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五百章 御剑飞行术

第五百章 御剑飞行术

 热门推荐:
    一大早赵洵就得到了一个令他感到震惊无比的消息。

    那就是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已经返回了书院。

    这个消息不管是从哪个方面看都可以算得上是绝对的震撼了。

    赵洵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有如此劲爆的消息传来,一时间却是觉得有些难以理解。但是后来他仔细想了想其实也就能够明白了。

    就当下而言,其实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和竹林剑仙姚言的绝对实力还是在慧安法师之上的。

    所以二人形成合力的情况下,还是可以对慧安法师造成压制的。

    他们二人全方位配合的情况下慧安法师几乎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

    这种深层次的合作让赵洵觉得非常的兴奋。

    不管是从任何细节来看,这都没有必要去吐槽。

    各大方位完成的堪称是完美。

    他们能够提前回来,对书院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毕竟书院如今的形势也不能够说是一片大好。

    能够尽可能多的获得一定的支持,能够尽可能多的得到一些强有力修行者的支持总归是一件好事。

    要不然的话,书院还是极有可能会面临倾覆的风险的。

    从目前的一些细节处可以看出,腐蚀者仍然是虎视眈眈。而暗影族则是隐藏在腐蚀者背后的黑手。

    如果暗影族接下来仍然要捣鬼的话,那赵洵则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

    从他梦境之中看出的一些端倪赵洵就可以基本的判断出暗影族的套路。

    从目前来看暗影族应该还没有彻底下定决心要施展出自己的硬实力。

    他们目前应该尚且是处于探索的阶段。

    既然是处于探索的阶段,那么接下来赵洵等人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不要过于的冲动,更加不要使用一些莽夫的行为。

    这个时候太莽了相当于是给对手送机会。

    如果能够尽可能的保证一些策略其实才是最理想的。

    保持策略的基础上尽可能的去多多的尝试,这才是使得一个人变得尽可能强大的最关键的因素。

    要不然的话,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是从任何的一个角度来看,都不是一个明智之选。

    当然了现在赵洵顾不得这些事情,他现在要做的是尽可能快的前去迎接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为他们接风洗尘,为他们庆功。

    毕竟这件事也算是因赵洵而起。不管是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还是竹林剑仙姚言其实本质上都等于是卖了赵洵一个面子。

    既然如此,赵洵自然没有理由再矫情了。

    对赵洵而言,他真的已经是欠了二人一个大大的人情。什么时候还人情尚且是两说,但是这个时候尽可能的表达出自己的感激之情还是相当重要的。

    一个正常的人,还是应该怀有感激之情的。

    如果一个人正常的人,连感激之情都没有的话,那跟白眼狼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赵洵当然不是白眼狼,赵洵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人。

    所以现在他必须要第一时间赶到,给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接风洗尘。

    ...

    ...

    “臭小子,真想不到你还能够想得起为师,不容易啊不容易。”

    面对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这近乎于自嘲的发言,赵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好家伙,恩师这是何苦来哉啊。

    赵洵感觉自己也没有说错什么话啊。

    为啥恩师要这么呛他?

    一时间赵洵苦笑道:“恩师啊,您这满打满算也没有离开多久啊。徒儿怎么可能忘记您呢。再说徒儿也不敢忘记您啊。”

    “唔...”

    一时间赵洵只能采取耍赖的策略。

    毕竟对他来说这个策略可以算的上是屡试不爽的了。

    有了这个策略,那么基本上就不用再担心恩师会狠下心来了。

    恩师其实是一个相当心软的人,尤其是对赵洵。

    所以赵洵只要在某些地方做的稍稍到位一些,就不用过于的担心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

    只要他嘴巴甜一点,那就不用担心恩师会对他不好的情况。

    哈哈哈,总而言之,赵洵现在也算是能够拿捏恩师了。

    恩师的这些心理活动啊小状态啊,赵洵可谓是弄得清清楚楚了。

    这并不容易,赵洵也是花费了相当之久的时间才弄明白的。但是既然已经弄明白了。那就真的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对赵洵来说,当下的一切其实是相当关键的,只要是能够把恩师哄得开心,那么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恩师嘛,肯定还是或多或少拥有一些自己的想法的。

    赵洵不可能哄得恩师完全满意,但是差不多应该还是没啥问题的。

    人有的时候还是要展现出来一些独属于自己的特质的。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赵洵一时间施展开来了自己口才强的优势。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当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

    所以在听到赵洵说到这些细节的时候,青莲道长这个时候表现的态度可以算的上是相当的令人玩味了。

    “啧啧啧。为师是真的没有想到啊,没有想到你个臭小子这么会拍马屁。当时为师要是知道你小子这么能拍马屁的话,怎么也不会让你去学习儒家术。这样一来你岂不是就成了马屁精了。”

    “噗嗤。”

    赵洵苦笑道:“瞧您说的,这儒家弟子也不都是马屁精啊。再说了,徒儿觉得这个跟儒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任何宗门其实都是可以修行这方面的法术,具体只是表现形式略有不同而已。恩师啊,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赵洵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必须要尽可能的把事情说清楚。

    不然要是把火引到了山长那里,赵洵可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的。

    书院和山长其实是赵洵非常敬佩的,也是赵洵完全不敢得罪的。

    所以,恩师啊,慎言,真的是要慎言啊。

    有的话能说,有的话则是不能说的,还是要管好自己的嘴,维持好自己的状态比较好。

    “咳咳咳,恩师啊,我是觉得其实各家都有各家的厉害,各家都有各家的本领。所以真的没有必要去拉踩啊。拉踩这种事情真的是万万要不得的。要不然的话,是真的有可能会引发矛盾的啊。一旦矛盾引发了,那可是非常不好的。对吧恩师?”

    赵洵知道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是一个明事理的人。

    “啧啧...”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深吸了一口气道:“嘿嘿嘿,好像说的也是。还别说你这个臭小子说的还挺有道理的。为师确实是欠考虑了。”

    “您既然回来了,那接下来我们就真的是没有必要再去顾虑这些东西了。现在我们保证自己处于一种稳步求进取的心态那就是极好的。”

    呃...

    “臭小子你最近是不是又有了什么发现?”

    知徒莫若师。

    此时此刻青莲道长吴全义却是对赵洵非常的了解。

    他见到赵洵这么说,一时间就变得相当的谨慎。

    “呃,是的。徒儿最近频繁的梦到暗界的森林,还感觉到有一个暗影族人在入侵我的梦境。所以徒儿便跟三师兄、六师兄等人商议,想要来一个瓮中捉鳖。可惜啊可惜,虽然筹划的很是完美,但是最终还是让这个家伙给跑掉了。”

    噗嗤。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还是没有忍住,大声笑了出来。

    “为师还以为什么呢,原来你们没有把人给抓住啊。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个?”

