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下笔有神术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下笔有神术

 热门推荐:
    这是赵洵第一次进入别人的识海之中。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无比的奇妙。

    他甚至有些难以形容这种感觉。

    就像是...就像是...

    就像是在龙宫遨游一样。

    当然,赵洵也是没有去过龙宫的。

    但是赵洵去过溶洞啊。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溶洞之中穿梭一样,真的很特别。

    唔...

    赵洵感觉直是神奇极了。

    妙啊,真的是妙啊。

    “唔...三师兄啊我已经进入识海之中了。”

    “好啊,如此的话,接下来我要开始使用下笔有神术了哈,小师弟你可要仔细的看着,千万不要拉胯。”

    “嗯嗯...”

    赵洵连连点头道。

    “下笔有神术的核心就是自信。你一定要无比的确信自己一定能够达到较高的境界。你一定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够画出来真实存在的生物。”

    三师兄龙清泉循循善诱道。

    赵洵心道好家伙,想不到还有这么多的说道啊,他可真的是没有想到。

    不过把这些细节凝结到一起后就会发现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复杂。

    至少在赵洵看来没有那么的复杂。

    所以接下来嘛...

    他就要好好的听一听三师兄龙清泉到底要怎么说了。

    不管是三师兄龙清泉怎么说他接下来都要好好的把握好好的掌握,因为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说的都是精华都是精髓,只要能够牢牢的把握住这一切,那就是相当完美的。

    好家伙,看来他真的是要有极致的提升了。

    加油啊少年,千万不要拉胯。

    一定要牢牢的记住三师兄说的各种要领。

    这些都是将来你发挥的关键因素啊。

    赵洵在努力的观看着。

    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就不用解说了。

    因为赵洵本就在他的识海之中。

    所以赵洵接下来只要认真的看就是了。

    接下来的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的顺遂,非常的丝滑流畅。

    “唔...”

    赵洵努力的使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因为在他看来如今发生的一切都太瑰丽太神奇了。

    赵洵甚至一度不敢去想象这些。

    因为在他看来此时此刻发生的一切简直就像是在梦境之中一样。

    但是他又很确信的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都是无比真实的。

    所以他看到的一切都可以拢入脑中化为己有。

    毕竟三师兄龙清泉已经如此坦诚相待,将其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赵洵若是再不用心,那就真的是说什么都说不过去了。

    加油吧少年,你一定可以的。

    “呼...”

    赵洵如今的状态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对他来说如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他迫不及待的要去学习这一切,去捕捉到这一切。

    对他来说如今的每个环节都是非常的让人感到欣喜的。

    在学习的过程中赵洵更加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快乐的感觉,这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快乐,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快乐。

    你快乐吗,我很快乐。

    这就是赵洵如今能够给出的最为明确的答复。

    当然,赵洵虽然很快乐,但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为何要努力的训练,为何要努力的学习。

    整个关键过程中赵洵都没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做的就是一定要将所有细节捕捉到位。

    这样即便是将来他有任何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随时去向三师兄龙清泉讨教,不至于出现两眼一抹黑的情况。

    眼下赵洵并不害怕挫折,他所害怕的是找不到方向。

    如果找不到方向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的。

    “唔...”

    难啊,现在的情况是真的很难。

    但是赵洵并没有任何的畏惧。

    对他来说,这既是考验也是帮助。

    如果他能够通过这项考验的话,那么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赵洵都将畅通无阻。

    他对自己非常的有自信。

    只见三师兄龙清泉聚集了一股真气。

    赵洵并不能够确认这到底是不是浩然正气,但是肯定是真气无疑了。

    这股真气凝结成团。

    一开始的时候远远望过去就像是棉花糖一样。

    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觉得有些飘忽。

    “呼...”

    随后这个棉花糖突然之间涨开。

    就像是破裂的花朵一样。

    在那一瞬间,赵洵明显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感觉。

    那是一种让人无限感慨的感觉。

    这个棉花糖破裂之后幻化成了马匹的形状,随后赵洵竟然真的看到了一匹马在飞速的狂奔着。

    这种飞速狂奔的感觉真的是令人觉得相当的热血沸腾。

    虽然赵洵知道这匹马应该只是幻化出来的,但是此时此刻他还是想要去骑上这匹马肆意的驰骋。

    对赵洵来说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无比关键的。

    如果他能够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把握好细节,如果他能够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体悟到三师兄龙清泉下笔有神术的核心环节,那他就可以很快的完成临摹了。

    完成临摹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至少在眼下看来,在赵洵眼下看来并没有那么的困难。

    但是他还是会尽努力的去观察。

    因为可能一个细节的疏漏就会带来想象不到的结果。

    赵洵是不希望出现太大的偏差的。

    因为如果出现了太大的偏差,那么整个意象就会和他一开始想象之中的截然不同。

    截然不同的感觉会带来截然不同的具象化的东西。

    至少在赵洵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作为一名优秀的修行者,一定要能够完美掌控自己所画物体的细节。

    虽然不一定要做到惟妙惟肖,但是还是应该能够将基本的特征绘制出来的。

    赵洵发现三师兄龙清泉画出来的这匹马就是相当的形象,一看上去就像是经常骑马经常观察细节的人。

    “唔...”

    “小师弟好了,你可有差不多出来了。”

    听到三师兄龙清泉呼喊之后赵洵便立即从他的识海之中退了出来。

    “怎么样,小师弟,感觉的如何。”

    “呃...”

    赵洵笑了笑道:“感觉确实是相当的不错。我一开始的时候着实没有想到一切会如此的顺利。首先进入识海的感觉就是很奇妙的。三师兄你也知道的,我以前从没有进入过别人的识海的。”

    “哈哈哈,你说的是这个啊。其实进入识海这玩意根本没有多大的意思。你不过是因为第一次进入,所以觉得新奇罢了。等到你多试几次经历的多了以后就会觉得毫无意思了。反正我是觉得这样的。”

    赵洵这个时候只能点了点头道:“是啊。现在的情况其实相较之下还是比较新奇的。不过就说你后来画马的时候我可是全程在认真仔细的看呢啊。那个过程真的是奇妙极了。我甚至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奇妙,曼妙,真的是太奇妙了。”

    赵洵这个时候显得是相当的激动。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他该怎么说,他该说什么。

    反正就是一个字爽。

    如果是两个字的话就是很爽。

    三个字的话就是非常爽。

    三师兄画马的时候赵洵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是一种极致佩服的感觉。

    赵洵一直以来都欣赏强者,崇拜强者。

    他也知道三师兄龙清泉很强。但是直到此刻之前赵洵都不知道三师兄龙清泉竟然有这么强。

    这真的是强到了一定的境界啊。

    赵洵很难以用言语来表达此刻的心情。但是他对于三师兄龙清泉的佩服之情真的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强啊,三师兄龙清泉真的是太强了。

    如此之强的人,确实在相当时候会给人一种疏离感。

    但是赵洵觉得三师兄龙清泉并没有。

    至少给赵洵的感觉是,三师兄非常的亲近人,完全没有那种高冷大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更多的时候三师兄龙清泉就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哥哥。

    这种感觉真的是无比的奇妙。

    唔...

