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五十九章 预言术

第四百五十九章 预言术

 热门推荐:
    显隆帝要在长安城内营建一座通天佛塔,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件轰动性的大事件。

    此事一出后,立时间在长安城里引起了轩然大波。

    上到王侯公卿,下到黎民百姓可谓是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圈子,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视角。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足以让整个长安城震动的。

    齐王府内,齐王李象就是神情凝重。

    父皇在这个时候修建一座通天佛塔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管怎么看他都是想不明白啊。还是说慧言法师那个老妖僧又开始胡乱撺掇?

    啧啧啧

    一时间真是叫人雾里看花完全看不明白啊。

    “啧啧啧”

    “父王,皇爷爷此举算不算是彻底表态公开支持西域佛门了?”

    齐王世子李建业此时此刻的态度还是比较直接的。

    在他看来显隆帝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这个态度,很可能就是为了公然支持西域佛门,这样也算是在敲打道门,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样看来的话倒真是很符合显隆帝权术手段的一件事情。

    毕竟于显隆帝而言,是很擅长使用这种一石二鸟的策略。

    道门和西域佛门之间的竞争由来已久。

    自从慧言法师离开西域抵达长安后,这场争斗就明里暗里开始了。

    而且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相当惨烈的。

    因为胜利者只会有一个,而失败者会失去所有的东西,没有任何的悬念。

    此时此刻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显隆帝是更加倾向于慧言法师,更加倾向于西域佛门的。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此时此刻西域佛门获胜的可能性都要更大一些了。

    这样看来的话,其实并不会有太多的悬念了。

    “不然”

    齐王李象一边捋着胡须一边悠悠说道:“我倒是觉得父皇是想要刻意的让西域佛门跟道门打起来,让他们都使出浑身解数来,因为唯有如此父皇才能够真正的看清楚两者的实力,才能够真正的看出谁才能够为大周为皇室奉献出最大的力量。这一点其实很重要。”

    齐王李象毕竟比李建业多活了几十年,经验上还是要更加丰富的。

    “呼”

    李建业闻言呼出了一口浊气来。

    好家伙

    “父王英明。”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父王比他考虑的确实要周道的多。

    “父王,如果真像是你刚刚说的那样,皇爷爷只是为了营造出一种对立的气氛,让西域佛门和道门打起来的话,那么其实也是相当的凶险的啊。如果这个度把握不好的话,会很有可能会导致局面彻底走向失控的啊。”

    “嗯,是的。所以说这个时候火候的把握就显得是尤为重要了。如果不能把握好这个度的话,确实是有可能出现你说的这个情况的。但是以父皇的手腕以父皇的权术水准,我觉得应该一切还是在掌控之中的,至少不会出现彻底失控这种事情。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只要能够做到静观其变,那么接下来发生什么我们都能够沉着应对了。”

    “父王。就是不知道这个时候东宫会有何动作啊?”

    “东宫?”

    齐王李象冷哼一声道:“本王的这个皇兄啊最是能够沉得住气了,如果本王没有料错的话,那基本上太子一定会以不变应万变了。”

    齐王李象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是稍稍的有些不屑的。他却不知道他也是这般态度,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他并没有比太子高明到哪里去。

    但人就是这样的,人是会处于一种极度自我的情况中之后的。在这种无比自我的情况中,人只会看到别人身上的不足,而会本能的忽略到自己身上的不足。

    所以才会有齐王李象今日的举动。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一种相当奇怪的行为。

    当然,在齐王李象看来他的行为并没有任何的奇怪。

    “所以说咱们现在也该给东宫添点油加点火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齐王李象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东宫这么蒙混过关的。

    没变化对东宫来说就是最好的事情,但是齐王可忍不了。

    “叫齐王党的臣子们扇点风点点火,本王就不信了太子就真的能够像是一尊大佛一样屹立不倒。”

    终南山,浩然书院。

    在藏书阁中看了半日光景资料的赵洵只觉得是头晕眼花。

    好家伙,这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啊,来上一次之后整个人都头晕脑胀的。真要是天天都得泡在这个藏书阁里怕是用不了多久整个人就要废了。

    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可在赵洵看来也不是这么个读书法啊。

    真要是事事都是这么个看法,那么用不了多久怕是整个人都要麻了。

    “不看了不看了真要是再看下去我估计是要累死了。”

    赵洵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这个强度真的不是一般的高啊。

    这种时候还是应该要谨慎一些,绝对不能贸然的把精力全部消耗干净了。

    要不然的话整个人可是会迅速的疲惫下来的。

    至少到目前为止,赵洵的状态还是把控的不错的。

    所以一定要把好的习惯和生活状态保持下去。

    反正在赵洵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走出藏书阁,一米阳光洒在赵洵的脸上。

    那种温暖的感觉一时间让赵洵如痴如醉。

    对啊,就是应该有这种感觉嘛。生活并不应该被填的太满,不然的话,就毫无快乐感可言了。

    人还是应该保有快乐的。要不然的话不管怎么看都不是很靠谱的样子。

    赵洵毫不犹豫的直奔泳池区。

    此时此刻他已经将泳池区规划成了休闲娱乐度假首选。

    谁说度假就一定非得要去远方?

    只要心中有沙,哪里都是海边。

    赵洵舒舒服服的躺在了躺椅上,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波光粼粼的游泳池。那种独特的卡姿兰色的泳池实在是美的让人心旷神怡。

    太美了啊,真的是太美了。

    一时间赵洵能够感受到的这些美感真的是让如梦似幻。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累了。

    赵洵竟然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赵洵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远方的场景。

    这是一片空旷的高山草甸。

    上面长满的都是一些矮草和苔藓。不远处的雪山隐隐可见。针叶落叶林那种特有的墨绿色渲染了赵洵视线所及范围内的所有东西。

    此时此刻,赵洵所能够感受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太美了。

    赵洵一直幻想自己去一次这样的场景,但是很遗憾的是最终都没有实现。

    对赵洵来说这绝对可以算的上是一个遗憾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能够在梦中得到弥补。

    “呼”

    赵洵本能的呼出了一口气,也许是因为天气太冷了,这口气呼出来之后瞬间就变成了白气。

    这白气渲染的速度足足让人感到惊讶。

    很快赵洵就被白气所笼罩。

    好家伙。

    虽然知道自己实际是身处于梦境之中,可赵洵还是被眼前的这些景象给惊讶到了。

    好家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赵洵努力的使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冷静,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

