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境训练

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境训练

 热门推荐:
    在赵洵的口令下,终于剑冢中有宝剑开始晃动了。

    一开始是一根宝剑飞出,随后是两根、三根...

    当看到如此多的宝剑飞出的那一刻,赵洵内心真的是无与伦比的快乐。

    那是一种根本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感觉。

    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快乐。

    赵洵是真的快乐,赵洵感觉到自己在剑道修为上有了极大的突破。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一个人,那就是竹林剑仙姚言。

    不得不说,姚言在很多细节上都表现出来了不一样的地方,姚言在很多细节上都够给予赵洵很重要的指导。这一点真的是无比重要无比关键的。要知道很多时候人们之所以会觉得困惑,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人言传身教,就是没有人给予一定的高强度的指导。

    这就会使得新人变得很困惑,使得新人不能明白到底接下来该怎么做。

    但是一旦有了指导那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有了指导之后一切就变得无比的顺利,一切就变得水到渠成了一般。

    至少赵洵认为是这样的。

    在他看来很多事情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只要努力的去练习终归是会有所回报的。

    回报的并不会像想象中的那么慢,只会来的无比的轻松,无比的惬意。

    “姚剑仙,我这算是可以了吧?”

    小小获得了一些成就之后,赵洵还是希望能够从姚言那里获得一些肯定的。

    毕竟他现在的状态并不能算是稳定,最需要的却是鼓励。

    如果这个时候姚言能够给予他一些鼓励的话,那么至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赵洵是能够保持一个相对完美的状态的。

    这一点真的很关键。

    因为如果不能够有一个好的心态,那状态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很多事情都是相辅相成的,只求因不求果,和只求果不求因都是不正确的。

    “嗯,作为剑道新人,你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不过考虑到你之前有过用刀的经历那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呃...”

    意思是,用刀跟用剑其实也是有相通的部分的?

    这一点倒是跟三师兄龙清泉说的很相似啊。

    赵洵仔细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其实很多时候人们的判断力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因为他们会因为主观客观的原因从而导致判断失衡。

    但是赵洵其实已经在尽力的避免类似的问题了。

    因为在他看来一个正常的人是应该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的。

    一旦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整体的节奏都会出现问题。

    “所以我接下来还要这么练习吗?”

    “当然。”

    姚言毫不犹豫的说道:“你现在还只是小有所成,接下来要提升的还有很多呀。”

    他顿了顿道:“至少之前学习到的东西还是要进行巩固的,要不然很难保持在一个完美的阶段。”

    姚言的判断还是相当靠谱的。

    “嗯,好,那我一切都听姚剑仙的。”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他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对了,那就是抱紧姚言的大腿。

    姚言绝对是一个靠谱的师父,在加上姚言的剑道修为摆在那里。如果赵洵不抱紧姚言的大腿的话,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赵洵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自己在剑道上的想象力。

    目前来说,有姚言的加持之下,赵洵要做到这点并非是什么难事。

    有意思啊,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此时此刻,赵洵无比的期待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

    ...

    ...

    回到了竹楼之后,赵洵准备稍稍午休一下。

    这也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那就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定是要午休的。

    一旦有了午休,那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是完全不同的。

    有午休的人和没有午休的人,那个精神状态是只一眼就能够看出的。

    先睡觉吧。

    并不要太久,半个时辰足以。

    这一次赵洵倒是没有做梦。

    一觉醒来,发现李太平就在身边。

    “唔,怎么了?”

    在赵洵的印象之中,李太平很少是会像今天这个状态的呀。

    这是怎么了?

    “赵郎,我,奴家...”

    此时此刻李太平却是紧紧咬着嘴唇,显得是十分的凄苦。

    “乖,慢慢说。有我在,不怕,不怕的啊。”

    “我有点担心父王。”

    李太平犹豫了片刻,还是咬着嘴唇说道。

    “呃...”

    听到这里之后赵洵多少觉得有些尴尬。

    李太平的担忧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最近长安城中闹的最沸沸扬扬的一件事就是太子党跟齐王党之间的斗法事件了。

    双方党羽互相开撕,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甚至连太子、齐王两尊大神都亲自下场。

    看这样子绝对是不能善了的。

    李太平在这个时候担心齐王也是相当可以理解的。

    但是...

    赵洵这个时候是绝不会出手相助的。

    赵洵曾经发过誓,皇家的这些破事他是一件都不会去管了。

    不管是太子还是齐王,不管是谁...

    这些都跟赵洵没有任何的关系。

    好端端的,赵洵为啥要去管这些破事呢?

    那不是徒增烦恼吗?

    但是李太平心里肯定是会觉得不舒服的啊。

    毕竟齐王是他的生父,于她有生养之恩。所以很多时候,李太平是需要有这么一个情感寄托在的。

    所以赵洵现在也很为难啊。

    “没事的,都会过去的。不论是太子还是齐王表现的过于强势,显隆帝肯定会插手的。他不会坐视一家独大的。”

    “呃...”

    赵洵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李太平,只得用这种方式。

    其实他说的也没有什么毛病。

    显隆帝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家独大的,只要稍稍有这种苗头,那么接下来就会进行人工干预。所以也不用过于的担心。

    至少在赵洵看来,只要显隆帝不挂掉,基本上朝堂不会掀起什么大的风浪。

    哪怕是太子跟齐王表面上斗的再凶再狠,最后都会归于平静。

    但是如果显隆帝哪一天突然暴毙,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这意味着一切的平衡被打破,太子和齐王自然是要死斗到底了。

    当然这种话赵洵是肯定不能跟李太平说的。

    要是赵洵说了,那李太平肯定是会更加担心的。

    所以赵洵只能尽可能的往好的方向说,只能尽可能的往让李太平心安的地方说。

    很多时候赵洵都必须要尽可能的做到极致。

    至少到目前为止,赵洵觉得自己作的还是相当不错的。

    至少他现在还能够稳住李太平的情绪。

    至于之后的事情,谁又能够说的好呢。

    赵洵并不知道之后的事情会向哪个方向发展。

    但是至少看起来应该不会太离谱的对吧?

    “好了好了没事情的,都会过去的。”

    “赵郎,我有的时候真的好怕,我有的时候会梦见父王浑身是血的站在那里,他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看,我好怕,好怕...”

    “呃...不会的不会的,一切都会好的。梦中都是反的,不用去信的。”

    赵洵是真的心累啊。

    他还能够怎么说?

    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不管怎么说,都无法让李太平完完全全的安静下来。

    此时此刻的李太平是真的很难很难啊。

    此时此刻的赵洵是真的很累很累啊。

    他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够让李太平心安呢。

    “相信我,太平。”

    赵洵澹澹道:“一切都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赵洵轻轻的拍了拍李太平的肩膀道:“睡上一觉,一切都会忘记了。”

    ...

    ...

