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四十四章 贾兴文的决定(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四十四章 贾兴文的决定(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江南道,宁州城。

    姚言的病情逐渐开始好转,这当然是刘莺莺等人精心呵护的成果。

    对刘莺莺来说这简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结果了。

    她没有想到姚言能够好的如此之快。

    “姚郎,快起来喝药。”

    虽然姚言主要伤在了元神、识海,但实际上脏腑受的伤也是相当明显相当之大的。

    所以基本上刘莺莺一直在给姚言熬药喝,确保姚言能够吃进去药才行。

    要不然的话,哪怕是姚言的识海恢复了,身体也不能得到恢复。

    “嗯,你扶我起来。”

    由于姚言受伤实在太重即便是挪动身体都变得无比的艰难,所以需要依靠刘莺莺才能够真正的坐起来。

    吃药还是要坐起来吃的,要不然的话刘莺莺一直给他喂药他也有可能呛到。

    一旦被呛到的话,那受到的影响是相当的大的。

    有可能之前的努力顷刻之间就付诸东流。

    刘莺莺当然不希望姚言这个时候出现任何的意外。

    所以她在努力的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帮助姚言,使得姚言尽可能的恢复身体健康。

    “来,吃药。”

    刘莺莺拿了一个汤勺,轻轻的在汤勺上面吹了吹,随即送入了姚言的嘴中。

    “姚郎,你要支撑住。”

    “唔,这药好苦啊。”

    姚言只喝了一口就直皱眉头。

    “哎呀,良药苦口嘛,你不要纠结这么许多。喝就是了。”

    刘莺莺见姚言如此之矫情,一时间面色一板。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这个动作起了效果,总而言之,此刻姚言下意识的身体一个激灵。

    “哈哈哈,也不比如此反应强烈。”

    刘莺莺见状直是哭笑不得。

    “唉,你叫我怎样我就怎样,这样总行了吧。”

    “嗯”

    姚言能够保持如此好的状态是刘莺莺所没有想到的。一开始的时候她总以为姚言要跟她对着来。

    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她想多了。

    “姚郎,你若是觉得身子不舒服就跟我说,我会第一时间帮你去询问情况的。这里郎中很好找,他们都是万刺史精心给你挑选的,医术十分了得。所以你只要安心的静养就好了。”

    “嗯”

    此时此刻姚言即便是想动也动不了了。

    他只能静静的躺在床上等着刘莺莺来喂食。

    那波罡气的冲击对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目前来看所有脏腑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其中就包括了胃。

    胃部受到的影响直接导致了姚言每日的食欲下降的很多,只会去想要吃一些最少量的食物。换句话说如今姚言进食完全是因为求生的本能。如若不然的话他怕是不会多吃任何东西的。

    “呼,真的没有想到啊,你会受到如此严重的影响。”

    “不说这些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而且我是为了保护你,所以我不后悔。”

    姚言虽然说的很平静,但是刘莺莺还是听得眼眶一红。

    平静之中见真情,平静之中见真章。

    她现在能够明确的感受到来自于姚言的真情。

    那是一种绝对意义上的真情,那是一种来自于本能的真情

    巫奥里斯的眼神之中满是怒火。

    虽然他现在想要将书院联盟的成员全部撕碎。

    但是以他现在的能力真的是很难办到这点的。

    对此,杰夫伦可谓是心知肚明。

    “此时此刻,我们还是应该保持稳妥的情绪,愤怒并不能能够帮助我们什么。巫奥里斯,你明白的。”

    “唔”

    巫奥里斯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但是就当下而言,还是很难维持在一个稳定的状态下。

    “我就是想不明白,我们怎么会被如此轻松的一举冲散。一切都太离谱了。难道你不觉得吗?”

    “确实有些离谱”

    杰夫伦无奈道:“可是事实就是如此,所以即便你我做出再多的努力,也无法扭转时间,不是吗?所以还是应该往前看。”

    “可是到底应该怎么往前看呢?我们能够看到什么吗?你能够看到撒旦降临吗?如果撒旦最终不能如期降临的话,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腐蚀者是撒旦最忠实的奴仆,这一点巫奥里斯很清楚,他也相信杰夫伦也很清楚。

    既然大家都很清楚,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可以直接说的清楚了当一些。

    “撒旦确实给了我们最后期限。但是我觉得那是一种督促,并不是说一定要迫使我们在此之前将所有事情做到。”

    “唔”

    “你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

    “所以说,我们可以有压力,但是不要给到自己太强大的压力。那样只会将我们彻底的压垮。如果我们垮掉了,那还怎么替撒旦去做事呢?”

    杰夫伦循循善诱道:“我们是撒旦的奴仆不假,但是撒旦应该需要的是有能力做事的奴仆,而不是直接被压垮的奴仆,对吧?”

    “我是觉得那个魔宗大祭司并没有起到他所说到的作用。仅仅从现在来看,其实魔宗大祭司表现的跟慧言法师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依然是那么的垃圾。”

    “唔,倒也不能这么说,至少几次他的设计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只是无法最终战胜书院而已。但话又说话来了,在当下能够真正战胜书院的又有几人呢?几人大家一直都保持了一个这样的状态,那其实也就没有什么好说道了。”

    杰夫伦顿了顿道:“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尽快的重整旗鼓。这一点真的相当的重要。因为如果我们无法做到重整旗鼓的话,在接下来将会面临一个相当尴尬的境地。那就是腹背受敌。”

    “你是说大周皇帝会来背刺我们?”

    “嗯,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小。”

    杰夫伦澹澹的说道:“大周皇帝明面上是我们的盟友,但是我们都很清楚他并不是任何人的盟友,他只是利益的盟友。谁能够给他带来利益,他就会跟谁合作。就像是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刚刚找到他的样子,他不也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跟我们结盟了吗?这样看来,这种人是没有任何的原则没有任何的底线的,任何时候他都会轻易的变卦,是靠不住的。”

    “怪只怪我们当时太年轻,轻易的相信了他的鬼话。不过他真的会来背刺吗?”

    “我只是说存在这种可能,毕竟我也不是他,所以并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杰夫伦悠悠说道:“但是我们肯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的。如果大周皇帝真的要这么做的话我们也必须要有后手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要不然的话我们实在是太被动了。”

    “嗯”

    “所以,其实本质上他也是在观望对吧。”

    “嗯,他肯定是在观望的,大周皇帝这样的人是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我们现在也没有必要太过的担心,只是要多留一个神,千万不要被他阴到就是。”

    “至于魔宗大祭司那里由着他去折腾吧。我觉得他还是有一定实力的,并不像是慧言法师那样的纯粹的混账玩意。反正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再坏也不可能坏到哪里去了。所以我觉得基本上可以完全放权给他了。”

    “好,那我们就这么做好了。”

    巫奥里斯点了点头道:“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看来要隐忍一下了,决不能再像之前那么高调了。要不然的话,真的有可能被阴到死啊。”

    “嗯,保持低调的同时尽可能的多去刺探一下书院的情报,这样也能够做到对他们全方位的了解吧,只有对他们全方位的了解了接下来才能够更加深入更加全面的去贯穿始终。”

    局势的变化大大出乎了赵洵的意料。

    在经过了上一次酣畅淋漓的大战之后,腐蚀者竟然主动的退避三舍。

    这是一种再明显不过的示弱。

    可是为何腐蚀者要示弱呢?

