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暗黑之神与撒旦(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五十一章 暗黑之神与撒旦(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人多力量大,这句话绝对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实实在在的。

    有了一众师兄师姐们的帮忙,此时此刻他们能够做的就是相当的多了。

    赵洵也表现的相当的兴奋。

    毕竟对赵洵来说,此时此刻他能够得到全方位的支持,有了这些支持他就不再孤单。

    在赵洵看来弄清楚一切结果相当的关键,只有搞清楚了黑暗之神跟撒旦真正的关系,才能够确定到底接下来书院的策略和方桉该怎么走。要不然的话,一切还是相当的有风险的。

    书院目前就是整个长安城的依靠,是整个大周世界的依靠。

    无论如何书院不能崩。要是书院崩了的话,那一切就结束了。

    所以即便是再难即便是再困苦,一切都必须要好好的收拾,好好的整理。

    出现任何问题后果都是极为严重的,都是承受不起的。

    “哎呀小师弟,这里的典籍实在是太多了吧。我们一下子有些看不过来啊。”

    赵洵心道三师兄啊,你可少点抱怨吧。

    典籍虽然多,但是一直翻阅其实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你格竹子的时候不是也没有什么问题吗?

    “啧啧啧”

    目前来看现在的情况确实是相当的靠谱的。

    只要大家能够团结一致,要想从众多典籍中翻阅出来相关的东西是非常可能的。

    “其实我在想的是小师弟我们能不能依靠纸人来翻阅典籍啊,这样速度可能会更加快一些。”

    “依靠纸人来翻阅典籍?”

    听到这里之后赵洵直是愣了一愣。

    “这个应该不大现实吧?”

    “怎么不现实。其实纸人还是拥有一定的执行力的。只要我们赋予了它们任务,它们还是能够合理的去执行的。关键是要看他们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做到不同的程度,就会有不同的结果。”

    “唔”

    赵洵应了一声道:“那好吧,我去问问十师兄的意见吧。”

    赵洵连忙起身走到了憨憨十师兄徐荣的面前深吸了一口气道:“十师兄啊,具体的情况你也听到了,目前来看纸人应该是帮助我们提高搜检效率的最大帮手了,你能够施法一下让纸人帮我们一起搜检吗。”

    “嗯”

    憨憨十师兄徐荣轻轻点了点头道:“这个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应该可以做到。”

    赵洵听到这里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真的是还好啊。

    要不然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有了十师兄的这个承诺,赵洵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啧啧啧”

    现在的情况其实也算是相当的靠谱的。

    只要能够依靠纸人将搜检效率提高上去,他们就能够用最短的时间了解到黑暗之神、撒旦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弄清楚了这些之后,其他的一切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赵洵从来不会认为这有什么艰难的。无外乎就是一个时间问题。

    现在看来,他们只要能够放轻松心态,接下来的一切就能够解决

    书院众人包括纸人都投入到了高强度的搜检之中。

    但是跟赵洵想象中的情况不太一样,搜检结果并不是很顺利。

    至少从眼下看来,并不算是顺利。

    “呼”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赵洵觉得压力山大。

    要是按照现在的这个速度下去,那么不知道多久之后才会有结果啊。

    赵洵感觉到自己的压力真的是太大了。

    好难,真的是好难啊。

    “也许我该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尝试去专门搜检关键的信息?现在看来搜检结果低下应该是关键信息的搜检出现了问题?”

    既然效率低下,那么肯定是有原因的,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

    所以

    接下来要弄清楚的就是这个问题出现在了哪里。

    只有进行针对性的解读,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弄清楚一切。

    “罗伦啊,你觉得我们该从何查起啊。”

    “呃,我觉得还是从黑暗之神、撒旦这些个关键的字眼开始吧。从这些字眼开始的话,我们就能够最大限度的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罗伦的思路还是相对比较清晰的。

    “其他的信息不能说不关键,但是只能说是相对次要的。既然是相对次要的。那就没有在这方面花费太多的精力。因为这样就是无畏的。”

    “啧啧啧,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啊。”

    “那是当然了,我向来都是只说最关键的部分,不关键的我是一向不提的。”

    “那好吧。”

    赵洵点了点头道:“那我这就去让十师兄去改一下关键词,这样纸人在搜检的时候才能够更加的具备针对性。”

    赵洵知道这种时候还是应该具有一定的执行力的。

    不管怎么说搜检的信息必须要关键,这样才能够长久的弄清楚一些事情的关键。

    要不然的话岂不是白忙活瞎忙活一场。

    这可是赵洵万万不希望看到的。

    毕竟对他来说能够保证高效性和准确性才是最关键的。

    当然赵洵自己也不会有丝毫的放松。毕竟对他来说,他的判断也是相当关键的。

    如果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一定的偏差,那么赵洵还是需要尽可能的把偏差往回拽的。

    唯有如此,才能够确保一切都顺遂。

    “在遥远的暗界,虫族以群居的方式生活。他们生活的地方是最黑暗最阴冷潮湿的,在那里生活,就会面临相当多的竞争对手的骚扰。但是虫族们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恐惧,一丝一毫都没有,它们相当的拥有竞争力,可以直面挑战,可以直面威胁。对他们来说对手根本不足为惧。因为除了暗影族之外,虫族不会惧怕任何人。它们非但不会惧怕任何人,还会将那些企图与他们展开竞争的人直接撕碎。面临如此巨大的恐惧,几乎所有暗界的部族都会达成一个最为基本的共识,那就是避免跟虫族接洽。要不然的话,就可能落得一个身死族灭的凄惨下场。”

    读到这里的时候赵洵还是感觉到了不寒而栗的。

    就目前而言,虫族给他的感觉就是一群莫得感情的杀手。

    关键是这群莫得感情的杀手什么都杀什么都吃,几乎还没有天敌。

    除了暗影族

    从赵洵目前看到的种种叙述来看,暗影族应该是在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虫族应该是次顶级的存在。所以虫族应该除了惧怕暗影族之外不惧怕任何其他的部族。

    这也是他们能够在暗影界横行无阻的关键。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来了。如果虫族是极为重要的召唤黑暗之神的开棺人的话,谁是黑暗之神的召唤者?

    是腐蚀者吗?

    可是这就有些说不通了啊。因为按照记载的话,其实腐蚀者是不在暗界的。

    腐蚀者不但不在暗界,而且几乎跟暗界并没有太多的联系。如果赵洵没有记错的话,其实腐蚀者应该甚至没有魔宗大祭司对于暗界的了解多吧?