    安抚好了李太平的情绪之后,赵洵再次离开了竹楼。

    他这一整日的日程还是被安排的很满的。

    虽说暂时结束了跟姚剑仙的训练,但是他还是要去跟三师兄龙清泉进一步的强化轻功训练的。

    目前来说赵洵的轻功已经小有成就。

    但是很多时候轻功是需要不断巩固的。

    只要在某些方面稍稍出现一丁点的问题,那么接下来就会被无限放大。

    所以赵洵是肯定不敢掉以轻心的。

    对他来说接下来的每个细节都需要仔细的考量。

    但凡出现了问题那都是大问题。

    赵洵肯定是扛不起这么多的问题的。

    所以...

    加油吧少年,至少不要再出现那些不靠谱的问题了。

    等到赵洵找到了三师兄龙清泉之后赵洵就发现了一件很是神奇的事情。

    那就是此时此刻,三师兄龙清泉又开始格竹子了。

    好家伙,这真的阶段性的工作吗...

    每隔一段时间,三师兄龙清泉就会喜欢格竹子,每隔一段时间三师兄龙清泉就会厌倦格竹子。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确实也体现了某些方面三师兄的可爱。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个好的兆头啊。

    真的是妙哉,妙哉。

    赵洵知道很多时候还是要拿出一个绝无仅有的姿态来的。

    能够拿出这个姿态来,那么接下来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会变的相对简单的多。

    但是如果无法拿出这个姿态的话,那么在很多层面都会处于一个相对被动的状态。

    赵洵肯定是不希望自己处于一个相对被动的状态的。所以面临很多局面,他都会主动出击。

    比如说现在。

    赵洵毫不犹豫的走到了三师兄龙氢气罐的身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三师兄啊。准备好了吗?”

    “嗯?小师弟?准备好什么啊?”

    “准备好开始训练轻功了吗?”

    “啊你是在说这个啊。我正在格竹子呢啊。没有空。”

    三师兄龙清泉毫不犹豫的说道。

    “呃...”

    一时间赵洵直是相当的无奈。

    好家伙,三师兄这也太直接了一些吧,完全是没有任何的藏掖没有任何的委婉啊。

    这样真的会让赵洵在情感上觉得相当的难以接受的啊。

    “哎呀,三师兄啊。这格竹子的话真的是在任何的时候都能够格的啊。格竹子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可是轻功一日不练习肯定会下滑的啊。”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我底子很厚,所以即便是轻功出现了些许下滑其实也没有什么所谓。倒是你小师弟,你的轻功底子太薄了,所以几日不练习就肯定是会出现下滑的。所以我倒是建议你要抓紧时间练习呀。”

    “...”

    赵洵心道我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可问题是我现在在劝说你做我的陪练啊。

    练习轻功这种事情有陪练和没有陪练那结果完全是不一样的。

    有陪练的话,尤其是有一个靠谱陪练的话,你可以请他去做领跑,然后你只要跟跑就是里。

    但是没有陪练的话,问题就相当的大了。

    你得自己去跑,没有节奏的话,接下来的后果可以说是相当的严重的。

    很多时候节奏感这个东西真的不是说说玩的。

    一旦变成了无头苍蝇,那接下来的结果可谓是致命的。

    赵洵正是因为深知这一点,所以他相信必须要有一个带头大哥在,而三师兄龙清泉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很好的带头大哥。

    所以赵洵要求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出任带头大哥来给他领跑,那其实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可惜啊可惜,可惜三师兄龙清泉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此时此刻的三师兄龙清泉还完全沉浸在格竹子的个人节奏之中。

    赵洵这个时候当然有些无奈了。

    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还是要做一点什么事情的。

    他必须要做一些事情,这样才能够保证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要不然的话...

    就按照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架势,怕是能够一直格竹子格到晚上。

    这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啊。

    “呼...”

    “三师兄啊,我觉得我们还是首先要把注意力放在练习轻功上。格竹子一会我再来陪你一起格好不好?”

    见硬的不行赵洵只能来软的了。

    三师兄龙清泉是一个十分着名的顺毛驴。

    只要你顺着他的意思来,那怎么都好说。

    但是你逆着他的意思来,多半收获的结果并不会是那么的理想。

    所以此时此刻,赵洵想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满足三师兄龙清泉的愿望。

    当然是建立在一定条件之下的啦,不可能任由三师兄龙清泉随心所欲的去做。

    所以很多时候,情感就是如此微妙的事情。

    有的时候你明明能够去做一件事情。但是碍于各种事情你又不能去做。

    赵洵现在要学习的就是好好的拿捏把握这个度。

    只要他能够把握好这个度。那么将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其实还是能够小有所得的。

    很多时候度真的太关键了。

    把握不好的话,一切都是白搭。

    “好吧。”

    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和慎重的思考之后,最终三师兄龙清泉还是答应了赵洵的请求。

    赵洵此刻内心真的是无比狂喜的。

    要知道三师兄龙清泉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他能够答应那真的是最近赵洵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对他来说,只要能够确保一切顺遂,只要能够确保一切在朝着正确的轨道上行进那真的就是最好的事件。至于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细节,老实说这些目前都不是赵洵所关注的事情。

    只要一切能够发展好,只要一切能够按照计划稳步的推行,哪怕是在细节上出现了一些小的偏差,赵洵也是觉得还好,也是觉得可以接受的。

    “走,我们说走就走。”

    赵洵生怕三师兄龙清泉会反悔,连忙拉着三师兄龙清泉就往外走。

    对他来说当下的局面其实是相当复杂的。

    如果不能够很好的处理好一应的事宜,其实变数还是有的。

    赵洵脚下生风,拉着三师兄龙清泉不断向前走去。

    三师兄龙清泉一时间也有些哭笑不得。

    好家伙,小师弟这个样子是抽风了吧,还是打了鸡血?

    怎么感觉突然之间小师弟就变得元气满满了呢?

    难道所是最近小师弟一直在跟着姚剑仙学艺被忽悠了?

    要知道姚剑仙也是一个喜欢打鸡血的人。

    经常没来由的就会做出一些令人无比困惑的事情。

    所以对龙清泉来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其实才是最为关键的。

    如果接下来他能够很好的掌控好节奏,如果能够很好的处理好一切。

    那么他就有可能把赵洵掰过来。不能再这么打鸡血了啊。要心平气和,岁月静好。

    既然龙清泉在此时此刻是主导者他就觉得自己有这个责任。

    在更多的时候小师弟其实充当的是一个跟随者的角色。

    既然是跟随者,那么在很多时候小师弟要做的就是学习。

    学习学习再学习。

    龙清泉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要拿出一些能够表现出自己个人气势的东西了。

    如果做不到这点,那就无法让小师弟赵洵老老实实的听话。

    有的时候个人的权威性真的是在一些细节的地方体现出来的。

    反正龙清泉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要想让小师弟完全的听话,他多少要表达出一些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来。

    “咳咳咳...”

    三师兄龙清泉清了清嗓子,随即接道:“小师弟。我们今天要练习的是轻功对吧?”

