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袁老剑仙(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二十一章 袁老剑仙(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西厢记的爆火让长安书坊界掀起了一股跟风狂潮。一开始这股跟风狂潮还只是局限于整个书坊圈子。但是后来彻底出圈了。酒肆、茶馆甚至一切能够想到的地方,基本上都主打西厢记的元素。

    原因自然无二,西厢记实在太火了,只要能够跟西厢记稍稍的靠一靠,就能够跟着爆红。

    赚钱嘛不寒碜。

    不过一个东西只要火出了圈子,跟风所带来消极和负面影响就会使得人跟着变得颓丧。

    其中最明显的就要数梨园行。

    由于西厢记被改编成了戏本,所以各大梨园行也在争相演出这出爆款戏剧。

    但是每个人的口味是不一样的。

    西厢记是站在劳苦大众,普通百姓的基础上进行创作的。其创作视角决定了一定会使得普通百姓阶层感到满意。但是对其他阶层尤其是统治阶层来说就不怎么友好了。

    一开始看到的时候封建统治阶层可能尚且不会觉察出来什么。但是久而久之他们就会意识到问题。

    西厢记可是揭示了自由爱情与封建礼教的尖锐矛盾,批判了封建礼教对人性严重束缚的啊!

    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封建统治阶层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点!

    如果仅仅是书籍方面的传播可能还好,但是加入了戏剧的传播,整体传播速度就更加快,传播面就更加宽广了。一时间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上谈论的都是西厢记,谈论的都是张生与崔莺莺。

    如此以来朝廷就不能不管了。

    尤其是当显隆帝回过味来之后,意识到不能再放任西厢记火爆下去了。

    他终于深处了黑手,对西厢记予以沉重的打击。

    显隆帝下旨,所有长安城内的书坊即日起严禁刊印任何西厢记相关的书籍,也就是不仅不能刊印西厢记本身,西厢记的番外、后传、前传、外传、姊妹篇等等一概都不能刊印。

    一旦日后被查到,书坊立即关停,书坊掌管、伙计一概下狱从严论罪。

    一时间长安城内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当然了,显隆帝对于西厢记的打击并不仅仅局限于书本人,而是全面的进行打压。

    打压的狠度前所未有,打压的力度更是空前绝后。

    受损最为严重的就要数梨园行。各大梨园班子的班主都被京兆府的衙役直接带走下狱审问,梨园班子一时间群龙无首。

    班主不在,梨园行也被禁演西厢记,整个梨园业可谓是乱成了一锅粥。

    一些西厢记的衍生品,诸如玩偶、盲盒等等周边也被一概打压。

    可以说这场对西厢记的打压给摧毁可以说是全明性质的,压倒性质的。

    而且十分之突然,让人一点都没有准备。

    旺财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也是两眼一抹黑,彻底懵逼了。

    他有想过显隆帝这厮不做人子,但是他没有想过这个狗皇帝会如此之狗,会如此的不要脸。

    这简直就是不给活路嘛。

    写一本聊斋,火了,被封了。

    又写了一本西厢记,又火了,结果又被封了。

    显隆帝这是诚心给明允兄作对是吧?

    难道显隆帝认出这本书是明允兄写的了?

    不可能啊,聊斋和西厢记的风格全然不同。

    如果仅仅从风格上判断,两者可谓是风马牛不相及。

    如果是从其他层面判断的话,就更加不可能了。

    笔名?笔名是重新起过的啊。

    旺财一时间真的是欲哭无泪,第一反应就是前去找到赵洵向他哭诉

    “明允兄你听说了吗,这对于西厢记和其整个相关产业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浩劫啊。受到此影响之后怕是一时半会所有人都缓不过这口气了。”

    赵洵心中苦笑。

    朝廷一旦出手,那么就不是缓不缓的过来这口气的问题了,而是能否存活下去的问题了。

    从旺财刚刚的描述来看,这一次朝廷可谓是下了狠心要彻底的将西厢记封杀掉。

    如此以来基本上还西厢记无了。

    “一开始我还觉得西厢记能爆红很长时间,但是还是低估了显隆帝啊。没有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我确实失策了。”

    赵洵很无奈,显隆帝简直是他的灾星啊。

    基本上只要有显隆帝出没的地方,赵洵就会十分的悲催,简直就是被克制的死死的。

    一时间赵洵觉得很迷茫。

    “哎呀明允兄,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那个显隆帝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了端倪,要将西厢记封杀的呢?”

    旺财对此可谓是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看来他将一切都做的是天衣无缝,理所应当不被朝廷发觉,不被显隆帝察觉的啊。

    可是从事实和结果上来看,一切似乎都在显隆帝的预料之中。

    “我觉得问题可能还是出在了书坊上。”

    赵洵毫不犹豫的说道。

    “书坊仍然是你潘家的书坊,一家书坊连着出了两本火书,我觉得显隆帝很可能会往这个方向想。”

    赵洵仔细想了想,似乎也只能想到这一种解释了。

    因为对他来说,显隆帝的抉择其实是十分奇怪的。

    一开始显隆帝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但是随时时间的推移显隆帝弄明白了什么。然后立即下旨对西厢记进行全面的封杀。

    如果说旺财家的潘记书坊在宣传的时候没有一些影响的话,是不可能的。

    显隆帝的这个心结还真的是没有解开啊。

    此时此刻,赵洵明显能够感受到显隆帝这厮的心眼真的就跟针鼻一样小。

    你说你针对潘记书坊来说也就算了,结果你还要针对一系列的其他书坊,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各大行业,诸如梨园行、酒肆、茶馆等等

    这就有些太过了吧。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是要赶尽杀绝了吗?

    “什么,他是因为我潘家书坊出的书从而动了心思察觉到了异样?”

    听到这里的时候旺财直是觉得十分的郁闷。

    他真的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听到这里的时候直是觉得难受极了。

    “这厮真的狗啊,简直一点机会不给我们留。我只恨不得狠狠的给他来一脚。”

    见旺财气鼓鼓的样子,赵洵心里直是想笑。

    “旺财,就这?”

    “嗯?”

    旺财萌萌的看着赵洵。

    “一脚也太少了吧。”

    赵洵笑骂道:“怎么也得给这个狗娘养的多来几脚,这样才能解解气。要不然的话,总觉得不过瘾的样子。最好能够给丫直接踹成太监。”

    “呃”

    旺财闻言直是噗嗤一声笑喷了出来。

    哈哈哈,也只有赵洵敢说能说这种话了。

    旺财呢虽然心里也对显隆帝恨得咬牙切齿,但是由于从小受到忠君思想的熏陶,基本上很难说出把皇帝踹成太监这种话。

    这需要一种冲破本能的思想,需要一种对皇权无比蔑视的思想。

    很显然,目前来说旺财并不具备这种思想。

    不过旺财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对他来说经过赵洵的这么一番启发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打开了思路一般。

    这之后他要是再对显隆帝痛斥,肯定会增加一些新的词语,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来来回回都是那么几个词语了。

    “不过这件事其实也给我们多少提了一个醒,那就是永远也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尤其是显隆帝这种狗皇帝。”