    赵洵无奈的笑了笑道:“我估计还是因为没有把握住暗影族人的行事风格吧。面对这种行事风格,那是真的相当的困难了。追踪不上这些暗影族人也就是这情理之中了。”

    一时间赵洵确实是相当的无奈了。

    此时此刻,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一时间都表达出了相当震惊。

    “如果真的是暗影族前来入侵的话,那确实在相当程度上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这确实是想当兵麻烦的事情。”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表现的极为无奈。

    “臭小子,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怕是有些难办了。”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是绝对不会轻易的做出评论的。

    一旦他觉得要做出评论了,那就是他认为事态真的发展到了一定的境地。

    这种情况下,事态的发展已经全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暗影族的入侵决心似乎很坚决,虽然还没有开始真正的入侵,但是在吴全义看来那是一定会来的。

    暗影族来只是时间问题,关键是在什么时候来。

    这个可以说是非常关键的了。

    不同的时间来,效果就不一样。

    啧啧啧...

    “臭小子,你觉得暗影族什么时候会入侵?”

    “大概会就在这几个月吧。”

    赵洵其实这段时间一直在非常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在赵洵看来,目前的一切都是相当的复杂。

    暗影族应该还是不希望直接冲锋陷阵在明面上。暗影族应该还是希望有人帮助他们冲锋陷阵的。

    这个时候腐蚀者就是帮助暗影族进行冲锋的。

    腐蚀者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应该也能够意识到这点。

    所以腐蚀者也好,暗影族也罢,在某种程度上应该都是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的。

    这种情况下,要想真正的灭掉对手,其实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啧啧啧...

    赵洵其实思考的事情真的很多,要想把一切的事情都考虑清楚才是比较合适的。

    “恩师啊,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做两手准备,其一是针对腐蚀者的。这个目前看来还是比较容易的。因为腐蚀者并没有多么强大,经过了这几次的交手我们基本上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至于暗影族嘛,问题是相当的复杂了。最主要的是我们没有正面交锋过。”

    这个时候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嘿嘿笑道:“啧啧啧,其实并没有这么复杂。为师觉得你的思路总体上来说是对的。没有必要过于的去计较这些细节,只要留一个心眼就好了。你这样想啊臭小子,为何暗影族一直都没有选择直接入侵?还不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实力并没有达到能够直接挑战我们的程度?”

    赵洵仔细想想之后还是这个道理。

    比较暗影族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所以在面对书院的时候,暗影族心情真的是相当的复杂。

    啧啧啧...

    一时间赵洵能够保持一个淡定的心态。

    “唔...”

    赵洵这个时候算是相当的淡定了。

    “恩师啊,不说这件事了。说说您和竹林剑仙灭掉慧安法师的事情吧。”

    赵洵此时此刻显然更加对这件事的细节关注。

    慧安法师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一品修行者了,妥妥的一品高手。

    面对敌人的时候,能够展现出来相当淡定的心态,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可以说是相当的强悍了。

    “啊,你说这件事啊。这件事有啥好说的呢。”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双手一摊道:“啧啧啧,其实面对慧安法师的时候,最严重的问题并不是如何跟他对决,而是如何找到他,或者说如果跟他交上手。如果不能够跟他交上手的话,还是相当麻烦的。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慧安法师是在刻意的躲藏着我们的。所以基本上我们要想找到他得付出相当多的努力。那个压力就真的是太大了。后来我们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派出一个诱饵,随后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这种事情可以算得上是相当的靠谱了。

    “所以是谁做的诱饵呢?”

    赵洵对于这细节可谓是相当的关注了。

    “这个嘛,一开始的时候是贾兴文自己想要做诱饵。但是被为师给否了。因为为师觉得慧安法师可能对贾兴文并不感兴趣。”

    啧啧啧...

    那么一瞬间,赵洵心中也算是长松了一口气。

    不容易啊不容易。贾大哥的性格这种事情是真的可能会冲在前面的。

    但是赵洵又不放心贾大哥冲在前面。

    最后由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出面选择了别人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咳咳,所以恩师您最后选择的人是谁?”

    赵洵既然已经问到了这里,那就索性继续问下去好了。

    “哈哈,是刘霖。”

    “大都护刘霖?”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赵洵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了个乖乖,这个答案也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是啊,就是那个大都护刘霖啊。你小子也算是有些见识的,应该明白老夫的意思吧。这个刘霖既然是大都护,那么对安西军自然是十分的重要。既然他对安西军很重要,慧安法师就必定欲除之而后快。”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一番分析可谓是相当的到位了。

    这番分析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给到赵洵一个明确的理解。

    在他看来,刘霖做诱饵,成功的可能性确实要比一般人高。

    从各种细节来看,真的没有比这个更加合适的人选了。

    所以这种时候要做的就是酣畅淋漓的感受,酣畅淋漓的感受一切。

    只要一切顺遂,那么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保证一切处于一个完美的境地。

    “最后也是你们伏击将慧安法师杀掉的吧。”

    “不错,臭小子你的悟性着实是不错的。这个慧安法师来无影去无踪,简直行踪如同鬼魅一般。要想捉住他可不容易。我们如果不提前隐藏在暗处的话要想抓住他难度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好在我们提前就考虑到了这点,所以风险并不是特别的大,也就还好了。”

    面对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分析,赵洵可谓是深以为然。

    好家伙,这可真的是没毛病。

    有的时候分析真的饿坏你重要。如果你能够在对的时间分析到对的事情,那么接下来就能够显得非常的轻松。

    要不然的话,接下来你所面临的局势和局面就会变得异常的复杂。

    一旦局势变得复杂,那么接下来就会显得十分的困惑。

    当然他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局势变得如此的困惑的。

    所以这个时候选择伏击应该是最完美的选择了。

    “所以,接下来呢?接下来那场大战打的算是非常的畅快吗?”

    这可是一品修行者之间的对决啊。

    虽然比不了超品修行者之间对决的那么激烈,但好歹也算是一场极为猛烈的对攻。

    这种情况下应该是火星四射吧。

    “其实也就那个样子吧。为师倒是觉得并没有什么过于出奇的地方。那个慧安法师感觉有些吹的过了,有点言过其实的味道。真的打起来之后我们很轻松啊。”

    赵洵心道好家伙,您老人家跟竹林剑仙可是二打一啊。

    二打一当然会轻松了。要是二打一都打不过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的。

    当然了,这种话他是不会对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说的。不然赵洵就是自讨没趣。

    赵洵可不是这么傻的一个人。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心里非常有谱呢。

    当下的情况确实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考验了。

    但是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跟青莲道长完成的很完美。

    “所以面对慧安法师的时候,您跟青莲道长就真的没有使出全力吗?”

    “当然没有,使出全力?为什么要使出全力呢?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嘛。”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双手一摊道:“这个家伙的实力还不够我们使出全力。我们自始至终表现的都相当的从容。但是这个家伙也是有两下子的,一些细节方面就可以看出来了。”

    好家伙...

