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格物(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四十九章 格物(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问心之后的赵洵变得愈发强大了。

    他就像是突破了瓶颈期一样,不管是能量还是动力都蹭蹭蹭的往上涨。

    那个技术能力是相当的强。

    就连一向待人严苛的三师兄龙清泉此时此刻都变得相当的温和。

    毕竟从技术动作的完成角度来看小师弟几乎挑不出毛病来。

    既然挑不出毛病,他自然而然要好好的吹捧一番了。

    毕竟这也是他龙清泉教出来的徒弟。

    若是能够大火,他龙清泉也是面上有光的。

    “哈哈哈,小师弟你的这个领悟能力也真的是绝了啊。我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想到你的领悟力能够如此之好的。”

    “呃”

    赵洵心道原来三师兄龙清泉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看好他啊,害他白高兴了一场。

    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的绝对啊。

    “三师兄,我似乎是在问心之后获得了极大的提升不管是在自信心还是其他的什么方面。这么看的话,我这个问心倒是真的问对了。”

    “嗯”

    “所以啊,现在这个情况确实是相当的有利啊。小师弟你可得加把劲努把力,我是相当看好你的。你现在是三品,但是其实距离二品非常的接近了。可以说只要你想,随时都有可能晋升二品的呀。”

    “唔”

    赵洵听后一时间想到的激动。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定律。

    所以只要有可能更进一步无论如何赵洵肯定也是会努力尝试一番的。

    何况身边还有三师兄龙清泉这样的顶级大拿悉心指点,赵洵觉得自己更加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三师兄也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尤其是在对修行一事上几乎找不出任何的毛病。

    从这个角度来看赵洵确实是相当的兴奋。

    “三师兄啊,我现在要怎么才能够破境呢。”

    “保持神情的专注,一定要专注一个事物很久。在这个过程中你的视线不能轻易的离开,若是能够达到废寝忘食的程度是最好的。”

    三师兄龙清泉说的非常的认真,说的如此之认真,赵洵还是相当的感动的。

    虽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些小细节。但是透过这些小细节还是能够看出很多的东西的。

    赵洵心道三师兄所说的这个不就是格物吗?

    王阳明对着竹子格了那么久终于悟出了大道理。

    如果赵洵对着竹子格很久会怎样?

    赵洵不由得期待了起来。

    至于为什么选择竹子嘛,原因有二。

    其一嘛自然是王阳明格过竹子,而赵洵是王阳明的铁杆粉丝,想要致敬王阳明。

    其二嘛是因为竹子是绿色的相当的护眼。在这种情况下赵洵格竹子能够保证不伤眼睛。

    毕竟要盯着一个物体看很久,看久了眼睛肯定是都会疲劳的。

    竹子的话相对来说要好一些。

    赵洵很相信格物破境的说法,虽然他知道三师兄龙清泉可能并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是这并不会妨碍赵洵自己对其的理解。

    在赵洵看来一个人要想取得全面的成功,有一点那是相当重要的,就是一定要保证全面性。

    如果有了全面性,那就有成功的希望。

    就比如赵洵现在三修甚至是四修,将斜杠青年做到了底。

    技多不压身,赵洵此时此刻是真切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只要有了更多的技能,很多事情其实就不是那么的艰难了。

    有了更多的技能,很多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起来。

    当然只有全面性也是不够的,还是要拥有所谓的专业性。

    何谓专业性?专业性指的就是专精于某项技能。

    这一项专精的技能可以随之练习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绝不是开玩笑的。

    很多人在他们专业的领域都是能够做到专精的。只不过很多时候被人所忽视了。

    赵洵肯定也有专精的,他的专精便是他的一颗仁心。

    仁者无敌,仁者天下无敌。

    这绝不是一句口号,而是真实存在的。

    当然赵洵的仁义不是假仁假义,也不是所谓的迂腐的仁慈,他的仁慈仁义是大仁是对天下苍生的一种悲悯情绪。

    正是有了这种所谓的悲悯情绪,使得赵洵在面对很多事物的时候能够有一种主观的情绪在。

    这种主观的情绪往往可以影响最终的结果。

    所以对赵洵来说,这绝对可以算的上是相当完美的结果了。

    “呼”

    呼出一口浊气后,赵洵毅然决然的说道:“三师兄啊,我已经想好了要做什么了。我要去格竹子。”

    “格什么?”

    三师兄龙清泉听到这里之后直是愣了一愣。

    “我要去格竹子啊。”

    赵洵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答道。

    这个想法他其实已经有了很久了,也绝不是第一次尝试了。

    对赵洵来说,格竹子并不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靠谱了。

    有了格竹子的经历之后你想要做的就是再去格几次。

    格了竹子之后人的判断力也可以随之而大增,能够更加合理的去判断问题。

    赵洵当然是想要做出类似的尝试的。

    毕竟对赵洵来说,这也算是突破自我的一种方式。

    有了类似的尝试之后赵洵相信自己拥有更多种可能。

    这些可能乍一看上去或许会显得有些突兀,但是适应了之后就会发现还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赵洵无比的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能够成为一名心学大家。

    赵洵更加期待有朝一日他亲自能够前去讲学。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赵洵的实力。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对他来说一旦可以发挥出自己绝对的实力,那么对于他将来的发展是很有利的。

    这提升的并不仅仅是一级修为品级,这个提升是全方面的。

    有了全方面的提升之后一切都会变得顺遂,一切都会变得相当的安全。

    “格竹子?”

    三师兄龙清泉却是显得有些疑惑。

    “这终南山中竹子可不少,浩然书院里更是遍植竹子。你每日路过竹林的时候都会看到,如此的话还有什么必要专门去格竹子呢?”

    三师兄的困惑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他说的其实相当的准确,在某种程度上竹子确实是赵洵等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在日常的生活中其实经常的看到竹子。

    但是那个时候的看,也许就是随意一眼,惊鸿一瞥。

    没有长时间的凝视,没有长时间的用心的看,都不叫格物。

    格物是必须要用心的。

    既然赵洵已经问心过了,那么接下来自然而然的应该要用心了。

    问心跟用心同等重要,尤其是对赵洵这个阶段的修行者来说。

    如果只是能够做到其中的一种的话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因为这是一个系统性的事情。

    “啧啧啧,三师兄啊,终南山和浩然书院中的竹子确实很不少,但是我为什么现在又要专门去格物呢?这个问题问的相当的好。我现在便来很认真的给你解答一番吧。”

    赵洵稍顿了顿,继而酝酿了一番情绪道:“其实呢情况是这样的。格物要的是长时间的关注。一开始格物呢你就必须要立即专注的去观察这个物体。整个过程中你不能轻易的停下来,不能轻易的放弃,不能轻易的去做一些与格物所无关的事情。你要做的就是所谓的全神贯注。三师兄啊,我想你应该是能够明白全神贯注的意思吧。”

    “嗯”

