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进击的腐蚀者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进击的腐蚀者

 热门推荐:
    大明宫,紫宸殿。

    显隆帝近日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腐蚀者又开始向终南山方向移动了。

    这个信号简直不要太明显,分明就是为了进攻浩然书院。

    虽然之前腐蚀者曾经消失了一段时间,但是当时显隆帝就知道腐蚀者肯定还是折返回来的。

    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会折返的这么快。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腐蚀者移动的速度都是相当快的。

    至于之前腐蚀者为什么突然消失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其实显隆帝并不是很关注。

    因为在他看来,腐蚀者只要回来了,那对浩然书院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只要腐蚀者重新出现了,那就随时有可能将浩然书院干碎。

    这一点还是相当关键的。

    毕竟很多时候显隆帝不方便自己出手,而需要假手于人。

    腐蚀者既然愿意代劳,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腐蚀者在关键时刻体现出来的价值确实是其他人所比不了的。

    但是显隆帝也没有办法继续跟他们结盟了。

    因为慧言法师不愿意不高兴。

    慧言法师不愿意不高兴的情况下,如果显隆帝一味盲目的去苛求组成同盟,那么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不欢而散。

    相较之下,显隆帝显然更加需要慧言法师。

    有了慧言法师相助之后,很多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在面对政敌的时候显隆帝也不会显得那么的羸弱,不会显得那么的畏缩。

    有了慧言法师,显隆帝是确实显得底气更加的足了。

    底气这个东西说白了还是来自于实力。

    什么是实力?

    权力当然是实力的一部分。显隆帝贵为皇帝,所以当然是拥有一定的实力的。

    但是仅仅拥有这一部分的实力还是不够的。

    显隆帝在修行法术方便实力相当的弱,这就需要假手于人。

    以前他靠的更多是郑介跟冯昊。现在靠的则是慧言法师。袁天罡的话应该算是半个。

    因为显隆帝也不知道袁天罡到底是不是跟自己一条心的。

    如果袁天罡跟他不是一条心的,那其实显隆帝还是面临相当巨大的压力的。

    “呼”

    显隆帝此时此刻,最希望出现的局面就是书院跟腐蚀者斗的两败俱伤。这样他就可以毫不犹豫的出来坐收渔翁之利。

    毕竟对显隆帝来说,偷鸡显然要比光明正大的对决来的更有意思,偷鸡能够让他体味到绝无仅有的快感。

    只是如此以来他就不能在朝政斗争中分太多的精力了。

    眼下太子党跟齐王党可谓是斗的不可开交,对显隆帝来说这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件无比关注的事情。

    但是究竟谁能够更胜一筹其实也不是那么的重要,因为不管是谁冒了头占了上风,接下来肯定都会遭到显隆帝疯狂的打压。

    人为干预是不可避免的,显隆帝是不可能坐视太子或者齐王一家独大的。

    所以对显隆帝而言,接下来能够做的就是静观其变。

    只要他不动,那么接下来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齐王和太子就算是闹上天也不会有什么顶天的大动作

    腐蚀者大本营。

    魔宗大祭司的心情很不错。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好的时机。

    如果接下来能够率领腐蚀者拿下终南山,攻克浩然书院的话,那么在接下来的话他在整个腐蚀者联盟当中都会拥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最关键的是,如此一来召唤黑暗之神的仪式也能够无比顺利的展开。

    这真的是非常重要的。

    对腐蚀者来说,这意味着他们能够无比顺利的跟暗界进行沟通。

    黑暗之神降临的话,也没有大周世界什么事情了。

    即便是山长又如何?

    即便是山长难道就能够抵御的了黑暗之神的统治吗?

    山长的实力其实是相当有限的,只不过是矮子里边拔高个显得他很强罢了。

    真的面对绝对的强者黑暗之神,山长的羸弱就会暴露无遗。

    到了那时整个腐蚀者联盟能够做的就是酣畅淋漓的灭掉书院,叫书院好看。

    灭书院以儆效尤。灭书院以安天下。

    书院在大周世界确实是起到了一个象征性的作用。

    所以在黑暗之神看到,能否灭掉书院真的至关重要。

    只要灭掉了书院,则天下未有再敢跟腐蚀者联盟一较高下的宗门。

    其余的宗门包括道门、西域密宗、东越剑阁在内的都是垃圾。

    这些家伙就是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书院的一条腿。

    而且这一次魔宗大祭司并不是自己来攻,他还带着一些同伴,一些能够帮助他扭转局势的同伴。

    这些同伴就是南蛮。

    南蛮巫蛊师的法术相当强大,而且恰恰可以弥补腐蚀者联盟的一些法术短板。

    有了法术之后在对付书院的法阵的时候就可以更为轻松。

    在魔宗大祭司看来,只要书院的那座防御大阵被消散之后,接下来一切都会变得无比顺利。

    “唔”

    光是靠着虫族的侵袭可能都会使得整个书院陷入到癫狂之中。

    虫族可是无孔不入的,虫族可是无处不在的。

    只要虫族侵袭的地方,那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只要虫族侵袭的地方,那基本上就不会有任何的活物。

    “来吧,当南蛮巫蛊师跟腐蚀者以及虫族相结合之后,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我们的联盟将士无比强大的。书院根本不可能对我们有任何抗衡之力。”

    此时此刻,魔宗大祭司直是感到兴奋无比。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时刻,如果他接下来能够掌控好一切的话,那么就可以完美的击溃书院而成功上位。

    山长啊山长,你应该到死都不会明白是怎么输给我的。

    个人的战力在这种大规模的对决中有用吗?

    个人的战力在这种大规模的对决中根本就不值一提!

    来吧,让黑暗之神降临吧,让这个时代彻底的被黑暗笼罩吧。我能够感受到黑暗之神在向我发出召唤。我能够感觉到这个时代在被黑暗所笼罩。

    一切都可以结束了,一切都可以终结了。

    当黑暗笼罩在这个大地的时候,就能够感受到至死不休的恐惧

    “呼”

    赵洵做了一个噩梦之后惊醒了。

    在噩梦之中他处于一个绝对的荒原之中。

    这个荒原更像是一个放逐之地。

    在放逐之地中赵洵能够感受到切切实实的恐惧之感。

    那种感觉就像是冲不散的阴霾一样将他牢牢的笼罩在其中。

    “呼”

    赵洵呼出了一口凉气之后努力的开始平复心情。

    这个梦境他在之前的时候似乎感受过但是并不是十分的清晰。

    赵洵不敢肯定。

    也许是他第一次做噩梦的时候那个场景?

