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一十八章 赵洵再出爆款书(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一十八章 赵洵再出爆款书(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贾兴文的手腕一时间令所有安西军将士感到胆寒。

    所有安西军的将士都明白此刻的贾兴文惹不起。

    因为此时此刻贾兴文代表的不仅仅是他自己,更有整个安西军。

    安西军上下都是相当的驯顺。

    大都护能够给贾兴文授权到这个程度,足以说明贾兴文深得大都护的信任。

    大都护能够如此信任贾兴文,足以说明其在大都护心目中的地位。

    人生本就是如此的奇妙。

    也许前一刻你还觉得这个人有些木讷,结果后一刻他就展现出来了雷厉风行的一面。

    能够在安西军中混的有几个小角色?

    都是能够在腥风血雨中混的狠角色。

    这些人的实力可谓是相当强大,你不惹他则以。你一旦惹到了他他一定会让你后悔。

    那些被贾兴文下令责打的安西军**一开始还哭天喊地的求饶哀嚎,但到了后面都没了动静。

    道理很简单,他们已经被打的连呼喊都没有声音了。

    此时此刻,贾兴文想要达到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此时此刻,贾兴文终于树立了威信。

    他扫视了一番安西军将士朗声道:“本将军再次说一遍,安西军上下都是应该自始至终一条心的,若是有谁拉胯,有谁拖后腿,别怪军法无情。安西军不是你们随意玩闹戏耍的地方,军营就是军营。军营就该有军营的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规矩则一只军队不可能有战斗力。我安西军自打创立之初就可谓是一只铁军,大家可以好好的看一看,到底要如何做。本将军不是没有给你们机会,接下来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

    浩然书院。

    赵洵经过几日的训练之后,元神合一术已经有了一些进展,虽然还远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但已经可以说是获得了长足的进步。

    进步是必须的,进步也是应该的。不过赵洵从没有感到过丝毫的沾沾自喜。

    因为他知道这才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三师兄啊,练习这元神归一术之后我发现自己对于元神的控制更加熟练了。我能够十分精巧十分精确的控制各股元神。”

    “哈哈,是这个样子的。如今的状态就是如此,只要你能够熟练的控制元神归一术,你对于元神的掌握就会变得十分之轻松。你会轻而易举的发现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肯拿出一些精力来,你对于元神的掌控,你对于真气的控制肯定还能更上一个台阶。”

    三师兄龙清泉这番话并非是在一味的鼓励赵洵,而是实话实说。

    元神合一术的本质其实就是将元神、真气等凝聚。

    凝聚这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能够将所有的一切聚合在一起。

    聚合这些之后修行者的实力就会得到极大的增加。

    “啧啧啧”

    赵洵感慨道:“是啊,不练不知道,一练吓一跳。如今整体的状态已经是相当的成熟,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进一步的提升精准性了,毕竟元神凝聚到一起之后最重要的就是要极力的控制这一切。如果无法控制好这些的话,那接下来一切都是显得没有意义的。”

    “小师弟啊,我不知道青莲道长是怎么跟你说的。但在我看来要想精准控制这一切,首先要做的就是坚守本心。本心的关键就是你想要什么,你在乎什么。我记得之前曾经跟你说过类似的问题,你当时也知道自己的本心和坚守是什么。所以接下来这些也就可以按照之前的方式进行强化训练了。小师弟,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嗯”

    赵洵点了点头。

    三师兄龙清泉之前确实给他说过类似坚守本心的问题。

    当时他就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现在想来确实如此。

    要想控制一切元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就需要外力约束外力的限制。

    青莲道长曾经说过,元神其实就是气的凝聚。

    此时此刻,赵洵已经能够深刻的领会到这一部分的真谛。

    再按照三师兄龙清泉的说法,他必须要坚守本心,按照本心去操作元气。

    虽然看起来会显得有一些难度,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的困难。

    没有什么是没有难度的,在这个世界上你不管去做任何的事情,其实都是有相当的难度的。

    关键是碍于你要能够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极力的控制自己去操作一切都真气。

    三师兄跟恩师青莲道长的话都很有道理。按照他们的说法进行操作,赵洵应该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

    “唔,保持良好的修行状态现在看来也很重要。我的心情越好状态越好,训练时候的效果也就越好。”

    “这是当然的。”

    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道。

    “嗯”

    “小师弟啊,按照你现在这个训练的状态呢,你的修为提升可以算是突飞猛进的。你只要保证现有的状态,我敢肯定,你迟早会突破境界至二品。”

    这算是一种承诺,一种预估,一种保底吗?

    此时此刻赵洵已经悟了。

    确实啊,如果一开始的时候在赵洵刚刚进入书院的时候有人跟他说有朝一日他有可能成为二品修行者,那个时候赵洵一定不会相信。因为那个时候的二品修行者在书院之中都算是少数。

    大师姐、二师姐、三师兄

    这些都是让赵洵难以望其项背的人物。

    要跟这些人比肩,要跟这些人齐名真的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即将成为现实。

    赵洵已经是三品境界了,而且最近随着训练的进行他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境界一直处于稳步提升阶段。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会觉得稍稍有些困难,订单数突破了那个屏障之后就会觉得是一片坦途。

    保持克制,保持规律的训练真的是十分的有用。

    赵洵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无比严格的人。

    哪怕是在训练当中他都会要求自己做到极致。这样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会打折扣。

    训练之中不打折扣这点真的是太关键了。因为如果你在训练中打折扣,你预期的目标就难以轻易的达成。

    久而久之,这里你打折扣一点,那里你打折扣一点,总会让人觉得十分的别扭。

    等到真正实战的时候,等到真正跟高手对决交手的时候你就会察觉出来差距了。

    无法保证专注无法保证良好的状态,使得在对决的过程中你无法发挥出自己最好的套路。

    那么落败也就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在赵洵看来,很多时候其实是又上升空间的。

    一个人如果将自己锁死了,认为自己很难有什么机会向上走了,那这个人就真的可能没有什么机会了。

    上进心这种事情是真的很关键的。

    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态度,保证能够冠一始终确实可以最大程度的优化一个修行者的发展道路。

    保持良好的发展轨迹,那么赵洵的前路赵洵的顶点可能就不仅仅是二品修行者那么简单了,很有可能是一品甚至更高的品级。

    “哎,说真的我真的很想知道超品之上有什么。”

    虽然赵洵现在自己才是三品的境界,但是并不妨碍他去想一想达到超品之后的状态。

    试想一下,超品大宗师已经是人间无敌了,这种状态下基本上想的就是天上的仙人境界了。

    天上仙人过得生活上怎么样的?