    虽然上次战斗中腐蚀者确实损失惨重,但是他们造血的能力相当之强。只要他们愿意的话应该是可以在相当短的时间内恢复战斗力的。

    所以只要腐蚀者愿意他们肯定可以很快恢复到原先的规模。

    所以肯定不是兵力不足让他们选择退避三舍的。

    那么是什么原因?

    赵洵急于想要找出答桉,但是他却发现越是急于想要找出答桉,越是难以找出答桉。

    此时此刻,赵洵直是觉得相当的尴尬和狼狈。

    “唔”

    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后,赵洵尽可能的保持冷静来。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太过的急于求成。

    急于求成并不能解决问题,只会让问题变得更加的复杂更加的扑朔迷离。

    所以

    接下来该怎么办?

    赵洵要怎么样才能够弄清楚腐蚀者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动用大观心术吗?

    可是大观心术似乎对腐蚀者无效啊。

    之前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说过类似的话,赵洵还是记在心上的了。

    所以接下来赵洵真的是迷茫了。

    按照赵洵的经验,一般迷茫的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放空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

    只要能够彻底的放空,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只要能够彻底放空,很快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赵洵一般选择躺平的地方就是游泳池旁的躺椅区。

    这里可以实现真正的放松,也能够让赵洵彻底的冷静下来,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绝对的冷静下人的大脑可以得到激活,不会再去思考一些有的没的事情。

    要不然的话还是很要命的。

    赵洵一边喝着冰奶茶,一边静静的思考着接下来的打算。

    对赵洵来说没做一步打算,都是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思考的。

    如果没有经过足够的思考就贸然的决定在赵洵看来是相当不负责任的行为。

    只有经过了冷静的思考。经过了充分的思考,才能够真正做到有的放失,才能够真正做到不悲不喜。要不然的话,就是单纯的头脑发热。

    “明允兄,你又开始愣神了?”

    旺财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过来,就躺在赵洵旁边的位置。

    “哈哈,旺财你也来了啊?”

    赵洵嘿嘿一笑道:“其实我现在的状态真的是一言难尽。目前来看状态尚且算是不错的,可我自己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所以如果不改善了这个问题的话,我的情绪是有可能突然爆发的。”

    “啊,你可别吓人啊。我看你平常挺正常的啊。”

    “你才不正常呢。”

    赵洵没好气的白了旺财一眼,接而接道:“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能够保持在一个相对较好的状态,但是并不能保证自己一直这么的稳定。所以我想要找到我情绪不稳定的点,再通过努力让情绪逐渐的稳定下来。我这么说的话你大概能够明白了吗?”

    “还是不太懂。”

    旺财实话实说道。

    赵洵听到这里是真的快要气的背过气去了。

    他感觉旺财真的就是在有意的装傻。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

    “罢了,不跟你多扯这些了。你来找我是不是西游记又出什么事情了?”

    “哈哈,知我者明允兄也。是这样的,读者们都在求你赶快更新,你之前不是说西游记还有后传呢吗,如今稿子写的如何了?”

    赵洵心道他就不该开这个口问。好家伙

    稿子他当然有在写,但是旺财明显是想要让他一下子拿出所有西游记后传的稿子。这可是赵洵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啊。

    “旺财啊,你想想看,这么多的稿子我怎么可能一下子能够拿的出来呢。所以啊你再宽限几日啊。”

    “呃明允兄啊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啊,不是我催的紧是读者们催的紧。读者们也是想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呀。你这么久不更新,读者还以为你跑路了呢。”

    “跑路?我这么火的作者要跑路?怎么会。”

    赵洵双手一摊道:“只要显隆帝那个不做人子的狗皇帝不封杀我的话,我的笔名是不可能再换了。”

    “哈哈哈,那就好,明允兄啊,你给我一个准话,你这个西游记后传还要写多久才能写完?”

    “呃,五日?五日差不多了,我先拿出来一部分。之后的半个月内写完。”

    赵洵心道跟这种“黑心书商”就得打拉锯战游击战,不能一上来让他感觉太舒服了。

    要不然的话,以旺财的性格怕是会更加飘的。

    “哈哈行,那就五日之后拿出第一部分来,十五日交全稿。哎呀明允兄我觉得吧你还是得努力一把,不能太闲散了。人闲散久了是真的会废了的。你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状态,还是应该多多努力呀。”

    “嗯,没问题。西游记这么火,我现在当然得趁着它火爆的时候多更新多赚钱啊。总不能等到西游记过气了我再想着去赚钱吧。到了那时也来不及了啊。”

    “啊哈哈,是这么个道理,还是明允兄你看的通透。”

    西域,安西都护府。

    大都护刘霖在看着一些军情奏报。

    对刘霖来说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保证整个安西军处于一个团结向上的状态。

    只要能够维持这个状态,刘霖就觉得问题不大。

    怕就怕的是安西军内出现一些奇怪的声音,导致整个军队变得有不一样的情绪。

    之前贾兴文在的时候还是做的相当不错的。但是刘霖担心贾兴文这么一走,有死灰复燃了。

    其实刘霖很清楚这支安西军中的顽疾有多么的难以根除。

    但是他确实有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入手如何解决。

    快刀斩乱麻当然是可以的,但是斩了之后呢,难道不会再次出现问题吗?

    问题再次出现之后怎么办呢?再去斩吗?斩来斩去的似乎效果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好啊。

    反正对于当下的情况而言,刘霖能够做的也就是维持安西军的稳定。

    毕竟现在西域并没有爆发战争的趋势。

    哪怕是西域三十六国中的那些主战派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天下之大不韪。

    既然他们不敢动手,刘霖就觉得安全的多。

    在刘霖看来,现在应该尽可能的拉拢那些中间派,让西域各国更加往中原靠,更加往大周靠。

    只要大多数的西域国家能够这么做,那即便有个别的西域小国继续作妖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刘霖觉得基本上他只要做到了这点,那一切就都稳了。

    安西军现在迫切的需要时间,只要能够获得充足的时间,那么接下来就能够有十足的把握收复西域。

    收复西域并不一定要用战争的方式,哪怕是别的方式也是可以的。

    刘霖现在越发觉得叫贾兴文来安西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

    因为有了贾兴文的帮助,刘霖的视野被打开了许多。

    有了这种广阔的视野之后,安西军上上下下能够做的事情也多了许多。

    有很多在之前刘霖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但是现在他们却能够努力的去尝试。

    这对于刘霖来说真的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接下来只要他们仍然能够坚持能够保持下去,那么安西军是一定能够完成这个任务的。

    就是不知道贾兴文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啊。

    此时此刻,刘霖无比的想念贾兴文。

    于是乎他决定写一封亲笔信,利用传送术传到长安去

    当贾兴文看到了这封来自于安西都护府的信时眼眶有些红了。

    这封信的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因为这封信不是别人写的,而是大都护刘霖写的。

    大都护刘霖在心中言谈极为恳切,表达了对贾兴文的思念之情。

    一时间贾兴文感到无比的感动。

    他是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感到感动了呢?

