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回撤禁军(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二十二章 回撤禁军(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赵洵心道以三师兄龙清泉的性子,要是知道青莲道长把他归为剑道三档,那一定会气的半死。

    好歹三师兄也是堂堂书院三弟子,又是二品修行者,被归为三挡真的是太跌面了。

    而且三挡的意思不就是三流吗?

    说三师兄是三流,那多少有点欺负人的意思。

    难啊真的好难。

    “呃,恩师徒儿求您一件事呗?”

    “说呀。”

    “您千万别跟三师兄龙清泉说这话。他听不得这种话。”

    “放心吧臭小子,你师父我又不傻。”

    青莲道长翻了翻白眼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还是能够拿捏的清楚的。再就是这些话我也就是跟你说说。只要你不往外说,他不可能知道的。”

    “这就好,这就好…”

    听到这里的时候赵洵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其实三档剑客中的人有很多。之前为师不是说过吗?他们都有明显的短板也有明显的长处。单独拿出他们的优点和长处,明显很强可以归到二档甚至归入一档之中。但是他们的短板实在是太拉胯了,所以…”

    青莲道长双手一摊道:“只能归到三档了。”

    虽然恩师说的这么清楚,但是赵洵知道还是不能让三师兄听到的。

    不然以三师兄龙清泉的火爆脾气一定瞬间爆炸。

    难啊,真的很难。

    做一个书院老幺怎么就那么难呢。

    自打来到书院之后赵洵就发现自己竟然有着操不完的心。

    本以为他能够做甩手掌柜,不曾想竟然要做一个补锅匠。

    补锅匠就补锅好了,可是赵洵发现他不仅仅要补锅还要考虑其他问题,这就有些难为人了。

    赵洵无奈啊。

    “其实剑道排名这个东西真的是见仁见智的,至少老夫不觉得能够决定什么。”

    “所以啊,你也别放在心上。老夫就那么一说,你也就那么一听。”

    “嗯嗯…”

    …

    …

    慧言法师觉得最近的节奏不太对。

    自打魔宗大祭司来到了腐蚀者的营地之后,腐蚀者尤其是巫奥里斯对他的态度就愈发的冷淡了。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也没热情到哪里,但是这么一比起来,但真是差距明显。

    一时间慧言法师觉得大事不妙。

    很多时候灾祸都是从一些不起眼的地方开始酝酿的。

    一开始的时候不明显,但是愈发积累越是明显。

    到最后想要干预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该有决断的时候一定要果断的决断。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很多时候这都是利益之争。

    在朝中的时候,慧言法师主要需要提防和担心的是道门以及袁天罡。

    这位道门天师看起来不争不抢实则野心不小。

    一旦任由其运作,迎头赶上的可能性并不算小。

    慧言法师并不打算给这个假想敌机会。

    因为对他而言,道门就是最大的威胁。

    慧言法师甚至能够预计,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道门跟西域密宗之间的争斗都会占据绝对的主流。

    至于到底能够持续多久,最后谁会胜出没有人知道。

    慧言法师无比的清楚,他要想将西域佛门彻底带向巅峰,就必须避免不了踩人上位。

    如果只是踩一个人倒也罢了,一直踩踩很多人都话其概念就截然不同了。

    本来慧言法师跟这位魔宗大祭司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但是这位魔宗大祭司主动凑过来找打,慧言法师就真的忍不了了。

    只有他踩别人的份,从来没有别人踩他的可能。

    这次魔宗大祭司主动冲到了刀口上,慧言法师自然也就不可能忍了。

    哼,我们走着瞧,看看谁能够笑到最后。

    …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避免不了纷争。

    这一点在商界提现的淋漓尽致。

    在朝廷对西厢记封杀之后,市场上立刻出现了多家纷争的混乱局面。

    一时间旺财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些低劣仿品都是一些什么货色?竟然也能够替代西厢记,瓜分西厢记的市场份额?

    光是想一想就让人觉得恶心。

    偏偏这个时候旺财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明允兄曾经说过要让他们保持低调一段时间,但在旺财看来凭什么要低调,凭什么要求他们低调?

    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是旺财了。

    所以旺财还是决定主动前去找一找赵洵,进一步商谈一下新书的具体事宜。

    新书是一定要写的,但是具体写什么题材写到什么程度是需要好好坐下来聊一聊的。

    要是明允兄有什么好的想法的话那接下来旺财就能够看到希望了。

    …

    …

    “明允兄你看看他们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简直是让人不耻啊。我实在不明白他们怎么会如此无耻的。明明他们写的就是低劣仿品,偏偏表现的像是自己是正品一样。”

    旺财气鼓鼓的挥舞着拳头,显得是愤怒极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忍,但是现在他是真的忍不了了。

    “旺财啊把心态放的平和一些,不要急躁嘛。”

    赵洵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旺财稍安勿躁。

    “之前我们不是就这个问题聊过了吗?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呀?”

    “哎呀明允兄,此一时彼一时。当时是一回事,现在又是另一回事了。当时我也没有见到他们这副丑恶无比的嘴脸啊。现在看到了以后自然是忍无可忍。既然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呃…”

    “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赵洵很少见到旺财表现的如此之强势,旺财现在表现成这个样子其实也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所以…你是觉得我必须要好好的写新书了对吧?”

    赵洵一时间欲哭无泪。

    眼下他好不容易刚刚获得了一些休息的时间,眼瞅着能够放空一番。可是现在看来,他的美梦似乎是要破灭了。

    难啊,人生为何如此之艰难。

    “对啊,再不写新书市场就要被这些劣质书籍瓜分完了。我实在不能忍受这点,要跟他们硬刚到底!”

    旺财明确表态道。

    “明允兄,你要支棱起来啊。”

    旺财的话无疑让赵洵很无奈。

    他是真的很想要躺平的啊,可是旺财一直挥舞着手里的小鞭子,让赵洵的躺平计划摆烂。

    “没问题,我啥时候怂过,啥时候皱过眉头?”

    此刻的赵洵表现的气势十足。

    他实在是没法子啊。

    但凡是有选择的话谁不愿意躺平?

    可现在看来,似乎没戏了。

    旺财的情绪如此激动,让人有些无语了。

    但是再无语赵洵也得跟旺财合作啊。

    谁叫旺财是好兄弟呢。

    好兄弟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的。

    接下来…

    接下来赵洵要做的就是确定写什么类型的书了。

    只有确定了这点,接下来才能继续谈下去。

    要不然的话在这里就卡死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旺财啊我们来聊聊新书的选题吧,你觉得我写什么类型的好?”