    但是赵洵确实已经有很久没有做过类似的噩梦了。

    突然之间梦到这么许多的东西,多少会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这是真的奇怪啊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但是对他来说突然之间梦到如此奇怪的东西还是会让人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这就像是有人在入侵你的梦境一样。

    明明你待得好好的,但是就是被人一把撕开

    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痛苦了。

    赵洵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但就真实性而言,这个梦境的真实性可以说是相当高的了。

    此时此刻,赵洵明显能够感受到一种撕裂感。

    “啊,我还是得找恩师或者六师兄解梦一下。这个时候恩师应该是已经休息了,所以还是去找六师兄吧。六师兄应该还没有睡。他是个夜猫子,人送外号书院熬夜天神。”

    赵洵说干就干,十分麻溜的爬起身来,直朝六师兄所在的竹楼而去。

    这个时候六师兄肯定还在打坐。

    六师兄有睡前打坐的习惯,而且一打坐至少就是六个时辰。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唔

    赵洵赶到竹楼的时候果然看到了灯火通明。

    这个时候赵洵意识到六师兄还没有睡,也算是能够松下一口气了。

    不容易真的是不容易啊。

    “哈哈哈,现在我可要去好好的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赵洵飞速的爬上了竹楼,敲了敲门道:“六师兄,还没有睡吧?”

    果然片刻之后六师兄卢光斗就前来开门了。

    赵洵一时间吓了一跳。

    “哇,六师兄你这个速度可真的是够快的啊。”

    “小师弟啊,你这是在搞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休息,这是要来搞事情吧。”

    “哈哈哈,让六师兄见笑了。实不相瞒我刚刚其实已经睡了,不过突然之间做到了一个噩梦,所以这个时候又醒了。醒了之后我就真的睡不着了呢。”

    “唔,你又做噩梦了啊小师弟啊不是我说你,你在做噩梦这方面可真的是没谁了。”

    “哈哈哈,其实吧”

    赵洵无奈的摊开双手道:“其实我也不想做噩梦啊。但是奈何我就是有做噩梦的体质,山长这个时候在我的眉心种植下一颗金色莲花做抑制都没有什么效果。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也很无奈啊。”

    赵洵是真的很无奈。

    山长一开始在他眉心种植下这朵金色莲花的时候效果真的很不错。

    据说这金色莲花有驱逐梦魇的效果。

    如此一来,赵洵确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再做噩梦了。

    可是好景不长。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之后赵洵就发现好嘛,噩梦又开始出现了。

    赵洵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这个噩梦只是象征性的出现那么一次两次,是充满偶然性的。

    可是后来他发现似乎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噩梦出现从次数越来越频繁,这根本就不可能再用什么偶然事件来解释了。

    这个时候唯一的解释就是,噩梦已经突破了金色莲花的禁制。

    在修行者的世界万事万物都有禁制,并不仅仅是书院有禁制,并不仅仅是长安城有禁制。

    哪怕是一个识海也是有禁制的。

    禁制能够终结很多事情,禁制能够阻止很多事情。

    在面对这些禁制的时候赵洵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持自己的清醒。

    其实这朵金色莲花本质上也是一样的。

    有的时候赵洵能够明确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梦境冲击感。

    那是一种完全可以把识海撕裂的感觉。

    那种感觉确实是太痛苦了。

    赵洵发现自己根本就难以形容。

    “呼”

    呼出一口浊气后,赵洵静静的等着六师兄卢光斗解梦。

    他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如果六师兄卢光斗还不帮忙解梦的话,那可真的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啊。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他认为自己的诉求也是合理的。

    他希望六师兄卢光斗能够合理的思考判断,能合理的帮他一帮。

    不然的话,难不成赵洵还要连夜登门拜访恩师?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脾气可不是很好。

    如果在熟睡的时候被人吵醒,那可是会暴跳如雷的。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呼”

    保持一定的冷静,保持一定的平静,接下来能够做的事情就真的有很多了。

    “好嘛,我来帮你看看。”

    六师兄卢光斗见赵洵一副死缠烂打的样子,知道是没法子了。

    他如果不答应的话,那基本上接下来赵洵就要开始各种话术了。

    而赵洵的嘴炮话术水平他是领教过的,那真的是无比强大的水平。

    所以六师兄卢光斗绝不会想要这么尝试。

    毕竟对他来说,这可以说是相当危险的。

    “好了好了,你坐好不要乱动,我马上就要进入你的识海之中了。”

    六师兄卢光斗控制情绪控制的还是相当不错的,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就进入到了赵洵的识海之中。

    不得不说,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完美,一切都十分的美好。

    赵洵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适感,他觉得非常的舒服。

    六师兄卢光斗则小心翼翼的在识海之中游荡。

    他尽可能的不去触碰赵洵的结节。因为这有可能让赵洵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唔,这样看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毛病啊。”

    六师兄卢光斗疑惑道:“小师弟你确定你自己真的是做了噩梦了吗,我感觉不到有任何的异样啊。”

    六师兄卢光斗很是无奈。

    “怎么可能,我是真的梦到了啊。不然六师兄你以为我是专门来耍你玩的吗?那我不是连自己也耍了吗。”

    赵洵一时间直是欲哭无泪。

    好家伙,六师兄卢光斗的这个脑回路也是无比的惊奇啊。

    他真的是难以理解六师兄卢光斗是怎么想的。

    “呼”

    六师兄卢光斗遂沉声道:“那好吧,我继续仔细看看。”

    他的元神继续在赵洵的识海中开始畅游。

    老实说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这种时候你会觉得莫名的有些奇特。

    但是卢光斗的状态还是保持的相当不错的。

    他搜检的频率相当的高,这样可以保持在相当程度上能够检查到每个角落和细节。

    有可能赵洵噩梦的根源就在一些所谓的细节上。

    如果他疏漏掉了,那后果还是不堪设想的。

    卢光斗是一个相当仔细的人,他会尽可能的把一切都弄清楚。

    “唔,有了有了。我终于发现痕迹了。”

    一时间卢光斗感到无比的兴奋。

    对他来说这简直是一个相当振奋人心的消息。

    “这里似乎有人入侵你的梦境啊。小师弟,这可以证明你梦到的绝不是空穴来风,你梦到的都是有人为入侵的结果。”

    “啧啧啧”

    赵洵一时间深吸了一口气道:“能够判断出到底是谁入侵的吗?”

    赵洵还是想要进一步判断出来细节的。

    因为如果能够进一步的弄清楚到底是谁在入侵的话,接下来就能够全面的针对了。

    有的时候针对真的是有相当必要的。

    你不去针对对手就有可能会被对手给针对。

    这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

    要想不被针对,就要先下手为强。

    “啧啧啧”

    “怕是不大容易啊。”

    六师兄卢光斗苦笑道:“小师弟,你怕不是在为难我。你要知道啊。很多时候入侵者在入侵的时候就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他们会刻意的抹除掉自己入侵过的痕迹。就像是之前的魔宗大祭司一样。人家可不会傻傻的把痕迹留下来,等着你去探索。这样未免也太傻了。”

    “呃”

    赵洵仔细想了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

    只能说这个入侵者经验相当的老道。知道入侵之后该做什么,知道入侵之后怎样才能够更好的隐藏自己。

    只要做好了隐藏,那么接下来一切就都变得容易了。

    但是赵洵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几个人选。

    他觉得很可能就是从这几个人当中挑出来的。

    “魔宗大祭司的可能性很高,我觉得是最高的。其次呢就是慧言法师了。这厮也有过入侵过我梦境的行为。除了他俩,能够有实力入侵我梦境的应该就是腐蚀者中的巫奥里斯跟杰夫伦,以及黑巫师了。”