    有能力的大佬肯定是想要去尝试一番的。

    对这些大佬来说,努力的尝试一番或许会带来截然不同的感觉。

    “飞升?你说的是飞升吧,小师弟。”

    三师兄龙清泉提到飞升这两个字的时候显得是相当激动的。

    “是啊,要想在达到超品大宗师的境界之后取得更大的突破,那就只有靠飞升了。但是飞升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飞升需要全方位的提升,需要全方位的进步。只单纯从某一方面提升是没有用的,必须要保证修行这都全身都处于一种爆发的状态,全身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才有机会。”

    稍稍咽下一口吐沫,龙清泉继而接到:“还有就是需要一点运气。如果单纯的靠努力考爆发,但是如果运气不太好的话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太好的效果的。”

    运气

    这就有些难了。

    赵洵心道虽然他的运气目前来看算是不错,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一直都能够拥有良好的运气的。

    如果现在他的运气不错,但是等到了他有可能飞升的时候运气突然拉胯的话

    那赵洵岂不是得哭死了不成?

    “哎,现在看来我们操心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用。”

    赵洵叹息了一口气道:“如此看来,必须要保证自始至终都有如一的态度。虽然这看起来跟运气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但是至少能够让老天爷看到我们的态度嘛。老天爷看到我们那么努力之后,总归没有理由再叫我们如此苦逼的待在人间了吧。天上的世界总归是让人感到好奇的,总归是想要让试一试的。”

    “嗯”

    龙清泉此刻也明白赵洵说的意思了。

    能不能飞升能不能成为天上的仙人这一点目前来看并不是很好说,但是有一点是一定的,那就是尽可能全面的提升,尽可能达到一个自己所处的最佳状态。

    这个状态也许会来的比较早,也可能会来的比较晚。

    来的比较早的话就需要保持了。

    一个强大的修行者不但能够不断的使得自己的修为境界得到突破,还能够在相当一个固定的阶段维持住自己的状态。

    维持状态的关键就在于保持初心,保持平常心。

    如果一个人的心态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那么想要保持状态就是很难的事。

    而且如果他的心态波动的越大,那么他的状态肯定也会随之波动的越大。

    久而久之,整个人都心态就会发生十分严重的问题。

    这当然不是一件好事。

    对每个修行者而言,状态的稳定都是重要的。

    状态一旦不稳定,别说更进一步突破修为了,境界都有可能随之大跌。

    状态下坠之后再想恢复到原来的程度其实都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了。

    飞升真的靠运气,某种程度上讲着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运气也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的。

    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即便是给了他逆天的运气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而一个实力满满的人,可能你只给他一点点运气他就能够抓住机会直接飞升。

    人生的事情有的时候就是如此的曼妙。

    人生的事情有的时候就是如此说不清道不明。

    飞升也许只存在于传说之中。飞升也许只存在于人们的幻想之中。

    但在赵洵看来这总归是一个希望,总归是让人有了一个奔头。

    人生中最怕的就是生活没有奔头,一旦生活没有奔头那基本上接下来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

    对于修行者来说也是同理的。

    修行者本来生活就相对的枯燥。

    除了日常的训练之外基本上就是吃吃喝喝睡一觉。

    清汤寡水的生活有助于净化心灵。

    但是与此同时带来的枯燥依然会让人觉得十分的无奈。

    这就需要立下一个小目标了。

    人生一世,有的人图名有的人图利,有的人兼而有之。

    在赵洵看来要想保证绝对意义上的名利是很难的事情。

    恐怕也只有皇帝能够做到这点了吧。

    更可笑的是,哪怕是皇帝也只是暂时的拥有了名利。

    一旦身死之后就彻底的化成了一堆黄土,彻底失去了这些东西。

    但是修为这个东西就不一样了。

    如果能够飞升的话如果能够按照传说中的那样成功的到达仙人境界的话,一切就不一样了。

    人们就可以站在较高的位置俯瞰一切,可以俯瞰芸芸众生。

    当然那是极品仙人才有的待遇。

    如果只是刚刚飞升的仙人应该资历还没有那么老的吧。

    至少赵洵觉得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也没有关系,慢慢来就好。

    只要生活有奔头,只要生活有希望,那就是极好的。

    “飞升之后三师兄你打算做什么事情?”

    “飞升之后?”

    龙清泉感觉现在他在考虑一件十分遥远的事情。

    不过这个事情目前考虑起来确实很有意思。

    “飞升之后我自然要考虑一下仙人的生活。仙人的生活是无比美好的吧?那一定是曼妙无比的,哪怕只是过一日半日的那也是极好的啊。”

    龙清泉畅想了一番之后道:“仙人应该可以仙游的吧。太虚仙境如果不畅游一番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

    “哈哈,那倒是。太虚仙境的话肯定是个游赏的好地方。我觉得应该还有可能有不少的仙女啊。”

    赵洵嘿嘿道:“到时候可能你还会遇到一段桃花运啊三师兄。”

    三师兄淡淡笑道:“哈哈那就承你吉言啦。”

    “其实桃花运这个东西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照理说按照三师兄你的条件不应该会如此困难的啊。不应该到了现在还没有良配的啊。”

    “哎,别提了。感情这种事情真的就是看的缘分。缘分若是到了那什么都好说。但是缘分若是不到,扯什么都是虚的。”

    “嗯…”

    赵洵一时间也觉得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有些尴尬,便将话锋陡然一转道:“其实仙人的生活应该不止有仙境遨游吧?仙境应该和其他地方一样,有日常生活吧?不知道他们的日常生活是怎么样的?”