    “呃…”

    旺财这个时候愣住了。

    他想要让赵洵开新书的心情可谓十分之强烈,但是这个时候他确实不知道什么题材能够大火啊。

    若是以往的时候还能勉强估计一番,现在呢就只能群魔乱舞了。

    “明允兄啊,我觉着还是换个题材吧,至于具体换什么题材还是看你。”

    旺财双手一摊道:“明允兄毕竟这是你来写书不是我来写书,所以还是你多抗一抗的好。”

    “嗯…”

    赵洵心道好嘛旺财这是连个方向性都不肯给了啊,他可真的是太难了。

    “我想想啊,志怪类的小说已经写完了,恋爱类的小说也写过了。所以接下来只剩下仙怪小说了。”

    赵洵仔细想了想觉得西游记是时候出场了。

    总体来说,西游记还是很那能打的具体就要看发行策略了。

    如果能够给西游记一个更好的定位,能够让西游记拥有一个更加完美的设定以及背景,那么赵洵有理由相信西游记肯定会爆火。

    “啧啧啧…”

    “旺财我我已经初步弄清楚了要写什么了。这个呢我管它叫做西游记吧。就是一群人去西天取经的故事。”

    “呃…”

    旺财听到这里有些错愕。

    “西游记?取经?”

    “对!”

    赵洵毫不犹豫的说道:“西游记应该符合读者们的需求,所以我就决定写这个了。不过明允兄你在包装发行这本书的时候恐怕要多花一些心思。毕竟只有把这本书精准定位了才能做到一推出就是爆款。”

    “啊哈哈,放心好了。商业运作方面的事情我拿捏的。”

    “不过这一次明允兄你的更新速度不能再拉胯了啊。无论如何你也得保证更新速度的呀。之前两本书如果你的更新速度能够更快一些的话肯定不会是现在的成绩,绝对会更火爆的。”

    虽然赵洵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旺财强调所谓的饥饿营销。

    但是在旺财看来还是更新速度快一些更有好处。

    更新速度越快,读者追读的欲望就越高。只要质量方面不要太拉胯就没有大的问题。

    可要是摆烂咸鱼更新,即便是一开始拥有再高的热度也难以维系。

    所以说无论何时更新速度都是关键的。

    “呃…这个的话我会注意的,不过我也不可能一直保持高强度的状态没有任何衰减啊。旺财啊,只要是人就会有累的时候。我只能保证我会竭尽全力,但是具体的更新速度我不敢保证。”

    赵洵并没有给旺财准话,因为在他看来,旺财这个家伙最是鬼的很。一旦给到他承诺他就会拿着这个承诺去kpi赵洵。万一赵洵因为这个收入减少,那可真的是连个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所以赵洵一定不能把话说死。必须要留一个活口。

    “嗯嗯,行吧,你只要心里有数就好,我就不勉强你了。”

    旺财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也就没有了继续勉强赵洵的意思。

    他也知道赵洵是一个顺毛驴,竖着他的意思来基本上什么都好说,若是违拗他的意思,则很可能会突然崩盘

    “所以现在艾伦洛尔大陆又起战事,又起争端了?”

    “是的。”

    古奥斯男爵面容有一些沉重。虽然现在的事情总体还算是可控,但是要想彻底的解决战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啧啧啧”

    哈利波茨曼王子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这肯定和圣骑士团的叛变有关。

    当初圣骑士团闹得如此之大,闹得如此之僵,是哈利波茨曼王子所没有想到的。

    当时哈利波茨曼王子一心只想着要找出圣骑士团当中的内奸,所以并没有花费太多的精力在关注卡斯帕王国的战事上。

    没想到战事的蔓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简直是大大出乎哈利波茨曼王子的意料。

    “所以父王那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都城很安全,基本上判断都是发生在边陲地区的。叛军在这些地方肆虐,他们十分想要入侵都城,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并没有这个实力。所以现在看来国王陛下和都城都是安全的。”

    “只是暂时的安全,对吗?”

    哈利波茨没王子却是听出了古奥斯男爵的言外之意。

    他苦笑一声道:“所以说腐蚀者在艾伦洛尔大陆其实留下了不少的军队。他们并没有把全部的军队带到我们所处的这个大周世界。”

    “大周世界的纷争只停留在大周世界。但是艾伦洛尔大陆的纷争我们并不能参与,至少短时间内不行。”

    此时此刻哈利波茨曼王子的眼神中满是无奈。

    “王子殿下其实也不用如此的悲观。至少都城的防御体系还是十分完善的。仅仅凭借边界的那些腐蚀者是不可能入侵的了都城的。他们要想入侵都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再去集结一些盟友。但是此刻的艾伦洛尔大陆的情况其实也是很明朗了。要想在这个时候集结到足够的盟友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腐蚀者的主力从大周世界回去。但这没有什么大的几率,因为黑暗之门已经关闭了。要想重新开启黑暗之门需要付出很多努力。而且这个时候腐蚀者们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他们是不会甘心的。”

    古奥斯男爵的分析可谓是十分合理十分到位。

    哈利波茨曼王子听了之后频频点头。

    “当下的局势其实已经算是相当的理想了。只要我们这边能够拖住腐蚀者的主力,那么艾伦洛尔大陆,卡斯帕王国方面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嗯,但是我们也不能只局限于要拖住他们,还是要尽可能的尝试彻底的击溃腐蚀者甚至是消灭之。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只有对其造成了重创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杀伤他们。”

    “嗯,这句话我很同意。目前来看书院联盟还是有这个实力的。作为主导,书院方面的实力相当强大,完全能够担的起这个责任。”

    “最近我想要跟书院多进行一番交流,这样的话就能够对接下来他们的策略有进一步的了解。”

    “嗯,还是应该主动一些的。主动一些没有任何的问题。”

    罗伦抬头开始凝望夜空。

    夜空中闪烁着星辰。

    这无数的星辰连结在一起,让罗伦有一种近乎幻妙的感觉。

    曾几何时罗伦开始迷恋上了欣赏夜空。

    夜空能够让他感受到静谧,绝对的安静让他能够心平气和的去回望所经历过的一切事情。

    也能够让他好好的审视这一切并且展望未来。

    未来可期,未来大有可期。

    刚刚来到书院的时候罗伦对于未来其实并没有抱有太大的期望。

    因为他知道他们只是换了一个世界罢了。

    腐蚀者还是会如影随形的追过来的。

    但是后来罗伦发现他太悲观了。

    腐蚀者确实如他所料的追过来不假,但是并没有对其造成太大的伤害。

    整个书院的防守体系实在是太稳健了,稳健到了一种令人咋舌的地步。

    如此稳固的防守下根本没有人能够对书院联盟的防线构成太大的威胁。

    腐蚀者也曾经尝试性的发起了几次进攻,但是效果都很一般。

    腐蚀者的进攻被书院带头挡下,他们想要耍阴招也都被轻易的破解。

    可以说书院在整个过程中的表现堪称完美,真的是让人羡慕。

    罗伦为自己能够跟赵洵相识,跟书院合作而骄傲。

    有了这么一个强大的盟友罗伦觉得自己心里很踏实。

    曾几何时罗伦不知道龙族何时才能复兴。

    但是他现在终于看到了希望。

    书院带来的希望。

    “啧啧啧”

    当生活有了希望之后所有人都会觉得十分的欣喜,罗伦也不例外。

    当年他曾经发出过誓言一定要亲手把龙族带回到巅峰,现在看机会终于来了。

    保证所有人处于一种稳定的环境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书院做的很好,赵洵做的很好。所以他们基本上不用担心复兴的事情。只需要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了。

    “啧啧啧”

    “罗伦你怎么这个时候还没有睡啊。”

    见罗伦正在停留在竹楼上看星星,赵洵也从后面摸了过来,坐在了他的边上。

    “啊,你不是也没有睡吗,大家都是夜猫子,就谁也别说谁了。来吧,既然你都来了,那大家聊聊天吧。”

    罗伦跟赵洵现在的关系就像是异性兄弟一样,所以他看到赵洵来了之后十分的高兴。

    “哈哈,好,聊什么?”

