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妖兽的变化

第四百六十一章 妖兽的变化

 热门推荐:
    在赵洵看来太子遇刺这件事不管是自导自演也好,是真的遇刺也罢,都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引起轩然大波。

    “啧啧啧”

    赵洵的心情十分的复杂。

    不得不说,能够看到让显隆帝吃瘪添堵的事情还是挺爽的。当然这件事情还是有些特殊的,毕竟显隆帝本身可能并不会在意太子到底有没有遇刺。但是有一件事他是肯定会关注的那就是所谓的太子遇刺带来的影响。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影响都会存在。

    而且据赵洵所料,这个影响还会潜移默化的带来另外的影响。

    这些影响加在一起会在相当程度上带来非常大的变故。

    显隆帝虽然是玩弄权术的高手,但是他能够顶得住这么大的变故吗?

    赵洵对此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

    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显隆帝这个时候要面临的压力可不仅仅是来自于任何一方面的。

    而是方方面面的。朝堂风云诡谲,局势瞬息万变。也许前一刻还是一种感觉,后一刻就变成了另一种感觉。

    对于皇帝这种靠着本能来行事的人来说,一旦感觉错了很可能接下来的一切就都错了。

    显隆帝又是一个典型的不做人子的狗皇帝。所以赵洵倒是真的很想要看看接下来显隆帝会如何出招。

    可以说显隆帝出招的方式不同也就能够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体现出完全不同的局势。

    赵洵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不过眼下这件事也就是个小插曲。对赵洵的影响不算很大,最大也就是暂停窦娥冤的演出罢了。这个损失其实尚且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至少赵洵并不认为这个有多么的可怕。

    只要接下来能够恢复就行了。赵洵觉得不可能所有梨园行永远不开张了吧。即便是大周皇太子,面子也不可能如此之大。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赵洵能够看到的就是多方混战的一个局面。至于谁能够最终笑到最后还真的尤未可知。

    如果一切能够展现到最后的话,还真的是一件令人相当期待的事情。

    当然眼下赵洵要更加关注的是腐蚀者以及暗影族的事情。

    毕竟在这件事上她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斩获颇丰了。

    既然斩获颇丰,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就不应该再停下来,而要乘胜追击,尽可能的去挖掘相关的东西。

    只有尽可能的挖掘信息,才有可能真的得到有关于暗影族和腐蚀者的更多的更有效的东西。

    赵洵对此还是很期待的。

    山长目前对他完全就是放养的态度,根本就不太关注这些所谓的细节。所以赵洵必须要自己加把劲,必须要自己努力的去提升。

    提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至少在赵洵看来是如此。所以只要给了他机会,那么他就一定可能有所提升。无外乎就是时间问题嘛。

    在赵洵看来能够用时间来解决的那就都不算是什么

    “哎呀小师弟,我看你最近是真的魔怔了啊。”

    三师兄龙清泉见到赵洵没事就往书院藏书阁里钻直是感到有些惊讶。

    “啧啧啧”

    “三师兄啊,不是我想要往藏书阁里钻,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如今的形势你也看到了,要想全方位的了解到暗影族跟腐蚀者的信息,我只能从藏书阁获取信息啊。主要是现在信息的获取来源太单一了,我也没有什么法子啊。”

    赵洵双手一摊,表示其实他也很无奈。

    他是真的很无奈。当下的形势其实还是相当复杂的。要想彻底的弄清楚一切,就需要从各方面都搞清楚很多事情。

    最简单的方式自然是从书院藏书阁尽可能的获取信息了。

    之前赵洵基本上已经可以断定,书院的藏书阁就是一个可以自行更新的不断迭代的数据库。

    有这么一个无比强大的数据库在若是不利用的话那可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

    所以从很多情况下就可以看出一点,那就是一定要好好的利用这个数据库,利用这个藏书阁大作文章。

    赵洵能够从中攫取到的信息越多的话,那就越可以得到更多的启发。

    毕竟有关于暗影族和腐蚀者的一切,目前的他掌握的还是相当有限的。

    要想全方位的弄清楚这一切,还是需要大量的信息来源的。

    信息这个东西,真的是最宝贵最无价的。

    有的时候可能就是一条十分简短的信息,就可以带来相当巨大的收益。

    这个收益是全方位的,可以从任何时候起带给好处。

    这样的信息谁能不爱。

    “三师兄,这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我觉得与其在那里多嘴炮几句,倒不如赶快跟我一起来查阅资料。毕竟现在藏书阁中信息更新的频率可以算得上是越来越快了,有如此快的更新频率,那基本上我们也要看的更快才行。要是我们看的太慢,那么很有可能会错漏掉许多关键的信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嗯”

    三师兄龙清泉听罢频频点了点头。

    其实也是啊。

    他本来是想要劝说赵洵多注意休息的。可是劝着劝着反倒是被赵洵给劝了。

    这可真的是太难了啊。

    “好吧,那我就赶快加入进来好了。人多力量大,多一个人至少多一分力气啊。”

    “啧啧啧”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道:“三师兄啊,你从这片区域开始搜寻吧,我查阅这一边的。”

    赵洵心道有分工有合作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搜寻到关键的信息。要不然的话,信息还是有很大可能遗漏掉的。一旦信息有了遗漏那可是了不得的。这个时候任何的信息都是无比关键的。哪怕是错漏了其中任意一条,都有可能会导致最终结果的偏差。而赵洵是无论如何也不希望信息出现偏差的。

    毕竟他已经如此努力的在探寻腐蚀者跟暗影族之间的关系了,他也好不容易稍稍有了些成功。如果说在这个时候就有了一些错漏那也未免太可惜了。

    行百里者半九十。

    越是到了关键时刻,越是需要努力。

    很多时候人的情绪都是这样变化的。

    所以在赵洵看来,更加需要所谓的全方位的专注。

    有了三师兄龙清泉的加入,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起来。

    至少赵洵多了个帮手。

    而以三师兄二品圆满的实力,要进行全方位的检索也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情。

    至少赵洵并不用在担心一个人用不过来的情况。

    有了三师兄龙清泉在,赵洵的心里是相当的踏实的。

    时间就是这这样不知不觉间不经意的流逝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赵洵能够感受到的巨大变化。

    因为他明显能够感觉到藏书阁中刷新的这些信息更加的偏向于具象化。

    一开始都是抽象化的东西,但现在是越来越具象化了。赵洵能够看到的是一个个的例子。

    这些例子在相当程度上能够让赵洵更好的认识他所看到的东西,能够具有更强的理解能力。

    理解这件事吧其实真的是因人而异的。

    很多人会有不同的理解模式,很多人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套路。

    至少在赵洵看来,理解是最好能够有一个具象化的东西的。有了具象化的东西在理解的过程中确实能够非常明确的了解到很多关键的因素。

    比如说在暗影族入侵艾伦洛尔的时候,他们并没有采取直接入侵的形势,而是选择了安排了一群傀儡入侵。

    而这群傀儡就是腐蚀者。

    最关键的是,腐蚀者的记忆还被完全抹除掉了。

    所以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傀儡,只以为一切都是出自于他们自己的本能。

    这种感觉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算的上是相当的奇妙了。

    赵洵不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形容,但是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相当的离谱。

    呼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暗影族才是终极的思维操控者”

    “嗯?小师弟你在说什么?”