    “仙人的日常生活?”

    龙清泉愣了一愣,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他是真的没有去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啊。

    仙人的日常生活该是什么样子的?

    “唔…”

    仔细想一想之后,三师兄龙清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觉得仙人应该不需要耕田,不需要种地吧?这些应该都是可以通过仙人法术实现。同理,应该也不用打鱼,不用做其他的事情吧?”

    “嗯…”

    赵洵仔细想了想也觉得类似的事情不大可能。

    仙人肯定还是要有最基本的格调,最基本的姿态的啊,不可能跟凡人泥腿子一样。

    不说各个都是白衣飘飘,长发胜雪,但至少应该有区别于常人的地方呀。

    “仙人的境界肯定是跟凡人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他们能够保持一个相对较为潇洒的状态,就像是那些隐士一样。”

    “隐士?”

    “是啊,就比如那些隐居深山之中的隐士。”

    “啧啧啧…”

    光是想了想,龙清泉就觉得十分之有意思。

    更加有意思的是龙清泉竟然觉得他们当下的状态也与隐士没有什么区别。

    “小师弟,我觉得眼下我们的状态就与仙人无异啊。这样看来我们还有什么可羡慕得道成仙,飞升成仙呢?”

    “呃…”

    赵洵一时间被三师兄龙清泉给弄得懵逼了。

    但是分析一下似乎三师兄龙清泉说的又有几分道理啊。

    三师兄算是一个狠人,但是还是有最基本的操守的。

    保证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保证处于一种卓然超群的生活方式。以目前书院众人的隐逸生活,如果说是飘飘欲仙,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一时间赵洵是兴奋极了。

    这个世界上有谁不希望别人夸自己有风骨?有谁不希望别人夸自己飘飘欲仙,有仙人风范?

    虽然这种话听起来就知道吹嘘的成分占的很大,但是确实可以让人觉得是相当的舒服。

    不得不说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

    越好的话听起来越觉得有意思,越好的话越容易让人高兴。

    人捧人这点真的是很不错,至少可以让人始终处于一种奋进的状态之中。

    “三师兄啊,我觉得我们真正飞升之后就可以完全的放开手脚按照本能去做事情了。”

    “啧啧啧…”

    三师兄龙清泉淡淡一笑道:“目前来看确实是很值得期待一番的。”

    “小师弟啊先不要去考虑什么飞升之后的事情了,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吧。”

    龙清泉感慨道:“人间的事情都还没有来得及搞明白,去搞什么仙人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啊。”

    “说的也是,还是应该先把当下的事情处理好。”

    赵洵点了点头,顿了顿道:“三师兄眼下的当务之急应该就是腐蚀者的事情了吧?我觉得我现在对于腐蚀者的认知有了更深的的了解。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浩瀚宇宙理论吧?”

    “嗯。”

    三师兄龙清泉微微颔首。

    当时当赵洵主动给他提起这个理论的时候,龙清泉直是被震撼到了。

    宇宙浩瀚,宇宙无垠。

    浩瀚无边的宇宙之中一切都显得像是沧海一粟一般。

    所有的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渺小。

    “腐蚀者的世界应该也就是这浩瀚宇宙无数平行世界中的一环。在我看来,这真的就是其中一个细小的部分。艾伦洛尔大陆…一开始的时候我认为这就是平行世界,但是后来我觉得不然。”

    赵洵顿了顿之后接道:“或者可以这么说,每个世界都是平行世界,每个世界都是触手可及的。每个世界上开了一扇门,我们推开门就可以进入。艾伦洛尔大陆其实也就是推开一扇门之后的其中一个世界呀。”

    “嗯…”

    龙清泉越听越觉得有道理。

    漫漫宇宙,浩瀚星海,乍一看上去很让人震撼。

    但是将其掰开了仔细的看就会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的复杂。

    一花一世界。

    也许整体看来会稍稍有些复杂,但是仔细看来其实真就是十分简单十分本真的一件事。

    “漫漫星河,漫漫长夜。”

    赵洵感慨道:“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守夜人。我们守的是故土,守的是家园。所以并没有那么的纠结,只要是拼尽全力就可以了。”

    “嗯…”

    龙清泉此刻已经彻底被赵洵折服了。

    赵洵也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主导的地位。

    若是其他人占据了主导的地位,那龙清泉肯定是不干的。

    但是现在占据主导地位的是赵洵,所以其实龙清泉也就不会说什么了。

    “啧啧啧…”

    一时间赵洵可谓是干劲十足。

    腐蚀者也好,其他敌人也罢,其实都只是入侵者罢了。

    既然是入侵者,赵洵要做的就是将其击溃。

    面对这些对书院构成了巨大威胁的家伙,保持最基本的积极态度十分之关键。

    赵洵是不会畏惧的,勇者无惧,勇者无畏。

    此时此刻的赵洵真的拥有从未有过的强势之心。

    因为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书院,更是天下读书人。

    …

    …

    旺财这些日子可以说是相当之忙。

    因为他要忙着把赵洵最新写的《西厢记》成稿成书,随后印刷。

    赵洵的这本《西厢记》可谓是旷世之作。

    旺财看过书稿之后直接惊为天人。

    《西厢记》可谓是满足于这个时代读者的所有需求。所以旺财断定,此书一旦推出就一定会爆火。

    爆火的书可以带来极大的经济利益,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收益。比如说名望。

    名利双收这种东西向来是所有人希望达到的,而写书出书是达到这个目的最快最便捷的方式。

    旺财知道赵洵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可言的。

    当初一本《聊斋》火遍长安。

    赵洵也因此在长安城的坊间市间大火了一把。

    可惜啊可惜,可惜赵洵跟狗皇帝显隆帝之间闹翻了。

    如此一来显隆帝就对赵洵名下的所有书籍进行了封杀。连带着赵洵原先的笔名都被封杀。

    如此一来对赵洵来说可谓是一个相当大的损失。

    要知道笔名可是可以号召老粉的。

    那些看过作者前作的人基本上都会对于后作有一个期待。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赵洵的笔名被朝廷封杀了。

