    如果忍不住的话则有可能会前功尽弃。这当不是赵洵所希望看到的。

    “嗯,现在看来也唯有如此了。这个时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过于的纠结了。”

    赵洵其实还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他知道当下的形势下其实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目前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按兵不动。

    如果选择盲目的出手的话是有极大的可能打草惊蛇的。

    一旦真的打草惊蛇,那么之前他们所做出的全部努力就白费了。

    这绝不是赵洵希望看到的。

    所以接下来可谓是一个极为关键的事情。

    他们必须要时刻保持和宁州乃至于整个江南道的沟通,必须要确保一切拥有一个良好的态势,唯有如此才能够确保不会被腐蚀者占尽先机,不会被腐蚀者偷梁换柱。

    ...

    ...

    从目前的细节来看,一切都是出乎显隆帝的意料的。

    在他得知了腐蚀者离开了长安的时候甚至还觉得有一丝惋惜。

    但是在得知了腐蚀者来到了江南道之后,显隆帝一时间内心一阵狂喜。

    太好了这可真的是太好了。

    显隆帝很清楚腐蚀者前去江南道并不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事情,但是从另一个层面来看,书院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书院刚刚在江南道诛杀了妖兽,使得一片太平。

    但是就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腐蚀者再度涌入江南道,对于江南道的百姓造成了巨大的危机。

    在这种状况之下,有多少人能够承受的了?

    在这种状况之下怕是没有人能够承受的了吧?

    巨大的压力会在一瞬间匠人挤压的难以做出决断。

    但是这个时候书院却是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做出决断的。

    书院没有选择的可能,没有选择的空间。

    书院必须要做出决断,哪怕是这个决断会让人稍稍的觉得非常的痛苦也没有办法。

    书院必须要出手,如果书院这个时候不选择出手的话,那么他之前所做出的人设就会瞬间的崩塌。

    其实很多时候人设崩塌真的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明明感觉一切还算是不错但是最后很可能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样子。

    这样的话,那前后的反差感就有了,一种震撼的感觉就有了。

    啧啧啧,光是感慨万千的话就足以让显隆帝觉得癫狂了。

    一切跟显隆帝一开始想象的都不一样,在显隆帝原本的预计之中,书院会一直这么狗下去,但现在看下来书院是不得不出手了。

    这真的是令人无比欣喜的。

    因为只要书院选择出手,那么接下来整个联盟就能够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压力。

    这个是显隆帝最希望看到的。

    对朝廷来说看到书院吃瘪就是最好的事情。

    对朝廷来说看到书院犯蠢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很多时候书院的表现也会影响到朝廷的表现。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有联系的事情。

    一开始的时候显隆帝其实是并没有过于的关注这些细节,但是现在,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更加合理的关注一切。

    因为显隆帝发现,这其中的机会真的是太多了。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尚且不算是关注,但是渐渐的适应下来会发现,哇塞,原来适应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

    当已经适应了全部的节奏之后,一切的一切就开始变得舒畅无比了,一切的一切就开始变得让人感怀万千了。

    显隆帝是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

    对他来说这等于是完全的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一开始的时候显隆帝确实是有些绝望了。

    当绝望的情绪凝聚在一起的时候,是真的会让人觉得相当的尴尬的。

    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这种绝望的感觉了。

    现在的显隆帝已经完完全全的适应了节奏了。

    书院固然很强,但是朝廷也不弱啊。

    朝廷能够展现出来的实力足以让所有人胆寒。

    显隆帝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现在所体现出来的细节,确实会让他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美妙,这一切都是无比的美妙。

    当显隆帝感觉到了书院为难的时候,他就是会莫名的生出一种畅爽无比的感觉。

    接下来是真的有的看了。

    接下来是真的有好戏看了。

    书院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强大,书院其实也是拥有非常多的弱点的。当书院的弱点一一呈现的时候其实显隆帝是非常兴奋的。

    他知道属于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他知道属于朝廷的机会终于来了。

    他知道报仇雪恨的时候终于来了。

    人是不可能一直忍下去的,人总是要找到复仇的机会的。

    当复仇的机会来临的时候,当复仇的机会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把握住。

    不需要有任何的犹豫,不需要有任何的彷徨,只需要把握住即可。

    只要能够把握住,就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只要能把握住,就没有什么是做不成的。

    只要能把握住,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一个非常美妙的状态。

    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显隆帝在默默的等待。

    美妙,真的是太美妙了。

    显隆帝在不断的训练修行者军队,为的也是复仇的那一刻。

    对显隆帝来说,其实永远拥有复仇的机会。

    只是说哪个复仇的时机更加的完美,哪个复仇的时机更加的合理,哪个复仇的时机更加能够让人处于一个合理的态势之下。

    其实只要能够保证这一些,接下来的一切就会更加的美妙了。

    只要能够保证这一些,接下来的一切就会让人觉得更加的合适了。

    一些态度上的调整其实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困难。

    需要的是一个全方位的整合。

    “书院啊书院,山长啊山长。你们存心要跟朕作对,你们是真的看不清楚形势啊。真的以为自己了不得了吗,真的以为自己无敌了吗,真的是可笑,真的是可笑至极。”