    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赵洵就默认他是听明白了。

    因为对三师兄来说,当下其实是一个相当关键的环节。

    如果他能够理解清楚的话,就不会对赵洵接下来的训练有阻力。

    要不然的话赵洵还得先花时间花精力去说服三师兄龙清泉,那可真的是太难了吧。

    赵洵可不想要做这种事情,所以他索性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将事情跟三师兄龙清泉说清楚。

    在他看来三师兄龙清泉的理解能力还是相当之强的。

    只要赵洵认真的说了,只要三师兄龙清泉认真的听了那其实应该就不会有太大的理解障碍。

    这种情况下,基本上赵洵就能够合理的开始自己的讲演了。

    “所以啊,我要保证长时间的观察竹子,这才是格物。之前那种零零碎碎的看上一眼都不算。三师兄啊,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些难以理解,甚至是有些难以领会。但事实就是如此的啊。只有全面的领会了竹子,我们接下来的时候才能够更好的去参悟天道。只有更好的参悟了天道,修为境界才有可能突破。”

    修行这个东西有的时候真的难以用常理去忖度。

    有的时候你会惊讶的发现,修行其实更加靠所谓的天赋。

    只要天赋到了,一切皆有可能。只要天赋有了,那就有突破的机会。

    当然,赵洵的天赋应该是顶级的。不然也不会在不到两年的时间修为境界突飞勐进。

    如此快捷的速度提升,如此快捷的修为提升使得他在相当程度上有了极大的自信心。

    自信心这个东西还是要慢慢的不断培养的。如果缺乏了自信心后果很严重。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就眼下而言他确实可以算的上是自信心爆棚了。

    一个自信心爆棚的人,是几乎不会有任何的压力的。

    一个自信心爆棚的人,可以全方位的获得提升。

    “好吧,那我也陪着你去。”

    啥?

    当赵洵听到了三师兄龙清泉的这番话的时候整个人傻了。

    三师兄龙清泉要陪着他去格竹子?

    这是要闹哪样啊。

    赵洵一瞬间简直是觉得压力山大。

    好家伙,三师兄就不能去干点正经事吗?

    呃他不是说格竹子不正经。

    而是赵洵现在是处于破关破境的关键时期。

    格竹子可以有助于他破境。三师兄龙清泉跟着凑什么热闹。

    赵洵仔细思忖了一番措辞,随后咽了一口吐沫,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三师兄啊事情是这样的。我觉得吧你也不用如此着急,如此急切的开始跟着我吧。毕竟我是为了破境才决定去格物的。但是你如果这个时候前去格物的话,或多或少会给人感觉有些奇怪啊。再说格物一格最少都是一天半天的,整个过程中是不能轻易移动的,所以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轻易的去格物吧。”

    “小师弟啊,你这话说得就没有意思了。你能格物,我就不能吗?再说你处于破境的关键时期,我也是啊。你现在差一步达到二品,我可是差一步到一品啊。”

    “呃”

    赵洵仔细一想,似乎也是这么个情况。

    三师兄龙清泉已经卡在二品巅峰境界相当长的时间了。

    虽然说是半步一品,但是其实修为状态也是差了很多的。

    不迈过那道槛其实一直都是二品,跟一品乃是天壤之别。

    这件事对三师兄龙清泉来说不说是心魔吧,但也肯定是个心结了。

    三师兄龙清泉肯定是无比想要亲自的把这个心结打开的。

    但是现在看来,要想轻易的打开这个心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三师兄龙清泉所要面临的压力简直不是一般大。

    所以他才会想要通过所谓格物的方式来提升吧。

    这么看三师兄说的也很对。

    “呃,如果你一定想要来那就一起来吧。”

    赵洵思来想去他实在是找不到反驳三师兄龙清泉的理由。

    因为三师兄龙清泉一直是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既然如此的话,赵洵能够做的也就是好好的感受,好好的感悟了。

    对三师兄龙清泉来说,保证跟着赵洵的节奏走就是了。

    赵洵肯定是不会去坑三师兄龙清泉的,但是有一点,一定要确保自己的节奏不受到影响。

    赵洵一定要做自己节奏的主导者,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三师兄龙清泉把节奏给带的跑偏了。

    要不然的话,那个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的。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对他来说要想长时间的保持良好的状态其实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能够保持好状态的话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怕就怕的是不能一直保持状态。

    所以赵洵必须要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给到自己强烈的心理暗示。

    这种强烈心理暗示的作用就是告诉他,你一定可以的你一定行,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嗯,走吧三师兄,我们前去竹林格物。但是一会你一定要看我的眼色行事。”

    赵洵还算是一个相当讲究的人。

    他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尽可能的把事情讲清楚。

    这样不管是一会发生了什么问题都不会太过的尴尬。

    但是如果赵洵并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将事情讲清楚的话,那问题就有一些大了。而且很可能会变成是赵洵的问题。因为是他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将事情讲清楚的。

    所以赵洵无论如何也要去努力的尝试,无论如何也要最一开始的时候告知三师兄龙清泉这下关键点

    竹林旁,赵洵跟三师兄龙清泉紧紧站在一起。

    赵洵朝着不远处的一颗毛竹点了点道:“这颗毛竹长得最是粗壮,又十分的绿,我们就盯着这颗竹子格吧。”

    “呃,小师弟,这样会不会太随便了一点?”

    三师兄龙清泉竟然是提出了质疑。

    “随便?什么随便了?”

    “我的意思是你选择格物对象的时候是不是太过随便了?”

    赵洵听到这里又气又笑。

    三师兄啊三师兄,不过就是格个竹子罢了,又不是搞什么祭天地的仪式,有必要搞那么大的阵仗,有必要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吗?

    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啊。

    “咳咳,三师兄啊,是这样的。我们在格物的时候不应该太过刻意的去选择,最好能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保证好随机性。只有保证了一定的随机性,我们格物的选择才是最理想的。如果我们格的物是经过精挑细选的,那你想一想这个物还有代表性吗?你看这一片竹林,茂密无比竹子不知道有多少颗。如果我们随便就选择一颗那绝对是随即的。但如果我们挑来挑去,即便挑出来的竹子最后能够让我们满意其实也是没有多少意义的。”

    “呃”

    三师兄听了小师弟赵洵的一番话之后直是感慨万千。

    赵洵总是能够另辟蹊径的考虑问题,而且赵洵考虑问题的方向和角度跟一般人也有很大不同。

    所以龙清泉很感激此,也很感念此。

    他认为有赵洵在他就能够看到一些平日里绝对看不到的东西。

    他当然也认为有赵洵在他可以更加全面的去看到一些原本看到过的东西。

    比如说眼前的这些竹子。

    龙清泉以前看到过吗?

    当然,但问题是以前看到的竹子跟现在看到的竹子一样吗?

    当然也不一样了。

    因为之前龙清泉看竹子的时候只是惊鸿一瞥,只是随便看了一眼。

    但是现在的看却是要让他保持全神贯注的情况下去看,却是要他保持无比用心无比聚精会神的情况下去看。

    两者看的模式看的方式可谓是完全不同。如此以来看到的结果自然也就绝对不一样了。

    “啧啧啧所以说三师兄你明白了吗?”