    三师兄龙清泉愣了一愣,一再追问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

    赵洵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不管从哪个角度分析。他的判断都是没有什么错的。

    “呼”

    “我是说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暗影族都是顶级的意识思想操纵者。顶级的操纵方式就是通过一种潜意识的操纵对人进行控制的,而不是一种所谓的强迫式压迫式的方式进行操纵。”

    赵洵心道这如果深入的分析下去其实就涉及到了精神分析学说了。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就能够做到的事情,而需要能够掌握基本的理论之后再根据这个理论进行展开。

    可以说这些理论之间其实还是有着不少必然的联系的。

    但是要想把这些所谓的必然联系串在一起需要的可不仅仅是丰富的经验。

    总之赵洵觉得要想在这个时候给三师兄龙清泉完美的讲清楚这一切,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赵洵还是选择点到为止,只要能够说个大概其就可以了。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的关键。

    “看书,看书”

    赵洵又开始飞速的翻阅书籍了。

    不得不说他的信息提取能力确实是顶级。在这样一个莫大的数据库,要想充分提取到关键的信息其实很难。但是赵洵就是拥有这样的顶级天赋。这也可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帮助赵洵成长。

    成长这个事情其实是有些玄而又玄的事情。

    很多人并不能理解成长意味着什么,因为他们在所谓的成长的过程中忽略了许多非常关键的因素。

    所以一时间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些关键的事情。

    赵洵目前是非常看好能够从这些典籍之中挖掘到进一步深入的信息的。

    只要他能够坚持不懈的搜检下去就一定会有收获的

    通过长时间的搜检,赵洵得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信息。

    那就是腐蚀者每隔一段时间就都会被洗脑一次,会被清除掉他们的记忆。

    至于这个时间具体有多久其实是不固定的。也许是几百年,也许是几十年,这个时间是非常不同的。所以,可能完全只是看暗影族的心情,亦或者其他一些因素。

    所以对暗影族来说,他们能够掌控的东西其实也是相当多的,要想平衡这些东西也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

    掌控因素越多的人,能够获利也是相当多的。

    所以暗影族才是得到利益最多的人。

    一旦掌控了利益,他就能够将这一切完美的延续下去。

    既得利益者往往是更加容易掌控这一切的。

    掌控了这一切之后就不可能放手。

    这就有些像是权力。

    权力这个东西的吸引力就在于总是能够让人获得充足的欲望。

    并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刺激人们保有这种欲望。

    这样一来没有人会拒绝获取权力。

    暗影族的情况其实也是差不多的。

    暗影族是一个相当懂得利用自身优势的部族,所以他们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努力的去扩张自己。

    之前的七个星系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七个星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被暗影族所统治。期间这些星系上的原住民肯定也是发起过不止一次的反抗。但是效果可能不甚理想。

    这些所谓的反抗应该都是被暗影族在第一时间就镇压了。主要是暗影族的各方面实力都太强了。他们能够掌控所有掌控的一切资源。与之相比,这些原住民真的有些不够看。

    不管从哪个角度都能够非常明显的分辨出两者之间的差距。

    所以在漫长的新神时代,这些家伙都能够拥有极强的统治力。

    他们并不是没有遭受过挑战,可是在经历过一番挑战之后他们并没有真的被撼动位置。

    挑战与被挑战者永远都是处于一个动态的平衡之中。

    也许前一刻你还是挑战者,后一刻你就变成了所谓的被挑战者。

    人的心态也必须要根据此而做出一应的变化。

    如果心态调整和变化的跟不上节奏,那确实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影响发挥。

    但是暗影族显然不会面对这样的问题。

    暗影族的实力处于碾压态势,不论对上任何的部族,他们都不会有劣势。

    只要能够一直保持优势,那确实可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拥有统治力。

    “不看了不看了,这真的是越看越糟心啊。看了这么多之后整个人都傻了。”

    目前暗影族的状态可以说是如日中天,要想在短时间内挑战他们,那就必须要拥有一个绝对的实力。如今的艾伦洛尔大陆的部族其实是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的。要想挑战他们,所拥有的实力必须要独一档。

    赵洵想来有这个实力的恐怕也只有书院了。这还得建立在山长全面发挥的情况下。

    当然现在赵洵不想考虑任何这些事情,他只想躺平。

    躺平真的是相当爽的一件事。

    在一个时间段只需要考虑睡得舒不舒服,睡得爽不爽,这真的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了。

    “躺椅在手,天下我有。”

    当赵洵靠在躺椅上的时候是真的体会到了那种绝品的感觉。

    极致的人生本该如此,极致的人生本该有享受。

    “来明允兄,吃个橘子,很完美的橘子哈,刚刚洗好的。”

    旺财将洗好的橘子递过来后,一时间赵洵感受到了那种非常惬意的感觉。

    “谢了。”

    赵洵将洗好的橘子直接丢入口中,美美的咀嚼着,完全无视所谓的橘子梗。

    对赵洵来说梗不梗的根本就不重要,只要能够体会到所谓的美食那就是最关键的事情。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是没有人能够拒绝美食的诱惑的。

    赵洵也不例外。

    “服务要到位,这款新式奶茶你一定要好好感受一下。”

    “啧啧啧…”

    赵洵很满意的将奶茶拿了过来,然后插上了吸管美滋滋的品尝了起来。

    “啧啧啧,这个味道简直是绝了哈。”

    赵洵对于旺财所做奶茶的那是相当看好的,而且一般旺财只要做出了新品,那赵洵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品尝的。

    赵洵甚至会在品尝了奶茶之后第一时间给出一些建议。

    这些建议都是非常具备针对性的,绝对能够帮助旺财获得极大的提升。很多时候人的提升都是在一些轻易看不到的细节地方。

    如果能够捕捉到细节的话,那岂不是可以全方位的获得提升了?