    显隆帝是一个相当强势的人,每当他觉得自己处于了一个被动的心态之后,他要做的就是完完全全的冷静下来。

    当他入定思考了一瞬之后,其实就已经能够完全的调整过来了。

    显隆帝真的没有必要太过去考虑其他人是怎么想的。

    因为他向来都是只会按照自己的套路去做事,天向来都是只会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做事。

    显隆帝是一个无比强势的人。所以他知道自己是一定能够达到某种程度上的强者的。

    所做的区别其实也就是跟书院做一番比对而已。

    目前的一切都很顺利,目前的一切几乎找不到任何的缺点。

    完美,一切都透着一股完美。

    目前的这些能够让显隆帝原原本本的看到不远处发生的一切。

    江南道发生的事情彷佛就在他的眼睛边上一样,江南道发生的一切能够让显隆帝完完全全的兴奋起来。

    哈哈哈哈哈....

    一切的一切比起一开始的时候都不一样了。

    一切的一切比起一开始的时候都要顺畅了许多了。

    但是显隆帝还是那个显隆帝,他还是那个能够强势的掌控一切的人间帝王。

    当显隆帝感受到了这点的时候他的内心其实还是有一阵狂喜的。

    因为对于他来说,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其实是个最好的安排。

    因为对他来说,目前的这一切其实是能够让他变得更加强势的一个砝码。

    对显隆帝来说,他已经通过书院更好的认识了自己,他也通过书院让自己变得更强。

    当一个人变得更强的时候他就能够知道自己之前的弱点在哪里。

    显隆帝之前最大的弱点就是不懂得后手入场的重要性。

    一直先手入场,导致他会经常的处于一种被动的局面之下。

    经常先手入场导致他经常会被书院针对。

    但是现在的显隆帝已经彻底的明白了后手入场的重要性了。

    现在的显隆帝已经能够全方位的调整一切了。

    对显隆帝来说这个变化可以说是相当明显的,对显隆帝来说这个变化可以说是相当巨大的。

    巨大的变化明显的变化带来的是无与伦比的体验。

    显隆帝是真的提升了很多。

    对显隆帝而言,接下来的一切其实都是一个最好的安排。

    对显隆帝而言,接下来的一切都能够使得他拥有一个与别人完全不同的体验。

    美滋滋,真的是美滋滋啊。

    显隆帝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书院的表现了。

    这是他迫不及待要看到的事情,这是他非常想要感受到的事情。

    他确实已经等不及了。

    ....

    东宫,太子李显坤非常的犹豫。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他得到消息,父皇正自训练一直军队。这个军队全部是有修行者构成的。

    很显然父皇是吸取了皇宫之中没有修行者军队的教训,打算要组建这样的一只军队来拱卫皇室啊。

    本来呢这是一个好事情,但是对太子李显坤来说,这就算是一个坏消息了。

    因为一旦他打算发动宫变,就意味着接下来不得不要面对一只完全由修行者组成的军队。现在更为严重的问题则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支完全由修行者组成的军队中的修行者的品级是多少。

    如此一来太子就不敢贸然出手贸然行事。

    要不然的话所面临的压力还是相当巨大的。

    太子向来都是一个谨慎无比的人。即便是面临最为险峻的局势的时候太子也不会贸然的出手。

    他一定是会稳一稳局势,等到一切都处于一个最为合理的状态之下才会选择出手,要不然的话,接下来所面临的局势就会变得更加的复杂了。

    复杂的局势在某种情况下会让人变得更加的困惑,一旦面临如此困惑的局面,那么太子就会处于一个相当被动相当劣势的条件之下。

    东宫本来就是一个被动的一方,要是接下来又处于被动之中,那么太子李显库那就会觉得情绪越来越阴郁了。

    太子李显坤被父皇压制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以至于他整个人的性格都出现了一些问题。

    从一些角度看,太子李显坤的情绪实际上是有一些扭曲的。

    当带着这种有些扭曲的情绪去看待问题的时候显然会更加的引出一些问题来。

    太子李显坤觉得自己真的是太难了。

    控制不好情绪的情况下,是真的会让整个人变得更加阴郁的。

    这是一种恶性循环。

    其实太子李显坤已经在努力的尝试了,但是他感觉自己调整的结果并不如想象之中那么好。

    太难了,一切都太难了。

    当感受到了这一切之后,太子李显坤感觉到自己已经陷入到了一个十分被动的局面。

    这个局面说真的是非常难搞了。

    太子李显坤哪怕是已经做出了诸多尝试,仍然会觉得相当的无奈。

    所以接下来的一切就会显得更加的珍贵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理解太子李显坤此时此刻的心情,但是李显坤觉得应该有的人要能够理解,比如说冯昊,比如说郑介。