    “好吧好吧,我大概是听懂了。所以小师弟现在就让我们开始吧。我不想要再多费唇舌了。”

    三师兄龙清泉知道自己反正也是说不过赵洵的,与其在这方面浪费时间,还不如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接放弃了呢。

    这样大家直入正题不是也很好吗?

    “嗯,那我们就开始吧。”

    赵洵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索性直接开始格物格竹子。

    他的态度一向都是无比认真的,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那他就会相当认真的看下去,绝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呼”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赵洵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三师兄保持专注,千万不要让你的情绪和心态受到外界的影响,保证你始终处于一个可控的状态之中。这一点是无比重要的,三师兄你要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的。”

    赵洵说罢之后便不在说话。

    他知道保持专注的重要性,他也已经提醒了三师兄龙清泉。

    接下来就看三师兄他自己的了。

    如果三师兄能够保持专注那就是极好的。

    但要是三师兄无法保持专注,赵洵也没有办法

    大约格竹子格了三个时辰左右,赵洵只觉得肚子开始咕咕直叫。三师兄龙清泉的状态也差不多。

    二人已经是十分饿了。

    在这种状态下二人一致觉得还是应该先去找点东西吃把肚子填饱。

    要不然的话,无论如何也有些说不过去。

    只有填饱了肚子,接下来才能够好好的进行操作。

    要不然的话,别说是格竹子了,怕是他们自己都要晕倒了。

    厨房这个时候绝对是最吸引人的存在。

    当赵洵跟三师兄龙清泉来到厨房之后看到的是小旺财在做奶茶。

    赵洵立刻上前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哎呀旺财啊,你也在啊。你这是在做奶茶吗?”

    “对啊明允兄我最近又新研究出来了一种奶茶味道可以说是相当的不错,你要不要来尝尝?”

    “呃那就不必了吧。我觉得奶茶这种东西还是要尽可能的控制量。如果喝的太多是肯定会出问题的。我今天已经喝过一杯了。”

    赵洵之前喝这种饮品的时候并不会严格的控制量,但是仔细想了想之后发现这是不好的。如果不能严格的控制量的话,至少会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发胖。

    旺财已经胖成了这个球样了,赵洵明显能够感觉到旺财的肥胖。

    此时此刻,赵洵可不希望自己变成旺财第二。

    “啧啧啧”

    “行吧行吧。不过现在已经算是到了饭点了。这个时候明允兄你来厨房该不会是想要做大餐吧?”

    “嗯,正有此意。”

    赵洵还是相当的现实的。

    大餐这种东西不重要。但是重要的是能够填饱肚子。

    现在赵洵在寻找的就是一种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

    最好越快越好,最好越香越好。

    也许从一开始的时候赵洵已经想好了答桉。

    “来吧,我来做一份香油麻酱面吧。”

    这可以算的上是无比家常的一顿饭了。

    但越是家常菜其实越是香。

    家常菜在某种程度上能够放开了吃,而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这一点其实也是相当的重要的。

    道理嘛其实非常的简单。

    因为在吃所谓的大餐的时候人们很难放的开,人们会刻意的去控制自己的节奏,刻意的去控制自己的情绪,刻意的控制自己的仪态。

    而在吃所谓家常菜的时候这方面的顾虑也就一扫而空了。

    香油麻酱拌面的做法非常的简单,首先先将面条下锅煮熟,随后取出捞出,然后滴上香油拌上麻酱。

    这真的是相当的重要。

    一旦能够确保麻酱处于合理的状态,那麻酱香油拌面就能够味道极赞。

    这并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而是必须要合理控制。

    香油和麻酱使用量不同,做出来的味道就是截然不同的。

    旺财跟三师兄龙清泉全程旁观。

    对他们来说这简直是好奇极了的一件事。

    能够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赵洵做饭,这简直无比的幸福。

    虽然二人知道这其实不过是一道家常菜,但是他们还是想要好好的学习一下技术。

    能够偷师的话为什么不呢?

    这可以最大限度的令二人学到十分关键的东西,也能够在接下来使得他们在自己单独做菜的时候掌握到一些做菜的所谓精髓。

    精髓这个东西不是靠说的,而是去靠悟的。

    如果能够悟到,那简直是极好的。如果悟不到的话,那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对他们来说,只能慢慢的去看慢慢的去品。

    赵洵有的会说有的甚至根本就不会说。

    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这么慢慢的去看慢慢的去悟。

    此时此刻,赵洵却一点也没有闲着一点也没有闲下来。

    他的动作频率简直是太高了太快了。

    如此快的速度使得赵洵能够无比迅速的进行操作。

    操作的速度如此之快,所有人在一旁简直都看呆了。

    “啧啧啧,明允兄你这个操作也太帅了吧?”

    “是啊,小师弟,平日里的时候我也没有见过你还有这么一手呢啊。你到底是有多少的隐藏绝活啊。”

    三师兄龙清泉也在一旁无比的惊叹道。

    对二人来说,目前赵洵所展示的一切已经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对他们来说赵洵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可以说是相当的完美了。

    有如此完美的情况,有如此完美的操作,还有什么可争抢的,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享受一切,尽可能的享受一切的美好。

    “呼好了,这个香油麻酱拌面已经彻底做好了。大家可以准备开吃了。”

    赵洵忙活了一通,这香油麻酱拌面总算是做好了。三师兄龙清泉此刻早已是饿的饥肠辘辘。旺财的情况能够稍微好一些。可他本身的吃货食神体质使得他也开始咽气口水。赵洵也确实是饿了。所以这一大盆拌面也就是将将够他们吃而已。

    三人大快朵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时间是香气四溢。

    “哇,这个拌面的味道简直是绝了。明允啊,为何你每次都能够做出如此美味的菜肴呢。我就是只能做三板斧的菜式所以才被吐槽的啊。我是真的很想要跟你学学怎么去做新菜的啊。”

    三师兄龙清泉此时此刻表现的是相当的谦虚,一时间赵洵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好家伙,三师兄可真的是个勐男啊。

    “呃,是这样子的三师兄,我觉得美食这个东西呢是因人而异的。因为有的时候呢,并不能保证一切都能够处于完美的的状态下的。你虽然不能习惯性的做出一些新菜来,但是也无所谓啊。你能够保持纯粹就是极好的了。”

    赵洵这话明显就是在安慰三师兄龙清泉,龙清泉如何能够听不出来?

    但是不得不说小师弟赵洵说的就是很完美,就是相当的靠谱。

    如此靠谱的情况下,基本上龙清泉觉得很舒服。

    “哈哈哈,好啊好啊。反正有小师弟你在,大不了我就给你打下手做帮厨好了。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嘛。”

    此时此刻,三师兄龙清泉表现出来了相当友善的一面。

    “好呀,好呀”

    赵洵嘿嘿一笑,算是示好。

    “哎呀,刚刚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们呢。你们刚刚去哪里了,我大半天没有见到你们了。”

    旺财一边吃着拌面,另一边嘴巴也没有闲着。

    一时间赵洵无奈了。

    他双手一摊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刚刚是去竹林格物了。”

    “格物?”