    到目前为止赵洵所作的梦还没有一个是无缘无故的。

    只要他做梦了,最后都是能够找到理由的。

    所以这个时候赵洵一定要冷静,一点要认真的分析一切,一定要弄清楚眼下的所有事情,一定要努力记下来所有的细节。

    所有的细节都是有用的,将来做还原的时候肯定会发挥出极为重大的作用。

    赵洵尝试性的往前走,可他不管怎么走那种烟雾缭绕的感觉都让人觉得十分的奇幻。

    这种感觉也太神奇了吧。

    赵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他尝试性的去突破迷雾,但是似乎效果并不怎么理想。不管他做出怎样的尝试,不管他做出怎样的努力,似乎就是无法突破迷雾一样。

    太奇怪了,真的是太奇怪了。

    一时间赵洵觉得非常的迷惑。

    他似乎身处于一个迷宫之中,不管如何努力的探索就是无法走出这个迷宫。

    赵洵此时此刻想要大声的呼喊,可是不管怎么呼喊就是无法得到响应。

    奇怪,真的是奇怪

    就在这时,赵洵醒了。

    他感觉到忽然有一个人在拍打他。

    定睛仔细一瞧,此人不是旺财却又是谁?

    “旺财,是你?”

    “对啊明允兄不是我还能是谁?”

    旺财见赵洵一脸疑惑的样子,只觉得是好笑不已。

    “明允兄你这是怎么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了呢。”

    “呃旺财啊我刚刚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十分的奇怪”

    听到这里之后旺财却是开始翻白眼了。

    “那可算了吧,明允兄你每次做梦哪有一次不奇怪的。在我的印象中,基本上你只要做梦,那都是很奇怪的吧?”

    “呃”

    “倒也不能这么说吧。”

    旺财这句话一时间直是让赵洵不知道该接些什么好了。

    “其实本质上就是这样啊。你每次做梦,结果梦境都十分的奇怪,还需要找人去解梦。给你解梦最多的应该就是青莲道长,这个你反驳不了吧?”

    “嗯”

    赵洵仔细一想好像还真的是这么回事。旺财可真的是毒舌啊,每一句话基本都能够扣到点子上,而且让赵洵完全没有反驳的空间。

    好难啊,赵洵直是感觉自己好难。

    此时此刻,赵洵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嗯这次的梦境应该说是尤其的奇怪了。我梦到自己身处在一片高山草甸之中。四周群山环伺。而且是那种高原才有的雪山。到处都是落叶针叶林。而且还有迷雾,数不清的迷雾,环绕在我的周围。有一瞬间我甚至是觉得自己被这些迷雾所笼罩了。那种感觉真的是很神奇,我用言语感觉都无法形容的神奇。”

    “唔”

    一瞬间,赵洵明显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惧感。

    人在迷雾之中是会彻底的丧失掉方向感的,而人一旦丧失了方向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就会有迷茫的情绪生成。迷茫的情绪一旦生成,短时间内就很难会消散。

    可以说此时此刻赵洵所面临的问题基本上是之前所面临问题的一个汇总。

    很难用三言两语就真的说清楚。

    “明允兄你先别着急啊。每一次你梦到稀奇古怪的东西最后不也都能够得到很好的解答吗?先去问问青莲道长的意见吧。你在这里跟我说那么多其实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啊。”

    赵洵仔细一想也是,旺财又不是一个能够解梦的。他就算是跟旺财说的再多也是无济于事的。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赵洵努力的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好,我这就去找恩师。”

    当赵洵来到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所在的竹楼时,这位道长正在抠脚。

    赵洵一时间都无奈了。

    他每次来找恩师的时候恩师不是在挖鼻孔就是在抠脚,这怕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关键是这也太有碍形象了吧。

    恩师如此做,让赵洵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臭小子你这次来找为师又是有何事啊?”

    “啊,恩师”

    赵洵见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主动发问,连忙沉声道:“是这样的,徒儿刚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想要找您来解解梦。”

    “呼”

    “你个臭小子怎么总是三天两头的做梦。你说你做梦就做梦吧,为何还偏偏总是会做奇怪的梦。你做了奇怪的梦不要紧,来解梦的却总是为师。为师心里苦啊。因为解梦并不是一件轻松简单的事情啊。你要想把所有梦解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可是要付出很多努力的。为师已经是拼尽全力了啊,真的是好难啊。”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这个时候诉苦的样子直是让赵洵觉得有些好笑。

    赵洵甚至有的时候会觉得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是一个小孩子。

    毕竟恩师总是会做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有的时候却是叫人觉得啼笑皆非。

    “恩师啊,这个叫做能者多劳。很多时候,大家觉得您很强那才会来找您解梦的啊。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徒儿我就是这么想的。”

    “真的吗?”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闻言挑了挑眉道:“臭小子你没有骗我?”

    “瞧您说的,徒儿怎么敢骗您啊。徒儿说的都是真心话,都是真真实实的真心话啊。”

    赵洵心道好家伙,恩师这个灵魂拷问可真的是令他觉得很恐慌啊。

    “嗯,那要是这样的话,其实还是不错的。”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深吸了一口气道:“罢了,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要是为师再不能做点什么的话似乎看起来也太不靠谱了对吧。罢了为师今日就帮助你好好的解解梦。”

    “来吧,为师要进入你的识海了。”

    解梦的前提就是一定要进入到修行者的识海之中。只有做到了这点,才能够确保一切顺遂。

    赵洵却是早就习惯了的。何况是跟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之间的配合。所以他早早的就准备好,放松下来之后明显能够感觉到一股真气直接灌入到了他的识海之中。

    赵洵知道,那是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元神。

    吴全义元神出窍后就直接进入到了赵洵的识海之中。

    在进入到了赵洵的识海之中后赵洵明显能够感受到那种巨大的冲击力。

    恩师现在是一品大圆满的境界了,所以每做出任何一个动作,在赵洵看来都会无限的放大。

    所以赵洵必须要谨慎小心一些,因为如果他不能够很好的把握这一切细节的话,很可能会被恩师青莲道长吴全直接将他的识海冲散冲溃。

    很多时候度的拿捏都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很多时候很多的修行者就是因为把握不好这个度拿捏不好这个度从而出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赵洵这个时候能够做的事情却是有限的。

    他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证一切处于一个合理的模式合理的状态之下。

    尽可能的放松身心由着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在识海之中畅游。

    这个时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有任何情感的变动的,也不能有任何的对抗的情绪。

    如若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的问题。

    赵洵从来就是一个乖乖仔,所以要保证绝对的稳定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至少就目前而言他的状态保持的还是相当的不错的。

    至于接下来之后会如何发展其实赵洵也没有想好,但是不管之后事情会向那个方向发展赵洵都会做好准备的。

    他不会慌不会怕,因为有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在身边。有恩师在身边还有什么可怕的?