    “旺财啊,我觉得你还可以尝试性的多加一些芋圆。加入了芋圆之后奶茶的味道会更加的饱满。饱满的味道会让人欲罢不能。”

    在这方面,赵洵的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

    “唔…”

    “好呀好呀。其实在做这款新式奶茶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当时我就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多加入一些芋圆。不过当时我并没有下定决心。现在看来还是应该多多加一些芋圆的。加入芋圆之后那个口感真的是完美哈。哈哈哈,多谢明允兄的提醒哈,下一次再做的话我肯定会尽可能多的加入一些芋圆了。”

    “嗯,这就好。”

    赵洵点了点头。

    旺财这个孩子有一点相当的好,那就是能够听的进去劝。只要能够听的进去劝,基本上很多方面就不用担心会孤注一掷的问题。

    “啧啧啧…”

    “窦娥冤的问题其实你也不用过于的担心。我估计也就是暂停一段时间,只要这个风头过去了马上就能够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了。”

    “嗯…”

    旺财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比较为窦娥冤的事情伤身费心。

    可以说这件事在相当程度上已经影响到了旺财正常的心理状态。

    赵洵当然是不希望旺财陷入其中的。

    他希望旺财有朝一日能够走出来。

    如若不然的话那可是相当的麻烦。

    “啧啧啧…”

    “嗯我也觉得这件事不会无休止的持续下去。只要能够等一等,应该就能够看到希望了。”

    “哈哈,就是说嘛。”

    赵洵笑了笑道:“咱们的心态就应该放的平稳一些。”

    “啧啧啧…”

    此时此刻二人的心态可谓是大好,能够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是有利于后续的发挥的。

    毕竟生活中可不止这一点破事,还有许多有意义的事情呢。

    “对了,最近窦娥冤的反响应该还是很不错的对吧。那我要不要再写一些类似的出来。”

    “呃…”

    “这个的话其实还是先不要了吧。要不然的话同质化太严重了,很容易出现同类恶性竞争的情况的。”

    旺财听了之后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别提有多无奈了。

    “悲剧作品有一个就行了,千万不能多。多了以后效果肯定不好。”

    赵洵心道好家伙,看来旺财是对此有了心理阴影了啊。

    “那要是换成了喜剧,爱情剧,你怕是不会认为可以多写了吧。”

    赵洵翻了翻白眼道:“其实现在的情况真的没有那么复杂。我们只需要好好的感受一下未来的形势就行了,我觉得未来还是会悲剧做主流。”

    “啧啧啧…”

    “这么看来明允兄你是真的认为悲剧作品会成为未来的主流对吧?”

    “是的…”

    “所以说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这方面的因素,只要我能够写出来那基本上就不用担心销路。销路就一定是能够打的开的。我觉得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赵洵对此还是相当的期待的,未来一片坦途,形势一片大好。

    如此好的形式,那基本上不用顾虑这些细节。

    “唔…”

    此时此刻赵洵非常的兴奋。

    只要旺财能够把宣传工作做好,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就能期待一下未来的大前景了。

    “呼…”

    “当然了我也不会只写悲剧,也会写一些相对大团圆结局圆满的爱情剧。”

    “那太好了!”

    旺财听到这里之后直是相当的兴奋。

    毕竟对他来说,还是更加看好所谓的爱情剧的。

    而且大团圆结局的爱情剧可以在相当程度上保证基本盘。

    只要保证了基本盘之后,那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就能够保证了。

    “嗯,放心好了。在写戏本方面我还是心里有谱的。”

    “哈哈哈…”

    旺财此时此刻是真的高兴了,心里是乐开了花。

    “啧啧啧…所以现在我们应该把心情彻底放开,好好的迎接美好的每一天。”

    …

    …

    终南山一处不起眼的茅草屋内,东越剑圣魏无忌心情颇为沉重。

    魏无忌原本以为跟太子结盟可以更为高效更为有效的刺杀显隆帝,但是直到目前为止他一直都没有得到有效的机会。

    如此一来魏无忌可谓是忧心如焚。

    更可怕的是,魏无忌还要面临一个相当可怕的境地,那就是太子遇刺!

    当魏无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一时间犹如是五雷轰顶。

    这个巨大的冲击让魏无忌一度面临崩溃。

    不过最近魏无忌已经恢复调整了过来。

    因为他得到消息,太子并无大碍。

    对魏无忌来说,东宫太子现在是他必须要依靠的人。

    如果太子出现了任何的闪失,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就意味着魏无忌丧失了最大的依靠。

    魏无忌依靠太子并不是为了获得权力,单纯的只是为了接近显隆帝。

    对魏无忌来说目前是接近显隆帝的最好时机。如果这个时候接近不了显隆帝,那以后要想接近显隆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啧啧啧…”

    魏无忌很清楚杀掉显隆帝的关键是要先把迷雾先拨开。

    而显隆帝目前身边隐藏着无数的暗棋。

    要想把这些暗棋拔除,最好的方法就是依靠太子。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有了太子,确实可以完全无视宫中的禁制。

    虽然显隆帝对太子无比的针对,但是太子仍然有机会能够直接率部发动宫变,杀到显隆帝的寝宫去。

    魏无忌并不需要太子最后动手,他更希望能够动手的是他而不是别人。

    最后刺出那一剑的时候,魏无忌一定要狠狠的再搅一搅,转一转,确保报仇雪恨。

    …

    …

    大明宫,紫辰殿。

    显隆帝的御桉前摆放了无数的奏疏。

    这些奏疏堆积的犹如小山一般,不过显隆帝却没有心思去翻阅。

    因为他知道这些奏疏都是群臣上奏抨击诸王的。

    换句话说这是太子党一次有计划的行动。

    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有计划的。

    先是太子遇刺。随后太子党的成员立即相继发声。

    配合的如此完美如此曼妙。

    那真的是绝了。

    如果说这不是事先商量好的那谁信?

    很多情况下皇室成员的一举一动跟外朝都是联系紧密的。

    所以哪怕是只是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动作都需要联系到一起看。

    “啧啧啧…”

    显隆帝此时此刻的心情相当的复杂。

    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表态才好。

    这个时候朝堂的局势显然已经被太子党所控制。

    要想控制好节奏,显隆帝就要很好的考虑到诸方的态度。

    一个态度把握不好的话就有可能会导致全面崩盘的情况。

    朝堂似战场啊。显隆帝从来就不觉得能够轻松的在朝堂之上纵横。要想做到极致就必须要好好的把握住各方平衡,绝不能让人钻了空子。

    否则的话显隆帝要面临的可能就不是一个人敌人而是一群了。

    皇帝向来都是孤家寡人的,绝不可能会有任何结盟的可能的。

    暂时的结盟都是权宜之计。

    只要出现了裂痕这个结盟就会立即的终结。

    但是太子和诸王就不一样了。

    他们的背后都有一群支持者。道理也很简单。

    因为支持太子和诸王能够有利可图。

    这可不是一般的功劳而是从龙之功啊。

    这天底下还有什么是比定策从龙之功更大的?