    “对,就是去格竹子。”

    赵洵喝了一口面汤,继而接道:“格物是问心之后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只有做到了格物,才能够确保一切顺遂,才能够确保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要不然的话,怎么看都不是很靠谱的样子。”

    “嗯”

    旺财仔细想了想,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啊。

    格物也好,问心也罢。

    其实不过都是修行的一种辅助方式罢了。

    关键的关键还是要修行者自己能够坚持好本心。

    只要修行者自己能够坚持好本心,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修行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一个天赋、努力、机缘。

    这三人可谓是都不能少。

    旺财少的就是天赋,所以直接就被挡在了修行的大门之外。

    至于赵洵可谓是三者兼而有之。

    能够同时拥有这三者的修行者可谓是少之又少,相当之罕见。

    但是赵洵确实做到了。

    所以赵洵的修行之路也显得是无比的顺遂无比的通畅。

    一时间赵洵能够感受到一股强大的修行之力贯穿而来,能够感受到一股天道在帮助他。

    这真的是无比重要的。

    因为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如此强力的部分的。

    但是赵洵做到了。

    所以旺财对赵洵是无比羡慕的。

    “我能不能也去一起格竹子啊。”

    当旺财可怜巴巴的提出了这个要求的时候,赵洵怔住了。

    “旺财,你也要想去格竹子?我跟三师兄前去格竹子是因为我们距离破境都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是捅破这层窗户纸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所以我们才想要通过去格竹子来参悟这些天道。但是你去是做什么的啊。我之前不是已经问过了吗,你的这个体质不太适合修行的。所以我觉得啊旺财你就没有必要再去凑这个热闹了。”

    这话说得虽然是有些伤人,但是赵洵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因为对他来说,他跟旺财的天赋差的实在是太多了。

    旺财虽然看的很眼馋,但是赵洵还是要明确的告诉旺财难度。

    如果赵洵不提前跟旺财把这些都说清楚的话,如果任由旺财开始修行的话,其实对旺财是不公平的。

    所以

    所以其实最好的方式就是好好的感受,好好的感受这种美好。

    只有提前把事情说清楚了,旺财才能够感受到美好。

    是的有的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美好,有的时候缺失也是一种美好。

    对旺财来说他只是不能修行,但是他还是可以去做其他的美好的事情啊。

    人生一世,美好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完全没有必要就死死的盯着修行一件事啊。

    受限于天赋,受限于客观条件,其实有很多时候是不能严格控制修行的。

    不能严格控制修行的情况下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但是在赵洵看来这些问题其实上并不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人得要学会去接受这些东西,人得会去学习接受很多的东西。

    旺财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他必须要懂得这些,他必须要能够前去取舍。

    如果旺财一直都不能学会取舍的话,那他的人生其实也是无比枯燥乏味的。

    “旺财啊,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格竹子了。这真的没有意义的,还平白消耗浪费了时间。有这个时间的话,去做点其他什么事情不好呢?你说是吧?”

    赵洵说的也是相当的客观。但是旺财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态度还是让赵洵有所紧张的。

    因为旺财其实并没有直接明确的表态。

    既然旺财没有明确的表态,赵洵就不能替他去做决定。

    赵洵所能够做的无外乎也就是给旺财提供一些建议。

    至于旺财最后到底选不选用这些建议,赵洵是绝对不知道的。

    “呃”

    旺财似乎表现的是相当的犹豫。

    那种挣扎,那种纠结,那种拧巴可谓是写在了脸上。

    “啧啧啧”

    “轰隆。”

    一声巨响之后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电闪雷鸣,下大雨了。

    “好了,现在这个问题可以结束了。”

    赵洵苦笑一声道:“我们都不用纠结这个问题了。此时此刻我们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屋子里。等到这雨结束之后我们再去考虑要不要前去格竹子的问题。在此之前我们是不用考虑这些事情的了。因为格竹子这种事情听起来还是相当虚幻的。”

    赵洵这话说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

    因为对他来说,雨中格竹子真的是没有必要的。

    这纯属于是没事找罪受。

    赵洵又不是受虐狂,当然不希望在大雨中去格竹子。

    那被淋得一副落汤鸡的样子,换做是谁都扛不住吧。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觉得实在没有这种必要。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可以尝试一番所谓的大雨漫步。

    但是雨中格物还是算了吧。

    “哈哈,是啊,那我们吃吃喝喝,岂不美哉。”

    吃饱喝足之后雨还没有停。

    赵洵站在厨房的大门旁,看着屋外的雨水顺着屋檐滴落下来,形成了一道水幕墙。

    这真的是一个很是玄妙的事情。

    当然,赵洵并不认为这种事情会时有发生。

    事实上上书院降雨并不频繁。

    所以每次降雨的时候赵洵的内心多少还是感到有些激动的。

    能够欣赏到瓢泼大雨的话赵洵会更加的激动。

    “明允兄,你盯着这雨水在做什么,不会你现在格不了竹子,就打算来格雨水吧?”

    面对旺财的发问,赵洵差一点一下子笑的喷了出来。

    “真有你的哈旺财。其实呢是这个样子的,我现在虽然格不了竹子了,但是我还是想要好好的欣赏一下这等美景啊。毕竟对我来说欣赏美景也可以算的上是生活中的一项享受了并不一定要去格竹子啊。”

    赵洵说的非常平澹道:“对我来说修为品级自然是越高越好的。没有一个修行者会嫌弃自己的修为等级太高。即便是山长,他上面肯定还有境界。只是我们不清楚罢了。但是呢我这个人的性格又十分的冲澹平和。所以我不会过分刻意的去强调这些东西。在我看来一切顺其自然是最好的。如果能够顺其自然,那我们就去顺气自然。如果能够平澹的去发展,那平澹的发展就是最好的。”

    赵洵说的非常的缓和,就如同他说的那样冲澹平和。

    三师兄龙清泉在一旁频频称赞道:“小师弟说的不错,人有的时候还是要尽可能的表现的平和一些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了这种心态之后其实人世间的很多事情也就变得没有那么的复杂了,人世间的很多时间也就开始变得简单了。”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赵洵接道:“三师兄说的不错。豁达看人生是每个人都要去学习的,也是每个人都要去经历的阶段。也许有的人从一开始的时候会表现出一些错愕。但只要时间久了。我觉得这种错愕最后都会消失的。旺财啊,你现在还很年轻。你也许并不懂得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随着你年纪见长应该就能够懂了。”

    旺财却是越听越湖涂了。

    他很年轻不假,但是明允兄的年纪也不大啊,总共明允兄也没有比他大几岁,为何要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这真的是暮气的很啊。

    旺财很无奈,但是他知道此时此刻他又确实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道应道:“我知道了明允兄。”

    经过了足足一个时辰,大雨才停了。

    赵洵也能够长松了一口气。

    毕竟对他来说雨水如果一直下那他就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前去格物观察竹子。

    格物这种事情讲究的是一个连续性。如果中间中断的时间实在太久的话,毫无疑问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格物和问心是连在一起的,唯有如此才能够将最好的最大的效果发挥出来。

    有的时候控制好情绪的话,是相当重要的。

    只有控制好情绪才能够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格物格的更好。

    赵洵当然也是知道这点的,所以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的情绪。

    对赵洵来说,他很清楚自始至终都要保持相对的克制。

    等到老天爷觉得雨水该停的时候那雨水自然而然的也就停了。

    赵洵一味的去等去求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这不现在雨水就停了吗?