    只要有恩师在,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即便是遇到再危险的情况恩师也能够轻松的化险为夷。

    赵洵对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信心那可是满满的,他坚信一切皆会向着最好的方向发展,他坚信一切都能够走向完美的。

    “呼”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之后,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直接从赵洵的识海之中退了出来,长叹一声道:“臭小子,情况似乎跟为师之前想的有些不大一样啊。为师之前以为是有人再次入侵你的识海。可是刚刚为师进入到你的识海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入侵的痕迹。随后为师有仔细的看了看你眉间的金色莲花,发现这多金色莲花也并没有开合。所以为师是真的很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

    恩师说了这么大一通,赵洵却是愈发的湖涂了。

    “恩师啊,如果没有人入侵徒儿的梦境的话,徒儿怎么会看到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场景呢?这些场景在徒儿的日常生活中应该是完全看不到的啊。”

    “嗯你先不要着急,让为师再好好的看一看。”

    这个时候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态度显然更加的关键。

    他毕竟算是经验丰富,能够在短时间内弄清楚很多事情的真相。

    即便是偶尔有所失误,也并不影响他总体而言的状态。

    所以此时此刻,赵洵所有的期望其实都寄托在了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身上。

    “其实有一种可能,就是你能够预言未来。”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赵洵本能的震惊到了。

    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道:“不能吧,恩师您是认真的?徒儿我能够预言未来,这也太扯了吧。”

    事实上赵洵觉得扯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他其实都只是一个践行者,更多是一个执行者的角色。而对于预言这种事情赵洵实际上是并不擅长的。

    预言这种事情不都是应该有专业的大老做的吗?赵洵怎么都感觉他没有那么专业啊。

    所以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师跟你开玩笑做什么。为师是很认真的跟你说的。”

    吴全义见赵洵不肯相信遂面色一板道:“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有一些人有预言天赋的,只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在为师看来你就是应该属于这种类型。所以为师觉得你是有可能能够全面性的达成某种成就的。关键是看你自己接下来的表现,你想不想要成为这种顶级的强者,如果你想的话,为师可以给你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甚至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不得不说,当赵洵听到这里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但是这种激动的情绪其实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因为赵洵知道,很多事情并不能简简单单的依靠这一时冲动去做。因为很多时候冲动只是一个瞬间产生的,如果依着这股冲动去做事的话,那等到这股冲动消失之后又该怎么办?

    等到这股冲动消失之后,岂不是一切都要回归到原始的状态了?

    那岂不是说之前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啊。

    “呼”

    赵洵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

    尽可能的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些,尽可能的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太过的激动。

    事实证明情绪过于的激动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愈发的复杂。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也很清楚这个时候他必须要良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的情绪控制的还是很不错的。

    再说恩师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在赵洵看来,至少到目前为止恩师所做的一切事情都还是非常的合理的。

    所以他更加要保持一个相对来说心平气和的态度了。

    只有保持一个心平气和的态度,才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持一个合理的模式去进行下一步的操作。

    赵洵知道自己在如今书院联盟当中的作用和重要性。所以不管怎样他一定要努力的做好自己,一定要保证自己不出现任何的问题。

    所以说

    此时此刻赵洵必须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恩师,我可以了。”

    赵洵深呼吸几次之后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明显获得了升级。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之前的他了。

    此时此刻的赵洵状态明显获得了升级。获得了升级之后的赵洵各方面的实力都得到了增强,最关键的其实就是判断力,拥有了良好的判断力之后赵洵在各方面都获得了极致的提升。

    “呼”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见到赵洵这个状态之后其实内心还是相当的满意。

    “嗯,臭小子你干得不错哈。如果能够一直保持这个状态的话,那么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能够整天尝试性的开始预言术了。但是为师有一点还是要提醒你的。那就是预言术一定不能乱用要不然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呼”

    “所以说恩师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你尝试先进入到冥想的状态之中,随后听为师的号令行事。”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这方面的经验显然是相当的丰富的,此时此刻赵洵明显能够感觉到一种快感。

    “来吧,先进入冥想状态之中,在这个状态之中的时候你不要去想任何的事情,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保持绝对的专注。因为只有保持了绝对的专注你才有可能去开启这个所谓的预言模式。不然的话,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臭小子,记住了专注,专注,你一定要保持专注。”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强调,赵洵一时间都被搞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方面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经验真的可以算是相当的丰富了。

    赵洵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按照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路数去操作,不要有任何自己的想法。

    毕竟这方面恩师的经验如此之多,赵洵如果按照自己的套路来的话是很有可能会直接跑偏的。

    但是跟着恩师的节奏走的话就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了。

    赵洵是一个相当有经验的人,所以他会尽可能的减少自己这方面的压力和比必要的麻烦。

    赵洵很快的就进入到了冥想的状态。

    不得不说人在冥想状态时候确实相当的舒适。

    那是一种极度舒适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被放空了。在那一瞬间你不会去想任何的事情,在那一瞬间你能够想象的所有事情就是你要做预言。

    “呼,现在尝试性的去想以之前在梦中的那个场景,并且尽可能的将整个场景搭建起来。”

    这就涉及到梦境还原和场景重现了。

    之前赵洵是有经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的,所以对于赵洵来说这并不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在赵洵看来,他只要能够前面的完成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交代给的任务,那么接下来一切就变得相当的简单了。

    “嗯”

    赵洵努力的将所谓的那个梦境进行还原重现。事实证明这个难度还是有的。

    要想在短时间内将一切还原并不是一件简单轻松的事情。

    但是赵洵既然已经下定了这个决心,自然不会轻易的去放弃。

    对赵洵来说此时此刻所做的每一个尝试都是无比关键的。

    他必须要不断的去累积经验。此时此刻他累积的每一个经验都无比的重要无比的关键。

    当经验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他就可以不再去依赖所谓的指导。

    但是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是绝对不能有任何的犹豫的。

    因为哪怕只是一个细微无比的失误都有可能会葬送整个好局。

    赵洵是一个相当关注细节的人。所以他会尽可能的将每一个细节做好,尽可能的将每一个细节做到极致和完美。

    首先他需要先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将梦境之中看到的主轮廓搭建出来。

    这是最主要的东西,也是最关键的东西。

    要是主轮廓都无法搭建妥当的话,那接下来的一切其实都是虚妄的。

    主轮廓是什么?高山草甸?针叶落叶林?还是远处的苍茫雪山?