    “对啊,三师兄怎么了?”

    “既然是练习轻功,那应该是我说了算对吧?”

    “当然了,当然是你说了算了。三师兄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三师兄龙清泉的表现一时间让赵洵是觉得困惑不已啊。

    按照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状态,赵洵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了。

    “好,那你就跟着我的节奏来。我来领跑。”

    “好呀好呀。”

    赵洵要听的就是这句话。

    只见三师兄龙清泉开始运了运气,随即就开始跑了起来。

    赵洵也没有任何的含湖,完全就跟在了三师兄龙清泉的身后。

    可是...

    可是赵洵怎么感觉哪里似乎有些不对劲呢...

    他感觉三师兄龙清泉今日的速度似乎比之以往要下降了不少。

    难道是他的错觉吗?

    不应该啊。因为如果按照以往三师兄龙清泉的速度,赵洵要想跟上那就必须要使出全力,而且会感觉非常的艰难非常的吃力。

    但是今天赵洵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所以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一时间赵洵觉得无比的疑惑啊。

    “三师兄...”

    “嗯?”

    “我有一个问题不值当讲不当讲。”

    “你说。”

    “为啥我感觉最近你的速度下降了呢。按照以往的话,你开启全速模式的话我是完全不可能跟的上的。但是今天似乎我轻而易举的就跟上了呢。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呃...”

    龙清泉见状也是颇有些尴尬的。

    “不会吧不会吧,这么轻松就被跟上了?”

    “对啊,我甚至都还没有使出全力,可是我就是很轻松的跟上了啊。”

    赵洵确实表现的相当的困惑。

    按照他目前的状态来说,要想跟上三师兄龙清泉那真的不是一般的难。

    可是他确实跟上了。

    “会不会是你跟着姚剑仙训练的这段时间,速度上面又有了精进呢?”

    三师兄龙清泉毫不犹豫的又提出了一种可能。

    “呃...其实倒是有这种可能。”

    赵洵自己想了想,觉得三师兄龙清泉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不过...”

    赵洵无奈的笑了笑道:“但是即便是我有提升,那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可以媲美三师兄的地步吧。所以我觉得是不是三师兄你刻意的留力了呢?”

    虽然知道这个问题问出来会稍稍显的有些尴尬。

    但是赵洵也没有办法啊。

    他真的得问必须得问。

    如果他不把这个问题问出来的话,那心里是会很憋屈相当憋屈的啊。

    难受,真的是太难受了。

    此时此刻赵洵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一般的难受。

    所以他必须要说出来。

    至于接下来三师兄龙清泉会怎么做,就不是眼下赵洵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现在赵洵必须要首先保证他的问题能够有人回答。

    这之后才是考虑其他的问题。

    “呃...”

    果不其然,此时此刻三师兄龙清泉面上露出了极为尴尬的神色。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刻意留力呢。哈哈哈,小师弟,你真会说笑。我刻意留力有什么好处?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赵洵明白了。

    要知道他可是分析解析微表情的专家。

    所以对他来说,当下三师兄的微表情所展露出来的一切其实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仅仅就目前而言,三师兄肯定是说谎了。

    这一点是母庸置疑的。

    “三师兄你看着我的眼睛。”

    “呃...”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果然不敢跟赵洵对视,哪怕是在赵洵的一再要求下最终对视了,其实也是表现出了一种飘忽不定闪烁不定的眼神。

    其实这已经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说明一些问题了。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肯定,三师兄龙清泉肯定是说谎了。

    好嘛,想不到三师兄龙清泉也会说谎,想不到堂堂三师兄竟然也会说谎!

    此时此刻,赵洵心道,果然任何人都不能是完全信任的!

    “三师兄,你说谎了对不对。”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顾及所谓的情感。

    不然肯定是会出大问题的。

    “呃,哪有哪有...”

    三师兄龙清泉的眼神明显有些闪躲。这被赵洵敏锐的捕捉到了。

    “三师兄,看着我的眼睛!”

    “呃...”

    这再一次的对视之后三师兄龙清泉却是完全的败下阵来了。

    赵洵表现的实在是太过强势了,如此之强势确实是在相当程度上表现出了一个强人所应该具有的姿态。

    尤其是在三师兄龙清泉这位老大哥的面前,赵洵展现出来了绝无仅有的态度。

    这个态度真的是太关键了。

    很多时候态度是决定一切的。

    你强他就弱,你弱它就强。

    这是一个相当浅显的道理。

    果然当赵洵表现的稍稍显得有些强势之后三师兄龙清泉的态度立刻就软了下来。

    “呃,小师弟,其实我觉得吧,倒是没有那么有必要...”

    “没有那么有必要什么?”

    赵洵的眼神陡然一寒。

    “既然是修行,那自然是要拿出自己百分之百的状态,自然是要把自己全身心的都调动起来。如若不然的话,那我们训练还有什么意义?如若不然的话,那我们训练岂不是就成了一句空话?反正在我看来既然是要训练,那就是要拿出自己的最佳状态,要不然的话,还不如不练呢。”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够有任何松口。这个时候如果他能够表现的相对强势一些,那么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他就能够掌握绝对的主动。

    绝对的主动能够带来绝对的力量。绝对的主动能够带来绝对的领导地位。

    此时此刻,三师兄龙清泉的态度其实已经出现了一些松动和软化。

    赵洵目前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抓住这个机会。

    “呼...”

    果不其然,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泄气了。

    赵洵敏锐的抓住了这点,随后开始加强进攻。

    “三师兄啊三师兄。你想想看,我们目前所承受的这些,难道不是相当的有压力吗?外有腐蚀者步步紧逼,如果我们还不能够给自己紧上这根弦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的啊。”

    “呃...”

    三师兄龙清泉直是被赵洵的这一番套路彻底的给搞蒙蔽了。

    只能说赵洵实在是太强势了,完全就不给三师兄龙清泉任何的机会。

    自始至终态度拿捏的可谓是恰到好处,赵洵完全的掌控住了节奏。而三师兄龙清泉的状态把控其实一直是有一定问题的。

    他并不能够把节奏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相反,他的节奏已经完全失去了。此时此刻完全是赵洵在掌控节奏,而龙清泉只是被赵洵牵着鼻子走而已。

    太难了太难了。此时此刻龙清泉觉得自己真的是太难了。

    人生为何会如此艰难呢?

    此时此刻他真的是要扛不住了呀。

    “好吧,我承认我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没有尽全力。主要是我觉得小师弟你最近的状态有些太过了。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姚剑仙影响的原因,但是我觉得一个人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其实是不太好的。你想想看啊,一个人一直这样的状态,那就意味着他的力道是没有收放的。是一直张开的状态。而一个人的真气一个人的精气神其实是有限的。如果无法保持收放自如的话,那迟早有一天是会崩溃的啊。”

    “呃...”