    大概是从大都护对他开始推心置腹的时候?还是大都护能够甘愿为了他得罪安西军权贵的时候?不管是哪一个时刻,总之贾兴文对刘霖感觉到无比的感动。

    一个当朝大都护能够屈尊降贵,对他这么一个半路出家的新人如此的信任,贾兴文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些什么了。

    他确实觉得相当的感动。

    “大都护这是在催我回安西啊。”

    虽然大都护刘霖在信中没有半个字是催他的意思,但是贾兴文还是从信中看到了大都护的思念之情。

    所以贾兴文的心情也是十分的复杂。

    一方面他确实很想要快速返回安西,跟着大都护刘霖鞍前马后赴汤蹈火。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想要在长安多停留一段时间,这样他能够跟赵洵多相处一些时间。毕竟这一去不知道多久才能再相见。

    传送术?

    理论上这当然是可以实现的。

    但是传送术传送书信和传送人的消耗可是完全不同的。

    传送书信对于修行者的消耗相对较小,但是传送人那个消耗简直是太恐怖了。

    一般修行者在使用传送术传送一次人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难以维持在一个理想的状态。

    所以对于贾兴文来说,是不可能开口求人帮他从安西传送到长安去的。

    所以这一次他如果离开了长安,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难以再跟赵洵相聚了。

    所以他才会那么的纠结。

    到底应不应该离开长安呢?到底应不应该回到安西呢?

    一方面是大都护刘霖,一方面是赵洵。

    贾兴文一时间发现他哪个都割舍不了。

    此时此刻贾兴文真的是纠结极了。

    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贾兴文整个人都傻了。

    但是他知道没有人能够代替他做决定。最终这个决定还是得由他自己来做。

    任何人都无法替他决定,任何人都无法帮他决定。

    最终贾兴文决定用抓阄的方式来决定。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实在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抉择。

    那么抓阄就是最为公平公正的方式,让老天爷来决定这一切吧

    赵洵做了一个噩梦。

    在梦中贾兴文贾大哥头也不回的走了。

    任由赵洵如何呼喊,贾兴文就是没有回头。

    当贾兴文在赵洵的视野之中消失后,赵洵彻底惊醒了过来。

    此时此刻,他能够明确的感受到那个梦境中的所有细节。

    虽然说梦一般都是跟真实相反的,但是为何赵洵觉得这个梦如此的真实?

    这个梦该不会成真吧?

    不行,他总是觉得心神不宁的这个时候肯定不能再这么生生的等着了。

    他一定要去问问贾兴文贾大哥到底是怎么想的。

    赵洵立刻前去找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请他老人家动用传送术写信给贾兴文

    贾兴文看到赵洵这封信的时候立时咯噔了一声。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他其实早该想到的。赵洵跟他之间有着十分神奇的感应。

    每当他想到一些事情的时候赵洵也能够想到。

    所以贾兴文总会刻意的避免去想一些二人在一起时候的事情。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他一想,赵洵也能够感应的到。

    这种强大的心灵感应在很大程度上会让贾兴文觉得难以割舍。

    哪怕他真的做出了决定也难以割舍。

    那种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

    贾兴文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得住,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很难保持情绪的稳定。

    一边是大都护刘霖的信,一边是赵洵写来的信。

    贾兴文简直觉得自己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所以接下来他到底该怎么做?

    本来贾兴文是打算把选择权力交给老天爷的,请老天爷来代他选择。但是现在看来,这显然不是很合适。

    因为老天爷选择的结果未必能够让他满意。老天爷选择的结果很可能最终会使得贾兴文变得更加的痛苦。

    在刘霖跟赵洵之间,贾兴文真的很难以真正的做出决定。

    这个决定真的是太难了,一时间贾兴文感觉自己痛苦不已。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贾兴文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去一次终南山,这样可以当面跟赵洵说清楚。

    这一次自然还是动用传送术。

    用传送术将人传送到一个地方,其对于修行者发力消耗跟传送距离有很大的关系。

    传送距离越远,对于法力的消耗越大。传送距离越近对于法力的消耗越小。

    像是从长安城到终南山这么近的距离,影响约等于零。

    随意贾兴文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为难的。

    何况他要求的还是冯昊冯大人。

    冯昊冯大人对他真的是没的说。

    基本上只要是贾兴文所求的冯昊都会答应。

    所以此时此刻,贾兴文要做的就是去到不良人衙门

    “什么,你又要去终南山?”

    听到这里的时候冯昊多少还是觉得有些惊讶。

    “呃,冯大人,不是属下矫情,而是属下刚刚接到了一封来自安西的书信是大都护刘霖的亲笔信。大都护在字里行间都透漏出对我的思念之情,应该是想要让我回答安西了。可是您也知道,我在这里还有割舍不下的东西,最放心不下的应该就是赵洵了。所以属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种事情用写信的方式来说肯定是不合适的。所以属下想要再去一次终南山,当着面跟赵洵把事情说清楚。”

    “你真的想好了吗?你这次去了终南山就能够把事情说清楚了吗?”

    “呃”

    面对冯昊的质问,贾兴文确实显得有些犹豫。

    “属下,属下”

    “兴文啊,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希望你能够想清楚你究竟想要怎么做。如果你真的就是跟赵洵去做个告别的话,那我没什么可说的。可是如果等到你到了终南山,到了书院之后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的话,那我劝你还是事先想清楚,不然到时的场面肯定会变得更加的尴尬。”

    “嗯”

    听了冯昊的这句话,贾兴文轻轻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冯昊说的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很多时候人的情绪之所以会冲动就是因为他们并没有把事情想好。既然没有想好具体该怎么做,那么情绪自然会出现空档期。

    当情绪出现空档期后,自然而然的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

    长此以往之后,整个人都会变得疲惫不堪,长此以往之后整个人都会显得迷茫。

    此刻贾兴文尚且应该处于初期阶段。

    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久。

    但就像是冯昊说的,他需要首先弄明白自己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不然的话,即便他能够见到赵洵估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吧?

    这样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样的话,恐怕面临的局面还是相当尴尬的吧?

    “呼”

    “冯大人的话,属下听明白了。确实之前属下考虑的不周。不过属下接下来会好好考虑好的,等到属下彻底考虑好了,再来见冯大人。”

    说罢贾兴文告辞了

    浩然书院。

    赵洵愁眉紧锁,心情可谓是相当的沉重。

    明明他已经发去了书信,贾大哥难道没有收到?