    在那一瞬间赵洵感觉到自己有那么一丝一毫的不确定。

    但是他又不敢确定。

    “哈哈哈”

    赵洵突然之间的放声大笑反而让一旁的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有些发愣。

    “臭小子不要分心分神,此时此刻一定要集中注意力。”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已经在努力的平复心情了。

    恩师说的不错,这个时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分心的。这个时候分心后果还是相当严重的。

    “知道了恩师”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恢复到了无比冷静的状态之中。

    对赵洵来说只要能够一直保持这个状态,那么就可以长时间的还原梦境的细节。

    当然,首先他必须要先把梦境的主体给搭建出来。

    如果他无法把梦境的主体给搭建出来的话,其实一切就都是虚妄的。

    “嗯”

    梦境的主体那就先把雪山画出来吧。

    这个时候赵洵觉得雪山是整个梦境的基底,是必须要着重体现的。如果没有雪山,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都是虚妄的。

    所以他开始浓墨重彩的挥笔,将连绵的雪山绘制了出来。

    雪山绘制出来了之后,一切就有了基底,剩下的一切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画出来了。再之后就是关键的高山草甸。

    这个可以说是底色了。

    事实证明底色是相当重要的,只要有了底色,很多事情就都变得简单了。

    “呼”

    赵洵继续挥毫,赵洵又将绿色染满。

    再之后就是所谓的针叶落叶林。

    这个就可以算的上是细节了。

    事实证明即便是是细节也是需要有的,有了细节之后一副画卷就变得陡然生动了起来,不会再有丝毫的疏离感。

    “呼”

    赵洵不停的挥毫泼墨。一时间挥洒自如。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在一旁看的可谓是十分的仔细了。

    整个过程之中他都在严格的监督着,生怕赵洵会画出了一丝一毫的错漏。

    当然,他并不知道赵洵就究竟能够画成个什么样子,就目前来看,一切还得看他自己。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证自己神情的专注。因为接下来他所画的每一个细节都无比的关键。

    如果能够神还原的话,那么接下来还是相当靠谱的。

    如果不能话,恐怕就还得要多花费一些气力。

    很多时候保证实力是一项很难的工作,至少赵洵局的以他目前的实力很难实现这一点。

    不过赵洵也不会有任何的泄气。因为他知道在他的身后有一个坚实的依靠。

    只要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在赵洵实际上就没有什么好畏惧的好惧怕的。

    恩师会在最关键的时候教给他一些无比关键的细节,帮助他成功的将一些看似十分简单的片段串在一起。

    经验在这个时候往往能够发挥出极为重大的作用。

    有经验和没经验所带来的结果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

    至少恩师比赵洵多活了几十年,在经验这方面可以说是相当拿捏的。

    赵洵拼命的绘制着这个场景,力求将细节还原到极致。

    这其实是并不容易的。

    但是赵洵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没有选择。

    他是华山一条路,只有走到底了。

    “加油吧。”

    “少年,加油吧。”

    赵洵不断的给自己鼓劲。

    事实证明这还是有相当大的作用的。

    鼓劲这种事情可以最大限度的让一个人的精神高度集中。

    而一旦精神高度集中了,所绘制出来的准取性和精准性就可以得到极致的提升。那真的是一种无比快乐的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赵洵觉得这真的是相当的幸福的。

    这就像是自己建造一个世界?

    不错,就是这样的感觉的。

    赵洵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建造一个世界。

    那种神奇的感觉真的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建造世界的快感,让赵洵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主宰者。

    那种充实的感觉一直萦绕在他的左右。

    至少在那一瞬间赵洵确实领会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很快,赵洵便开始完善最后的细节。

    这其实靠的就是他强大的记忆力。

    赵洵的记忆力实际上一直都很强,但是要强到还原每一个细节的程度其实压力还是无比巨大的。

    当下的形势却要求赵洵必须要这么做。

    所以说呀,当下的一切都必须要让赵洵加把劲了。

    很快赵洵就把这个场景搭建完毕了,也上了所有的细节和颜色。

    当赵洵做好了这一切之后他理所当然的转向了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沉声发问道:“恩师我都做好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嗯”

    赵洵此时此刻很清楚不能有过多的疑惑,只需要按照恩师交给他的套路去做就是了。

    恩师会告诉他去做什么的,而他需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执行。

    这一点还是相当重要的。

    如果赵洵能够按照这一切做到底的话,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很好的完善一切了。

    “接下来你要好好想想你希望这个场景变成什么样,或者你希望看到一个怎样的场景。”

    当赵洵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直是愣住了。

    我希望看到场景变成什么样?我希望看到什么样的场景?

    一时间赵洵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些错愕。

    恩师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我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改变这个场景?

    我了个乖乖,这也太强了吧。

    在这一瞬间,赵洵感觉自己无比的强大。

    要是真的可以拥有这个实力的话,那么无论从那个角度看,简直都是完美中的完美,根本无懈可击的神奇啊。

    “哈哈哈,我试试啊恩师。”

    赵洵这个时候显然是兴奋极了。能够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赵洵还是打算竭力一试。

    毕竟对他来说当下所做的每一个选择,所做的每一件事实际上都是相当的关键的。

    如果他能够把一切做好,一切做到极致。

    那么也许真的能够做到预言呢?

    看恩师那个意思,预言应该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当然是对于那些骨子里留有天赋的人。对那些没有天赋的人来说即便是你们给予他再强大的赋予也无济于事。

    赵洵应该是属于有天赋的那类人吧。

    虽然赵洵知道自己应该算不上是那种主宰级别的存在,但是应该也是天赋异禀的。

    在这方面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完全没有理由去骗他。

    争取将一切做好将一切做到极致,才是最关键的。

    要不然的话

    赵洵总感觉会有一些细节有大问题。

    “呼”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得自己平复心情。

    此时此刻他明显能够感觉到有意见十分重大的事情要开始做了。

    那就是决定这个场景的走向。

    复原场景其实是简单的,因为你只需要按照既定的印象去把你原先看到过的东西进行复原就好了。

    但是要想将一切重新确定方向,重新确定画面那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面对很多选择,有的时候人就会有选择困难症。

    赵洵希望至少这个时候他不要面临这种选择困难症。

    罢了罢了,直接大笔一挥就是。

    赵洵毫不犹豫的泼墨挥毫。

    在那一瞬间他明显能够感受到一股巨大无比的冲击力贯穿而来。

    那个时候赵洵明显能够感觉到山间被噼开了一大巨大的沟壑,随即群山开始消散,雾霭开始消散,眼前的一切开始消散。

    赵洵发现自己又置身于了一座孤岛之上。

    卧槽。这是什么一个操作。

    虽然我很喜欢海岛度假,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把我丢到一个无人的荒岛上吧。毕竟海岛度假跟荒岛度假的感觉还是不大一样的。

    喂喂喂,真的没有人吗?