    “就聊你上次提到的宇宙吧。”

    “嗯?”

    宇宙,这可是一个很广泛的问题啊。

    赵洵上一次跟三师兄龙清泉聊完之后又开始跟龙族首领罗伦聊。

    他们聊的可谓是相当的丰富。

    “宇宙这个话题其实相当的广泛,我们就说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吧,这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星辰之一。浩瀚宇宙中,这样的小星星实际上相当之多,但是这些世界彼此之间看似是分隔开的,其实只要能够打开那扇门,那基本上没有任何的障碍。”

    “黑暗之门也是这样的一扇门对吧?”

    “不错。”

    赵洵点了点头道:“那扇门打开并不困难,但是打开了那扇门之后保持始终处于开启状态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当然,现在黑暗之门已经闭合了。但是在此之前,其实持续了相当久的时间。在这么久远的时间中,两个世界的人已经形成了互通,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形成了其价值了。”

    “所以我们理论上来讲能够跟任何世界的人完成互联互通,只要我们愿意,只要我们能够打开那扇门。打开那扇门后一切都一切就都是连通的了。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你可以认为所有世界都是连通的。”

    “宇宙本身就是连通的。”

    “啧啧,这真的是有点意思。”

    罗伦很感兴趣的继续追问道:“所以说其实这一切本身就是一个定数的事情对吗?”

    “确定中有不确定,不确定中又有确定。我觉得基本上可以这么理解。我们既不用把其绝对化,也不要孤立化,合理全面的去考虑这个问题就是了。”

    罗伦听的频频点头。

    在他看来赵洵的理论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一件很复杂的事情经由赵洵这么一番介绍,一下子变得简单了。

    “啧啧啧”

    “所以说我们未来也是有机会去逐梦浩瀚的星海,浩瀚的银河的对吗?”

    “确实很有机会,但是前提是我们必须要愿意去做。如果我们觉得自己所身处的这个家园已经足够完美了,那么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逐梦星海逐梦星河呢?”

    赵洵觉得其实应该辩证的考虑这个问题。不是说宇宙就一定是完美的,也不是说宇宙就一定是美好的。

    如果盲目的去探索宇宙很可能并不能得到真正想要的东西。

    至少赵洵觉得现在他们所身处的这个大周世界就相当的完美。

    在这种状况下,如果能够维持现状也是不错的。

    除非到了未来的某一天,大周世界已经不再适合生活,已经不再适合人们大量聚集,那样转移到浩瀚星海中寻找新的适合生活的星系星球才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你说的很有道理…”

    赵洵的话让罗伦一时间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我们之所以离开艾伦洛尔大陆也是因为在那里已经活不下去了。谁不希望生活在生他养他的地方呢。但凡还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我们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的啊。我们之所以离开,就是因为确实活不下去了。继续留在艾伦洛尔大陆就是慢性死亡龙族本来已经衰落,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要是继续折腾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灭亡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伦显得是无比的感慨。

    赵洵多少是能够体会到他的心情的。

    此时此刻,赵洵试着平复了一下罗伦的心情道:“是的,你的选择现在来看是无比正确的。如果继续留在艾伦洛尔大陆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的前途。”

    “你们选择了一条对于自己部族最完美的决定。”

    “这个决定对于你们部族来说没有任何的问题。只要能够按照这个方式进行下去,我觉得就可以很好的实现龙族的复兴。龙族的复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只要肯努力肯卖力,我觉得希望还是相当大的。”

    赵洵这个这个时候他无论如何也要展现出一个联盟主导者该有的担当。

    当联盟成员出现困惑时,当他们的情绪出现波动时这个时候赵洵没有理由逃避,他必须要及时的站出来,必须要给到他们安慰。

    “嗯”

    罗伦的情绪经过赵洵的一番安抚之后立刻变得相当的平稳。

    对他来说当下所经历的这些磨难和苦难总归是有结束的那一天。当这些结束之后龙族就不再是当年的龙族了。当这些结束之后,龙族就能够彻底的得到涅槃。

    “嗯,一定会的。我很看好你。对你们来说只要能够稳步的发展就是好事情,只要能够稳步的发展就能够有希望。”

    开导了罗伦一番之后赵洵回到了住处。

    此刻已经夜深人静,基本上是休息时间了。

    但是赵洵却并没有打算休息的意思。因为他准备开始创作新书了。

    本来赵洵还打算试一试拖一拖,但旺财一共来了这么多次质朴赵洵是实在不好意思再拖了。

    一位的拖延只能让旺财越发的暴躁,而且也不可能解决问题。这样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赵洵还是决定尽快的结束这一切。

    写新书对赵洵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在接连火了两本书之后。

    现在的赵洵已经完全掌握了写书的套路,能够从一开始就熟练的写出所有想要写的东西。只要能够经过一番平稳的过度发展,他的新书必定能够再度爆红。当然,眼下赵洵比较担心的是他的新书会不会一出就被朝廷跟狗皇帝封杀。毕竟同样的事情显隆帝已经做了两次,即便是再做第三次赵洵也不会觉得有任何的意外。

    所以赵洵还是要留一手的,尽可能保证不被显隆帝看出来。

    这确实是个技术活,但是赵洵做的乐此不疲。

    毕竟是赚钱的事情嘛。

    西游记赵洵不能说是非常熟悉,只能说是全部拿捏了。

    每一个情节每一个细节基本上都是刻在了脑子里。

    所以这个时候赵洵可以恰到好处的将所有的情节写好,恰到好处的把每一个情节安排的明明白白。

    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环节了,那就是润色。

    西游记中还是有很多不符合这个时代特征的东西。

    大周世界虽然是个封建时代,但还是也有些许差异的。必须要认真看待这些差异,理性看待这些差异,唯有如此才能够完美的将所有情节铺陈开来,才能够将所有的细节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来。

    如果只是一味的去要求情节性和高潮迭起的话那基本上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是赵洵无论如何也不希望看到的。