    这一个瞬间,赵洵倒是真的感受到了不同。

    细节之处展现出来的不同确实非常的有意思。

    “也就是说这个慧安法师其实到死都没有明白他跟你们不是一个级别的,不是一个层次的?”

    “差不多吧。这个慧安法师确实差点意思,各方面都差点意思。”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双手一摊道:“所以我当时一度怀疑安西怎么会如此的无能,连这样一个废物都打不过。这个废物的实力也就只能够在安西都护府这一亩三分地闹腾闹腾了,他的实力如果来到了中原来到了长安之后就真的什么都不算。当然了,这些话我是没有跟刘霖说的,我担心刘霖心里会自卑。哎,你看看为师顾虑的东西就是这么多,考虑的东西就是这么多。”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这个时候展现出来的心态是相当好的。

    表现出相当好的心态证明了他是一个相当自信的人。

    这一点其实赵洵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清楚。

    不管是从任何细节来看,恩师的自信都是写在脸上的。

    不论是对上任何的对手,恩师都能够充分的展现出自信。

    这一点是没有任何的疑问的。

    “唔...”

    赵洵这个时候表达出来的情感也是相当真挚的。

    “所以这下一来西域应该是会变得太平了吧?”

    “反正为师觉得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再起什么波澜了。至于以后会变得如何,谁也说不好啊。”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倒是没有直接将话给说死,而是非常淡定的留下来一个活口。

    留下来一个活口就不会被打脸。

    关键时刻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还是相当有经验的。

    赵洵仔细想了想,似乎确实也是这么一个道理。

    因为如果想要正面交手的话,某种程度上确实会看的是硬实力。

    西域最强大的修行者应该就是慧言法师、慧安法师两个人了。

    如今慧言法师远去长安,慧安法师则是留在了西域。

    如今二人一走一死。

    这种情况下真的是非常的完美了。

    西域短时间内几乎没有敌手。

    “恩师啊,所以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老老实实的待在长安了。不然呢,还能去哪里?”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没好气的白了赵洵一眼道:“你个臭小子该不会是想要让为师去挑战慧言法师吧?这厮可是超品大宗师。为师去挑战他简直就是送人头。”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生怕赵洵会这么说,连忙摇头道。

    赵洵苦笑连连:“瞧您说的。徒儿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恩师啊,徒儿只是觉得这种时候还是谨慎一些的好,能够不打就不打。如果一定要打,那也得山长出面。毕竟山长也是超品,超品对超品,公平。”

    保证公平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因为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尤其是在修行者的对决的时候会有非常复杂的情况。

    如果能够处理好这些情况的话,接下来能够感受到截然不同的局面。

    但是更多情况下会被对手依靠强大的修为法术进行镇压。

    有的时候两个修行者之间的状态不仅仅差着品级,甚至差着不止一级。

    这样打还有什么意义?

    怎么看都透着一股悲壮的意味。

    啧啧啧…

    光是看细节其实就可以看出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恩师他们已经将细节发挥到了极致了。

    这个时候是真的没有必要再纠结这些了。

    “恩师啊,那徒儿现在就可以放心了。这个慧安法师也算是把西域佛门的底给透露出来了。这厮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菜鸡。所以西域佛门应该也不会太强。”

    “差不多吧。西域佛门的这些家伙当真是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双手一摊道:“为师倒是有些担心其他方面。比如说显隆帝。”

    “显隆帝?”

    赵洵一时间愣住了。

    好家伙,他还真的是把这狗皇帝给忘了呢。

    不得不说,这可以说是一个隐患。

    有了隐患之后,那面对的局面是相当的复杂。

    毕竟显隆帝的手里掌握着世俗世界最强大的权力。

    有了权力之后能够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啧啧啧…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防火防盗防显隆帝?”

    “嗯?臭小子你这话还挺顺口的。”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愣了一下,随即大笑道:“啧啧啧,这可真的是有意思。”

    “本来事实就是这样。所以要想面对显隆帝显得处变不惊,那就必须要提早做好防备。做好防备之后就没有任何可顾忌的了。”

    赵洵对于显隆帝可真的是没有什么信心。

    目前来看,显隆帝是真的相当的恶心了。

    所有恶心的事情他都能够做出来。

    你以为他做不出来,可那只是他单纯的不想做而已。

    只要显隆帝想要做的事情,他就会拼尽全力的去尝试。

    “啧啧啧…”

    “显隆帝这厮最擅长在背后捅刀子。但凡让他把握住了机会他肯定是不会错过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将这方面的事情提前考虑到,要不然的话显隆帝突然捅刀子我们完完全全没有办法做好一切的。”

    临时响应肯定是来不及的。

    显隆帝是真的狗,这一点赵洵可谓是深有体会。

    所以真的得好好的把握一下,细节方面是真的不能拉胯。

    要不然的话,那可真的是相当的难搞。

    “当下的情况,是真的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毕竟显隆帝在暗,我们在明。”

    这就注定了书院方面会稍稍的显得有些被动。

    但是问题不大,因为书院方面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大的。

    只要最终全部适应了,应该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

    …

    魔宗大祭司在进行一场特殊的召唤仪式。

    召唤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有的时候召唤会使得一个人变得非常的疲惫。

    进入到了疲惫的状态之后,整个人都会非常的麻木。

    人终归是会处于一种相对迷失的状态。

    魔宗大祭司也是同理。

    魔宗大祭司这个家伙其实非常的喜欢召唤祭祀,所以面对敌人的时候召唤术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

    简单来说就是借力。

    借力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借力需要展现出截然不同的特质。

    这种特质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的。

    有的时候有的人明明没有这种特质却还要拼命的去尝试,那就会非常的纠结非常的拧巴。

    这可真的是太难了。

    当一个人感觉到自己相当的困难后,那么接下来就会面临非常复杂的情况。

    不过魔宗大祭司这个时候却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因为他能够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做的这些事情是对腐蚀者有作用有好处的。

    这个时候只要是对腐蚀者有好处的事情,魔宗大祭司就是会去做的。

    啧啧啧…

    一时间魔宗大祭司非常的兴奋。

    因为他明显能够感觉到不一样的东西。

    在那一瞬间魔宗大祭司透过闪动的火焰感觉到了相当不一样的东西。

    这是一种无比神奇的体验。

    体验过这种感觉之后,那可以真的算是相当的美妙了。

    魔宗大祭司已经彻底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美妙,真的是太美妙了。

    “神啊,黑暗之神啊,请保佑您的信徒。您的信徒目前遇到了一个不小的难题。如果没有您的帮助的话,那么接下来要面对的局势会变得相当的复杂。”

    “啧啧啧…”

    黑暗之神其实是现在魔宗大祭司最关注的事情。

    在当下的局面下,黑暗之神就是魔宗大祭司乃至整个腐蚀者联盟最后的寄托。

    有了这个寄托之后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这是他们做后的希望。

    拥有希望的人生能够让人感受到绝对不一样的东西。

    啧啧啧…

    “来吧,黑暗之神啊,给我力量吧!”