    “呼”

    这个时候赵洵能够感受到的就是无尽的荒凉。

    荒凉感这种东西,其实真的很难形容。

    有的时候人是无论如何也感受不到的。

    有的时候却能够感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所以有的时候真的很难形容。

    赵洵此刻就是感觉到了一种无尽的荒凉感。这荒凉感是从身上直接贯穿而下的。

    所以顷刻之间赵洵能够体现的淋漓尽致。

    关键是赵洵已经在拼命的去呼喊了。但是效果却着实不能算是好。

    那种荒蛮的感觉,那种无力的感觉,让赵洵一瞬间有那么一丝一毫的绝望。

    他为啥会亲手绘制了这么一个变化?笔尖那么轻巧的一勾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好奇怪啊,真的是太奇怪了。

    赵洵想要呼喊向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呼救。

    但是他惊讶的发现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并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

    此时此刻的赵洵内心是无比的无奈的。

    所以他接下来该做什么,去探索这个荒岛吗?

    赵洵实在觉得很无聊,便索性开始探索这座荒岛了。

    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的多。

    至少在这一瞬间,赵洵明显的能够感觉的到那种疏离感。

    这确确实实是一种疏离感。仿佛他跟这座岛屿本就是格格不入的。

    这种感觉确实很奇妙。赵洵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他只能沿着低矮的灌木丛不断前行不断的探索,他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要弄清楚到底能够看到什么。

    事实证明这还是相当关键的。

    因为如果他连岛上的情况都弄不清楚的话,还何谈接下来的运作?还何谈接下来的解析和解构?

    一切其实都是建立在你对这座岛屿无比熟悉的前提下的。

    如果你对这座岛屿本来就不算是熟悉那么接下来能够做的事情其实就是相当有限的。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就是明显的能够感受到这种奇怪的感觉。

    很难形容,很难比喻,很难把握。

    但是这种感觉就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所以

    赵洵现在能够做的也就是不断的去探索了。

    探索总归是一件好事情。

    至少探索可以让他对于这个小岛更加的了解。

    在赵洵看来这也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毕竟这座他是他创造出来的。如果连他都对这座岛屿并不了解的话,那么还能够指望谁去了解呢?

    赵洵不断的前行,他用手刀将那些枝丫直接斩断。

    当赵洵穿过这茫茫的一片灌木丛时他直是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

    只见得赵洵的面前是一座心形的湖泊。湖泊之中的水是那种湛蓝色。

    湖泊正中有一块石头,石头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红宝石。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套路?

    此时此刻赵洵是真的有些懵了。

    如果一切都按照这个套路进行展开的话,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一时间赵洵竟然觉得是有些无比期待了。

    “呼”

    赵洵弯下腰伸手去想要触摸那个红宝石。

    可不管他怎么下腰,不管他的身子怎么前倾,他就是无法触碰到那块红宝石。

    赵洵一时间都有些懵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便在这时那个红宝石上突然大放光芒。金色的光芒一时间让赵洵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等到金色光芒渐渐散去之后,等到赵洵逐渐睁开眼睛之后赵洵惊讶的发现此时此刻他竟然就在这里,就在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身边。

    “恩师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太过神奇了,徒儿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准备啊。徒儿也不知道这些是怎么发生的。似乎一切都是从徒儿挥笔的那一刻开始出现的。”

    “嗯”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是啊。你现在遇到的情况气死就是你一开始时候感受到的那样。现在你所感受到的其实就是你内心所真实希望看到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关系,好好的把握这一切吧。为师觉得这一切还是很有可能实现的。”

    好家伙

    恩师这是认真的吗?

    赵洵直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啊。

    要是一切都是像恩师说的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赵洵有朝一日会出现在一座孤岛之上?

    关键是这真的是赵洵希望看到的局面吗?

    真的不会搞错吗?

    有的时候赵洵是真的有些困惑啊。

    要是一切真的都是这样的话,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也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惊喜了。

    毕竟对赵洵来说能够做到这种极致其实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赵洵已经是在努力的适应了。

    但是今后究竟能够适应到什么程度还真的是不好说呢。

    “哎呀,恩师要真的是这样的话,别的事情不好说但是有一点那是肯定的,那就是徒儿一定会空虚寂寞冷,一定会无聊死的。恩师您想想看啊,那就是一座孤岛啊。岛上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徒儿放眼望去除了灌木丛就是杂草。说不定里面还有蛇什么的。然后唯一可以值得慰藉的就是岛屿的中心有一座湖泊。湖泊的中心的石块上镶嵌着一块红宝石。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就来了。当徒儿尝试性的去触摸这块红宝石的时候呢,这块红宝石就直接大放光芒。之后的事情您也都知道了,徒儿发现整个世界变得虚幻,然后徒儿就回到了现实世界了。”

    赵洵双手一摊很是无奈道:“徒儿我是真的不知道这样一座荒岛有什么好待的,唉,真的是无奈啊。”

    “荒岛有什么不好的,也许这座荒岛之上有你最初想要得到的东西呢?”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一句话一瞬间让赵洵震惊了。

    “有我最初想要得到的东西?您是说?”

    “那颗宝石在为师看来其实也许有着关键的作用,所以我觉得接下里你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这颗宝石意味着什么这颗宝石的后面有什么。只有弄清楚了这些,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弄清楚一切。”

    “唔”

    赵洵一瞬间确实是悟了。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确实是相当的关键了。

    恩师每一次都能够透过表象看到本质也确实是相当的强悍了。接下来就是要看赵洵究竟能够看到多少了。

    毕竟这是他的预言,恩师最多也就是提供一个方向性的东西,其他的还得要赵洵自己来探索。

    如果赵洵自己探索的并不是很好的话,那么其实还是白搭的。

    所以说赵洵还是要多多努力的,至少从眼下来看,他还是有不少事情要做的

    轰隆。

    雷声滚滚,紧接着大雨滂沱。

    江南道宁州城中各家各户的百姓们却是早早的就将窗户关上了。

    对他们来说他们很清楚眼下是有一场暴雨要来。

    而且雨水会越来越大,这个时候如果不能够关门锁窗的话是很可能被大雨搞得相当狼狈的。

    街道上空无一人,即便是偶尔看到一两个行人也会赶快躲到屋檐下。

    此时此刻的刺史府内却是完全另一幅光景。

    竹林剑仙姚言、大师姐萧凝、二师姐刘莺莺齐聚在一间屋子里正在讨论着什么。

    “小师弟从终南山发来消息,说狗皇帝现在在长安城中在修建什么通天佛塔。我是真的搞不懂了好端端的要修建什么通天佛塔作甚。”

    “呃我也有些搞不懂呢啊。通天佛塔这种东西真的能够通天吗?我咋觉得其实就是一个噱头啊。如果只是一个噱头的话,那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啊。这个显隆帝怕不是被猪油蒙了心吧。”

    “谁说不是呢,要不怎么说这厮是狗皇帝呢,做事情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完全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这厮做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逻辑可言,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套路可言,所以总归是会给人一种十分迷茫的感觉吧?”