    因为对他来说,他希望的就是西游记能够平平稳稳的推进,能够平平稳稳的发行。

    仅仅就故事本身,西游记已经是相当优秀了。赵洵甚至认为不会有人能够撼动西游记的故事。这种情况下,写的稍稍平淡一些或许反而是好事情。

    剧情的不断推进才能够吸引读者不断的锥度,才能够吸引读者一直都追读下去。

    这是赵洵出过两款爆火书籍之后悟出来的。

    赵洵是一个对自己无比严苛的人,所以他会不断的去尝试各种新鲜的套路。

    但是这些套路必须要满足一点,那就是必须要拥有绝对的合理性。

    没有合理性逻辑性的故事并不能算的上是一个好故事,最多只能算是一些低劣的拼凑。这种拼凑出来的故事缺乏吸引人的核心特质,经常会让人觉得昏昏欲睡。

    赵洵当然不希望自己写出来的故事是这样一种形式。

    所以他会一个个的去扣细节,一个个的去确认故事发展的脉络。只有把这些都确认后他才能够写出完美的故事才能够写出让自己满意的故事。

    只有自己满意了读者才有可能会满意。只有自己满意了,读者才有可能会买账。

    说白了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经济帐。

    稍稍聪慧的人就能够很清楚的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他只是想要成功的做一些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的。

    写书本来就是搏嘛,搏的对了就有可能扶摇直上九万里。写的差了换个马甲重开就是。

    旺财就把这个玩的是炉火纯青。

    如今整体而言,旺财已经将商业运作到了极致。接下来就要看赵洵自己的发挥了。

    如果他能够发挥出自己的实力,那么接下来还是很有希望将西游记彻底打造成一部火书的。

    火书的特质目前来看西游记还是都具备的。只要稍稍聚拢一些因素赵洵觉得西游记爆火就只是时间问题。

    再加上有旺财这个商业奇才,大推手在背后发力,西游记想不火都很难啊。

    有的人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赵洵觉得他真的很有希望靠此书一书封神。

    …

    …

    熬了个通宵之后赵洵直是觉得飘飘欲仙。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写了一个晚上。

    一整个晚上的奋战让赵洵觉得自己快要昏死过去。

    如果他不是修行者的话恐怕现在真的是扛不动了。

    但还好他是修行者,所以问题并不算很大。

    有了这么厚的一摞子手稿之后,赵洵便可以很淡定的去见旺财了。

    至少当旺财看到他的时候不会觉得他有消极怠工的情况。

    码字难啊,要想写出有质量卖座的小说更难。

    赵洵辛辛苦苦奋战良久之后最希望能够得到一声赞许,这便够了。

    至于新书火不火的问题他甚至都没有去考虑。

    因为在赵洵看来新书的质量摆在这里想不火都难。

    …

    …

    “啧啧啧,明允兄其实你不用这么拼的。我只是说你可以适当的增加一下写作的速度,谁曾想你直接把稿子写出来了。厉害了啊!”

    看着厚厚的一叠手稿,旺财直是乐开了花。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赵洵更新速度如此给力?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赵洵吗?那个写一更拖一更,闲鱼式更新的赵洵?

    “我这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优点,如果有那就是执行力很强。我认定的事情那一定会卖力的去做,也一定会用最短的时间将所有事情做好。”

    赵洵心道这个时候可以来装一装了吧?

    好家伙,有了书稿就是有底气,再也不用像是旺财发问时候那么低声下气,畏首畏尾了。

    “哈哈,不愧是明允兄,大气!”

    “旺财啊,接下来咱们还是得分开来看问题,我书稿是写好了,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如果你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将一切办妥的话,那么我们就能够以最短的时间占据市场。”

    “啧啧啧…”

    旺财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隙。

    “哈哈哈,明允兄你就放心好了。现在基本上经过我的商业推手后你的书不存在不火的可能的。”

    “嗯这样就好。”

    “对了这次我长了记性,保证换一家书坊去发你的新书,这样显隆帝就不会因为针对我们潘家从而针对你的新书了。”

    这也是旺财最近想出来的办法。

    对旺财来说,更换书坊发书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商业领域这种事情简直太正常了。

    “嗯,这个法子好,有了这个法子之后我们再也不用担心脑残的狗皇帝了。”

    “嗯,让狗皇帝闻屁吃去吧。”

    …

    …

    “啦啦啦,啦啦啦…”

    旺财在经过一番调整之后发现事情其实做起来十分的简单。

    在经过一番试探性的操作之后西游记的试读部分已经在长安城开始发售了。

    这次西游记并不是在旺财家的潘记书坊发售的,而是在他的好友郑俊的郑记书坊发售的。

    所以旺财也要给予好友郑俊一些分红。

    虽然旺财觉得有一些肉疼,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

    既然要合作肯定要让利出来一部分的。

    如果不肯让利出来给郑家,郑家肯定也不会想要卖力干活。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次旺财也算是下定了决心。

    只要有决心就是好事情。

    很多事情其实就是一个决心一个态度的事情。

    接下来旺财就等着收钱了。

    他觉得少则三五日,多则十数日西游记就会爆红,到时就是躺着赚钱了。

    靠自己的实力赚钱不寒碜。

    赵洵能够连着写出三本爆红的书的话,靠的不是实力是什么?

    …

    …

    “你们都听说了吗?火爆新书已经又出来了。”

    “火爆新书?这是什么书?”

    “当然是西游记了。你们没有听说吗?”

    “西游记?这又是什么?”

    “据说是一本仙怪小说,啧啧啧…”

    “仙怪小说?具体讲的是什么?”

    “好像是一群师徒去西天取经的故事,听起来好像还不错。”

    “啊,真的吗?比之聊斋跟西厢记如何?”

    “内容上跟聊斋还是有些类似的。不过总体的叙述风格好像还是不太一样。跟西厢记的风格就更加不搭了。”

    “唔…”

    “那要不我们也试试?”

    “当然要试读了。如此大红大紫之书,如果不读的话太可惜了。”

    “再说了这么多人都争相追捧的书籍,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最多就是口味不合,但是至少不会有让人恶心的地方。”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

    “行那我们就不要再犹豫了,直接去看就是了!”

    “对对对,这种时候要是再犹豫的话万一一会书卖完了咋办?”

    “那可不行,我们得赶紧去。”

    …

    …

    “真就是离谱,我们不过是稍稍来晚了一会,结果书稿就卖完了。这个速度也太夸张了吧?”

    “是啊是啊,我就觉得离谱。你要说是西厢记、聊斋这样的爆款火书有这个销售速度我还能理解。这个西游记的销售速度为啥也这么快啊!”

    “嘿嘿,你这话说的就离谱了。西厢记和聊斋刚刚开始发售的时候你们也不知道它是火书啊。所以这西游记你们怎么就知道不会火?”

    “对啊,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即便现在西游记不火,你又怎么敢肯定之后西游记不会火?”

    “是啊,有理!”

    “依我看,这西游记目前有爆火的潜质,我们可是得多蹲守蹲守了。相信用不了多久西游记就会再加印的。只要西游记完成了加印,我们就冲过来将其买走。可一定不能再有丝毫的错误了。”

    “嗯…”

    “失误只能有一次。一次的话我们还能说是大意了。两次的话就只能解释成蠢了。”

    “嘿嘿嘿,只要一有火爆新书问世,基本上都逃不过我们这些老书虫的眼睛。”

    “反正追读就完了,早看早享受,晚看享折扣。”

    “你我兄台都是不差钱的主,为何要晚看,就为了区区那点折扣吗?简直就是笑话!”

    “对,我们一定要追读西游记最新的稿子,这样才能确保有及时性。”

    “啧啧啧…”

    “妙哉,妙哉…”

    …

    …

    “哈哈明允兄,火了西游记大火了。”

    “嗯?”