    如果贾大哥已经收到了书信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给他回信的啊。

    难道说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赵洵不敢去想,因为在他看来贾大哥一定会第一时间给他回信的。如果贾大哥没有回信,那说明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了。发生的这些事情还是相当可怕的。

    此时此刻赵洵可谓是焦躁不安。

    这个时候他已经很难再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小师弟,我觉得你还是应该保持冷静。现在的情况应该不像是你想象的那样。贾兴文之所以没有给你回信肯定会有他自己的考量。我觉得贾兴文是一个成熟的人,所以他一定不会盲目行事的。等等看吧,我觉得很快就会有一个好的结果的。”

    “呃”

    赵洵此时此刻已经在努力地调整情绪了,但是三师兄说的话并没能够让他彻底的冷静下来。

    如果接下来一切都是按照三师兄说的发展的话,那贾兴文贾大哥应该很快就会给他一个回应吧?

    这个回应未必要是多么的直接干脆,但一定要让赵洵能心安。

    只要明确了贾兴文贾大哥的想法,那么即便贾大哥立刻要离开,赵洵也不会阻止。

    因为他希望贾大哥能够真正的去追求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不是根据别人的喜恶来调整自己的状态调整自己的抉择。

    只是他能够得到贾大哥的回应吗?

    赵洵对此真的不是很有信心。

    他最害怕的就是贾大哥不辞而别!

    最终贾兴文还是决定去找冯昊。

    他还是要当面的跟赵洵说清楚。

    有些事情如果不能当面说清楚的话总归是心里会觉得有些别扭的。

    此时此刻,他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见到赵洵,跟他好好聊聊。

    当贾兴文再次来到不良人衙门的时候,不良帅冯昊已经是明白了他的来意。

    “你想好了?”

    “嗯,冯大人,属下已经都想好了。”

    “兴文啊,既然如此,那我变再助你去到书院。”

    同样的操作,同样的套路,冯昊再来了一次,只见贾兴文无比顺利的来到了终南山。

    不过是一个瞬息的事情。

    此时此刻,贾兴文的心情是无比激动的。

    如此激动的心情,使得贾兴文久久难以平复下来。

    “呼”

    但是不论如何,总归还是要把心情平复下来的。

    贾兴文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阔步朝书院里走去。

    他知道赵洵住的位置,所以贾兴文没有任何的犹豫,径直前往。

    对贾兴文来说此时此刻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跟赵洵把事情说清楚。

    牵扯到了很重要的事情,那总归是要说清楚的。

    不然贾兴文自己长时间的都会处于痛苦和纠结之中。

    这种情绪已经困扰他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贾兴文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忍受多久,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好好的说清楚。

    很快贾兴文来到了赵洵所在的竹楼前,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贾兴文直接走了进去。

    此时此刻赵洵正在写着西游记的后传。

    听到有动静便暂且放下笔来。

    “贾大哥?待看清来人就是贾兴文之后赵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贾大哥,真的是你吗?”

    “嗯,如假包换。”

    贾兴文很是幽默的笑道:“明允啊,我这次来找你其实就是为了当面告诉你,我决定留下来了。当然,只是暂时性的。可能几个月,可能半年。最终我还是会返回西域返回安西去的,不过在此之前我会好好的留在这里陪你。”

    呃

    听到这里之后赵洵的眼眶彻底红了。

    这真的就是他最想要听到的消息啊,这真的就是他无比期待的消息啊。

    只能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这种想要睡觉就有人给递枕头的感觉真的也太爽了吧?

    一时间赵洵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了。

    “贾大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感觉一切都跟做梦一样,我真的不敢相信啊。”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情我骗你作甚?”

    贾兴文嘿嘿一笑道:“其实不瞒你说我也纠结了很久,主要就是在你跟大都护之间纠结。如果我要决定暂时留下来的话,我就得去跟大都护解释。如果我决定立刻走的话,我就得跟你解释。这真的是两头为难的事情,你能够明白吗?”

    “我懂我懂我都懂。”

    赵洵毫不犹豫的说道:“贾大哥,所以到底你是为何决定留下来了呢?”

    “还不是因为你?因为对我来说你更重要。”

    贾兴文的这句话让赵洵很是感动。

    贾大哥没有说大都护刘霖不重要,只是说赵洵更加重要。

    这么一番理解之后赵洵就更加能够明白贾兴文此刻的心境了。

    “多谢你贾大哥,多谢您肯留下来多陪我一段时间。我简直无法想象你现在走了之后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一定会发狂,发疯的。”

    其实赵洵之前的状态也还不错。

    但那主要是因为贾兴文一直没有出现,也就不会经常去想。

    可是贾兴文一旦出现之后又要立即离开,换做是谁都忍不了的啊。

    还好贾大哥最终决定留下来了。

    对赵洵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堪称完美的结果。

    这个结果真的是无比完美的,有了这个结果之后基本上不用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赵洵是一个相当感性的人,经常会凭借自己的本能做事。

    所以对赵洵来说能够合理的按照自己的理性来做事其实是一件挺奢侈的事情。

    “贾大哥,那如果西域使团商队要走的话怎么办?”

    激动过后赵洵也冷静了下来,不得不理性的面对这一切。

    “呃,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我仔细算了一下,这些西域使团商队还要在长安挑选采买货品,要相当之久才可能会离开长安。这么算的话我还是有几个月的时间的。不过即便是他们真的马上就要走,我也可以让副官带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

    “嗯”

    赵洵仔细想了想,贾兴文贾大哥的这个安排也可以算的上是天衣无缝了。

    各个方面都堪称完美,几乎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来。

    如此完美的一个决定赵洵真的是相当的满意了。

    “哈哈哈,其实呢事情真的比我想象中的要简单的多。有的时候人就是习惯于给自己设困。其实想明白之后就会发现真的是无比简单的一件事,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明允啊,接下来我可以好好陪陪你了。”

    贾兴文把这些心里话说出来之后直是感觉痛快极了。

    这些话憋在心里的时候实在是太痛苦太难受了。

    贾兴文就感觉有一块鱼骨卡在喉咙里,那种憋闷的感觉啊真的是让人欲哭无泪。

    很难形容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但是就细节来说,确实非常的难受。

    但是当他把话都说出来之后那种烦闷的感觉憋闷的感觉就一扫而空了。

    一时间贾兴文感觉到分外的舒畅。

    “哈哈哈,其实事情本来就该是如此的,明允啊,我们去游泳吧。”

    贾兴文可是游泳健将,身手极为矫健。

    他之前也曾经见过书院里的游泳池,一直跃跃欲试。

    今日总算是找到了机会,自然而然的要试一试。

    而对赵洵而言,这显得也是一个相当好的机会。

    毕竟他一直想要跟贾兴文贾大哥比试一番,看看谁的游泳技术更好一些。

    如今真的得到了机会,自然要好好试试。

    “哈哈,走,今日我们一定要比试一个高下出来。”

    “预备,开始!”