    赵洵在努力的控制情绪,但是就目前而言,他的情绪确实是相当的高涨,高涨到了他几乎已经要蹦跶起来的地步。

    爽啊,真的是太爽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太难以形容了。

    啧啧啧,美滋滋啊。

    “呼...”

    赵洵在努力的深呼吸着。

    三师兄龙清泉也许已经发现了赵洵这异样的变化,好笑道:“小师弟你这是在做什么啊。我怎么感觉你快要喘不上气了呢。”

    “呃...”

    面对着三师兄龙清泉这半是调笑的表现,赵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但是他又觉得三师兄龙清泉说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

    “哈哈哈,是啊是啊,我也觉得自己有些逗呢。不过啊三师兄我觉得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啊。至少我现在的这个状态维持的还是相当的不错的,对吧?”

    “好了,三师兄啊说说你画马的诀窍吧。”

    比起跟三师兄龙清泉在这里闲扯,赵洵显然更加关心的是一些作画的细节问题。

    如果三师兄龙清泉能够将细节给他说的更加清楚一些的话,对于赵洵将来把握细节掌握细节那肯定是能够更加有好处的。

    毕竟自己观察和别人给你讲解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感觉,不论是从任何细节处把握都是截然不同的。

    赵洵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此时此刻三师兄龙清泉自然是不好再有任何的别人的情绪了。

    他轻轻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小师弟,你要想画出来最完美的画作,首先有一点是相当重要的,那就是一定要把真气凝聚在一起再打散。就比如我画马。一开始的时候你看到的不过是凝聚到一起的真气。但是经过我的打散之后重新出现在你面前的就不再是一团了,而是一个具象化的马匹了。我真的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这一点。但是从细节上可以看出来这是相当神奇的。你要是能够悟出来把握住的话,那么在短时间内你就可以得到极大的提升了。”

    呃...

    三师兄龙清泉这一通话可谓是把赵洵说的是云山雾罩了。

    原本他其实还是吧比较清晰的。

    但是听了三师兄龙清泉这一番话之后直接觉得更加的晕乎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为何三师兄龙清泉总能够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呢。

    赵洵在听了之后非但没有明白,反而感觉变得云里雾里。

    什么叫做真气聚在一起再打散。

    如果只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那其实可以说是相当简单的。

    但是凡事不能只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啊。

    那多少有些扯澹的意思。

    赵洵觉得他还是应该多从深层次来理解。

    如此以来那意味可就是截然不同了。

    “啧啧啧,三师兄啊,真的不是我矫情,但是我觉得你能否再说的明白一点啊。这样我多少能够弄清楚到底接下来要怎么做。你只说到这个地步的话,我是真的有些犯迷湖。”

    赵洵真的不是矫情,但是他真诚的希望三师兄龙清泉能够解释的更加清楚一些,而不是让赵洵从他的话术之中去猜去悟。

    这个难度是相当大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掌握的。

    至少就目前而言,赵洵还没有这种技术。

    至于接下来能不能掌握,能掌握到什么程度真的是一件未知的事情。

    赵洵从来就不会对未知的事情去评头论足。

    因为很多时候这真的没有什么意义。

    “唔...”

    “那我这么说吧,你要能够做到心中无物到心中有物的转化。”

    “心中无物到心中有物的转化?”

    赵洵本能的觉得这句话其实是相当有意义的,所以就有心对其多留意了几分。

    可以看得出来,三师兄龙清泉还是相当关注细节的人。

    能够提炼总结出来如此有意义的话,是赵洵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到的。

    但是仅仅提炼总结出来了这些肯定还是不够的。

    接下来还有很多等着三师兄龙清泉去总结的部分。

    如果能够将这些全部总结好的话,那对三师兄龙清泉来说肯定是功德无量的了。

    赵洵仔细思忖着这句话。

    如果说真气凝结成团的过程,再将其打散。这是心中无物。

    然后再把打散的真气凝结成具象化的物体,那这就可以理解为心中有物了吧?

    反正赵洵自己是这么理解的。

    也不知道三师兄龙清泉会不会给出一些别样的解释。

    “三师兄,那你现在能够做到幻化任何物体吗?我的意思是靠着真气在识海之中画出来。”

    “差不多吧,但是前提是我得见过而且印象深刻的物体。如果我见过但是其实印象相当的模湖,那我即便是画出来也多半会是四不像的。”

    三师兄龙清泉很是无奈的双手一摊道。

    呃...

    不过这也符合逻辑符合实际。

    如果从来都没有见过却能够画出来很完美的形象,那怎么看都是不合理的。

    所以三师兄这么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那么问题就来了,赵洵现在能够熟练的掌握多少动物或者物体的形象呢。

    目前来看,这个是下笔有神术的核心和基底。

    如果这块掌握的不是很好的话,那么即便是接下来做的再花里胡哨,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这只会让整个人变得无比的郁闷。

    赵洵当然不想这么做了。

    对他来说接下来的每一个细节都无比的关键。

    他希望自己可以继承三师兄龙清泉的衣钵。他希望自己可以在一些细节上做的更好。

    如果能够实现这一切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赵洵就有希望能够迎头赶上。

    但是如果他在细节方面全部拉胯的话,那基本上就不用再考虑这些了。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也不希望自己被人完全的轻视。

    他是一个自强的人,所以他希望能够完美的画好每一个细节。

    这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就能够很好的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一切。

    “三师兄啊,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从难度较低的开始画。毕竟我是一个初学者啊。好歹也得考虑一下初学者的难度吧。”

    “嗯。”

    三师兄龙清泉还是比较认可赵洵的看法的。

    “很好,很好。”

    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道:“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果一上来就让你画马那难度确实是有些太大了,也确实是有些难为你了。所以我觉得你可以一上来先画一个兔子。”

    “画一个兔子?”

    赵洵听到这里的时候稍稍显得有些错愕。

    他没有听错吧?

    先画一个兔子?

    三师兄这个脑洞真的是无比大开啊,关键是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赵洵觉得自己一瞬间真的是压力山大啊。

    “唔...”

    赵洵努力的使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简单容易的事情。

    但是三师兄龙清泉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

    如果接下来赵洵不给三师兄龙清泉面子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有些说不过去啊。

    “好吧,三师兄你能够解释一下为啥要让我一下先画一只兔子吗?”