    赵洵立即招呼上三师兄龙清泉准备前去看个究竟。

    “啧啧啧”

    “好,我们这就去继续格竹子。”

    如今吃饱喝足,前去继续格竹子实际上是相当的合适的。

    在赵洵看来如果这个时候不去继续格竹子的话,那么他们做的一件事很可能就是睡觉了。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那倒不如好好的享受生活本身

    格物在赵洵看来就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当一个人能够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能够去格物观竹,这真的是一件无比让人觉得兴奋的事情。

    格物本身其实就是一种独特的处事待物的方式。赵洵是肯定能够享受适应的。

    目前来看三师兄龙清泉也做得很不错。

    在赵洵的印象中,三师兄龙清泉是一个很急性子的人。

    但是此时此刻,三师兄龙清泉表现的可以说是相当的好,完全没有任何的毛病。

    如此以来赵洵可谓是相当的放心了。

    格物讲究的是一个耐心,讲究的是一个毅力。

    目前来看两者应该都具备。

    “呼”

    虽然保持精神的高度专注,但是调整呼吸还是很有必要的。

    长时间处于一个姿势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出现头昏脑涨的情况。

    这可是赵洵万万也不希望出现的情况。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很可能会影响到格物的状态。

    而一旦格物的状态受到了影响,接下来就相当的恐怖了。

    “啧啧啧”

    “小师弟,我们还要格多久啊。”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之后三师兄龙清泉还是忍不住发问道。

    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此时此刻眼睛相当的酸痛,如此酸痛的情况下是很难保证拥有一个完美的状态的。

    此时此刻龙清泉真的是郁闷极了。

    “呃,大概还要两个时辰吧。”

    好家伙。

    龙清泉听到这里之后整个人快要崩溃了。

    上午三个时辰,下午又三个时辰?

    搁这儿闹呢?

    关键是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一天六个时辰格物格竹子,这个强度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龙清泉觉得一两天的话勉强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时间要是一长了还真的是有些不好说呢。

    龙清泉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他觉得自己还真的是有必要把情况给说清楚了。

    要不然就当下的情况而言,还真的是会出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师弟赵洵是一个对于修行对于修道很有想法的人。

    但是这不能以牺牲健康为代价啊。

    龙清泉觉得如果是以牺牲健康为代价的话,那这个代价确实有点太大了。

    此时此刻,龙清泉感到非常的紧张。

    “那个小师弟,这个时间会不会稍稍有些太久了?一天六个时辰,那简直是占据了一天时间的一半啊。”

    龙清泉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说出来这话应该不会显得太过分,因为此时此刻他是真的觉得时间有些太久了。

    如果是一天六个时辰,那基本上除了睡觉吃饭如厕之外基本上所有时间都贴在了修行上面,这对于个人来说不论是精神上的消耗还是身体上的消耗都是无比巨大的。如此巨大的消耗,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呼”

    赵洵仔细思考了一番三师兄龙清泉的问题,努力的判断这到底该怎么回答。

    从目前来看,一切都是顺遂的。从目前来看,一切都是正常的。

    从目前来看,一切都是完美的。

    所以

    “三师兄啊,一天六个时辰其实真不算长。三师兄你想啊一天足足有十二个时辰,就算是拿出六个时辰来格物格竹子,那还剩下六个时辰呢啊。就算是你一天睡上三个时辰,那还能剩下三个时辰。三个时辰还不够你做其他的事情?”

    赵洵的分析其实是建立在最优解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的毛病。

    而三师兄龙清泉显然听不懂得这些。

    他尴尬的挠了挠头道:“小师弟,也不能这么简单的理解吧。我觉得我们还是要看的全面一些的。你想啊,三个时辰的时间你还得修行其他法术呢吧。你还得做饭吃饭上茅厕呢吧,这简直是太难了。”

    三师兄龙清泉觉得这个时间就是太赶了。

    如此之赶的时间在相当情况下会让人变得逼仄烦躁不已。长此以往对于情绪是很不好的。

    一旦情绪出现了问题,那才真的是大问题。

    所以三师兄龙清泉觉得训练格物格竹子的时间应该往下降一降。至少不应该是现在的这个样子。现在的这个样子的话,实在是太长了。

    “唔”

    赵洵听到这里之后直是有些无奈了。

    要是三师兄龙清泉认定了这点,那他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三师兄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不想吃苦怎么能够成功呢。无数成功人士在他们成功之前都曾经是饱尝艰辛的啊。他们曾经付出了许多,但是收获的也未必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啊。”

    赵洵说的苦口婆心,他之所以说了这么多就是希望三师兄能理解。

    付出并不是白付出的,还是有可能会获取较大的提升的

    三师兄龙清泉的神情有一些疑惑。他不敢肯定这一些,目前来说一切情绪的变化都让人有些难以取舍。有的时候情绪的起伏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目前来说他感觉自己情绪的起伏并不是那种正常意义上的起伏。

    此时此刻龙清泉明显能够感觉到一丝异样。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够持续多久的状态,能够保持多久的状态?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小师弟赵洵已经把话说到了那个份上,到目前为止,龙清泉也只能先这样忍着。

    忍一时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

    忍一忍并不是多么艰难的。

    只要能忍只要肯忍总归是能够过去的。

    “呼,好舒服啊。”

    赵洵突然之间的发声让龙清泉愣了一愣。

    “小师弟,怎么了?”

    “三师兄我刚刚看到了我以往绝对看不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十分的兴奋。”

    “呃”

    龙清泉听到之后直是愣住了。

    “小师弟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一束光,一束七彩光从云霄之上直接贯穿而下。”

    “你确定那不是彩虹?”