    此时此刻,旺财充当起了裁判的角色。

    这个角色其实还是相当的重要的,至少可以保证游泳比赛的公正公平。

    旺财也是跟赵洵、贾兴文最亲近的人。

    毕竟三人是结拜兄弟,除了亲兄弟,也就是结拜兄弟最亲了。

    所以旺财不会偏袒赵洵或者贾兴文中的任何一个,他会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持客观公正。

    赵洵跟贾兴文听到了旺财口令之后毫不犹豫的开始了速游,如同离弦的箭一样。

    贾兴文冲出去的速度显然要更快一些,稍稍领先赵洵半个身位。

    当然了,赵洵的速度也不慢,而且他是一个不甘示弱的性格,所以紧紧的跟在赵洵的身后。

    保持这个速度下,那基本上可以完全不用去思考了,也没有时间思考。

    赵洵知道他必须要紧紧咬住,如果被贾兴文贾大哥甩开一个身位以上的话他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追赶上了。

    如此快的速度,游泳池中的水都被溅射到了岸上。

    旺财一边裁决比赛还得一边小心翼翼的防止水花溅射到他的身上,一时间直是显得狼狈极了。

    赵洵跟贾兴文此时此刻全神贯注才不会去顾及旺财的感受。

    此时此刻,保证绝对的安静保证绝对的速度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处于精神力的高度集中状态下,才可能全力冲刺。

    游泳跟跑步其实是一样的,冲刺的时候那真的是咬紧牙关在拼命啊。

    拼命的速度相当的重要。一旦慢下来了就很可能被对手甩开。

    一旦被甩开了再想要跟上那简直是难如登天。

    速度这个东西,其实是相对的。

    原本赵洵觉得自己的速度是很快的,但是现在看来一山更比一山高。贾兴文贾大哥在游泳这方面真的不是盖的。那个游泳的速度简直是太快了。

    虽然赵洵已经在努力的跟上了,但是却越来越吃力,而且他明显感觉到贾兴文贾大哥还没有使出全力。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绝望了。

    赵洵明明已经使出了全力,但是贾兴文贾大哥却没有。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贾兴文贾大哥也能够将赵洵甩出去将近一个身。

    游泳比赛的时候是不能动用真气法术的,不然的话赵洵完全可以使用瞬移术或者轻功。

    但是这两种的法术现在都不能用,赵洵只能用一种最为原始的方式跟贾兴文贾大哥去竞争。

    保持竞争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这种形式下。

    保持激烈的竞争力,保持强势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不然的话,最可怕的情况就是会出现难以接受的结果。

    赵洵最不能接受的结果就是被贾兴文贾贾大哥甩出去一个以上的身位。

    对他来说即便是输那也不能被甩出去太远。

    即便是输那也要输的漂亮。

    赵洵也是有尊严的,他一定要竭尽可能的缩小差距。

    差距是越来越大了,但是赵洵并没有放弃。因为不到最后一刻一切皆有可能。

    目前来看贾兴文贾大哥的优势还没有到那种无法企及的程度。

    “啧啧啧”

    赵洵正在努力的尝试,他的速度控制的其实恰到好处。

    保持一定的速度下要想再提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赵洵感觉自己已经快到了临界点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并不知道要真正达到极限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但是他现在确实更加接近所谓的界限了。

    “呼”

    呼出了一口浊气后,赵洵开始加速。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要是在这个机会他都把握不住的话,是不可能超越贾大哥了。

    就是一锤子买卖的情况下赵洵确实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很快,贾兴文的差距就被缩小了。

    “噗”

    在最后撞线的一瞬间。

    贾兴文跟赵洵几乎是同时到达的。

    仅仅依靠肉眼的话是很难分辨出究竟谁才是第一的。

    旺财一双眼睛瞪的犹如牛铃一般,一时间真的难以分辨。

    “我的天啊,你们两个到底谁才是第一啊。我简直是分辨不出来了。”

    旺财双手一摊彻底摆烂。

    对一个裁判来说这绝对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一件事情了。

    但是对旺财来说,他确实已经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

    但凡是旺财还有一线机会的话,他一定不会如此轻松的放弃。

    “贾大哥赢了,是贾大哥先撞线的。”

    赵洵毫不犹豫的说道。

    对赵洵来说,他确实没有必要说瞎话。

    确实是贾兴文贾大哥先撞线的。

    “哈哈,所以说啊,有的时候还真的是得要拼一拼运气。明允啊,最后我获胜的优势真的是相当小的。”

    “啧啧啧”

    旺财嘿嘿一笑道:“你们两个就不要互相谦虚了。都是自己人,就没有必要这么客气了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呢。”

    “那倒是也没有吧?”

    被旺财这么一说,赵洵一时间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是跟贾大哥比试一下,重在参与嘛。至于结果究竟如何,我倒是真的没有在意过。”

    赵洵如此表态,一时间让贾兴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哈哈,明允说的很好。重在参与,输赢我们真的没有看中。”

    “啧啧啧”

    游完泳之后体力的消耗是相当大的,消耗如此之大,自然是要补充一番能量的。

    要是能量补充的不及时,后果还是相当严重的。

    “哈哈,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一人一杯加大杯的奶茶。这奶茶啊可是我改良之后的特制版本,别看就是一杯奶茶,可是富含能量的啊。喝了这奶茶之后你们就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能量恢复的相当之快。”

    旺财的话倒也不算是瞎说。因为在他看来,奶茶真的是补充能量的最好方式。

    “啧啧啧”

    “还别说,旺财啊你先做的这款奶茶真的是相当的好喝啊。如此好喝的奶茶我之前真的是从没有想过啊。”

    “哈哈,明允兄你可真的是会说话,基本上我每做出一款奶茶你都会说想同的话,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哈哈哈”

    旺财这么一说之后赵洵仔细一想还真的是这个道理。

    有的时候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其实人的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有的时候你没来由的就被带入了。

    “啧啧啧,其实我没有想到我能够跟贾大哥缩小到如此差距的。毕竟对贾大哥来说,他可是顶级的游泳健将啊。”

    “啧啧啧”

    “其实哪里有那么大的差距,我也是习惯于闲暇的时间游游泳。其实并没你说的那么强。”

    贾兴文的态度算是相当的谦和了。

    赵洵笑道:“贾大哥你就是太客气了。你的游泳技术在长安城基本上可以排在前十了,我真的没有任何吹捧的意思啊,我完全就是在实话实说。”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赵洵强自使得自己冷静下来。

    “其实呢贾大哥你还是有相当大的天赋可以增进自己的修为的。你可以好好想一想,也许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

    “嗯,既然我短时间内也不走了,不妨利用这段时间突击训练一下,也许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当然了,如果没能够增加修为的话也无所谓,毕竟这本来也就是计划之外的事情。”

    贾兴文说的还是很客观的。

    赵洵听到这里频频点头。

    贾兴文贾大哥有一点很好,那就是能够保持的相当的客观,保持的相当的乐观。

    心态好了之后一切就都简单了许多。

    “呼”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贾兴文澹澹道:“明允啊,修行这方面你现在可是大拿。所以基本上我就要靠你了,看看你能够教给我什么。你教我什么,那我就学习什么。”

    “哈哈没问题,贾大哥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的教你的。”

    赵洵如今对于整个训练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

    至于到底能够弄成什么模式,其实赵洵并没有明确的设想。

    但是只要大方向没有问题,因材施教的情况下基本上是不会有什么偏差的。

    贾兴文贾大哥的底子绝对不差。所以赵洵有信心,只要贾大哥按照他的计划好好的训练,那就一定能够顺利的提升修为。

    毕竟如今贾大哥的修为等级实在太低了。

    如此之低的修为等级,要想提升简直不要太简单。

    “啧啧啧…”

    “贾大哥你放心好了,只要你按照我的套路训练,我保证你的修为等级一定会提高!”