    “啧啧啧…”

    一时间黑暗之神这个时候能够拥有的东西,魔宗大祭司都能够感应的到。

    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共通点。

    那种互通的通道,在那一瞬间拥有了相当多的人感受不到的细节。

    啧啧啧…

    这个时候魔宗大祭司意识到了,黑暗之神并不想要在这个时候降临。

    他眼神之中炽热的火焰在那一瞬间就熄灭了。

    所以这个时候魔宗大祭司感受到了十分寂灭的感觉。

    太难受了,真的是太难受了。

    这种模式最终还要持续多久?

    黑暗之神他老人家最终要什么时候才能最终下定决心?

    黑暗之神的决定将会在未来改变许多事情。

    魔宗大祭司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相当多的东西。

    来自于黑暗之神的启示相当的多。有的时候悟道只需要一瞬间的事情,有的时候却需要相当之久。

    “啧啧啧…”

    “黑暗之神啊,要想战胜书院总归是需要您的支持的。只要有了您的支持,那么接下来我们才能够占据主动。要是没有您的支持的话,那我们真的是无法完胜书院的。”

    在经过了一番试探性的进攻之后,魔宗大祭司已经认识到了一点。那就是仅仅依靠自己的实力是不足以对抗整个书院的。

    腐蚀者联盟的实力也是相当有限的。

    所以必须要黑暗之神出手。

    黑暗之神出手之后一切就变得不同了,那是一种非常淡定的感觉,就像是有人给自己撑腰的感觉一样。

    那是一种非常舒爽的感觉,那是一种非常心安的感觉。

    有了这些感觉之后,一切都容易了。

    魔宗大祭司是真的很想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就当下而言,这一切真的是扑朔迷离,让人一眼看不到边。

    这种迷雾性的感觉真的会让人觉得非常的不爽。

    “呼…”

    魔宗大祭司努力使得自己冷静下来,虽然他知道这样非常的难。

    “啧啧啧…”

    “来吧,努力的尝试一下,只要有尝试,那就终归会有希望。”

    魔宗大祭司继续开始念起来咒语。

    这些咒语非常的古老,其中有一些词的发音甚至连魔宗大祭司自己都得去猜测。

    但是魔宗大祭司真的念得非常的认真。

    “唔…”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有任何的多余的想法。

    如果多余想法太多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导致非常复杂的情况出现。

    复杂的情况有的时候是真的会让人变得抓狂。

    一旦局面抓狂,那接下来所要应对的就变得异常的艰难。

    “来了,他来了…”

    渐渐的,魔宗大祭司已经能够从跳跃的火焰之中看出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

    啧啧啧…

    厉害了,厉害了…

    他能够看出一个魔鬼从火焰之中不断的走出来。

    太美妙了。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啧啧啧…”

    深吸了一口气后,魔宗大祭司开始继续努力的念着口诀。

    对魔宗大祭司而言接下来的每一步都非常关键。

    能否成功的将这个魔鬼召唤出来那就必须要看他接下来的发挥了。

    如果发挥能够完美的话,那么基本上不会遇到太尴尬的局面。

    魔宗大祭司是真的相当的兴奋。

    他的发挥接下来就能够带来相当重要的影响。

    “啧啧啧…”

    随着口诀的深入念叨,魔鬼的形象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如此清晰的魔鬼形象,在那一瞬间让魔宗大祭司感到非常的兴奋。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虽然魔鬼只是黑暗之神身边的一个小小的守卫,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仍然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无与伦比的影响。

    有了这些影响之后就再也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

    魔宗大祭司对这个召唤生物真的是太期待了,可以说是期待无比了。

    “来吧来吧…”

    保持一个冷静的心态真的是相当重要的。

    尤其是对眼下的魔宗大祭司而言。

    他要召唤的是恶魔,是黑暗之神的守卫。

    所以这个时候真的不能有任何的犹豫了。

    如果出现了犹豫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这是非常要命的事情。

    魔宗大祭司也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所以这个时候就真的不能再有丝毫的冲动了。

    要不然的话,影响了召唤大计,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判断力体现的是一个人的细节处理。

    魔宗大祭司这方面其实一直都是做的相当不错的。所以接下来的环节更加要保证不出一些严重的问题。

    时刻保持一个高水准其实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但是只要能够保证这个状态,那么接下来还是会有相当巨大的收获的。

    “唔…”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再次开始努力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就当下而言,他能够处理的可以说是达到了极限。

    保持如此完美的状态,那么召唤将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召唤术本来就是完完全全吃状态的。如果状态完美的话,那召唤出来的就是最完美的形态。

    啧啧啧…

    “来吧…”

    很快那个魔鬼的形象就开始显现了出来。

    当人们看到了魔鬼的形象的时候会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感觉。

    有的普通人会觉得无比的恐惧。但是更多的腐蚀者会展露出一种兴奋的感觉。

    这可真的是无比的令人兴奋啊。

    不管是从任何细节来看他们都完全有兴奋的理由。

    啧啧啧…

    一时间魔宗大祭司能够感受到的的来自恶魔的气息是越来越强烈了。

    这是一种无比美妙的感觉。

    能够让人完美的体会到邪祟的感觉。

    魔宗大祭司是向暗而生的。向暗而生的地方,是最容易让人感受到邪恶的。

    魔宗大祭司知道自己拥有的邪恶能力越强,那么接下来能够感受到的东西就越多。

    有的时候魔宗大祭司也觉得这有些神奇。

    渐渐的恶魔的腿已经迈出来了,当腿迈出来之后,能够看到了整个身子,当看到了整个身子之后头也冒了出来。

    到了最后所有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的展露出来了。

    魔宗大祭司真的是太兴奋了。

    兴奋的令魔宗大祭司开始跳了起来。

    不管是从什么方面看这都是无比完美的。

    享受吧,好好的享受这一切吧。

    享受到这些美好之后,能够感受的就是最美好的事情。

    “啊,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奥力科斯!”

    魔鬼奥利科斯显然还没有完全的适应这个躯体,一时间动作显得是有些蹩脚,不那么的协调。

    如此情况下,要想完完全全的适应确实需要非常多的时间。

    若是时间不够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会非常的复杂。

    啧啧啧…

    “你就是魔宗大祭司吧?我的召唤者?”

    “是的…”

    魔宗大祭司这个时候感受到的东西真的是相当的兴奋。

    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处于一种理性的模式之下,然后跟魔鬼奥利科斯进行一番沟通。

    毕竟作为黑暗之神的贴身侍从,魔鬼奥利科斯掌握的黑暗之神的信息也是相当多的。

    “啧啧啧,我好像隐隐约约见过你,或者是…听到过你的名字。”

    在那么一瞬间,赵洵能够明明白白的感受到自己是相当的兴奋的。

    “所以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你得帮助我们击败对手,帮助我们击败书院。书院是这个世界修行者最强最多的地方。只有击败了书院,我们才能够成功的召唤黑暗之神。”

    “可是我怎么感觉这是一个悖论呢。”

    魔鬼奥利科斯无奈道:“你说了书院很强,所以需要凝结力气才能够对抗书院。只有诛灭了书院之后才能够召唤黑暗之神。可是如果书院真的这么强的话,如果不是黑暗之神亲自降临的话我们怎么可能真的灭掉书院?”