    “当然不是,如果是彩虹的话,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赵洵翻了翻白眼道:“我敢肯定那一定就是彩虹。”

    “呃”

    龙清泉愣了愣道:“如果不是彩虹的话,那可真的是有意思了。”

    “就是说嘛,但我敢肯定那肯定不是彩虹。彩虹是一个桥的形状的。但是我看到的却明显是一个光束。这层光束直接贯穿而下。这层光束能够让我明显的感觉到强度和力度。这是彩虹绝对比不了的。”

    此时此刻赵洵直是显得兴奋极了。

    “哈哈哈所以说啊,有的时候幸运来的就是那么突然,幸福来的就是那么突然。”

    虽然赵洵知道格物格竹子一定会有所收获,虽然他知道好事将近,可是真的等到好事发生的时候赵洵还是感到无比的兴奋。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小美好小确幸吧。

    此时此刻赵洵是真的相信所谓的小美好小确幸了。

    “啧啧啧”

    “可是我并没有看到啊。”

    龙清泉多少还是感到有些失望。

    毕竟对他来说他看不到这些光束岂不是就意味着他没有达到赵洵的强度?

    他格竹子格的不到位还是怎的?

    一时间龙清泉更加紧张了。

    他知道格竹子的过程很重要,相当的重要。

    所以如果是在其中某个细节有疏漏的话,确实是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的。

    所以此时此刻龙清泉只想弄清楚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这一切的发生?

    “呼”

    深吸了一口气后龙清泉发现自己能够做的唯一事情就是询问小师弟赵洵。

    毕竟小师弟赵洵在这方面是无比专业的。

    有了小师弟赵洵的解释,他就能够很好的弄清楚这些了。

    “啧啧啧”

    “小师弟啊,要怎么样才能够像你那样看到所谓的那些光束呢?”

    三师兄龙清泉将姿态摆的很低,一副不耻下问的样子。

    赵洵对于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态度自然是相当满意的。

    在他看来三师兄龙清泉能够有这个态度,那自然是极好的。

    有了好的态度之后接下来就能够很好的处理好一切了。

    “嗯,你要尽可能的将自己的精神力集中在一起,不能出现丝毫的偏差。因为如果你的思维出现了偏差之后,你的意志力就分散了。一旦你的意志力分散了。接下来你所看到的东西也就分散了。”

    “呼”

    听到这里,龙清泉基本上已经能够明白了一个大概。

    原来问题出现在了这里啊。原来是因为他的状态保持的不够专注。

    弄清楚了这些之后龙清泉一时间可谓是变得信心满满。

    对龙清泉来说,这一切可谓是恰到好处。

    “啧啧啧”

    “我懂了小师弟,接下来我肯定会尽可能的保证精神专注的。只要保证了精神的专注应该就能够看到七彩光束穿云而过的对吧?”

    “是的。在我看来就是这么简单。”

    赵洵在这个时候果断的说道。

    因为在他看来这本来就不是多么难的事情。

    三师兄还是太过大意了。

    只要三师兄能够认真一点,这些真的都不是事。

    “哈哈哈,好,太好了。”

    此时此刻龙清泉知道自己一定要保持克制,一定要保持绝对的克制。

    很多时候情绪这个东西是会坏事的。

    “来吧,你再试一试。将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来看竹子,我觉得这样效果就会好很多的。”

    赵洵一边笑着给三师兄龙清泉解释,一边默默的在一旁准备好,随时准备做起指点。

    因为在赵洵看来,三师兄龙清泉的底子虽然不差,但是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所以赵洵还是有必要多提醒三师兄一番的。

    只要他能够多提醒三师兄一番,能够多确认一番,应该就不会出现太大的麻烦的。

    “嗯,我已经准备好了。开始吧。”

    三师兄龙清泉此刻显然是相当的兴奋。

    他早就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对他来说能够最大限度的最近距离的观察竹子,今生以来还是头一遭。

    而龙清泉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不论做什么事情,他都会竭尽全力的去做到最好。

    这是性格使然,轻易改变不了的。

    所以龙清泉此时此刻并没有任何的放松。对他来说,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啧啧啧”

    赵洵见三师兄如此认真的样子,就知道这次肯定是有了。

    通常来说态度是决定一切的。

    只要能够保有一个完美的态度,一般来说都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

    “加油三师兄。”

    赵洵只说了一句,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说的太多,那么对于三师兄龙清泉来说也算是一个莫大的干扰。

    在这种时候赵洵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对三师兄龙清泉献上祝福。

    有些事情还是得靠三师兄龙清泉自己去争取。

    不过总的说来,还是要保有一定的信心的。

    赵洵就这样全程在一旁默默的注视着。

    他相信三师兄龙清泉是一定能够给他一个完美的答桉的。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努力的在平复着心情。

    对他来说,静静的在一旁观察其实也是一个莫大的考验。

    有的时候保持平静反而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但是事已至此,赵洵也必须要这么做了。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

    也许是一炷香的时间?

    赵洵明显感觉到三师兄龙清泉有一股释然的感觉。

    哈哈哈,太好了。

    “我看到了,看到了。”

    此时此刻三师兄龙清泉显得是兴奋极了。

    他如此兴奋,却是赵洵所没有想到的。

    只能说明,一切发展在赵洵的预期之内。

    三师兄龙清泉的能力不存在任何的问题。只要他能够保持精神的专注,那么就可以稳稳的看到想要看到的东西。

    至少到目前为止,三师兄的表现对得起赵洵的付出。

    “哈哈哈,恭喜你啊三师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小师弟,我们看到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距离破境更进一步了吗?”

    “呃,这个我倒是不敢肯定。”

    赵洵只能说存在这种可能,但是却不敢由此直接下断言。毕竟有的时候有些事情还是相当的离谱的。

    “好吧,不管怎么样这也应该是一个吉祥的兆头。我觉得只要我们能够平安的掌握这一切,平安的把握,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接下来总归是可以休息了吧。”

    “当然,我们这就去休息,顺带做一顿丰盛的晚饭。”

    赵洵知道这种时候大吃一顿犒劳自己一番是十分有必要的。

    因为有的时候保证获得激励相当的关键。

    只有持续性的获得激励,才能够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持续性的有动力去修行。

    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一直保持动力?

    “哈哈哈,我等的就是小师弟的这句话。说实话,我现在肚子已经是饿的咕咕叫了。”

    “好,那我们说走就走。”

    “啧啧啧”

    “怎么总是能够在这里碰到你啊旺财。”

    “呃”

    赵洵的话无疑让旺财稍稍感到有些尴尬。

    “瞧你这话说的明允兄,那我也不是总能够在厨房碰到你吗?人食五谷杂粮,所以吃饭也就是天经地义的。既然吃饭是天经地义的,那便要好好的享受这些。”

    “嗯,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赵洵仔细想了想之后道:“说罢,今天晚饭想吃什么,我来准备。只要你们想吃,我就能够满足你们。”

    “呃,你这么一说搞得我们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啊。”

    “哈哈哈”

    “有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兄弟,我请兄弟吃一顿饭不是在正常不过的了吗?”

    “呃,你这么一说好像也确实是哈。”

    “嘎嘎嘎,就是说嘛。那我想吃一顿麻辣香锅,总可以吧?”

    “这个简单。不过晚上吃麻辣香锅,你确定能够睡得着吗?”