    但凡有了定策从龙之功,基本上可以保证一代之内没有任何悬念的富贵。

    “啧啧啧…”

    一时间显隆帝却是觉得很有意思了。

    目前来看,太子和诸王之间互相攀扯撕咬,却是十分的激烈。

    不过太子应该是直接开了群嘲。

    他几乎把所有竞争对手都喷了个遍。当然是他的党羽去喷不是他亲自下场。

    但是这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太子现在终于是有出息了啊…”

    显隆帝颇为嘲讽的说道。

    在他看来太子如今的权术水平算是越来越高了。

    几年前的时候太子还显得有些青涩。但是现在这种青涩感却是完全褪去了。

    “照着这样下去,以后怕是也只有齐王能够与之争一争了。”

    显隆帝的儿子虽多,但是真正有出息的却不是很多。

    目前来说也就是太子跟齐王展现出了独一档的实力。在这方面,确实是有些可悲。

    显隆帝是不希望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的。

    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是能够是大乱斗的局面。

    皇子之间斗的越狠,显隆帝的皇位就越安全。

    皇室之间的斗争向来是无比惨烈的,惨烈程度甚至比屠宰场还要狠。

    比起权臣外戚夺位,皇室内部的倾轧显然更加的惨烈。

    显隆帝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可以踩着这么多人成功上位,便足以说明一些事情了。

    目前他的儿子们正在走着他当年已经走过的老路。

    对显隆帝而言,这其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不过…

    如果有朝一日显隆帝真的能够得道飞升,那就对人间这些俗事,皇室的破事丝毫不关心了。

    但如果他并不能走到那一步,如果他并不能得道成仙的话,那他还是得折返回来思考皇室的这些破事。

    “啧啧啧…”

    此时此刻显隆帝感觉自己已经沾有一些仙气了。

    面对这些事情并没有任何的怒意,能够云澹风轻的去处理,这确实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

    这需要有顶级的释然心态,需要能够看开一切。

    这并不容易,需要极大的能力。

    但是现在显隆帝逐渐掌握了这些能力。

    这得益于慧言法师的相助。

    有了慧言法师的相助,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起来。

    原本并不容易的事情现在变的无比的轻松。

    这真的是太爽了。

    “唔…”

    一时间显隆帝觉得自己的前途十分无量。

    只要他能够很好的保持下去,那么即便是将来不能够达到飞升的境界,肯定也是比现在好的多。

    …

    …

    东宫。

    太子李显坤的心情显然很不错。

    他的这出苦肉计的效果很不错,在相当情况下起到了拨云见日的效果。

    原本尚且不算是明朗的局势一瞬间变得简单了起来。

    在这一瞬间,太子李显坤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已经在与诸王的竞争中占据了优势。

    虽然这个优势尚且不算是明显,但是只要能够拉开差距那就是极好的。

    他能够想象的到诸王这个时候会展开疯狂的攀扯和撕咬,以图凭借此做出反击。

    这些都在太子李显坤的预料之中。

    不过太子李显坤并不觉得有何可怕。

    诸王这么做其实就是表现出了畏惧。

    只有畏惧的人才会这么急着做出反击。

    因为对他们来说,只有做出反击才感觉到自己是安全的。

    但是这有意义吗?很显然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他们越是这样做,越是有可能让太子看到他们的弱点,并能够有效的针对之。

    倒是父皇的态度有一些让太子把握不定。

    父皇目前没有任何的表态,似乎是有意让太子跟诸王之间展开混斗。只要双方展开了混斗模式,父皇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这确实是相当的符合父皇的风格,符合父皇的利益。

    太子李显坤向来不算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他不会刻意的去针对父皇做出计划跟部署。

    因为他必须要合理的分配自己的体能和体力。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在某些方面消耗太多的,那就不可能再有精力去处理其他事情了。

    父皇打算坐山观虎斗,那么李显坤就没有理由真刀真枪的跟诸王干架。这个时候还没有到真正发力的时候,所以李显坤知道自己只要意思意思就得了。

    只要能够暂且稳住局势,那么接下来对太子李显坤来说就是一片坦途。

    毕竟他是太子是皇储,占着名分上的优势。

    所以只要不犯原则性的错误,那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就能够毫无疑问的稳住太子之位。

    所以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熬死父皇就好了。

    如果父皇能够有一些意外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所以现在太子还是得笼络住魏无忌。

    毕竟这是太子能够接触到的最强大的修行者了。

    有了这个修行者在身边,太子随时都可以一剑而起,随时都可以斩杀掉父皇。

    父皇不想体面,那太子李显坤就可以帮父皇体面。

    天下岂有三十年太子呼?

    所以太子李显坤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只要能够让他等到这个机会,那么就有可能彻底的取而代之。

    齐王?

    齐王还幻想着能够取代他成为新的储君?

    痴心妄想,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太子是绝不会给到齐王任何机会的。

    只要他能够稳稳的拿捏那么齐王就不会有机会,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会有!

    …

    …

    江南道,宁州城。

    刺史万彦借到了一个纸条,奏报中说近日妖兽会血洗宁州城。

    纸条并没有落款,所以万彦并不知道是谁给他报的信。

    一时间万彦却是感到有些慌了。

    毕竟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在明明得到有人报信的情况下,若是万彦却对此置之不理,那将来若是追究起来责任的话,他肯定是要负主要责任的。

    所以万彦觉得现在他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跟书院几人商议。

    他们现在才是万彦最大的依靠。

    有了他们的帮助万彦觉得就踏实了许多。

    哪怕是他们只说出一两句话,万彦也能够心安啊。

    “啧啧…”

    万彦知道这种时候绝不能再有任何的一丝一毫的犹豫了,说要去见那就一定要去见。

    …

    …

    “什么,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当姚言听到这里之后,直是感到惊讶不已。

    “啧啧啧…”

    万彦叹了口气道:“本官也不知道。本官也是突然收到这张纸条的。纸条上也没有落款,所以本官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呃…”

    姚言一时间愣住了。

    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有些懵了。

    “啧啧啧…”

    “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真是叫人摸不清楚头脑。”

    “是啊…”

    “要是能够知道对方的的身份,那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靠谱的,要不然的话也不能盲目的轻信啊。”

    姚言的性格还是比较谨慎的,所以这个时候他还是觉得要稳妥一些的。

    “啧啧啧…”

    “嗯,但是这种事情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万刺史沉声道:“所以本官觉得我们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的。”

    “嗯…”

    姚言也觉得万彦说的有些道理,便沉声道:“所以说这两手准备到底是什么样的两手准备?”

    “唔…”

    “就是按照妖兽入侵和不入侵来分别准备。”

    “如果妖兽入侵的话,我们还是要能够在第一时间就做出响应的。当然如果妖兽不选择入侵的话,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还是要随时积极的探索,争取能够找到妖兽的老巢犁庭扫穴。”

    妖兽给到万刺史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万刺史都是闻妖色变。

    “嗯,妖兽现在确实是很嚣张。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我们都要好好的敲打他们一番。只有做到了这点才能够最大限度的震慑住妖兽。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说清楚的。那就是犁庭扫穴的难度相当的大。要想彻底做到这点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

    姚言话锋陡然一转道:“其实要想灭掉一部分妖兽还是很容易做到的。我觉得只要我们能够上下一心要做到这点是很简单的。”

    “嗯,之前本官已经吩咐下去了,叫宁州军全力配合你们行动。但凡你们有什么需要就可以直接调用吩咐。本官相信只要有了配合,要想将这部分妖兽彻底除去还是很简单的。”

    “嗯…”

    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聊定了,不管是万刺史还是姚言等人都是很高兴。

    姚言当然更加希望能够早些灭掉妖兽,这样他们也能快点返回终南山返回浩然书院。

    …

    …

    “呼…”

