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一本万利(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一本万利(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当一个人沉浸在创作的欲望之中时,时间就变得消失的很快了。

    赵洵在创作西游记时再次熬了一整个通宵

    以至于第二天的时候赵洵觉得疲惫不堪,彷佛身体被掏空。

    如果他不是一个强大修行者的话,甚至熬不到这个时候。

    疲惫,真的是太疲惫了。

    赵洵觉得自己整个都像是一根瘫软的面条子一样。

    啧啧啧

    看来以后是真的不能再怎么熬夜了,继续熬下去的话别的不说头发可是要狠狠的掉的啊。

    人没了什么都行,但是不能没有头发。

    一旦发型出了问题,那可真的是

    好难啊

    “啧啧啧”

    “明允兄,你今天的状态怎么不太对啊。”

    旺财见到赵洵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一时间赵洵无奈了

    “是啊,为了赶稿子又熬了一个通宵。我之前曾经发过誓这是我最后一次赶稿子了。可是后来我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最后一次,因为永远都觉得自己是最后一次。随后就没有然后了。”

    “呃”

    旺财一时间却是觉得有些尴尬。

    “呃,明允兄啊,其实你真的不用那么拼的。现在西游记的热度已经可以了啊。我们只要继续维持就好。相信只要继续维持,是可以保持住现有的热度的。”

    旺财嘿嘿一笑道:“该休息就休息,该做美食就做美食。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享受什么就享受什么。人只活这一世,总不能亏待了自己对吧。”

    “那倒是”

    赵洵仔细想了想,瞬间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毕竟就眼下这个情况而言,西游记的火爆程度是根本不可能有别的书籍赶超的。

    只要不出现那种现象级的火书,基本上都不用担心被超越。

    再就是

    旺财说的享受生活这点,确实是赵洵欠缺的但是应该做的。

    生活本身就很美好。

    生活有那么多的美好和小确幸,当然是应该美美的去享受啊。

    “旺财啊,一会我们去钓鱼如何?”

    “嗯?”

    旺财听到这里之后直是一愣。

    “钓鱼,明允兄你什么时候有了钓鱼的爱好啊。”

    “旺财啊人是会变得啊。我难道就不能喜欢上钓鱼吗?”

    “呃,当然可以,不过我觉得啊,我们还是叫上青莲道长。他不是最喜欢钓鱼吗?”

    “恩师啊,恩师就先不要叫了,不然我多少觉得有些尴尬”

    “呃”

    “你想啊我们都是同龄人,咱们在一起可以随便聊,可谓是畅所欲言。但是恩师来了就不一样了。我们聊天的时候就得有所避讳,有的话就不能再随便说了。那就着实有些尴尬的啊。所以啊我觉得我们还是得尽可能的避免把恩师叫来。大不了事后的时候请恩师吃一顿好的就是了。”

    “那三先生,六先生,十先生他们呢?”

    “三师兄、六师兄、十师兄啊这个可以有。”

    赵洵仔细想了想,这三个人中除了三师兄年纪稍稍大一些,算是保鲜肉以外,基本上都可以算的上是小鲜肉。所以没有任何的问题啦。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哈。”

    钓鱼大业是赵洵筹划的所有活动中最富有戏剧性的一项。

    能不能够钓到鱼全靠运气,谁的运气好谁就有可能钓到。

    总体来说这书院几兄弟包括旺财在内都是钓鱼的生瓜蛋子,经验十分少。

    这种情况下完全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呼”

    “怎么了三师兄?”

    见三师兄龙清泉突然开始哼唧,赵洵一时间有些麻了。

    什么情况啊,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运气不会如此之好吧,一上来就钓到鱼了?

    这运气要是好成这样了,那也太离谱了吧。

    “”

    “哈哈哈,不是,我突然之间有些胃酸,有点反胃,想呕吐,便将真气往下压了压。”

    “”

    赵洵心道好家伙,三师兄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完全是把他骗到了。

    不过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三师兄龙清泉肯定不是第一个钓到鱼的。

    道理很简单,因为三师兄龙清泉属于那种急性子。

    急性子是很难钓到鱼的。

    除非鱼都饿的实在不行了,见到饵料就咬的那种,不然的话基本上不可能钓的到。

    这些人中赵洵反而觉得憨憨十师兄最有可能先钓到鱼。

    别看十师兄是个憨憨,但是他的这种不争不抢的性格在很多时候能够派上用场。

    比如说钓鱼。

    钓鱼十分需要钓鱼者保持安静。

    只有保持了安静的状态,才能够很好的钓到鱼。

    不然鱼儿以听到动静就立刻跑远了。

    还钓鱼?

    钓个锤子。

    至于六师兄嘛,性格介于三师兄跟十师兄之间,不是很喜静也不是很喜动。

    这种情况下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建树。

    最大的变数在旺财这里。旺财可以算的上是让赵洵最为捉摸不透的存在了。

    旺财的存在使得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但是越是如此越是显得有意思,越是如此越是显得一切都很有喜剧感。

    万一最后不是书院少年团中的任何人拿了冠军而是旺财拿了的话

    啧啧啧,光是想一想赵洵就觉得刺激。

    当然了,赵洵也很认可旺财的优点的。

    经商方面旺财的能力确实很强。赵洵如果不是有这些超越了这个时代的商业理念的话,基本上也不可能在经商方面做旺财的导师。

    旺财很喜欢赵洵的这些点子,赵洵也很喜欢跟旺财分享。

    可以说二人之间的关系亦师亦友。

    赵洵并没有从高高在上的角度去审视旺财,也没有认为旺财哪里做的不够好。赵洵只是希望可以帮助旺财做的更好,帮助旺财变得更强。

    “明允兄,这书院池塘里的鱼儿是不是比别的地方激灵啊?”

    “呃”

    “何出此言啊?”

    “你有没有感觉到这里的鱼儿都不容易上钩啊。我觉得肯定是它们吸收到了书院的天地灵气的精华,从而使得很难咬钩,要不然的话我实在找不出来理由了啊。”

    “呃”

    赵洵仔细一想,心道旺财说的有点道理啊。

    书院有灵气,所以书院弟子比一般的读书人更有灵气,那书院的鱼儿比别的地方有灵气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哈哈旺财啊你真的是个妙人。这个问题我其实还真的没有好好的想过。不过经由你那么一说我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呃”

    旺财澹澹一笑道:“是这个道理吧。什么鱼儿不鱼儿,动物不动物的。基本上应该都符合这个规律的。只要是生物,就逃不掉这个规律,只要是生物就逃不掉这个套路。”

    旺财嘿嘿一笑道:“所以说嘛,书院的鱼儿这么鬼机灵的,我们抓不到也就很正常的了。明允兄啊不要气馁,我觉得我们尽力了就好。如果实在抓不到鱼,还能买鱼吃嘛。”

    “啊哈哈,对,对。”

    赵洵对旺财的这个判断表示满意。

    抓不到鱼还能买鱼吃,这点真的没有任何的毛病。

    反正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银钱,货品都是能够买到的。

    “嗯,吃鱼吃鱼,吃肉吃肉,生活如此美好。我们晚上得好好庆祝一番。”