    此时此刻,六师兄卢光斗已经从赵洵的识海当中退了出来,赵洵也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节奏。

    不过对赵洵来说,接下来才是挑战刚刚开始。

    因为入侵他梦境的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是很有可能继续入侵的

    一夜无话。

    所幸的是后半夜赵洵并没有做噩梦。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那或多或少他也是会感到崩溃的。

    不过最后结果还是好的。

    赵洵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能够一觉睡到自然醒,这种感觉还是相当棒的。

    这之后赵洵要体验的就是非一般的感觉。

    他要能够合理的利用边界,能够合理的利用书院防御大阵,和法术陷阱来对付即将到来的腐蚀者以及虫族。

    从一开始的时候这个计划就是全套的。

    所以对他们来说这个时候必须要尽可能的将所有可能发现的事情全部预计到。

    尽可能的做好筹划,那么在即将开始最后的进攻的时候就会显得有的放矢,就会显得非常冷静从容,而不会表现的那么狂躁。

    人如果一直处于狂躁的状态,如果一直处于一种被算计的状态那是不可能会幸福的。

    赵洵目前身处的状态实际上就非常的完美。

    对赵洵来说他希望能够完美的将这个状态保持下去。

    这当然需要整个书院联盟的配合。

    但是赵洵相信只要他能够坚持到底那么最后结果也不会很差

    “今日又要来练剑吗?”

    最近竹林旁已经变成了赵洵练剑的地方,赵洵跟竹林剑仙姚言之间的互动也越来越频繁。

    对赵洵来说这绝对可以算的上是一个完美的开始。

    因为对他来说只要能够一直练剑,只要能够一直处于一种完美的状态,那其实就是最大的提升。

    赵洵的整体技术还是非常均衡的。

    不管是任何方面的法术他大体都能够熟练的掌握。这一点很不错,没有偏科的情况下基本上就不会有任何的疏漏,没有偏科的情况下即便是任何人都无法对其造成太大的威胁。

    这一点还是相当关键的。

    当然,要想在某一点上有大的突破,赵洵就需要专精了。

    这一点还是相当重要的。

    只要有了专精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赵洵选择专精的方式就是利用剑术来提升他的灵活性和爆发力。

    剑术看起来很灵活,实际上也是这样的。

    一般来说剑仙、剑圣的轻功都不会差。

    加上可以御剑飞行,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非常拉风的存在。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所谓的爆发力。

    爆发力强的修行者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让人感受到那种贯穿始终的强力感。

    而剑术是可以达到提升爆发力的。

    乍一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对。

    剑术不都是取巧的吗?

    怎么可能会提升爆发力的吗?

    但是其实仔细想想也就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了。

    因为剑术可以从各个角度来提高修行者使用剑的力度。所以爆发力也就从他们使用剑的时候扩展到了全身。

    这真的是无比强大的。

    “呼”

    一时间赵洵对于剑术也是无比期待了。

    更何况他还有姚剑仙这么好的一个老师。如果不好好的利用一番,那未免也太可惜了。

    “是啊,今日我就是专门冲着练剑来的。”

    赵洵毫不犹豫的说道:“要将剑道修行练习到一种程度似乎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我还是会奋力一试的。”

    “哈哈哈,那好。今日我们开始进入下一个步骤。”

    前几日赵洵一直在练习的是飞剑术。

    飞剑是所有剑客必然要练习的一项法术。

    基本上练习会了这项法术之后才勉强算是入门。

    对赵洵来说,能够全面的拥有这项技能真的无比的关键。

    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对顶级修行者来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接下来我们来练习的是剑分身术。”

    “唔”

    赵洵已经努力在使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了,但是当姚言说出下一个训练是剑分身术的时候赵洵还是被震惊到了。

    “真的吗?接下来要练习的是剑分身术?”

    “当然了,我骗你做什么?”

    姚言嘿嘿一笑道:“其实剑分身术还是相当简单的。只是可能你们的理解跟我们的理解有一些偏差。至少在我看来这真的没有什么可难的。只要全方位的掌握之后你就会发现这真的不要太简单。”

    “呃”

    当赵洵听到这里的时候多少会觉得有些惊讶。

    “要是这样的话那太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呢?”

    “当然是从现在就开始了。”

    姚言毫不犹豫的双手一摊道:“怎么,难道你觉得现在开始有些不妥?那我们再等等?”

    赵洵连连摆手道:“不不不,我们现在就开始吧,现在开始是最完美的。”

    “哈哈哈,我就等的是你这句话呢。其实现在开始真的很不错。好吧,我先来做一番演示。你最好看的仔细一点,一会我还是会提问题的。希望你能够很好的回答我的问题哈。”

    “嗯嗯嗯”

    赵洵这个时候连连点头。

    “剑起!”

    只见竹林剑仙姚言暴喝了一声,随即赵洵就能够清楚的看到一柄青竹剑破空而出。

    “分!”

    就在姚言喊出了这句口号的一瞬间,竟然整个青竹剑真的分成了无数把。

    一时间赵洵都惊呆了。

    好家伙,这是怎么做的呢。

    竹林剑仙姚言该不会是有什么独家绝学吧。

    要是这样的话,那赵洵的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要知道一般这种独家绝学都是学习很久之后才能够掌握的啊。

    赵洵要想一下子就学会,那难度真的可以说不是一般的大。

    但是很显然,目前来看竹林剑仙表现的很轻松的样子。

    这不免得也让赵洵感到有些好奇。

    “好吧,那我也来试试?”

    “嗯,试试自然是最好的。”

    “嗯”

    赵洵已经很刻意的使得自己保持平静了。

    他学着姚言刚刚的样子先喊了一声剑起,随后竹剑颤颤巍巍的起来了。

    一瞬间,赵洵觉得相当的兴奋。

    虽然这个竹剑的起势不是那么的犀利,但是能够起来就是好事情。

    接下来就是分了。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暴喝一声道:“分!”

    但是效果其实并没有赵洵想象中的那么好。

    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静止不动。

    甚至包括了那把青竹剑。

    赵洵整个人傻了。

    好家伙,不带这样的吧。

    人家姚剑仙喊了一声,青竹剑就分出了那么多。

    但是他喊了一声,就什么效果都没有。

    哪有这样的啊。

    赵洵是真的很无奈。

    “姚剑仙,我这个是什么情况啊。”

    赵洵忍不住还是抱怨了起来。

    “唔”

    竹林剑仙姚言使出了一个很无奈的动作,那就是单手托下巴。

    要知道这可是三师兄龙清泉的招牌动作。

    一般当三师兄感到万般无奈的时候他都会使出这个动作。

    此时此刻,赵洵是真的无奈了。

    姚剑仙好家伙,好的不学,坏的学的倒是相当的快啊。

    照着这个样子下去,那么用不了多久赵洵整个人都傻了。

    “姚剑仙”

    “呃,我是在思考啊。”

    姚言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道:“我觉得可能还是你跟这把剑建立的联系不够。你们之间建立的联系不够,所以接下来的一切都是枉然的。但是如果你们建立的联系足够的话,问题就不会太大了。反正我觉得是这样的。”

    “唔”

    赵洵一时间人直是麻了。

    “好吧,那要怎么才能够增强跟这把剑的联系呢?”