    赵洵虽然犹豫了很久,但还是把心里的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他不把这个问题问出来的话,那他是会一直难受下去的。

    与其让自己这样一直难受下去,还不如索性直接将问题清晰的问出来。

    这样三师兄龙清泉如果能够及时的给他解答,那么对于赵洵来说肯定是一个很不错的消息。

    赵洵接下来只要能够很好的把握这个细节,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的脑海之中就会一直灌输着这个形象。

    这一点真的是无比重要的。

    因为如果做不到这点的话,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处于被动的局面之下。

    这种被动局面如果凝结在一起,就会让人非常的抓狂。

    “先让你画兔子自然是因为兔子最好画了。还能够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双手一摊,显得是相当的无奈。

    “小师弟啊,你怕不是想的太多吧。”

    三师兄龙清泉深吸了一口气道:“兔子真的可以说是最好画的东西了,当然我指的是活物里面啊。你去花一朵花一棵树当然好画,但是那又不会动,你即便画出来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是你去画一个活物就不一样了。他是真的会动的啊。就像是如果你现在画了一只兔子,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段兔子就会一直围绕着你蹦蹦跳跳。这是一种怎样惬意的感觉啊。我甚至都难以用言语来形容这种感觉,就是觉得无比的幸福无比的惬意。难道不是吗?你仔细想想,小师弟。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呃...

    听到这里之后赵洵一时间愕然了。

    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你还不能不承认,有的时候三师兄龙清泉说的话还是相当的有道理的。

    所以...

    所以他还是得听啊。

    “可是这兔子...”

    但是一到了实际操作的层面上,赵洵多少会觉得有些别扭了。

    很多时候人是会处于一种极度的困惑状态的。

    就比如当下,赵洵的状态就很是奇怪。

    他很难形容这种感觉。

    “我在凝聚识海中的真气的时候总会觉得有一股阻力,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三师兄啊,你能够帮我解解惑吗?”

    赵洵此时此刻是无比的希望三师兄龙清泉能够站出来帮他解答疑惑的。

    毕竟这个疑惑也算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让赵洵困惑不已了。

    如果三师兄龙清泉能够非常清晰的帮助他把疑惑解答。

    那么对于赵洵来说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很感激三师兄的。

    “你觉得有阻力?能够具体一点吗,究竟是怎样的阻力?”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皱起眉。

    “呃...”

    赵洵感觉非常的困惑。

    形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阻力...

    这个难度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三师兄啊你可真行啊,给我出一个这么大的难题,这不是难为人吗。

    赵洵心道这个难度还真的不小。

    但是此时此刻他也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因为如果不去仔细的想一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就无法做到凝聚真气。

    而如果无法做到凝聚真气的话,那么在接下来就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毕竟这可以算的上是第一步了。连第一步都走不好的话,还怎么指望去走第二步第三步呢,这不是很扯的一件事情吗?

    “唔...”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道:“其实呢这种感觉就像是你要尝试去做一道菜,但是发现这道菜根本就翻不动的感觉一模一样。这会让人觉得非常的难受。”

    “黏锅的感觉对吗?”

    三师兄龙清泉一语点破。

    “对对对,就是那种黏锅的感觉。啊哈哈哈三师兄你真的是太强了啊。我一开始还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是现在我是真的明白了。啊哈哈哈哈。”

    “嗯...”

    要是黏锅的感觉,那赵洵就悟了。

    “是的,就是黏锅的感觉。那种黏黏湖湖,但是无法凝聚的感觉。”

    “嗯,那应该是你对于自己真气的约束力还不够强,还不够能够号召他们在一起。”

    黏锅的感觉就是贴着锅,不愿意翻身,不愿意聚集。

    菜品如果出现黏锅,那基本上就是凉凉。

    而如果真气出现黏锅,那也是相当严重的。

    “真气在聚拢的过程中就像是遇到了一道禁制一道屏障一样。而真气就贴在了这一层无形的禁制和屏障上面,就像是黏锅一样。”

    赵洵如今终于可以完美的还原这一切了。

    可以说他还原的还是相当不错的,该有的细节基本上都有了,该有的描述也都描述到了。

    所以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打破这层无形的禁制对吧?

    毕竟这是真气黏锅的所在问题。

    只有打破了这层无形的禁制,才能够使得真气黏锅的问题真正得到解决。

    要不然的话,一切就都是虚妄的,要不然的话,一切就都是让人觉得困惑不已的。

    “呼...”

    赵洵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在仔细的思考如何才能够避免真气黏锅。

    “要想打破这些禁制壁垒,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当然是以浩然气融合他们了。”

    三师兄龙清泉毫不犹豫的说道:“小师弟啊,你可不要忘记我们的身份。我们是书院弟子,是浩然书院的弟子。我们所拥有的浩然之气是令无数天下人羡慕不已的东西。所以只要接下来我们能够利用我们身体内的浩然之气去融合这些屏障,那么这些壁垒就会在第一时间被消除掉。我绝对不是胡说的,而是经过一定的实验的。效果还是相当的不错。小师弟啊,你若是信我就尽管去做,我保证效果一定会相当的好。”

    “呃...”

    听三师兄如是保障,赵洵真的一瞬间人都麻了。

    好家伙...

    三师兄可真行啊。

    但是听他说的这么有鼻子有眼的样子,赵洵又不敢去质疑。

    毕竟三师兄也是一个体面人,也是一个相当心气高相当自傲的人,所以他完全没有必要去折腾吧,完全没必要去胡说吧。

    赵洵觉得他还是必须要相信三师兄龙清泉的。

    “所以说浩然气能够解决一切的壁垒禁制?”

    “理论上讲是这样的,但是实际操作的过程中会遭遇多少的阻力那可就说不定了,所以我这个时候也不能够给你保证。但是有一点几乎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你目前识海当中的那些个所谓的禁制壁垒,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你要想消除掉的话也是相对容易一些的。”

    三师兄龙清泉的回答还是相当的谨慎的,给到了不少的限制条件。

    赵洵听了之后反倒是觉得相当的安心。

    如果一上来三师兄龙清泉就大包大揽的话,那赵洵反而会心里没底。

    毕竟这种事情也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能够合理的掌控好节奏,如果能够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合理的控制好一切。

    那么确实有相当大的可能可以在接下来做到一些别人所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如果做不到这点的话,那么接下来所要承担的风险还是相当大的。

    赵洵觉得他没有必要去承受这些风险。

    所以还是脚踏实地的做好每一件事来的更加的靠谱。

    如果他能够将一切细节做好的话,那确实在接下来会变得更加的主动。

    如果一个人能够变得主动起来,那么确实有很大的可能会取得突破。

    “好吧,我大概的明白了。那我现在就应该把注意力先集中在消除这个壁垒上面。毕竟只有做到了消除壁垒,接下来我再做任何事情才有意义。如果这个壁垒一直都不能够得到有效的消除,那确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无法做到最佳的状态啊。”