    赵洵此刻就像是突然明悟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

    “旺财啊,你想啊。目前来看,显隆帝对于书籍、戏曲这方面的控制还是相当严格的。所以我们要想写书,走出书的路线,就一定要尽可能的避免掉任何的风险。目前来看,如果继续由潘记书坊出书是肯定不行了。显隆帝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也好,是单纯的看潘家不爽要行打压之事也罢。对于我们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我知道你为了推广运作西厢记花费了很多的心思,所以我们必须要提前做好一应的风险考量。唯有如此,才能保证显隆帝抓不到把柄。”

    赵洵的这一番苦口婆心诉说显然让旺财听进去了。

    旺财感慨万千道:“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大意了啊。狗皇帝鬼的很,一肚子的坏水,只要被他抓到了机会,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是的,所以我们完全不能够给他机会。要是让他抓到了机会我们基本上没有翻身的可能。没办法权力集中在狗皇帝的手里,除非换个皇帝,不然我们还是要多保持一些谨慎的。”

    赵洵是一个很现实的人。

    他当然也会痛斥显隆帝,大骂其狗皇帝。

    但是回归到另一个层面,既然想要吃这碗饭,既然想在这个圈子混下去,多少还是要做出一些调整的。

    如果一味只抱着一个方向走到底,那结果可想而知。

    显隆帝的狠辣体现在各个方面,显隆帝的可怕也体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不能够全方位的避免受到影响的话,基本上是可能会被皇权所扑杀。

    “所以接下来我还会写书。但是这次写书的时候就要更加注意了。笔名、书名要注意,内容要注意,更加需要注意的则是出书的书坊,最好不能是直接跟你家有关联的。这样的话安全的多。要不然的会话我总觉得会突然之间变得凉凉。”

    “呃”

    旺财仔细听赵洵那么一说,瞬间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明允兄啊明允兄,见识就是不一样。

    旺财刚刚还停留在泼妇骂街的阶段,赵洵就能够全方位的考虑下一步的问题了。

    当真是强啊。

    当然,赵洵有一点相当的确信,那就是决不能有着显隆帝的性子胡来,该表现强势的时候还是要来的。但不是通过书稿的这种形势。

    毕竟赵洵是要靠着写书恰饭赚钱的嘛。教育显隆帝,收拾他自有其他的手段。

    这一些还是要能够分辨的清楚一些的话。不然的话完全就是在跟自己过不去,完全没有必要。

    “其实呢我总是觉得显隆帝之所以要刻意的打压西厢记,似乎跟最近的时风变化也有关系。”

    “最近的时风变化?”

    “是啊。近些年时风变化很大,原先的时候封建礼教对于人性以及男欢女爱的封锁可谓是相当的明显,但是最近似乎其封锁的能力和水准都出现了各方面的下降。我也很难解释这到底是哪一方面的原因,但是从细节可以看出,基本上还是针对这一刀砍下去的。”

    “嗯”

    旺财知道赵洵的判断通常来说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所以他也不回去质疑赵洵的判断。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赵洵说的这番话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如果仅仅是站在显隆帝自己的角度考虑,他完全没有必要突然搞这么一出,搞这么大的阵仗。

    这个动静都快要赶上上一次灭佛行动了。

    但是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显隆帝还只不过是太子。

    这算是显隆帝当权之后搞得最为狠厉的一次。

    如此一来

    仔细想想都能够知道这件事不简单。

    显隆帝能够这么做,肯定不光是出于其个人的好恶,而是出于对于整体统治的判断,出于对于统治阶层的理解。

    所以明允的站位确实很高。

    “所以我下一本书在写的时候这方面还是要多少注意些的。要不然的话被狗皇帝抓住把柄一番狠狠的捶打,人都要麻了。”

    赵洵自嘲了一番之后无奈笑道:“你说是不是,旺财。”

    “呃”

    旺财一时间有些无奈。

    但是他觉得赵洵说的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呀。

    “明允兄说的对,我觉得还是要多多思考多多锤炼一番的。”

    “当然也不用过于的担忧。毕竟总体而言我还是能够拿捏的住分寸的。”

    赵洵对于这方面尺度的拿捏可谓是恰到好处。

    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

    乍一看这些其实很难把握,但是赵洵自己在心里有一根线。

    在他看来只要不越过这条线,那基本上就不会有问题。

    如果越过了这条线

    其后果可想而知。

    唉,既然在这样的封建时代存活,那就得适应游戏规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接下来赵洵就要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要写的新书了。

    首先要确定的就是新书的题材,只有确定了新书的题材,接下来的东西才好确定。否则基本上很难确定好具体的内容。

    大方向的确定是第一位的。

    “嗯,旺财啊你有没有一些方向性的建议呢?比如说我接下来的新书主要应该写哪一方面?”

    “呃,这个嘛明允兄你可是问到我了。”

    旺财为难的挠了挠头道:“老实说我还真的不知道这新书你该写哪一方面。但是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建议。”

    “嗯?”

    “说说看。”

    “首先呢,你可以写自己最熟悉的部分,写自己最熟悉的剧情会让你完完全全的放松下来。写最熟悉的剧情能够让你完全不用担心不舒服。”

    旺财顿了顿道:“再就是在写书的时候你一定要保证你写的跟之前没有太多的同质化。这点真的非常的关键,要知道如果是同质化太严重的书籍的话读者们是不会买账的”

    旺财说到这里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赵洵一眼。

    赵洵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旺财这是担心他江郎才尽,从而只能照着写之前的题材啊。

    赵洵笑了笑道:“这点你大可以放心,别的且不说,但我觉得我肯定能够轻松的驾驭不同题材的。”

    赵洵拍着胸脯道:“你要知道在下有一个外号那就是百变小能手。什么样的题材我都能够轻松驾驭,什么样的题材我能够掌握的恰到好处。”

    赵洵很是自信的接道:“还有就是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也不要放弃,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也不要放弃自己。”

    赵洵很是淡定的说道:“旺财啊,你就看好吧。接下来一切都包在我的身上了。”

    这是一座剑冢。

    终南山中一座不为人所熟知的剑冢。

    东越剑阁剑圣魏无忌单手负剑于背后,眼睛望着面前的这座剑冢出神。

    他已经很久没有来到过这里了。

    但是再次进入到这座剑冢的时候,他的心中仍然会泛起涟漪和波澜。

    对魏无忌来说能够认清自己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曾经有很多次他曾经认为自己能够认清自己了,但是结果却是让人失望的。

    一次又一次的结果证明魏无忌并没有认清自己。

    所以与其说他是败在了山长的脚下,不如说是败在了自己的脚下。

    与其说他是败在了山长的掌下,不如说他是败在了自己的剑下。

    魏无忌曾经吹嘘自己一剑撼天下,一剑天下无敌。

    但是在真正对上山长的时候魏无忌发现自己并不像是想象中的那么强势。他非但没有那么强势,反而体现出了弱势的一面。

    此时此刻的魏无忌是真的很很很颓丧。

    他发现自己在山长的面前完全就提不起任何的狠劲来,他发现自己在山长的面前羸弱的就像是一个孩童。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打的?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拼的?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战的?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继续下去的?