    “莫得问题。”

    旺财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吃了辣的东西反倒是睡得更好呢。”

    “哈哈哈,那敢情好。既然旺财你喜欢吃辣的东西,那没啥说的了,我就给你做麻辣香锅吃好了。”

    “嗯”

    一时间旺财感到兴奋极了。

    毕竟对他来说能够吃到麻辣香锅简直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了。

    至于之后的事情嘛之后再说就是了。

    “哈哈哈,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今晚我一定要陪着明允兄好好喝两杯。”

    大明宫,紫辰殿。

    显隆帝已经觉得自己的身子好一些了。

    但是比起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身子发虚。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时间显隆帝却是感到困惑不已。

    毕竟对显隆帝来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所谓的乏力情况了。

    “啧啧啧”

    显隆帝一开始觉得是丹药的问题。可是后来御医在丹药残渣中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问题。

    显隆帝一时间就感到困惑不已了。

    是什么人想要谋害他?

    如果不是袁天罡的话又会是谁?

    皇帝的吃喝都是由御膳房负责的。

    御膳房有着极为严格的查验。

    每一道菜都要经过严格的试吃,确保没毒之后才会送到显隆帝的面前来。

    可以说这一切都是有相当严格的流程走的。

    所以说,如果有人下毒,应该就是钻了流程的空子。

    从投毒的时间来看,应该是在御膳房把餐食送到了紫辰殿之后,太监试吃之厚的这段时间。

    因为他们只有在这段时间投毒才有机会得手。

    不然的话毒死的就是太监了。

    而且显隆帝并没有中毒身亡。

    只是昏迷了两天的时间。

    从细节上来看,似乎是因为他修行了的缘故。

    修行之后,显隆帝的身体比之一般人肯定是强健了不少,比之他以前也是强健了许多。

    这种情况下显隆帝死里逃生也就可以理解了。

    当然,还有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那就是这个人一定是对皇宫中的一切无比熟悉。只有做到了这点的人才能够确保避开任何耳目。

    要不然的话,一切都是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他想要避开所有的耳目,想要成功得手那个难度简直不是一般的大。

    显隆帝决定在皇宫之中展开一轮彻查。

    当下的情况实在是太复杂了,复杂到显隆帝觉得必须要好好查一查才能够安心的地步。

    如果他不好好查一查的话,仅仅凭借现有的情况,显隆帝感到自己随时有可能被人再阴一次。

    上一次他能够好运气,这一次他能够好运气,下一次他还能够好运气吗?

    运气这个东西总有用完的一天,是不可能一直存在的呀。

    一直存在的运气是不可能的,即便是皇帝也不可能的。

    对此显隆帝可谓是心知肚明。

    他相信这一切,他相信这一切一定会发生的。

    “呼”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显隆帝心情渐渐平复了他。

    登基近三十载,显隆帝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识过,各种阴谋诡计,各种危险的事情都经历过。

    但是他还是活了下来。

    这就是顶级强者才能够拥有的实力。

    要想在血雨腥风的政治斗争中存活下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但凡能够活下来,但凡能够很好存活下来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拥有着极强的敏锐的政治嗅觉,以及狠辣的心肠。

    显隆帝这两点兼而有之。

    对他来说能够保持至今战斗力,能够一直拥有强大的政治嗅觉,才是他能够坐稳皇位近三十年的关键因素。

    而且显隆帝现在还得到了慧言法师的指点,在修行方面可谓是得到了诸多指点。

    这简直是让显隆帝如虎添翼。

    作为天子,显隆帝本来就不需要亲自披甲上阵,自会有无数顶级高手保护他的安全。

    但是凡事求人不如求己。

    显隆帝还是更加希望自己也能够变强的。

    若是他自己能够变强的话至少拥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那么在面对其他修行者的时候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的被动如此的畏惧了。

    一直以来显隆帝都绝对在面对其他顶级修行者的时候都是只能跑,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所以显隆帝的心态其实一直是相当卑微的。

    但要想获得成长,其实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要自己感受到自己的强大,自己意识到自己的强大。

    如果能够做到这点,那其实就不会有任何其他的异样感。

    否则的话,始终有那么一个心魔,自然而然的会觉得相当的恐惧。

    显隆帝知道他做皇帝和做修行者完全是两种感觉。

    做皇帝的时候他是十分自信的,可以俾睨天下。

    但是做一般修行者的话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显隆帝在做一般修行者的时候总是会觉得自卑。

    但是慧言法师已经在帮助他,一直在帮助他走出这个心魔。

    虽然显隆帝知道这不会容易,但是他还是一直在努力。

    因为对显隆帝而言,只有做到了这点他才算是真正达到了一个稳稳的境界,一个崭新的境界

    “啧啧啧”

    当赵洵意识到他们格物格竹子已经格出了一些东西的时候,他内心还是相当兴奋的。

    同样感到无比兴奋的还有三师兄龙清泉。

    二人同时通过格物达到了一定境界的提升,虽然还没有破境,但是二人很清楚只要他们继续这样下去,破境也就是个时间问题了。

    提升境界总归是一件令人感到兴奋的事情。

    通过不断的提升境界,赵洵现在悟出来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永远也不要尝试着去怀疑自己。

    人的潜能和潜力是无限的。只要给到机会,那提升的速度也是无限的。

    只要能够不断的获得提升,那么接下来就可以获得不断的突破。

    在不同的环境下人所面临的形势也是截然不同的。

    每个时间段都会有每个时间段的想法。

    总而言之,此时此刻赵洵的想法就是好好的感受一切,好好的感受美好。

    每一个修行的细节都能够让赵洵看到截然不同的东西。

    当赵洵能够看到这些截然不同东西的时候,他就能够悟道。

    这也是赵洵的一大优势所在。

    很多时候大部分的修行者其实也是能够看到不一样的东西的,但是在他们的眼中这些独特的东西似乎并没有散发出让他们感悟良多的特质。

    而赵洵恰恰可以发现这些特质。

    赵洵不但能够发现这些特质,赵洵还能够将这些所谓的特质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还原出来。

    这个能力才是他在短时间内境界可以获得突飞勐进的最关键的因素。

    很多时候人都是会有一个误区的。

    那就是必须要在一个地方拼命钻研才会有突破。其实不然。

    尤其是对修行者来说,修行的广度也是相当有必要的。

    如果一个修行者只专注于修行的深度而不去专注修行的广度,那么用不了多久他的修为状态就会急转直下。更不用提升了。

    目前为止赵洵感觉一切皆好,应该用不了多久他的修为状态就能再迈上一个台阶。

    希望到了那时三师兄龙清泉也能够晋升一品大圆满。

    书院多几个一品修行者总归是好事情的。

    这样在山长不在的时候也能够多几个人撑起场面门面。不然一切都依赖于所谓的天下第一人,对于书院的发展是不良性的。

    很多时候保持一定的竞争力是好事情,赵洵也渴望能够迎接挑战。

    在赵洵看来只有他自己不断的获得挑战不断的接到来自于外界的挑战,才能够全面提升

    江南道,宁州城。

    刺史万彦的心情大好。

    这主要是得益于两点。

    其一,姚言的伤情已经痊愈,这样他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已经可以落地了。

    其二就是书院弟子主动来向他道歉。

    这点是万彦绝对没有想到的。

    他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书院如此厚爱啊。

    万彦自认为自己是没有这个资格,没有这个本事的。

    不过现在书院示好,表达了善意,对于宁州对于江南道都是一个好事情。

    如果书院跟江南道的官府不是一条心,如果双方各干各的,其实受伤害的还是江南道的老百姓。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当然亡百姓会更苦。

    所以万彦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表湖匠,哪里坏了补哪里。

    虽然这个这个办法治标不治本,但是万彦也没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

    他总不能完全视而不见吧?