    “这个简单,你只要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尽可能的让这把剑感觉到它是你的本命物就行了。”

    赵洵听到这里却是直想翻白眼。

    姚剑仙这番话说了等于没说啊。

    他当然知道把他当做本命物可以了,可问题是

    问题是真的要做到这点的话,那不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赵洵之所以感到为难,恰恰就是因为他无法轻易的做到这点啊。

    此时此刻,赵洵真的觉得自己太难了。

    “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啊?”

    “反正一时间我是没有想到。”

    竹林剑下姚言双手一摊,彻底摆烂。

    “你要是能够想到的话麻烦来告诉我,这样我也好做一个记录。”

    “”

    赵洵是真的无奈啊。

    好家伙,姚剑仙这么一搞,真的叫他是很为难啊。

    毕竟姚剑仙这样的人物,好歹也是顶级剑客,顶级强者。

    要是姚剑仙开始玩耍赖,赵洵真的是无语了啊。

    “那我来试试吧。”

    通常来说修行者本命物只有一个,但是也有例外。

    当一个修行者有多个本命物的时候,就要通过自己不断的给本命物灌输一定的概念,让本命物认可他。

    只有做到了这点,一切才能够顺遂。

    只有做到了这点,一切才能够完美。

    至少到目前为止,赵洵觉得他做的还是很好的。

    所以接下来他就要培养自己跟青竹剑之间的联系了。

    只有双方都感觉到了明显的联系之后,那种本命物之间的联系才会更加的紧密。

    要不然的话,恐怕只是会保留一种非常基本非常淡薄的联系感。

    这种联系的感觉是不可能发展成为本命物之间的感觉的。

    赵洵当然是希望能够有一个好的开始。

    因为对他来说,这可以说是开展开的一个新篇章了。

    如果一切顺遂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很快就能够掌握本命物的核心操纵手法,这青竹剑也就能够用的更加得心顺手了。

    要不然的话,那个压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很多时候本命物就是这样被用烂的。

    更多的时候保有一种修行法术的法门,那么接下来就能够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赵洵如今正在利用真气跟青竹剑进行沟通。

    这个时候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来自于本命物的抵触情绪。

    这个抵触情绪还是相当强烈的。

    要想长时间的保有,那真的是需要相当强大的意念力。

    但凡是出现了一点的差池,那也不是闹着玩的。

    “唔”

    一开始的时候出现抵触的感觉其实是相当正常的,赵洵也并没有在意。

    因为他知道本命物最终还是会亲近他的。

    虽然这青竹剑目前还不是他的本命物。

    但是赵洵是一个无比自信的人,他相信经过他的努力之后,最终青竹剑是可以成为他的本命物的。

    这个过程也许会很漫长,也许很快就可以完成。

    具体还要看双方磨合的过程。

    但是不管磨合的状态到底如何。

    对赵洵来说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完美的开始。

    有了这个完美的开始之后接下来的一切就听天由命了。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尽人事听天命。

    逆天而为是不可能的。

    天道如此。

    一旁的姚言很认真的看着赵洵在努力跟青竹剑进行着沟通。

    不得不说,赵洵沟通的频率和效率还是相当高的。

    能够用这么短的时间沟通到这个地步,真的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了。

    “咳咳,赵洵啊,我觉得你可以适当的放开一些距离。我总感觉你逼得太紧了。如果你逼的太紧的话,确实会给青竹剑极大的压迫感。如果青竹剑感受到了太强烈的压迫感的话,那它确实有可能反而不愿意成为你的本命物了。”

    此青竹剑非彼青竹剑。

    姚言的青竹剑本就是姚言的本命物。

    赵洵的这把青竹剑则是姚言丛竹林里又削出来的。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赵洵的这把都是高仿品。

    但是姚言的话其实还是有道理的。

    赵洵似乎是给到了青竹剑太大的压力。

    双方的距离一上来拉得太近了,以至于当赵洵给到了青竹剑太大的压力。

    “啧啧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是应该相对的把速度放慢一些,这样效果可能会好的多。”

    “嗯”

    姚言闻言欣慰的点了点头。

    对姚言来说。赵洵目前的表现确实相当的好。

    赵洵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能够听得进去人劝。

    这一点可以说是相当难得的了。

    因为很多人都是只能听得进去好话的。

    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

    这些话他们或许也知道,但是真的到做的时候就又是另一种态度了。

    所以姚言看到赵洵之后就觉得这一批年轻人还是有希望的。

    如果大家都能够像赵洵一样,那必定是前途无量的。

    此时此刻,姚言一直在默默的观察着赵洵的状态。

    在他看来如今赵洵的状态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

    只要接下来赵洵还能够保持这个状态,并且在细节上有所精进的话,那确实可以全方位的提升自己

    赵洵在做过了许多次的尝试之后终于发现其实这根本没有那么的困难。

    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用力过猛了。

    在跟青竹剑建立联系的时候表现的过于的强势。

    他表现的太强势,所以青竹剑会表达出抗拒的意思。

    仔细想想也属于是在情理之中。

    如果换做是他,别人如此强势的压制他,他肯定也会不舒服的啊。

    所以当赵洵把力道降下来之后,以一个较为柔和的方式去跟青竹剑沟通的时候情况明显就好的多了。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爽感。

    哈哈哈哈

    一时间赵洵十分欣喜的深吸了一口气道:“姚剑仙,现在这青竹剑算是我的本命物了吗?”

    “还不算。”

    姚言却是摇了摇头。

    这让赵洵大失所望。

    “啊。还不算啊?”

    “对啊。现在这个样子肯定还不能算是你的本命物的啊。”

    姚言淡然一笑道:“你们尚且还处在磨合阶段。具体要看接下来磨合的结果。不过我觉得以你们目前的状态,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磨合好了。”

    “唔”

    赵洵听到这里还是感到很兴奋的。

    毕竟就磨合一事来说,他能够做的还是很多的。

    而且赵洵是十分擅长磨合的,不管是跟人磨合还是跟物磨合。

    说白了是因为赵洵是一个高情商。

    有了高情商之后,跟什么人合作都会变得无比的简单。

    “好,那我就知道接下来的努力方向了。”

    赵洵对自己总体而言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只要有了信心,那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啧啧啧”

    赵洵此时此刻,还是相当兴奋的。

    “来吧,青竹剑。我们好好的沟通一番。”

    赵洵知道沟通的重要性。

    所以他打算好好的跟青竹剑沟通一下。

    用的自然是心语的方式。

    这样的方式十分轻柔,也不会让青竹剑觉得有任何的狂躁和不适感。

    一开始的时候可能稍稍的会有一些异样和别扭。

    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会彻底消失掉了。

    对赵洵来说,这绝对是他最擅长的方式了。

    心语沟通,随后美美的享受沟通的全过程。

    姚言在一旁静静的观看着。

    赵洵自始至终都表现的相当的出色。

    哪怕是这个沟通的过程度也拿捏的恰到好处。

    “啧啧啧”

    姚言此时此刻是真的非常看好赵洵了。

    赵洵继续发展下去,还是能够拥有无量前途的。

    这个徒弟收的值得啊。

    姚言几乎可以肯定赵洵是一定能够练出来的。他要做的只是稍加点拨一番。

    所以他几乎可以带出来一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徒弟。

    如此在外人眼中他的教徒弟的能力也是出类拔萃了。

    姚言这不算是赚到了吗?