    魔宗大祭司闻言沉默了。

    对黑暗之神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悖论。

    魔鬼奥利科斯说的也没有什么毛病。

    所以在那么一个瞬间,大家能够感受到的细节确实是相当丰富的。

    “让我好好想想…”

    这个时候魔宗大祭司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出来的判断非常的重要,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所以这个时候真的不能有任何其他奇奇怪怪的想法。

    想法越多的话可能导致的问题也就越多。

    问题越多的话接下来所承受的压力也就会越多。

    如此一来这个压力真的是相当巨大了。

    “但是如果我们不这么做的话,接下来要承受的压力也是相当巨大的。面临如此巨大的压力的话,基本上是难以灭掉书院的。”

    魔宗大祭司实际上是一个相当理性的人。

    他的理性就是高效完好的处理好任何的事情。

    如果不能处理好这些事情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面临相当复杂的局面。

    这些局面真的是相当令人感到痛苦的。

    一旦感受到了那些痛苦之后整个人都会变得麻木。

    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

    “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多做出一些尝试比较好,最好不要把自己限制的太死,要不然的话,面临的形势还是相当的难搞的。”

    唔…

    仔细想了想之后,这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毛病。

    啧啧啧…

    “这么说的话你觉得我们还要再尝试性的去进攻对吧?”

    “对,那是肯定的。这个时候也不能有任何的纠结了。”

    魔宗大祭司面对魔鬼奥利科斯,表达了自己最为真实的情感。

    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继续纠结下去的话会面临相当多的问题。

    这些问题累积在一起之后就会让人变得困惑。

    啧啧啧…

    “这个时候看来真的是相当的难搞…”

    “不过既然你说了那我们总归是要多尝试一番的。因为我明显能够感觉到你对于这个世界相当的了解。所以…”

    魔宗大祭司嘿嘿一笑道:“哈哈哈哈,你能够这么想那可真的是太好了。”

    “啧啧啧…”

    “大家都是为了黑暗之神做事的嘛,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如此的客气。只要最终能够达到目的那就是极好的。”

    这个时候奥利科斯表现的是相当的兴奋。

    对他来说,当下的一切可谓是相当的关键。

    如果一切都能够处于一种顺遂的状态下自然是最好的。

    即便是在中间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也不会有太过的事情。

    只要双方之间能够有效的进行沟通的话,那就不会有太严重的问题。

    要不然的话,肯定是会非常棘手的。

    控制好情绪吧,只要能够控制好情绪,那么面对敌人的时候也不会显得过于的为难。

    …

    …

    “呼…”

    赵洵完成了一番呼吸吐纳之后直是觉得自己变得更加的兴奋。

    对他来说当下掌握的细节可以说是相当的关键的。

    道家养气术看似没有那么的重要,但是有的时候能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道家养气术起到的是一个中和调理的作用。

    只要能够实现中和调理,那么接下来就会感受到常人根本感受不到的细节。

    这一点真的是太关键了。

    因为赵洵修行的各项法术真的是太多了。

    修行这么多的法术,整个人真的会变得相当的突兀。

    有一种左右互搏的感觉。

    这种感觉有的时候真的是会非常的强烈,非常的难以形容。

    唔…

    控制好情绪有的时候真的不容易。

    赵洵哪怕已经做出来了这么多的尝试,仍然会觉得有些艰难。

    但是他仍然能够坚持下去。

    因为赵洵知道坚持的意义相当的重大。

    只要能够一直坚持,终归是会有收获的。

    获得收获其实非常的关键。

    一个人不断的获得收获,那么他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就能不断做出总结。

    总结真的太关键了。

    一个人如果只是单纯的去做事而不知道总结的话,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很可能会导致不可估量的后果。

    啧啧啧…

    “好了。今日的道家养气术就先练到这个程度吧。真的不能再纠结下去了。再纠结下去的话整个人是真的会变得走火入魔的。”

    赵洵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变得走火入魔的。这个状态是真的扛不住了。

    唔…

    赵洵练习了道家养气术之后整个人的状态恢复了不少。

    就当下而言他是真的不能接受太多的突兀感。

    融合之后的感觉会更加的舒服,能够让人更加的感受到那种融会贯通的感觉。

    融会贯通的感觉真的是相当舒服的,只需要感受到一瞬就能够明明白白的感悟到不同。

    “好了,接下来就去藏书阁继续搜检一番信息。这个时候搜检信息是很有必要的。毕竟要想在与暗影族的对决中占据优势,就必须要确保自己拥有第一手的资料。只要拥有第一手的资料,那么接下来就不会拥有太多的割裂感。”

    在那一瞬间,赵洵已经明确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来吧,好好的感受这一切吧。

    …

    …

    书院藏书阁之中,赵洵很是认真的开始了搜检模式。

    他开始做的很认真,相当的认真。

    如此认真的前提下,基本上不会遗漏任何有用的信息。

    唔…

    保持镇静的条件下赵洵搜检信息的速度非常的快。

    如此快的条件下,基本上能够达到高效覆盖。

    “呼…”

    赵洵非常的卖力。

    对他来说当下的所有细节其实都相当的关键。

    只要能够尽可能的展现出不一样的细节,那么接下来他就能够针对这些细节进行一些新的认知。

    进行一些新的认知真的是太关键了,也是太有必要了。

    要不然的话,时刻就会被吊打。

    “在暗影族决定持续性的进行扩张之前,他们其实内部出现了相当明显的裂痕。暗影族非常的痛苦,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这主要分成了两派。激进派坚定的支持扩张,而温和派则觉得可以固守暗界,暗界的资源已经足够使用了。在这种情况下,两派产生了极为激烈的辩论。”

    读到这里的时候赵洵还是非常的震惊的。

    因为对赵洵来说,接下来的一切可以说是相当的艰难了。

    维持一个合理的心态其实是相当困难的。

    因为从结果上来看暗影族中最终是激进派占据了上风。

    他们可能是成功说服了温和派,亦或者用了一些更为激进的手段。

    在这种情况下,基本上温和派彻底销声匿迹了。

    原本还有希望的情况下现在彻底没有了。

    那种绝望的感觉是真的相当难以让人理解的。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努力的平复下心情。

    就当下的一切来说,事情已经是这样了,真的没有必要再纠结了。

    纠结也没有意义,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的糟糕。

    所以保持镇静吧。

    只要能保持镇静,那么接下来还是可以迎来截然不同的结果的。

    “最终激进派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在占据了上风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他们开始大肆的排挤保守派。随后他们制定了全面入侵的策略。这个策略制定了之后就不用再担心任何的事情了,他们疯狂的扩张,扩张之后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啧啧啧…”