    这样看的话,那到底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呼”

    难道说黑暗之神跟撒旦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要是这样的话那可真的是有点意思了。

    当然直到目前为止这一切还都只是猜测,并没有办法进行进一步的证实。

    在取得进一步证实之前赵洵觉得还是不应该过于的盲目。

    否则很有可能会出现极为夸张的情况。

    这是赵洵万万不想看到的。

    赵洵还是希望能够顺遂的弄清楚一些事情的真相。

    他不希望只是依靠猜测和推测去行事。

    这样实在是太不稳了太不靠谱了。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本能的扭过脑袋去看罗伦那边的情况了。

    现在的情况其实罗伦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因为要论对于暗界对于虫族,对于腐蚀者,黑暗之神乃至撒旦的了解,罗伦比他们所有人都要清楚。

    虽然罗伦也并不是完全的了解,但是矮子里面拔高个,罗伦也是他们必须要信任的人。

    赵洵难以想象如果他们不去选择相信罗伦的话还能够选择去相信谁。

    至少从眼下来看,相信罗伦是最好的选择。

    赵洵已经在努力的保持心情的平静和冷静了。

    但是就当下而言,要想弄清楚一切,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看罗伦紧锁的眉头基本上就能够弄清楚一些事情了。

    “呼”

    赵洵心道看来事情真的不简单啊。

    现在真的是应该少说多做。

    只有这样才能更加高效的弄清楚一切,要不然的话,基本上是无法全方位的搞清楚事情的真相的。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已经在努力的平复心情了。

    摒弃杂念,将心彻底的沉淀下来才是当下他最需要做的事情。

    这个时候赵洵知道自己不需要去想的那么多,因为即便是想的再多也没有意义。

    如果能够保持平静,那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保持平静的话,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就能够拥有一个稳定的心情。

    这样在检索的时候也不会受到太多客观因素的影响,而能够完全冷静的处理问题。

    “在虫族打开棺椁之后,黑暗之神缓缓的复苏。经过了神秘力量注入之后黑暗之神的躯体慢慢的开始活动,一开始是手指,然后是整个手掌,小臂、大臂”

    不知为何,当赵洵读到这些的时候竟然感觉到头皮发麻。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洵真的有些搞不清楚了。

    如果仅仅是依靠虫族自身的话,赵洵觉得还是相当难以复苏黑暗之神的。

    所以整个过程中一定还有其他的因素。

    那么这个其他因素或者说其他人到底是谁?

    至少到目前为止,赵洵真的难以确定。

    是腐蚀者吗?还是黑巫师?亦或者是魔宗大祭司。

    目前为止赵洵能够想到的也只有这三人了。但是这三人也只是猜测,也只是猜测而已。

    要想真正的确定一切,还是需要能够全面的了解的。

    不能够凭借主观的臆断推测,不能太过麻木的确定一些信息,必须要全面的弄清楚真相。

    这才是一个客观的人该做的事情。

    “啧啧啧”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赵洵开始继续读下去。

    “随着黑暗之神的复苏,暗界之中的所有生物都开始朝着黑暗之神的位置聚集。最先到来的就是暗影族,他们是黑暗之神最为忠实的奴仆,他们也是黑暗之神的族人。在黑暗之神被封印的那段时间内,一直是暗影族在默默的守护着黑暗之神的棺椁。直到一股神秘力量的到来,直到那股神秘力量贯穿了棺椁,这召唤了大量的虫族朝着棺椁聚集。聚集的虫族在很大程度上发挥出了关键的作用。”

    啧啧啧,读到这里的时候赵洵依然是觉得嵴背发凉。就像是有人在刻意的敲击一样。

    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赵洵觉得自己很难形容。

    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呼

    “黑暗之神最终从棺椁之中坐了起来,爬了出来。”

    “他一开始的时候反应有些木讷,也许是尘封多年沉睡多年的缘故,此时此刻的黑暗之神表现的相当的谨慎。他不敢过于的乖戾,不敢过于的嚣张,一切都是在慢慢的探索。他似乎对于这个世界有一些陌生。从他迈出的第一步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

    “呼”

    “黑暗之神意识到他已经苏醒了,这个时代虽然有些陌生,虽然跟他之前生活的那个时代大不一样,但是其实还是有一些相似的地方的。尤其是环绕着他的那些忠实的奴仆,尤其是那些忠诚的奴仆,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他急速的适应这个时代。适应肯定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但是黑暗之神显然适应的很快。他整个过程中并没有遭到太大的阻力。有这么多忠诚的奴仆伴随左右,黑暗之神能够做的事情很多。他首先要先从暗界之中汲取足够的力量。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够让他变得更加的强大。失去了力量之后的黑暗之神必须要在最快的速度得到补充。唯有如此他才能够真正的宣告自己的归来。”

    读到这里的时候赵洵已经基本可以判定这个黑暗之神跟撒旦并不是同一个生物了。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撒旦应该是艾伦洛尔大陆的主宰。

    而黑暗之神很显然不是,黑暗之神更像是暗界的主宰。

    艾伦洛尔跟暗界肯定不是一个地方。

    艾伦洛尔更像是一个平行时空,而暗界更像是一个虚拟的幻化的地方。

    从这些方面赵洵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来许多的东西。

    最明显的就是从这些所谓的世界线中抽离出来他感兴趣的关心的部分。

    这是相当关键的,因为如果不能够确定这些的话,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赵洵无法完全做到确认黑暗之神的动向。

    但是他大体已经有了一个判断,那就是黑暗之神跟魔宗大祭司是一条线的。而撒旦跟腐蚀者是一条线的。

    那么黑巫师呢?黑巫师到底是跟谁有着连接?

    这确实是让人觉得相当的诡异。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冷静下来去阅读更多的典籍。

    典籍之中应该还是有线索的,只要能够顺着线索抽丝剥茧,应该还是能够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的。

    赵洵是一个极为善于挖掘线索的人。他也相信线索会给到带来惊喜的。

    “黑暗之神在不断的汲取力量,暗界之中的黑暗迷雾是他力量的主要来源。在汲取了大量的力量之后,黑暗之神感觉尘封多年的远古洪荒之力在不断都会回归。随着这些洪荒之力的回归,黑暗之神越来越有自信了。”

    “暗界归根到底是一个虚幻的世界,任何幽魂在这里都可以存在。只要黑暗之神愿意他也可以靠吞噬这些幽魂来补充力量。事实上吞噬幽魂所补充的力量显然要比吸食黑暗迷雾来的多,来的快。黑暗之神现在急需要变强,急需要不断的扩大自己的力量。所以他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提升。”

    “黑暗之神补充能量的速度之快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以至于在一些异世界的远古巫师也感受到了这点。他们感觉到无比的兴奋,他们想要通过一场盛大的仪式来召唤黑暗之神。”

    读到这里的时候赵洵心中陡然一惊。

    好家伙

    这样看的话,事情的发展真的是和他想象中有很大的不同啊。

    黑暗之神跟黑巫师之间联系的更加紧密?

    至少从现在来看是能够这么解释的。也是完全能够解释的通的。

    可是黑巫师们明明是在艾伦洛尔大陆生活的啊。他们是怎么跟暗界的黑暗之神之间建立起来联系的呢?

    赵洵左思右想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太具有迷惑性了。

    以至于赵洵很能拨云见雾。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黑巫师、魔宗大祭司是真的是一路人了。

    腐蚀者又是另外一路?