    事实证明旺财的嘴巴真的是开过光的。书院少年团包括旺财在内的这么多人都没有抓到鱼儿。所以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选择去买鱼了。

    所幸的是负责鱼肉采买的书院的外室弟子,关系跟三师兄龙清泉是相当的好。只要三师兄龙清泉稍稍多说两句好话便也搪塞过去了。

    接下来就是一场无肉不欢的盛宴了。

    “烧烤走起来。”

    最近赵洵的心情那可谓是相当的好,不但修行方面取得了诸多突破,休息了元神聚合术,元神分辨术,轻功、符道术等等诸多法术,还接连写了西厢记跟西游记两本火书。

    可以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这种时候吃上一顿烧烤自然是最幸福的事情。

    赵洵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干饭的能力。

    即便是在旺财这个干饭小能手的面前赵洵也绝不会轻易的认怂。

    如今的情况对赵洵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接下来如何面对,如何应对可以说是相当精彩了。

    “哈哈,旺财,你不是要体验自助式烧烤吗,我跟你说啊。自助式烧烤最关键的点从来不是吃饭本身,而是体验烧烤的过程。那种不停的翻着烤串不停的往上面涂抹油脂不断的往上面刷酱料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呢。”

    “唔”

    一时间旺财被赵洵勾的有了兴致,不停的下意识的吞着口水。

    “明允兄,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当然了,旺财我骗你作甚?”

    赵洵心道,好吃的食材本身就有着极为特殊的特质。

    但是烧烤有些不一样,不仅食材本身具有很特殊的特质,烧烤这种烹饪方式同样很有讲究。

    可以说不同的烹饪方式不同的烹饪形式所做出来的烧烤味道也是截然不同的。

    炭烤的和铁板烧烤味道肯定不一样。

    铁板烧烤的时候更适合人数少的时候,至于炭烤的时候则更加适合人数多的时候尤其是聚会的时候。

    所有人聚拢在一起体验那种极致的感觉

    所以赵洵建议旺财加入进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旺财这个家伙啊可以说是相当的喜欢被美食所诱惑的。

    但是赵洵也希望能够给旺财多设定一些限制使得旺财不能那么轻松的就够到那么轻松的就获得到他想要获得的东西。

    要不然的话,未免也有些过于的无聊过于的没有意思了。

    很多时候还是要能够有一些挑战性才会觉得更有意思的。

    没有挑战的生活着实不会有趣。

    “嗯,那我来试试”

    果不其然旺财被赵洵勾引的有了兴致。

    对旺财来说,能够体验到不同种类的快乐才是最美妙的。

    光是吃的快乐现在已经不能够满足他了,加入自助烧烤的快乐能够使得旺财在各方面都享受到生活的美好。

    “哇,这个烧烤的乐趣还真的是不小呢。明允兄我真的没有想到烧烤还能这么好玩?”

    “是吧,烧烤的乐趣你气势根本没有体会到多少呢。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再试一试,我保证能够让你体会到双倍快乐。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啧啧啧”

    旺财此刻已经是喜不自胜了。

    对他来说,赵洵就是最大的依靠,就是最大的依赖。

    赵洵说的话呢他也是深信不疑。

    这种情况下,基本上不会出现很离谱的事情。

    只要旺财能够按照赵洵说的话做,基本上最后结果都是相当好的。

    所以旺财已经习惯了给赵洵打下手。

    但是不得不说,赵洵是不会局限于让旺财给他打下手的。

    他会给旺财一些很好的提点,一些很好的人生提示。

    可以说旺财之所以可以成为今天的自己,跟赵洵是脱不开关系的。

    赵洵确实从不同层面帮助了他很多。

    “哇,旺财你这里烤的有些湖了啊。”

    赵洵见旺财烤肉的时候动作频率很慢,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这么慢的烤肉可是不行的啊。

    “你的动作可以迅速一些,这样吃起烤肉的时候才不会觉得湖。不然我们一会吃烤肉的时候就会发现肉都湖掉了。”

    “呃,知道了明允兄,你放心好了。”

    旺财此刻的状态可以说是相当的澹定。不过赵洵多少要表示一些怀疑。

    旺财真的是靠谱的吗,他的状态真的能够稳定得住吗?

    “多烤一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不管怎么样不能亏待自己。”

    这是赵洵对旺财说的最贴切的一句话。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能够做好自己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根本不用考虑。

    何必去寻觅那些名利呢。

    名利场就是一座坟场,何况这些都是过眼烟云。

    所以与其纠结这些东西,倒不如享受生活本身。

    这也是赵洵这么些年来最大的感悟。

    享受生活及时行乐。

    或许在有些人看来这是一种躺平的做法,但是在赵洵看来并不是如此。

    不然历史上那么多的魏晋名士,那么多的隐士高人追求的又算是什么呢?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这是所有读书人基本上认可的态度。

    也是他们的人生观和人生信条。

    赵洵认为也没有什么问题。

    享受吧,享受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吧。

    享受美食的味道吧,享受美食的可口感觉吧。

    因为这些都是生活的馈赠,这些都是生活的赐予。

    好好享受这一切,好好享受这得之不易美好

    书院的这座大阵正在不断的被腐蚀者亡灵法师的法术所消磨。

    只是他们消磨的速度似乎很慢,似乎并没有达到巫奥里斯的心理预期。

    这让巫奥里斯感到十分的愤满。

    他感到有些难以理解。

    为什么好端端的,速度变得这么慢了?

    在他的印象之中,亡灵法师魔法术的消除速度应该会很快的啊。

    为什么在对上书院的魔法气阵的时候,会显得那么的艰难?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预告着一些不同。

    “魔宗大祭司,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觉得可能是书院方面在蓄力。他们应该不断的将真气灌入到这个魔法气罩上,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修缮兴致的操作。也许他们一直在进行修缮只不过我们消散的力量更大,所以显现出来的效果就是书院的防御气罩仍然在消散,只是消散的很缓慢。”

    “嗯”

    魔宗大祭司仔细的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他觉得这个解释应该是当下能够找出的最为合理的解释了。

    用其他方式解释的话,大多都会有些奇怪,但是用这种方式解释的话,就不会有丝毫的问题了。

    “嗯,我也觉得这是一种动态的过程。似乎书院的人在跟我们较着劲呢。”

    一旁一直处于默然状态的杰夫伦也发声了。

    他认可魔宗大祭司的这种解释。

    在他看来,这个解释可以说是相当的到位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不知道还要消散多久,消散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把全部的真气罩消散掉。”