    赵洵读到了这里之后却是感到了震惊不已。

    原来这个时候的暗影族还有这样一段过往,是真的令人感到无比的震撼呢。

    这种震撼感一时间令人觉得非常的难以接受,需要慢慢的依靠时间来平复这种心情平复这种感觉。

    但即便是这样赵洵仍然在某一个瞬间会觉得压力山大。

    “看来目前暗影族已经出现了非常多的问题。但是激进派主战派真的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主动。”

    “啧啧啧…”

    一时间赵洵感受到了巨大的冲突。

    “要想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看来还是得从暗影族的扩张目的来分析。他们扩张到底是为了什么。”

    “唔…”

    在那么一瞬间,赵洵很是激动。

    看来接下来他要好好的翻阅资料了。

    …

    …

    大明宫,紫宸殿。

    显隆帝得到最新的情报,青莲道长吴全义以及竹林剑仙姚言二人联手,利用传送术来到了西域,随后将慧安法师诛杀,随后回到了书院。

    整个过程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这会令显隆帝觉得相当的不爽。

    因为不管是在江南道还是在西域,书院造成了相当巨大影响力。

    当书院的影响力盖过了朝廷的影响力之后,所面临的形势就会变得更加的复杂了。

    显隆帝会觉得这非常的棘手。

    因为如何显隆帝不能够将书院的风头盖过去的话,用不了多久之后朝廷就会真的变得颜面无存。

    那是真正的颜面无存!

    显隆帝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太难了,为什么朝廷会那么难。

    这个时候显隆帝真的是绝对相当的艰难。

    保持情绪的稳定是这个时候显隆帝一定要做的事情。如果到现在为止显隆帝都无法保持情绪的冷静的话,那么他接下来的判断就会出现相当严重的问题,会出现相当多的误区。

    这一点是万万没有必要的。

    “要想对付书院看来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啊。”

    书院的犀利之处就是在于他的硬实力实在是太强了。硬实力如此之强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不去看朝廷的脸色。如此一来那可真的是太难了。

    说白了朝廷对于书院根本没有任何的约束力。

    书院想给朝廷面子就可以给,不想给朝廷面子的话则可以完全不给。

    “啧啧啧…”

    显隆帝知道接下来他所处的局面非常的难。如何抉择如何处理会决定了接下来相当多的事情。

    至少就目前而言,一切的情况还是很复杂的。

    “看来朕要使出绝技了,离间计!”

    若论显隆帝的拿手绝活,其实他有相当之多。

    但是最拿手的其实还是离间计。

    离间计真的相当的靠谱给力。

    只要使出了离间计基本上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使用了离间计之后就会惊讶的发现原来世间的事情如此的轻松。

    只需要拿出一些态度来,就能够完完全全的将一应事宜全部处理好。

    这真的是太关键了。

    显隆帝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

    他向来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所以不会有任何的心理压力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情绪化是非常要不得的。

    一旦有了情绪化,接下来所要面对的事情就会出现非常巨大的变数。

    但是只要控制好情绪之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只需要稳稳的控制好套路,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完美的处理好一切事情。

    来吧。

    得罪朕的人向来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只要能够保证拥有一个稳定的心态,那显隆帝觉得这世间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得倒他的事情。

    …

    …

    “啧啧啧…”

    赵洵一时间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个压力似乎是从识海之中直接迸发出来的。

    那似乎是暗影族施加的压力。

    巨大的压力在某一个瞬间甚至会让他觉得有些崩溃。

    暗影族是真的狠啊,盯着一个人死命的薅。

    那可真的是令人觉得相当的痛苦。

    但是赵洵知道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咬紧牙关。

    这个时候就是暗影族在不断冲击他的一段时间,这个时候真的不宜再有任何的冲动了。

    如果再有冲动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就会承受无比巨大的压力。

    默默的承受这些压力。如果能够忍住的话,那么接下来整个人都会得到升华。

    若是能够得到承受的话,那么接下来整个人都能够拥有极大的提升。

    赵洵其实一直都处在一个人不断的进步过程中。

    进步其实是相当有必要的。

    如果一个人能够不断的进步,那么接下来就能够拥有完全不同于一般人的特质。

    “啧啧啧…”

    赵洵不停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对他来说,这些情绪必须要控制好。

    “来吧,好好的练习一下轻功。”

    轻功是赵洵每日必须要练习的。

    一日不练就会处于一种疏漏的状态之下。

    一日不练就会处于一种下滑的状态之下。

    只要不断的下滑,那就会变得越来越不想练习了。

    说白了这就是一种所谓的良性循环、恶性循环的问题。

    赵洵当然是希望能够得到良性循环的。

    如果一切都能够向好,那自然是越来越有动力的。

    要不然的话,那恐怕会变得非常的懈怠。

    任何正向的情绪都是需要获得激励的。

    如果没有得到激励,那么接下来就会变得越发的低落。

    赵洵给自己的激励就是每天跑一圈,获得一杯奶茶奖赏。

    这差不多刚刚能够将获得的消耗掉。

    这也是赵洵的底线。

    底线是绝对不能轻易突破的。

    “跑起来,跑起来…”

    这个时候赵洵奔跑的速度是相当的快的。

    轻功嘛肯定是要展现出一些不一样的地方的。

    尤其是赵洵还是跟三师兄龙清泉学习的轻功。

    三师兄龙清泉的轻功那可是相当强大的。基本上赵洵需要练习多次才能够掌握。

    掌握这些并不容易,所以就更加需要不断的温故知新。

    每个时刻人的理解能力感悟能力都是不同的。

    赵洵很享受这整个是过程。

    体会到了不一样的意味,接下来就能够全方位的享受了。

    享受那些不一样的细节,体味那些不一样的美好。

    这真的是太享受了。

    “啧啧啧…”

    一时间赵洵在努力的调节着呼吸调节着心情。

    对他来说完成这一切并不容易,但是只要做好自己的部分,其实就能够达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点。

    “加油吧…”

    对赵洵来说,这可以算的上是相当的具有考验了。

    接下来赵洵要感受的就是一种极致的感觉了。

    “啧啧啧…”

    这个时候赵洵恰巧遇到了三师兄龙清泉在朝他跑来。

    一时间赵洵吃了一惊。

    好家伙…

    这是什么情况?

    “三师兄你起的好早啊!”

    “啊?”