    赵洵拍着胸脯说道。

    …

    …

    当下的局势对显隆帝来说可以说是相当的好。

    腐蚀者跟书院缠斗又没有完全的分出一个胜负。

    如此一来对于朝廷对于显隆帝来说绝对是最有利的。

    一旦书院跟腐蚀者分出了胜负,那么接下来显隆帝就要面临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啧啧啧…”

    因为接下来获胜的一方都会对朝廷造成极大的威胁。

    如此巨大的威胁自然不是闹着玩的。

    一旦局面失控,显隆帝真不一定能够罩得住。

    只要显隆帝罩不住,那…

    显隆帝简直不敢去想。

    但是一直保持现在这样就舒服的多了。

    显隆帝很清楚只要这个模式一直保持下去那基本上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

    “传旨宣慧言法师觐见。”

    此时此刻显隆帝想要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能够跟慧言法师聊一聊修行方面的事情。

    眼下除了修行方面的事情,其他的他根本就不在意。

    …

    …

    终南山,浩然书院。

    书院之中,赵洵在认真训练着。

    贾兴文贾大哥是一个相对来说很有天赋的人。

    所以对他来说,其实突破境界并不是很难。

    之所以这么长的时间贾兴文贾大哥都很难更进一步,最主要是因为贾兴文贾大哥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给他训练。

    一旦找到合适的人训练的话那问题就不是很大。

    “呼…”

    “贾大哥,目前你现在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识海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扩张开了吗?还是依然是半封闭的状态?”

    “呃…”

    一时间贾兴文都懵逼了。

    “明允啊,我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只觉得自己的现在的修行状态似乎比之前提高一些了。但是究竟提高到了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啊。”

    好家伙…

    赵洵心道贾大哥这是属于典型的一脸懵啊。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傻人有傻福嘛。人有的时候太精明反而不是一件好事情。

    精明会让人处于一种算计的状态。而人一旦处于算计的状态下,基本上就会处于下乘了。

    但是贾兴文贾大哥不会。

    他状态保持的还是相对不错的,而且不会那么精于算计。所以相当于是一张白纸。

    众所周知,一张白纸的人是最好教最好培训的。

    而那种全方位受到了各种训练的人再想要去训练那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赵洵很清楚,贾兴文目前的修为是八品,那么往上再突破一层的话就是七品。

    要想达到七品境界就必须要做到一点~一定要有一个突破点。

    这个突破点可以是很简单的一束真气破壁,也可以是相对复杂的点。但是不管怎么说一点要有。

    “嗯,贾大哥你可以尝试把自己识海中的真气聚拢成束。然后尝试将这聚拢成束的真气贯穿而出天灵盖。”

    “哇…”

    贾兴文光是听了赵洵的一番描述就觉得很是神奇了。

    “真的能够做到这点吗?”

    “啧啧啧…”

    “当然可以了。我就曾经做到过。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能够凝聚起来真气那其实是一件相当简单的事情。”

    赵洵很是自信的给贾兴文贾大哥解释道。

    “呃…”

    贾兴文贾大哥听的一愣。

    “啧啧啧…”

    赵洵嘿嘿一笑道:“放心好了,有我在旁边你不会走火入魔的。”

    “啧啧啧…”

    “那好吧,那我现在就开始试试。明允啊,你可要帮我盯紧一些,要是情况有变,立即出手干预。”

    “哈哈…贾大哥你就放心好了。有我在一切尽在掌握。”

    赵洵心道贾兴文贾大哥还真的是一个无比谨慎的人。

    如此谨慎那确实是…

    “好…”

    贾兴文现在终于是没有理由再去保持静止了,他准备立即行动起来。

    “呼…”

    贾兴文尝试将识海中的元气凝聚起来,然后尝试性的往头顶冒。

    这就像是被一个拔子在拔气一样,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

    “呼…”

    贾兴文不断的调整着气息,他知道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是哪怕如此,贾兴文也没有轻易的放弃。

    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来破境的最好时机了。

    如果他能够把握住的话,那么一飞冲天也不是没有机会。

    “啧啧啧…”

    “嘎嘎嘎…”

    赵洵在一旁欣赏着贾兴文贾大哥的表演,可谓是好奇极了。

    当初他快要破境的时候也是如此的艰难吗?

    赵洵简直难以想象。

    要是如此艰难的话,那可真的是…

    “贾大哥加油我看好你!”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鼓励是最好的良药。

    贾兴文贾大哥的底子其实并不是很差,之所以一直都难以破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信心不足。

    自信心不足确实是一个很要命的事情。

    如果能够全面把握好的话,接下来还是有希望能够直接破境的。

    果不其然,听到赵洵的话后,贾兴文一时间自信心可谓是暴增。

    自信暴涨之后的贾兴文状态起的可谓是相当之快。

    “啧啧啧…”

    贾兴文明显感觉那股气要冲破云霄了。

    那种强力的冲击感让他一时间有些恍忽。

    “唔…”

    “就是这口气,贾大哥咬住,一定要咬住这口气啊。”

    “唔…”

    赵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这个时候唯有鼓励最有效果。

    “啧啧啧…”

    贾兴文觉得那股气越来越强烈,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要濒临极限值了。

    “轰隆。”

    贾兴文勐然间能够听到识海中一声炸响。

    那响声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连贾兴文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呼…”

    “啧啧…”

    赵洵着实惊讶道:“这么快?贾大哥你这么快就破境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

    贾兴文也是一脸懵逼。

    对他来说,当下的修为其实一直处于一个混沌的状态,很难找到边界。

    而如果他迟迟的难以确定边界,就无法得知他现在的境界到底是什么状态。

    尤其是在刚刚破境,境界未稳的时候,那更加会让人困惑。

    困惑迷惑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确实很容易让人不知所措。

    “呃,要不我进入你的识海看看?”

    “好…”

    贾兴文知道现在这种状态下唯有让赵洵进入识海之中才能相对明确的得知到底修为境界如何。

    确定了修为境界之后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

    “贾大哥你坐好,我要进入识海了。”

    赵洵给贾兴文贾大哥提醒了一次,随后毫不犹豫的进入了识海之中。

    赵洵此先并没有过这种类似的经历,于是乎也算是摸着石头过河。

    “贾大哥,你的识海现在看起来很宽阔啊…”

    此时此刻,贾兴文的识海明显有被拓宽的痕迹。

    这么看的话贾大哥应该是破境了。

    一般修行者在破境之后,识海都会被拓宽,真气也会更加平稳。

    如此看来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啧啧啧…”

    “恭喜贾大哥,贺喜贾大哥,你应该已经是成功破境了。”

    “嗯?”