    “啧啧啧,可以了可以了。我感觉我跟青竹剑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

    “真的吗?”

    姚言闻听此言,不禁眼前一亮。

    对他来说,赵洵所说的话可信度还是相当高的。

    既然赵洵说他现在跟青竹剑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那基本上就不会有假。

    而且赵洵的实力也是相当强大的。

    如今接近二品的修为实力要想操纵一把青竹剑其实还是非常容易的。

    只要青竹剑没有展露出抵触的情绪那问题就不会太大。

    只要青竹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合作的态度,那估计用不了多久之后赵洵就能够真的的将青竹剑引为本命物了。

    整个过程并不会那么的轻松。

    但是只要把握好了度,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嗯,那你现在再试试,看看能不能使用剑分身术了。”

    姚言循循善诱道。

    “好。”

    “剑起!”

    赵洵尝试性的喊出了口令,他喊出了口令之后青竹剑立即腾空而起。

    赵洵看到这个景象之后直是兴奋的喊出了声。

    “哈哈哈,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我没有想到一切会进展的这么顺利啊。一切比我想象中的要顺遂太多了。继续这个样子下去,我觉得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彻底将其收服了。”

    “别那么多话,接着来。”

    姚言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赵洵的话确实有些多了。

    剑分身术最关键的是要保持一个连贯性。

    如果一直都能保持一个连贯性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就能够全方位的把握这些细节。

    细节把握好了的话,接下来的一切事情也就简单了。

    但是如果细节把握不好的话,可能就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适应。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谁都说不好,只能说一切看运气了。

    如果赵洵的运气好的话,随之腾空而起扶摇直上也不是没有可能。

    “分!”

    当赵洵喊出了这个至关重要的口令之后,能够明显的注意到发生了一个极为细微的变化。

    只见青竹剑出现了不止一个分身。

    算上本尊,竟然足足有五把青竹剑。

    此时此刻赵洵的兴奋真的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和形容的。

    太爽了,这真的是太爽啦。

    此时此刻,赵洵兴奋的直是跳了起来。

    “姚剑仙我成功了,我真的成功了。”

    赵洵如此兴奋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这世上并没有太多的人,能够像他这样成功的做到这些细节。

    能够将一个细节做到这个地步,做到极致。这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仅仅从细节上来说,赵洵已经表现的相当完美了。

    “嗯,很好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不过接下来你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的。”

    虽然姚言知道这个时候给赵洵泼冷水不太好,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说了。

    因为在他看来,与其这个时候骗赵洵,还不如提前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这样一来赵洵基本上不会翻车。

    “呼”

    “好了好了,接下来我要开始强化训练了。”

    虽然他已经成功的使用了剑分身术,但是赵洵十分清楚这真的只是一个开始。

    他还有许多细节要去做。

    要想把剑分身术使用到极致,他依然需要刻苦的训练。

    唯有通过不断的刻苦训练,他在使用剑分身术的时候才可能让青竹剑分出更多的分身来。

    在那一个瞬间,青竹剑分出来的分身才能够更为有效的迷惑对手,才能够更为有效的迷惑敌人。

    迷惑敌人是相当关键的。

    分身术的核心用处就是如此。

    一旦可以使用分身术迷惑对手,那么接下来的一系列操作就可以对对手造成更为深入的打击。

    赵洵也是经历过不少修行者之间的实战的,对此可谓是相当的了解。

    “唔”

    赵洵时时刻刻都拥有着一个巨大的心脏,所以此时此刻他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证自己能完美的操纵剑分身术并且将自己的其他法术与之结合在一起。

    结合的越好,效果就越好,结合的越好,最终的操纵方式就越好。

    目前来说赵洵已经是完美的迈出了第一步。

    但是仅仅如此还不够。

    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赵洵去做。

    如果他能够在接下来把细节做到位,做到极致的话,那么他还是很有可能成为一个相当犀利的大剑仙的。

    剑仙需要的东西更多是一种来自于外界的感知力。

    当拥有了这种感知力之后就会发现,其实世间的很多东西都是十分简单的。

    至少在姚言看来,这并没有什么难得。

    要想彻底控制好这一切,需要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拿出绝对的实力来。

    绝对的实力带来绝对的爆发力,绝对的爆发力带来绝对的统治力。

    赵洵当然是希望自己在各方面都能够具备统治力的,不仅仅是在剑修方面。

    如果说剑修只是开了一个头的话,那么接下来赵洵的操作也显得至关重要。

    如果他在其他修行体系中都可以体现出统治力的话,那确实在相当程度上能够让自己变得无比之强大。

    一个强大的修行者是可以在任何的时候都拥有绝对的战斗力的。

    不论是处于任何的外界环境下都不会轻易的受到影响。

    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赵洵要做到就必须要展现出不一样的实力,赵洵要做到就必须要展现出不一样的力度。

    实力和力度有的时候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有的时候又是分开的。

    当你无法准确的把握这一切的时候往往需要能够很好的理解什么才是修行。

    赵洵其实从踏入修行界的时候就一直在努力的问自己这个问题。

    一开始的时候他发觉自己悟了。但是渐渐的赵洵发现其实他并没有悟。

    赵洵发现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其实远远比他想象之中要复杂的多。

    在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人的情绪是真的会出现极为奇怪的转变的。

    这或许不是赵洵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所有修行者都曾经面临的问题,是一个共性问题。

    因为在修行的过程中,人的行为心态等等都会发生变化。

    也许你在前一刻的时候想的事情跟你在后一刻想的事情完全不同。

    正因为两者完全不同,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上不可能出现前后的自己完全一致的情况。

    赵洵刚刚来到大周后,跟他进入不良人衙门后,跟他进入书院之后的状态就是截然不同的,而且是肉眼可见的不同。

    几乎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到这种不同。

    所以赵洵也没有刻意的去强调或者去说什么。

    因为在他看来,看到不同的过程也是他变强的过程。

    他完全没有必要把这些事情去跟外人说去跟外人讲。

    只要他自己能够理解那就是极好的。

    赵洵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所以对他来说,只要能够实现这些细节,那么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就能够完成的相当的好。

    “唔”

    “姚剑仙,我觉得我接下来可以稍稍休息一段时间了。我要消化一下。”