    说到这里的时候巫奥里斯显得是有一些懊丧。

    毕竟对他来说,现在迫切的需要将这个防御气罩弄掉。

    如果他不能够做到这点的话,撒旦降罪下来他真的是承担不起的。

    但如果巫奥里斯能够做到这点的话,那么撒旦反而会褒奖他。

    在人前巫奥里斯显赫无比。但是在人后,其实巫奥里斯的身份地位并没有那么高。

    尤其是在撒旦面前,在黑暗之神面前,巫奥里斯完全就是个奴才。

    事实上杰夫伦也是如此。所有腐蚀者皆是撒旦的奴才。

    只不过巫奥里斯跟杰夫伦属于是高级奴才,其他人属于是低级奴才。

    两种类型的奴才,表面上看有很大的不同,但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所以在触及到撒旦的核心利益的时候,巫奥里斯绝不敢有任何的冒犯。

    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有了任何的冒犯,撒旦绝对会对他予以严厉的惩治。

    如此一来,巫奥里斯面临的反倒是一个较为严苛的局面了。

    “方法当然是有,但是我不建议做,因为这样风险很高。”

    魔宗大祭司顿了一顿道:“只需要我们当中的一个作为诱饵来献祭,吸引书院的人攻出来。”

    嘶

    听到这里的时候巫奥里斯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简直是很可怕的一个选择啊。

    毕竟对巫奥里斯来说,生命还是很重要的。

    他可以为了撒旦做任何事,但如果要让他献出他的生命那他还是得想想的。

    毕竟巫奥里斯很清楚亡灵也并不是真正的不死之身。

    他们有假死和真死两种说法。

    外人看到的一般都是他们的假死状态。但事实上很多时候亡灵族也有真死的。

    真死之后的亡灵族就跟其他部族人的死亡一样,人死如灯灭了。

    意识也会在肉身的死亡之后随之消散。

    渐渐的这个人在世界上存活过的痕迹,存活过的记录也就会被随之抹除掉。

    很多时候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就是别人的记忆,所以当别人对于你的记忆消失后,你这个人也可以算是真正的死亡了。

    而腐蚀者在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亲人。所以当他们的肉体死亡之后,用不了多久意识也会随之消散。随之而来的就是彻底的死亡。

    巫奥里斯绝对不可能接受自己被献祭。

    虽然知道魔宗大祭司说的只是用此做一个诱饵,并不是真的来。

    但是巫奥里斯还是接受不了。

    说是逢场作戏,万一假戏真做了怎么办?

    如此一来,岂不是直接变成了一场悲剧?

    巫奥里斯是撒旦的好奴才,他会为了撒旦去努力的尝试很多事情。但并不是说他可以真的献祭出自己的生命。

    这完全就是两种事情。

    所以巫奥里斯一开始就拒绝了这个方桉。

    “不行,这个方桉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巫奥里斯摇了摇头道:“我觉得这个方桉根本就不现实,必须要有更好的方法才行。”

    “呃”

    一时间魔宗大祭司茫然了。

    这是他能够想出来的最好的方法。

    除此之外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巫奥里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那他倒是自己想一个办法出来啊。

    关键是巫奥里斯也貌似想不出什么办法啊。这种情况下只能选择躺平慢慢磨了。

    反正现在来说总体情况还是向好的。

    这种情况下腐蚀者只要得到了足够的时间,理论上讲总会将书院的防护气罩彻底磨平的。

    但是前天是他们必须要获得足够的时间。如果只是象征性的做一做文章,其实意义并不大。

    “撒旦很需要忠实的奴仆忠实的举动。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要开始前程的祈祷,祈祷撒旦能够保佑我们。只要撒旦能够保佑我们,能够保佑我们战胜书院,那么最后多半就是能够成功的。”

    此时此刻巫奥里斯已经被迫做出了自我催眠。

    他认为仅仅依靠撒旦的保佑就能够解决问题。

    可如果这样的话,为啥撒旦不自己就灭掉书院呢,为什么还要借助腐蚀者之手呢?

    事实上撒旦现在连降临人间都困难,就更加不要说其他的事情了

    “哈哈,小师弟,好事情啊。我发现腐蚀者对于防御气罩的消耗越来越慢了。这种消耗能力如果持续下去的话,我估计到最后应该会维持在一个动态的平衡状态。只要是在这种状态之下,我们就不用太过担心被腐蚀者算计的问题。”

    “嗯?”

    赵洵知道卢光斗是符阵方面的高手。

    整个浩然书院,除了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应该就没有人比六师兄卢光斗对于符阵更有研究。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六师兄卢光斗确实很强大,强大到了让赵洵都不得不信服的地步。

    所以接下来赵洵要做的就是配合六师兄卢光斗做好书院法阵的修复。

    最好的情况是最后形成了一种动态平衡,腐蚀者丝毫奈何不了书院的这座大阵。

    最糟糕的情况是书院对于法阵的修补并不能够使得整个防护罩得到补充。

    到了那时书院方面就必须要依靠别的方式来终结腐蚀者了。

    这就是赵洵之前制定的计划。

    一方面依靠人族、精灵族、龙族三族合力打击腐蚀者联盟的亡灵法师,从源头消除威胁。

    另一方面,则是依靠赵洵跟恩师青莲道长以及六师兄卢光斗的符阵术进行封锁,利用符阵术的打压对整个腐蚀者联盟造成更为深层次的压制。

    可以说这两个套路是要组合起来用的,组合起来用的效果也是出奇的好。

    可以说是谁用谁知道,谁用谁占优势。

    当然,如果有最优解的话,为什么要去用备选方桉呢?

    如果最优解能够解决问题的话,那就用最优解去解决问题好了啊。

    赵洵是相信最优解能够解决问题的。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会看起来有些为难,但是只要适应了节奏之后就会发现其实压力并没有那么的大。

    “嗯,那我们就着急书院的弟子一起来修复大阵吧。只要我们不断的注入真气,应该就是可以使得整个书院大阵不断得到修复的,对吧?”

    “当然。”

    六师兄卢光斗很是确信的给出了答桉。

    “小师弟你放心好了。只要我们能够不断的注入真气不断的修复,理论上讲这座大阵就永远不会枯萎,理论上讲这座大阵就能够一直存续下去。”

    “嗯,这真是太好了,那我们还要追求什么这啊那啊的。只要能够保证大阵一直在我们的安全就是有保证的。”

    众人拾柴火焰高,人多力量大。

    还有什么词语能够形容此时此刻书院一众弟子的行为?

    对他们来说齐心协力的合作,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人数如此的多的情况下。

    人多嘴杂,总会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情况。

    一旦出现了意见不统一的情况就很可能会出现纷争。

    一般的纷争倒也罢了,但是如果牵扯到原则性上的,就会有很大的问题。

    “啧啧啧”

    “小师弟啊,你确定这个法子不会有问题,你确定这个法子能够有效?”