    赵洵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受着空气之中泥土的清香。

    刚刚下过雨之后空气就是无比的清新。

    如此清新的空气也让赵洵有了心情想要多多走走。

    在竹林旁走是最有意思的。

    赵洵能够看到那些新鲜的笋子从泥土里冒出来,能够看到那些非常好看的菌子。

    晨起走过一圈之后,赵洵接下来就毫不犹豫的前去厨房准备做上一顿大餐。

    大餐这种东西确实很容易勾起人的性质,尤其是自己做的大餐。

    只需要尝上一口就能够体会到那种极致的幸福感。

    那是真的幸福啊。

    今日赵洵准备做的是烤吐司煎蛋。

    吐司煎蛋基本上是标配,再加上牛奶那是相当的完美。

    “呼…”

    赵洵先在锅上倒满了油,随后将面包片贴在锅上开始煎炸。

    那种煎炸的感觉真的是完美啊。

    可以闻到一股清香的味道,

    “啧啧啧…”

    光是闻到了一股香味之后赵洵就感受到了这极致的美好感觉。

    “好香啊…”

    赵洵感觉自己是真的控制不了情绪了,虽然只烤了单面的吐司,但是赵洵还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来尝一尝。

    “可以了,可以来试试了。”

    赵洵毫不犹豫的将单面吐司送入口中,仔细的咀嚼着。

    “真香啊。”

    尝了一口之后赵洵便更加的兴奋了。

    “来吧,让美味来的更猛烈一些吧。真的是太香了。”

    赵洵立刻将剩余的面包片送入了锅中进行煎炸。

    “啧啧啧,我就说什么这么香,果然是小师弟你这做早餐。”

    三师兄龙清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了过来,很是激动的说道。

    “呃…”

    赵洵愣了一下。

    这真的是千防万防就是防不住三师兄啊。

    目前来看三师兄跟旺财真的是绝代双骄,能够做到这个程度也真的是没谁了。

    当然了,赵洵肯定是还要给他们吃的。

    毕竟好歹也算是赵洵最亲近的人。赵洵不管怎么说也得把他们照顾好。

    “三师兄啊这剩下的吐司明显不够我们两个吃了啊。那我再去煎炸一些哈。”

    赵洵心道他真的是一辈子的劳累命啊。

    但也没有什么法子。既然选择了那即便是硬撑那也得撑到底。

    “啦啦啦啦…”

    赵洵一边哼唱着小曲,一边麻利的开始操作。

    哼唱小曲的目的是为了能够最大限度的调动情绪。

    毕竟本来赵洵已经开始大吃特吃了。这个时候却得强迫自己停下来去做饭。

    这个压力真的是…

    “嗯小师弟要不要我去帮帮你?”

    “嗯…三师兄啊要不你去做个沙拉吧。”

    虽然感觉早上做沙拉有些奇怪。但是赵洵也想不到这个时候三师兄能够做些什么了。

    现在的主要目的是给三师兄找个活计。

    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重要。

    “啧啧啧…”

    赵洵很快就把所有的吐司片丢到了锅里。

    一下油吐司立刻变成了金黄色。

    那种金灿灿的感觉十分的养眼。只看了一眼就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差不多了,三师兄你来尝尝…”

    赵洵将出锅后的吐司片放到了一个盘子里,摆盘也是十分的精致了。

    “呼…”

    “这真的是香气扑鼻啊。”

    “啧啧啧…”

    “哈哈…我真的没想到这吐司会如此香。”

    “哎小意思小意思。”

    赵洵心道这才哪儿跟哪儿。

    就一个煎吐司就把你征服了。

    那你要是尝到了我之后做的美味菜肴还不得直接幸福的晕了过去。

    不得不说,赵洵的心情绝对会影响到做出菜品的品质。

    品质不同,味道自然也不同。

    “嗯先好好的吃一顿,接下来就能够好好的继续查询检索相关暗界资料了。”

    “噗…”

    本来在喝牛奶的龙清泉一瞬间直接喷了出来。

    还好赵洵躲避的及时,要不然的话还真的有可能被喷了一身。

    好家伙,这可真的是…

    “小师弟你没搞错吧,你还要前去搜检暗界资料啊!”

    “当然了。不试试怎么知道还有没有新的信息。毕竟书院藏书阁这种东西就是一个不断更新迭代的数据库。我们还是能够从中获取到源源不断的信息的。只要大家能够加把力,那么就能够弄清楚更多的有关暗界的信息。这还是相当关键的。”

    “好吧,既然你主意已定,那我也不好过于的勉强你了。那就先这样吧。不过我可能不能像之前那么频繁的跟你一起去藏书阁了。小师弟啊我也是需要休息时间的。”

    “好吧…”

    赵洵知道这种事情其实也没有办法勉强。

    三师兄他不愿意,如果赵洵一味的勉强的话只能把事情弄得更糟。

    当然对三师兄来说能够提出帮忙就是很不错的了。至于最后到底能够帮忙到什么程度那就不知道了。

    赵洵也是希望能够帮的越多越好吧。

    …

    …

    “呼…”

    赵洵呼出了一口浊气,开始认真的阅读筛选出来的有关于暗影族的相关信息。

    “啧啧啧…”

    “暗影族在实际控制了艾伦洛尔大陆后,就开始离开了这个世界所在的星系。本能驱使他们前去探索新的世界,而这个旧世界则留给腐蚀者前去统治。在新神时代来临后,一切的统治都遵循于本能,一切的扩张欲望都能够解释为本能的趋使。”

    “最关键的是他们每一次扩张还都能够取得不错的效果。一个个旧世界在他们的脚下臣服,一个个新世界在他们的统治下崛起。”

    “呼…”

    深吸了一口气后赵洵努力使得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

    他心道暗影族的扩张真的就是类似于雄狮的扩张啊,一切遵循于本能。但问题是扩张之后他们完全没有去守的意思,而是继续扩张。

    这样就导致他们虽然扩张了多个星系的领地,但却导致了没有几个能够守得住。

    也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呼…”

    “所以说对于腐蚀者来说这应该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吧?毕竟暗影族可能已经忘记那个星系,忘记艾伦洛尔大陆了。他们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统治,而且他们的记忆里他们也确实是统治者。”

    这其实就涉及到了一个更加深层次的问题了,那就是腐蚀者究竟知不知道他们是受到暗影族的控制的。

    记忆这个东西实际上并不是能够完全封死的。

    只要留下一个口子就有可能会被它找到出路。

    所以这个问题就要看腐蚀者能不能,想不想,会不会。

    毕竟他们如果知道了自己只是暗影族所控制的傀儡,甚至只是一些行尸走肉的话,那基本上会感到很难受很绝望吧?

    这个时候他们会选择做什么?会选择好似不知道这件事,还是会选择无视掉?

    不管腐蚀者最终会怎么选择哪一种,对他们来说这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呼…

    其实现在赵洵知道时间会告诉他所有东西。

    一旦接下来暗影族选择重归这个星系,那么就有好戏可以上演了。

    “呼…”

    “这里我一定要好好记上一笔。我隐约觉得这里会成为伏笔啊。”

    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赵洵真的是一个善于发现的人。

    他总能够在关键的时刻发现一些关键的细节,所以也会给整个书院联盟带来巨大的转机。

    这一点还是很关键的。

    “希望接下来的一切如同我预料中的那样发展吧,千万不要再出现一些让人始料未及的情况了。”

    赵洵对此还是很看重的。

    因为他知道事态的变化会导致局势发生急剧的转变。

    一切的一切都会随之而产生突变。

    …

    …

    东海,妖兽国。

    妖皇布里谷神色有些愠怒。

    “岂有此理,真的是岂有此理!”