    这还是赵洵第一次主动提及要休息。

    姚言一听愣了一愣,随即点头笑道:“好,好啊。你能够有这个心态那可真的是太好了。”

    赵洵最近的状态可以说是相当的完美了。能够保有这个状态,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但是他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

    所以在他状态最好的时候赵洵还是希望能够得到充分的休息的。只要接下来他能够得到很好的休息。

    那么接下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赵洵就都能够保持良好的状态了。

    他也不用天天搂着青竹剑睡觉,没有那么的矫情。

    有的时候只要点到为止就好了。

    赵洵觉得自己跟青竹剑都能够做的相当好的。

    眼下这个状态其实已经可以说是相当完美的了

    魔宗大祭司遇到了一个小问题。

    那就是虫族突然之间开始不进食了。

    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造成的,但是就其细节来说,很有可能是因为气候环境的变化。

    毕竟虫族原先生活的地方是暗界。

    而暗界的环境跟气候与大周世界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突然之间有了如此重大的改变,虫族感到非常的难以适应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令魔宗大祭司感到疑惑的是,虫族在刚刚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应激反应啊?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如果说这一切都跟气候和环境的变化有关的话,或许应该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很明显的表达出这种强烈的应激反应才对啊。

    但是事实是并没有。

    如此强烈的应激反应是在虫族已经抵达到终南山之后才出现的。

    所以他很难不把这件事与终南山联系到一起。

    而如果将这件事与终南山联系到一起的话,魔宗大祭司又很难不把这件事与书院联系到一起。

    可以说这彼此之间的联系都是相当紧密的,或者说是环环相扣的。

    如果其中任何一环没有搞清楚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都会出问题。

    魔宗大祭司是一个相当谨慎的人,他当然习惯于一次性的将事情搞清楚。

    这样一来他可以更加清晰的弄清楚所发生的一切。

    “或许我该派出一些人前去打探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除此之外,魔宗大祭司还必须要让新来的南蛮巫蛊师们打消对书院的恐惧。

    要知道这些南蛮巫蛊师都曾经是书院的手下败将。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对书院感到恐惧也是相当正常的事情。

    如果他们对书院并不感到恐惧他反而是会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了。

    所以问题到底是出在了哪里?

    因为上一次的时候南蛮巫蛊师首领惨败在了山长手下?

    可是要这么算的话,南蛮巫蛊师首领可不仅败给了山长一人啊,他还败给了冯昊这个不良帅。

    一品武圣显灵下的冯昊如有神助,生生的将南蛮巫蛊师首领在锦官城撕碎。

    在那时候起,怕是南蛮巫蛊师们的心里又有了一个恐惧的对象了吧?

    要是谁都怕谁都恐惧的话南蛮巫蛊师们岂不是任何的人都无法对抗了。

    所以魔宗大祭司的当务之急是一定要帮助南蛮巫蛊师们克服来自于他们心底的恐惧。

    如果他们不能有效的克服来自于心底的恐惧的话,那么怕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都无法真正做到勇敢的面对了。

    这真的是一个堪称无解的事情。

    魔宗大祭司当然会选择出手,帮助南蛮巫蛊师们克服恐惧适应环境。

    但是他能够做的事情毕竟是有限的。如果他无法在最大限度帮助这些南蛮巫蛊师克服掉恐惧,那么怕是南蛮巫蛊师不但不会成为助力反而会成为拖后腿的人。

    魔宗大祭司知道腐蚀者们可不会像是他这么好脾气。

    所以一旦南蛮巫蛊师展现出了不堪大用的一面,展现出了软弱无能的一面,那么在接下来整个腐蚀者就会瞬间将南蛮巫蛊师们吞噬。

    腐蚀者们不养闲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所以当一切展现出来之后,魔宗大祭司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劝阻。

    但是如果劝阻无效的话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只能怪南蛮巫蛊师自己表现的太软弱了。

    当然到目前为止,一切尚且没有定论。

    所以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并不需要表现出太多的恐惧感。

    唉,一切还是得等到有了定数之后再作论断吧。

    但是在此之前,魔宗大祭司应该会将其往最好的方向推动

    东宫。

    太子李显坤的愁眉紧锁。

    近来发生的事情一件连着一件,让他都没有时间好好的去思考一番了。

    发生的事情这么多,但其实归根到底都是一件事。

    一切都是围绕着父皇的布局展开的。

    一切都是围着父皇转的。

    父皇就像是一个太阳,大家都会有意无意的没来由的在他的身边瞎蹦跶。

    太子自然也逃不开。齐王自然也逃不开。

    有的时候太子李显坤甚至会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些许好笑。

    因为不管他怎么做,都会让人觉得自己是父皇的影子。

    可以说父皇一日不驾崩,李显坤一日不登基,这种感觉就会一直存在。

    很多时候李显坤真的觉得自己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

    更为可怕的是李显坤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种状态之中置身多久。

    如果一直都是置身在这种环境之下,整个人距离崩溃那就真的是不远了。

    太子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但是就目前而言,他确实是相当的为难。

    左右为难之下,太子感觉自己真的是相当的难做。仿佛自己不管是怎么做做什么都有一种被针对的感觉。

    是什么造成这一切的呢?

    是齐王吗?还是父皇?

    总不该是他自己吧?

    要是他自己的话,那也太扯了。

    李显坤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冲击感带来的对于自己情感的伤害。

    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真正做到心情的平复。

    这真的是一件无比糟糕的事情。

    如果这座感觉一直持续下去,那么李显坤确实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处于是极度的愤怒之中。

    “也许孤应该请冯大人来聊聊了,或许冯大人能够开导孤。”

    李显坤十分无奈的自言自语道

    返程的路是很难走的。

    这一点贾兴文可谓是心知肚明。

    不过他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因为在贾兴文看来这是他的责任。

    如果他一个人利用传送术回到了都护府,那些安西军的将士们怎么办,西域使团和商队又该怎么办?

    这简直是难以理解的,这简直是难以忍受的,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所以贾兴文只能选择留下来,跟安西军,跟西域使团和商队共进退。

    这一段路其实还好,因为再怎么样沿途还是有驿站的,每走一段距离之后甚至还有一座城池可以供他们大量的补给食物和淡水。

    可是一旦到了沙洲以西,那可就真的是像赵洵说的那样,西出阳关无故人了。

    大漠黄沙,烟尘滚滚。

    贾兴文来的时候已经感受过那种冲击感,要是短时间内再感受一次,所受到的冲击可谓是更加大的了。

    但是贾兴文依然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从踏上返程的那一刻,就已经只能一条道走到底了。

    所幸的是有了来的时候的那些经验,贾兴文已经知道自己在各种各样的困苦条件下该怎么应对了。

    如果一切合理的话,其实倒也不是有太大的问题,怕就怕的是一切并不是那么的合理。

    如果一切并不是那么的合理的话,确实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使得所有人都觉得困惑。

    毕竟整个沙漠戈壁上有的可不仅仅是马贼和土匪,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

    贾兴文的目的当然是尽可能的避开这些生物,尽可能的避开各种各样的威胁。

    只有避开了这些威胁他才能够成功的将安西军,将西域使团和商队平安的带回到安西去

    “好家伙,这一切来的也太顺利了吧。”

    在跟青竹剑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青竹剑成功的成为了赵洵的本命物。

    这也是继鸣鸿刀、皮皮虾白蛟龙之后赵洵第三个本命物!