    赵洵发现无知其实才是最为幸福的。因为你知道的越多,就会发现这个世界跟你想象的越是不同。如此一来就会更加的迷惑了。

    唉,也不知道这个黑暗之神的降临跟撒旦的降临之间是完全没有联系还是有一定的相关性

    查找了近大半天之后,赵洵等人还是理出来了不少的线索的。

    将这些全部的线索汇集在一起,就能够理出来不少的头绪。

    对赵洵来讲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弄清楚腐蚀者和撒旦的联系,更为重要的是弄清楚撒旦跟黑暗之神的联系。

    两者是完全孤立的还是有一定联系的?

    这一点十分的关键。

    要是不能弄清楚这些,那么他们之前所作的所有努力其实就是白费的。

    “小师弟啊,今日的收获还是相当多的,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过于的悲观了,只要能够好好的探索检索,应该还是能够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的。”

    “嗯”

    面对三师兄龙清泉的宽慰,赵洵还是感到很幸福的。

    毕竟对现在的他来说,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并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够做到的。

    暗界的一切都太过的神秘了,他只能不断的从看似支离破碎的片段中抽离出来一些关键的信息,然后再把这些关键的信息拼凑在一起。

    只要拼凑的够及时,还是能够有效的解决问题的。

    要不然的话,一切都处于困惑之中,那整个书院乃至整个书院联盟恐怕就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呼”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在努力的平复心情。

    “嗯,先暂且把这些事情抛诸脑后吧,我们现在再去想这些事情也没有用了。”

    赵洵对于这一切还是看的很开的。

    “现在就去做一顿好的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唯有如此,才能不枉费我们这么久的努力。”

    “嗯,我等的就是小师弟你的这句话。嘿嘿嘿。”

    赵洵心道,好家伙,原来三师兄说这么多就是为了现在做铺垫了。

    好吧,反正怎么都要吃,那就好好的享受一番吧

    厨房之中,三师兄龙清泉此时此刻正在托着下巴观察着赵洵在忙碌。

    赵洵今日打算做一份炒面皮。

    所谓炒面皮,顾名思义就是将面皮炒来吃。

    虽然跟其他面皮口感上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其实本质上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

    赵洵并没有什么新奇的感觉。反倒是三师兄龙清泉感到很好奇的样子。

    这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此前三师兄并没有尝过这种炒面皮。

    第一次尝试的话或多或少的都会觉得新奇。其实只要多多尝试几次之后这种感觉就会澹了。

    当然了,赵洵还是认真的做好每一道工序的,确保做出来的炒面皮相当的正宗。

    正宗的炒面皮和不正宗的炒面皮其实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差异的。

    所以赵洵必须要让三师兄龙清泉尝到的第一口就觉得满满的幸福。他必须要让三师兄记住这种正宗炒面皮的味道,以后若是吃到了低劣的彷品就要及时的跳出来表态制止。

    维护美食,人人有责。

    如果大家都习惯了低劣的食物,都习惯了以次充好之后,真正的美食就真的难以生存,难以为继了。

    赵洵先将烙好的面皮切好备用。

    随后开始炒制底料。

    炒制底料是炒面皮环节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可以说也是决定成败的一步。

    如果炒出来的味道相当好的话,那在各方面都会给人一种相当惊艳的感觉。

    可如果炒出来的味道一般的话,那么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赵洵相信包括三师兄龙清泉在内的一众书院弟子应该都不会想要去尝试炒面皮了。

    赵洵当然要将美食做到极致了。因为在他看来是他的责任和担当,可谓是责无旁贷。

    很多时候美食就是在人们不经意之间变了味道。

    也许就是一些细节的不坚持,使得全部味道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些细节上的变化,随后开始的变化那就是深层次的了。

    赵洵知道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步骤都至关重要,只有做到了极致,才能够确保一切顺遂。

    “呼”

    “可以了可以了,开始炒了。”

    赵洵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早已切好备用的面皮直接倒进了锅里。

    总体来说炒面皮跟炒米粉的感觉差不多,不能炒制的时间太长也不能太短。

    如果太长的话会炒的老炒的湖。如果时间太短的话味道和口感都不得劲。

    可以说是相当的难了。

    赵洵知道细节很重要,所以他一直都在努力的控制好火候,确保不会因为火候的问题导致炒出来的面皮口感出现巨大的落差。

    当然整个环节之中还是有一点相当重要的,那就是必须要确保作料的加入时间。

    他之前只是炒制的底料,底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如果加入了作料的话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炒制的不同阶段加入作料那种口感和感觉是不一样的。

    有的时候加入了一些作料会使得面皮的口感变得更加q弹爽滑,有的时候却会使得面皮变得更加劲道。

    虽然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感偏爱,但是赵洵更加坚信大众口味的重要性。

    如果能够将大众口味做到极致,那么基本上赵洵的受众是会相当的广泛的。

    赵洵要做的一直都是大众美食,而不是什么所谓的高端美食。

    在相当情况下,所谓的高端美食会让人浮想联翩,会让人飘忽所以。

    但是大众美食就不会了。

    因为大众美食是给普罗大众做的,消费群体的不同决定了大众美食就必须要接地气,绝不能带着那么多的仙气,决不能让人们仰视。

    一旦形成了那种所谓的仰视的关系,一切就都变得不同了。

    所以赵洵在炒制面皮的时候始终注意到了这点,他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注意到这点。

    很多时候人们总会有意无意的疏忽,殊不知这样是十分致命的。

    保证美食的美味性相当的关键,保证美食的独特性也是相当的关键。

    只有将这些做到极致才能够最大限度的确保所有人都会喜欢。

    赵洵用最快的时间将炒面皮炒制好,随后拿到了三师兄龙清泉的面前。

    “好了,三师兄,快尝尝这刚刚出锅的炒面皮吧,看看口感上有没有什么巨大的差别。”

    “唔”

    一瞬间龙清泉楷书吞口水了。

    不得不说这个炒面皮的卖相看起来真的是太好了啊。

    龙清泉只是看了区区一眼就感觉到了欲罢不能的感觉。

    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魂牵梦绕,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唔,我来尝尝。”

    龙清泉控制住有些微微颤抖的手,然后夹起快子开始尝试炒面皮的口感。

    夹起一小块之后小心翼翼的送入口中缓缓咀嚼着。

    任由炒面皮的香气在口腔之中开始四溢。

    那种曼妙的感觉真的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呼”

    一口之后,赵洵明显的感觉到了美味的感觉。

    “啧啧啧,真的是香啊。”

    “从来没有尝过那么好吃的感觉了。这个炒面皮真的是绝了啊。”

    三师兄尝过一次之后就彻底的被这个炒面皮所征服。

    可以说不论从那个角度来看这个炒面皮都可以堪称是完美。

    完美的口感,完美的味道,甚至连那种绵软的口感都是难以形容的完美。

    龙清泉之前没少吃过面皮,可他在一般的面皮上从来没有尝到过这种感觉。

    所以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神仙操作?

    龙清泉一口气将一小碗炒面皮直接吃完,然后很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赵洵看着吃的美滋滋的三师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哈哈哈,三师兄吃的可还过瘾?”