    所以就不具备这个优势了。

    旺财要想帮助赵洵出书就得让赵洵启用一个全新的笔名。

    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因为笔名这个东西只要不重复就行,没有太高的要求。

    对此旺财十分的自信。

    他只要换家书坊换个壳子帮助赵洵出书,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说白了书要想火还得靠质量靠实力。

    只要实力够强那基本上不可能被埋没。

    只要实力够强,那基本上就一定能够出人头地。

    当然旺财很明白,赵洵并不会过于的看重一本书的成败。但是旺财看重啊。

    他是一个商人。商人就没有不看重利益的。

    虽然旺财跟赵洵之间的兄弟情义十分的深厚,但是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何况他们只是拜把子兄弟。

    赵洵跟旺财之间可谓是算的相当清楚,书稿所得收益二人五五分成。

    如此一来赵洵等人能够得到的收益可谓是相当丰厚的。

    而且赵洵能够得到多少钱,旺财就能够得到等比例的钱。

    如此一来旺财可谓是得到了极大的动力,一时间冲劲十足。

    “哎呀呀,我觉得这书稿其实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在插图的绘制方面还得多花一些心思。”

    旺财知道这个时代的书稿都是图配文的,所以配图的好坏有可能直接影响到最后成书的质量。

    读者并不完全根据插图的好坏来看书,但是完美的插图绝对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增强读者的阅读兴趣。

    阅读兴趣是需要培养的,阅读兴趣也是需要提升的。

    但是旺财更希望的是从一开始就抓住读者的胃口,抓住读者的兴趣。

    如此一来,那钱还不得跟捡着一样。

    捞钱的感觉爽,捡钱的感觉更爽。

    旺财都已经帮赵洵策划好宣传策略了。

    只要按照他制定的这个宣传策略进行一番宣传,肯定很快就能火遍长安,甚至火的出圈。

    “啧啧啧…”

    旺财一时间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天才一样。

    到时候赵洵应该肯定会感激他的吧?

    毕竟赵洵虽然不缺钱不差钱,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会希望自己赚的钱更多的。

    当那么多的金银摆在面前的时候,没有人会觉得是一堆铜臭的。

    “啧啧啧…”

    旺财一边做着美梦,一边流着口水。

    却不知赵洵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旺财啊,你这是在想什么呢?这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呃,是明允兄啊。没什么,我在帮你策划出书的事情呢。”

    旺财嘿嘿一笑道:“这出书啊靠的是包装。经过包装的书和没有经过包装的书是完全不同的。”

    旺财刻意的顿了顿,见赵洵并没有多说什么的意思,便自顾自的接道:“嘿嘿,所以说啊我给你的书精心策划了一番,保证你的书能够一本大火,直接爆火。”

    旺财对此是相当有自信的。

    毕竟他是一个商人,而且是一个十分成功的书商。

    对于包装书籍方面的知识,旺财可谓是十分的丰富。

    那些本身内容一般的书经过他的包装都能够小火一把,更加不用说赵洵写的那些本就质量很高的书籍了。

    好书经过包装那绝对是火上加火,大火一把。

    “火不火这个事情我其实一直都不是很看重,我关心的就是能不能带给书友快乐。”

    赵洵双手一摊,很是装逼的说道。

    对赵洵来说,名跟利其实他真的都有了。他更加看重的其实就是快乐本身。

    不仅仅要自己快乐,而且要带给其他人快乐。

    大家一起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

    “啧啧啧…”

    “…”

    旺财先是一愣,随即开始佩服起赵洵来。

    明允兄真的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啊。

    与之相比旺财反倒是落于下乘了。

    “不过明允兄,虽然你有如此真知灼见,但该赚的钱你还是要赚的。你不赚这些钱就会被别的作者赚走。与其让那些名不副实的作者赚的盆满钵满,倒不如你自己赚一笔大的。”

    旺财这么一说赵洵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对啊,市场就这么打,蛋糕就这么大。

    赵洵不去分蛋糕的话蛋糕也会被其他人分走。

    大周书市上的那些书籍赵洵也或多或少的看过。

    是真的良莠不齐。

    与其让这些滥竽充数之辈爆火,赵洵还不如让自己写的书占据市场。如此一来至少能够保证读者看到好书。

    如果像赵洵这样的优质作者不作为,任由劣币驱逐良币,那么用不了多久整个市场的节奏就会被彻底带乱。

    到了那时读者哪怕是想要真正看到一本好书都很难了。

    想到此之后,赵洵还是决定承担起作为一个优质作者的责任。

    “嗯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按照你的套路进行宣传好了。不过…”

    赵洵犹豫了片刻道:“应该不用让我配合宣传吧?”

    “嗯?”

    旺财显得愣了一下。

    “配合宣传?这是什么意思?”

    旺财没有听懂赵洵的意思,追问道。

    “哈哈,就是一种营销手段了,就是作者亲自进场配合做一些宣传活动,比方说新书签售之类的。”

    “呃…”

    一瞬间旺财悟了。

    他连连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明允兄啊要是在以前的话这样或许还可以一试。但是现在你的身份特殊啊,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被狗皇帝亲自点名的人物,你的笔名都被封杀掉了。这次要是不换一个笔名的话,你的新书怕是都出不了。所以啊我觉得我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不要搞什么幺蛾子了。要不然的话真的出了状况,我们可是顶不住的啊。”

    “呃,好像是这个道理。”

    赵洵仔细想了想,旺财说的没有什么毛病。

    他现在算是被显隆帝重点关照过的,这个时候要是盲目发力恐怕一冒头就要被直接拍死。

    难啊,他是真的难。

    看来眼下只能先忍一忍了。

    忍一忍的话不会有什么太严重的后果,不忍的话怕是这本书都出不了了。

    “旺财啊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点吗?”