    毕竟这两个人目前是他最为忠实的拥护者,太子李显坤是一定要从他们身上获得一些足够的支持的。

    如果太子李显坤没能够从他们的身上获得足够的支持,那么在相当情况下可以说是这两个人的失职。

    难啊,这可真的是难啊。

    情绪化是万万要不得的。

    当情绪化累积到一定的程度下,是肯定会爆发的。

    太子李显坤就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处于爆发的边缘。

    那种感觉会让人觉得相当的难受。

    所以这个时候太子李显坤必须要使得自己冷静下来。

    此时此刻他就是整个东宫的主心骨,此时此刻他就是整个太子党的主心骨。

    要是连他这个主心骨都慌了,那么其他人肯定也会跟着慌了。

    这可不是一个好事件,这是会令人变得相当的阴郁的。

    当一个人的情绪变得阴郁,那么接下来他就会完完全全的变得相当的抓狂。

    所以太子李显坤一直都在努力的调整之中。

    他知道调整是非常有必要的,只要人一直处于调整状态之下,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拥有一个合理的心态。

    拥有一个合理的心态实在是太关键了。

    拥有一个合理的心态,则拥有不会感觉到痛苦。

    太子李显坤目前已经完完全全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他知道父皇的压力一直都是存在的。

    所以他真的没有必要把这些压力全部都转嫁在他的身上。

    感受到压力其实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消解掉压力也是相当关键的。

    很多时候拥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是非常重要的。

    太子李显坤感觉自己已经做的是相当好了。

    接下来他就要尽可能的再去调整。

    虽然未必能够调整道最佳,但是只要是在进步就是好的,只要是在提升就是好的。

    提升的过程之中或许会感受到相当多的东西,或许会让一个人感悟良多,但是确实是相当有必要的。

    至少从细节上来看,他们是没有做错什么的,他们是一直都在积极的走向成功的。

    太子李显坤感觉到他就要快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虽然这个过程稍稍的有些漫长了,但是还是能够看得清希望的。

    只要能够看得清希望那就是极好的,只要能够看得清希望那么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他就可以拥有常人所感受不到的一切。

    这真的很重要,非常的重要。

    ...

    ...

    “很好,非常好。贾大哥啊。你现在御刀飞行术练习的非常的好啊。我感觉你已经掌握了精髓了。只需要继续把握下去,那么就能够达到一个相当强大的境界啊。”

    “哈哈哈哈,是的啊。我也感觉我自己已经提高了很多了。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没有想到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提高还是肉眼可见的。”

    贾兴文自己也是相当高兴的。

    对一个修行者了来说,有谁会掀起自己的修为境界高呢?

    修为境界高,则意味着将来有更多的可能保护自己。

    贾兴文目前的境界还是太低了一些,所以接下来他们必须要努力的确保自己拥有更加强大的态势。

    如果能够把握住节奏的话,那么确实可以拥有非常关键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跟想象之中都有很大的不同,一切的一切都跟预计之中有很大的不同。

    当感受到了这些不同之后,就会明白其实修为境界真的是相当的关键了。

    贾兴文现在是真的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可以说赵洵已经将他全部的潜能开发了出来。

    原先贾兴文所没有的那些东西赵洵全部的都开发了出来。

    此时此刻的贾兴文才终于明白自己的潜力是如此的大。

    巨大的潜力能够让贾兴文感慨万千。

    不容易,当真是不容易。

    一切都比想象之中要复杂的多。

    不过他还是很好的完成了。

    这多亏了赵洵在一旁的指点。

    赵洵的指点其实是非常关键的。

    如果没有赵洵的指点的话,贾兴文肯定不可能支撑这么久。

    可以说赵洵就是贾兴文支撑修行下去的动力之一。

    赵洵确实是在某种程度上帮助贾兴文成为了更好的自己,所以他对赵洵表示感激其实也就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

    ...

    书院。

    山长在跟袁天罡对弈。

    一旁的是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李淳风。

    可以说道门跟书院的巅峰对决也不过如此了。

    山长是一个相当现实的人。所以他并不会过于的去强调什么,但是跟袁天罡的对决总归是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的。

    山长能够明显的给人道一种兴奋的感觉了。

    兴奋是真的兴奋,快乐是真的快乐。

    山长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快乐了。

    因为这是一种棋逢对手的喜悦。

    很爽啊,这真的是相当的爽快啊。

    此时此刻山长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压力并没有那么的大了。

    此时此刻山长明显的能够感觉到对手的实力没有那么强了。

    这并不是指的袁天罡,而是黑暗之神。

    黑暗之神的力量实际上一直都在削弱的过程之中。只要黑暗之神的力量一直都在削弱,书院其实就是稳的。

    因为书院可以使得自己拥有一个别人所未曾拥有的一切,书院可以可以做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有山长在则一切皆有可能。有山长在,则一切都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的。

    并没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并没有那么多做不到的事情。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其实是非常简单的。

    关键是看想不想要去做。

    只要想要去做,最终还是能够做成的。

    对此山长非常的有把握,对此山长非常的确信。

    从一开始的时候山长就是一个相当自信的人,哪怕是面对来自于敌人的强大压力,山长也能够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到最佳。

    但是现在显然山长需要更加好合理的调整一番了。

    因为他面前的对手不是旁人,而是正儿八经的强大的袁天罡。

    道门魁首袁天罡,道家天师袁天罡,天下第一神棍袁天罡。

    与之相比,青莲道长吴全义的道行很显然就浅了很多。

    虽然山长知道这么说对青莲道长吴全义并不是很公平,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啊。

    修行者拿来做比较,拿实力比较不是在正常不过的了吗?