    “是的,小师弟你总算是悟了,不容易啊不容易。”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可谓是频频的点头。

    对他来说当下的细节也算是相当的关键了。

    “好了,我开始了。”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继续的浪费时间了。

    此时此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比宝贵的。

    如果他能够把握住这些时间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就能够稳步提升。

    赵洵先是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这是进入识海之中的必备程序。

    一个人要想能够进入自己的识海之中也不是拍拍脑袋就能够做到的。

    在此之前还是要做到很多准备工作的。

    只有将这些所谓的准备工作做齐整,接下来才能够完美的掌握细节。

    “唔,我看到了真气了,看到了。”

    “小师弟不要慌张,努力的把这些真气聚合在一起。”

    “嗯,我在尝试。”

    赵洵努力的保持着专注。虽然他现在仍然在跟三师兄龙清泉聊天,但实际上这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聊天归聊天,接下来的环节也是相当重要的。

    只要他能够聚拢真气,那么一切就能够走稳第一步。

    第一步永远都是至关重要的。

    赵洵在拼命的控制将真气聚拢在一起。

    一开始的时候还是相当顺利的,但是试着试着问题开始出现了。

    就像是他之前描述过的那个问题一样,真气开始遇到了屏障了。

    这个屏障或者说是障碍就像是一个壁垒一样,就像是一个锅底一样。

    随后真气就贴到了这个锅底之上。

    受到的巨大阻力让赵洵一时间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他这个时候承受的压力还是相当巨大的。

    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确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赵洵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所以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赵洵知道要调用浩然正气来融化壁垒。

    但是浩然正气其实是真气当中十分特殊的一种,并不是很容易控制,并不是很容易操纵。

    其也位于识海深沟中的最深层次的位置。

    每一次调用都需要耗费巨大的体力。

    但是赵洵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选择,他无论如何也要去努力的尝试。

    因为对他来说如果接下来能够成功的调用浩然正气,那就是一个极大的突破。

    这意味着他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可以良好的依靠浩然正气来操纵融化那些不听话的壁垒。

    这一点还是相当有用的。

    因为只有当年把内部融合之后,你才能够更好的去征服外部。

    要不然的话光是你面临的巨大压力就会让你濒临崩溃。

    而一个人如果精神偶读已经崩溃了。那么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不可能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的,更加不用去说什么上进心了什么有的没的了。

    “唔...”

    “小师弟加油,这口气无论如何你也要咬住,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泄气。”

    “唔...”

    赵洵这个时候已经能够感受到来自于三师兄龙清泉的祝福和鼓励了。

    虽然他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很艰难的,但是赵洵仍然没有放弃。

    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要咬紧牙关。

    虽然很难,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就是有希望的。

    调动浩然正气吧,少年。你可以的,你可以的。

    赵洵这个时候在拼命的调集真气。

    浩然正气是所有真气之中最为特殊的一种,所以调集起来的难度也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赵洵此时此刻并没有任何的慌张。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拥有这个能力的。

    一个人当充分的信任了自己的能力之后那他就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这确实并不是一件多么大的难事。

    赵洵详细自己绝对可以做的到的。

    在强烈的心理暗示之下,目前赵洵的实力已经获得了极致的提升。

    他已经可以顺利的将浩然正气调集起来,已经能够合理的利用浩然正气来溶解那些不听话的壁垒。

    一开始的时候溶解的还不算是很顺利。

    但是当赵洵已经熟练的掌握了这种操纵模式之后他发现一切都开始变得简单起来了。

    真的很容易啊。

    啊哈哈哈哈...

    此时此刻赵洵内心真的是一阵的狂喜。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

    就像是一个人真切的感受到了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一样。

    赵洵这个时候是真的悟了。

    他觉得自己已经突破了自己的极限,达到了一个极大的峰值。

    虽然达到这个峰值的过程之中非常的艰难,经历了无数的艰难险阻。

    但是对他来说,这个结果是值得的。

    有了这个结果之后一切的努力和等待都是值得的。

    “呼...”

    赵洵已经是在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了。

    但是他知道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必须要确保自己仍然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之中。

    因为溶解壁垒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还有很多的工作去等着他做。

    只有他把所有的这一切都做好,他才能够成功的成为一个强大的人,才能够成功的成为一名强大的修行者。

    修行者并不容易,修行者面对来自于各种压力会让人濒临崩溃。

    但是赵洵一一的都挺了过来。

    这当然是很不容易的。

    赵洵也坚信接下来他仍然可以取得较大的成功。

    成功从来都不容易。

    成功从来都是需要坚信的付出的。

    但是赵洵坚信自己一定能够办得到。

    目前来说,赵洵已经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些个壁垒的消除。

    所以此时此刻他已经可以轻松的让这些真气聚合在一起了。

    再也没有那种黏锅的感觉了。赵洵兴奋的几乎要跳了起来。

    三师兄龙清泉见到赵洵这个状态也是打心眼里为赵洵感到高兴。

    毕竟对赵洵来说,这已经算是一个相当不容易的收获了。

    能够达到这种级别的收获,对于赵洵自信心的增长是相当有好处的。

    接下来就要看赵洵其他方面的发挥了。

    如果在接下来他能够正常发挥那龙清泉相信很快赵洵就能够画出自己的第一个活物了。

    “好了,已经聚拢起来真气了。下一步我是要把真气全部打散吗?”

    这个时候的赵洵显得是相当的兴奋。

    “对的,小师弟啊,这个时候你要努力的把真气打散。不要有任何的可惜,不要有任何的留恋。这是必须要经历的一步。如果你不能够在这个时候把真气全部打散的话。那么这些真气就无法在未来幻化成为你想要的物体。”

    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开始给赵洵说出一些必须要关注的要点了。

    只有掌握了这些要点在将来才能够最大限度绘制出他们希望看到的东西。

    要不然的话,这一层窗户纸永远也不可能捅破。

    “好,我试一试...”

    赵洵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要努力的去听三师兄龙清泉的话。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将好不容易聚拢在一起的真气全部打散。

    这个时候说不心疼那肯定是假的。

    但是心疼也没有什么办法。

    因为三师兄龙清泉也说了。

    打散是为了更好的聚拢。

    下一次再聚拢这些真气的时候就不再是一团了,而是一个具象化的活物。

    对赵洵来说就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

    那对他来说还是相当期待的。

    赵洵遂努力的平复下心情。

    毕竟对他来说能够做到当下这一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了。接下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他一定要努力的把握好所有的细节,这样才能够不枉费自己这么长时间的付出。

    ...

    ...