    听到这里之后赵洵的心情很崩溃。但是不得不说,三师兄龙清泉说的其实也是相当有道理的。

    但是他不能听啊。因为他要坚持自己的观点啊。

    要是他这么轻易的就被三师兄龙清泉给说服了那还了得。

    “不是的不是的。并不是姚剑仙影响了我的状态。而是我觉得自己之前一段时间的状态确实是有些太过的佛系了。所以我想要改一改,我希望自己能够尽快的恢复一下状态,能够尽快的变成那种完完全全的打了鸡血的状态。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人们对于打鸡血这个词有些误解。我觉得打鸡血完全就不是一个坏词啊。相反打鸡血是一个相当好的词。有了打鸡血之后整个人状态就好了很多,就能够更加积极的面对人生面对生活。三师兄啊,难道你不觉得人生需要一个相对积极的态度吗,难道你不认为人生需要不断的奋进向前吗?难道你觉得浑浑噩噩的人生就是你想拥有的吗?不会吧不会吧?我相信三师兄你一定不是这么想的吧?”

    论嘴炮,赵洵从来没怂过,更是从来没输过。

    哪怕是面对嘴炮小王子三师兄龙清泉,赵洵觉得自己仍然是能够具有一定的优势的。

    关键是看他接下来想要怎么说。

    如果赵洵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掌控节奏。

    那么即便是三师兄龙清泉怕是接下来也只能够甘拜下风。

    赵洵并不认为自己会输,只要他把控好自己的节奏,那么三师兄龙清泉就一点机会也没有。

    果不其然,面对赵洵如同雷霆风暴,如同水银泻地一般的攻势,三师兄龙清泉是完全招架不住啊。

    此时此刻的三师兄只觉得头皮发麻。

    小师弟真的是太能说了太会说了。

    在这么一刻他就完完全全的像是一个配角。

    他只需要安安静静的站在这里听着赵洵说就是了,因为反正他也插不上什么话。

    赵洵当然知道这个时候他要表达的强势一些。

    因为只有他表达的强势了,三师兄龙清泉才能够跟着他的节奏走。

    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赵洵就在尽可能的展现出自己的强势一面。

    不论是从言语还是神态还是肢体动作上。赵洵都要让三师兄龙清泉明白谁才是真正的王。

    此时此刻,赵洵是真的悟了。

    “三师兄啊,我知道你心里觉得过犹不及。但是很多时候不是我们自己想要这么做,而是生活逼得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啊。生活是一把杀猪刀。生活是一把让人无情的向前的推动力啊。我们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们就很可能会被人淘汰。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赵洵顿了顿道:“何况,我们现在也只是维持之前的强度啊,并没有做过多的要求,并没有做过多的提升啊,如果连这点我们都保证不了,不能够决定的话,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保持一个完美的状态?”

    赵洵此时此刻已经是上头了,所以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相当的具有气势的,逻辑上也是绝对可以连得上的。

    此时此刻,三师兄龙清泉在他的面前就真的像是一个木偶,完全没有展现出一丝一毫书院三弟子的强势性。

    “啧啧啧...”

    一时间赵洵能够感受到三师兄眼神中的那种迷离的感觉。

    此时此刻三师兄应该是真的很困惑吧。

    当然,赵洵无意打扰三师兄的状态。

    他只是希望三师兄能够拿出领跑者的态度来,仅此而已。

    毕竟三师兄领跑的并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是在给赵洵创造机会啊。

    赵洵无比的希望三师兄能够领跑,无比的希望三师兄能够在接下来拥有一个相对积极的态度。

    “小师弟啊,听君一席话,胜过一席话。”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感慨道:“好吧,那我接下来可要使出全力了啊。你可得千万跟上。你如果跟不上的话,那可就不是我的问题了。”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的表态还是相当有意思的,直是要把赵洵都给逗乐了。

    好家伙,三师兄你还是好好的管管自己吧,反正我是应该不用你在这里瞎操心瞎担心的。

    “没问题三师兄呀,你就放心好了。只要你拿出全力去奔跑,那我是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去跟上你的。你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我的速度也不慢啊,跟上你还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呃...”

    一时间三师兄龙清泉有些错愕。

    虽然以前的那个小师弟也很自信,但是应该还没有自信到这个程度吧?

    这跟着姚剑仙训练了一段时间之后,是真的状态大变了啊。

    此时此刻的小师弟,那真的是自信心爆棚啊。

    三师兄龙清泉也不知道这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他也不敢随意的评论。

    但是仅仅从细节来看,赵洵确实是已经做到了他能够做到的极限。

    “那就好,那就好。”

    这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苦笑了两声,便开始彻底的催动自己的真气,开始了飞奔模式。

    赵洵一下子就感觉到强度上来了,自然是相当的兴奋。

    对他来说现在要做的就是跟上三师兄龙清泉的节奏。

    只要他能够跟上节奏,他就能够慢慢的适应这个高强度。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确实会觉得压力很大有些不适应,但是慢慢的其实就好了。

    人嘛。不管是做任何的事情,其实都是有一个适应的过程的。

    只不过有的人适应的快,有的人适应的慢。

    但是不管是适应的快的人还是适应的慢的人,基本上最终都能够适应。

    凡是那些最终也不能够适应的人,基本上都被客观的环境所淘汰了。

    赵洵坚信自己肯定不是被淘汰的人。

    所以对他来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尝试去提升自己的极限。

    这并不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至少在赵洵来看是如此。

    只见三师兄的步频越来越快,赵洵已经开始有些气喘吁吁了。

    不得不说轻功绝对是一个消耗性极大的功法,因为你不仅仅需要短时间内的爆发,好需要长时间保持在一个良好的状态。

    只有长时间保持在一个良好的状态,才能够健步如飞。

    如此对于身体的消耗绝对是巨大的。

    “小师弟,如果觉得吃力的话就尽可能多的逼出一些真气来。”

    此时此刻,三师兄龙清泉开始十分耐心的给赵洵做起了指导。

    “好...”

    赵洵也知道接下来的环节可谓是相当的关键,所以开始十分认真的练习了起来。

    对他来说,如果接下来能掌握所谓的精髓的话,那么确实有可能直接原地起飞。

    毕竟对他来说底子是不差的,又有三师兄这样的顶级大拿做陪练。

    现在赵洵要做的就是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

    自己的心魔其实是一直存在的。但是要想克服其实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关键是要看能够做到什么地步。

    赵洵觉得他还是很有机会能够一步到位的。

    既然有机会能够一步到位,那自然没有理由拖拖拉拉。

    很多时候人的状态就是需要不断的调整才能够达到一个极值。

    而在达到极值之后一切的一切其实就都相当的顺遂了。

    赵洵努力的将自己的真气逼出,这是在身体出现巨大消耗的时候一个辅助的方法。

    有了真气的辅助之后,那种巨大消耗带来的冲击感就不会那么的强烈。

    至少此时此刻赵洵确实觉得稍稍好受了一些。

    至于到底能够帮到他多少,其实赵洵内心也不是很有底的。

    “来吧,既然要好好的练习轻功,总归还是要有突破的地方的。我坚信自己可以突破极限。”

    赵洵是一个十分喜欢去挑战极限的人。在他看来,人只有不断的去挑战自己挑战极限,才能够全面的达到一个相当高的高度。

    “来吧,战胜你自己,克服自己的极限吧。”

    ...