    “小师弟啊我最近是习惯了早起晨跑的啊。早起晨跑能够让我调节到更好的状态呀。”

    “哈哈哈,好呀好呀,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你了。”

    “呀…”

    这个时候赵洵自然是感到非常的高兴了。

    对赵洵来说这可以算是一个相当好的体验过程。

    能够跟三师兄龙清泉一起疾跑那真的是相当完美的。

    “来吧…”

    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已经变成了赵洵最好的合作对象。只要能够有合作,那种孤独感就会失去。

    失去了孤独感之后,情感上就不会再有任何的问题。

    “来吧,掌握好当下所有的细节,之后才会有提高。提高的过程不容易啊,但是提高是必须要经历的。”

    三师兄龙清泉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

    他知道当下三师兄龙清泉拥有一个相当完美的状态。

    这个时候赵洵必须要保证自己能够跟上三师兄龙清泉的节奏。

    只要能够跟上的话,那就真的不用再过多的担心了。

    “哈哈哈,三师兄啊,咱们现在除了练习轻功以外,接下来还要做什么啊?”

    赵洵对于修行其实是相当有自己的想法的。

    但是受制于三师兄龙清泉,赵洵可以选择的气势相当少。

    更多情况下就是必须要听三师兄龙清泉的安排。

    这多少会让赵洵觉得有些难受。

    所以赵洵更加希望三师兄龙清泉能够全面的给他提供一些计划。不单单是老几样。如果单纯的就是那么几样的话,肯定是会让赵洵觉得相当的无奈的。

    “嗯,让我想想看啊。御剑飞行你想不想学呢?”

    御剑飞行?

    好家伙...

    不得不说,御剑飞行真的是相当吸引赵洵的。

    但是受限于许多的客观条件,赵洵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修行好这个法术。

    但是现在来看,他有来机会。而且是三师兄龙清泉亲自给他邀约。

    这种情况下赵洵当然是乐得自在,当然是十分的兴奋。

    保持一种兴奋的心态下,整个修行的过程就会变得相当的完美,就会变得非常的舒适,不会再有任何的痛苦。

    要不然的话,整个人就会变得非常的无奈。

    “可以啊,那我很想要开始御剑飞行了。”

    御剑飞行这种事情其实是非常的潇洒非常的飒的。

    有了御剑飞行的经历之后赵洵也会变得更加的全面。

    赵洵当然是希望变成一个更加全面的人的。

    当他变成一个更加全面的修行者之后就面对不同的危险则会拥有更多的可能。

    遇到危险其实并不是一个难事。

    关键是遇到了危险之后选择如何的应对。

    应对方式的不同也会决定相当的不同。

    如果能够用一种最为理性的方式应对,那基本上就不会有任何的风险,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风险这种东西总归是会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的。

    尽可能的消除风险其实是相当关键的。

    只要能够尽可能的消除风险,那其实就足够了。

    赵洵之前不是不想练剑,不是不想学习御剑飞行,单纯的都只是因为没有机会而已。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了,赵洵怎么可能会错过。

    如果错过了御剑飞行的话,那接下来所面临的都是非常难受的情况。

    所以赵洵必须要趁着这个还算是不错的机会,努力的学习御剑飞行术。

    只要他能够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将御剑飞行术学习好,那么接下来他们就有希望达到一个最完美的状态。

    这一点真的是无比的重要。

    “哈哈哈,小师弟啊你能够这么想的话那可真的是太好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你这么想要学习御剑飞行术。能够学好这个技能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能够掌握绝无仅有的技能。不需要再犹豫了。真的不需要再有任何的犹豫了。来吧,我们现在就来。”

    好家伙,三师兄还真的是一个急性子的人。

    能够将自己的一切规划的如此的满,赵洵还真的是没有想过三师兄是这样一个人。

    好吧,既然三师兄龙清泉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如果赵洵这个时候还表现的那么矫情的话,那真的是无论如何也有些说不过去了。

    有的时候人应该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的,保持一个良好心态的话他就可以尽可能的去适应各种各样的情况。要不然的的话,所面临的形势会使得他变得各种各样的压力汇聚起来,会让他变得更加的抓狂。

    但是只要将心态放好,心态放平,那么接下来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完美的生活啊,这真的是完美的生活。

    “来吧,小师弟我现在告诉你核心中的核心,那就是一定要确保自己拥有一个跟剑之间的联系。这一点在你练习其他剑道法术的时候我也曾经跟你强调过。你完成的其实相当的好。所以我也相信接下来的你能够把握好整个状态。”

    好家伙,三师兄龙清泉还真的是相当的会说话啊。不仅仅捧了人,在相当程度上也点到了一些关键点。

    “三师兄,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赵洵吞了一口吐沫道。

    “你说。”

    三师兄龙清泉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个建立起来联系具体是指的什么?我有些理解不能啊。”

    “呃...”

    三师兄龙清泉在这个瞬间表现的相当的尴尬。

    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所展现出来的情绪有些跟小师弟赵洵不搭。

    “啧啧啧...这样子吧,三言两语也有些解释不清楚,所以我来给你打个样吧。”

    三师兄龙清泉是非常喜欢通过这种实际的演练来展示的。

    赵洵也早已经习惯了。

    所以他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好吧,那就有劳三师兄了。”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表现的情绪是相当的到位的。

    这毫无疑问在某种程度上给到了赵洵相当多的激励。

    获得了激励之后,赵洵也更加有信心学习御剑飞行术了。

    不得不说,不管是从任何的细节来看,这都是相当完美的选择。

    当一个人的各方面所拥有的实力都得到了提升的情况下,他肯定还是希望去挑战更难的事情的。

    赵洵肯定会学习的很认真的的。

    对他来说,保持一个旺盛的心态,保证一个学习的动力对他来说非常的好。

    当然,接下来他要努力的学习细节。

    目前来看,赵洵能够掌握的细节,确实在某种程度上不太够。

    三师兄龙清泉这方面就好的多了。

    赵洵要努力的多向三师兄学习。

    学习并不容易,但是一个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如果能够从中尽可能的学到一些精髓的话,那也没有白费努力。

    “啧啧啧...”

    一时间三师兄龙清泉美滋滋的开始了演示。

    “小师弟,你仔细的看过来,仔细的观察这些细节。”

    这个时候三师兄很是轻巧的跳到了葬花剑指上。

    葬花剑非常的轻巧。

    所以三师兄龙清泉这么一个大块头跳到了飞剑上之后明显能够感觉到巨大的差异感。

    那种巨大的反差感在一瞬间令赵洵觉得非常的离谱。

    怎么会有这么好笑,这么诙谐的事情?

    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件相当搞笑的事情啊。

    “唔...”

    但是这个时候赵洵必须要忍住,他必须要忍住不笑。

    这个时候若是他笑了笑的话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稳住情绪,一定要稳住情绪。

    “小师弟你有在认真的看吗?”