    赵洵正在吃橘子,见旺财像一个小肉球一样的跑过来,一时间愣住。

    “这么快?”

    虽然赵洵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没有想到西游记会火的如此之快。

    “哈哈…好事啊,这算是好事。”

    赵洵淡然一笑道:“不过旺财啊,还是保持淡定一些。以后西游记还会更火的…”

    “嗯…”

    赵洵心里是真的很高兴。

    火一本书很容易。连火三本的难度可是堪比登天。

    偏偏赵洵又火了。

    这说明什么呢?

    内容才是最关键的要素?

    硬实力决定一切?

    赵洵换一个笔名火一次,简直是没谁了。

    “明允兄啊,我决定乘胜追击,所以索性一次性加印五万本好了。”

    “五万本?”

    赵洵本来正在嚼着橘子,结果一次性的把橘子都喷了出来。

    “五万本也太多了吧。”

    赵洵皱着眉头道:“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只有保持饥饿营销才能够把书卖的好,才能够赚的盆满钵满。你一次性印上五万本,大家都知道你备货足,所以肯定都不急着买了。所以销量就会下降。”

    “啧啧啧…”

    旺财其实当然是记得这些的,但是他有时候总会习惯性的回到自己所适应的环境之中。

    “行了我知道了。那你说印多少本合适?”

    “之前已经印了多少本?”

    “首印五千本。”

    旺财伸出了五个手指头,毫不犹豫的说道。

    “呃…”

    “跟上次一样?”

    “对的,跟西厢记的时候一样都是五千本。”

    “嗯,我知道了。”

    赵洵心道五千本的这个数量其实还是相对比较保守的。

    所以一次性卖光肯定是很容易理解的。

    “依我看加印五千本好了!”

    “加印五千本?”

    听到这之后旺财眼睛已经瞪圆了。

    赵洵要求的这个数量简直只有旺财希望数量的一成啊。

    十留其一,赵洵这是要干啥啊!

    “明允兄,加印五千本是不是太少了。”

    “五千本不少了。旺财啊,克制,一定要保持克制。如果你无法保持克制的话,是赚不到大钱的,最多赚一点小钱。”

    “可是…我不甘心啊,明明能够赚更多的钱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旺财啊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贪图蝇头小利。一定要营造出一种奇货可居的感觉。这样西游记才可能火到最大的限度。”

    “行吧…”

    旺财几乎是咬着牙齿说道的。

    “旺财啊,你的那个合作伙伴靠谱吗?要是不靠谱的话那麻烦就大了。如果我们无法控制的话,那就存在诸多变数了。”

    “嗯嗯…”

    “靠谱肯定是很靠谱的。我们本来就是发小,是打小就认识的,所以明允兄你大可以放心。即使全天下人跟我闹翻,他也不会的。当然明允兄和贾大哥我们三个是铁定不会闹翻的,所以我就没有计入其中。”

    “哈哈…”

    赵洵直是被旺财的话给逗乐了。

    旺财这个求生欲也太强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了。”

    赵洵笑声道:“咱们是好兄弟,所以当然是有福同享的。你放心只要你按照我的套路来宣传书籍,西游记只会比现在更火。”

    …

    …

    “哈哈哈,西游记加印了加印了。你们都听说了吗?”

    “对啊对啊,我听说跟首印的本数一模一样啊。”

    “五千本啊?这也没有想象中的数量多啊…”

    “所以说啊…我们得赶快去抢购了。”

    “对对对要是去的慢了的话,肯定就来不及了。”

    “快快快,我们快点去抢购吧。”

    “这一次可是不容易,下一次再加印不知道什么时候啊。”

    “是啊,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绝对不能再有任何的松懈了。”

    …

    …

    书坊之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火书出现。

    这并不奇怪。

    一些书可以独领潮流很久,但有一些就如同白驹过隙一闪而逝。

    “啧啧啧…”

    郑俊看着柜上赚到的银钱一时间笑的合不拢嘴。

    他本来只是想要帮潘家帮旺财一个忙,结果帮着帮着把自己帮的暴富了。

    之前商量的是郑家跟潘家二八分成。

    别看二成很少,但是其实郑家只是起到了一个代理的作用,并没有多做什么。

    这样就能够赚到两成的利其实已经不少了。

    至于旺财拿到了钱之后跟作者怎么分成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就是郑俊不明白为啥旺财一口咬定只能让他加印五千本,多的一本都不行。

    旺财的态度十分强硬,甚至不惜千叮咛万嘱咐。

    如此一来,其压力自然相当大了。

    郑俊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也不敢问,只敢按照旺财的叮嘱行事。

    事态一旦失控,郑俊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索性他不去操心这些事情,完全按照旺财说的做。

    这样即便是赚的少了,那旺财也张不开那个嘴。

    …

    …

    “西游记…这是何物啊?”

    “回禀陛下,这是坊间最新火的一本书。”

    小太监毕恭毕敬的冲显隆帝禀报道。

    “嗯…”

    显隆帝随手翻开西游记,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他很喜欢看小说。

    只要一有时间,显隆帝总会努力的去看一两本小说。

    对他来说,这既是一个消遣的过程,也是一个放松的过程。

    处理朝政实在是太容易令人疲惫了。

    显隆帝整个人都会被这种纷杂的感觉弄到窒息。

    但是看小说可以让显隆帝短暂的忘掉这些,安心的放松。

    “唔…”

    这本西游记确实很有意思。

    一开始的时候显隆帝就看进去了。

    这可是很难得的。

    要知道显隆帝的口味是出了名的刁钻。一般的书很难入他的法眼。

    所以,这本西游记的质量可想而知的高。

    “好书,确实是一本好书,就是太短太少了。”

    显隆帝一口气的把西游记最新章节看完直是感慨道。

    “朕要是知道这个作者是谁就好了,这样可以单独把他叫到宫里来,好好的给朕加更。”

    苦笑一声,显隆帝摇了摇头。

    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作者之所以用笔名,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吧?

    …

    …

    魏无忌从终南山剑冢离开之后就退回到了他在长安附近的隐居地——桃源村。

    他已经在这里暂住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之所以魏无忌想要在这里隐居,主要还是看重了一点——清净。

    桃源村的人数并不多,只有一百多户。

    魏无忌在一家村民家里暂住,每个月给一钱银子。

    一钱银子在寸土寸金的长安城中算不得什么,甚至被人瞧不上眼。

    但是在桃源村中绝对可以算的上是一笔大钱了。

    魏无忌给出这个条件之后,这家村民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美妙,真的是美妙啊。”

    回到村子后魏无忌的心情也豁然开朗。

    许多他原先想不明白的事情经由袁枚老前辈一番点拨之后已经彻底悟了。

    悟了就是悟了。

    人生中的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原本思考的时候很难很纠结。但是换一个时间段再去想,就能够很好的理解了。

    下一步,魏无忌还有计划。

    但是要等到显隆帝出宫之后。

    魏无忌并不想要借助山长借助书院之手杀死显隆帝,他想要亲手手刃显隆帝。

    有些仇恨必须要自己去报,若是假手于人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哪怕这样风险会更加高,魏无忌也无怨无悔。

    他不能忍受被人戳着脊梁骨嘲笑。

    所以他要亲手了结这一切。

    显隆帝早就该死了,但是他活到了今天。

    所以魏无忌一定要在某个时间点亲手终结他。

    …

    …

    “什么,你们要让禁军去冲锋!”