    所以那一战魏无忌败了。不仅败了,而且败的彻彻底底,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希望。那个时候魏无忌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那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绝望,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绝望。

    自打那以后魏无忌就发誓他一定要再回长安城,一定要再回书院,他一定要亲手把自己曾经失去的东西夺回来。

    如今魏无忌他真的回来了。他做到了自己的承诺。

    他敢于面对自己,敢于去面对自己曾经的过往。

    魏无忌并不认为这一切有多么的难以面对。

    面对自己曾经的失败有那么难吗?

    魏无忌发现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当他再次踏上终南山的这片土地的时候魏无忌反而有一种无比放松无比自然的感觉。

    因为一切的一切让他觉得非常的安逸。

    确实非常的安逸。

    这个时候魏无忌能够做的就是淡定无比的接受一切。

    他总归是要跟书院之间做一个了结的。他总归是要跟山长之间做一个了结的。旧时的恩怨终归是要由旧时的人来自己来了解。

    当然,现在还不是时候。

    魏无忌要来拜访的是一名老剑神。

    这名老剑神曾经在终南山中隐居多年。

    现在仍然在。

    他是书院的邻居,是山长的邻居。

    更重要的人,此人乃是东越国先一代的老剑圣。

    此人名叫袁枚。

    袁枚于三十年前在江湖之中出道,一时间风头无两。

    当时的袁枚极为具有战斗力,一出道就搅合的整个江湖风起云涌,一出道就搅合的整个江湖风声鹤唳。

    但是的山长恰好也出道不久,二人便在终南山碰面了。

    那一次碰面二人毫无疑问的选择了交手。

    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自然展现出了极大的侵略性和进攻性。

    不管是袁枚还是山长,在这一刻都展现出了一个绝对强者该有的气势。

    在那一瞬间,袁枚甚至有机会击败山长。

    虽然那个时候的山长并不是什么天下第一,但也可以称得上是不世出的天才了。

    但是袁枚也丝毫不落下风,每一剑都展现出了极为强势之处。

    山长用的是拳法,袁枚用的是剑法。

    二人时而交错时而纠缠在一起,那一战可谓是旷日持久,昏天黑地。

    直是打了三天三夜之后,山长却是依靠两只手掌生生的折断了袁枚手中之剑。自那日起,袁枚便彻底的服了山长。

    他决定在终南山之中隐居,收集天下修行者之剑组成了这座终南山剑冢。

    他要用这座剑冢来提醒自己,当年败在山长手下的屈辱。他要用这座剑冢来提醒自己,他有希望能够重出江湖,彻底灭掉山长的威风。

    但是这一等就是三十年。

    三十年来袁枚没有再次出手,也许是时机未到,也许是其他的原因。

    没有人知道,天下人没有一人知道。

    但是魏无忌来了,他想要亲自前去探访一番这位东越剑阁的老前辈,也向他取取经,看看如何才有机会能够战胜山长。

    剑冢给人最大的观感就是破。

    实在是太破了。

    破旧,破败,破损。

    由内及外透露出的一种残破感让人觉得十分的戚戚然。

    “唔”

    魏无忌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阔步迈向前去。

    他之前确实曾经稍稍出现了一丝犹豫的情绪,但是没有过多久,他就下定了决心继续向内走去。

    对魏无忌来说,当下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至关重要。

    他如果能够与袁枚袁老前辈达成相识,甚至是成为至交对于他对付山长是很有好处的。

    当然,退一万步讲,即便袁枚袁老剑仙给他传授的技艺不能帮助他锤爆山长也没有关系。

    因为战胜山长只能算是雪耻,而杀死显隆帝才是报仇。

    雪耻和报仇之间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魏无忌很清楚这个差距。

    所以他的首选目标肯定还是显隆帝。

    只有在成功刺杀显隆帝,斩下狗皇帝的首级后,他才会进一步考虑向山长挑战,以图雪耻。

    在杀死显隆帝之前,魏无忌肯定不会盲目的跟书院开战,这样树敌良多之后对于魏无忌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当然了,魏无忌此时此刻的状态保持的还是相当不错的,保持冷静的情绪,收敛剑意和战意,这样可以极尽可能的不被书院的人发现。

    要知道袁枚袁老剑仙的这座剑冢距离终南山浩然书院其实并不远。

    以书院那帮老家伙的神通要想感应到魏无忌的剑意并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魏无忌还是不要去赌了。

    这种时候若是去赌,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此时此刻魏无忌才会收敛掉全部的剑意,如此一来即便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现任东越剑阁的大剑神魏无忌曾经来过。

    此时此刻的魏无忌就跟一个稀松平常的凡人无二,此刻的魏无忌分明就是一个凡人。

    剑冢外围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剑。

    这些剑的样式外观不同,铸造工艺不同,看起来上面锈迹斑斑,确实是很有年代感的样子。

    不过

    此时此刻,魏无忌却并没有欣赏这些剑冢中宝剑的意思,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隐藏在剑冢背后的老剑神袁枚。

    今日魏无忌无论如何也要前去拜会袁老剑神,无论如何也要让袁老剑神明白东越剑阁的后辈晚生层出不穷,后继有人。

    他就是东越剑阁的骄傲。他就是东越剑阁的希望,他就是东越剑阁的明天

    这是一座茅草房。

    墙体是夯土结构的,上面用茅草吊顶,铺的就像是鸡窝子一样。

    远远望去,给人一种相当鄙夷的感觉。

    魏无忌冷冷扫视着周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袁老剑仙就居住在这里吗?

    一时间魏无忌感到有些疑惑。

    袁枚老前辈好歹也是上一任的东越剑阁阁主,怎么能够忍受居住在如此肮脏的环境之中的?

    一时间魏无忌感到十分不解。

    所以他决定亲自踏步上前,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唔”

    当下的局势对于魏无忌来说确实显得有些诡异了。但是他并不会停下脚步。

    因为魏无忌很清楚,停下脚步是一种十分愚蠢的行为。

    当他走到茅草屋十步之内的时候明显能够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罡气朝他袭来!

    铮铮铮

    一时间魏无忌听到了飞剑拔地而起的声音。

    没错,作为一名剑仙他不会听错,这绝对就是飞剑拔地而起的声音。

    不是出鞘的声音,就是拔地而起的声音!

    此时此刻魏无忌很确信,是剑冢中插着的那些飞剑冲了出来。

    嘶

    此时此刻魏无忌倒抽了一口凉气。

    对他来说要想保证不被这些飞剑伤害就必须要逼出真气护体。

    但是如此一来他之前收敛气息伪装的行为就作废了。

    所以接下来他就很有可能被书院方面发现,很有可能会被山长发现。

    但是如果他不逼出气息的话,就不是可能被是被山长发现被书院发现的问题了,很可能魏无忌就会直接死在这里!

    要知道这可是前任东越剑阁剑圣袁枚袁老前辈的剑。

    袁老前辈当年是惜败给山长的顶级大剑仙!

    这些时日就算是境界稍稍有所下滑,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在魏无忌看来,还是不容小视的。

    留给魏无忌思考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魏无忌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作出反应。

    电光火石之间魏无忌还是做出了决定。

    他决定毫不犹豫的逼出真气护体。

    一时间强大的罡气从魏无忌的背部迸发而出,浩瀚如同夺目璀璨的星石。

    一瞬间,魏无忌光芒万丈!