    “当然。”

    赵洵毫不犹豫的说道。

    对赵洵来说当下的所有细节其实都是非常的关键的,如果他能够把握好细节的话,那么就会很快的学习会御剑飞行术了。

    御剑飞行术真的是相当的美妙,真的是相当的完美。

    如此完美如此美妙的举动,真的是让赵洵如痴如醉。

    所以他在学习的过程中会展现的淋漓尽致。

    当他感受到那些完美的过程的时候他也会在努力的进行思考努力的进行分析。

    分析和思路进行的远远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有的时候完全就是出于本能。

    一种源自于本能的理解力确实可以让赵洵变得更加的强大。

    三师兄龙清泉见到小师弟赵洵仍然在努力的练习着,所以就开始继续的演示一下了。

    “小师弟啊,你要明白一点。你必须要跟你的本命剑之间建立起一个坚不可摧的联系。唯有你们之间建立起了坚不可摧的联系,它才能够允许你踩在他的上面。要不然的话你就会感受到极为强烈的排斥感。那个排斥感一旦形成了,就会让你觉得非常的痛苦。这真的是一种无比痛苦的感觉,我真的不骗你。当你适应了之后,你就会彻底的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三师兄龙清泉吞了一口吐沫,随即深吸一口气道:“所以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证自己的状态处于一种极为专注的情况下。只要能够保证处于一个极为专注的情况下,你就能够尽可能的少走弯路。少走弯路这点真的是太重要了。我走过的弯路肯定是不希望小师弟你再走一遍的。只要能够绕过去,那就真的是太完美了。”

    三师兄龙清泉说的真情实意,情真意切,赵洵都有些感动。

    好家伙...

    这可真的是相当的令人感慨。

    美滋滋,美滋滋。

    能够有这么一个完美的差事,那他真的是不用再有任何的犹豫了。

    “哈哈哈,小师弟啊,你接下来的情绪真的是很不错的。包吃住。你先尝试的站在剑上,然后我来指导你如何保持平衡。”

    他说的真的是相当的认真,赵洵当然也没有理由不认真的听不认真的学。

    对赵洵来说,三师兄所说的每一句话其实都是需要仔细的忖度思考的。

    尤其是在如此关键的环节。

    只要能够把握住的话,那他的提升速度绝对是肉眼可见的高的。

    “哈哈哈,小师弟你先跳上去,真的不要紧张。”

    这个时候赵洵的本命剑就是所谓的青竹剑。

    赵洵跳到青竹剑之上的动作稍稍显得有些滑稽。

    毕竟他真的是第一次来尝试嘛,所以会觉得相当的尴尬。

    但是三师兄龙清泉并没有耻笑他,而是表现出来一副截然不同的态度。

    “小师弟,干得漂亮。你第一次能做成这样已经是相当不错了。想当初我第一次尝试御剑飞行的时候可完全没有这样的状态啊。”

    好家伙...

    一时间赵洵人有些蒙了。

    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彩虹屁还真的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啊。

    彩虹屁能够如此的完美,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啧啧啧...

    厉害了,真的厉害了。

    论起商业吹捧,赵洵真的不服任何人,就服三师兄龙清泉。

    三师兄龙清泉能够将细节做的如此完美,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哈哈哈,我这个样子真的是还不错的吗?我感觉到压力真的很大啊。”

    赵洵觉得自己真的是相当的难为情。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发挥相当的有限,他的发挥根本当不起三师兄龙清泉的夸赞。

    但是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又真的对他非常的看好。

    这种情况下,赵洵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好家伙...

    一时间三师兄龙清泉嘿嘿笑道:“啧啧啧...”

    “小师弟啊,你要先做好自己,先维持好你的平衡。只有保证好了平衡之后做的事情才有意义。保持平衡乃是根本,乃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不能够保持平衡的话,你后面做的都是无效的。”

    三师兄龙清泉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赵洵当然是听到了心里去了。

    这种时候他也不敢不听啊。

    毕竟这些细节可以算得上是三师兄龙清泉的心得了。

    这么有用的东西一般人还真的是相当难以获得的。

    赵洵如此轻易的获得,当然不应该再有任何的抱怨。

    他必须要牢牢的记住三师兄龙清泉的教诲,必须要牢牢的将这一切放入自己的领悟之中。

    领悟需要时间领悟需要过程。但是赵洵知道自己必须要明白三师兄龙清泉说的这些核心。

    这样他才能够不断的提升,这样他才能够不断的变强,这样他才能够变成最好的自己。

    “啧啧啧…”

    “接下来要怎样做?”

    赵洵目前的状态应该算是相当的不错的。

    他当然是希望三师兄龙清泉能够多给他讲授一些细节了。

    如果三师兄龙清泉能够尽可能的给他讲授一些细节的话,那么接下来他整个人也就可以获得一定的提升。

    这一点真的是太关键了。

    “嗯,小师弟,你要尽可能的保证你的真气聚集起来,尽可能的像是一个锥子的形状将其包裹起来。如果能够达到这个效果的话,接下来你所能感受到的,其实就是相当完美的体验了。就像是脚踏实地的感觉一样,真的是太舒服了。”

    好家伙…

    将真气聚集成锥子的形状,随后将其包裹起来…

    三师兄龙清泉还真的是说的仔细啊。

    能够说的如此之仔细,赵洵还真的是没有想到。

    啧啧啧…

    一时间赵洵能够感受到一种绝无仅有的感觉。

    “美滋滋啊…”

    赵洵在进行了一番尝试之后已经彻底熟悉了整个套路。

    一开始他尚且觉得这有些难度,但是随后他发现这真的很简单。

    其实关键还是掌握精髓。

    如果能够掌握精髓的话,那么接下来一切都会变得相当的简单。

    “哈哈哈,三师兄我现在站起来变得稳当的多了。”

    赵洵这个时候是真的开心啊。他之前的时候是不知道能够如此顺利的完成这个细节的。现在看来这个细节真的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只要能够用心的去做就会发现不过如此。

    啧啧啧…

    真的是完美啊。

    “来吧…”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突然的发声令赵洵吃了一惊。

    “嗯?三师兄你喊我?”

    “是啊,你尝试跳到我的剑上来。”

    啥?

    赵洵听到这里之后整个人直接傻了。

    啥呀三师兄这是认真的嘛?

    见赵洵一直愣着不动,三师兄龙清泉只觉得好笑道:“小师弟你愣着做什么?”

    “呃…”

    赵洵吞了口吐沫继而接道:“是这样的三师兄,我觉得保持这样的状态不太好吧?那毕竟是你的剑。”

    “无妨啊。我要锻炼的就是你的这个能力,要让你实现的就是在不同情况下都能够使用御剑术,而不仅仅是在你的本命剑上。如果只是在你的本命剑上能够达到这点,那不管怎么看都显得有些古怪了。”

    三师兄龙清泉很是认真的说道:“当然这样一来难度也是变大了。你会感觉到会有些别扭。但是没有关系只要多适应一段时间之后就变得熟悉起来,就会适应了。”

    三师兄龙清泉很是明确的直接给赵洵点出困难之处,这也是为了让赵洵接下来能够尽可能的掌握每个细节,且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赵洵觉得这真的是可以努力的试一试的。

    毕竟三师兄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他真的没有理由拒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