    “过瘾,真的是太过瘾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小师弟啊,你可真的是个神人,总是隔三差五的就能够弄出那么多好吃的东西,我真的难以想象为何会这么的好吃。”

    “哈哈,三师兄谬赞了。我其实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很多的菜我完全也就是在尝试的阶段。所以做出来的味道究竟如何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只能说可能恰好符合了诸位师兄师姐的口味了吧。我真的好幸运啊。”

    赵洵的谦逊是书院一众师兄弟所公认的。

    也正是赵洵的谦逊,从而让一众书院弟子都对他充满了好感。

    尝试过了诸多美味之后就能够发现原来美食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主要是看你用不用心去做。如果能够真的用心去做的话,就可以发现这真的是容易让人上瘾的存在。尝过了一次之后再尝第二次,尝过了第二次之后再尝第三次。随着一次次的尝试,随着一次次的试吃,就会发现美食也是可以不断改良的。随着改良随着深入人们能够意识到美食的美在于方方面面,美食的美在于细节。

    此时此刻龙清泉就真的体会到了这顿美食的精髓所在。

    “哇,真香啊。小师弟还有没有剩下的,我要再吃点。”

    “呃,有是有,但是也得给其他师兄留一点吧?”

    赵洵面上露出了为难的情绪。

    按照三师兄这个饭量该不会是打算把这一整锅炒面皮给包圆了吧?

    “不用留,你大不了一会再炒一锅就是。小师弟啊,你不要忘了咱们制作美食的目的就是为了吃,如果不能吃饱吃过瘾的话,那咱们制作美食还有什么意义?你就放心好了,其他师兄师姐们在尝过了这美味之后一定也会要你再加量的。所以你不要以为炒制了这一锅之后就结束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炒完了一锅之后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才是关键。小师弟啊,你要是想要把你的这个书院厨神的名头保留发扬光大下去,就绝对不能有任何的犹豫啊。你要是有了任何的犹豫,那基本上不用想,肯定是会影响到你之后的状态的。”

    三师兄龙清泉说了这么好大一通赵洵也算是能够听明白了。好家伙,这意思就是要让他赶快继续去炒凉皮啊。

    赵洵听懂了之后苦笑连连道:“好嘞,放心吧三师兄我一定圆满的完成任务。

    这也不是开玩笑,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目前来说赵洵是无论如何也得听三师兄龙清泉的。

    龙清泉让他做什么他不说言听计从吧,但是总归是不能公然反对的。

    要不然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呼”

    “三师兄你先吃,不够了再加。”

    在三师兄龙清泉的招呼和宣传之下,一众书院师兄弟,包括旺财、贾兴文、旺财等人全部涌来。

    赵洵感觉自己就没有休息的时候,不是在炒面皮就是在炒面皮的路上。

    这真的是一件相当离谱的事情。

    最离谱的是自始至终赵洵竟然没有尝到一口炒面皮。而他可是一直在辛苦的炒制着面皮啊。

    我了个乖乖,要是按照这个节奏的话,赵洵可真的是要欲哭无泪了。

    偏偏三师兄龙清泉还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改之心”,仍旧在跟着其他人一样在好好的吃着面皮。

    赵洵真的是无奈了。

    此时此刻,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无奈。

    但是无奈也就是无奈,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他确实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兄们将面皮吃光。

    然后他继续炒制,如此周而复始。

    最后,赵洵已经不知道炒了多少锅面皮了,以至于是头晕眼花,以至于是痛苦不堪。

    好难,真的是好难啊。

    此时此刻,赵洵明确的感受到了一种无奈感。

    “明允啊,我这里还有小半碗炒面皮没有吃。你要不要尝尝。”

    便在这时贾兴文贾大哥神秘兮兮的出现在了赵洵的身后,掏出一碗炒面皮沉声道。

    “呃”

    此时此刻赵洵直是怔住了。

    这时真的吗?

    贾兴文贾大哥自己还剩下了小半碗炒面皮没有吃,要给他吃?

    这个时候赵洵简直是感动的无以复加。

    这也太令人感动了吧?

    “贾大哥,你对我真好”

    此时此刻赵洵是真的眼眶通红已经有些哽咽了。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越是在关键的时候越是能够谁对你最好,谁对你最真心。

    毕竟这个世界上最难测的其实就是人心。

    你以为别人对你是一个态度,实际上他对你却是另外一个态度。

    真的很难弄清楚这一切,至少赵洵现在的感觉是如此。

    “好,太感谢贾大哥了。等我吃饱以后,便去帮你去训练。”

    “唉,都是结拜兄弟,就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了。”贾兴文轻轻的拍了拍赵洵的肩膀道:“明允啊,你还是先紧着去追查黑暗之神的跟撒旦的事情吧。眼下这个事情肯定是最重要的最优先的。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往后捎带着思考。”

    贾兴文贾大哥的话一时间让赵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看看人家贾大哥这个立场,看看人家贾大哥这个思想觉悟。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如果大家都能够像是贾大哥这样有觉悟的话,还何愁不能轻松击溃腐蚀者和他们背后的撒旦?

    唉,只是有些话赵洵又没有办法去对师兄师姐们说。毕竟以他的身份地位,有些花不说还好,若是说了的话,那可真的是很容易让人无奈啊

    吃饱喝足滞后,一众师兄们相继离开。

    赵洵也回到了竹楼里。

    此时此刻正直夜深人静的时候,赵洵却没有急着去睡觉,而是在仔细思考着白天在藏书阁翻阅的典籍种种。

    可以说赵洵在翻阅典籍的过程中还是看到了相当关键的信息的。

    把这些信息连接在一起之后能够得到一个很清晰的结论。

    那就是腐蚀者跟黑暗之神不是一路子的人。

    腐蚀者对于黑暗之神的了解甚至并不一定比罗伦多。

    那么魔宗大祭司跟腐蚀者凑到一起很可能是一个意外或者巧合。

    然后腐蚀者为了得到魔宗大祭司的助力也就将计就计,假装黑暗之神跟撒旦就是同一个人。

    如果赵洵的这一系列猜测都是正确的话,那就说明了一点——魔宗大祭司被蒙在鼓里,他是被人利用了。

    嘶。

    想到这里的时候赵洵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能说事情和事情人和人之间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能沉醉其中,否则很可能看不清楚。

    赵洵也是在跳出之后才能够看清楚的。

    “呼”

    赵洵努力的平复下来心情,现在正在努力的思考接下来的打算。

    目前来看,一切尚且都是在预料之中。

    但是要再往深处挖就不简单了。

    毕竟藏书阁之中的典籍也有限,而且赵洵不信所有有关于暗界的信息都能够在藏书阁之中的典籍中找到。

    若是如此的话,未免也太过神奇了。

    “嘶”