    “这些人类真的是欺人太甚,太可恶了。”

    “陛下息怒…眼下的形势确实是瞬息万变啊。大周军队不停的搜山检海,儿郎们却是连一处去处都没有了。这真的是…叫人太痛心了。但是陛下也不应该因为他们的举动而气坏了身子。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唔…”

    “确实是被他们气昏了头。这个时候动怒确实没有什么意义!”

    妖皇布里谷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对他们来说,这确实是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间。但这个时候动怒确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保持冷静保持澹定的心态才是他们现在需要做的。

    如果任由情绪膨胀爆炸,整个节奏就都会乱掉。

    东海妖兽国现在是真的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啊。

    情绪化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要不得的,何况是对一国之君而言。

    盲目的情绪化真的会导致整个妖兽国变得一盘散沙。

    所以…

    布里谷现在要做的就是首先让情绪冷静下来,随后尽可能的去思考应对之策,思考解决办法。

    只有找到了解决办法,在面对大周军队和书院组成的联盟之时才能够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要不然的话,就只能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一直被狠狠的痛打!

    这其中书院显然更麻烦更难对付。

    “他们现在明显是聚合在一起,希望最大限度的对我们造成冲击,逼得我们现身!”

    海中的资源就这么多,一旦被进行了限制之后,基本上就难以为继了。

    “要想冲破封锁,最好的方式是多点开花。如果只从一个地方开始冲击的话是很容易被封死的。”

    “最好的办法是直接避开宁州吧?如果聚集在宁州的话对方兵力囤积的相当多,那么就会很难取得突破了。”

    “嗯,宁州是对方的大本营,所以我们避开宁州是很合理的。但是该从哪里开始呢?”

    妖王布里谷这个时候更想要听到的是合理性的意见,而不只是单纯的一些可有可无的吐槽。

    “江州,我们从江州开始突破是最为合理的。”

    “江州距离宁州不算太近也不算太远。我们在江州下手的话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而且对于进一步的突破宁州军的封锁也是很有作用的。毕竟这样一来才能够让对方意识到我们是有能力在任何地方点燃战火的。”

    “啧啧啧…”

    “嗯这个计划非常的完美,可以再优化一下细节,我觉得可以一试。”

    “江州,永州。如果能够在这两个地方同时开始进攻在我看来效果是最好的。”

    “嗯…”

    “所以说,要在两个地方同时发动进攻,还是要能够投入一定的兵力的,必须要合理的调动一下兵力,保证投入的兵力足够。要不然的话,很可能被对手各个击破。”

    …

    …

    永州城。

    永州地产丰富,尤以制陶制瓷业最为丰富。

    在这种情况下当地的商业也相当的发达。

    有不少商人会将当地制作的陶瓷带到远处的州县去售卖。

    别看只是挪动了几百里地,陶瓷的价格却能一下子翻几倍,贩运陶瓷的商人们也可以随之赚的盆满钵满。

    赚钱这种事情不管是在哪里都不寒碜。

    何况是光明正大的赚钱。

    柳汉林便是这样一个靠贩卖陶瓷为生的商人。

    这几日他正准备跟着商队前往宁州贩卖陶瓷,可是得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消息。

    “听说了吗?最近闹妖患了。”

    “妖患?是妖兽吗?”

    “对啊不是妖兽还能是什么。这些妖兽啊可真的是无比的凶残。他们最喜欢的就是活吃动物,若是遇到了人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所以说,咱们永州是怎么突然之间闹起妖患的。在我的印象中,妖兽不是一直都在宁州附近肆虐的吗?”

    “嗯…”

    “一开始的时候妖兽确实是在宁州一代肆虐的,但是后面似乎有了变化…”

    “妖兽们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再之后则是突然出现在了咱们永州还有江州附近了。”

    “啧啧啧,那要是这么说的话,应该是妖兽临时改变了策略和目标吧?”

    “是这个道理…”

    “他们估计是觉得宁州布防的相当严密,从而无法攻破吧?”

    “哎,这可是苦了我们了。咱们这些商人一日不走商一日不得钱啊。也不知道这妖兽的肆虐会持续多久。”

    “是啊要是妖兽肆虐的时间太久,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我们很可能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饭吃了。”

    “嘶…真的是天杀的妖兽…”

    “谁说不是呢…你说好端端的突然闹什么妖患,这不是要命吗?咱们就是靠赚点辛苦钱的,结果这到头来却是连辛苦钱都赚不到了。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

    “哎,先忍一忍吧。这个时候还是保住性命最重要。人只要活着就一切都有可能。可要是人没了,那就万事皆休了。”

    “对对对,钱没了可以再赚,脑袋要是没了,那可就再也长不出来了。咱们可千万不能想不通这个道理啊。”

    “嗯,先观望观望吧。看看事情到底往什么方向发展。要是一切顺遂的话我估计十天半个月之后就可以结束了。”

    “希望如此吧。”

    …

    …

    江州城。

    “你们听说了吗?最近妖兽肆虐啊。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套路怎么突然之间就冒出来了。”

    “呼…这可真的是不好说啊。妖兽的套路我们怎么可能摸得清楚。如果我们能够摸得清楚的话我们岂不是就成了妖兽而不是人了。”

    “啧啧啧…真的有点意思…”

    “这妖兽一出动后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咱们哪里都出不去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倒是没有什么风险了。可是这吃什么喝什么呀?要是什么都吃不到,那咱们难道去喝西北风吗?”

    “就是说啊。咱们可也太难了。”

    “所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只能这么等着了。要不然的话,基本上就是送死啊。就咱们这样的体格,基本上妖兽那就是一口一个啊。妖兽听说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啧啧啧…”

    “所以说,妖兽真的是可恶可憎啊。好端端的非要来给人添堵。本来我们这小日子过得那么好,结果妖兽一来就变得全乱套了。”

    “谁说不是呢妖兽肆虐,苦的其实就是我们这种平头百姓啊。那些大富大贵的人家其实根本不需要赶在这种时候去拼命。所以人家闲个几日十几日,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我们就不一样了。一旦我们闲下来那就是再也赚不到任何银钱了。”

    “哎能怎么办呢?现在我们除了等真的是别无他法。”

    “嗯那就先等一等吧。也许还是会有其他可能其他收获的。”

    “希望吧,希望如此吧。”

    …

    …

    宁州城,刺史府。

    刺史万彦神情凝重。

    就在刚刚他接到了奏报,江州、永州城相继出现了妖兽。

    妖兽肆虐,这两地百姓的日常生活都受到了极大的干扰。

    一时间万刺史感到忧心如焚。

    虽然这两地并不是他的辖区,但是万刺史并不觉得有什么区别。

    因为这里都是江南道。

    江南道的百姓遭到了妖兽的祸害,他的心里就是觉得不舒坦。

    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

    百姓们的生活为何就如此艰辛呢?