    如果不比较实力的话还能够比较什么?

    山长确实是不知道。

    就当下的细节而言,他们的实力之间其实也是存在着一定的察觉的。

    要想达到最为稳定对他态势难度其实是相当巨大的。

    山长也不知道袁天罡有没有藏。

    如果袁天罡没有藏,就是现在的实力的话,其实山长觉得还是有相当巨大的实力能够战胜他的。

    其实有的时候判断完完全全就是跟着心走,再加上看一看当时的状态。

    有的时候状态拉满的话,确实会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有的时候状态拉胯的话,也会有这种感觉。

    可以说这完完全全就是两种极端。

    两种极端带给人的感觉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

    当你感受到了一些来自于不一样的感觉的时候就并不会有那么的刻意和在意了。

    在意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关键是你接下来的发挥。

    如果接下来的发挥能够维持一个最为稳定的态势的话,那么接下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就能够拥有完全不同的心态了。

    心态真的很重要。

    山长的心态能够做到静如止水,其实这并不是很多人能够做到的。

    但是山长知道他面前的这个对手能够做到,这个道门魁首能够做到。

    袁天罡能够做到!

    这其实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袁天罡的实力相当的强大。

    这证明了袁天罡拥有其他人所没有的硬实力。

    当袁天罡展现出这些实力的时候,山长其实一直都在默默的观察他都在默默的观望。山长知道好戏即将上演,山长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在等着他。

    其实山长是非常喜欢看热闹的。

    所以哪怕是不需要他上场作战也没有什么关系。

    山长会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会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节奏调整好。

    能够调整好一切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会非常完整的处理好。

    就目前而言,一切的一切都输非常冷静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非常的关键的。

    山在仔细的把握这个火候。

    不得不说这个火候其实还是非常难以拿捏的。

    但是山长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够有犹豫,他必须要把握好。

    把握好了细节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在跟袁天罡的对决之中,其实是不能够有任何的疏忽的,是不能够有任何的遗漏的。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疏忽都有可能会导致输掉整个局势。

    这个局势是真的会让人变得相当的愤怒的。

    当一个人开始变得愤怒之后那么接下来就会处于一个非常难以处于冷静的状态之下。

    但是山长克制的相当之好,他处理的近乎于完美。

    当一个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压力的时候其实他真的是不会有任何恐惧的感觉的。

    山长并没有恐惧的感觉,他只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当你要说他有压力吗?

    他其实是有压力的。

    但是就从现在的一切来看,至少山长保持自己的状态保持相当的不错。

    一切都至少比想象中要好的多,一切都比想象中要顺利的多。

    山长在于袁天罡的对弈过程之中发现了很有趣的一点,那就是袁天罡非常喜欢抢攻。

    这是山长总结出来的一点。

    相较之下,山长并不喜欢抢攻,他更加喜欢的是后手出招。

    因为在山长看来抢攻会把自己的劣势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而如果后手出招的话,则不会有这方面的顾虑。

    所以山长会尽可能的保证自己是处于后手出招的。

    只要他是能够保证自己是后手出招的,其实问题就不是很大。

    因为很多情况下山长之所以会体现出所谓的强势就是因为他已经充分的审时度势,他已经适应了全部的节奏。

    在适应了节奏之后的一切都变得相当的简单了。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轻松惬意,一切显得是那么的云澹风轻。

    这可以真的说是一种云澹风轻的感觉啊。

    那种非常舒适的感觉有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有些迷醉。

    那种迷醉的感觉会让人觉得有一些许的不真实。

    但是这种不真实的感觉,又会让人在某一个两个瞬间觉得非常的有意思。

    山长真的是一个非常懂得发挥主观性的人。

    但是他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放什么时候该收。

    只有弄懂了这两处的人,才能够在与敌人的对决中占尽优势。

    山长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他认为抢攻的人并不一定会占据优势,因为抢攻的人也可能会面临相当多的问题。

    但是被动的人则很可能会面临相当多的问题。

    山长虽然是后手进攻,但是他从来不被动,他拥有不会让自己处于被动的境地之中。

    对哦山长来说,他一切都把握的很好,他能够让自己尽可能的处于一个合理的状况之下,只要处于一个合理的状况之下,那么其实是并不会遭受到太多的压力的。

    人之所以会感觉到压力,其实更多情况下都是自己给自己的。

    当你真实的感受到了这一切之后,其实就会发现,好吧。其实并没有什么压力可言。

    压力有的时候是真的会让人觉得绝望的。

    压力有的时候是真的会让一个人心态发生改变的。

    但是山长把握的相当的不错,他从来不会让自己有压力感。

    他能够及时的将压力消解掉。

    哪怕是一看上去并不那么的明显也没有关系。

    消解其实是一个过程,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之中其实只要能够领会好体会好就不会有太严重的问题。

    跟袁天罡的对弈,下的并不只是一盘棋,至少不止是棋盘山的这一一盘棋。

    山长能够感悟良多。

    这个是在跟任何其他人对弈的时候都感受不到的。

    包括青莲道长吴全义。

    山长彷佛是感觉自己在跟老天爷下棋。

    这种感觉真的是无比的奇妙。

    融合的感觉在一瞬间让山长觉得自己有一些虚无缥缈。

    这一切是真实的吗?