    赵洵觉得自己现在需要帮助,需要一个帮助他拓宽搜素面的人。

    这个人必须要对暗界有一定的了解,不然的话他们很可能就会卡在这个位面很难更进一步了。

    对于细节的判断此人一定要十分的清楚,绝对不能有丝毫的犹豫不能有丝毫的错漏。要不然的话,一切就有可能会陷入到让人迷失的阶段。

    顷刻间赵洵觉得自己好难啊。可是即便再难也得硬着头皮上

    一夜无话。

    赵洵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可是他就是这么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那种痛苦的感觉真的是太令人难以形容了。

    “呼”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做的就是赶紧去洗把脸清爽一下。这种感觉真的是跟宿醉差不多了。

    要想保持清爽便必须要不断利用冷水去洗脸,这样才能够保持清爽。

    如若不然的话,这种糟糕的感觉就会一直萦绕,永不消散。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拼命的往脸上撩水。

    这样感觉稍稍好受了一些。

    冷静下来之后赵洵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补充一些水分。

    他有晾凉白开的习惯。

    所以只要一有机会,赵洵就会尽可能的将凉白开放到桌上凉一夜。这样第二天一早醒来之后就能够喝,不至于到处现去找水。

    其实如果一味的要找水的话还是能够找的到的。

    水源之中不乏有溪水、泉水等等诸如此类的存在。

    但是赵洵还是没有喝生水的习惯,是一定要煮熟了再喝的,这一点跟古人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别的。

    当然了,赵洵也不会刻意的去纠正其他人的选择,他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守自己的习惯。至于别人会怎么做赵洵管不了也不想管。

    还别说这么睡了一夜之后人的脑袋胀胀的非常的难受。

    补充了一定的水分之后赵洵决定出去走一走,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确保清醒过来。

    昨日搜检暗界信息其实只搜检了一小部分,真正的大任务还在后面呢。

    赵洵可不希望半途而废,所以他现在一定要好好的继续执行任务。

    当然在此之前赵洵还是要做一件事的,那就是好好的先吃个早饭把自己喂饱。

    如果吃都吃不饱的话,那未免也太惨了些。

    无论如何赵洵还是要吃饱的。

    什么都能够省唯独吃饭不能省,这也是赵洵的原则之一。

    赵洵一路熘达着来到伙房。也许是今日他起的实在太早来的实在太早,厨房里竟然空无一人。

    赵洵看着厨房里的杯盘狼藉一时间哭笑不得。

    这又将他的记忆拉回到了昨夜那不堪的场景之中。

    还记得昨夜师兄们将他的炒面皮吃了一锅又一锅,可怜的赵洵一直在炒面皮,结果自己都没捞到。还好最后贾兴文贾大哥可怜他送上了小半碗炒面皮,赵洵这才满意的尝了尝。

    不得不说炒面皮的味道确实是很不错的,赵洵尝过之后连连点赞。

    当然了,很多时候要想确保炒面皮的味道绝对好吃,有一点也是很重要的,那就是一定要隔一段时间再吃。这种小吃如果天天吃的话很快就会腻了。但是如果隔一段时间再吃的话就会感慨,哇真香。

    反正现在赵洵是肯定不想要再吃炒面皮了。

    早饭嘛,他打算做一碗混沌尝尝。

    混沌的味道其实还是相当的吸引人的,能够最大限度的令人满意,能够最大程度的让人觉得口感丝滑。

    赵洵其实是相当喜欢吃混沌的。

    但是他要做的不是肉馅混沌,而是素三鲜混沌。

    这种馄饨的味道可以说是相当的鲜美了,而且不会有肉的腥味。

    在早上吃到肉的感觉会让人觉得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赵洵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的,反正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所以说

    赵洵还是希望能够尽可能的将美食做到极致的。

    只要能够尝到最完美的味道其实就够了

    赵洵很快就做出来了一锅素三鲜混沌。

    当混沌出锅的那一刻赵洵还是有着满满的幸福感的。

    哇,光是在这里闻着香味就让人觉得心旷神怡了。

    他将素三鲜混沌捞出锅,然后搭配上美味的酱料。

    调制过后那个味道真的是绝了,简直是绝中绝好吧。

    只吃了一小口,赵洵就被幸福所占据。

    真的是太香了,香到了他难以形容的感觉。

    赵洵一口气将混沌吃了个精光,又将汤也喝光,这才满意的抹了抹嘴得意的离开。

    赵洵蹑手蹑脚的出了屋子,小心翼翼的朝不远处走去。

    他生怕这个时候一众师兄师姐杀过来,要是这样的话,赵洵可真的是要欲哭无泪了。

    毕竟对赵洵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给一众师兄师姐们做饭了。

    以前的时候还不觉得,但是现在压力真的是越来越大啊。

    书院之中人口众多,有那么多张嘴需要吃饭,赵洵的压力那简直不是一般的大。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顷刻之间赵洵能够感觉到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力。

    这么多的压力都压在他的身上,赵洵有的时候真的觉得整个人都要崩掉了。

    还好他状态调整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快的,并没有出现过多的负面情绪。

    只要情绪能够稳住,那么基本上也不会出什么大的岔子。

    但是总的来说,赵洵还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些私人空间的。书院的师兄师姐们虽然很好,但是也不可能让赵洵一直都这么跟他们一起啊。赵洵是需要一定的私人空间的。毕竟就是再爱社交的人也需要独处。

    赵洵吃完早餐之后飞奔到了书院的藏书阁之中。

    对赵洵来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弄清楚撒旦跟黑暗之神之间的关系。

    当然,赵洵知道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所以他必须要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尽可能的拿出最好的状态。

    因为赵洵知道状态这个东西是会下滑的。

    一旦状态开始了下滑,再想收束住就不现实了。

    但是如果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把控住节奏,那么还是相当容易的。

    赵洵已经做好了准备,开始仔细的翻阅典籍。

    他知道也许就是在其中的一本典籍里就隐藏着许多关键的因素。

    “呼”

    赵洵在翻阅一本大部头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细节。

    这本大部头很显然是有关于暗界记载的。

    只是书名有些过于的不起眼了,以至于在他们一直阅读的时候会难以做出针对性的判断。

    所以

    对赵洵来说接下来啃这本大部头就是关键中的关键。只要能够弄清楚,那么接下来也就能够全方位的了解黑暗之神跟撒旦之间的关系,也就能够更加全面的弄清楚所谓的一切。

    “呼”

    赵洵现在的心情是十分激动的,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下来。

    情绪激动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让他的判断出现偏差。

    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一定的冷静。随后开始逐字逐句的忖度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人如果能够保持无知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一旦懂得事情太多,就会全面陷入到慌乱的情绪之中。

    此时此刻赵洵的状态大体就如此。

    赵洵在看到了关于撒旦跟黑暗之神可能是双生之子的文字记载之后整个人都被震惊到了。

    如果这一段记载属实的话,那么撒旦跟黑暗之神即便不是同一个人,也基本上有类似的感觉了。

    毕竟双生之子虽然拥有独立的思维,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但是在相当层面上还是会有一些类似性的。这种类似性或者说是相似性是刻在骨子里的,很难轻易的解释。