    “就是说啊”

    “小师弟也真是够难的,摊上这么一个狗皇帝,出的书被接连封杀了好几本,现在也只能够转换套路了去写什么戏本了。听说啊他最近在写的一本叫做什么,窦娥冤。”

    “窦娥冤?”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

    “你确定自己没有记错吗?”

    “当然了这种名字我怎么可能记错呢。”

    姚言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姚言的记性那可是相当好的。便是什么都犯错我也不可能犯错的。”

    “唔”

    “所以说这个窦娥冤真的有可能会火吗?”

    “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吧。再怎么说那也是小师弟看好的。小师弟的文笔那是不用说的了,那是顶顶的啊。所以我觉得这个窦娥冤只要老老实实的写,老老实实的宣传,最终应该还是会火的。”

    “唉,大周摊上了这么一个皇帝真的是大灾祸啊。也不知道这厮什么时候驾崩。”

    “我看他现在的状态是相当好的呢。没个几十年应该是不会咽气的。”

    “啧啧啧所以我们现在也不用再为了狗皇帝的事情烦心了,不值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还是应该尽可能的多考虑一些其他的事情。”

    “比方说妖兽?”

    “对啊。我们现在就是这里,不考虑妖兽的事情还考虑什么的事情?之前万大人都已经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了,我觉得我们也该拿出一些担当啊。好歹我们对妖兽也算是有碾压兴致的优势。如若我们不牵这个头的话,那该有谁来牵头呢。”

    “唉,莺莺你先不要急嘛。情况跟你想象的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不是说我们不愿意牵头,实在是当下的情况有些复杂的呀。你想想看,如今妖兽都学聪明了直接藏在海底。我们要想去捉妖兽或者说跟妖兽决战的话,那就必须要先潜入海底。之前的时候万大人倒是派人请来了一批采珠人教我们潜水。但是最终的效果都被证明并不太好。所以现在我们还是应该多多留一些心眼的啊。必须要把这个事情解决好了接下来才能够好好的应对局面。要不然的话,就凭潜水这一条都可以把我们直接给卡死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姚言这个时候说的很认真,说的是相当的苦口婆心。刘莺莺听了都觉得相当的感动。

    “是啊,这些问题我们还是要提前考虑到的。要不然真的出现了问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潜水确实是个大难题。虽然我们可以靠真气来创造一个气罩,但是氧气问题仍然没有能够解决。我们能够支撑的时间有限,这就落于下乘了。一旦妖兽跟我们玩起了拖字诀开始躲迷藏,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呼”

    呼出一口浊气以后,姚言点头道:“是的,我觉得现在妖兽肯定能够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他们肯定明白我们的游泳、潜水本领不如他们。所以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避免跟我们作战。一旦他们存了这样的心思,短时间内我们再想跟他们作战就很难了。有了妖王艾古的前车之鉴,妖皇布里谷肯定会变得更加的谨慎,更加的仔细的。不到最后一刻,我觉得妖皇布里谷都不会出手。除非他觉得时机已经十分的成熟了,一切都已经无比的稳妥了。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妖皇布里谷才有可能会率领他的一票妖兽跟我们决战。”

    “但是我们还是要主动去海底的对吧?”

    “那是当然。”

    “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啊,要是这个时候我们都不能够站出来的话,指望万大人派宁州军前去潜水吗?他们在水面上的时候对上妖兽都没有任何的优势。如果潜入到水下去在我看来分明就是送人头啊。关键是送人头也不是这么个送法,我觉得还是应该多考虑一下细节的,尽可能的避免这种直接送人头的行为。”

    “嗯,所以我们终归还是要学会憋气潜水的,终归还是要把我们能够潜水的时间尽可能的延长一些。”

    “嗯”

    此时此刻,姚言深吸了一口道:“道家养气术可以长时间闭息。这一点我曾经听青莲道长提及过。不过我从未有尝试过。现在要不要试一试。”

    “当然了。这个时候尝试是最好的。要不然的话你想要什么时候尝试?”

    刘莺莺翻了翻白眼道:“你快回忆回忆好好的想想动作。你的自己先做出来动作了,然后我们再来想要怎么做。”

    “唔”

    姚言一时间压力山大。他不说的话还好,他这么一说之后压力一瞬间就来到了他的身上。

    如果他不能够很好的做好的话,那么刘莺莺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一向惧内粑耳朵的姚言一时间打了一个激灵。

    他开始在自己的脑海中拼命检索着细节。

    对他来说当下的每个附诙际窍嗟钡墓丶的。如果在接下来他可以尽可能的把细节做到极致,那么接下来还是能够还原出这个道家闭息术的。如若不然的话,那压力确实是有些大了。

    姚言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处于冷静的状态。

    不管怎么说人如果处于慌乱的状态那是不可能成功做到动作的还原的。

    姚言好歹也是一品修行者,对此可谓是心知肚明。

    所以此时此刻,姚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将所有细节拉满

    终南山,浩然书院。

    此时此刻赵洵的心情平复了许多。

    不得不说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经验确实是相当的丰富。

    说他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也不为过。

    至少赵洵在听了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的话后,是变得愈发的冷静了。

    他能够在那个小岛之中分辨很多的东西。

    他能够尝试性的去探求那个小岛背后的一切。

    这一切真的是无比关键的。

    因为不去这么做的话,很多情况下是难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的。

    而赵洵要做的又是预言术,所以他更加要尽可能的做到极致,更加要尽可能的去努力的探寻。

    如果是别的事情,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兴许还能够帮的了他。可是在这种事情上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怕是也有些为难了吧。

    很多事情,其实就是看重一个节奏。

    赵洵现在必须要让自己身处在一个对的节奏上。

    要不然的话,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明允兄啊,你看把你给累的,快尝尝我新做的这水果捞,最是清爽了。”

    泳池躺椅区,当旺财拿出一碗水果捞的时候赵洵是真的无法拒绝啊。

    光是看了一眼,赵洵就被水果捞所征服了。

    那个色彩那个味道,啧啧啧,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很多时候旺财都知道,情绪化是要不得的,情绪化会使得整个人的情绪变得极度的糟糕。这也会间接的影响很多事情。

    所以有的时候吃上一顿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大吃特吃,狠狠的吃。

    美味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是真的会让人上瘾。

    尤其是旺财做的美食。

    很多时候赵洵都觉得旺财是真的做美食的天赋的。

    他只是被经商的天赋所耽误了。

    因为两者相比较起来,明显旺财经商的天赋要更胜一筹啦。

    所以赵洵有时候会在想,如果他全力培养旺财做菜的话,旺财会表现的如何?会不会成为一代传奇?