    ...

    不得不说三师兄龙清泉真的是轻功行家中的行家。

    在细节的处理上把控上三师兄龙清泉真的是无比强大的。

    赵洵已经在竭尽全力的去操控了,可还是无法完全的跟上三师兄的节奏。

    尤其是在三师兄龙清泉火力全开,速度全开之后,赵洵发现他要想跟上那个难度是越来越大了。

    好难啊,真的好难啊。

    这是此时此刻,赵洵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对他来说这个难度确实是相当大的。

    要想保证长时间的处于一个完美的节奏当中基本上是不现实的。

    “啧啧啧...”

    赵洵能够做到现在的这一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三师兄啊,可以了吧。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继续保持这个强度的话,身体真的是有些吃不消啊。”

    赵洵可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他是真的觉得眼下的强度有些扛不住了。

    三师兄龙清泉保持了一个相对完美的姿态,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好,那就休息休息。”

    说罢三师兄龙清泉停了下来,毫不犹豫的在一块大石头上躺了下来。

    呃?就这么随便吗?

    这一瞬间赵洵倒是真的被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再怎么说,三师兄也应该是一个讲究人啊。

    看这个样子,似乎是不想要讲究了?

    不应该啊...

    但是既然三师兄都这么做了,赵洵要是还矫情的话,无论如何也有些说不过去了。

    所以赵洵就毫不犹豫的走到了三师兄所在的地方,径直躺了下来。

    不得不说,真爽啊。

    这真的是一种奇特的感觉,一种能够让人彻底放空的感觉。

    在那么一瞬间,赵洵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幸福的。

    “真的好幸福啊。”

    “啧啧啧..”

    “小师弟,你现在的轻功本领其实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但是还有些难以长时间的维持在一个高强度上。所以我觉得你还带再练练。只要接下来能够保持住,那基本上就能够大成了。”

    “哈哈哈,是真的吗?要是这样的话,那我这轻功岂不是成了最佳状态了?”

    赵洵目前最想要提升的就是轻功,如果恰好轻功能够在这个时候打成的话,对赵洵来说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个好消息了。

    这就好比想要睡觉就有人给递枕头。那种喜悦的感觉真的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

    “啧啧啧,是的呀。反正你是我见过所有人当中天赋最高的。”

    三师兄龙清泉毫不犹豫的双手一摊道:“反正我向来都是实话实说的,你现在的状态真的已经是相当好的了。小师弟啊,你只要能够保持住,那么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够成为整个书院最为强势最为全面的新人。”

    嗯?

    赵洵听到前半段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可是听到最后的时候整个人直是愣了一愣。

    什么叫做,最全面最强势的新人?

    整个书院当中其实也没有多少新人的啊。

    仔细数一数的话,好像也只有赵洵一个新人吧?

    那可真的是太尴尬了,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了。

    赵洵一时间直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只觉得自己相当的无奈呀。

    但是即便是再无奈那也得忍着。毕竟这是三师兄龙清泉说的话。

    “三师兄啊,我其实一直有一点弄不明白,那就是我们要怎样才能够确保能够全面的提升修为实力呢。你看我们不管是在训练哪一项修为法术,基本在这个时间段内也只会去训练这一种,对于其他的类别那是根本没有去触碰的。所以遇到了这种情况之后,你也不可能指望着这些法术自己就能够精进啊。”

    “当然不能指望这些法术自己精进。”

    龙清泉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

    “但是其实你某一项法术精进了之后对于其他法术也是有带动作用的。这个带动作用还不小。”

    “啧啧啧...”

    听到这里之后赵洵似乎有些悟了。

    “也就是说我虽然练习的是剑法,但是其实对轻功也是有促进作用的,反之亦然对吧?”

    “是的。其实这些功法之间都是有着相辅相成的作用的。乍一看上去或许会有些觉得尴尬,实在不然。只要你习惯了之后,那种互相的促进作用就会越来越明显。”

    “唔...”

    赵洵似懂非懂道:“那要是这样说的话,岂不是说我们随时都有可能会取得全面的提升了?”

    “是这个样子的啊。具体的话要看运气。运气好的话,那提升的速度确实是相当快的。”

    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道:“但是运气不好的话,恐怕你就真的只能一项一项的去练习了。这个练习的过程就可以说是相当漫长的了。要想保持长时间的修炼,基本上就需要极大的定力,不过你的定力应该是在年轻人当中算是相当不错的。所以我觉得你可以不用担心定力方面的问题。”

    “至于其他的嘛...”

    三师兄龙清泉话锋一转道:“你虽然不用担心定力方面的问题,但是其他方面还是要多留心一些的,最明显的其实就是你的意志力容易被外敌入侵这一点。”

    “三师兄你说的是我经常我做噩梦,梦境被入侵吧?”

    “是的。梦境被入侵其实就是识海被入侵的问题。说白了,还是你的意志力不够强大。如果你的意志力足够强大,已经达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那么就算是境界再强大的人,要想入侵你的识海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

    “呃...”

    赵洵听到这里,基本上已经有些悟了。

    这些个道理看似复杂,其实也是相当的简单的。

    只要能够掌握精髓精准把握,其实就会发现是相当的简单的。

    至少在赵洵看来,这并不算是什么顶天的难事。

    “嗯,所以我就需要不断的去锻炼自己的意志力对吧?”

    “是的。”

    “那么什么方法是能够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意志力呢?”

    “让自己处于幻境之中,不断的受到幻象的攻击。这种攻击不仅仅可能是手脚上的,还有可能是精神上的,言语上的。”

    三师兄龙清泉双手一摊道:“所以啊你可要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在这个过程当中,你真的是有可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情况的。”

    “唔...”

    赵洵心道不就是锻炼意志力嘛,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了。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

    有的时候人还是需要拥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的。

    锻炼意志力是走向更高境界的必经之路,所以赵洵觉得自己就完全没有理由去躲避。

    至少从现在看来,他还是非常希望能够在这个领域获得较大的提升的。

    真的提升之后也能够全方位的帮助他变强。

    “啧啧啧,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呀。”

    “来吧,想不想要开始练习一下?”

    “啊?这么快?这么突然的吗?”

    赵洵心道三师兄这个性子还真的是没谁了啊。

    他可真的是毫无准备啊。

    “唔...”

    一时间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道:“是的啊,现在真的已经是差不多好了,我觉得小师弟你可以准备一下了。”

    “好吧。”

    赵洵心道好家伙,我总共还没有休息多长时间呢,这就准备开始了。

    罢了罢了,早些开始也能够早些结束。

    既然早晚都得经历,那早点经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这样至少从适应性上来说是完美的。

    赵洵当然是希望能够更好的适应这一切的。

    毕竟对他来说适应尽可能多的东西就可以最大限度的提高自己的能力。

    适应尽可能多的东西就可以在面对更多威胁的时候能够有更多的突破的可能性。

    唔...