    虽然在大周世界,从来没有人说过修行者只能有一个本命物。

    但是大部分的修行者还是只有一个本命物的。

    能够有两个本命物的修行者都少之又少。

    更不用说赵洵这样同时拥有三个本命物的人了。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十分了不起的。

    赵洵能够达到这个成就,最需要感激的人自然就是竹林剑仙姚言了。

    可以说姚言自始至终都对他是无比的看好无比的坚信。

    也正是因为姚言对他如此好,才使得赵洵能够拥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去培养他跟青竹剑的关系。

    赵洵是一向很重视这些细节的。

    所以他用了几乎最短的时间做到了这一切。

    赵洵感到很满意,他相信其他人也很满意。

    只要大家都能够感觉到满意那就是极好的。

    “哈哈哈,今日总算是能够跟姚剑仙交差了。不然一直被姚剑仙盯着的感觉可真的是太糟糕了。”

    赵洵阔步走到了竹林。

    按照约定,姚言每天早上都会在这里等他。

    今日自然也不例外。

    当赵洵抵达的时候姚言就那么立在那里。

    “姚剑仙早啊。”

    “已经不早了,你看看天上的太阳。”

    姚言朝着天上指了指,一时间赵洵实在是尴尬极了。

    “哈哈,也许是因为昨日的训练量有些太大了,所以我觉得有些疲惫吧。眼下我却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训练之中了。”

    赵洵生怕姚言会误会,连忙补充道。

    要是这个时候姚言误会了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赵洵还是希望可以提前把事情说清楚。

    只要事情说清楚了,那接下来的很多事情其实也就简单了。

    “哈哈哈,好呀,那我们开始训练吧。对了赵洵,你现在能够成功收服青竹剑做本命物了吗?”

    对此姚言还是相当关注的。

    “嗯,已经是差不多了,基本上没压力的哈。”

    当赵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姚言却是愣了一愣。

    “这么强的吗?”

    “哈哈哈,见笑了,叫姚剑仙见笑了哈。我就是这么快,这么的迅速。”

    赵洵这也不是在吹嘘,毕竟他这方面的经验还真的是相当的多。

    “嗯,那就好。好了,昨日我们不是教授的你剑分身之术吗,接下来我要教给你的就是借剑之术。”

    “借剑之术?”

    赵洵听到这里的时候双眸不由得一亮。

    借剑这种事情着实是相当的吸引人啊。有的时候能够做到极致,也是相当的帅气的。但是确实需要做到极致才帅气,要是只能做到一半的话,那么不管怎么看都是拉胯居多。

    这种事情要么不做,要做的话就必须要做到最好。

    “唔”

    “是的,借剑之术。当初姚某人在江州城的时候就是借了三把剑。一把青莲剑,一把葬花剑,一把诛神剑。可以说姚某人借的这三把剑,在关键时候发挥出了关键的作用。要是没有这三把剑的话,最终会如何还真的不好说。毕竟那妖皇布里古还是有些实力的。”

    “哇”

    听到这里之后赵洵浑身上下散发出羡慕的目光。

    “嗯”

    “所以说,接下来的话要怎么才能够完美的开始借剑呢?”

    赵洵对于借剑也是有着痴迷的。

    在他看来,如果一个人能够借好剑的话,那么在遇到了危险时候也是拥有着极强的自保能力的。

    一个人拥有自保能力和没有拥有自保能力那真的是可谓是天壤之别。

    赵洵现在迫不及待的让自己的斜杠技能越来越多,就是为了能够尽可能多的多一些自保能力。

    有的时候不打不知道,一打吓一跳。

    关键时刻的自保能力真的是救命的。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竹林剑仙姚言毫不犹豫的说道:“其实所谓的借剑嘛,最关键的就是要建立一种联系,你和剑之间的联系。我指的这种联系并不是指的你跟本命物,本命剑之间的联系。那种联系当然很关键,但是这是每个修行者都掌握的。但是却并不是每个修行者都能够借剑。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你在借剑的时候,要建立你跟别人剑之间的联系。”

    “呃”

    赵洵直是被姚剑仙这一番话给搞得晕乎了。

    这真的是有些让人迷惑啊,简直就是迷惑行为。

    什么叫做建立跟别人剑的联系?

    这多少有些强人所难吧。

    既然是别人的剑,那要怎么才能够建立联系?

    既然是别人的剑,那要想建立联系,未免太难了吧。

    赵洵感觉他真的不是在矫情。这不就相当于是强人所难吗?

    “你跟别人剑之间的联系自然是没有你跟自己的本命剑联系那么紧密的,但是没有关系。只要你能够保证在你需要借剑的时候对方愿意跟着你走就是了。”

    这话说的好像是很简单的样子哦。

    赵洵一时间感到很无奈。

    为啥感觉姚剑仙不管是在说什么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但是他总感觉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啊。

    真要是这样的话

    “姚剑仙啊,我还是感到有些理解不了,我到底要怎么做,对方才能够心甘情愿的跟我走。呃,我说的对方就是对方的剑。”

    “呃”

    其实赵洵不解释这一下的话姚言大概也能够明白。

    但是赵洵解释了一番也没有什么关系,就是稍稍的会让人觉得有些尴尬。

    但是姚言清了清嗓子道:“其实就是一种信任。人和人之间会有信任,人跟剑之间也存在着信任。如果那把剑信任你,那自然就会选择跟着你走。”

    “呃”

    一时间赵洵直是有些懵逼了。

    怎么感觉越说越饶,越说越是云山雾罩了呢。

    什么叫做人和剑之间的信任

    “那我能不能这么理解,我对于剑道的理解越彻底,我对于剑道的理解越透彻,那对方也就越容易信任我呢?”

    “基本上可以这么理解吧。”

    姚言毫不犹豫的说道:“还有就是你的实力要足够的强,最好比你借剑的对象实力要强。要不然的话,剑是很难借走的。除非是无主之剑,比如说剑冢里的剑。”

    姚言这块提醒的还是相当到位的,毕竟对赵洵来说他对于这方面的理解还是相当浅层面的。

    如果姚言能够帮助他加身印象深入了解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其实很多时候人之所以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愫,基本上就是因为他们更多的时候拥有一种近乎痴迷的情感。

    如果能够理性思考问题的话,那很多的困惑其实也就不复存在了。

    “唔,那要是这么一说的话,其实我倒是能够理解了。毕竟姚剑仙你借的这三把剑,一把是恩师的剑,一把是三师兄的剑,一把是无名剑冢中的剑。这三把剑都相当的强大。但是这三把剑的主人实力都没有你强。所以你能够借的出来。”

    “是的。”

    姚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就是这么个道理。所以你现在就算是学会了借剑的法术,也只能够去管比你实力差的人借剑。”

    “那要是管比我实力强的人借剑能够借出来吗?”