    “如果再给本官一次机会的话,本官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倡议组成反妖兽联盟。可惜现在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亡羊补牢,真的为时不晚吗?

    在万刺史看来,这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已。只能说补了要比不补好。但是最好的情况还是羊圈不要破。

    羊圈不破的话则一切问题都不会有,那不是最香的吗?

    当然一切问题凝结在了一起之后那就会导致许多新的问题。

    而这也会使得局势越来越拧巴。

    拧巴这个东西向来就是没有和无数次。

    只要有了第一次之后就会有无数次的拧巴。

    拧巴的次数多了以后整个人都会开始怀疑人生。

    于是乎…

    万彦直是感觉拧巴的不能再拧巴了。

    所以此时此刻万彦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跟姚言等人好好的聊一聊。

    如果这件事能够彻底聊开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呼…”

    很快万彦就请来了姚言。

    此刻的姚言尚且显得是一头雾水。

    他不知道万刺史这个时候选择见他是为了什么。但是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都。

    那就是万刺史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万刺史?您来找我是什么事?”

    姚言的态度很客气,因为他觉得万彦万刺史值得尊重。

    “哎,本官原本也不想打搅姚剑仙。实在是事发突然。”

    “万刺史请讲。”

    “事情是这样的…”

    万彦吞了一口吐沫,沉声道:“就在刚刚本官相继接到奏报,江州和永州城相继出现了妖兽。妖兽肆虐,端是害得当地百姓痛不欲生啊。”

    “呃…”

    姚言听到这里之后直是一愣。

    好家伙,妖兽这到底是什么套路?

    声东击西,还是什么?

    目前来看妖兽的聪慧程度是远远的高于姚言的想象的。

    原本姚言以为妖兽不过是一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的。

    不论从各个方面看,妖兽都是足智多谋,智勇双全的。

    “呼…”

    姚言此时此刻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道:“如今这个情况确实是比较棘手了,比我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那么江州城跟永州城那边的情况万刺史清楚吗?如今那边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是龟缩防守还是其他的什么?”

    在姚言看来这两个地方的态度相当的关键。

    如果不能弄清楚这点的话,那会面临一系列的问题。

    姚言是希望能够将一切尽可能的弄清楚的。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唯有弄清楚这一切,所有的事宜才能够彻底的落定。

    “那两地应该还是采取的龟缩防守的策略吧。”

    万彦苦笑一声道:“毕竟以他们的实力是基本上不可能跟妖兽正面对抗的。能够守住局势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建议向这两个地方进行增援。要不然的话可能会面临一系列的问题。当然,这个时候我们也得给自己留一些兵力,要不然的话万一妖兽们再来回首掏攻击宁州的话我们就抓瞎了。”

    在姚言看来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确定妖兽具体会进攻哪个地方。

    妖兽是占据了进攻的主动的。

    所以不管妖兽具体现在进攻哪个地方姚言都觉得很正常。

    “啧啧啧…”

    万彦苦笑道:“那么增援兵力该以多少为合适吗?”

    “各领一千人好了,我们每人领一支。这样再有一人坐镇留守宁州,我就觉得妥了。”

    姚言是有着一套自己的思路的。

    在他看来这一切其实都是有套路可循的。所以接下来他要按照自己的套路自己的节奏来行事。

    “嗯,本官支持你。”

    对于姚言的建议,万彦自然是选择全部支持的。因为在万彦看来,姚言的判断基本上都是正确的。

    所以万彦完全没有理由拒绝姚言的建议。

    “希望这一次能够有所斩获吧?要不然的话,整个江南道恐怕就要被搅合的乌烟瘴气了。”

    “啧啧啧…”

    “这些妖兽还是很聪明的很有针对性的。但是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因为只要我们选择针对他们,他们就绝没有可能成功。”

    “啧啧啧…”

    “姚剑仙有这个自信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哈哈…对付区区妖兽还是不在话下的。”

    …

    …

    终南山,浩然书院。

    此时此刻,赵洵的神情极为专注。

    因为他又开始练习念术了。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就在一旁,对赵洵做着一对一的指导。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指导的非常细致,几乎不会有任何的错漏。

    这样一来赵洵学习的速度就会相当之快。

    “哈哈哈,可以的。目前来说你小子做的是相当不错的。在过几日应该就可以尝试性的移动巨木了。”

    “呃…”

    赵洵心道好家伙这一步跨的会不会有些大?

    一步跨出去,那简直是让人容易噼叉啊。

    “唔…”

    “所以说呀你小子之前是不是在偷懒?但凡多用一点心思,那状态立刻就完全不同了。”

    “呜呜呜…恩师我冤枉啊。”

    “冤枉?你个臭小子有什么好抱怨的?之前的时候你不是一直都泡在书院藏书阁中吗?”

    “啧啧啧…”

    赵洵仔细一想其实也是没有什么毛病。

    他前段时间确实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书院藏书阁中了。

    这真的是叫人绝望啊。

    “好吧…”

    “不过恩师我不管是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相当卖力的。所以基本上不会有分神的时候。做一件事那就是卖力的去做耐心的去做,确保将一切都做好。”

    赵洵这个时候表起忠心来。

    “啧啧啧…”

    “行吧。为师对你其实也没有要求的那么严格,所以说只要有机会那就要尽可能的提点你一番。只要提点一番之后,你一定就能够悟道了。”

    悟道这个东西其实是有些玄乎的。

    有的时候感觉悟道比较简单。但是有的时候又会感觉悟道很艰难。

    就连赵洵自己都有些把握不好这个度。

    “恩师啊,这个念术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啊!”

    赵洵对此其实还是感到相当的关注的,因为很多时候他其实都是这盲目的接受,并没有去思考背后更加深层次的东西。

    如果他能够看的更多一些看的更透一些,啧啧啧…

    那基本上就能够有新的突破了吧?

    “念术的最高境界…那就不再是隔空取物了,而是能够隔空控制人。”

    隔空控制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赵洵着实吃了一惊。

    好家伙,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赵洵有望能够达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要是达成这个境界的话那于赵洵而言确实是相当不错的。

    “您说的这个隔空控制人,是指的能够控制人的移动之类的吗?”

    “是的,不然你以为能够控制什么?控制意念?”

    “啧啧啧…”

    赵洵还是大受震撼。

    “恩师啊,要达到这个境界需要多久?”

    “应该要两三个月吧,如果你无法达到聚精会神的地步,可能这个时间还会更长。”

    “啧啧啧…”

    赵洵心道那我可真的是压力山大啊。

    赵洵是一个三修的修行强者,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得同时去学习很多的技能。

    要是只学的是一项的话那赵洵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

    但是同时把这么多的压力聚集在一起,确实会让人欲哭无泪。

    “呃…恩师啊,徒儿还需要那么久才能够达到这个境界?那未免也有些过于的折磨了吧?”