    贾兴文听到这里多少还是感到很欢喜的。

    毕竟对他来说这可以算的上是一个相当巨大的突破了。

    保持这个状态下去,用不了多久他甚至可以再争一争六品?

    贾兴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贪了,但是对于一个顶级修行者而言,不停的提升自己的境界确实是相当重要的。

    一旦他能够全面提升,那将来即便回到西域也能够对安西军有巨大的帮助。

    “啧啧…”

    贾兴文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心情。

    “那还得多感谢明允你啊。若是没有你相助的话,那我还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破境呢。”

    贾兴文说这番话的时候多少有些感慨。

    毕竟不同的人在修行上天赋差距实在太大了。

    有的人破境升品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有的人则是难如上青天。

    有如此巨大的差距真的是用天赋才能解释。

    所以…

    贾兴文也不能过于的纠结于此。

    跟赵洵比他当然是没得比的,但是跟自己比的话贾兴文不就是成功的吗?

    贾兴文心态一向是非常好的,所以他能够快速的调整自己,不断的通过调整来使得自己变成一个最佳的状态。

    要做到这点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只要肯全方位的努力,那么也不是一件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好了好了,贾大哥首战告捷,接下来我们得好好休息一下。劳逸结合才能更好的提升啊。”

    赵洵一直在倡导劳逸结合。

    他自己也是一直这么做的。

    “呼…好吧,那我们就快去休息休息吧。”

    …

    …

    游泳池,躺椅区。

    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了赵洵一个常用的休息区。

    在这里赵洵可以得到最好的休息,可以最大限度的放松自己。

    赵洵很希望贾兴文贾大哥也能够适应这种相对轻松的生活。

    生活不仅仅是打打杀杀,还有温情的一面。

    贾兴文贾大哥如果能够全面的适应这个节奏,那对于他将来的修行和生活都是很有好处的。

    “贾大哥,尝一尝这个橙汁的味道吧。我也是最近才发现橙汁的美味的。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你只要尝过一次之后就彻底忘不了了。”

    “呼…”

    贾兴文被赵洵的描述一时间勾起了兴趣,便接过了一杯橙汁大口的喝了起来。

    “哎幼不错呀。”

    虽然贾兴文在此之前并没有太大的期待,但是此时此刻确实感觉到了橙汁的美味。

    这个橙汁的味道确实是太绝了,绝中绝好吧。

    “呼…”

    “明允啊,以后要是能够天天喝到那就太好了。”

    赵洵心道好家伙没想到贾大哥还是一个很贪心的人啊。

    如此贪心赵洵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不过鉴于赵洵每日也要自己喝,所以问题也不是很大。

    “好吧,没问题。”

    见此时此刻一片岁月静好的样子,旺财也过来凑热闹道:“嘿嘿,明允兄啊,现在你不如趁着机会好好推广一番西游记呢。西游记的后传你不是应该要交稿了吗?”

    赵洵心道旺财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个时候心情如此之好,偏偏要提这件事,赵洵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了。

    “哈哈…西游记的后传我一直有在写啊,不过短时间内怕是拿不出来了。因为最近事情实在太多了,又要帮贾兴文贾大哥训练,那个压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嗯…”

    “压力大其实有时候也是好事情。”

    旺财却是并没有要顺着赵洵话头说的意思,而是话锋一转道:“能者多劳嘛,既然明允兄你这么有能力,那即便再抽出一些时间来去写西游记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啧啧啧…”

    “其实呢,我的私人时间也是有限的,我觉得还是给自己留出一些充足的时间比较好。”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他是应该明确的表态了。

    要是他不能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态度的话,很可能旺财还是会步步紧逼。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呃?明允兄我没有听错吧?当初你可是个努力狂魔啊。”

    “嗯…人是会变得嘛。当时的我不代表现在的我了。”

    “啧啧啧…”

    旺财一时间不知道该接什么了。

    因为此时此刻他明显能够感受到赵洵的那种强势态度。

    这个时候跟赵洵逆着来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一旦赵洵发飙可是会间接的影响到他们的兄弟之情的啊。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旺财很清楚这件事的严肃性,所以他决定退一步。

    “好吧,如果明允兄觉得私人时间太少了的话,那你可以适当的再分配一下时间。在我看来,只要时间的分配不出现太大的问题,那么接下来就一切都可以按照你的意思来。”

    人终归是要有一定让步的。没有让步的话那基本上很难在江湖上立足的。

    旺财也算是在商界纵横多年了,保持良好的左右逢源的状态是他十分擅长做的事情。

    当然了,对赵洵他的态度会更加特殊一些。

    因为赵洵毕竟是他的结拜兄弟。

    “啧啧啧…”

    “那很好,旺财啊我觉得你也没有必要把自己逼的太紧了,要不然的话,整个人是会没有幸福感的。”

    “…”

    “哈哈哈…”

    旺财此刻也算是敢怒不敢言。

    这种状态下他也只能忍了。

    反正最后只要赵洵能够交稿子那就是极好的。

    “哈哈哈…”

    “其实我现在的修行状态控制的还是不错的,对吧?”

    贾兴文贾大哥突然插话道。

    一时间赵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嘎嘎…”

    其实现在贾兴文的状态是相当不错的。

    但是他究竟能够保持到什么程度也是没有人知道的。

    “贾大哥你现在的状态那是相当不错啊。我觉得只要你能够一直保持,那接下来一定能够还能再破境界的。”

    “唔,真的吗?”

    此时此刻贾兴文简直是激动极了。

    还能再破境界?

    贾兴文真的太高兴了。

    要知道他现在虽然是七品境界,但是却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突破的。

    究竟这段时间有多长?

    贾兴文也不敢肯定。

    但是几年肯定是有的。

    到最后贾兴文已经放弃了。

    他已经麻木了,已经不再相信自己能够突破了。

    但是事后证明一切皆有可能。只要不抛弃不放弃,所有可能都会实现。

    “呼…那真是极好的。以后我可就靠你了啊。要是能够再进一步的话,那我怎么也要好好的感谢你一番。”

    “好好感谢一番。要怎么感谢?”

    “做一顿大餐吧。”

    “啊,那我可是期待的很呢。”

    “哈哈…”

    赵洵一时间可谓是相当的激动。

    毕竟在他的印象之中,贾兴文贾大哥可是从来没有主动做过菜的。

    做菜这种事情相当的繁杂,基本上不是行家里手的话很难掌握到精髓。

    贾大哥这种人虽然不能说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但总归不属于那种善于自己做菜的人。指望贾兴文做菜,不如指望天上掉馅饼。

    贾兴文做的菜能够填饱肚子就可以了,赵洵真的是不敢有过多的奢求啊。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此时此刻江南道宁州城中,刘莺莺正在给姚言喂药。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很多情况下姚言甚至会将药吐出来。

    不过刘莺莺却是没有一丝一毫嫌弃的意思,相当的认真,喂的是一丝不苟。

    毕竟她现在是姚言的女人,所以照顾姚言也是她应该做的。

    她要亲眼看着姚言把药喝下去,只有好好喝药才能把身体养好。

    “莺莺啊,你也休息休息吧。你最近一直在喂我吃药,常常陪伴在床畔,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是你的妻子,照顾你不是我的本分吗?”