    “绝大多数情况下不行。”

    姚言毫不犹豫的说道。

    “但是也有例外,就是那个人非常欣赏你,对你非常的看好。这种情况下他也是有可能会把剑借给你的。”

    “呃”

    听到这里的时候赵洵大概有些懂了。

    其实姚言说的也是相当的明白了。

    能够以这样一种情感来理解,那真的是相当的靠谱了。

    “所以说,剑道修行之术的关键就在于让自己变强。强者拥有诸多的权力,甚至借剑的时候都有特权。而弱者却只能看别人的脸色,对吧?”

    “是啊。其实不止是剑道,在其他修行门派上也大体如此。”

    姚言苦笑一声道:“人生也是一样,不管是各行各业,都是强者通吃一切,强者拿下一切的。强者可以最大限度的获得利益。而弱者能够分得一些食物残渣就算是不错了。”

    “哈哈,倒是真的很通透。”

    “啧啧啧”

    “好家伙,这样看的话,我其实即便是练成了这个借剑术短时间内也难有大成啊。”

    赵洵的情绪多少还是有些沮丧的。

    原本他以为他练好了这个借剑术之后就可以大喊一声剑来,随后就看到无数飞剑朝自己的身边飞去。

    可事实上完全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有的时候理想跟现实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

    要想全面的掌握这些细节,还是需要有相当漫长的时间和耐心的。

    “嗯,当然是这样的。你以为练剑这么容易的吗?”

    姚言笑了笑道:“你到现在为止其实也只是练了一个皮毛。”

    “啧啧啧”

    赵洵一时间直是有些哭笑不得。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他目前的实力要想剑道大成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过你也不要灰心。因为你现在的进度也算是相当快的了。只要能够保持下去,我坚信你还是能够有很大突破的。”

    “嗯”

    一时间赵洵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姚剑仙后面说的这句话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在安慰他的。

    但是他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毕竟都已经学到了这个地步了。那么要是轻易的放弃不论如何也有些说不过去。

    所以对赵洵来说,现在肯定是要继续练下去的。

    “来吧,那就试试借剑吧。”

    “嗯,还是老样子,我先来给你打个样。”

    姚言沉声道。

    “哈哈哈,好。”

    赵洵现在完全就是一副学习的姿态。

    对他来说,现在学习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要他能够好好的学习,那么在接下来他在剑道修行上还是能够取得不小的成就的。

    成就这个东西有的时候真的是看人的。

    不同的人掌握的成就也完全不同。

    赵洵觉得自己还是一个相当有担当的人,所以对他来说要想全面的获得成就其实还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要好好磨练细节了。

    “剑来!”

    只见竹林剑仙姚言大喝了一声之后,一柄飞剑当即破空飞来。

    光是看那个架势,已经是非常之潇洒了。

    但要想保证绝对意义上的潇洒无疑是相当之难的。

    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很多时候飞剑飞来的时候并不是一把,如果一下子借的是十几把几十把,甚至是几百把飞剑的话,这么多飞剑在飞行的时候难保不会撞击到一起。这么多飞剑叮叮咣咣的撞击在一起,光是听那个声响就能够明白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

    “唔”

    不过这一次姚剑仙借的剑的数量并不算多。

    所以一时间倒是也没有造成太大的轰动。

    “啧啧啧”

    赵洵对此还是感到很好奇的。

    就按照姚剑仙刚刚的那个理论,他能够借的剑都是比他弱的。

    所以这几把剑的主人现在应该是气的脸都绿了吧。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很好的控制情绪的。

    如果他们的情绪爆炸,那真的是

    赵洵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很有意思的样子。

    啧啧啧

    真要是能够合理的控制好情绪,那就必须要有较好的修养。

    而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具备的。

    “一二三四五”

    五把剑啊。

    赵洵还大概的数了数。

    这个剑的数量可真的是不能算是多。

    看来姚剑仙是打算走精品路线了。

    这样没有啥毛病。

    毕竟走精品路线的话,还是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借剑的威力的。

    这个时候姚言的实力可谓是充分的展现了出来。

    一瞬间赵洵感觉到了巨大的罡气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光是看这罡气都能够知道这股气势非同一般啊。

    “好家伙,姚剑仙你这也太帅了吧。你这几把剑是从谁那里借来的?”

    “是从剑冢里借来的。无主之剑。”

    “唔”

    听到这里的时候赵洵还是觉得有些惊讶的。

    “无主之剑啊,那真的是有意思了。”

    “嗯,你一会借剑也可以直接向剑冢借剑。这样不用考虑剑的主人实力的问题,也就不会出现借剑借不出来的尴尬局面了。”

    “嗯”

    赵洵仔细想了想,好像也确实是这个道理啊。

    有的时候借剑确实是一个挺尴尬的事情。

    或者说只要是借都会有尴尬的神色。

    最明显的就是借钱。

    都是欠钱的是大爷。这句话当真是没有任何毛病的。

    你说你当时可怜他把钱借给他了,结果当你要他还钱的时候他就换了一副嘴脸。一副老子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

    这样的话,基本上就真的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借剑的话比借钱是要稍稍好一些的。但是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尴尬肯定是都尴尬的。

    这一点赵洵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明明白白的体会到。

    所以呀

    关键时候的尴尬还是真的相当尴尬的。

    但是管剑冢借剑就不会有类似的尴尬了。

    因为剑冢中的剑都是废弃的剑都是无主的剑。

    所以赵洵如果向剑冢借剑的话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同意,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尴尬的感觉了。

    这真的是很关键的。

    因为对赵洵这样的初学者来说,能够成功的借剑是非常关键的。

    借剑成功之后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赵洵就能够拥有十足的自信心。信心还是很关键的,有了自信心之后做任何事情都能够上一个台阶。

    哪怕是练剑。

    赵洵知道练剑是个持久的事情,并不可能靠一时的突击就成功。

    所以他十分希望能够在接下来取得长足的进步。

    一旦他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那么就可以不断的进步下去。

    赵洵是个需要不断鼓励不断激励的人。

    对他来说如果能够一度获得激励,那么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就可以不断的前进。

    而如果他无法获得这个激励,那么确实有可能会直接摆烂。

    赵洵相信这也不仅仅是他一个人面对的问题,而是几乎所有修行者都会面临的问题。

    所以赵洵无比的希望自己能够全面的获得提升。

    只要他能够全面的获得提升,那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就可以走的更快走的更远。

    “来吧,让我变得更强吧,让我变得更厉害吧。剑来。”

    赵洵学着姚剑仙的样子大喊了一声。

    随即他听到了铮铮铮,嗡嗡嗡的声响。

    是的,在这一刻赵洵十分清楚的听到了这些声响。

    他能够很肯定这不是幻听,而就是剑发出的声音。

    这些应该是剑冢中的剑发出的声响。

    它们开始动了!

    赵洵的心情直是十分的激动。

    他着实没有想到一切能够如此的顺利。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顺利的让赵洵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