    赵洵这个时候感觉自己越来越强了。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这种感觉尚且不算是很明显,但是越来越觉得他比之以前的时候有了一些提高。

    当他尝试性的要将打散的真气再聚拢画出小白兔的样子的时候赵洵发现这其实并没有什么难的。甚至还有一些简单。

    这真的是让赵洵感到欣喜若狂。

    因为对他来说,这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意味着他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画出第一个活物。

    这非常的重要,下笔有神术其实也是非常吃天赋的。

    有天赋的人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一系列的突破。但是没有天赋的人则可以说每走出一步都无比的艰难。

    保持一系列的清晰的思路保持自己始终不出幺蛾子,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赵洵知道他没有选择,他必须要这么做,如今他所作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强。

    只有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他才能够很好的保护自己。

    要不然的话...

    “呼...”

    这个时候的赵洵非常的兴奋,但是他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得意的过头。

    保持一定的理性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相当的关键的。

    只要在接下来他能够保持理性。那么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能够拥有较为不错的发挥。

    “来吧小白兔,就决定是你了。”

    既然三师兄龙清泉让他先画小白兔,赵洵也没必要再纠结再矫情了。

    很多时候小白兔就是这样的,想象中很好画,但是真的画起来之后就会发现其实并没有那么的容易。

    赵洵用真气在画小兔子的时候就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其中的困难。

    那真的是困难到了极致的感觉啊。

    可是赵洵还是得忍者咬牙去画。

    毕竟这是他自己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逼他。

    所以他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停止下来。

    “来吧,大不了一笔一划的画,我从来就没有怕过。”

    在各种细节上,赵洵可以说都是做的相当好的。保持一定的精准性才是重中之重。

    能够保持精准性,那么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就能够拥有极强的斗志,就能够拥有常人所不具备的特质。

    这真的是太关键了。

    很多时候人们之所以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其实归根到底还是不够精准不够精确。

    如果定位能够更加清晰一些的话,其实很多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至少在赵洵看来,这些就都不算是什么了。

    再就是接下来的发挥。

    接下来的发挥也可以说是相当关键了。

    赵洵目前已经将小兔子的轮廓基本上勾勒了出来。

    虽然赵洵的画工并不算是精湛,但是具体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

    如果能够保障画工,那么很快一只活泼可爱的小兔子就能够跃然在眼前。

    虽然跟在纸上画的有很大的区别,但是赵洵觉得其实影响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

    至少在他看来,这只小兔子还算的上是活灵活现的。

    能够把一只兔子画到这种程度其实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了。

    那么接下来...

    接下来就到了赵洵发挥的时候了。

    那就是点睛。

    都说画龙点睛是重中之重,因为这个环节可以决定了最终画出来的效果究竟如何。

    如果最终画出来的效果一般,那其实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但是如果靠着点睛之笔盘活了整幅画,那说是画龙点睛也没有任何的毛病。

    很多时候人对于自己其实是缺乏自信的。

    在缺乏自信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盲目的情况。

    所以...

    赵洵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必须要良好的掌握自己的心情,必须要良好的控制自己的行动。

    这接下来的一笔比他之前画出的所有比划都要重要。

    这一笔如果可以画好的话,那么接下来赵洵就可以十分轻松惬意的享受整个过程了。

    对他来说,这其实才是最关键的。

    “呼...”

    赵洵在努力的平复心情,在努力的控制情绪。

    对他来说,这可以算的上是重中之重了。

    所以有一些紧张的情绪也是在所难免的。

    “来吧,既然这一天总归是要来的,那就没啥好紧张的了。怕什么,直接画就是了。”

    赵洵知道接下来的这个环节非常的重要,所以他在努力的调节自己的状态,争取把自己的状态调节到最佳。

    状态不同,画出来的东西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也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接下来的关键就是如何画好这点睛之笔。

    举轻若重容易,举重若轻可就太难了。

    这么多的压力压在赵洵的肩膀上,让赵洵一时间觉得犹如泰山压顶一般。

    如此巨大的压力压制下,赵洵确实觉得压力山大。

    “唔...”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唔,看来这个压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哈哈哈,小师弟,你也不要太紧张了嘛。其实就是画上一笔就完事,根本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你想想看,其实就是画上去一个眼睛而已。有什么难得。快画吧,早画晚画你都得画,所以不要再纠结了。”

    “唔...”

    赵洵一时间懵逼了。

    这个状态下他是真的持续了蛮久的时间了。

    似乎真的不应该再继续纠结下去了。

    如果再继续纠结下去的话,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整个人都会处于一种相当困惑的状态。

    这当然是不好的。

    一个人如果一直处于一种困惑的状态,那整个人都会麻的。

    赵洵当然是希望自己能够尽快的调整过来的。

    而调整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快速的做出回应。

    好吧,既然都这样了那就真的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不就是画上一笔吗,很简单的事情啊。

    赵洵毫不犹豫的提笔,然后在兔子的脸上点了两个眼睛。

    谁知就在他刚刚画完两个眼睛之后小兔子真的动了起来。

    这个时候赵洵的心情真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他激动吗?

    他当然很激动,但是除了激动还有什么?

    除了激动他此刻的心情还有什么?

    喜悦,疯狂,还是有一丝自豪?

    总而言之,赵洵觉得这些情愫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这些感情掺杂在一起的时候确实让人觉得相当的不同。

    真奇妙啊。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赵洵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唔...”

    过了很久的时间赵洵才从激动的心情之中平复了下来。

    “三师兄,我这算是首战告捷了吧?”

    “当然,这一战你可以说是相当的成功了。有了如此好的表现,那接下来我是相当看好你的了。”

    “唔...”

    赵洵一时间得到了肯定,心情自然是十分的喜悦的,自信心也是一瞬间爆棚。

    “唔...”

    赵洵嘿嘿一笑道:“只是啊三师兄,我还是没有明白,这个下笔有神术的作用到底是在哪个方面啊?你如果说的是画出一个东西陪着你玩那我当然是没话说了,但是很显然又不是这样,对吧。”

    “嗯。”

    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道:“当然不是画出一个东西来陪你玩的。下笔有神术的作用其实相当的巨大,只是一开始的时候你尚且没有掌握到精髓而已。等到你掌握了精髓之后就会发现,哇,真的是太神奇了。”

    “唔...”

    赵洵点了点头道:“比如呢?”

    赵洵更想要听到一些实际的例子,而不是三师兄龙清泉在这里瞎咋呼。

    瞎咋呼当然也是可以的,可是问题是...

    瞎咋呼并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啊。

    “好吧,总的来说就是你画出来的东西体型越大越有优势。比如说我画出了一匹马,那我可以骑着跑吧?如果你画出来的是一条龙呢。”

    “嘶...”

    听到这里之后赵洵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得不说三师兄龙清泉说的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画一匹马和画一条龙战斗力肯定是不同的。

    只能说赵洵入门画的兔子太弱鸡了。

    但是即便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说画兔子有任何的问题。

    只要能够确定好全部的细节,那么在关键的时候就能够明白一些核心的要义。

    “好了好了,三师兄啊我这下子明白了。”

    “嗯...”