    “来吧...”

    赵洵此时此刻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那好,我要开始施法幻境了。”

    赵洵闭上了眼睛,任由三师兄龙清泉开始操作。

    “呼...”

    三师兄此时此刻已经开始念起咒语了。

    这个咒语还是相当古怪的,反正赵洵是全程没有听懂。

    但是其实这个时候听懂与否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很快赵洵就觉得自己周遭有了很多的真气包裹。

    那种感觉跟奇怪,就像是被棉花糖包裹的感觉一样。

    那是一种很蓬松的感觉,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压力,让人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明显的感受到完完全全的放松。

    真舒服啊。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确实是相当舒服的。

    在这种舒服的环境下,赵洵是真的能够待很久很久的时间的。

    “唔...”

    当赵洵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置身于一片幻境之中了。

    这是一种极为真实的幻境的感觉。

    一眼望过去,并不能明显的感觉到幻境的感觉,而是感觉自己置身于真实世界一样。

    这是一座金灿灿的麦田。

    微风拂过,麦浪便开始摇曳。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人觉得相当的惬意。

    赵洵不由自主的走入了麦田之中,他十分享受这种惬意的感觉。

    对他来说能够在麦田之中不断的行走也是一件相当舒服的事情。

    随着他越走越深,他能够听到有人在低语。

    似乎有人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这是什么情况?

    应该不会有人搞错了吧?

    赵洵一时间觉得神情有些恍忽。

    如果是没有人搞错的话,那就是真的有人在喊他了...

    赵洵能够分辨出喊他的是一个女人。

    而且是一个年纪不算是很大的女人。

    二十?三十?最多也不会超过四十。

    大概就是二三十岁的样子吧。

    所以这个女人为啥要不停的呼喊他?

    到底是什么情况?

    赵洵感到错愕并非无厘头的。

    因为他现在完全看不到这个女人的踪迹,只能根据声音来进行判断。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完完全全的错愕感。

    甚至就连这个女人此时此刻在他的什么方位赵洵都无法完全的判断出。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奇特了。

    赵洵不知该如何形容。

    唔...

    一时间赵洵懵逼了。

    好嘛,真就是要来让我迷茫的啊。

    赵洵无奈了,真真切切的无奈,真真切切的迷茫。

    他努力的在麦田中想要寻找着方向,但是他渐渐的发现这是徒劳的。

    这片麦田就像是是一个迷宫一样,赵洵拼命的在迷宫当中行走,但就是徒劳的。

    “呼...”

    赵洵已经在努力的前行了,可是仍然找不到方向感。

    “呼...”

    赵洵不断的通过呼吸来调整自己的气息。

    调整气息是相当关键的尤其是在当下的这种环境下。

    通过调整之后赵洵能够做的事情相当之多,最明显的就是可以通过一种近乎是完美的方式来寻找那个潜在的女人。

    隐藏在暗处的女人。

    此时此刻赵洵靠的不再是自己的视觉、听觉、嗅觉。

    他靠的是气息的波动。

    只要是人就会有气息。

    哪怕是这个女人不是修行者,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也一定会有气息。

    不存在完全没有气息的女人,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此时此刻,赵洵只要寻找附近气息的波动,总能够弄清楚到底这个女人身处何地。

    这一点是相当关键的。

    因为只有当他弄清楚了这个女人身处何地之后,他才能够真真切切的在接下来搞清楚要做什么。

    “呼...”

    赵洵不断的去感受着周遭元气的波动。

    气流的变化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复杂的多。

    此时此刻,赵洵在拼命的感知着这一切的变化。

    但是让他感到无比惊讶的是,他竟然丝毫感受不到这个女人所散发出的气息。

    好奇怪啊...

    按理说不管这个女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有多么的小,赵洵这个品级的修行者是一定能够感受到的呀。

    如果赵洵感受不到的话,那就说明肯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所以这个问题究竟出现在了哪里呢?

    在这个一个瞬间,赵洵真的是无比错愕的。

    困惑的情绪一旦产生,就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困扰着他。

    赵洵就是一个心里面不能装太多事情的人。

    一旦他的心里装了太多的事情。

    那么他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就会变得相当的狂躁。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要知道,一个人变得狂躁就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而此时此刻赵洵觉得自己的压力就相当的大。

    大到什么程度什么地步了呢?

    赵洵感觉此时此刻他快要被压爆了。

    他就像是一个气球,一个随时可能会爆裂的气球。

    只要给到他的压力再大那么一点点,赵洵就真的要承受不住了。

    为什么会这样?

    他为什么要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

    赵洵真的不知道呀。

    他感觉自己是在莫名承受了如此巨大的压力。

    这些压力将他紧紧的包裹起来。

    但是如果是按照三师兄龙清泉的理论,那么这个幻境之所以创立其实就是为了给赵洵压力的。

    因为赵洵的意志力太薄弱了,所以梦境才容易被人侵袭。

    因为赵洵的识海太容易被入侵了,所以三师兄龙清泉打算利用幻境的方式来磨练赵洵的意志力。

    只要赵洵的意志力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得到了一定的磨练。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赵洵就能够得到全方位的提升。

    这一点是相当关键的。

    所以说理论上讲,这个时候赵洵感受到的压力越大,那么接下来对他的好处就越多。

    如果他能够尽可能多的感受到压力。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就能够尽可能的获得突破。

    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如果赵洵真的想要有所突破的话,就必须要忍受现在所承受的这一切。

    最可怕的恐怕是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如果这只是一个开始的话,那么接下来赵洵要承受的就是相当多的压力。

    这些压力会接踵而来,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不断的压在赵洵的身上。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赵洵并不会感受到太过明显的压力。

    但是如果这些压力全部压在赵洵的身上后,那种巨大的压力还是有可能直接将赵洵压垮的。

    好累啊,真的是太累了。

    有那么一瞬间,赵洵明显能够感受到那巨大的压力感。

    那个女人到底在什么地方?

    此时此刻赵洵只想要解决这一个疑惑。

    可是这个女人并没有露面,她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呼唤着赵洵的名字。

    在这一瞬间,赵洵是真的要濒临崩溃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支撑下来的,他真的不知道。

    这种让人绝望无比的感觉,就像是钝刀子割肉一样。

    如果是直接来一刀的话那倒是也罢了。

    偏偏他就是要想钝刀子割肉一样慢慢的折磨你。

    赵洵是真的要被折磨的疯了。

    啊啊啊啊啊。

    赵洵拼命的狂呼吼叫,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和苦闷。

    但是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任何的作用。

    因为在那么一刻,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人做出回应。

    包括三师兄龙清泉也不会。

    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虚拟的幻境世界。哪怕是看起来这个世界再怎么真实,那也就是一个幻境。

    赵洵也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在怒吼狂呼几声无果之后赵洵也放弃再挣扎了。这只是在平白的消耗自己的体力罢了,没有任何的作用。

    ...