    赵洵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至少旺财能够达到比三师兄龙清泉更高的地位。

    这一点是母庸置疑的。

    三师兄龙清泉的热情虽然很高,也很努力。但是不得不说,在某些层面上三师兄跟旺财比起来天赋还是差了一些的。

    在有些事情上天赋真的是决定了一切的。

    有的事情天赋真的很关键。

    如果一切都可以靠努力解决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饿死了。

    至少就眼下而言,赵洵是觉得自己有机会能够帮助旺财超越自己的。

    “嗯,这个水果捞的味道真的是好极了。口味酸酸甜甜,最是适合休息的时候吃上一碗了。旺财啊我觉得你接下来可以尝试性的多去做一些类似的美食。应该是会给你带来惊喜的。”

    “真的吗?”

    旺财听到这里的时候多少有些激动。

    毕竟在他看来,他的天赋也仅仅限于做奶茶果汁等饮品上。

    但是听赵洵的意思,似乎并不是如此啊。

    似乎他有着更为丰富的经验,有着更为强大的实力。

    很多事情融合在一起,结果就不一样了。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很是认真的说道:“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其实你做菜的天赋一直都没有被解锁。如果解锁了的话,那你就是书院新一代的厨神啊。做菜这种事情你听我说啊。只要有了第一次之后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你就会爱上的。你知道我为啥一直喜欢不断的去更新菜品吗?就是因为在不断的更新菜品的过程中我能够体会到那种快乐。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那种完完全全的快乐。那是真的快乐啊。我用言语都很难形容的快乐。旺财啊,你试过之后你就知道了。那真的是完全停不下来啊。”

    “呃”

    旺财听到这里之后直是都有些好奇了。

    “真的如此神奇吗?”

    “当然了,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比如说现在先去摊个煎饼?旺财啊做事情不能好高骛远,做菜呢也是一样的。你不要以为这摊煎饼很简单啊。能否摊出好吃的煎饼全看你的手艺。我觉得呢你还是有机会能够做出美味的食材的。只要尝试一番之后就好了。”

    “呃,行吧,既然明允兄都这么说了,那我怎么也得去试试啊。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摊个煎饼哈。”

    “听说了吗,建造那个什么通天佛塔又死人了。”

    “啊怎么会啊。那个什么通天佛塔不是由官府在督办的吗怎么还会死人?”

    “嘿嘿,听说啊是宫里面的贵人要求的时间紧,所以底下啊也一直在催办呢。如此以来时间这么紧张,自然而然会出问题了。你想想看啊,一边要赶时间,一边又希望得到充足的休息,这能够不起冲突吗?一旦起了冲突啊,这段时间内是就别想再有任何的好果子吃了。”

    “唉,那官府也不能随便杀人啊。”

    “官府没有直接杀人,官府只是动用鞭子狠狠抽这些偷懒想休息的人啊。这样一直抽打再不给饭吃可不就是会死人吗?”

    “啧啧啧,这简直是比直接杀了他们还要残忍啊。”

    “就是说啊。他们如此残忍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唉,只能说期待一下接下来的发展了。如果一切能够顺遂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不能的话,也只能祝福他们好运了。”

    “啧啧啧,其实啊这还只是个开始,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啊。要是一切都是按照现在这个模式进行下去,那我估计死的人还会更多呢。一下子死掉那么多的人,整个长安城还不得臭了。”

    “还好现在天气渐渐的凉了。要是还是盛下酷暑时候的状态,那可真的容易闹瘟疫呢。”

    “那倒是不会,尸体应该很快就会掩埋掉了。卷着草席往乱葬岗里那么一埋,一切不就都结束了吗?”

    “呃”

    “听起来好凄惨的啊。”

    “本来不就是这个样子吗?生老病死,如果都是自然而然的那倒也罢了。偏偏有的时候不是自然而然的啊。我们能够感受到那种无奈啊。因为他们也不想服徭役,但是没有法子啊。十万徭役,即便是一半是从长安城里出,那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凑赶了巧了,那可不是一件好相与的啊。”

    “就是说啊,所以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我们能够指望的也只有是尽可能的好好的处理好眼前的一切啊。真不知道生活之中会发生什么啊。有了经验之后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也许就是宫里贵人的一句话,我们的命运就都变了啊。”

    “这件事也不知道书院是个怎样的态度,也不知道书院会不会同意?”

    “书院?这件事也不归书院管啊。即便是书院不同意又能怎样,我觉得不会对事情有什么本质的影响啊。”

    “想想也是。唉,书院到底不喜欢干涉世俗之事。可是如此一来苦的可就是我们这些人。希望运气好一些吧,至少不要这个时候碰到这些破烂事。”

    “唉,希望宫里的贵人们能够做点人事吧,关键的时候还是要为百姓们着实的啊。”

    “希望如此吧。”

    大明宫,紫辰殿。

    显隆帝看着一份奏报。

    这份奏报是工部送来的,主要讲的是通天佛塔的修建进度等诸多事宜。

    当显隆帝看到这些细节的时候还是感到很激动的。

    因为对他来说,如果能够解决好一切问题的话,那么他就能够跟老天爷跟苍天之间进行沟通了。

    这一点十分的关键。

    因为一直以来整个权力其实是被道门被袁天罡把持着的。

    钦天监的创立就是为了能够与上苍进行沟通。

    而袁天罡作为监正,这个职责他责无旁贷。

    可是显隆帝身为天子,想问问老天爷有何指示,还要去问钦天监的意见,怎么看都是有些诡异。

    所以对显隆帝来说,这可以算的上是相当痛苦的了。

    偏偏这种痛苦他还无处倾诉。

    因为如果他直接向袁天罡表达的话肯定不合适,他如果向慧言法师表达的话,也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做皇帝就注定了是孤家寡人,做皇帝就注定一切都是孤独的。