    慧言法师听到这里之后直是感到震惊不已。

    “这是怎么想的?”

    “腐蚀者明明是更强的一方,明明是不死之身。你们不去冲锋,指望血肉之躯的凡人去冲锋?”

    慧言法师当然是顶级修行者,他不会轻易的受到伤害。

    但问题是其他禁军的士兵是血肉之躯啊。

    书院联盟的防御体系可谓相当之扎实。

    慧言法师是曾经亲眼见证的。

    所以他不可能准许腐蚀者这么做。

    何况显隆帝还曾经命令他要尽可能的保全禁军。因为这些都是精锐中的精锐,都是显隆帝花费大把银子进行培养的。

    死一个少一个。

    “哼,这是腐蚀者联盟商议过后的决定,你有什么不服气的?”

    “腐蚀者联盟商议过后的结果?笑话,在我看来就是你们两个人的意思!”

    慧言法师却是不会去听巫奥里斯的鬼话,冷哼一声道:“你们真的是无耻,实在是太无耻了。”

    “无耻,既然我们无耻,那你们为何要与我们合作?既然我们无耻,你们为啥要上杆子的贴过来?”

    “你!”

    慧言法师一时语噎。但是不得不说对方的这番反唇相讥十分的到位,让他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可问题是不是他决定跟腐蚀者联盟合作的啊。

    决定这么做的是显隆帝啊!

    慧言法师觉得自己很委屈,但是不能把显隆帝推出来背锅啊!

    毕竟他还指望能够依靠显隆帝混的风生水起,依靠显隆帝推广西域佛教呢。

    要是让显隆帝对他产生了厌恶之感可就糟糕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弄不好就是一个无比尴尬的结果。

    “此一时彼一时。”

    慧言法师思忖了一番,沉声道:“如果你们对我们缺乏最基本的尊重的话,我们可以选择退出!”

    “退出?你是认真的吗?”

    巫奥里斯挑了挑眉,用一种极为轻蔑的语气说道:“你以为退出是你想要退出就能够退出的吗?”

    “还是你觉得,我们都是软柿子,可以被你随意的拿捏?”

    巫奥里斯就像是一只鹰隼牢牢的盯着慧言法师,似乎是想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巫奥里斯此刻就是如此。

    慧言法师此刻却是全无惧意。

    他知道这种时候绝对不能示弱。

    如果他这个时候示弱的话,那之前所期望的一切就都不可能实现了。

    为了完成显隆帝的嘱托,为了保证大周禁军的利益,他必须要毫不犹豫的强硬的站出来。

    “我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请便吧。”

    “你!”

    巫奥里斯恶狠狠的盯着慧言法师。

    “你要想好,要为自己所说的话付出代价。”

    这算是一种警告,也算是一种最后通牒。

    如果接下来慧言法师仍然不识时务,不能给出令他满意的答案,那么巫奥里斯不介意给出慧言法师一点教训。

    “我当然想好了。”

    慧言法师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就已经不再犹豫了。

    他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做,所以即便巫奥里斯使出浑身解数,威逼恐吓,慧言法师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哈哈哈,好,好,好…”

    巫奥里斯此刻已经发狂般的放声大笑道:“那你滚吧,一旦你滚掉了,就不要再回来了!滚呀。”

    …

    …

    慧言法师最终决定带领禁军回到了长安城。

    他知道对方是在用激将法,巫奥里斯是想彻底激怒他,从而使得他做出一些蠢事。

    “哈哈哈哈…”

    痴心妄想,真的是痴心妄想!

    只是他这样虽然爽了,却不得不面对显隆帝的责问。

    毕竟当初显隆帝是要让他全力配合腐蚀者的,结果他却搞出了这么一出,一时间让显隆帝完全下不来台。

    毫无疑问,显隆帝会觉得无比的震怒。

    但是慧言法师真的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必须做出这种决定。

    所以所有的后果就让他自己来承担吧。

    …

    …

    大明宫,紫宸殿。

    暖阁之中御座之上的显隆帝听到了慧言法师的奏报之后整个人都傻了。

    他实在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圣僧…是不是太冲动了?”

    “陛下,贫僧真的没有冲动,眼下的局势贫僧必须这么做。不然的话真的对不起陛下,对不起朝廷。腐蚀者是想要让禁军送死啊。这个理由贫僧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贫僧若是答应了的话,贫僧就是罪人,万死难赎。”

    显隆帝的面色清一阵紫一阵。

    对他来说,当下的形势是越来越复杂了。

    原本他搭上了腐蚀者这条线,觉得是抱上了粗腿,但现在看来,事态的发展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按照现有发展模式的话,其实情况十分不理想。

    慧言法师能够做到的就是保全禁军。这也没有什么错。

    只能说时也命也。

    被腐蚀者逼到了这个份上之后,显隆帝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便是换做当场的是他,显隆帝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沉着应对。

    好难啊。

    一切都好难啊。

    显隆帝感到自己仿佛就被卡住了喉咙一样,不管别人做什么,怎么做,他都是在被动的跟进。

    “罢了。这件事不怪圣僧。”

    虽然心中多少有几分怪罪,但是显隆帝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来。

    这个时候事情已经如此了,要是他再得罪了慧言法师,那可以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实在是太亏了。

    所以现在即便显隆帝的心里再不爽,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陛下,接下来贫僧建议跟腐蚀者拉开一些距离。唯有如此,方能让陛下看清他们的丑恶嘴脸。”

    慧言法师冷冷道:“陛下必须要狠心下来。腐蚀者乃是虎狼之师,不可轻信。否则将是我大周的祸患。”

    慧言法师言谈间皆是用的我大周,显然是站在大周立场考虑问题。

    仅仅这点还是让显隆帝很感动的。

    “所以陛下,慎重,千万要慎重啊。”

    “嗯,朕知道了。”

    此时此刻的显隆帝知道不能再跟慧言法师决裂。所以不管慧言法师说的是什么,他都会应和。

    “其实这样的结果对朝廷来说是最好的。腐蚀性跟书院狗咬狗一嘴毛。陛下隔岸观火,坐收渔翁之利。岂不美哉!”

    可以说慧言法师突然之间的决定打乱了显隆帝的部署。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但是现在而言他真的没有什么选择权了。

    “嗯,那就先观望一下吧,观望一二再决定后续事宜。”

    显隆帝原本大好都心情现在被搅合的彻底没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呀。

    …

    …

    “什么,禁军撤回来了!”