    ...

    逐渐冷静下来之后的赵洵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再有任何的情绪化了。

    情绪化并不能够帮到他,反而会让他变得更加的狂躁。

    而这对于他走出困境是毫无帮助的。

    此时此刻赵洵需要做的是尽可能的处于一个合理冷静的心态下,这样有助于他在接下来去合理的分辨出一些细节。

    这些细节有助于帮助他走出这个迷宫一样的地方。

    麦田中实在是太难走出来了。

    单纯的想要依靠人力走出来不太现实。

    赵洵觉得肯定要依靠一些修行者的法术。

    要不然的话,真的是太难了。

    当然此时此刻赵洵也没有真正的泄气。

    因为他知道这其实其实三师兄用来锻炼他考验他的一个幻境而已,幻境中的一切都是幻象。

    既然是幻象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接下来赵洵只要能够合理的进行一番规划,合理的进行一番操作,那么接下来总归是能够走出去的。

    无外乎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而在赵洵看来,其实时间问题从来就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好吧,既然你决定要这么来了,那我们就好好的来尝试一番。”

    “呼,呼呼呼...”

    “呜呜呜...”

    赵洵利用发出的声响来主动探寻边界。

    这其实是相当取巧的一种方式。

    因为赵洵知道这是有边界的。

    幻境是无论如何也会存在边界的,所以他在利用声音来探寻这个边界到底在哪里。

    只要他能够探寻到这个所谓的边界,那么接下来他做的一切事情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了。

    但是如果他探寻不到这个边界,问题可能就会有些麻烦了。

    毕竟对他来说,当下的局势还是有些恼人的。

    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就弄清楚边界在哪里的话,他怕是要在这片麦田之中兜兜转转。

    兜兜转转个不停下去。

    这可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觉得现在的情况也是相当糟糕的。

    还是应该尽全力的去探寻事情的真相啊。

    “呼呼呼...”

    赵洵继续发出声音。

    在他看来,声音是应该有衰减的。

    但是他更加希望听到的其实是声音背后的东西,也就是声音反射之后带来的回应。

    如果他能够听到反射后的声音,赵洵就可以近乎在第一时间判断出这个边界的距离。

    那么他只要沿着这个距离大概的进行巡逻,就能够弄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是一个相当取巧的方式,甚至有一些过于的取巧。

    但是赵洵认为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而是相当的合理。

    因为唯有通过这种方式他才能够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判断出这块幻境到底有多大。

    单纯的想去找寻那个女人,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赵洵也觉得非常的不现实。

    人还是应该现实一点的啊,人还是应该能够更加的真实一点。

    如果一味的去要求弄清楚每个点,那对于个体的消耗简直不是一般的大。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旦消耗过大之后,整个人都会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之中。

    这种迷茫的状态持续的越久,对于赵洵越不利。

    因为他是需要通过短时间内的认知来让自己处于一个相对完美的状态的。

    如果一直迷茫下去,那用不了多久整个人都会因此而变得麻木。

    这当然不是一个好事情。

    “唔...”

    所以有的时候人的思路过于的清晰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这会让人一直处于困顿的状态之中。

    一旦人处于了困顿的状态之中,那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获得较大的突破和提升。

    赵洵目前就是尽可能的避免太困顿。

    很快他收到了回声。

    这个回声还是来的恰到好处,不早不晚的。

    如果来的太早的话,恐怕赵洵根本就不会注意到。因为那个时候他尚且处于极度的愤怒之中。

    如果来的太晚的话,赵洵也不会有注意。

    因为那个时候他大概率会崩溃掉。

    而崩溃中的人基本上是不会有任何的判断力的。

    “唔...”

    此时此刻的赵洵内心可以用窃喜来形容了。

    他接下来只需要根据这一个方向来进行检索,进行规划,然后按照一定的轨迹路线来进行巡视就可以了。

    巡视过后,就能够很好的弄清楚一切。

    来吧,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困境嘛,根本就困不住我的好吧。

    只要我想要弄清楚这一切,我就一定能够弄清楚。

    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相当的顺遂。

    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感受不到任何的缺陷感。

    赵洵很快就做出了一个初步的规划,这也是他适应能力很强的表现。

    赵洵的适应力从来都不是问题。

    哪怕是面临再艰难的困境,他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最完美的规划。

    他现在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地图,已经将这一片麦田划分了区块。

    只要一个区块一个区块的探索下去,接下来就能够探出边界所在。

    “啧啧啧...”

    此时此刻赵洵的心态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来吧,不就是探寻一个边界吗,有什么难的。”

    ...

    ...

    在外边观看的三师兄龙清泉单手托着下巴,一副欣赏的模样。

    好家伙,小师弟真的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啊。

    想不到这都被他想出了破解之道。

    可以说小师弟破境的方法可以算得上是相当取巧的了。

    虽然多少有些投机的成分,但是只要能够找到出路就是极好的。

    小师弟如今的状态是越来越好了,只要能够合理的利用规则那就是极好的。

    但是其实这样一来小师弟等于是避开了大部分龙清泉给他设置的障碍。

    一开始的时候龙清泉之所以设置这个幻境就是为了能够激发小师弟去承受压力去抗压的能力。

    只要他能够做到这点,那其实就是极好的。

    但是目前来看,小师弟完全就没有想要去正面抗压的意思,单纯的只是想要依靠一种本能去探寻环境的边界。

    虽然依靠这种方式也能够最终走出幻境。

    但是这对于小师弟锻炼自己的抗压能力,抗入侵能力其实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的。

    龙清泉不免开始忧心忡忡了。

    小师弟真的能够顶得住这些巨大的压力吗?

    小师弟为什么要选择逃避呢,为什么不选择迎难而上嗯。

    当然这些眼下龙清泉都不得而知,如果他想要知道的话,那也只能等到赵洵来了之后亲自问一问才可能知道了。

    唔,这真的是无比艰难的啊。

    ...

    ...

    快了,快了。

    赵洵感觉到他距离麦田的边界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那种兴奋的感觉一直在刺激着他。

    是真的很兴奋啊。

    此时此刻赵洵感觉自己幸福的都快要笑出来了。

    很多时候人们之所以会觉得兴奋,就是因为达到了自己的某个目标。

    这个目标可能是临时性的,也可以是阶段性的。亦或者是一个里程碑式的。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目标,只要目标达成了总归是能够让人觉得兴奋的。

    此时此刻赵洵的心情大体就是如此的。

    他知道这个幻境是有边界的,他也知道自己最终是能够达到这个幻境边界的。

    但是当这一刻真的要来临的时候,他仍然难以抑制住内心的喜悦。

    “唔...”