    赵洵明白的不算是太晚,还算是比较及时。

    所以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赵洵还是能够把握住细节的。

    只要他按照这个悟出来的细节不断去完善,那么他肯定会越来越画出一些让人惊艳的东西的。

    从赵洵目前的认知范围内来看,他能够画出来的最勐的勐兽应该就是龙了。

    龙不管是从任何方面来看战斗力都是爆表的。

    而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龙能够提供的威慑力也是其他勐兽根本无法相比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赵洵接下来画龙的收益性显然要比画其他任何东西来的都高。

    所以接下来赵洵就没有理由拒绝了。

    皮皮虾白蛟龙这么好的一个模特就在这里,对于赵洵勾勒龙的细节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

    虽然画龙还是比较难的,但是赵洵信心也是有的。

    实在不行把皮皮虾白蛟龙从棋盘空间之中放出来,比对着画也不是不可以。

    有的时候人还是要对自己狠一点的,你画的东西越是凶勐收益也就越大。

    你画的东西越是温顺,收益也就越小。

    就像是赵洵这样画一只小白兔,确实是人畜无害,但是指望着其为你冲锋陷阵那是不可能的,还是洗洗睡吧。

    “唔,三师兄啊,那岂不是说在两军对垒之际,或者在于敌人进行对决之时临时画出来的更加具有针对性吗?”

    “是的,确实是这个道理。因为你可以根据对手出招的不同来决定你接下来要画什么。如果你接下来要画的东西跟对手截然不同的话又能够克制到对手,那么可想而知接下来你就能够占据到绝对的优势了。”

    “唔...”

    赵洵仔细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先下手为强这句话有的时候是不完全适用的。

    因为一旦你选择了先下手,对手就有机会好好的分析你的套路。

    而一旦你的套路都被分析的干干净净了。那么接下里,你能够感受到的就是来自于对手的摧枯拉朽般的报复。

    “呼...”

    “所以说啊,很多时候人们还是要秉持着一个合理的心态的。不要太冲动,冲动是魔鬼。稳住心神很多时候拥有更为重大的意义。反正我是觉得这样的。”

    三师兄龙清泉双手一摊道。

    赵洵点了点头。

    三师兄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他基本上已经可以全部领悟了。

    三师兄说的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能够领悟到这些细节,对于赵洵接下来的布置相当的有好处。

    他如今也只是刚刚掌握了下笔有神术,接下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如果他可以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忖度不断的提升,那么将来还是有可能达到一个相对较高的高度的。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觉得三师兄龙清泉说的句句在理。

    能够把这么多的东西全部凝结在一起,其实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唔...”

    赵洵如今的状态非常的好,所以他也希望能够将自己的状态良好的把握下去。

    “唔...”

    “行了行了今日的训练也已经很成功了,不如就到这里吧。过犹不及啊小师弟,可千万不要过于的勉强自己。”

    三师兄龙清泉还是很懂得见好就收的。

    这个时候如果继续训练下去,对于赵洵来说并不是一件理想的事情。

    “好吧,那我们就先休息吧。”

    ...

    ...

    赵洵回到了泳池区,躺在躺椅上慵懒闲适的哼着小曲。

    对他来说,这是一天艰苦训练后的犒赏。

    从姚剑仙教授他万剑归一,到三师兄龙清泉教授他下笔有神术。

    他一天之内端是学习了两项极为精湛的法术。

    这等法术不管是从任何细节上来看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赵洵只要能够精准的把握,那么不论是从任何角度看,都能够成为绝品高手。

    这绝对不是夸张,更加不是耸人听闻的,而是真真正正的存在的。

    所以只要能够把握住细节,对赵洵来说接下来就是相当大的突破。

    当然眼下他不需要考虑这些,眼下赵洵需要考虑的就是绝对的放松。

    当一个人能够处于绝对的放松之中,他可以忘却任何的烦恼。

    这一点是无比重要的。

    因为赵洵现在真的是太疲惫了。

    对他这么疲惫的人来说,接下来就是放松阶段了。

    能够达到一定放松后,精神力也能够得到很好的舒缓。

    得到了舒缓之后,一切的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小胖子旺财凑了过来。

    赵洵几乎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旺财拍了一下脑袋。

    “嗯?”

    赵洵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待他看清眼前之是旺财后,没好气道:“哎呀旺财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拍脑袋啊,会把人给拍傻的。”

    “呃...”

    旺财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我错了明允兄我一激动就给忘了,我向你保证我下一次一定注意的。”

    下次一定...

    这四个字怎么听怎么扎心啊。

    但是鉴于旺财的态度还是不错的,这个时候赵洵也不好多说什么,便清了清嗓子道:“罢了罢了,坐吧。”

    赵洵冲着旁边的躺椅点了点,示意旺财坐下来。

    “好嘞。”

    旺财连忙坐了下来。

    此时此刻,赵洵的心情可谓是相当的复杂。

    好家伙...

    目前来说旺财的状态维持的还是相当不错的,他嬉皮笑脸道:“明允兄你知道吗,你新写的那本救风尘又加印了。这已经是最近加印的第三次了。我觉得啊这救风尘销量超过窦娥冤是一定的了。”

    虽然戏本主要还是为了梨园行准备的,但是奈何火啊。火了之后很多读书人还是争抢着要买戏本来看的。

    所以书坊也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进行加印,加印之后的戏本可谓是销量惊人,远远超出了赵洵的意料。

    这么高的销量当然是让人觉得兴奋咯。

    反正赵洵的心情是相当之好。

    只要能够保持高销量,那么一切都好说。

    只要能够保持高销量,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赵洵就不用再为收入的问题发愁了。

    旺财显然是最为开心的那个人。

    因为他靠着这本书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西游记主题乐园的亏损二人早已填补了回来,甚至有些小赚。

    这让商人本色的旺财觉得无比的兴奋。

    “明允兄啊我来找你的意思就是你的更新可得跟上啊。这种时候最是咬着劲的时候,如果你能够保证自己的更新量的话,那么接下来你就一定能够拥有一个相对完美的收入了。明允兄啊,这本书这么火,你要是因为更新拉胯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有些说不过去了。”

    “唔...”

    听到这里的时候,赵洵是真的悟了。他真的不能有任何的咸鱼心态了。

    毕竟不是每本书都能够火到这个程度的。不趁着书爆火的时候拼命更新大赚一笔,难道要等到书扑街的时候再去爆更吗?

    ...

    ...

    大明宫,紫辰殿。

    显隆帝望着御桉上摆放着的奏报一时难以平复下心情。

    为什么腐蚀者现在还没有对终南山发动进攻?