    所以

    更多的时候会让人觉得相当的疑惑。

    保持一种探究精神下的赵洵想要更深层次的弄清楚关于这段的记载,所以他就继续读了下去。

    “艾伦洛尔世界是暗界的投射。所以撒旦是黑暗之神的投射。彼此之间既是双生关系,又是一种投射关系。拥有这两种关系使得两者既紧密又复杂。”

    “从理论上来讲两者是可以互相进行传送的。但是并没有人真的看到过这点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要想真正做到这点需要做出许多的努力和尝试。但很显然对于两者来说做出这种尝试需要拥有相当大的勇气。”

    也就是说这两者到底是双生关系还是投射关系还是兼而有之,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给出定论。

    这只是一种猜测。

    嘶

    想到这里的时候赵洵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对他来说,现在的情况可以算的上是相当的复杂了。

    原本赵洵还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正在慢慢的抽丝剥茧,披沙拣金。但是现在看来他所谓做出来的努力不过就是个笑话。

    他越是拨开层层迷雾,越是发现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一时间赵洵直是无奈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

    到底发生了什么?

    便在这个时候罗伦推门而入。

    看到罗伦的一瞬间,赵洵松了一口气。

    “罗伦啊你可是来了。你快来看看这本书。这本书对于黑暗之神跟撒旦记载的真的是相当的复杂啊。”

    罗伦这便走到了赵洵的身边,随手拿起了这本书开始

    不得不说罗伦的阅读速度那是相当的快的。

    这也是赵洵相当佩服罗伦的一点。

    能够如此快的阅读,确实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确保一切顺遂,确实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确保一切都按照想象之中的发展。

    但是

    当罗伦看到关键信息的时候还是本能的慢了下来。

    他的面色逐渐由轻松变得凝重。

    这是肉眼可见的变化。

    赵洵明显能够感觉到罗伦开始紧张了。

    他的喉结甚至已经开始微微的耸动,他的情绪已经开始出现了相当巨大的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罗伦是真的相当的紧张了。

    “没事吧?”

    赵洵很是关切的问道。

    “我没有关系”

    罗伦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没有想到撒旦跟黑暗之神之间会有着如此复杂的关系。这个关系真的是太复杂了,以至于一一开始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

    “嗯”

    赵洵双手一摊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大概也是这种状态,但是过了没多久之后就冷静下来了。毕竟这也只是一种记载对吧?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是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样的。既然如此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没有理由盲目的做出一些判断的,至少是不能够下定论。对吧?”

    “是的。”

    罗伦被赵洵这么一番提醒之后也彻底的冷静下来了。

    “刚刚我确实是表现的太冲动了。还好有你在一旁提醒,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嗯”

    赵洵嘿嘿一笑道:“其实你真的没有什么可特别担心的。反正在我的看来一切还是在我们掌控中的。我们接下来只要慢慢弄清楚黑暗之神跟撒旦之间究竟有何联系就好。也没有必要太过大费周章。就慢慢来循序渐进就好。”

    “嗯,那就先这么办吧。”

    罗伦此刻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他也知道如果一味盲目的去探索不会有结果的。而如果能够冷静一些慢慢来可能效果反而会好一些

    “呼”

    呼出一口浊气,赵洵彻底结束了在藏书阁的一天。

    可以说这一天下来他除了吃饭喝水如厕基本上都待在了藏书阁。

    泡在这里一整天整个人都觉得有些麻了。

    赵洵现在迫切的需要出去走走。

    还好现在天还没有彻底的黑下来。这个时候外出走走还是能够有益于放松身心的。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他会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气氛弄起来,让自己的心情愉快一些。

    就像是他之前跟罗伦说的那样,太过紧张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反而会让自己的节奏全部乱掉。

    而节奏这种东西一旦乱掉了,再想要重新梳理回来就太难了。

    所以人必须要学会调节自己,如果能够不断的调节,那自然是极好的。

    赵洵决定前去竹林旁走走。

    结果等到他来到竹林的时候,看到竹林中有一个人影。

    赵洵凑近一瞧,整个人都傻了。

    “三师兄?你怎么在这里?你该不会是又在格竹子吧。”

    赵洵这个时候是真的无奈了。

    三师兄啊三师兄你现在是真的魔怔了啊。

    “哎呀,三师兄啊格物也不是这么个格法啊。你这么一直在格竹子迟早身体会受不了吃不消的。”

    赵洵是真的无奈了。

    三师兄这么个家伙真的是认死理啊。

    虽然赵洵跟他说过格物一定要保证情绪的高度集中,但是也是可以休息的嘛。

    照着三师兄这么个格物法,也就是王阳明这样的顶级大牛人能够扛得住。可问题是顶级大牛人也不一定能够一直这样啊。

    难道说修行者就有不同?

    或许吧,但是赵洵觉得三师兄一直保持着这样一个状态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三师兄啊,听我一句劝吧,千万不要跟着自己过意不去。咱们有啥休息休息再说啊。实在不行我去给你做美食?”

    “嗯?”

    原本已经麻木的三师兄龙清泉听到美食之后一瞬间双眼大放光芒,喉结微微耸动,紧跟着就咽了口水。

    好家伙

    三师兄现在已经蜕变成了跟旺财一模一样的顶级吃货了啊。

    赵洵心中欲哭无泪。但是为了唤醒三师兄,这似乎已经是唯一的办法了。

    没法子,赵洵这个时候是真的没有选择啊。

    抗住,现在一定要抗住。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三师兄龙清泉最终还是从格竹子的坚守中放弃了。

    毕竟与吃美食相比,格竹子的吸引力还是要差了一些的。

    “小师弟啊,也不知道你今日准备做什么美食啊。”

    “呃”

    一时间赵洵有些无言以对。

    其实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好准备吃啥。

    原本他其实吃的是两顿饭,早起一顿,下午一顿。

    现在再吃的话勉强可以算是夜宵了。

    既然是夜宵的话,那就不能吃的太过饱,必须要是点到为止的那种。

    思来想去赵洵也没有想到一个完美的答桉。

    “三师兄你想吃什么?”

    “随便。”

    赵洵本来是想着顺着三师兄龙清泉的意思去做的,可是此时此刻,三师兄完全给出了一个出乎他意料的答桉。

    赵洵真的是懵逼了。

    如果要评选这个世界最难做的菜的话,随便绝对可以榜上有名。

    道理嘛也很简单,真的不知道随便该怎么做啊!