    这一切真的是真实的吗?

    他看到的仅仅是一个棋盘吗?

    除了这个棋盘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吗?

    一切会让人觉得有些迷惑。

    迷惑的情绪凝结在一起是真的会让人觉得相当的困惑的。

    这个时候的山长已经在第三层了。

    他知道袁天罡也已经在第三层了。

    双方棋逢对手,旗鼓相当。

    那是一种跟高手对决跟高手过招才能够体会到的快感。

    美妙确实是太美妙了。

    精彩,确实是太精彩了。

    袁天罡的棋路非常的妖,基本上你不可能靠猜测猜到他下一步会走哪里。

    所以山长就必须要去赌,他必须要靠着本能去赌。

    这其实风险是相当高的。

    因为如果赌输了,那么就可能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但是山长是一个敢于冒险的人,山长是一个敢于直接冒险的人。

    哪怕是赌上所有山长也打算试一试。

    很妙,很精妙。

    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出乎了山长的意料。

    但是又在情理之中。

    可以说袁天罡端是把下棋给领会的明明白白。

    有的时候山长会觉得袁天罡就是老天爷的某一个分身,因为他真的是太精于算计了。

    山长见识过很多精于算计的人,但是都没有找出过一个像是袁天罡这样精于算计的人。

    袁天罡实在是过于擅长把握细节了。

    你几乎很难在他的身上发现一些明显的缺点。

    细节的把握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极致。而且袁天罡非常善于卖破绽。

    当你认为袁天罡其实失误的时候,到头来会发现这只是他卖的一个破绽而已。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你上钩。

    甚至连山长都曾经上过当,而且还不止一次。

    但是在吃过了几次亏之后山长就变得更加的谨慎了。

    当山长变得更加的谨慎之后他就意识到了袁天罡的这个小套路。

    袁天罡是非常擅长于独自面对危机的,所以当他真正面对危机的时候袁天罡往往会让出一些破绽来。

    用破绽来开道,用破绽来展现看不到的东西。

    其实这是很难的,但是掌握了之后就会发现还是能够把握住一些细节的。

    细节的把握可以让人完完全全的体会到一股酣畅淋漓的感觉。

    细节的把握可以让人享受一些细节的本身。

    细节的把握可以让山长看的比其他人更远。

    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但是真正的尝试去做了,那就全然不一样了。

    精妙,有的时候真的会让人感慨精妙。

    精妙本身其实就是一门学问。

    目前来看袁天罡应该是掌握了这门学问。

    至于山长是否掌握了这门学问掌握到了什么样的一种境地,恐怕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

    山长本人也不想要过于明显的表露出来。

    因为他会觉得这样会显得过于的单调。

    山长不希望棋局变得过于的单调。相反,山长是希望棋局能够变得尽可能的精彩。

    一旦棋局能够变得尽可能的精彩,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就能够有更加精妙的呈现。

    但呈现了更加精妙的一切之后,一切就变得愈发的精彩了。很多时候一些细节的表现往往就体现出了一些关键的节点。

    当展现出了这些关键的节点之后,其他的东西也就一脉相承了。

    一脉相承真的很关键,一脉相承能够展现出很多不一样的意味。

    “妙哉,妙哉也。这可谓是神来之笔了。”

    当袁天罡突然之间落子之后,山长感慨道。

    “落子无悔,这个时候老夫确实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山长确实不好多说什么,在某些个状态之下,山长能够感受到袁天罡的一些个想法。但是在某些个瞬间他又感觉不到袁天罡的某些想法。可以说这是有些虚无缥缈的,或者说在某些个细节上能够体会到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的。

    很难把握,真的很难把握细节。

    不管是其他人怎么想的山长真的觉得他自己相当的难以把握这些细节。

    袁天罡的棋路实在是太妖了,妖到了让人难以理解。

    所以即便是山长有的时候也会出现看不清楚的情况。

    这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可稀奇的。

    但是这天下肯定是会有的人觉得稀奇。

    山长想要尽可能的澹化这种影响,山长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加贴近于一个人。

    当他能够尽可能的贴近于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的话,那么影响力就会相当的大了。

    很多时候山长感觉自己是被神话了。但是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他是大周第一修行者呢,谁叫他是顶级强者呢。

    一旦一个人成为了所谓的顶级强者,他就不得不面对这些吹捧。

    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不管他自己情不情愿。

    很多时候这都是一种被人推着的被人驱使着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曼妙了,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种感觉混合在一切实在是会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真的是让人感慨万千啊。