    这样的话他真的做不到。

    好歹他也是朝廷委任的地方官。

    作为一方父母官,万彦必须要有自己的担当,必须要有自己的坚守,唯有如此他才能够全面的治理好宁州。

    宁州虽然不算是江南道最繁华的城池,但是万彦知道宁州百姓理当过上好日子。

    只要有机会,万彦就会拼尽全力的去尝试,就会拼尽全力的去努力。

    有的时候只要努力了就不会后悔,有的时候只要努力了就有希望。

    万彦是一个相信希望的人。哪怕其他人都不这么认为,哪怕其他人都觉得希望渺茫,万彦仍然相信希望是存在的。

    这真的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向往,发自于内心的向往。

    万彦向往美好相信美好,他坚信只要努力美好的事情就一定会发生。

    这一日姚言主动来找万彦,万彦就把会面地点选择在了刺史府后花园中。

    这里风景优美,环境清幽。最适合用来谈论要事了。

    比起萧凝和刘莺莺,万彦显然更愿意跟姚言进行深入的聊天。

    因为在万彦看来他跟姚言是同类人,他跟姚言有更多的话题可以聊。

    而跟刘莺莺或者萧凝,总归是有的时候聊着聊着就会突然尬住了。

    那场面真的不是一般的尬,而是明显能够感觉出来的尴尬。

    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意识到这种尴尬意味着什么。

    关键是即便万彦想要主动的去找寻话题他都不知道该找寻什么样的话题。

    但是跟姚言之间,二人就绝不会有这种尴尬了。

    他们能够好好的享受一切美好,好好的享受一切话题。

    “姚剑仙,最近伤情痊愈,本官可要好好恭喜一番了。”

    “哈哈哈,万刺史实在是太客气了。说起来姚某能够恢复,还要托了万刺史找的郎中呢。”

    “哪里哪里,这些都是本官分内之事。姚剑仙是为了宁州城的百姓受的伤,本官为姚剑仙前去寻以郎中,这不也是分内之事吗?”

    二人相互聊着,彼此之间相当的客气。

    对姚言来说,万刺史可以算得上是老熟人了。

    上一次他们见面的时候还是一年前。那个时候也是在宁州城,宁州也是遭遇了妖兽的巨大威胁。

    姚言记得他第一次见到万彦万刺史的时候,感觉这个朝廷地方官显得是相当的憔悴,相当的脆弱。

    有的时候姚言都会感到奇怪,地方官不是应该非常滋润的吗?

    山高皇帝远,他们就是土皇帝。

    可是万彦给到他的感觉完全不同。

    那个时候姚言就好奇极了。

    他很想要弄清楚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后来得知万彦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好官之后,姚言对于其的好感是直线上升。

    当时姚言就发誓一定要帮到他。

    最终姚言也是在与妖兽国妖兽的决战中发挥出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个作用真的是太重要了。

    有了这个震慑的作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妖兽不敢造次。

    只是没有想到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妖兽们又死灰复燃,再一次的向宁州发动进攻。这一次姚言却是不能再忍了。

    对姚言来说他要守护的并不仅仅是一座宁州城,他要守护的也不仅仅是宁州城中的百姓。

    他要守护的是所有江南道的百姓,要守护是所有江南道的城池。

    妖兽们敢打这种歪主意,就不要怪姚言心狠手辣,不要怪姚言发威。

    “姚剑仙,请入席。”

    万彦朝着清幽的竹林间点了点,姚言心领神会随他走去。

    这片竹林跟终南山的竹林不同。

    终南山中的竹林是大片大片的。但是这里的竹林却只有那么一小簇。

    但是哪怕是只有这么一小簇竹林,依然营造出了极好的视觉效果。

    有了这么好的视觉效果之后,一切都觉得清幽不已。

    此时此刻,万彦跟姚言二人先后入席坐在了凉亭之中的小石凳上。

    万彦先是端起酒杯道:“这杯酒本官敬万刺史。”

    “哈哈哈,多谢了。那姚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姚言便也跟着举起酒杯,跟万彦遥相呼应。

    二人相视一笑后便都把杯中酒水喝干。

    “要说起来本官来到宁州主政不过两年多,不该对宁州有如此深厚的情感。但是不知怎的,本官就是不忍心看到这里的百姓受苦。妖兽凶残,肆虐沿海。不少百姓流离失所。这些城中的百姓还好,那些渔村的百姓可真的是惨啊。若不是书院介入,若不是姚剑仙仗义出手。本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万彦说的相当的感慨。

    姚言听得也是相当的感动。

    在他看来如果大周天下的官都能够像万刺史那样,都能够像做这样一个为民着想为民请命的好官,那老百姓们就真的有福了。

    但是姚言也知道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天底下的官有多少能够像姚言一样?

    不能说没有只能说少,太少了。

    所以对姚言来说只要能够有机会他就会尽可能的帮助万彦。

    他帮助的不仅仅是万彦,更是万彦守护下的百姓。

    因为如果再换一个官当宁州父母官的话,几乎不可能做到万彦这种地步。

    如此以来遭罪的可能还是宁州城的百姓。

    “万刺史实在是太客气了。这种事情吾辈义不容辞。妖兽凶残,人人得而诛之。即便姚某不出手,肯定也会有其他人出手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最近妖兽似乎改变了策略,只敢在外围游弋,而不敢像往常那样长驱直入了。”

    “嗯,是的。本官也发现了这点,估计是他们觉得如果再像是往常那样很难达到预想的效果了吧。”

    万刺史一边捋着胡须一边悠悠说道:“不过妖兽这么做其实也是在释放出一个信号,他们畏惧书院畏惧姚剑仙。随着姚剑仙伤情痊愈,恐怕短时间内妖兽更是不敢肆虐了。但是我们还是要想尽办法尽可能的将妖兽铲除,将他们连根拔起。不然的话就是治标不治本。一旦诸位离开宁州,一旦诸位离开了江南道,妖兽们便又会杀出肆虐东南沿海了。”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想尽办法,将妖兽斩草除根了。”

    姚言攥紧拳头道:“实在不行,我们就布下一个陷阱,诱骗他们亲自出来。只要他们一露头我们就将其绞杀之。”

    “唔,姚剑仙有法子了?”

    万刺史一时间却是期待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