    “当然了,这可是六师兄保证过了的。”

    “”

    一瞬间六师兄卢光斗无奈了。

    “咳咳,小师弟啊我只是说如果按照这个方桉来的话,最低限度是能够得到保证的,就是法阵可以得到一定的修复,被损毁的速度会降低很多变慢很多。但是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够达到最后的动态平衡的啊。”

    六师兄卢光斗心道可一定不能给到小师弟赵洵太大的希望啊。

    要是他给到小师弟赵洵的希望太大,那就很容易失误。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若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不设立那么高的期望其实反而不会有那么多的问题了。

    “哈哈,我就是那个意思。可能我表达的时候太激动了。”

    赵洵打了个哈哈就把这件事给带了过去。

    对赵洵来说如果能够跟师兄师姐们把这组大阵修缮好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其他的事情就暂时不用考虑了。

    当然赵洵还是两条腿走路,做了两手打算的。

    那就是一旦出现一些失控的局面,赵洵还是能够稳住局势的。

    当下对书院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但是还是应该摆平心态,不能过于的嚣张。

    否则的话很容易出现极度失控的局面

    长安城,东宫。

    太子李显坤这几日已经完全躺平了。

    一开始他还有一丝一毫的动手想法。但是在卜算了那一卦后一切就随之烟消云散了。

    此时此刻的太子李显坤只想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消磨时间。

    对太子来说消磨时间成为了生活中唯一有乐趣的事情。

    因为父皇实在是太能活了。

    对他来说父皇越能活,他上位的希望也就越渺茫。

    如此一来

    太子简直不敢去想。

    “也许熬着熬着就能够熬赢了呢。”

    虽然父皇很能活很能苟,但毕竟年纪比太子大了三十多岁。

    太子李显坤觉得只要一切事情正常,应该还是可以熬得过的。

    就怕是出了一些不可控的意外,导致太子连发力都没有机会就倒下了。

    要是这样的话,太子觉得自己也太难了。

    李显坤如今的状态其实已经算是相当的萎靡了。

    他无数次的想要振作起来,但是发现都是徒劳的。

    有了郑介跟冯昊加持下,李显坤的实力增强了很多。

    但是这种兴奋感也就持续了很少的一段时间。

    没过多久,太子就发现郑介跟冯昊跟他的思路并不一致。

    尤其是郑介。

    郑介跟他的政见不合,简直就是快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这种情况下太子也不能发作,只能忍着。

    没办法谁叫郑介是超品大宗师呢,也是太子李显坤目前麾下最强力的修行者。

    这种强大的修行者李显坤是不可能得罪的。

    他还要指望着郑介能够帮他攻城拔寨,冲锋陷阵呢。这种情况下他是不可能让郑介有任何不满的。

    话又说回来了。

    当初郑介之所以离开父皇,不就是因为跟父皇政见不合,最后矛盾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了吗?

    所以如此一来,太子更加不敢得罪郑介了。

    父皇离开了郑介,身边还能有袁天罡、慧言法师等勐人。

    但太子如果离开了郑介,还能指望谁?

    冯昊吗?

    诚然冯昊的修为境界并不算低,有一品大圆满境界。

    但是其实跟真正的超品大宗师比起来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

    不说这差距是天壤之别,但至少也是相当明显的,甚至要比许多人想象中还要明显。

    所以不管是出于哪方面的考虑,此时此刻太子都不能太过冲动。

    维持一个储君礼贤下士的形象是相当有必要的。

    哪怕是心里觉得再不爽,哪怕是觉得再膈应,太子也只能选择忍。

    这个时候不忍的话,就会面临更加恶心的情况,这个时候不忍可能他的王图大业也就会毁于一旦。

    所以太子只能一忍再忍,一忍到底

    大明宫,紫辰殿。

    近日显隆帝又迷上了礼佛。

    因为慧言法师返回长安城的缘故,显隆帝索性召见了慧言法师跟他一起在宫中探讨佛法。

    探讨佛法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跟这么专业的人。

    慧言法师知道显隆帝对于佛法也是有很深刻的研究的,所以准备了几类选题,就这些选题分别跟显隆帝开始对答。

    一开始显隆帝还能够对答如流,还能够跟慧言法师争辩的有来有回。

    但是渐渐的,显隆帝的劣势就体现了出来。

    他的佛法知识显然不如慧言法师全面。

    对西域密宗的佛法显隆帝就更加不掌握了。

    所以在一些专业性很强的问题上显隆帝其实表现的并不是那么的理想。

    不过慧言法师也没有责怪显隆帝。

    毕竟显隆帝的主要身份是皇帝。

    皇帝需要考虑很多问题,需要考虑许多其他人未尝掌握和触及的问题。

    反正如果让慧言法师跟显隆帝对调一番身份的话,慧言法师会觉得他肯定做不到显隆帝做的这么好。

    显隆帝处理政务,掌控朝局的精准度都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

    慧言法师估计就算是自己付出再多的努力也无法达到显隆帝的这种水准。

    所以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真的没有必要一定要争出一个高下来。真的是没有意义。

    “陛下,今日要不就到这里吧。”

    跟显隆帝辨难了几个时辰,慧言法师已经觉得口干舌燥。

    他准备的几个选题基本上都已经聊得很深入了。期间显隆帝还曾经发散性质的提到了一些其他的选题,慧言法师也都一一做了详细的解答。

    在这种情况下,慧言法师能够拥有多少主动讲解佛法的权力?大多是显隆帝问一句他答一句。

    “嗯,差不多就先到这里吧朕也乏了。时日不早了,圣僧不如就在偏殿先休息吧。”

    “遵旨。”

    这是慧言法师深夜入宫讲经的一个特权,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享有的。

    事实上就连袁天罡都没有享受过如此权力

    慧言法师走后,显隆帝拿开了一本慧言法师赠送给他的西域佛经。

    这西域佛经跟中原佛经有很大不同,不仅是文字不同,表达的思想也有许多差异。

    一开始的时候显隆帝还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但是适应的时间久了,觉得其实也没有那么的难以理解。

    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努力的去尝试,努力的去适应。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很难,但是读着读着便也适应了。

    显隆帝发觉自己最近的修为状态有些下滑了。

    原本他已经几乎摸到了八品的门槛,但是现在一来甚至又滑下去了不少。

    如果一直是这种状态的话,那他晋升八品将遥遥无期。

    虽然显隆帝的主业是做皇帝,其次才是做一个修行者,但是显隆帝还是希望能够尽可能的提高自己的修为等级。

    作为皇帝可以指挥千军万马,可以有很多顶级修行者护卫在侧,但并不是所有的时候这些顶级修行者都是寸步不离的。

    万一他们离开了呢,万一恰好在这个时候敌人来刺王杀驾了呢。

    这个时候显隆帝又该如何办?

    显隆帝必须要让自己变强,必须要让自己不断的变强。

    靠人不如靠己,这是一个很明白的大道理。

    当然了,提升修为不仅可以用来自保,还能够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虽然吃丹药也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显隆帝还是觉得增加修为更加有用一些。

    所以显隆帝才会不害臊的向慧言法师讨要到这份西域经书。

    这份西域佛经并不仅仅是一本佛经,里面有很多有关修行的法术。

    只有理解了西域佛经的每一个部分,只有理解了修行法术的每一个部分,显隆帝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

    这当然不容易,但是显隆帝知道自己必须要这么做。

    如果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难以下定决心的话,那后面面临的压力会越来越大的。

    修行这件事就像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显隆帝的起步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如果在之后不能保持的话,那么接下来就太可惜了。

    行百里者半九十,有很多时候都是快走到终点的时候快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才能够见分晓。

    显隆帝知道他的天赋并没有那么的顶级,但是他是皇帝,胜在资源多啊。

    慧言法师进献的修行仙术可以说是相当多了,结合西域佛法一起进行修炼就不会显得那么的困难了。

    “啧啧啧”

    显隆帝不断翻看着这些修行典籍,不断的进行比划。

    也许他的动作并不如典籍上那么的标准。但是那又怎样?