    不过目前来说山长真的是已经完完全全的适应了。

    不仅完完全全的适应了,而且还适应的很好,适应的相当之好。

    所以在跟袁天罡对弈的时候,其实山长反而能够完完全全的放开了。

    这个时候的山长其实反而是没有任何的压力了。

    这个时候的山长完完全全可以让自己处于一个本真的状态之下了。

    这个时候的山长无所畏惧,哪怕是冒着一盘棋输掉的风险也能够完全的将自己的节奏打开。

    这一点其实非常的关键非常的重要。

    因为有的时候人们总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刻意的去压抑自己。

    但是山长其实是非常讨厌的。

    山长非常讨厌的是因为一些客观的因素去压抑自己的天性。

    山长希望的是能够在下棋的过程中完全的解放自己的天性。

    当天性得到了解放之后,一切就变得相当的顺利了。

    当天性得到了解放之后,一切就变得相当的干脆直接了。

    很多时候面对那些充满了迷惑性的东西的时候,山长并没有选择了避而不见。

    山长选择了另外一种应对方式,那就是迎难而上。

    迎难而上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迎难而上其实是相当简单的。

    因为山长是一个有实力的人。

    一个有实力的人不会有任何的畏惧,一个有实力的人能够迎接任何的挑战。

    一个有实力的人哪怕是面对任何的对手都能够展现出不一样的姿态。

    姿态问题其实是非常关键的问题。姿态问题能够展现出来的是一个人的态度。

    山长的态度从来都是积极的,山长的态度从来都是去争取的。

    虽然有的时候可能最后的结果并不是最好的。但是并不妨碍山长做出的努力。

    山长不到最后一刻都是不会去放弃的。

    所以哪怕是现在袁天罡一拍形势大好,山长仍然不会轻易的弃子认输。

    山长相信人定神天。

    虽然袁天罡如今的算计已经几乎可以算是天算,但是山长仍然打算要去拼一拼。

    他觉得自己未必没有机会。

    他只要肯倾尽全力,其实还是有一线机会的。

    他能够战胜袁天罡,能够战胜这天道。

    顶级棋手对决,其实最为关键的就是保证气息的运用。

    事实上只要气息不出现一些问题,那么接下来就能够保证拥有一个顶级的实力。

    山长跟袁天罡两个人其实都是拥有不小的实力的。

    对他们二人来说能够维持一个顶级的状态是非常关键的。

    维持一个顶级的状态之下,双方看的就是临时的发挥。

    发挥的好坏其实是可以决定相当多的东西的。

    山长其实是非常看重运势的。

    所以山长会竭尽所能的去跟袁天罡对拼。

    从每一个棋子开始拼,每一个角落都不会放过。

    细节的把握真的是至关重要的。

    运势的把握更是重中之重。

    并不是所有人的人都能够拥有顶级状态的。

    当面对顶级的对手的时候,某种程度上运势也是会出现一些被压缩的情况。

    至少就目前而言就当下而言袁天罡跟山长之间其实是难分伯仲的。

    山长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他跟袁天罡之间的对局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一份不一样的意味。

    那种感觉非常的精妙非常的美妙。很多时候保证拥有一个别人所不具备的特殊气势其实是可以在对局之中占据绝对的先手的。

    占据先手无比的关键在,占据先手能带来相当多的不同。

    一切的一切跟他想象之中都不一样。

    但是山长仍然会竭尽所能的去拼每一个细节。

    他知道跟袁天罡对决绝对不能有丝毫的疏漏。

    哪怕是一个细节的疏漏都是致命的。

    而如果可以在细节上做到极致的话,那么接下来所享受到的就是难以形容的实力感。

    实力其实都是拼出来的,而不是让出来的。

    一味的求对手让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山长也不会做出来类似的事情。

    对山长来说,当下的节奏其实是相当难以把握的。

    但是他仍然会竭尽可能的去把握细节。

    细节之处只要做到位的了,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是相当可控的。

    细节之处只要把握到位了,那么对上袁天罡也不见得会有劣势。

    优势和劣势之间的转化,其实是非常玄妙的事情。

    有的时候如果能够把握好了,就可以感受到相当大的不同。

    不管其他人是怎么判断的,反正山长就是这么判断的。

    山长不会去刻意的看任何人的脸色,山长只会选择跟着自己的心意走。

    山长是一个相当豪横的人,豪横的人会有豪横的做法,豪横的人会有豪横的选择。

    当选择不同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不同的。

    有的时候面对的形势不同,展现出来的攻击力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至少对于山长而言,在面对袁天罡的时候他是可以做到火力全开的。

    这真的是一种别样的体验,这真的是一种可谓是酣畅淋漓的体验。

    在与袁天罡的对决过程中,山长已经完完全全的享受了一切。

    这个过程其实本身就是一个享受的过程,当你已经可以享受个过程之后,就能够明明白白的意识到细节的关键性。

    细节决定成败,细节可以决定相当多的事情。

    当一个人展现出了不一样的气势的时候,接下来面对对手的时候就能够展现出相当多的东西了。

    对山长而言,他现在的状态已经算是完全拉满了。

    但是他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在那一瞬间暴涨的全部的气势。

    袁天罡的气势可谓是暴涨了。

    在面对了山长的时候,袁天罡完全没有犯怂。

    没有犯怂的情况下,袁天罡和山长彼此之间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比对的可能的。

    比对本身其实就是一种相当愚蠢的事情。

    这真的是非常曼妙的。

    当感受到了曼妙的感觉之后,一切都是无比神奇的。

    “哈哈哈,山长啊,这真的是相当曼妙的啊。”