    为什么直到现在,他们仍然没有去进攻浩然书院?

    显隆帝想不明白,他真的是想不明白。

    他觉得这件事多多少少有些离谱。

    如果说腐蚀者之前之所以暂时的退却是为了暂避锋芒重整旗鼓,那显隆帝可以理解。

    但既然都已经调整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既然都已经率领军队回来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不去进攻呢?

    到底要拖多久才能够真正的发起进攻?

    这种时候这种事情,如果拖得时间越久其实是越不利的。

    因为士气这种东西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

    等到士气已经彻底枯竭的时候再去想和书院拼命那显然是不现实的。

    书院也都没有一个省油的灯,跟书院死磕需要的是极强的实力。

    如果实力不足,那么不管从各个方向看,都是不可能战胜对手的。

    显隆帝原本是对腐蚀者给予了厚望的,希望他们就可以将书院彻底的摧毁。

    但是现在看来他还是错付了。

    腐蚀者虽然拥有一定的实力,但是他们根本不懂得如何能够合理的利用自己的实力。

    在于书院正面对决失败之后他们似乎就跟丢了魂一样。

    原本显隆帝还指望他们能够通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很好的将情绪调整回来,现在看来却是相当的难了。

    腐蚀者这次的状态去的有些快,有些太突然了。

    这个时候状态出现暴降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旦状态降的太快了,那么接下来要迎接的就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对方的爆锤。

    书院是不会给你机会恢复的。

    尤其是你还犯贱挑衅般的回到了终南山。

    如果你一直躲得远远的,书院眼不见心不烦,可能也就不会出手了。

    但是现在一来,书院有什么理由不出手?

    不管是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书院都要狠狠的爆锤一番腐蚀者才能够解除心头之恨。

    这可不是显隆帝希望看到的结果。

    显隆帝希望看到的是书院和腐蚀者二虎相争,两败俱伤。

    这对显隆帝来说是最理想的结果。

    因为根本没有多少人能够在面对顶级强者的时候始终保持着一个良好的心态。

    只要双方的心态出现了问题,在显隆帝看来接下来机会就来了。

    有的人能够把握住机会,有的人则不然。

    有的人能够实现全方位的提升,有的人则不然。

    更多的时候人们所面对的压力是巨大的,更多的时候人们所面临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所以他们现在应该还处在一个互相试探的阶段。

    一旦试探的阶段结束,那就免不了有一场血雨腥风了。

    显隆帝当然是希望双方都能够受到重创的。

    因为不管是书院还是腐蚀者都可以算得上是显隆帝的心腹之患。

    如果显隆帝可以借着这次的机会好好的打压一番双方,那么在相当程度上他就可以拥有一定的主动性。

    显隆帝等这个机会真的是等了太久太久了,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够实现。

    但是对显隆帝来说,如果接下来他能够拥有一定的主动性,那么确实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让双方都吃瘪。

    更多时候显隆帝都是充当着一个旁观者的角色。

    不是说旁观者这个角色不好,而是有的时候确实会有意无意的忽视一些细节。

    事实证明,这些细节也是相当关键相当重要的。

    如果不能够掌握好细节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会变得相当的狼狈。

    显隆帝意识到了这点,所以现在他都不会贸然的出手了。

    他会躲藏在暗处,进行暗中观察。

    不管是书院还是腐蚀者,只要是他们的一举一动,那显隆帝都会仔细的观察。

    对他来说只要能够尽可能的观察到这些家伙的细节,那么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就可以拥有顶级的姿态。

    “传旨,宣慧言法师入宫觐见。”

    如今遇到了问题之后显隆帝最先想到的永远是慧言法师。

    因为慧言法师从不会让他失望,慧言法师总能够给他提出一些针对性的意见。

    这些意见不管怎么说,还是能够给到显隆帝相当大的帮助的。

    所以...

    显隆帝无比期待这一次跟慧言法师的碰面。

    他希望这一次二人也可以像以往那样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

    ...

    西域,安西都护府。

    大都护刘霖已经接到了贾兴文等人从长安启程的消息了。

    这让他觉得相当的激动。

    不容易啊,真的是不容易。

    他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到贾兴文会如此干脆利落的同意回到安西来。

    他还以为贾兴文会要求在长安多停留一段时间,好待在终南山陪伴赵洵呢。

    没有想到贾兴文能够如此痛快的答应。

    这真的是令刘霖感到大喜过望啊。

    对刘霖来说,能够看到贾兴文有如此成长真的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因为很多时候人们的情愫总会受到这样那样的影响。

    但如果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维持一个相对稳妥的状态。如果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合理的去理解对方,就会发现互相理解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刘霖就很会换位思考。

    他会换到贾兴文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这样一来他就能够想到许多平日里绝对想不到的细节。

    不得不说这些细节还是相当有用的。

    至少可以帮助刘霖从细节上面更加合理的去把握。

    他现在只希望贾兴文一行能够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抵达安西都护府。

    因为接下来他们就免不了要跟那些所谓的西域叛军展开一战大战了。

    这些西域叛军的背后还有慧安法师。

    这个家伙的实力不可小觑。

    虽然防御大阵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慧安法师的实力,但是还是要谨小慎微,千万不可麻痹大意。

    因为顶级修行者是拥有依靠一己之力彻底的改变战局走向的能力的。

    刘霖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盯死慧安法师,一定要确保慧安法师始终处于被看死的状态。

    只要慧安法师被看死了,那么接下来这些西域叛军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刘霖从来就不认为这些西域叛军会掀起什么大的风浪,不过就是一群臭鱼烂虾,乌合之众罢了。

    ...

    ...

    沙漠中的生活很难熬了。

    河西走廊之中的沙漠并不像是西域的沙漠那么广阔,那么一望无垠,而是一小块一小块的。

    但是即便是这一小块一小块的沙漠,也让安西军跟西域使团商队吃尽了苦头。

    毕竟他们在长安已经停留了太长的时间了。

    对他们来说,西域如今的局势可以说是相当的复杂的。

    所以他们也希望能够尽快的返回西域。

    可是心愿和脚程其实并没有太过紧密的联系。

    至少到目前为止,贾兴文能够感觉到他们的行进速度是偏慢的。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如果只是安西军自己在行军的话,那么贾兴文当然可以下令把速度提一提。

    但是现在有的不止是安西军啊,还有西域使团和商队。

    骆驼的背上此时此刻背着无数的货物。

    这些货物都是相当重的,这种情况下指望骆驼能够加速是不现实的。

    所以这个时候也只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了。

    慢一些就慢一些好了,慢一些总归是能够让人变得冷静下来的。

    贾兴文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冲动。在沙漠中失了智可是要命的事情。

    他们可是体会到黄沙暴是多么恐怖的。一个时辰的时间就能够将整个商队和安西军全部吞没。

    贾兴文当然不想去冒险。

    对他来说稳步前进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只要他们能够求稳,能够稳步前进,总归是可以到达下一个城池的。