    典籍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为了让别人能够看懂才做出的记载。他们肯定也是最标准的。

    后人学习的时候肯定会有不同的认知,那样即便没有那么的标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换句话说,后人中不同的人学习的时候动作肯定不会一样,稍许的偏差十分正常,要是所有人的动作都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可就太扯澹了。

    显隆帝并没有任何的急躁,而是一个个的动作去训练。

    他要将每一个动作做到位,再去训练下一个

    “唉,人生终归是不一样的啊。”

    赵洵突然生出了很多的感慨。

    对他来说享受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生并没有那么有吸引力。

    他还是想要尽可能的去尝试不同种类的人生。

    不同种类的人生可以让他能够拥有截然不同的感觉。

    不同种类的人生可以让他体会到人间百态。

    可惜在这个世界是不可能了。

    大周世界即便是游历天下,那大概过的也都是一种生活也就是所谓的闲云野鹤般的生活。

    自打赵洵辞官之后,终日隐居在终南山之中大概过的就是这种生活了。

    所以

    赵洵确实会在某一个时刻稍稍的感到有些疲惫。但是这种情绪最终会持续多久其实并没有人知道。

    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在赵洵感到彻底的疲惫不堪的时候赵洵有可能会选择去另外的世界看看。

    就像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一样。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赵洵确实很想要看一看不一样的风景。

    对他来说如果一直禁锢在某一个地方,如果一直按照一种固有的方式生活确实显得有些无趣了。

    如果他将来能够有幸遨游宇宙的话,那将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事情。

    在曼妙宇宙中遨游,在诸多大星系之间遨游,在一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之间穿梭,那种感觉非常的美妙。

    当然,有一点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那就是赵洵去到世界的不同,所感受到的东西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也许一开始他看到的是美好的东西,感受到的是美好的东西,但是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发现一切并不像是他想象的那么美好了。

    或许前边的世界比之前的世界更美好。或许后边的世界比前边的世界更美好。

    总之对赵洵来说,感悟良多有的时候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让赵洵对外行走朝外侧看看的勇气减少。

    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多看一些风景。

    哪怕这些风景跟他预想中的不一样也没有什么关系。

    人生从来没有那么的完美,人生也永远不会按照预定的轨迹发展。

    在赵洵看来,正是人生中的这些不确定性让他能够有兴趣不断的探索。

    相反如果人生从一开始就规定好了轨迹,规定好了路线,那还有什么意思?

    如果人生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这些东西,未免也显得有些太无趣了吧?

    人生并不完全是超然于外的,有可能还是向内收缩的。

    但是不管是超然于外,还是向内心走。

    赵洵一旦决定了就绝对不会后悔,赵洵一旦决定了就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所以赵洵很多时候喜欢独处,喜欢放空自己。

    因为在放空自己的过程中,赵洵能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感受到自己内心想要什么东西。

    所以他现在习惯了冥想。

    盘腿坐在蒲团上,未必要是僧人道士那么标准,只要舒服就好。

    先是酝酿一番情绪,待感觉情绪差不多到了就毫不犹豫的入定。

    进入冥想状态之后赵洵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境界是在提升的。

    不是表面上的提升,而是确实能够在深层次体会到那种提升。

    仔细想想这种提升还是相当关键的。

    赵洵这一次依然进入了冥想状态之中。

    作为每天的必修课,赵洵如果不在睡前进入冥想状态就会觉得哪里不得劲。

    当然了,赵洵还是一个相当现实的人。

    他也知道如果出现了一些偏差,那就可以及时的拉回来,没有必要死耗在冥想之中。

    如果一味的耗在冥想状态之中,那确实是得不偿失的。

    这一次赵洵进入冥想状态之后看到的第一眼就是浩瀚的星海。

    这使得赵洵一时间震惊不已。

    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在这个时候看到星海。

    看到星海带来的震撼无异于是瀑布奔流而下,无异于是海潮连线。

    “银河星海,浩瀚宇宙,这不就是我最想要看到的东西吗?”

    此时此刻赵洵确实是深受感慨。

    于他而言一直都想要看到这些东西,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不曾想今日竟然能够在冥想状态下实现,这倒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了。

    赵洵朝外迈步,他发现自己就像是失重了一样,开始在太空中漫步。

    好家伙

    这也太神奇了吧。

    赵洵无比确信这是一个模拟空间,但是模拟空间之中看到的东西竟然是无比的真实。这就值得说道说道了。

    赵洵不断的向前探索着。

    在他看来探索是很重要的一环。如果可以不断的向前探索他就能够尽可能的看到他在浩瀚宇宙中想看到的那些东西。

    每一个星球都有着独属于自己的美丽。

    哪怕是遍地废土、陨石的小行星。

    赵洵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之中漫步,感受那些美好的和小确幸的东西。

    这个时候赵洵能够明确的感受到来自于浩瀚宇宙的庞大压力。

    那种在黑漆漆的环境中感受到一切由外至内的压迫感,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将人逼疯。

    赵洵能够坚持多久?

    没有人能够知道。

    就连赵洵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赵洵还是想要尽可能的尝试,还是想要尽可能的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大幅度的错失。

    能够有一个这样近距离的机会接触宇宙真的是一件十分美丽的事情。

    赵洵也能够借助这个机会好好的欣赏一番浩瀚的宇宙风光。

    不知怎的,赵洵就是觉得冥冥之中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他有可能会真的推开那扇门,来到浩瀚的宇宙之中。

    感受那些不同,感谢那些美好,感谢那些未曾感受过的东西,感谢那些从未体验过的东西。

    这一切带来的恰恰就是赵洵最希望获得的。

    宇宙很大,赵洵很渺小。浩瀚的宇宙之中无数的繁星点点。

    但是赵洵知道那些其实都是亿万光年之外发出来的光束。

    他看到的都是时间流逝的结果。

    这真的是很奇妙。

    赵洵伸手想要去触及,但是他发现自己伸手之后所摸到的都是一些绵软的东西。

    就像是棉花糖一样。

    他并不是在真实的宇宙之中,应该只是在一个模拟空间之中。

    所以他看到的东西虽然无比真实,但是是有边界的。

    边界这种东西需要能够有一定的限制才能够体现出其优势所在。

    因为任何东西理论上讲都是需要限制才有魅力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赵洵欣赏这个美丽的宇宙。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宇宙中十分微小的一个存在,是类似于尘埃的存在。