    袁天罡这个时候也察觉到了山长暴涨的气势。

    暴涨的气势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一瞬间袁天罡感受到了来自于山长的凌厉的气势。

    啧啧啧,不一般的不一般。

    一切的一切都是有着一股预告。

    “嗯,老夫当然是要选择争取一番的,唯有争取一番,才能够看的出老夫与这天之间有多大的差距。”

    差距这个东西有的时候简直是相当的玄妙的。

    当一个人能够感受到的不同的差距那就说明这个人已经有了相当强大的成长。

    山长的成长速度当然是很快的。

    对山长而言他能够达到一个常人所未曾能够达到的境界。

    至于这个境界袁天罡能否达到,山长其实也是不知道的。

    山长很确信袁天罡跟他之间是有着明显的差距的。

    二人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下完了这盘棋就知道了。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袁天罡明显是在利用天道气运在跟他下棋。

    或者说袁天罡在利用所谓的天机。

    天机不可窥测,但是袁天罡还是窥测了。

    哪怕只是惊鸿一瞥,那也是了不得的。

    看到了天机天道之后袁天罡的实力就是暴涨的。

    所以这个时候山长对决的很可能并不是袁天罡,而是一个裹挟了天道气运的人。

    所以这个时候山长会稍稍的觉得有些吃力。

    因为这个时候他明显是在与天斗。

    与天斗的感觉很刺激,但是也很吃力。

    山长虽然还没有使出全力,但是已经使出了近乎九成力了。

    在那一瞬间,山长近乎是发狂了。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拿捏住局势,必须要让袁天罡的气势完全被他压制住。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所以他必须要在这一瞬间拿出一些属于他的东西。

    袁天罡跟山长其实代表的分别是道门跟书院。

    道门跟书院最大的区别就是道门不争,而书院争。

    道门是真的不争吗?

    在山长看来其实也未必。

    但是至少从明面上表现出来的来看,道门是不争的。

    但是书院就是明明白白的争,非常彻底的争。

    争是肯定要争的,争是必须要争的。

    当争了之后一切就开始不同了。当争了之后能够感受到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山长是非常享受这种感觉的。

    他能够明显的察觉到那种细致的感觉。

    细致到了极致,细致到了令所有人感觉到美妙。

    山长就是这么一个细致的人,所以只要有机会,山长就会努力的把控住一切,只要有机会,山长就会努力控制住一切。

    控制住一切的感觉是非常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

    至少就当下而言,山长非常肯定自己的表现。

    “袁天师,你还有什么本领请尽管拿出来吧。”

    山长明显能够感觉到袁天罡其实是还有后手的。

    他当然不会满意,他希望袁天罡能毫不无保留的展现出自己的实力。

    山长想要对决的是一个完全展现出自己的袁天罡,山长想要对决的是一个酣畅淋漓的袁天罡。

    这一切都必须要袁天罡自己能够有所发展,能有所出面。

    如果袁天罡自己不能够站出来的话,那其实一切就都是白搭的。

    当然,山长还是会竭尽全力的去表现自己的。

    不管袁天罡决定怎么做,这一点其实都是不会改变的。

    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不同的。

    当山长和袁天罡对决的那一刻,感受到的一切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

    体会到的细节或许在那一瞬间就能够让人感悟到不同了,体会到的细节或许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让人感悟到不同了。

    细节的关键性是非常重要的。

    细节的稳定性也是非常重要的。

    一切都是要看发挥的。

    山长的发挥已经算是相当完美了。

    但是袁天罡接的并不是那么的好。

    山长明显感觉有点欠着力气的感觉。

    或许是袁天罡并没有完全发力吧,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但是总感觉哪里是有点问题的。

    “哈哈,山长且看贫道这一手。”

    其实袁天罡是一直都在憋大招的。

    对袁天罡来说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一直是在试探虚实。

    一旦他试探出了山长的虚实,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相当的简单。

    关键还是要看虚实的发挥到底如何。

    如果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展露出不一样的意味,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全然不同了。

    但是令袁天罡感到惊讶的是。山长其实也并没有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使出全力。

    山长也是有所保留的。这样一来袁天罡就知道了,自己也不能够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亮出全部的实力。

    要是在一开始的时候袁天罡就亮出了全部的实力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被山长疯狂的针对。

    一旦真的如此,那接下来就会变得相当的尴尬。

    很多时候局面就是这么毁掉的。

    当面对的局面不同的时候做出的应对就会完全不同。

    所以袁天罡知道自己必须要逼出山长的最强体。

    只有当他逼出了山长的最强体之后,才能够知道接下来山长会采取一种怎样的攻势。

    山长是非常喜欢用一种凌厉无比的攻势来针对对手的,是一种近乎于无敌的压制力来压制敌人。

    所以袁天罡很想要体会这种感觉。

    完完全全的压制,近乎于本能的压制。

    “啧啧啧...”