    强大的保护罩保护了魏无忌周身大部。

    如此以来魏无忌根本不用担心这飞剑伤到他。

    果然,这些飞剑在飞到了距离魏无忌几寸的位置的时候就都停了下来,悬空在空中,显得十分之神奇。

    魏无忌却并不觉得有什么窃喜,因为他知道袁枚袁老剑仙的实力远远不止于此。

    袁老剑仙到目前为止根本就没有发力!

    魏无忌很清楚,现在他必须要保证最基本的警惕性,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够确保在袁老剑仙使出杀招的时候能够及时做出应对。

    魏无忌此来是要拜会袁老剑仙,所以姿态放的很低。

    但是即便姿态放的再低,最起码也要保证自己没有性命之忧。

    不然的话,其实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魏无忌精神高度集中高度紧张,他能够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剑意就在他的周围。

    不是这些浮于表面的飞剑,而是一柄长剑。

    如果魏无忌没有料错的话,这柄长剑就是袁枚袁老前辈的本命剑——青虹剑。

    一柄青虹剑让当年的东越剑阁声名鹊起,进入了所有主流修仙者的眼中。

    一柄青虹剑让东越剑阁的剑士们能够在其他修行者的勉强昂起头挺起胸。

    所以魏无忌对袁枚袁老剑仙非常的佩服。

    但是再敬佩,他也不敢放松警惕。

    因为他知道这柄青虹剑方寸之间就可杀人于无形之中。

    魏无忌可不希望自己稀里糊涂的就成为了这柄剑的祭品,所以他必须要谨慎再谨慎。

    没有回应,至少到目前为止魏无忌还没有接到回应。

    对他来说,没有回应就是最好的消息。

    但是魏无忌很清楚这种状况是不会持续下去的,用不了多久袁枚袁老剑仙是一定会现身的。到了那时他整个人都会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铮铮铮”

    此时此刻魏无忌又听到了铮铮声。

    但是这一次并不是一两柄飞剑所发出的声音,而是一柄长剑,没错就是那病青虹剑。

    此时此刻魏无忌已经做好了正面应战的准备。

    对他来说这一战不可避免,对他来说这一战意味深长。

    对他来说这一战可以算的上是最关键的一战。

    “来吧,酣畅淋漓的打上一架。”

    魏无忌正式喊话了。

    他不想要再这样无休止的纠缠下去了。

    剑客对剑客,剑仙对剑仙,终归是应该用剑来打招呼,终归是应该用剑来比拼,终归是应该用剑来解决问题。

    剑客的归宿就是剑人合一,剑客的归宿就是用剑来证明自己。

    袁枚当然清楚这点。

    所以他丝毫经不起激。

    一瞬间暴涨而出的凌厉剑意让袁枚裹挟着强大的剑气直朝远处的魏无忌而来。

    “剑来!”

    一剑如长虹贯日一般从天而来。

    魏无忌却也没有任何的畏惧。

    对他来说眼下的形势并不可怕。

    剑客对剑客,是他最喜欢的对决。

    老实讲,魏无忌还是有一些傲骨的。

    他并瞧不起其他的修行者,认为其他的修行者修的不是大道。

    世间大道唯有剑道,世间大道唯有剑道长青。

    此时此刻,魏无忌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袁枚强加给他的压力。

    那种由剑内扩张而出的凌冽气势在某一个瞬间将魏无忌完全包裹在一起。

    这一瞬间,魏无忌确实有一丝恐慌的情绪。

    但是他的这一情绪随即就消散了。

    因为对他来说,此刻无所畏惧。

    毕竟他才是现任的东越剑阁的阁主,而对方最多只能算是前任的东越剑阁的剑主。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

    对于剑客来说,对于剑道修行者而言也是同理。

    魏无忌无比的清楚他现在的硬实力是要高过对手的。

    “拔剑吧。”

    魏无忌能够听到来自于袁枚的声音。

    虽然这个声音其实是从腹腔之中发出的,但是魏无忌仍然能够听得分外的清楚。

    “拔剑吧,不要再犹豫了。”

    来自袁枚的声音就像是在催促魏无忌一样,里面带着一丝不屑的意味。

    魏无忌本就是正当盛年,又是超品大宗师,如何能够当得起如此之激。

    立时间,魏无忌毫不犹豫的拔剑。

    血泣剑出,所有人都为之恐惧。

    魏无忌修的是至强剑道。

    所谓至强剑道要保持的便是霸道。

    只有拥有霸道之感,在面对对手的时候才能够展现出最强大的实力,在面对对手的时候才不会落于下风。

    至少在目前为止,魏无忌没有什么可畏惧的。

    他毫不犹豫的拔剑,与袁枚对剑!

    血泣对青虹剑,东越剑阁的新老剑圣的对决已经开始。

    但是一开始就结束了。

    因为魏无忌的剑直接断了。

    魏无忌一脸惊愕的看着手中的一半断剑,简直不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毫无疑问,断剑之时便是他信心崩盘之时。

    魏无忌不敢相信跟随了他多年的本命剑竟然会如此轻松的就被弄断了。

    而弄断他本命剑之人,不是旁人,正是他的前辈,前任东越剑阁的阁主,老剑仙袁枚。

    这能说冥冥之中都是注定的事情吗?

    此时此刻魏无忌是真的懵了。

    所以他该怎么办?

    他现在该怎么办?

    “败了?就这?”

    这个时候袁枚袁老剑仙发出了一声唏嘘。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的了。”

    一时间魏无忌的面色涨的通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袁枚袁老剑仙其实说的没有任何的问题,他确实败了,他确实败的相当之彻底,相当的没有悬念。

    此时此刻,魏无忌只觉得羞愧难当。

    “老前辈”

    “不必再说了。我知道你来自东越。我也知道你是东越剑阁现任的掌门人。不然刚刚那一剑我就不会留力了。”

    当听到这里的时候,魏无忌的眼睛直是瞪得溜圆。完全不敢相信所发生的这一切。

    “您的意思是”

    魏无忌此刻已经有一些哽咽了。

    “您刚刚留力了,并没有使出全力?”

    “当然了。”

    袁枚很是不屑的挑了挑眉道:“如果刚刚老夫使出全力的话,你现在至少已经断掉一只手臂了。”

    袁枚虽然说的云淡风轻。

    但是在魏无忌听来却是十分的震惊。

    断臂被袁枚说的如此轻松,仿佛跟砍掉一只鸡翅膀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就是来自于顶级大剑仙的自信吗?

    此时此刻,魏无忌确实感到有些惶恐。

    他跟袁枚袁老剑仙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袁老前辈威武,晚辈羞愧不已。刚刚多有冒犯,真的是不自量力”

    “罢了罢了,你们这些后生就喜欢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与其做这些,倒不如多把心思花在精进武艺修为上。这样至少不会被我们这些老头子打的丢盔弃甲。”

    “呃”

    一时间魏无忌无言以对。

    确实啊,他没有想到自己更袁老剑仙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这么看来他当初脆败在山长的面前其实也就不难理解了。

    因为当初山长并没有使出全力也根本不需要使出全力。

    当年山长跟袁枚一战的时候或许是使出全力了,但那是因为袁老前辈足够的强大,逼得山长不得不使出全力。

    但是魏无忌并没有这个实力,所以即便山长没有使出全力也就可以轻松的击溃魏无忌。

    从战力对比上来看,也是比较符合的。

    因为魏无忌也同样是脆败给了袁枚袁老剑仙。

    这说明魏无忌对上这二人都根本不沾边,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当年的那老一辈的修行者真的是恐怖如斯,对上新人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吊锤啊!