    你但凡是提到了一个菜名,赵洵都知道要怎么做。即便是不会也可以去学去查。

    但是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给暗示,那可真的是太难了。

    “哎呀三师兄啊,你的这个随便那我可是真的不会做啊。你最好能够给我一个明确的信息啊。”

    “嗯”

    三师兄龙清泉不知道是一直格竹子格傻了还是遇到了什么其他的问题,总而言之此时此刻的反应开始变得迟钝。

    赵洵是真的无奈啊。毕竟对他来说,当下的情况可以算的上是相当的难了。

    “好吧,那我有点想吃炸薯条,炸臭豆腐了。”

    “呼这个简单,我这就去给你做。”

    赵洵心道这两样拿来做夜宵是在合适不过的了。

    他也非常有信心做出一顿非常美味的佳肴来。

    当然了,赵洵也非常想吃这两样,可以说三师兄给他想到一块去了。

    这简直是最完美的解决途径。

    接下来就好好的放开享受好了。

    只是希望这个时候旺财不要来,要不然赵洵又得做翻倍分量了

    西域,安西都护府。

    刘霖最近一直在全范围的征集修行者,让他们加强都护府法阵。

    这是他得到了西域主战派城邦国将要联手进攻都护府之后做出的一个重大的决定。

    未雨绸缪永远都是重要的。

    因为刘霖知道这些西域主战派城邦国之所以如此的有底气,组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们背后有强大修行者的支持。

    这个修行者据说叫做慧安法师,出自西域佛门。

    西域密宗一向以来都十分的神秘,鲜少有人能够知道。

    即便是刘霖对此也只是有一知半解。

    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保证能够做出针对性的应对。

    所以刘霖觉得在这个时候尽可能的将法阵增强才是一个万能的选择。

    毕竟法阵可以保护都护府不受到入侵。

    不管是什么敌人在面对法阵的时候实力都会大打折扣。这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都护府的利益,保证安西军的利益。

    要不然的话,若是真的打起来,那简直不是闹着玩的,很可能会出现许多不可预料的事情。

    刘霖必须要对安西军负责,所以他十分重视整个计划。

    但是安西都护府毕竟比不了长安。

    这里的一切也不像是长安那么平稳。

    这里的修行者也不像是长安的那么多。

    刘霖能够做的也是尽可能的争取,尽可能最大限度的让修行者聚集。

    只要这个法阵能够削弱对方修行者的实力,其实刘霖的目的就达到了。

    因为安西军中也不乏高品级修行者,只是绝对实力可能没有这位慧安法师高而已。

    但是如果主场作战,如果有着法阵加持下,战成个平手应该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是的,刘霖其实要求并不高,只要能够战成一个平手就足够了。

    在缺少绝对实力的情况下,人一定要现实一些。

    如果盲目的追求所谓的统治力,其结果只可能是落得一个两空的下场。

    所以刘霖希望的是能够最大限度的获得一些基础的建立。

    在这个基础的建立的情况下再去向上发展。

    西域小国们的套路则是以小博大。

    他们想要蛇吞象吞掉安西军,如果让他们得逞的话对于安西军来说确实是一件相当糟糕的事情。

    不过刘霖并不认为这会轻易的实现。

    毕竟就当下而言,安西军的实力其实还是相当强的。

    只要安西军自己不浪,那基本上西域小国的联军是不可能攻的进来的。

    当然,这个时候刘霖还是希望贾兴文能够快些到来。

    如果贾兴文能够及时返回安西的话,那刘霖的心里就会更加踏实一些。

    有的时候人总归会有一些不踏实的感觉的。哪怕是身经百战的大都护刘霖也是一样的。

    所以他更加希望身边有一些用起来相当趁手的人,比方说贾兴文。

    不论从任何角度看,贾兴文都是堪称完美的。

    刘霖可以不用担心一些细节,将事情全部交给贾兴文去办。贾兴文也从来不会辜负刘霖的信任,总会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

    呼

    呼出一口浊气后,刘霖背负双手望着天空。

    不知道这个天什么时候会变,但是至少从目前来看,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江南道,宁州城。

    刺史万彦在跟竹林剑仙姚言达成了一致意见之后决定拿出诱饵诱惑妖兽们上钩。

    一开始的时候万彦尚且觉得这是一步险棋。

    但是在姚言一而再再而三的尝试之后,发现这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很多的时候,人都是自己把自己给吓到的。

    但是真正放开之后就会发现其实还是相当简单的。

    万彦拿出的诱饵就是一批成色上好的准备进贡的珍珠、珊瑚。

    按照妖兽们的习性,他们是十分喜欢珍珠和珊瑚的,甚至是把珍珠和珊瑚视作是圣物。在这种情况下,妖兽们自然而然的会去抢夺这批圣物。

    一旦他们露头那姚言等人的机会就来了。

    等到妖兽们出现在了明面上的时候就是他们暴起杀出的时刻。

    可以说姚言这个时候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他急于发泄,十分想妖兽们上钩。

    所以就要看万彦拿出的这批诱饵的诱惑力究竟如何了。

    只从纸面上来看的话,确实是相当的有诱惑力的。

    万彦其实能够拿出这批贡品也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的。

    因为一旦贡品被妖兽抢夺而走他就没有办法向朝廷交代。短期内想要筹措到足够的珊瑚珍珠是不可能的。

    弄不好,万彦甚至会可能被押解到京师长安斩首。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万彦觉得以当今天子显隆帝的脾气秉性是绝对做的出这种事情的。

    所以万彦这一次真的是做出了极大的豪赌,如果赌赢了还好,赌输了的话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姚剑仙,你们可一定要布置妥当啊。本官的这颗脑袋现在就是暂且寄存在这里,随时有可能被摘了去。”

    万彦说的如此凄惨,姚言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放心好了万刺史,妖兽们将珍珠、珊瑚视为圣物,一旦有机会抢夺,他们根本不可能放弃的。所以在我的看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去保证吸引妖兽上钩之后的操作,在我看来只要能够做到十面埋伏,那妖兽们就绝没有逃走的可能。”

    姚言对此可谓是信心满满。首先这一次书院出动了不少的人手。这么多的外室弟子,对于封锁整个区域还是有很大作用的。

    再就是万刺史麾下的军队,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书院跟宁州军联手,简直是毫无破绽可言,不知道怎么输。

    如此情况下姚言非常确信他们能够将妖兽一网打尽,一雪前耻。

    姚言确实需要一个这样的机会来证明自己。

    不然别的不说,以后他在刘莺莺的面前可是会抬不起头来的。

    “呼”

    呼出一口浊气后,万刺史点了点头道:“姚剑仙能够这么自信,那本官也算是可以放心了。希望一切顺遂吧。”

    腐蚀者大本营。

    当魔宗大祭司从暗界之中召唤出了第一只虫族成员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腐蚀者都是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看。

    毕竟这可以算的上是他们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虫族。

    以往他们只是听说过虫族的传说可从未有过真的见过虫族,这种近距离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让这些家伙彻底震惊到了。

    “啧啧啧,这虫子比我想象中还要古怪的多。”

    “是啊,我是没有想到这个虫子会如此怪异的。就像是,就像是一种组合体的感觉。你在我们的世界很难找到一个完全一模一样的存在。这分明就是一个组合体嘛。”

    “是的,是拼凑而成的,从观感上来看,确实是相当的神奇了。”

    “啧啧啧”

    此时此刻,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上面。

    此时此刻,魔宗大祭司凝聚了心神,澹澹道:“这还只是第一只,接下来会有第二只,第三只无数只。虫族的繁衍速度也是要比凶兽快的多的。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够聚集起一只大军,到了那时我们就可以再度进攻终南山了。”