    这个时候的山长已经变得完完全全的酣畅淋漓了。

    山长恣意挥洒着自己的天赋。

    一切可谓是展露无疑。

    细节之处彰显的其实就是所谓的硬实力。

    硬实力这种东西往往是最为玄乎的。

    但是袁天罡还是相信的。

    所以他想要看一看山长的硬实力到底几合。

    所以他不断的试探,到目前为止,似乎他已经能够看清楚一个大概了。

    但是最后的那一抹,就像是蒙着迷雾一样叫人完完全全看不清楚。

    迷惑之间的情绪是真的会让人觉得困惑的。

    困惑之后的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的令人麻木。

    麻木之后的事情就变得全然不同了。

    啧啧啧。美妙,是真的美妙。

    “呼...”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山长开始仔细的观察这盘棋。

    这盘棋上其实布满了气,也布满了气眼。

    这些都是袁天罡的气。

    山长想要利用自己的气去进行覆盖,但是发现这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袁天罡一直都在坚持,一直都在坚持利用自己的气去进行抵抗。

    一开始的时候那个压力可谓是相当巨大的。

    但是很快这个压力就得到了一定的消解。

    在消解了压力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起来,在消解了压力之后,渐渐的山长就能够看清楚很多的东西了。

    原来这是袁天罡故意布下的一座大阵。

    棋盘山有大阵,大阵中有棋局。

    说起来这还是一个非常玄妙的事情。

    不过山长其实还是更加关注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就比如袁天罡是如何打结的。

    打结的不同,阵眼就会不同。

    从现在的表象来看,其实袁天罡打结还是遵循一个最为原始的规律。

    按照这个规律下进行一定的试探,山长接下来所做出的一切其实也就是对于这个做出一个回馈和响应。

    从目前来看,一切尚且都算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山长在尝试性的非常努力的将浩然气注入,想要抢占袁天罡道家真气抢占地盘。

    他知道这很难,但是他仍然会努力的做出尝试。

    一切都非常的艰难,但是一切都非常能够让人感受到一种畅爽的感觉。

    这种畅爽的感觉是真的很美妙。

    细节之处体验出来的美妙,是真的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

    美妙的细节,把握住的就是最为关键的节点。

    节点之处体验的就是所谓的细节感。

    这说起来稍稍的会让人觉得有些拧巴。

    但是其实山长并不以为然。

    因为在跟袁天罡的对决过程中他感悟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这能够让他感受到许多人感受不到的点。

    这真的是可以让一个人重新认识到自己。

    “且看老夫这一手。”

    你有你的套路,老夫也有老夫的手法。

    山长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手法是非常完美的,几乎是挑不出任何的瑕疵的。

    每一个细节都能够把握的恰到好处,每一个细节都能展现出酣畅淋漓的感觉。

    那可真的算得上是完完全全让人无比的喜悦了。

    喜悦本身就是一种情绪。

    山长知道情绪能够带给他力量,但是不一定要完全的情绪化。

    袁天罡这个时候面色凝重。

    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随着山长的这一手,棋盘之上属于他的气息已经完完全全的被替换掉了。

    那种感觉非常的奇特,那种感觉让人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这是一种非常古怪非常奇妙的感觉。

    一切的一切都虚无缥缈了起来。

    虚无缥缈是一件好事情吗?

    袁天罡并不知道。

    或许吧,又或许不是。

    但是至少就当下而言,袁天罡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巨大的冲击感。

    冲击来了之后能感受到的是什么?

    山长的浩然气实在是太过浓烈了,以至于在这一瞬间,袁天罡感觉到他的气息都已经被覆盖掉了大半。

    所以仅剩无几的气息还能够维持多久呢?

    对此袁天罡是真的不知道啊。

    袁天罡感觉到他的压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袁天罡的下一步棋其实出现了相当大的问题。

    这使得袁天罡追悔莫及。

    但是落子无悔。哪怕是现在他非常的后悔,袁天罡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够再有任何的犹豫了。要是这个时候他还有犹豫的话,那么无论如何也得再等一等看。

    唔...

    山长这个时候放声大笑。

    因为他知道属于他的机会已经来了。

    当山长感受到了这个机会的时候他再也没有任何的留情。

    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够错过机会。

    毫不犹豫的出手,一招封死对手。

    山长等这一刻真的等了太久的时间了。山长等袁天罡失误已经等了太久了。

    原来天算也是会有失误的。原来天算也是会有可能输给人算的。

    虽然乍一听上去很不可能,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至少在这一个瞬间,袁天罡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绝望的感觉。

    这是真真切切的绝望啊。

    山长的这一手可谓是封死了他的全部退路。

    袁天罡退无可退,只能一味的死守到底了。

    对袁天罡来说,每走出一步其实都是压力山大的。

    对袁天罡来说,其实每走出一步都是顶着巨大的压力的。

    这个时候他是真的不需要再顶着压力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机会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的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山长的这一手,已经让他之前的全部努力都化为了乌有,山长的这一手可谓是胜天半子。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因为袁天罡一直是在天算的,但是山长经过人算竟然最终战胜了天算?

    这是怎么做到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