    “这算什么。”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却是撇了撇嘴不以为意道:“在为师看来,这些都是再合理不过的了。”

    “你虽然天赋异禀,可该经历的东西总归还是要经历的。”

    “如果不经历的话,那你的基底就打的不够扎实,那么很可能就会出现其他的祸患。臭小子你就算是不听谁的话也不能不听为师的话,要不然的话肯定是有你的苦头吃的。”

    “唔…”

    赵洵苦笑一声道:“瞧您说的。徒儿我怎么敢不听您的话呢。徒儿我可是相当的听话的。不管发生什么,徒儿都会坚定不移的听您的话,都会坚定不移的站在您的这一边。”

    赵洵拍着胸脯表起忠心来。

    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把态度表明。

    要不然的话,恐怕恩师不会给他好果子吃的。

    “哼,这还差不多。”

    “嗯…”

    “行了,今天你练的也差不多了,就先到这里吧。”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毫不犹豫的清了清嗓子道。

    “多谢恩师。徒儿告辞。”

    此时此刻赵洵简直是如蒙大赦一般。

    对他来说能够在这个时间段获得休息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

    …

    却说赵洵离开了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之后毫不犹豫的回到了泳池休息区。

    美美的躺在躺椅上的感觉,真的是叫人觉得心旷神怡啊。

    再喝上一杯冰奶茶那个滋味真的是绝了,直是让人觉得非常的美妙。

    “哇,若是生活一直都能够像这样美好那可得有多好啊。”

    “明允兄,瞧把你给美得不行!”

    便在这时旺财毫不意外的出现了。

    “啧啧啧…”

    赵洵暂且将奶茶杯放下,清了清嗓子道:“我当然美了。劳动过后的休息最是能够让人感到欣慰的,如此一来基本上我能够感受到加倍快乐。加倍快乐旺财你懂吗?”

    “呃…”

    旺财一时间愣住了,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他觉得旺财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样子。

    “啧啧啧…所以说明允兄是希望平日里的时候能够更累一些更苦一些对吧?毕竟只有如此才能让你在休息的时候更加的惬意。”

    “呃,不是这个逻辑吧。”

    赵洵感觉他有点要被旺财绕湖涂了的意思。

    旺财啊旺财,要是按照这个套路的话那基本上他肯定是要熬夜赶稿了。

    如此一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之前赵洵虽然有过熬夜赶稿的经历,但是确实是不想再经历了。

    毕竟对他来说长时间的训练已经几乎好进了他的所有力气。

    “啧啧啧…”

    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还要耗费大量的力气去通宵赶稿子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洵虽然还算是年轻,但是造也不是这么个造法啊。

    要是一直这么下去,赵洵真的担心自己有可能会猝死。

    “呼…其实呢稿子我一直都在写了,但是你千万不要催啊。进度的话我一直都会仔细把握的。但是如果你一直在催稿的话我为了加快速度只能牺牲一部分的质量了。”

    赵洵双手一摊道:“这也是你不希望看到的吧?”

    “呃,当然还是要保质保量的完成的。”

    赵洵知道旺财这个时候态度已经软化了,遂清了清嗓子道:“所以嘛。其实我本来是可以写的更快的,但是为了保证质量只能尽可能的把速度给压下来。要不然的话…你懂的。”

    赵洵是知道旺财的痛点在哪里的。所以当他提到了这个痛点之后,那么旺财就会知难而退。这也是赵洵所希望看到的。

    要不然的话,以赵洵的性格肯定是要继续劝说旺财的啊。

    “好吧好吧,那进度的事情你自己掌握就好。只要能够保证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就好了。”

    …

    …

    在泳池区好好的休息了一番之后,赵洵果断的前去厨房准备做晚饭。

    晚饭这个东西确实有些让人头疼。因为你不知道到底该去做什么。

    有的时候如果做出来的不合口味,那确实会在相当程度上毁心情。

    而且赵洵要考虑到的也不仅仅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口味,还有书院之中其他师兄师姐们的口味。

    有道是众口难调。

    口味这个东西如果确定不了的话,那么在相当情况下是有可能导致混乱的。

    赵洵还是希望尽可能的确定大家想吃什么然后再去做。这样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三师兄你今天晚饭想吃什么?”

    “呃…”

    三师兄龙清泉直挠头:“其实我现在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小师弟,随便吧。”

    当赵洵一时间听到随便二字的时候直是愣住了。

    这人世间最难做的东西莫过于随便了。你但凡给个主题也不会那么的艰难,但是随便的话还是会让人觉得相当的困惑。

    “算了那我自由发挥好了。”

    赵洵无奈,只能自由发挥了。

    很多事情真的是只有自己经历了之后才会明白有多么的艰难。

    做菜这种事情看似简单但是如果遇到了选择困难症也不是闹着玩的。

    很多时候赵洵其实就是处于一种这样的半纠结的状态之中。

    好在他的调节能力还算是不错的,要不然的话整个人还是会很快陷入崩溃的。

    “今晚就做海鲜炒饭了。”

    最近姚剑仙利用传送术从宁州弄来了一些新鲜的鱼虾。

    赵洵一直在用冰块冰着。

    但即便如此这鱼虾该吃的话也得提早吃了。要不然的话,那可真的有可能直接臭掉坏掉了。

    “海鲜炒饭好啊。听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海鲜炒饭,而不只是一个噱头。毕竟姚剑仙给我们提供了最需要的东西。”

    “唔…”

    听到这里之后,三师兄龙清泉直是将期待感直接拉满了。

    很多时候美食真的是需要不断的去尝试不断的去创新的。

    你创新和没有创新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唔…”

    就连旺财这个时候都开始流起了口水。

    “好家伙…明允兄我们现在可是翘首以盼啊。真的很想要看看这做出来的海鲜炒饭成品是什么样的。”

    赵洵心道好嘛现在把flag算是立下来了,接下来的发挥就是相当关键了。

    要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能够直接将节奏拉满的话,那么确实能够做出一份堪称完美的海鲜炒饭。

    只要他把海鲜炒饭的成品拿出来了,那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所以开始吧。

    …

    …

    海鲜炒饭跟一般炒饭的区别其实就是在海鲜二字上。

    海鲜的鲜味可以在炒饭的炒制上将味道提高到极致。

    在某一个瞬间,赵洵感觉自己仿佛是掌握了要义。

    能够掌握要义的话,做出来的海鲜炒饭就是有灵魂的。

    爆炒,加料,将米饭跟海鲜酱料在一起糅合。

    那种自内而外生出的美感确实是让人欲罢不能。

    这个香味确实是出来了。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去感受这些细节。

    每个味道都是有灵魂的,每个味道都是有故事的。

    赵洵希望自己能够记得住这个味道。

    每个味道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味道都是在不同时间不同情况下调制出来的最完美的表达,所以赵洵一定要将所有的味道记住。

    只要能够将所有的味道记住,那么在赵洵想要再次做这些美味菜肴的时候就能够随意的还原。

    那个时候就能够做到得心应手,而不是束手束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