    “没有了…”

    旺财心道明允兄啊明允兄,你还想要什么注意的点啊…

    “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写书别冒头,其他的事情都包给我就好。”

    旺财对于这本书还是有相当的自信的,所以他告诫赵洵千万不要逞强逞能。

    只要他不逞强逞能,那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旺财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西厢记》投入市场后会迎来怎样的反响。

    …

    …

    长安的书市原本呈现的是一家独大的局面。

    后来显隆帝跟朝廷介入之后,市场蛋糕被瓜分,一部分利益被其他书商瓜分掉了。

    但是旺财还是保有了相当大的份额的。

    这种情况下基本上有能力将一本书直接推火。

    火书需要具备三个要素,其一就是内容跟质量必须要过硬。

    这也是最基本的因素。

    其他一切都是建立在这个因素的基础上的。

    第二呢就是宣传要跟上。

    如果宣传跟不上的话,即便是书的质量再好那也很难火的。

    酒香也怕巷子深嘛。

    很多时候必要的宣传可以充当催化剂的作用,让一本书随之爆火爆红。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进入书市的时机一定要准确。

    如果一本书进入书市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对手,那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但如果一本书进入书市的时候不凑巧,强敌环伺,强手如云,那很有可能会折戟沉沙。

    所以一本书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的。偶然之中有必然,偶然之中有许多其他的因素在。

    旺财的眼光可谓十分的毒辣,一开始的时候就瞅准了现在长安书市并没有现象级的火书。所以这个时候抢占市场可谓是相当的有用。

    如果不能在这个时候抢占市场的话,之后再想抢占市场难度可谓相当之大。

    “唔…”

    当旺财扫视了一番市场行情之后,毅然决定果断出手。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必要的时候还是要能够有所决断的。

    “长安书市的行情当真是很迷惑啊。”

    旺财本以为在赵洵停更停笔的时候会突然冒头几个狠角色,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这些扶不上墙的烂泥,给他们机会他们自己不中用啊。

    所以就不要怪旺财铁手无情了。

    旺财是一定要抓住机会狠狠的攫取一番利益。

    当然了这份利益要好好的跟赵洵分享。

    毕竟这本书如果能火,赵洵这个作者肯定是居首功的。

    …

    …

    “哎呀你们听说了吗?最近新出了一本西厢记。这个西厢记啊可是十分的好看啊,潘记书坊刚刚推出了五千本已经被抢购一空。现在呢据说他们在加印呢…”

    “这么好看吗?一口气五千本都卖光了?啧啧啧我看书这么多年,还真的没有见过这种阵仗呢。”

    “哈哈应该是呀,我记得就算是一本书再火,也不会火到这个程度的吧?”

    “这本书真的是火出圈了。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读书人的圈子在争相传看,后来连说书人都盯上了,将这本书改编成了话本。你们应该知道说书人的厉害吧。酒肆茶馆无所不在,只要有说书人在的地方基本上都能有听客云集。”

    “对哦,经过说书人的一番渲染,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这下整个长安城中怕是都知道这本火书了。”

    “哈哈,是啊是啊,这西厢记这下怕是要大火了。”

    “啧啧啧…”

    “那我们还能买的到书稿吗?总不能真得去茶馆酒肆去听书吧。”

    “应该不至于吧?这本书现在这么火作为书商肯定想的是尽可能的赚钱尽可能的挖掘其价值吧?这种时候不加印什么时候加印?这种时候不加印,难道以后再加印?”

    “确实,商人逐利。赚钱嘛,不寒碜。只要是能够赚钱的事情,基本上都不用怀疑,他们肯定会努力去做的。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等待,并且一直关注信息。只要一有加印的书籍放出来我们就立即去买,基本上不可能买不到的。”

    “对呀,虽然长安城人口超过百万,但是真正识字的读书人也不过几万人。加印之后我们肯定是能够买的到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只要能够耐心等下去,一定能够买的到西厢记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书的作者是谁,有如此才华。上一本在长安爆火的书还是聊斋吧?只是之后那本书的作者就杳无音信了。”

    “应该是江郎才尽了吧?毕竟很少有作者能够一直保持良好状态的。一般都是一书成名,随后开始走下坡路或者直接断崖式下滑亦或者封笔的。”

    “我看未必吧,我可听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因为得罪了皇帝得罪了朝廷而被封杀的。要不然聊斋那么大火,他即便下本书写的有些下滑,只要不是彻底拉胯还是能够吃到一波笔名红利的。所以在我看来,他不是不想写新书而是不能写。毕竟这天大地大,皇帝老子最大。得罪了皇帝老子,那除了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还能怎么办?”

    “呃…”

    “慎言,慎言啊。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却是不能乱说啊。这里毕竟是长安,是天子脚下。恐是隔墙有耳啊。”

    “对啊,这种情况下要谨慎一些。朝廷跟陛下不是能够随便谈论的,不然很可能会因此泱及家人啊。”

    “呃,我的错我的错。读书人就应该做读书人该做的事情,该看书看书,该读书读书,该听书听书。别的事情充耳不闻,这样便对了。”

    “对嘛,你能够想明白这个道理,可以的。我们就等着看西厢记就好,别的多余的话不要多说。”

    …

    …

    “明允兄,火了,火了这一次你又火了!”