    但正因为有了这些尘埃的存在,正因为有了这些尘埃的积累,才会使得生命看起来那么的奇妙。

    积少成多,一座星球也许就是无数的这些尘埃组成的。

    而宇宙也是无数这些星球组成的。

    无数星球组成在一起,让宇宙缤纷多彩。

    无数星球组成在一起,让宇宙曼妙多姿。

    赵洵是真的能够体会到那种发自内心的快感,是真的能够体会到那种在宇宙中漫步的幸福。

    真正的幸福是隐藏不了的。

    真正的幸福是消散不了的。

    真正的幸福是可以从始至终存留下来的。

    赵洵无比的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仍然可以踏足浩瀚宇宙中,他仍然可以在不断的行走中感悟。他仍然可以去体味生活的百态。

    但是现在似乎时间到了。

    赵洵从冥想状态之中退了出来。

    这是他给自己设置一个保护时间的结果。

    之所以赵洵要给自己设置保护时间就是为了增强自我保护。

    一旦赵洵深入到了冥想状态中不能自拔,这个自我保护机制就能够将赵洵拉出来。

    在陷入了万丈深渊之中有人能够拉你一把的感觉真的很好。

    哪怕是这个是一个设定好的机制。

    这样就可以杜绝走火入魔的情况发生。

    好了,经过一次顺畅的冥想之后赵洵直是感觉神清气爽。

    现在可以完全的放松,完全的进入到享受模式了

    “醒来,请从睡梦中醒来。”

    赵洵似乎听到有人在呼喊他,那是发自潜意识的呼唤,似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呼唤。

    这个呼喊的声音他十分熟悉,但是又觉得有些陌生。

    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直是让赵洵有些发毛。

    他尝试性的想要醒来,但是发现似乎整个身子都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一样。

    这实在太古怪了。

    啊啊啊啊啊

    赵洵想要大声呼喊,想要咆孝。但是他发现这些都是徒劳的。

    赵洵在极力的做出自己的尝试,但是他发现要想真正做到这点几乎是不可能的。

    “怎么会这样?”

    赵洵感到十分的迷茫。

    对他而言处于一种这样的状态可以说是极度糟糕的。

    他知道这是他的潜意识被压制了,他必须要挣脱潜意识的控制,要不然的话就会永远的处于这种令人崩溃的状态。

    赵洵不可能永远处于这种状态之下的,所以他一定要做出抗争。

    只要有机会赵洵就要努力的尝试摆脱困境。

    只有努力的走出困境,赵洵才能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洵强迫自己从洪荒之力中发力。

    这当然有些困难,但是赵洵知道这是必须的。

    所以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运力发力。

    一开始或许会觉得十分的别扭,但是在努力的做出了几次尝试之后赵洵发现他真的做到了。

    “真不容易啊”

    此刻的赵洵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来。

    赵洵起身,大口喘着粗气。

    此刻他的已经是大汗淋漓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也不知道发生这些意味着什么。

    赵洵无法很好的解释,他只能去向恩师青莲道长以及六师兄卢光斗寻求帮助。

    赵洵最终还是选择先去问问青莲道长。

    毕竟在赵洵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所以你觉得有人在控制你的意识?”

    “对这种感觉有些类似,但是又不完全相同。”

    “这不应该啊。自从山长在你的眉心种下了那朵金莲花之后,应该你很久都没有出现过这些症状了啊。”

    “是的理论上讲确实很久没有出现了。但会不会是复发?”

    赵洵此刻显得忧心忡忡,更加衬托出他有些憔悴。

    如果只是单纯的被压制了,那其实赵洵并不会有那么的惊慌。

    但是此时此刻,赵洵确实也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感觉。

    “你的身子完全动不了对吗?”

    “是的,但是我能够知道自己是有意识的,我的思想还是能够进行思考的。所以我觉得我是被人控制了。”

    “和你之前意识被入侵时候的样子确实不大一样。”

    青莲道长沉吟片刻道:“为师觉得可能和你冥想有关。”

    “冥想?”

    赵洵显得是有些难以置信。

    “恩师为何会这么说?”

    “臭小子你想啊。你在冥想的时候精神力是处于高度集中之中的。你的精神既然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那要想彻底的将精神力退散就需要依靠一些强制措施。你应该设置了保护时间吧,超过了这个时间会把你从冥想状态之下拉回来?”

    知徒莫若师。

    青莲道长吴全义十分清楚以赵洵的性格,很容易做出类似的事情。

    因为赵洵是绝对求稳的性格,他绝不会做出一些让自己觉得没有安全感的事情,也绝不会做出一些没有后手的事情。

    他一定是将所有的情况都考虑到之后才会出手。

    这样可以保证在绝对的稳定的状态下他还能够稳稳的占据先机。

    “是的,恩师您怎么知道?”

    “我还不知道你?”

    青莲道长吴全义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这就能够解释的通了。你想啊,你这一次在冥想状态中停留的时间太长了,靠着预设才勉强把你从哪个状态之中拉了回来。这就会在你睡眠的时候形成一种潜意识。潜意识告诉你需要获得一定的睡眠补充来恢复体力。所以在你想要起床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浑身上下用不到力气。总而言之就是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

    “呃”

    不得不说恩师分析的这一波还是很有道理的。

    “嗯嗯,要是按照恩师您的这个说法的话,那我确实是相当有的聊了。”

    赵洵努力平复了一番心情道:“所以你认为这是一种修行者出于保护自身出于修复自我而做出的一种调整对吧?”

    “对,为师觉得就是如此。也正是通过这种方式你能够最大限度的恢复,不至于处于一种青黄不接的状态。”

    “呃。这样徒儿就明白了。我就说为啥最后我还是可以依靠自己冲破束缚呢。原来是因为这本来就是一种身体处于本能的恢复。”

    赵洵苦笑道:“这可是把徒儿给吓了一跳。徒儿还以为腐蚀者又卷土重来,想要欺负徒儿呢。”

    青莲道长听的直翻白眼道:“臭小子,你那么大的一个人了,怎么那么的胆小啊。”

    “呃,恩师啊,这可不能怪徒儿啊。要知道徒儿也是好不容易才达到这个境界的。在此之前徒儿就是个渣渣啊。从渣渣境界要想全面提升,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徒儿肯定要有一个过程啊。经历过这个漫长过程的人肯定会明白这很不容易。所以徒儿更加害怕失去。害怕失去所以需要努力的提升自己。这其实就是一种循环了。”

    赵洵十分擅长理论性质的辩论。

    所以从各个角度来看,赵洵都完成的相当的出色。

    在这种情况下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也频频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倒也是有些道理。不过臭小子,为师还是要告戒你一点,那就是不要过于的莽撞冲动。不论如何,跟着自己的状态走,千万不要勉强。勉强是没有好结果的。尤其是在冥想状态时切忌一味的寻求刺激。你在冥想的时候是看到什么了,能够让你流连忘返?”