    所以有那么一两个瞬间,显隆帝确实十分的无奈。

    但是现在一切的情况都不一样了。

    有了这个通天佛塔之后显隆帝能够承受的东西就和以前有了大大的不同。

    他能够使得自己尽可能的去登高,尽可能的登高到通天佛塔的最高层,然后尽可能的去跟老天爷进行沟通。

    一旦完成了沟通之后,显隆帝心里打的许多的结其实也就能够解开了。

    解开心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的时候甚至会让人深陷其中。

    但是显隆帝觉得只要他能够登临通天佛塔,是能够解开这个心结的。

    毕竟他是天子,只要肯跟老天爷进行沟通,只要肯进行不断的交流总归还是会有好的结果的。

    显隆帝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凡是认为这件事艰难的,大概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

    所以这个通天佛塔的修建进度就是显隆帝最为关注的。

    一开始的时候慧言法师做出的预估是十万人修建的情况下一年左右可以竣工。

    但是显隆帝思来想去之后觉得一年左右的时间还是有些太长了。

    所以他希望能够加快进度。

    目前来说十万人是肯定已经够了。哪怕是后期再追加人手其实也没有什么作用,因为已经饱和了。

    所以就要提升效率。

    比如说以前一天只做工五个时辰,现在可以提高到六个时辰乃至七个时辰。

    只要天没黑,就可以一直修建下去。

    在显隆帝看来这是最为简单最为便捷的一种方式了。

    只要能够做到这点,那基本上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遇到很尴尬的情况了。

    当然,整个过程是必须要有人严格监督的。

    如果不能够做到这点,那其实很大程度上就会出现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

    显隆帝希望这样的变故越少越好。

    如果能够在半年左右修建好通天佛塔。

    显隆帝甚至可以赶在新年的时候登上通天佛塔然后庆贺新年的来临。

    此举将十分具有象征意义,显隆帝可以在最关键的时刻跟子民们分享其中的快乐。

    仔细想想这还是相当有意思的。

    就是不知道能否赶在那个时候完工呢。

    因为如此一个浩大的工程也并不是完全按照显隆帝的意志来进行的。

    一旦哪里一个小细节出了问题后果都是十分严重的。

    所以显隆帝也只是决定督促工部去加快速度,至于最后能够达到一个什么程度,那就随缘了

    当赵洵吃到了旺财送来的煎饼的那一刻,心中的感动简直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他真的是太感动了。

    旺财虽然摊的煎饼稍稍有些湖了,但是具体来说也还是能够吃的。

    赵洵稍稍观察了一下,便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

    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表露出任何犹豫的情绪。

    如果他这个时候犹豫了,那对旺财就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如果这个时候他犹豫了,那么很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旺财都无法再喜爱做菜了。

    所以赵洵吃的很是果断,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真香啊。”

    这句话赵洵还真的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种味蕾间的快感。

    不得不说旺财的天赋还真的是有的,基本上只是处于隐藏状态没有被激发。

    一旦被激发之后那种感觉就能够让人体会到绝绝子的感觉。

    “旺财啊,给你点赞。”

    赵洵竖起大拇指,向旺财表达了谢意。

    因为在他看来旺财确实做出了至尊美味。

    别看这只是一个煎饼,但实际上这也是相当好处的了。

    食材并不一定要用繁复的工艺去加工才能够有香味,哪怕是最简单的烹饪方式,有的时候也可以让人体会到绝美的口感。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沉声道:“窦娥冤我其实已经写的差不多了。当然是前面一部分。要想全面写好还需要一些时间。这个跟小说还不一样。戏本应该全面写好之后梨园行才能够拍戏的吧。”

    “那是当然。不过明允兄你不用担心这点。我跟他们其实都已经说好了。只要你的戏本一就位,我一定会第一时间的把戏本送到梨园行去。跟我们合作的梨园行那都是经验无比丰富的。只要给到他们时间,他们就能够很快的把戏给排出来。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只管交给他们就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旺财却是相当的有信心。毕竟这些合作伙伴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可谓是相当的靠谱了。

    有了这么多靠谱的合作伙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赵洵都能够拥有一颗摇钱树了。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写出来的窦娥冤能够叫好。

    如果戏本本身的质量不过关的话,那么其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的。

    “好,那我这几日再赶赶稿子,争取快点把戏本写出来。”

    赵洵的性格是能松能紧的。需要他卖力气的时候他也是能够通宵赶稿子的。当然,如果并没有那么着急的话,赵洵也是能够咸鱼式的更新的。

    一切都是要看具体的情况。赵洵只会合理的分配自己的体能,保证一切都处于一个最佳模式。

    “呼”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如果大师姐、二师姐他们及时返回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再一次试探性的进攻一下腐蚀者?”

    之前赵洵他们就是主动出击对腐蚀者造成了重创。

    有了经验之后赵洵自然希望能够再次尝试。

    毕竟一味的固守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如果能够主动出击的话,或多或少可以缓解一下这方面的压力。

    “这个方面我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旺财双手一摊道:“明允兄啊,这件事我是给不了你太多的建议了。我只希望你自己能够掌控好节奏吧。毕竟这种事情我完全不懂呀。”

    旺财这话倒是没毛病。

    赵洵便是去问贾兴文都比问旺财要靠谱。

    旺财又不是什么修行者,他也确实不能够给到赵洵一些关键性的建议。

    所以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做的就是默默的计划好一切,再在他觉得合适的时机跟书院的师兄师姐们商议一番

    西域,安西都护府。

    回到了莎兹国后的慧安法师神情十分的凝重。

    安西都护府的那座大阵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

    面对如此强大的一座大阵,慧安法师竟然无法做到在第一时间侵入。

    这给到了他相当大的压力。

    因为在原本的计划之中,慧安法师应该是能够一次性的侵入到都护府中,依靠这一己之力彻底的打开局面的。

    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似乎都很难实现的了。

    这个法阵被增强了,增强之后的法阵可以削弱掉慧安法师大部分的实力。

    慧安法师明显能够感觉到他被削弱之后的修为状态最多只有三品。

    三品境界硬冲风险还是相当大的。

    如果不能够处理好细节的话,被一票人困杀的可能性相当的大。

    慧安法师向来是不打无准备的仗的。

    所以他一旦决定出手了那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但是在此之前,一切都还是可以计划重新筹措的。

    目前来看,还是得大量的借助西域联军对安西都护府展开冲击,靠着这种一点点磨得方式去将都护府磨掉一层皮。

    这个时候慧安法师再出手的话面对的压力就小了很多了。

    所以慧安法师不能一开始就出场,他一定要慢慢的进场。

    进场的时机决定了很多事情,进场的时机决定了他能否完好无损的侵入安西都护府。

    这一切都需要再跟西域联军各国的代表进行磋商,必须要达成一个共识才行。

    莎兹国国王在这方面表现的并不强势,所以一切都只能靠慧安法师自己了。

    所幸的是慧安法师总体而言表现的还是相当不错的,他也有信心能够带领这个联盟克敌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