    吊锤,确实是吊锤。

    这一次魏无忌是真的服了。

    一开始他之所以还不是很服,主要是因为确实没有跟袁枚对决过。

    这种新老剑圣之争向来就十分之惨烈。

    不到最后一刻你根本就不会知道谁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胜利的关键就在于方寸之间。

    别看剑道漫漫,其实都可以归为一两合间。

    高手之间的对决向来如此,一招一式间就可以足见分晓。

    当然了,目前来看不管是谁都无法完全面对袁枚占据上风。

    除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山长。

    山长的实力那是相当强大的,只一出手就能够叫人感到恐慌,只一出手就能够让人感觉到畏惧感。

    那种感觉真的是有内而生的。

    魏无忌体会到了一次之后就不想再体会了。

    今日的情况基本上也差不了多少。

    虽然袁枚没有达到山长的那种可怖的压制力,但依然给了魏无忌极大的冲击。

    按照魏无忌现有的实力,基本上是很难挑战袁枚的。

    而且他能够感觉的出来,魏无忌多少还是留了力的。

    这种情况下袁枚实在是太强了吧。

    很显然魏无忌并不想要跟袁梅起正面的冲突。

    他这次来本来就是为了拜会老前辈,并且向老前辈取经的。

    刚刚不过是无奈之间的出手。既然现在一切已经恢复了平静,那么魏无忌理所当然的要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了。

    “在下魏无忌拜见袁老前辈。”

    魏无忌毕恭毕敬的冲着袁枚行了一个晚辈的礼节。

    这个礼节作出也算是给足了袁枚的面子。

    毕竟理论上来说他们都是剑阁弟子,也曾经都做过东越剑阁的掌门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确实可以说是一脉相承的。

    只不过魏无忌比袁枚晚出生了几十年,二人之间没有直接切磋过而已。

    但是一切都随着今日的见面而彻底的改变了。

    此时此刻的袁枚已经变得相当的成熟,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年少轻狂。

    相反他现在看到魏无忌的时候或多或少还是能够看到一些当年的影子的。

    其实在袁枚看来,魏无忌的实力也没有那么弱小。

    只是跟袁枚比起来稍稍显得相形见绌罢了。

    跟一些同龄人比起来,魏无忌明显还是要技高一筹的。

    当然,魏无忌并不会因此而感到好受一些。

    因为输了就是输了。何况他还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脆败。

    败的十分彻底,败的丝毫没有悬念。

    一时间所有人都能够意识到这一切都差距。

    魏无忌自然也心知肚明。

    所以不论此时此刻袁枚袁老前辈怎么安慰他,魏无忌都会觉得内心十分的难受。

    “袁老剑仙,实不相瞒,晚辈这次来拜访前辈确实是有要事想要向前辈讨教。”

    魏无忌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前表现的如此的谦卑。但是这一次他彻底豁出去了。

    因为他面对的不是旁人是袁枚啊。

    袁枚的地位摆在那里,实力也摆在那里,又是嫡系的东越剑阁前掌门人。

    魏无忌即便是对他表现的谦卑一些也没有什么大的的问题。

    至少魏无忌觉得袁枚肯定不会见到人就大肆宣扬。

    “说吧。”

    袁枚轻轻吐出了一口浊气,云淡风轻的说道。

    不得不说此刻的袁枚显得是相当的仙风道骨。

    即便是魏无忌在一旁也难以相比。

    老一辈剑仙所体现的这个实力和气度还是相当强大的。

    “实不相瞒晚辈这一次前来拜会前辈主要就是想要向前辈请教,如何才能挑战山长。如何才有机会能够战胜山长。”

    魏无忌用的词是如何才能有机会战胜山长,而不是说的是一定能够战胜山长。

    因为山长在他的心目中实力还是相当强大的。

    如此情况下魏无忌多少还是要保有一些敬畏之心。

    如若不然的话,其面对的压力可谓是相当之大的。

    魏无忌知道自己跟山长之间有硬实力的差距,其他方面的差距当然也不小。

    所以他将自己的姿态摆的很低,一开始就是以挑战者的姿态自居的。

    这样即便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魏无忌也不会觉得有任何的难受。

    不过

    身为修行者,身为顶级修行者。

    魏无忌肯定还是存了争强好胜之心的。

    所以只要打起来只要战起来,多多少少他还是想要去争胜的。

    所有的这些态度在他刚刚的言谈之间表现的淋漓尽致,也在此时此刻展现的酣畅淋漓。

    袁枚当然也有感受到。

    他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顷刻之间他能够体会到魏无忌的真实想法。

    “不错,很不错。现在的年轻人能够有如此想法确实很好。老夫还以为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一群狂傲不羁之徒,都是喜欢疯狂的嘲讽呢。”

    袁枚轻轻捋着胡须,淡淡说道:“但是老夫看你还是相当不错的嘛。至少一开始就展现出了相当不错的诚意。嗯,既然如此,那老夫指点你一二倒也未尝不可。”

    魏无忌闻言直是大喜。

    这也正是他苦苦等待的结果。

    袁枚老剑仙乃是不世初的大剑仙,即便是这江湖上也是相当享受盛名的。

    几十年过去了,江湖早已是新人换旧人,唯独袁枚袁老剑仙的名望依旧。

    仅仅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袁老剑仙是一个无比强大的人物。

    能够跟这样一个无比强大的人物对决,魏无忌感到十分的幸运。

    能够如此近距离的跟这样一个大人物请教,魏无忌同样感到相当的幸运。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拥有如此好的机会的。

    魏无忌如今的运气确实是极好,至少短时间内来看已经拉满了。

    “唔,老夫其实没有想到你会去挑战山长。但是你确实打了,所以老夫也就来评论一二好了。”

    袁枚见魏无忌如此的真诚,自然也就想要指点一番。

    毕竟对于魏无忌而言,任何的实力提升都是关键的。

    像是他的这个品级的修行者,哪怕是只提升一级也是极为艰难的。

    “你知道你跟山长最大的差距是什么吗?山长其实并不是一个无敌的人,他也有自己的弱点。但是他十分擅长于掩饰自己的弱点,尤其是在自己的敌人面前。在自己敌人的面前山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展现出自己的弱点的。这一点你就做不到。山长为什么那么强大,就是因为他在接受天下修行者不断的挑战的时候总结了一些经验。这些经验乍一看来或许很相似,或者显得极为的普通。但是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其中暗藏机锋。”

    魏无忌听到这里不由得眼前一亮。

    其实他也知道山长不可能真的天下无敌。

    但是天下修行者都这么说,大部分的人真的信以为真。久而久之天下人也就真的以为山长是天下第一了。

    魏无忌一直觉得山长是有弱点的,他也一直在努力的去寻找山长的弱点。可惜的是魏无忌并没有找到山长的弱点。他已经是在努力的去尝试了。可是依旧无法做到。

    这让魏无忌感到十分的失望。

    他不明白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

    难道说山长真的没有弱点吗?