    刘莺莺白了赵洵一眼道:“要是我连你都照顾不好,那不被人戳嵴梁骨吗?”

    “啧啧啧…”

    “哈哈哈,所以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哈。”

    姚言这下感到开心了。

    只要能够和刘莺莺一直在一起,那他一直都能感受到快乐,那真的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快乐。

    “呼…”

    呼出一口浊气后刘莺莺努力的将药吹凉。

    如果不吹的话刚刚熬出来的药汤实在太烫,会烫到姚言的嘴的。

    在这方面,刘莺莺还是相当细心的,绝不会犯原则性的错误。

    “哈哈…”

    刘莺莺此时此刻情绪掌握的恰到好处,将药水吹凉之后送到了姚言的嘴里。

    “呼…”

    姚言喝了药之后虽然觉得很苦,但还是觉得应该忍住。毕竟这是刘莺莺喂得。

    莺莺喂得,再苦也要甘之如饴。

    “哈哈,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莺莺有朝一日会这么对我,我真的是幸福的要昏过去了。”

    “那我平时是怎么对你的?”

    “呃…”

    贾兴文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摆手道:“哈哈,我说错了说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哈,莺莺你不要在意。”

    “哼,我管你是不是那个意思呢。”

    刘莺莺将面色一板,立刻上了脸色。

    “总之我觉得你就是在针对我。”

    “冤枉啊,真的是天大的冤枉。”

    贾兴文连连告饶。

    “我便是针对谁也不敢针对你啊。你可是我的心头肉。”

    论起说土味情话竹林剑仙姚言可谓是一绝,他说起土味情话来,赵洵都得甘拜下风。

    但是不得不说这土味情话的杀伤力还是相当大的。

    基本上说完之后刘莺莺的面色立刻就和缓了不少。

    “啧啧啧…”

    “罢了这次就饶了你了,下不为例哦。”

    刘莺莺此刻却是展现出了娇羞的的一面,微微将头别过去,体现了小女儿情态。

    “哈哈,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是连病都不想好了。就这么躺着也是很不错的。”

    “呸呸呸,你又在那里说什么胡话。什么躺着也不错,什么病都不想好了。你千万不能瞎说,会灵验的。”

    “啧啧啧…”

    姚言嘿嘿一笑道:“好了好了我懂了,我不会再惹你生气了。这样总行了吧?莺莺?”

    “嗯…”

    刘莺莺微微颔首,澹然一笑。

    “对了也不知道现在小师弟那边怎么样了。腐蚀者应该一直逼得很紧啊。也不知道他们能否顶得住一波攻势。”

    “我倒是觉得问题不是很大,毕竟腐蚀者之前也曾经打过几次,也没有觉得他们有多么的强啊。”

    “呼…”

    “那就好。我现在其实一直担心的就是小师弟他们的安全。要是小师弟他们顶不住压力的话,那恐怕就得劳烦山长出手了。”

    “嗯…”

    “我觉得应该是不用到山长出手这一步,应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

    …

    西域,安西都护府。

    大都护刘霖接到了一封用传送术送来的信。

    信是从长安送来的,写信的人是贾兴文。

    刘霖将信纸展开来看,越看越是感慨。

    “啧啧啧…”

    刘霖神情极为感慨。

    贾兴文明确的表示希望在长安城多待一些时间,可能要几个月之久。

    “呼…”

    这个时间是真的很久啊。

    不过刘霖还是选择充分尊重贾兴文的决定。

    毕竟贾兴文是生在长安长在长安的。这种情况下他好不容易回到了长安城,想要多待一些时间也是可以理解的。

    更关键的是,贾兴文应该是想要在终南山陪赵洵多一些时间的吧?

    赵洵才应该是贾兴文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对贾兴文来说如果有时间能够尽可能的跟赵洵多多相处那就是极好的。

    “兴文啊既然你愿意在长安多留一些时间,那本将军就成全你,希望你能够过得开心吧。”

    …

    …

    长安城,钦天监。

    此时此刻袁天罡的神情可谓十分的凝重。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何皇帝陛下就是不愿意修道而是要修佛。

    虽然皇帝陛下已经在尽可能的用道家养气术中和调理了,但是毕竟这只是辅助,而皇帝陛下主修的还是修佛。

    “恩师,您也不要过于的担忧了。皇帝既然不愿意修道那我们也不用强求了。只要我们能够做好自己就是了。”

    “嗯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

    “呼,其实现在看来西域佛门的爆发很突然,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这种爆发其实并不能决定什么,只会在某种程度上让人觉得紧张。论底子西域佛门在长安城的厚度是远远不如道门的。所以,道门要做的就是求稳。只要我们能够稳住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呼…”

    深吸了一口气后袁天罡接道:“还是像为师之前说的那样这段时间尽可能的不要外出了,保持处于一种冷静的状态。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唯有做到这点我们才能保证不收到他们的影响。”

    “恩师徒儿都记下啦。”

    李淳风十分恭敬的答道。

    “忍一忍吧,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袁天罡仙风道骨的望了望天空,感慨道:“接下来就看天道偏向于哪一边了。若是天道真的选择了书院选择了赵洵,那我们也不能逆天而为啊。”

    顺应天势是道门必须要遵守的事情。

    只有顺应了天势才能保证一切顺利,只有顺应了天势才能保证一切如初。

    世间万物本没有变化,因为天道轮回才有了变化。

    所以对袁天罡来说保持不变,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李淳风渐渐的也能够明白袁天罡的意思,所以会尽可能的配合袁天罡。

    虽然他心中对显隆帝十分的不爽,但是还是能够按捺下心头的不屑的。

    毕竟袁天罡曾经不止一次的敲打过他。

    如果李淳风再不识趣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有些说不过去了。

    “只希望一切能够顺遂,只希望变天变的不要这么快,只希望道门能够长久的昌盛下去。如今道门在中原可谓是相当繁盛了。有道是盛极必衰,所以只希望道门不要走到这一步。”

    袁天罡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着老天在说。

    “啧啧啧…”

    袁天罡是不想再开天眼了。

    因为每开一次天眼对他阳寿的折损都是相当大的。而且就眼下的情况来说,袁天罡感觉即便他开了天眼那看到的情况应该也是差不多的。

    既然看到的情况都是差不多的,那自然没有必要再去强求。

    顺应天势吧,天道有轮回,时间会告诉他们一切的。

    袁天罡只希望这几个结果会像是他想象中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