    东宫太子李显坤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是气愤不已。

    原本他已经做好了计划。原本他已经确定好了整个宫变的计划,但是此时此刻全部都得泡汤了。

    禁军回到长安城意味着父皇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意识到了什么。

    如此一来太子如果还按照原先的计划行事,很有可能直接撞到刀口上。

    这不是明智之举,而是亡命之徒做的事情。

    于是乎

    面对如此压力李显坤只能选择放弃原计划。

    虽然他的心中觉得非常不爽,但这时没有办法的事情。

    有的时候只能选择隐忍。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成大事者往往能忍常人所不能忍。

    太子知道这种时候他一定要能够沉得住气,千万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而动怒。要是他这个时候发怒了,一切就都完了。

    所以他必须要忍,必须要竭尽所能的去忍。

    毕竟他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其实也不差这么一会。

    李显坤拼命的在心中告诫自己,沉住气,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要沉住气。

    “来人啊,去请郑公跟冯大人来一次东宫,请二人用传送术来,切不可惹人耳目。”

    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化,整个计划都会随之发生改变。这个时候李显坤当然要跟冯昊跟郑介商量了。

    在李显坤看来,二人就是他现在最大的助力。

    如果他能够成功发动宫变,二人绝对会发挥出极大的作用。

    所以

    李显坤必须要跟二人提前知会,尽可能的达成一致意见

    “什么,太子殿下,您特地把我们叫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

    郑介得知了太子李显坤的理由后直是肺都要气炸了。

    “糊涂。太子殿下糊涂啊。”

    此时此刻,郑介真的是要气晕了过去。

    “殿下怎么能够这么糊涂呢。”

    如果换做被人这么说当朝太子,早就被李显坤下令拖出去杖毙了。

    但是此时此刻,这么说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当朝最有权力的大权阉内侍监郑介,也是此时此刻太子李显坤最为倚重之人。

    所以太子听到此后能怎么办,还不是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太子确实很愤怒,但是愤怒又如何?

    他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

    “郑公何出此言?”

    虽然此刻心里跟翻江倒海了一样,但是李显坤还是得表现得十分平和,缓缓发问犹如是一只小鹦鹉一样。

    “何出此言?太子殿下难道没有看出来如此就是陛下在刻意的试殿下吗?若是殿下如此轻易的就放弃了原先的计划,岂不是更说明了太子殿下心中有鬼?这说明陛下已经开始怀疑殿下了啊。殿下想了想,东宫一旦被君上怀疑是一个怎样的后果。一旦殿下当断不断,一定会受到灾祸的。”

    郑介措辞用的很重,目的就是要能够引起太子的重视。

    他知道如果他说的不是很严重的话,以太子的性格估计就是选择忍下来了。

    放弃原先的计划其后果可谓十分严重。

    精心谋划精心筹划的计划一旦被放弃,再想组弄出一个合适的计划就十分困难了。

    而且一来二去,将士们的心气还能够有多少?

    是,东宫六率的利益是和当朝太子牢牢捆绑在一起的。但是除了东宫六率之外呢?

    除此之外的其他人,那些本来就属于摇摆状态的军队,那些本来就是待价而沽的军队他们还能够牢牢的把宝压在东宫上面吗?

    政治从来就是一出博弈的优秀。

    所有利益相关者就是在一定划定好的范围内选择最利己的方案。

    所以也不能责怪他们到底做的有哪里不好。

    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或许真的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

    “郑公的意思是,叫孤继续按照原计划行事?”

    郑介闻言摇了摇头。

    “当然也不能完全按照原计划行事。陛下此举一是试探太子殿下,二是想要看看太子殿下的反应。所以老奴之见,太子殿下仿佛来一出将计就计。”

    “嗯?郑公不妨说说看。”

    原本李显坤以为郑介只是倚老卖老的跳脚,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情况并不是这样。

    郑介的状态还是维持的相当不错的。

    而且郑介明显是话里有话。

    有了这些话后,太子的心情明显平复了不少。

    他很想要听一听郑介的进一步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如果接下来郑介真的可以给他提供出一个堪称完美的计划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尝试。

    “陛下不是想要看殿下的反应吗?殿下觉得如何应对最为合适?在奴婢看来殿下既不能表现的过于惊讶,也不能表现的丝毫不惊讶。”

    郑介咽了一口吐沫,继而接道:“若是殿下表现的太过惊讶的话,陛下肯定会认为殿下实在过于的浮夸。心里肯定有鬼。但如果殿下表现的丝毫不惊讶的话,陛下肯定更会认为殿下早就有所图谋。唯有表现的不惊不喜才是上策。”

    郑介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已经平复了大半,继而静静的等待着太子党态度。

    在他看来,接下来太子的态度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如果接下来太子能够较为平和的面对这一切,那么就成了。

    若是太子仍然表现的乖戾不已,那他只能说自己真的认错了人,辅佐错了人。

    太子李显坤的面容阴晴不定。

    他显然是在忖度着郑介刚刚的那一番话。

    对他来说郑介的分析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实用性其实并没有那么的强。

    什么叫做不惊不喜,什么叫做不悲不喜。

    这种情绪的拿捏说起来容易,真正要做起来那可不是一般的难啊。

    更关键的是,只要稍稍表现的有些不利,那就是极度的浮夸。

    极度的浮夸情绪下基本上不用想,要面对的都是很尴尬的境地。

    太子从小就是被当做未来皇帝培养的,各种帝王心术可谓是登峰造极。

    最重要的一项素质就是掩饰自己的情绪。

    对上任何人太子都能够将情绪很好的收敛起来。一般人很难看出来太子到底是在想的是什么。

    可是对上显隆帝,对上太子的父皇,他的这个本领就无效了。

    知子莫若父。

    对寻常父子来说尚且是如此,更何况对于天家。

    显隆帝对太子不仅仅是父亲那么简单,更是君王。

    一个登基已经三十多年的君王,对于儿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这种情况下,李显坤做出的任何判断都有可能会被显隆帝直接识破。

    没有办法,君王对于太子的了解实在太深了,父亲对于儿子的了解实在太多了。

    这两者叠加在一起,使得李显坤在面对显隆帝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隐藏的可能。此时此刻李显坤所能够做的也只有是保持沉默了。

    “郑公有什么好的手段吗,比如说托病?”

    太子思忖了片刻后主动提起了建议。

    谁知郑介却是连连摇头道:“不可。托病的伎俩殿下已经用过一次了。这一次陛下一定会有警惕。若是殿下再用肯定会被轻易的识破。而且以陛下的性格势必会十分谨慎小心,想要让陛下亲临东宫探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郑介说的很直接,太子李显坤听后自然也是十分的失望。

    对他来说这个结果真的可以说是相当的失望了。

    既无法直接断定一些事情,也无法跟随这件事做出一些深入的判断。

    他就像是一个陷入了沼泽的人。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他如果动的话则可能会越陷越深。

    如果他不动的话,依然是慢性死亡。

    此时此刻的李显坤深深浅浅的体会到了绝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做皇帝难,做太子更难。

    皇帝要提防有人篡位夺位,太子则要提防被人取而代之。

    两者之间本身既是一种继承人也是一种敌人。

    真的是叫人感慨不已。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李显坤的那种绝望。

    其中自然要包括了冯昊。

    “咳咳,臣可否说一言?”