    河西走廊上的城池规模其实都不算是小,虽然跟长安城这样的顶级大城没得比,但是用来修整,用来补给是绝对足够了。

    贾兴文知道这个距离是可控的,每个城池之间的距离足够他们行进到下一站补给的了。

    只要不出现意外,怎么都好说。

    在沙漠之中除了天灾,要提防的还有人祸。

    最出名的就是马贼劫匪了。

    和中原的马贼劫匪不同,沙漠的马贼劫匪数量都是相当多的。他们都是成群结队的出没。

    因为他们的目标基本上都是往来的商队。

    而商队的规模一般都会很大,还会请很多的护卫。

    所以马贼如果数量不够多的话是不可能截下商队的。

    所以这里的马贼们更加习惯于抱团。

    抱团使得他们可以紧紧的盯住更大的猎物,抱团可以使得他们无惧任何的对手。

    但是贾兴文不会给他们下手的机会。

    因为安西军的警惕性是相当高的,而且即便是夜间也有轮岗轮守。

    所以只要是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们就会第一时间响应,最后全体进入警戒状态。

    贾兴文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是最为关键的。

    如果他在接下来能够合理的利用自己全部的资源,那么接下来他就能够防备随时杀出的马贼。

    他只希望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把大家带到安西,仅此而已。

    ...

    ...

    东宫。

    太子李显坤近日得到消息,齐王党麾下大将御史中丞裴文道上奏父皇,请求父皇治太子僭越之罪。

    这个手段不可谓不狠辣。

    因为在此之前,不管是太子跟齐王党间如何互相攻击,都没有上升到僭越这个地步。

    僭越是一个相当重的罪,尤其是对皇子宗室而言。

    这意味着太子李显坤将面临相当巨大的压力。

    那么到底是他什么地方僭越了呢?

    其实太子李显坤也相当的困惑。

    因为裴文道在奏疏中说的是太子用了团龙纹的袍服,以及杏黄色的里衣。

    但是按照大周定制,太子是完全可以使用这些东西的啊。

    或者说太子可以用也可以不用。

    至于具体用还是不用,那看太子的心情。

    所以...

    如果太子十分得到圣宠那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这件事甚至都不会有人提及。

    但是一旦太子失势就会有别有用心之人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对太子进行攻击,认为太子这么做其实就是在觊觎皇位。

    毕竟连团龙纹的衣服都穿了,那么接下来一步是不是想要穿龙袍称帝了呢?

    可以说裴文道这个攻击的点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虽然并没有掌握太子私藏龙袍的事实,但是以一种莫须有的姿态去叩问。

    所以自然会引得父皇,引得满朝文武想入非非。

    这一下子可谓就是掀起了大的风浪了。

    在这种情况下太子李显坤到底能否稳得住局势,那可真的是让人很困惑了。

    “唔...”

    此时此刻,太子李显坤的情绪非常的低落。

    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想好要走的每一步。

    因为哪怕只是一步走错,接下来都有可能会面临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父皇的心态其实一直都是相当难以琢磨清楚的。

    偏偏裴文道在这个时候出击,将一个看起来不是把柄的把柄送到了父皇的面前。

    所以父皇接下来会怎么做就是太子非常关注的一点了。

    如果接下来父皇能够对此事冷处理,任由这件事冷下来,那么太子李显坤觉得就不会太有危机感。

    但是如果父皇并没有选择冷处理,而是选择将此事肆意宣扬的话,那怕是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所以此时此刻,李显坤知道自己一定不能太过盲目了。

    这个时候他必须要非常的具有针对性才行。

    不管是对父皇还是对齐王,亦或者是对着满朝的文武。

    这个时候他都必须要极为的具有针对性才行。

    太过盲目的话,就会被人抓住把柄。

    这一次的把柄可是致命的,可是连他的太子身份都不一定能够保得住的。

    毕竟太子虽然是国本,但是也只是储君。

    如果太子造反,那就失去了继位的合法性。

    如此一来父皇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废除李显坤的太子之位了。

    所以其实太子要做的就是防止被人抓住他谋反的罪证。

    只要能够避免这一点,那基本上李显坤就不需要有过于担忧的情况。

    难啊,李显坤觉得自己这个时候真的是无比难,相当难的。

    但是即便是再难也没有办法。

    这个时候他只能自己去抗,拼命去抗了。

    这个时候如果去退缩的话,那是真的有可能会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的。

    这个时候李显坤虽然很慌张,但是他告戒自己必须要冷静下来。

    现在已经到了他跟齐王争夺储君之位的最关键时刻,这个时候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把这口气泄掉的。

    “唔,来人啊,请冯大人来一趟东宫。”

    在遇到问题的时候,目前李显坤都会更加希望来找冯昊来商议。

    因为在太子李显坤看来,冯昊是一个相当足智多谋的人。

    冯昊也总是会给太子李显坤惊喜,总是能够给到他一些非常好用的计谋。

    基本上接下来太子李显坤只要按照冯昊的套路来做,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当下的局势,也必须要仔细的走好每一步了。

    只要有一步走错,那接下来的后果可谓是相当严重的了。

    “唔...”

    此时此刻,太子李显坤也必须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

    ...

    ...

    回到竹楼之时已经是夜半时分。

    对赵洵来说这一天还没有终结,因为他还要熬夜赶稿子。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无比充实啊。

    赵洵苦笑一声之后很是无奈的坐在了桌桉前。

    虽然熬夜赶稿子非常的痛苦,但是一想到能够赚到不少的银子,他还是感到相当的兴奋的。

    “唔...”

    此时此刻的赵洵确实是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休整的。

    但是休整并不意味着完全的躺平。

    躺平当然也是休整的一部分,但是更多时候的休整指的是换个心情。

    比如说之前赵洵都在修行,现在开始突然改成写戏本,那不就是换了一个心情吗?

    而人在换了心情之后,整体的状态就会有一定的变化,整体的心情也会越来越好的。

    “来吧,既然肯定是要写的,那不如直接干脆一点。不要磨叽了。”

    此时此刻,赵洵的心态还是掌握的相当不错的。

    他提笔蘸墨,随后开始挥毫。

    内容都已经掌握在了他的脑子里,所以根本不需要过多的去思考。

    赵洵要做的就是努力的做好细节。

    只要他能够把细节做到极致,那么接下来就能够拥有一个相对还算是不错的状态。

    赵洵其实一开始想写救风尘也是一时兴起。

    但是没有想到救风尘会如此之火,看来爱情题材的小说戏本总归是有大批受众的啊。那以后赵洵也可以多在这个方向努努力,争取多写一些精品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