    对于魔宗大祭司能够源源不断的从暗界召唤生物的这个本领,巫奥里斯跟杰夫伦可谓是相当的佩服。

    二人对于暗界知之甚少,更不用提召唤术了。

    但是魔宗大祭司似乎对这片区域的生物相当有自信,可以轻松的召唤出来。

    “哈哈哈,是的。有了这些虫族之后我们就根本不用再去惧怕什么书院了。书院之前偷袭了我们一次,这一次我们要让他们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摆设,都是无用的。”

    巫奥里斯攥着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书院应该从来没有见识过虫族吧。我倒是很想知道他们第一次看到虫族的时候会作何反应。当他们看到虫族的那一刻,应该能够感受到绝对的恐惧,能够感受到绝对的绝望吧。哈哈哈哈,我真的很想看到他们的表情,很想要看到他们扭曲的脸。”

    巫奥里斯被压抑的时间太久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从书院众人身上找回场子。

    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巫奥里斯也深知这点。

    但是对他来说他还是要去尝试。

    因为这事关面子。

    巫奥里斯是一个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人。

    所以在他看来只要有机会找回面子,那就是一定要去尝试的。

    “呼”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杰夫伦沉声道:“其实我觉得书院现在已经开始有些察觉了。”

    “察觉?察觉什么?”

    “察觉我们退避三舍的目的啊。他们肯定会明白我们不是真的退兵了而只是暂时性的行为。他们应该明白我们之所以退是为了更为勐烈的进攻。他们肯定知道我们的背后还有更为深层次的目的。”

    杰夫伦毫不犹豫的说道。

    “所以接下来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很有可能会被书院直接一波按死。”

    虽然杰夫伦知道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十分的扫兴,但是他还是要说。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去说的话,基本上就没有人会说了。

    巫奥里斯就不用说了,杰夫伦他了解他了。

    巫奥里斯有的时候狂傲自负的有些过分,即便是在自己没有把握的时候巫奥里斯也能够说出一些让人无可奈何的胡话。

    而至于是魔宗大祭司,更多时候表现出来的却是一个老好人的形象。

    所以杰夫伦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他站出来表态了。

    如果他都不表态的话,那就是真的没有人会表态了。

    “呼”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个书院之中,山长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对吧?”

    “是的。”

    “山长实在是太诡异了,他总是能够形成震慑,但是又不出面。”

    魔宗大祭司叹了口气道:“我跟他也有过交手,但是感觉就是山长根本没有使出全力。而我倾尽全力之后仍然摸不到山长的底到底在哪里。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绝望了。”

    魔宗大祭司说到这里的时候显现出了一丝疲惫之色。

    他是真的感到很无奈。

    山长在他看来确实是无敌的存在。

    即便是他们能够全面入侵书院,把外围的一切都处理妥当了,但是在面对山长的这个最后环节仍然是难以突破的。

    可以说山长就是书院的最后一道防线。

    要想突破山长,必须要有一个跟山长同等级别的人。

    这个人可能是黑暗之神,但前提是黑暗之神得降临才行。

    魔宗大祭司知道这个时候一味的咬死这块没有意义。

    他要做的不是制造恐慌的情绪,而是尽可能的让整个腐蚀者联盟保持相对的冷静。

    此时此刻,在面对书院时,腐蚀者联盟一定要以一种相对理性的方式面对,唯有如此才能够形成全面的压制。

    如若不然的话,那还是相当危险的。

    “嗯,这个道理我们当然懂。但是真的打起来的时候也只能去赌一赌运气了。总之我觉得我的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至少不会一点机会都没有。”

    “确实如此。山长就算是再强,他也不可能覆盖到终南山的每一个角落吧。只要他有疏漏有错漏,那我们就有机会抓住。这并不困难,总归是有机会的。”

    吃夜宵的时刻总归是能够让人体会到幸福的。

    此时此刻,赵洵明显能够感受到一种发自于内心的快乐。

    真香,真的是太香了。

    臭豆腐也好,薯条也罢都是属于那种顶级好吃的存在。

    基本上只尝了一口就欲罢不能。

    更加夸张的是三师兄龙清泉。

    三师兄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明显就是想要将这所有的小吃一网打尽全部包圆啊。

    这可不行。

    赵洵好不容易才将这些东西做出来自己都没有好好尝过几次。要是一下子就都便宜三师兄了,那可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呀。

    之前有了一次炒面皮被抢光的经历赵洵可谓是心有余季。

    所以这一次他便多了一个心眼,提前分出来一份藏了起来。

    这样即便是三师兄龙清泉将他的那一份吃完了,赵洵也还是有的吃的。

    真不是赵洵想这么鬼,是被逼出来的啊。

    看看把孩子都逼成什么样子了!

    赵洵此时此刻是真的无比的无奈。

    保持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

    但是赵洵还是得硬撑着,没办法,谁叫他是书院厨神呢。

    既然享受到了这个名头的好处,就得拿出一些担当来。要不然的话,那可真的是叫人欲哭无泪呢。

    “呼”

    便在这时赵洵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立刻警惕了起来。

    “旺财啊,你怎么来了?”

    “哎呀呀,明允兄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偷吃。说说吧,今天又做了什么夜宵。哇,是臭豆腐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臭豆腐的”

    当旺财一连说出了这么长一串话的时候赵洵的内心是绝望的啊。

    旺财是真的狗,在这方面赵洵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但是每当旺财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视线所及范围之内不会留下任何的食物。

    旺财干饭的速度简直是太快了,甚至可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

    如此恐怖的干饭速度,一般人真的是难以承受的啊。

    “旺财啊,我只做了两人份的,没有给你做啊。”

    赵洵双手一摊做无奈状。

    “没关系啊明允兄,我先吃着一份你再去做就是了啊。反正我们这么多人,就这么点肯定是不够吃的。你说是不?”

    见旺财一副犀利皮笑脸的样子,赵洵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旺财啊旺财,你的脸皮怎么能够这么厚呢。

    你真的是叫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此时此刻赵洵是真的无奈了。

    “罢了罢了,就先这样吧。”

    赵洵不想再跟旺财有着口舌之争,索性乖乖的去炸制臭豆腐和薯条。

    既然知道无法抗争,那再去抗争就没有任何的意义,反倒是会使得情况恶化。

    还不如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把时期搞得明明白白一些,这样至少不会惹得埋怨。

    不就是多做一些臭豆腐和炸薯条嘛,其实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赵洵觉得这就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就是可惜了啊,他的臭豆腐还热乎着,就要便宜旺财了。

    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

    赵洵算到了三师兄龙清泉,却没有算到突然杀出的旺财。

    唉,只能说失策失策了。

    不过旺财也没有白吃,好歹是赵洵的大金主,照顾好一些也是应该的。

    细细算算又该到了西游记分红的时候了吧?赵洵仔细想想这一次他应该能够分到一笔大的,那真的是极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