    见旺财一路小跑着朝他跑来,赵洵直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的书又火了这不是也很正常的事情吗?也不看看这书是谁写的。

    赵洵出品必属精品。

    只要是赵洵写的书基本上质量和销量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只是火到什么程度的问题,火肯定是会火的。

    这简直就是基本操作,没什么可觉得惊讶和震惊的。

    “哎呀旺财啊,你也不是第一次跟我合作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如果我写的书不火那才是问题。”

    “对对对,你瞧我这张嘴,哈哈哈哈…”

    旺财那么一笑,整个人就像是皮球一样尤其是脑袋圆咕隆咚的。

    “明允兄啊你是不知道,一开始的时候我印了五千本书,当时还是很紧张的。可是没有想到啊,后来这五千本书一就全部卖完了。”

    旺财很是骄傲的拍着胸脯说道:“太爽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一书难求的感觉你知道吗?这真的是一书难求啊。”

    “现在我们正在全力加印全力赶印,争取再印五千本。而且我感觉啊这五千本西厢记印出来以后也肯定会一下子就卖光。啧啧啧,那种感觉真的是好啊。”

    捞钱的感觉能不好吗?

    赵洵听的整个人都要背过气去了。

    旺财啊旺财这次可算是赚美了吧?

    “嗯,那不挺好的吗?保持这个态势应该是能够大赚一笔吧?”

    “嗯,按照这个利润可以说是能够赚的盆满钵满了。”

    旺财心里又打起来小算盘,心道怎么才能最大化的赚钱,怎么才能够不间断的赚钱。

    钱这个东西果然是没个够的,不停的赚就是了。

    “嘿嘿嘿,明允兄啊,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眼下可谓是赚钱的最好时机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不要再犹豫了,抓紧时间大赚一笔。快续写啊,争取一次性续写个一百多回,直接把钱赚到手软。”

    “啧啧啧…”

    赵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旺财的这个野心也是相当大啊。

    这还没有赚够?是想着要一次性竭泽而渔啊。

    “哈哈哈…”

    “我觉得可以。”

    赵洵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写书也可惜了。

    如今他除了练功修行之外这就是吃吃喝喝,写写书还能够调节一下心情。

    “不过啊旺财,有一件事我得说在前面。那就是我的交稿量不会很多。不是我的更新有问题哈。你不是想要书卖的好吗,那就得懂得饥饿营销才行。”

    “饥饿营销?”

    听到这四个字之后旺财愣了愣。

    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呃,明允兄这个词我似乎听你说起过。”

    “嗯…”

    赵洵双手一摊道:“是的这个词我经常挂在嘴边的。我就再简单跟你解释一下饥饿营销的意思吧。”

    赵洵顿了顿道:“简单来说,饥饿营销的意思就是手头明明有量但是就不放量,不放量的情况下买家就会有紧迫感。这就进入到了卖房市场,卖家想怎么拿捏就能怎么拿捏。”

    “呃…旺财不愧是很有商业头脑的。听了赵洵这么简单的一番论述,立刻就明白了饥饿营销的含义。”

    “所以说饥饿营销的本质是让卖家有一种稀缺感。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只要让他们明白了过了这村没了这店,那就不怕他们不掏银子。”

    “嗯就是这个道理。”

    赵洵见旺财的领悟力如此之出色,十分满意道。

    “所以接下来你只需要按部就班的按照饥饿营销的套路来做,这本书的销量就不可能差。这本书的销量不但不可能差,而且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维持在一个极为高的水准。”

    “哈哈哈…”

    旺财此刻已经乐开了花。

    “真没想到这本书会如此之火,保持这个水准,那一定能够赚翻了。”

    “嗯在保持饥饿营销的情况下,如果能够跨界做一些限定联合活动,那么书肯定会更加的卖座。”

    “真的吗?”

    “当然,你不要忘了我的建议基本上都是实现了的。旺财啊听我的准没有错。”

    “哈哈好像是的,明允兄你真的是个福星,是个摇钱树啊。不过具体要怎么跨界限定联合吗?”

    “这个嘛…”

    “可以跟一些书商行业无关的行业但又有一些相似点的行业进行合作。这样合作的效果会最好。如果同质化太严重的就没有必要合作了,合作的效果不会好的。”

    “嗯…”

    “具体来说,你可以跟曲江池的茶馆合作,可以根平康坊的酒楼合作。”

    赵洵简单举了几个例子之后,旺财应该就能够明白了。

    “嗯呢呢,我一会就去试试,应该可以搞定。”

    可以说,赵洵给了旺财极大的启发。

    得到启发之后的旺财能够充分发挥出主观能动作用。

    赵洵也就可以轻松了。

    不然若是赵洵一直盯着这些事情,整个人就什么都干不了了,只能围绕着旺财转。

    这可不是赵洵希望得到的结果。赵洵希望的是旺财能够围绕着他转,而赵洵可以有时间和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修行的强度了。

    元神合一术需要消耗的元神相当之多,一般人很难承受起如此高的强度。

    不过在经过了三师兄龙清泉的一番训练之后,眼下赵洵的适应性可谓是相当之强。

    眼下赵洵在各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在法术的增强方面可谓是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先机。

    先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能够占据先机,接下来的操作就会水到渠成,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相反,那影响就是相当大的了。

    赵洵这边训练的相当之好,那边旺财也开始了跨界联合合作洽谈。

    合作洽谈并不容易,尤其是要找到一个完全合适的对象。

    旺财之前也是从赵洵那里取了经的。正所谓宁缺毋滥。

    如果合作的对象重合度太高,同质化太严重,那合作就没有意义。

    如果合作的对象各方面都太过拉胯的话,那反而会可能影响到合作者本身的影响力。

    所以对于书坊的合作对象,旺财势必要精挑细选一番,只有经过一番精挑细选之后菜哦能够选出让所有人满意的合作者。

    旺财初步将目标定成了平康坊的一家酒肆。这家酒肆可谓十分之出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维持了较高的水准,每日的客流量也是相当的高。

    如此一来,如果旺财的书坊能够跟这家酒肆合作,那么一下子造成的轰动效应肯定能够在短时间内造成极大的提升作用。

    “啧啧啧”

    旺财跟酒肆的老板之前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彼此的关系也算是不错。

    所以很快旺财就来到了这家酒肆跟酒肆的老板进行详谈。

    这家酒肆有一个很雅致的名字叫做聚贤居。

    聚贤居的掌柜叫做孙仁合。

    孙掌柜见到旺财之后就立刻把旺财热情的迎到了三层的雅间之中。

    “哈哈,潘掌柜,我们又见面了。去年的时候我们曾经见过一面,当时潘掌柜就给我留下来极为深刻的印象。这一次潘掌柜是想要跟我们合作吗?”