    年少轻狂,不要不要。这样不好。

    维持一个相对平稳的心情,相对平和的心情,才是对赵洵当下最有意义最有必要的事情。

    当下赵洵需要的是全方位的提升。

    所以心态方面也很重要。

    如果赵洵的心态不能够全方位的提升的话,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无法达到一个相对较为平稳的境界了。

    这其实是一个相当要命的事情。

    所以赵洵现在只要有机会,就会有意无意的去调整自己的心态。

    如果能够将心态调整到一个较为平稳的状态,对于整个修为境界的稳固都是大有裨益的。

    来吧,好好的调整自己吧,好好的调整一切吧。

    当赵洵最终摸到了那个边界的时候,其实他反而没有那么的兴奋了。

    “呼...”

    只有一种成功过后的释然。

    是的,当一个人已经看开了一切之后他反而不会有那么的兴奋了。

    赵洵毫不犹豫的从幻境的边界之中走出。

    随后他看到三师兄龙清泉就坐在那里,就坐在那块大石头上。

    “妙哉妙哉。”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抚掌赞叹。

    “哈哈哈,小师弟,你现在的走位真的是越来越玄妙了啊。我都有些要搞不清楚你为何要这么走位了。”

    “呃...”

    赵洵尴尬一笑道:“三师兄你可千万不要揶揄我啊。你这么揶揄我的话,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呼...”

    三师兄龙清泉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道:“其实呢,我一直在默默的观察你。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你能够很好的探究出那个女人的位置。但是现在看来,你并没有做到这点。你只是在一味的逃避,想要找到边界而已。可以说你是合理的利用了规则。在这点上来说你做的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如果说是增强你意志力的角度,你这么做就让我之前的努力白费了。”

    好家伙,三师兄看的还真的是相当的透彻啊。

    赵洵可谓是相当的惊讶。

    三师兄能够看到这种地步,简直是相当不容易的。

    那么接下来赵洵要做的是什么嗯?

    他接下来要做的是主动的承认错误吗?还是...

    “三师兄啊,我能够多问一句吗,那个女人是谁?”

    “那个女人吗?”

    三师兄龙清泉冷笑一声道:“这个问题真的有那么的关键吗?”

    “当然,很关键很关键。”

    “可能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很关键,但是现在你已经走出了这个幻境,那一切就不关键了。”

    “呃...”

    赵洵一时间感到人麻了。

    但是鉴于,这是三师兄来制造的幻境,所以最终解释权应该是归三师兄所有。所以赵洵也不好多说些什么。

    总的来说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是比较顺遂的。

    如果接下来的过程中三师兄又要换一个幻境的话,其实理论上来讲赵洵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他只能由着三师兄来。

    谁叫是三师兄是主导呢。

    “行了,我刚刚该说的也都跟你说了。想必你也明白我的意思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去正面迎接困难,而不是逃避。刚刚的那个幻境已经用过一次了,肯定是不能再用了。接下来我们就换一个试试。”

    “呃...”

    赵洵一时间无奈了。

    好家伙,这一个幻境接一个的,还真的是让人头皮发麻啊。

    当然,赵洵不得不承认,在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会让人生出一种不适感。

    这种不适感在相当程度上会让赵洵觉得很压抑。

    但是没有办法。

    毕竟三师兄龙清泉已经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要是赵洵这个时候拒绝的话,那未尝也太不给三师兄面子了。

    所以接下来赵洵能够做的只有接受。

    接受三师兄的要求,接受三师兄的命令。

    “好。”

    “你坐好,我要开始编织幻境了。”

    三师兄龙清泉叹了一口气道。

    他希望赵洵能够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吧。

    ...

    ...

    赵洵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的是一片茫茫的大草原。

    草原上的牧草长得直有齐腰高。

    间杂着还有一些花朵。

    这些花朵赵洵叫不上来名字。

    他独自在草原中行走着。

    草原之中根本没有路,但是赵洵就这么走着。

    因为此时此刻对他来说路已经并不关键了。

    赵洵知道这是幻境,但是哪怕这是一个幻境也是如此的唯美。

    赵洵不断的向前走着,不断的探寻一切的美好。

    对他来说这一片景致真的是太过美好了。

    有那么一两个瞬间,赵洵甚至想要永久的在这里定居下来。

    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个念头就是真真实实的存在,而且就是挥之不去。

    也许人都是向往美好的生活吧。

    “啧啧啧...”

    “啦...”

    此时此刻,赵洵的心情彻底的放轻松了。

    对他来说,好心情才是最关键的。

    有了好心情之后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反正这就是个幻境,幻境之中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危险的。

    所以此时此刻赵洵完全没有理由自己去吓自己。

    享受一切的美好吧。

    这是他应得的。

    “呼...”

    感受美好,感受快乐。

    赵洵真真切切的能够感受到那种极致的感觉。

    可是这种美好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随后赵洵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因为突然之间开始雷声大作。

    闪电划破了天空,就像是在一块幕布之上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样。

    在那一瞬间,赵洵似乎明白了什么。

    好家伙,三师兄这是为了他操碎了心啊。

    为了让他能够尽可能的感受到压力,端是连风雨雷电都用上来了。

    这个给到的压力可以说是相当巨大了。

    当然,对三师兄龙清泉来说。

    此时此刻完全就是在看戏了。

    不过赵洵并不在乎。

    因为只要他自己的状态没有受到影响。那么就算是外界给到他的压力再大也没有什么关系。

    “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勐烈一些吧。”

    赵洵此时此刻张开双臂尽情的去感受这一切。

    赵洵并不惧怕暴风雨。

    对他来说暴风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滋润。

    赵洵能够释然的面对这一切,能够坦然地迎接这一切。

    对赵洵来说,这真的是一种极致意义上的享受。

    ...

    ...

    大雨滂沱。

    大雨浇灌而下,在短时间内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当然,赵洵也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一只落汤鸡。

    但是赵洵并不在乎这些细节。

    因为他知道这其实也只是幻境中的一部分而已。

    风雨雷电有什么关系,这不过就是一种压力测试,就是一种考验罢了。

    终归只是一种考验而已。

    大雨过后,太阳又升了出来。

    望着那金灿灿的太阳,赵洵嘴角浮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对赵洵来说这个结果可以算的上是完美了。

    “唔...”

    此时此刻,赵洵的精神状态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他也变得更加的昂然向上了。

    “还有什么本领请尽管使出来吧。”

    没有回应,赵洵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对他来说这算不得什么。

    赵洵遂继续迈开步子开始在草原之上漫步。

    在草原上漫步是一件能够让人完全得到放松的事情。

    “呼...”

    赵洵一时间非常的激动。

    在草原之上漫步非常的惬意。

    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动物。

    所以赵洵也没有完全的紧张感,他只需要静静的按照自己的频率进行行走就是了。

    “真的是一件让人无比惬意的事情啊。三师兄啊,我还真得好好感谢你一番。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这辈子怕是都无法这样在草原上肆意的漫步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太舒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