    “冯大人请讲。”

    太子面色稍稍和缓了一些,冲冯昊顿了顿首。

    “太子殿下,以臣之愚见,当下之形势其实最关键的是破局。只要找到了破局之法,则应对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嗯。”

    太子面色红润了一些,清了清嗓子道:“冯大人继续说下去。”

    “破局的关键就是必须要引起一阵波澜。如今的朝堂就像是一池死水,已经很久没有任何的动静了。各方势力都在静观其变,都在等待着变化,但是却没有人想要主动的求变。如此以来看起来就像是没有任何的机会一样。实则不然。在臣看来,殿下只需要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够使得这池子已经死到不能再死的池水彻底变的活起来。”

    “哦?”

    太子李显坤已经彻底的被冯昊勾起了兴致。

    不得不说冯昊实在是太会拿捏人心了。

    在太子最为艰难的时候说了这么一番话,在太子最为彷徨的时候说了这么一番话,在太子已经束手无策快要放弃的时候说了这么一番话,这个时候太子还能不对冯昊期待万分吗?

    “殿下,可以卖一个破绽,等待有人主动的跳出来。示弱并不是坏事,关键是示弱过后能否换的足够的价值。”

    冯昊向来是一个机会主义者。

    在不良人衙门担任不良帅这么多年,他能够把这个位置坐的如此之稳固,自然是有其特长在的。

    冯昊向来不担心局面混乱,恰恰相反他很习惯于应付混乱的局面。

    对他来说局面越是混乱他觉得机会就越多。

    局面越是混乱,冯昊觉得获胜的希望就越大。

    冯昊是一个十分善于乱中取胜的人。

    也许在旁人看来茫然无措,毫无头绪的局面他早已经理清楚了头绪。

    很多东西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弄清楚很多事情了。

    很多东西其实从表面运作的时候就可以弄清楚很多了。

    冯昊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复杂的。

    在他看来太子李显坤只需要一个细微的示弱的举动,接下来整个局面整个局势就会因此而产生极为大的变化。

    “嗯,具体来说如何示弱呢?”

    太子李显坤现在明显更加想要听冯昊的建议。

    因为相较于郑介,冯昊的建议更加具有可操作性。

    他可以教李显坤具体该做什么,而不是只像郑介讲那些大道理。

    一味的讲一些大道理并没有什么用,只会让局势变得愈发的混乱。

    一味的讲一些大道理只会让情况越来越失控,只会让局势变得彻底不可收拾。

    目前来看,冯昊确实处理的十分到位。

    目前来看冯昊表现的确实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嗯,示弱的核心要素就是表示您怕了。您想想怎么才能够在陛下的面前展现出您的惧怕之意呢?”

    冯昊似乎并没有一下子就告诉太子李显坤的意思,而是想要让太子自己去猜。

    这当然不是李显坤最希望得到的结果,但是当下而言,他似乎也只能遵照着冯昊的意思去试着猜一猜。

    没法子,形势如此,如果李显坤不去猜的话,接下来的局势更加的复杂。

    “意思是,我派出几个太子党的成员,去投靠齐王?”

    “对,太子殿下英明神武。”

    这个时候冯昊的面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错,太子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容易,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有的时候真的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能够看出一个人的天赋来。

    至少从这上面来看,太子确实是一个很有权术斗争天赋的人。

    生在皇家的人这方面的天赋可以说都不会很差,但要想维持在一个很好的状态很高的水准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太子所表现出来的水平和能力都是在水准之上的。

    这一点令冯昊感到十分的欣慰。

    至少从现在看来,太子各方面的水准都很到位,跟他的老子显隆帝比起来也丝毫没有差的地方。

    如此以来

    一切就都变得简单了。

    困难是有些困难的,但是抛开这些去尝试,发现还是有能够取胜的机会的。

    太子的优势就在于他可以用东宫的官员去做诱饵,主动示弱勾引其他藩王露出破绽。

    之前冯昊曾经说过眼下的大周朝廷就是一池死水。

    死水是很难出现波纹的,也是很难出现变数的。

    唯一的办法是由一方来主动求变,主动做出调整。

    一旦有一方能够主动做出调整,那么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就会随之产生。

    如此一来面临的局面也就不一样了。

    说白了,大家都是这方棋盘中的棋子。

    只不过有的人棋子的权位高一些,有的人的权位低一些罢了。

    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这种时候最忌讳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身份看的太重,从而举轻若重。

    这会将整盘棋都拖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久而久之,实在不可理喻。

    所以冯昊才会建议太子索性将计就计,索性卖个破绽出来。

    太子的那些兄弟们可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见到太子出事要倒台,他们肯定会一个个的跳出来。

    那些主动前去投奔他们的前东宫旧将,肯定掌握着太子的第一手内幕,肯定也是诸王争相抢夺的对象。

    对诸王来说,只要他们能够抢夺到足够多的东宫旧将,手中就等于攥住了有关东宫足够多的把柄。

    如此一来他们的优势就会显得相当的大。

    但他们却并不知道,这其实是太子的一项计谋,以示弱的方式让东宫党羽打入到敌人内部的一种手段。

    隐忍,克制。

    这些情绪使得太子能够稳稳的压过诸王一头。

    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手段很好的保证自己在存活下来的同时,给到诸王以压力。

    诸王表面上看等于是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其实仔细想想,等于是被算计的明明白白。

    这种时候要想真正的掌握细节,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时候想要真正做到尽善尽美也是不大可能的。

    冯昊能够想到的方案也就是这样了。

    他觉得这个方案总体来说没有明显的问题,也能够切实可行。

    这就足够了。

    这个时候如果仍然瞻前顾后的,这个时候如果让人畏首畏尾的,那确实没有什么机会了。

    必须要保证有极大极强的决心,才可能完全的做到得心应手。

    “嗯,孤觉得冯大人的这个提议相当可行。”

    在听了冯昊的一番讲述之后,太子觉得这个方案还是有很大可能能够实施成功的。

    至少要比郑介的方案好。

    郑介的方案更像是一种大面上的说教。

    而太子此刻最讨厌的恰恰就是说教。

    他当了一辈子的太子,什么局面没有见过?

    此时此刻他需要的是方案,是切实可行的方案!

    “郑公觉得如何?”

    此时此刻太子又转向了郑介,面上带笑询问着郑介的意见。

    其实他的这番询问也只是象征性的。

    因为太子心里其实已经有了计较,那就是不管此时此刻郑介会做什么反响,他都已经笃定了冯昊的这个建议。

    “嗯,奴婢觉得冯大人的这个法子可行。”

    郑介当然也明白这点。

    太子这是在给他台阶下呢,他不能给脸不要脸。就坡下驴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解决方案。

    “好的,那孤就决定用冯大人的这个方案了。具体的话,孤会命人拟出来一个章程。等到章程全部拟出来之后再交给二位看看,看看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

    这件事关系重大,所以太子李显坤决定控制范围,尽可能的让最少的人知道。

    这样一来才具有较大的安全性,不至于被诸王算计,不至于被有心人所利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