    “对啊,自然是想要跟你们合作。”

    旺财深吸了一口气道:“啧啧啧,听说贵酒肆在整个平康坊都相当的有名,所以跟你们的合作如果能够成行,将对于书坊的宣传有着极大的作用。”

    “哈哈,我们又何尝不是呢。贵书坊如此的有名,那么我们如果能够跟你们合作,我们酒肆的知名度也肯定会随之而极度的提升啊。”

    “双赢,如此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双赢的合作。”

    旺财感到十分的兴奋,已经难以压抑激动的心情了。

    “所以说嘛,合作就一定要挑选到合适的对象,如果对象不合适的话,那很难取得太好的效果的。”

    “不知潘掌柜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想法,这合作到底要怎么开展呢?”

    “这个”

    旺财嘿嘿一笑道:“我觉得可以请一位说书先生在你们酒楼进行说书宣传,应该会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可是这种模式似乎在别家酒楼已经不止一次的使用过了啊,不能算是新奇了。”

    孙仁合眉头略微皱起。

    “哈哈,是这个道理。”

    “不过我们可以给你们独家官方授权,这样一来其他酒肆所请的说书先生就是盗版,即便是能够说书也会被人鄙夷,甚至会被我们追究责任。”

    “嗯”

    孙仁合听到这里之后心中才稍稍满意。

    “这还不错。必须要让他们明白只有得到了官方授权的才是正规的说书人。不然就都是盗版。”

    “仅仅如此肯定还不够,要想取得更好的效果,还需要能够进一步的挖掘潜在价值。比如说我们可以给你们酒肆提供独家限定版的书籍。这一部分书籍我们并不会公开在书坊中发售,一般人也很难在书坊之中直接买到。能够买到这种酒肆特供版书籍的人只能是贵酒肆的客人。”

    一听到这里,孙仁合眼前一亮。

    有点意思,旺财的这个提议真的是有点意思。

    不得不说,旺财真的是一个奇才,随便的一个想法就能够让他感到震惊。

    “哈哈哈”

    接下来如果能够一切顺利的话,用不了多久之后他们就能够成功达到预期的合作共赢的目标了。

    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开始,达到了预期效果之后肯定还会有进一步深入的合作。

    合作肯定是要讲清楚利益的。

    尤其是商人之间。

    “嗯,就是不知道这银钱怎么分配?”

    “我觉得可以分成两部分来看。首先呢,说书的钱可以七三分成,你七我三,但是你们需要一次性的给我们缴纳一千两银子的授权费。至于在你们这里寄售的特供典藏版西厢记嘛,我七你三。你看如何?”

    旺财不愧是顶级的商业鬼才,只一句话就让孙仁合眉开眼笑。

    “啊哈哈,好啊好啊,这个合作的方式我十分满意。就按照这个来了。”

    合作有的时候很简单,只要双方谈的对眼了很快就能够达成一致。合作并没有那么的困难,之所以困难就是因为合作的对象彼此之间并没有任何想要合作的打算,只是虚与委蛇而已。

    旺财今日来就是奔着能够促成合作来的。所以他此刻没有任何的犹豫。

    再加上孙仁合本人也十分的真诚,那就更加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状态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是真的要看的。

    状态对了就根本没有任何可担忧的。

    旺财今日谈妥了一桩大生意心情可谓是大好。

    “好好,合作愉快。希望这次合作只是我们双方合作的开始,以后还有更多机会。”

    …

    …

    “哈哈,明允兄谈成了,合作谈成了。聚贤居的孙掌柜同意跟我们合作了。”

    当旺财把这个消息带回给了赵洵的时候直是表现的激动不已。

    赵洵见他这个少见多怪的样子一时间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哎呀没啥大不了的啊。我之前不是说了吗,这个时候看的就是双方谁更加有影响力。谁的影响力更强谁就能发挥更多的优势,谁的影响力更强谁就能占据主动。跟聚贤居合作,明显是我们影响力更大啊。”

    赵洵顿了顿道:“旺财啊淡定,保持淡定啊。”

    “呃…”

    旺财挠了挠头,仔细想想之后觉得赵洵说的很有道理。

    “是哦,明允兄说的对,看来是我太少见多怪了。”

    “哈哈哈,也不至于。对我们来说只要是能够有合作伙伴就是好事情。”

    赵洵嘿嘿一笑道:“旺财啊保证我们一直处于奋进中,一直处于合作中就有共赢的希望。”

    赵洵顿了顿道:“不过我还是有一点要提醒你。宁缺毋滥。我们宁可少几个合作伙伴,也不胡乱吸纳。”