    一时间魏无忌都感到有些怀疑。

    可是现在证明不是这样的。山长确实有弱点,只不过山长已经将这些弱点很好的掩饰隐藏了起来。

    这种情况下一般人自然难以再看出来山长所谓的一天,一般人自然也就不能弄清楚山长的弱点在哪里了。

    一开始的时候山长隐藏自己弱点的本领还相对的比较生疏。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之后,这项本领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以至于最后山长能够做到无痕的隐藏弱点。

    做到这点其实是相当不容易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像山长表现的这么从容。

    但是山长确实表现的那么的从容,以至于魏无忌都有些佩服。

    “敢问袁老前辈,山长是怎么做到隐藏自己弱点的,他的弱点又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

    袁枚长叹一声,苦笑道:“老夫当年要是知道这些的话就不会败在山长的手下了。山长的实力确实是深不可测,关键是其纠错补错的能力实在是他强大了。一个人不怕他不犯错,怕的就是他犯错之后拥有极强的纠错能力。而且他的反应时间极快。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些之后就可以轻松的完成调整。这才是山长一可怕的一点。”

    袁枚的这句话无疑让魏无忌好不容易才提起来的兴致一瞬间又坠入了冰窟之中。

    难啊,如果连袁枚袁老剑仙都无法找出山长的弱点的话,魏无忌感觉自己就更加难以做到了。

    要做一个全面的修行者必须要从一开始就永远极强的创造力,必须要从一开始就拥有极强的洞察力,必须要从一开始就有极强的判断力。

    只有同时拥有这三种能力才能够在对决的时候不至于落于下风,才能够在对决的时候展现出一个强者应有的实力。

    如果不具备这三种素质的话,其实面临的压力还是相当之大的。

    “唔”

    魏无忌慨叹一声道:“晚辈明白了,意思是山长虽然有弱点,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真的掌握。”

    “是的,如果有人能够真的掌握的话,那他岂不是已经可以挑战天下第一了。事实上,天下第一之所以是天下第一肯定还是有理由的,也是有硬实力的。这种情况下,要想成为天下第一,你必须要拥有一样天下第一所没有的特质。”

    这话听起来虽然稍稍显得有些绕口。

    但是魏无忌仔细的想了想,黑的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要想保证绝对意义上的冷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要想战胜山长,保持冷静几乎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只有保证了冷静才能够在对决的时候做出准确的判断。

    也才能够在对决之后做到完美的复盘分析。

    袁老剑仙的意思很明白了,这世间没有人能够发现山长的弱点。

    按理说挑战的山长的人数不算少,但是他们时候都没有复盘出山长的破绽。

    难道说,山长就真的是如此深不可测吗?就连一丝一毫的破绽都不会露出来,不会给?

    想到这里之后魏无忌觉得恐怖不已。

    一个人如果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那其实跟神仙已经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了。

    山长虽然没有飞升,但实际上已经胜似飞升。

    飞升与不飞升已经不那么的重要了,至少在魏无忌看来,山长已经跟天上的神仙无异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魏无忌要面临的确实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要战胜这样一位半人半仙的存在,期间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行啊。

    关键是这些不是光付出努力就能够做到的事情,所需要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需要相当多的。

    要是无法展现出这么多的实力,那甚至连根山长一战的资格都没有。

    魏无忌曾经挑战过山长,意识到过山长的可怕。

    那真的只是一个眼神就拥有极大杀伤力的存在啊。

    山长那么的强大,魏无忌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切入了。仿佛他不管如何的切入都会面临巨大的压力。

    压力一到,魏无忌能够做的也只是徒劳。

    “其实你为什么一直想着要去挑战山长呢,是为了解开了你的那个心结吗?”

    袁枚似乎看出了魏无忌此刻的心中所想,竭尽所能的安慰他道:“实际上真的不必如此的,以你现在的实力只要不对决山长,即便是跟天下任意大宗师交手都不会处于下风。换句话说,即便是天下任意大宗师对上山长也几乎没有胜算可言。这样的话,你还要去挑战山长作甚?既然注定了无法去做这个天下第一,那么去做个天下第二倒是也未尝不可。”

    呃

    魏无忌听到这里的时候直是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其实这个问题他真的很认真的考虑过。

    但是自己想过是一回事,被袁枚袁老前辈这么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魏无忌还是有羞耻心的。

    至少此时此刻他觉得十分的羞愧。

    争着抢着去做天下第二?

    天下修行者的脸皮还真的是厚啊。

    虽然当年魏无忌刚刚修行剑道的时候就有武林前辈给他说过,要想成为顶级修行者,那一定要拥有极厚的脸皮。

    一个人的脸皮越厚,他所能够承受的打击就越强。

    一个人只有承受了极大的打击,才能有所成长。

    而只有不断的承受打击不断的提升自己,才真的有机会飞速的提升。

    魏无忌当下的实力并不弱,但是他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期。

    所谓瓶颈期就是很难突破的阶段。

    不管在这个阶段如何的努力,就是无法迈出那一步。

    无法迈出那一步就意味着魏无忌无法做到超越山长。/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要想超越山长无异于痴人说梦。

    保持冷静并不是很容易。

    许多顶级修行者都会存在头脑发热的时候。

    尤其是在人前的时候不会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真的比山长差的。

    只要有机会他们肯定都会竭尽全力的去尝试,竭尽全力的去展示自己。

    只要有机会的话他们肯定也会拼尽全力的去尝试做突破。

    一旦能够做到突破的话,接下来的一切也就不一样了。

    但是魏无忌知道,自己很难挑战山长了。

    因为连袁枚袁老剑仙都说山长的境界深不可测。

    袁老剑仙的实力可是整整高出魏无忌一档的啊。

    面临如此巨大的差距,魏无忌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早些想明白这些事情,你自己呢就能少很多烦恼。其实现在回过头来想这些名利不过都是虚妄。这个世界上的人没有不想要争名夺利的,但是到头来他们到底得到了什么?怕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吧?既然如此,争名夺利又有什么意义呢?既然如此争名夺利又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呢。只能徒增烦恼罢了。倒不如把自己的位置摆正,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只跟自己比,不要跟其他人比。这样你就会发现那个瓶颈反倒是没有那么难以突破了。”

    呃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魏无忌在听了袁枚袁老剑仙的一番话后直是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一时间魏无忌面上终于露出了喜色。

    是啊,为什么一定要争这个天下第一呢。

    其实所谓的天下第一也不过就是一个虚妄到不能再虚妄的名头罢了。

    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天下第一也并不能够给魏无忌带来多少东西。

    何况以他现在的实力要想超越山长还是太难了。

    所以真的不如把精力集中起来,集中在提升自己身上。

    提升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提升可以全方位的使得一个人的实力和境界得到突破。

    魏无忌要想再向上走一步并非不可能。

    超品大宗师上面就是飞升了。

    山长没有飞升不代表魏无忌不能飞升。

    山长没有飞升是他不屑飞升。

    但是魏无忌很希望飞升啊。

    说到底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山长是留恋人间烟火气的,但是魏无忌却是想要去天上看一看风景。

    天上的风景很美丽,天上的风景很吸引人。

    魏无忌觉得只要自己有机会的话无论如何也要尝试一番。

    “晚辈还有一个问题想要向您请教。”

    魏无忌此时此刻已经彻底的信任了袁枚。

    所以袁枚此时此刻说的所有话,魏无忌都会努力的去思考。

    他会努力的分辨袁枚话中有用的东西。

    当然不是所有东西都要努力的去品用,但是有一些有用的还是可以挑选出来的。

    “说罢。”

    “晚辈想知道怎么样才能杀掉大周皇帝。”

    如果说挑战山长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决定的话,但是杀死显隆帝就是魏无忌必须要做的事情。

    血海深仇,若是不报则不共戴天矣。

    很多时候魏无忌都拥有绝对的主观性。

    尤其是在显隆帝这件事上,魏无忌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转圜余地。

    无论如何他都要努力的尝试,无论如何他都要试着杀掉显隆帝。

    “杀掉皇帝?你想要杀了显隆帝?”