    “呃,其实徒儿看到的是浩瀚的宇宙。”

    “宇宙老夫似乎曾经听你提起过。”

    “是的。”

    赵洵曾经跟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讲过宇宙的事情。

    但是他觉得恩师当时很可能并没有往心里去。

    这种情况实在是太正常了。

    指望大周世界的人对于宇宙有一个整体宏观的认知这未免有些太难了。

    不过赵洵并不认为恩师对于宇宙的认知会一直停留在这个层面上。

    因为赵洵可以给他介绍啊。

    一开始的时候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或许会有抵触的情绪。

    但是用不了多久之后,这种抵触的情绪就会消散了。

    因为赵洵能够真真切切的让他体会到宇宙的玄妙之处,能够真真切切的让他接受宇宙。

    “恩师啊,宇宙真的是无比神奇的存在。你可以这样想象。我们所处的世界只是位于宇宙中的一颗沙砾。真的差不多就是这么大。”

    赵洵见恩师青莲道长略略有了兴趣,便沉声接道:“每个世界是一粒沙砾,每个世界是一枚石子,但是这些东西聚集在一起仍然会让人感受到不一样的感觉。这就是宇宙的玄妙之处。我们漫步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之中,就会觉得在探寻生命本源一样。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会到处碰壁,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会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随着我们在宇宙之中搜索的深入,我们渐渐有可能发现生命的痕迹。”

    赵洵吞了一口吐沫,继而接道:“生命并不一定只存在于我们所在的这个星球,并不一定只局限于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持有这个观点的人实在是太狭隘了,我完全不能够认同。我们要开眼看世界,就必须要拥有一个更加广阔的视角。我们要开眼看世界,就必须能够看到这个世界更深层次的东西。如果一味的只停留在一个片段上,那么就一定会让人觉得有些狭隘了。”

    赵洵突然之间的拔高让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有些招架不来。

    “等等,臭小子,你慢一点,不要那么快。你说的那么快,为师真的有些跟不上啊。”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挠了挠头,一时间显得有些茫然。

    “恩师,我说一句最简单的就是,我们可以去寻找生命的起源。在我们的这个星球,这个世界,要做到这点很困难。因为生命经过了漫长的演化已经有了一整套完整的形势。在这整套完成的形势下,我们很难对生命进行一些定义。所以我们必须要努力的去尝试,必须要努力的去外太空尝试。宇宙非常大,宇宙中像我们这样的星球也非常的多。所以我们理论上讲是一定能够在宇宙中找到生命的。如果能够恰好在生命出现初期的时候见到生命,那更加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

    “呃为师似乎听懂了,但是为师似乎又没有听懂。”

    青莲道长此刻感觉自己彷佛置身于云里雾里。

    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迷茫的状态之中。

    “恩师啊,您难道不想知道生命是怎么起源的吗?您难道不想弄清楚这一切吗?这一切看起来十分的容易让人疑惑。但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惑。我们需要的不过是一个样本,不过是一个可以作为样本的星球罢了。浩瀚的宇宙中检索出来这样一个适应生命的星球并不难,可惜就是有些耗费时间罢了。不过我恰好是一个喜欢游荡探索的人,所以时间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踏足宇宙,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漫步星海。这一切对我来说是相当的重要。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够带上恩师。”

    “呃”

    青莲道长对于赵洵要带上他的行为显然感到有些猝不及防。

    “那还是不用了吧。为师觉得就在这个大周世界待着就挺好。为师甚至连穿过黑暗之门去平行的艾伦洛尔世界的想法都没有。漫步太空,遨游宇宙?你还是饶了为师吧。为师还想要叶落归根,回蜀中去养老呢,你可就不要再折腾为师了,让为师老了之后能够过几年安生日子好了。”

    青莲道长连忙摇头道

    从青莲道长吴全义的住处离开之后赵洵可谓是神清气爽。

    这主要还是得益于赵洵解开了一个心结。

    谁知他刚刚从这里出来,就看到小胖子旺财一熘小跑直接朝赵洵冲来。

    “呃,旺财?你这是”

    “哎呀,明允兄,借一步说话,借一步说话”

    见旺财搞得如此神秘兮兮的样子,赵洵一时间哭笑不得,无奈的说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做什么?”

    旺财大笑一声道:“自然是把明允兄找赚钱的路子啊。”

    旺财此刻十分澹定的说道:“西游记大火了,我自然得开发一下周边啊,这样才算是进到了职责。要不然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

    “那倒是也不至于。”

    赵洵双手一摊道:“毕竟现在西游记这个吸金速度我已经是相当的满意了。你小子也不要太贪了啊。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个赚钱呢也是要有止境的,不能贪得无厌。要不然的话恐怕很容易会让人陷入到一种极为无止境的状态之下的。”

    “哈哈,明允兄说的是,不过我今日来是真的要跟你商议一件要事的。”

    旺财吞了一口吐沫道:“赚钱的关键呢就是要有路子,说白了就是人脉。当然了,西游记很火,现在是别人上门来求我们开放合作。所以呢我也对潜在的合作伙伴进行了一番仔细的筛选、遴选。”

    旺财顿了顿道:“明允兄你尽可以放心,我一直是秉持着宁缺母滥的准则。如果对方的资质实在太差,我是肯定连瞧上一眼都不会瞧的。我能够划到考察范围内的肯定是各方面资质都很不错的。这样一来,就可以保证全面性的优势了。”

    “呃,所以说你现在已经是有物色好了的合作伙伴了?”

    “然也。”

    旺财摇头晃脑好不可乐。

    “明允兄,实不相瞒啊。这一次我挑选的这个合作合伙是相当的有来头,城西杜家,他家有一个戏班叫何家班。这个何家班也算是长安梨园行一家十分强大的戏班了。之所以不选用咱们的老相识,上一次的戏班,就是为了避免被朝廷盯上。你不是也担心不做人子的狗皇帝盯上来吗,所以我这一次都用了你所说的马甲。不但出书的书坊是马甲,笔名是马甲,就连合作的各种商户都是没有任何痕迹的新面孔。如此以来那显隆帝即便是有通天之能,即便是能够将长安城翻了一个底朝天,他也不可能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数钱好了。”

    “呃,旺财,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的玄乎吗?”

    赵洵有些不敢相信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太神奇了些。”

    “哈哈啊,就是这样的啊。当一本书火出圈之后你大概就知道其中差距了。火书能够火,自然有不少的商人会主动凑上来跟你结交。这个时候你要做的就是挑选出来他们当中最优秀的,然后跟其进行合作。合作还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如果不合作的话,我们就得跳出来顶住。这样显隆帝完全就可以用各种理由打压我们啊。这不是我们最害怕看到的吗?”

    “是啊。”

    对此赵洵可谓是深以为然。

    他无比清楚被显隆帝打压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之前的时候不论是聊斋,还是西厢记,都曾经遭受到显隆帝无情的镇压。

    一时间可谓是收益惨澹。

    人在获得收益极少的情况下,基本上就只能选择开新书了。

    诚然赵洵肚子里的故事存货很多,但是坐吃山空可不是一个好的法子。

    开新书的速度不宜过快,太快的话换做是谁都会有些遭不住的。

    “嗯,所以啊,我找到的这个何家班就是一个最好的掩护。有了这个掩护之后明允兄你就再也不用担心朝廷和显隆帝会下黑手了。时间长了我不好说,但是至少在一年半载之内应该都不会有什么风险了。”

    旺财知道必须要给赵洵说的清楚一点,这样赵洵才会心安。

    要不然以赵洵这谨小慎微的性格一定会质疑质疑再质疑的。

    旺财若是被质疑的次数多了,多少也会觉得有些迷茫。

    被质疑的次数多了,旺财也会感到有些恐慌。

    所以

    必须要尽可能的从一开始就让赵洵心安。

    只要赵洵放下心来,旺财就能够放开手脚去干了。

    取得赵洵的信任和支持显然是眼下旺财必须要做的。

    如果做不到这点的话,那其实一切都是徒劳的。

    “嗯,那就试试吧。其实西游记还是比较适合改变成戏本的。因为它很适合这种一出出的折子戏。”

    赵洵对于戏剧还是有不少研究的,西游记还是有改编的潜质的。

    但是这也只是潜质而已,具体改编出来到底是怎么一个样子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

    如果改编的效果不好,那赵洵可是会唯旺财是问的。

    毕竟改编是旺财的主意,赵洵其实并没有支持。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旺财就必须要担这个责任。

    当然,赵洵也不是不讲道理的。

    如果旺财改编的效果好了,使得西游记又因此而大赚一笔的话,那么旺财接下来就会得到一笔丰厚的分红。

    赵洵向来是对合作伙伴很厚道的,何况还是旺财这样的好兄弟。

    “嗯,那我就去跟这个何家班说了,让他们立刻把戏本排出来。”

    “还有一点啊,旺财。他们必须要比书演的慢。不然的话,怕是会出岔子。”

    “哈哈明允兄你就放心好了,他们肯定是会排的慢的。改编戏本需要时间,排戏不还得要时间嘛。他们肯定会滞后于你的书的内容的。不过啊明允兄你还是不能有丝毫的懈怠情绪,该更新更新,只有不但更新,你才能够保证西游记的热度不降。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一本现象级的火书,明允兄你应该也不希望他这么快的就凉了吧?”

    “那是当然,更新的事情交给我了,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嘿嘿嘿,你们听说了吗,西游记已经改变成戏剧了。”

    “真的吗?改成戏本了?”

    “对啊,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何家班来演的啊。”

    “好家伙,何家班那可了不得啊。有他们演的戏剧那基本上都是有质量保证的啊。有他们出面我们可以放心了。”

    “对啊,何家班的戏那就没有不红的。他们有那么多的台柱子质量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再说这西游记的原着就相当的有质量,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的缺点。”

    “哈哈哈被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是对这西游记的戏本版本十分期待了。”

    “要我说我们直接去何家班就是了,根本不用纠结不用选择。肯定情况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对的啊,这种时候还纠结个什么。尽管去就是了。”

    “唉想不到西游记会如此的爆火啊。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没人看的。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不仅西游记爆火,就连西游记的盲盒、西游记的番外都跟着爆火。还有西游记的戏本,现在看来也不可能不火了。”

    “所以说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硬实力够强,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硬实力够强,就一定会红会火的。”

    “嘎嘎嘎嘎嘎,是哦,这么说的话西游记的爆火应该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了。”

    “确实啊,西游记能够火到这个程度足以说明很多事情了。”

    “所以啊,那些小说作者也可以学学,怎样才能够写出一本火书。这西游记在长安城也火了有一段时间了吧,那些其他作者要是能够学到个一分半分的,也不至于到现在仍然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该往那个方向写了。”

    “就是说嘛。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一个方向性的问题。有了灵感之后很容易就能够写出来了。西游记可以给到他们一个方向性,让他们不再迷茫。”

    “这话我可就不敢苟同了。西游记确实可以给到他们一个大的方向性。但是我不认为只要跟风写对题材就能够大火的。文笔情节这些都是相当重要的。若是跟风之作都是一群没有文笔没有情节的,那怎么也不可能火的啊。”

    “那当然了,我刚刚说的这些也都是建立在有文笔有情节的基础上的啊。若是连这两样都没有的话,还来写什么书啊。”

    “对啊对啊,写书就是要有自知之明的。没有自知之明写什么书?没有自知之明不是在作死吗?”

    “哈哈哈,就是说啊,很多时候还是要对自己有一个良好的认知,有一个完美的评估的啊。西游记这么红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天赋对于一个作家真的是太重要了。有了天赋,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但是如果没有天赋,却还是要吃这碗饭的话那确实是有些艰难了。如果不能够很好的做到细节,那基本上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所以说啊,不是说模彷西游记就能够火的。你看看市面上这些类西游记的书籍,基本上都大同小异换汤不换药。这些书籍有什么好看的?我随便拿起来一本都能够知道他们写的是什么东西。这样的书籍看起来简直就觉得恶心。”

    “啧啧啧”

    “所以说啊,很多时候还是要保证有一个积极向上的态度的。一味的模彷不是什么好事。”

    “嗯,书坛还是需要一些新鲜血液涌入的。这个西游记的作者应该就是一个新人吧。我觉得他就跟整个书坛注入了力量。”

    “我看未必。这厮文笔老练,情节拿捏的恰到好处。一看就不是新人啊。”

    “我也觉得不是新人。新人怎么可能将人物性格描述的如此之好。新人怎么可能把节奏掌控的那么完美。光说三打白骨精那一段,整个节奏的铺垫到扬起到宣泄简直就是完美的。我实在不能想象这样的作者是个新人。”

    “对对对,我也觉得此人肯定是个老作者,只是换了一个新的笔名罢了。新的笔名能够让他最大限度的重生。”

    “是的是的,西游记一定是个老作者写出来的。”

    “我说你们在这里纠结这些有什么意义。西游记是新的作者写的还是老的作者写的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关系?我们本来就是看书的,只要这本书好看不就行了?我们去管这些有的没有的有什么意义呢?”

    “哈哈哈,就是说嘛。只要书好看我们就一直追是了。就是不知道这个西游记要写多久啊。”

    “目前看来好像很长啊。我觉得一时半会可能不会完结了。”

    “是的啊,这要是完结估计还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呢。”

    “这不是一件好事吗?若是西游记完结了,咱们又找不到替代品,肯定会很长一段时间闹书荒了。”

    “闹书荒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你想啊。吃惯了山珍海味,再让你去吃家常菜,你肯定吃不习惯了啊。这看书啊也是同理。西游记那么好看,我们看了西游记,再去看市面上的其他书籍,就会觉得不堪入目了。”

    “确实啊。所以大家还是珍惜这段时间吧。这段时间我们能够一直看着西游记,能够一直追读西游记,这真的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有了西游记之后,我们的生活简直是太丰富多彩了不是吗?”

    “对呀对呀,所以说为了西游记我们也得去看何家班排出来的新戏。相信他们的戏本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哈哈哈,快去看。何家班的位置可不好抢啊,要是去的晚了就连站着听戏都没机会了。”

    “嗯嗯嗯”

    “大家一起去,凑个热闹。”

    “对,凑个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