    袁枚在终南山隐居多年他当然清楚这个显隆帝不做人子。

    但即便是这样,袁枚也不认为有人能够杀的掉显隆帝。

    除非山长动了杀心且决定亲自动手,否则显隆帝的人头就会稳稳的长在脖子上不会有任何搬家的风险。

    “你要想杀皇帝不容易啊。老夫倒不是说你的修为境界有问题。你的修为境界虽然打不过山长,但是对付区区一个显隆帝可谓是手到擒来了。”

    “啧啧啧…”

    魏无忌连忙问道:“所以您为什么说杀皇帝不容易呢?”

    “因为杀皇帝意味着你要对付的不仅仅是皇帝一人,还是整个朝廷,甚至是整个帝国。”

    “呃…”

    魏无忌一时间愕然。

    他觉得袁枚说的没有什么问题。

    “啧啧…”

    “眼下的情况对于你来说最好还是不要动杀心,不过…”

    袁枚顿了一顿道:“不过你如果实在实在想要动杀心的话,那老夫也可以给你一些建议。”

    袁枚毫不犹豫的说道:“那就是最好借助书院之手。”

    “…”

    魏无忌还以为他的嘴里面会吐出什么金玉良言,但是谁知道就这?

    “您是认真的,袁老前辈,您的意思是我只能假借外人之手才能对付的了显隆帝?才能杀了他!”

    说到杀这个字的时候,魏无忌将字眼咬的很重,显然是怨念很深。

    此时此刻,魏无忌的情绪是真的有些崩溃。

    “不错,此刻显隆帝虽然跟郑介闹掰了,但是他身边还有两大强手。袁天罡跟慧言法师,你能稳稳打过谁?更不要说二人联手的话,你更加没有什么机会了。”

    袁枚说这话的时候是完全没有任何的留情面。因为在他看来这个随后给魏无忌留情面就是这害他。

    有的时候就该把话说的明白一点,说的明白一点对大家都有好处。若是拖拖拉拉的,反而会使得节奏崩盘。

    “…”

    魏无忌的面色此刻铁青。

    对魏无忌来说,他是无比想要亲手报仇的。

    亲手杀死显隆帝跟假借他人之手杀死显隆帝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魏无忌还是想要亲自动手,觉得这样更加的过瘾一些。

    要不然的话…

    总觉得十分的憋屈,十分的无奈。

    “他们若是联手我确实打不过。不过袁老前辈,这两个家伙就一定常伴狗皇帝左右吗?”

    “不一定。但是你能保证自己能够稳稳把握住这个机会吗?”

    “呼…”

    袁枚的这个问题让魏无忌彻底陷入了沉默。

    当下的情况对魏无忌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相当难以回答的问题。如果他说能,那明显是逞强好胜之举。如果他说不能…那更加是失去信心的表现。

    所以不论他怎么说,都不会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我愿意一试。”

    犹豫再三之后魏无忌还是做出了选择。

    “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那么的死心眼呢。”

    袁枚听到这里的时候直是显得有些无奈。

    对他来说,魏无忌当下的最好选择就是要保持沉默。

    保持沉默,假借他人之手才能更好更快捷的做掉皇帝。

    要不然的话,基本上很难伤到皇帝一根毫毛。

    皇帝毕竟是皇帝,即便是慧言法师跟袁天罡,那也会有其他的高手。

    魏无忌对上他们确实可以占据绝对的优势,但是占据优势又不一定能够转换为胜势。

    所以袁枚真的是替他捏了一把汗。

    当然魏无忌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袁枚其实也就没了什么太好的办法了。

    除了顺着魏无忌的话头说下去,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法子。

    “你如果实在要亲手杀他只能蹲守机会了。我只能说你在皇宫之中得手的机会几乎为零。所以你要是想要动手的话最好的方式就是等到显隆帝出宫的时候再开杀戒。”

    袁枚说到这里的时候十分冷漠,就像是一块冰冷的石头一样。

    此时此刻,魏无忌明白了。

    “多谢袁老剑仙提点。”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硬实力不够,但是没有想到连区区一个显隆帝都杀不死。

    要想杀死一个狗皇帝,目前必须要竭尽可能的尝试各种各样的可能。

    如果不能尝试这种可能的话他其实真的没有太多机会。

    但是即便是只有一丝一毫的机会,那魏无忌也要努力的去尝试。

    当然如果实在不能得手的话,他也会努力去尝试借助山长之手弄死显隆帝。

    因为他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一辈子都会后悔的。

    魏无忌首先要确保的是显隆帝死。其次才是亲手杀死。

    所以他如果无法做到亲手杀死的话,最好的选择就是假借他人之手。

    这一点不管魏无忌愿意与否,事实都是如此。

    不管他愿意与否也只能如此。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魏无忌能够做的事情有限,目前来看只能勉强接受现有的这一切才能在接下来获得一丝一毫的杀死显隆帝的可能。

    为了这一丝可能,魏无忌也会拼尽全力。

    …

    …

    “恩师,如果让您给江湖武林来一个剑道排名的话,您会怎么排?”

    其实这个问题赵洵本就可以问三师兄龙清泉。

    但是赵洵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这样一来的话三师兄肯定不会保持客观的态度。

    一旦扯到了这种排名类型的问题,那么三师兄龙清泉肯定会把自己排的相当的靠前。

    如此一来的话,排名就失去了公正性、客观性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但是若说书院之中谁道剑道很有见解的话,那怕是也只有恩师青莲道长了。

    青莲道长对于剑道的理解很深厚,甚至远在某些剑道老前辈之上。

    所以赵洵觉得这个问题由他来问恩师是再合适不过了。

    “唔…”

    青莲道长吴全义听到赵洵问这个问题后一时间觉得很头大。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这是通常的说法。

    “武林排名这种东西向来都是主观性很强的,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想法,所以很难做出一个令所有人满意的答案。”

    “不过既然你这么问了,那为师便也给你做出一个排名,但是仅供参考。”

    一般人不愿意做这种排名除了很难做到客观以外,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会得罪人。

    都是修行者,都是在江湖上混的。你把这位大佬排的高一些,那位大佬排的低一些,那有的大佬肯定就不会满意了。

    若这两位大佬恰巧还是死对头,那麻烦就更加的大了。

    “如今天下第一剑圣,应该是当年东越剑圣袁枚。”

    东越剑阁?

    当听到东越的时候赵洵本能的警惕了起来。

    因为在他看来东越剑阁其实是一个挺麻烦的事情。

    东越剑阁的家伙们一个个趾高气扬。

    趾高气扬也就罢了,偏偏他们还喜欢跳。

    跳到你的脸上来各种秀操作,换做是谁顶得住啊。

    所以…

    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一开始就无视他。

    若是他们继续跳脚的话那就直接拍死。

    “这个袁枚跟魏无忌有什么关系?”

    “其实并没有什么确凿的关系。二人之间既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师徒。所以对他们来说,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做过东越剑阁的掌门人。仅此而已。哦,如果还要再挑一个出来的话,那就是他们都用剑。”

    好家伙…

    赵洵心道恩师还真的是会开玩笑啊。

    这玩笑一开起来,赵洵都不知道该怎么接。

    “恩师啊除此之外呢,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关系吗?”

    “没了。二人见没见过面为师不知道,但是肯定二人之间的关系不算是熟。”

    青莲道长吴全义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有滋有味的啃着西瓜。

    那种极致的感觉,真的是叫人羡慕啊。

    不得不说恩师是真的太懂得享受了。

    享受生活本身确实能够带给人别样的感觉。

    因为这样会让人觉得这个是一个很纯粹的人。

    保持纯粹保持初心真的很不容易。赵洵甚至觉得恩师青莲道长的心理年龄只有三岁。

    “所以您为啥要把这位袁枚排在剑仙排行榜的第一?”

    “因为他强啊。”

    青莲道长毫不犹豫的说道。

    “既然要搞什么排行榜,不就是看实力的吗?谁的实力强谁的实力弱,一目了然。”

    青莲道长慨然道:“曾经那个时代也算是精彩绝伦啊。巴蜀大剑神,南蛮剑魔,甚至还有西域剑徒。这些都曾经是一时风头无两的顶级剑道强者。但是随着这批人老去或者死去,基本上只剩下这袁枚算是剑道中第一档的了。”

    “这个第一档算是什么档?”

    赵洵知道人们很喜欢人为的去划档分档。

    所以这个第一档独一档应该是有许多过人之处的对吧?

    “第一档就是第一档,就是别人难以企及的。如果要从境界分的话,他其实可以归入大宗师境界的,但他当年挑战山长失败后境界猛坠,所以现在我也搞不懂他到底是什么层级的。但想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应该还是能够稳稳坐稳第一档的。”

    “唔…”

    赵洵心道山长他老人家真的是一个标杆啊。

    不管是谁都喜欢去挑战他,但是似乎从没有人挑战成功过。

    但是不得不说,挑战山长是一个稳赚不赔,收益很高的事情。

    若是能够战胜山长那就不用说了,势必会因此而名声大噪。

    但即便是打平了,结果也是相当好的。

    至少在武林江湖之中从此就可以算是能够占据一席之地了。

    “那这个袁老剑仙现在住在哪里?搬回东越了吗?”

    “没有,他就住在终南山。”

    听到这里的时候赵洵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什么?袁老剑仙现在就住在终南山?”

    “对啊,这有什么觉得惊奇的?”

    见赵洵这副惊讶的样子,青莲道长直是觉得有些摸不清头脑。

    “啧啧啧…”

    “恩师啊,袁老前辈之前是山长的手下败将,对吧?”

    “对啊。”

    “所以他明明都是手下败将了,还怎么做到能够稳稳的留在这里的吗?他不会觉得尴尬的吗?”

    “呃…”

    青莲道长似乎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但是被赵洵这么一点,他就开始仔细思考这个问题了。

    似乎是确实有些尴尬啊…

    青莲道长那么一想,直挠头道:“可能是他的抗性比较强,他不觉得尴尬吧。臭小子,你不是也说过那句话吗?只要你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吗?”

    噗…

    赵洵听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傻了。

    妈呀,恩师是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啊。

    “恩师啊,行吧,你这么说其实也没什么问题。”

    “嗯…”

    青莲道长继续吃瓜,吃完一牙瓜后很是兴奋的说道:“啧啧啧,除了这个袁枚现在独一档可以排在第一档之外,其余的人差距并没有那么大。我觉得接下来的几人应该可以排在第二档。”

    “首先呢就是竹林剑仙姚言了。他也是一位老一品了,跻身一品的时间很长,所以可以先把他排进去。对姚剑仙你应该很熟悉了吧?我就不多说了。”

    说罢青莲道长稍顿了顿,继而接道:“接下来的嘛就是为师了。为师也不是自夸自擂啊。跻身一品以来为师明显感觉悟出来一些新的剑意。”

    “恩师瞧您说的,我还觉得您把自己排的低了呢。那个什么袁枚老剑仙,就算是他曾经真的很强,但那也已经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他的实力究竟如何根本没有人知道。所以我觉得您也可以排在一档。”

    赵洵深谙拍马屁的精髓,所以只要给他一个机会就会毫不犹豫的拍起恩师的马屁。

    青莲道长虽然知道赵洵是在拍马屁,可还是觉得十分的暗爽。

    毕竟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喜欢听好话的。

    有好话谁又喜欢去听恶语。

    “臭小子少给老夫拍马屁,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吗?哼。”

    青莲道长明明得了便宜还卖乖,一时间让赵洵无可奈何。

    “哈哈,您接着说。”

    “剩下的就是魏无忌了。你别看这厮现在是超品大宗师,但若论对于剑道的理解,其实并不能稳稳压过我和竹林剑仙一头。他无非是沾了一个超品大宗师的光罢了,仅此而已。”

    “嗯嗯…”

    赵洵大概是听明白了,恩师对于这些境界并不看中,他看中的是实战能力。

    要不然修行者之间打架直接互相报名头就是了,何必打架呢。

    越境克敌的情况并不罕见,尤其是对于文宗修行者而言。

    所以赵洵是能够理解恩师的这个排名的。

    只要能够排出这个排名,自然是有这个理由的。

    “当然魏无忌还是有他的可取之处的,至少他的综合实力还是很强的。不然也不会轻易的被排到天下前十之中。”

    “嗯,天下前十的这个境界排名应该还是有不少含金量和信服力的。”

    赵洵心道不管排名是谁排的,总归不能胡乱来排吧,肯定还是会有一些综合全面的考量。

    “啧啧啧…”

    “这个魏无忌啊本身是一个不错剑修的苗子,是有望接过袁枚的衣钵成为一代剑神的。可惜这厮的心术不正,且执念实在太深,所以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影响。”

    青莲道长顿了顿道:“所以说魏无忌是很难再往前迈一步了。仅就他对于剑道剑义的理解,我把他排到第二档并不冤枉他。”

    “嗯嗯,恩师接下来呢,第三档的呢?”

    赵洵继续追问道。

    “这第三档嘛…”

    青莲道长沉吟片刻道:“就有些明显的短板了。他们或许在剑修的某些方面很有实力,但是在另一些方面却支棱不起来。如此一来,他们就只能勉强排在第三档,很难再向前一步了。”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你的三师兄龙清泉了。”

    “噗…”

    听到这里赵洵再次喷了出来。

    “三师兄?真的吗?”

    “当然了。就是你的三师兄龙清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