    赵洵心道既然要保持潘记书坊的强势性,那自然要确立合作锇榈纳秆”曜迹不能太过盲目。

    否则的话,很可能出现不太理想的结果。

    因为合作伙伴也是会影响书坊本身的形象的。

    合作伙伴也是会翻车的。

    一旦翻车之后后果不堪设想,一旦翻车之后,一切皆是不可估量的。

    所以,赵洵觉得谨慎一点是没毛病的。谨慎一些,至少保证了下限。

    只要下限不算是太低问题就不大。

    至于上限嘛…

    上限就看运气咯。

    …

    …

    西厢记的爆红在长安城里掀起了一番轩然大波。

    这种情况下自然少不了跟风的作品。

    这些跟风之作最大的特点就是模仿西厢记的风格。

    但是他们只能学到形却是学不到魂,一时间还能蒙混一些人,但是时间一长就原形毕露。

    要想长时间的保持竞争力是一定要有硬实力的。

    缺乏硬实力只会从各个方面体现出劣势。

    但是这些黑心书商们可不会管这些,黑心书商们要赚取的是快钱。

    只要能够赚到钱对他们来说就是合理的。

    所以坊间一直充斥着良莠不齐的类西厢记书籍。

    这些书籍让喜爱读话本小说的读书人茫然无措。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很容易会出现选择错误的情况。

    选择错误之后他们自然会臭骂一通黑心书商,借以发泄心中的怒火。

    当然这种事情一旦经历的多了以后这些读书人就有了经验,不会再盲目的去选择这些类西厢记的书籍。

    在他们看来,一味的选项这种风格的书籍没有任何的意义。

    内容才是最关键的,剧情才是最关键的。

    只有保证这些以后才能更好的去确定哪些书籍比较适合选择。

    获得了理智之后其实接下来的操作就会相对来说比较的简单。

    他们也能够分辨出哪些是残次品,哪些是相对优质的仿品。

    “哎,看过了这西厢记的真品之后再去看这些仿品真是觉得辣眼睛。好东西就是好东西,垃圾东西就是垃圾东西,真的是没得比啊。”

    “对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西厢记真的算是这类小说中的独一档了。”

    “哎也不知道多久之后才能再看到类似优秀的作品。目前看来估计是难了。”

    “我觉得很快应该就会看到后续甚至续作吧。毕竟西厢记这么的火,能够赚多少银子啊。人怎么会跟银钱过不去呢。既然有机会赚钱那我觉得他们肯定会快速更新的。”

    “嗯,有道理啊。”

    “我们接下来只能等了,这西厢记实在是太好看了。但是好东西总是少的,一会就看完了。接下来我们要好好等一阵子了。”

    …

    …

    说来也是奇怪,写完西厢记之后赵洵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变得强了很多。

    似乎真气还都在聚合。

    若是这样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束真气簇。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特殊了,让人很惊讶。

    “我之前似乎也经历过一次,好像就是写完聊斋的时候…”

    赵洵回忆起当时的感觉直是觉得分外的神奇。

    一次的话还能解释为意外,但是两次的感觉一模一样…

    这就有些…

    赵洵心道难道他每次写出一部新书修为实力都能得到增强?

    至少从真气的聚拢来看,确实是这样的。

    一时间赵洵觉得十分惊奇。

    如果能够保持这种状态,那用不了多久他应该就能突破二品了。

    因为赵洵现在的修为境界本身就在稳步提升。

    又有了写书提升修为的加持,如此一来,简直是如虎添翼。

    “当下的局势,确实是十分好,对我来说如果能够保持这个状态,那提升到二品指日可待。”

    如果能够达到二品,赵洵就真的可以算是顶级修行者了。

    至少在书院之中二品修行者的数量并不多,放眼望去只有那么几人。

    而一品修行者的数量更是凤毛麟角。

    越往上走肯定是越发艰难的,保持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对赵洵来说要想一直保持良好的状态,需要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并付出极大的努力。

    “但是这个时候我其实没有什么选择的机会啊。这么好的机缘摆在面前我不可能不要啊。”

    深吸了一口气后,赵洵暗暗笃定一定要借着这股气势直接腾飞。

    …

    …

    “呼…”

    三师兄龙清泉呼出一口气来,直是被赵洵现在的状态惊讶到了。

    “小师弟,你现在的状态真的是妙不可言啊!”

    “嗯,妙在哪里?”

    “嘿嘿,妙在你已经冲破了二品和三品的界限。所以现在可以说你是三品也可以说你是二品。”

    啧啧啧…

    赵洵听到这里直是震惊到了。

    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他的修为跟写书有关系。随着写书增加修为,他的实力肯定也会水涨船高。

    但是他没想过会提升的这么快。

    简直是叫人匪夷所思。

    这个速度让赵洵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一品?

    似乎真的有可能。

    一直以来赵洵都不认为自己有机会达到一品境界,但是现在看来他缺的只是一个机会。

    一旦有了机会,赵洵的提升速度就会相当之快。

    “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没想到我赵洵也有今天。”

    此刻的赵洵确实十分的兴奋他就像是范进中举一样,心中的狂喜难以名状。

    “没有想到啊…”

    龙清泉也感慨万分道:“如今的情况我才是最尴尬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小师弟你现在和我的境界一样了。”

    嗯…

    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这么看的话三师兄龙清泉感到尴尬也就很好理解了。

    但是…

    问题是赵洵也不知道自己可以稀里糊涂的提升到二品。

    这个成长速度大大超出预期。

    啧啧啧…

    现在的情况是,继续保持这个速度赵洵二品是挡不住的,有朝一日必定能够提升修为境界到一品。

    到了那个时候三师兄龙清泉会更加尴尬…

    “唔…”

    “其实三师兄,修为境界这些东西都是虚的,我最看中的是人品。在书院之中若论人品之高,无人能及三师兄。”

    赵洵先拍了龙清泉一记马屁道:“而且三师兄你距离一品境界不是就只剩下那一层窗户纸了吗?只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那你就是一品大圆满境界。”

    好话是谁都爱听的,龙清泉自然也不例外。

    对龙清泉来说能够保持绝对意义上的冷静才能让他提升修为。

    如果嫉妒或者其他情绪蔓延,后果都是十分可怕的。

    龙清泉不知道自己能够支撑多久,但就目前情况而言,他还控制的相对不错。

    “对谢小师弟的安慰。不过我自己的修为状态我心里最清楚。捅破那层窗户纸说起来容易,但要真的想捅破其实难度相当之大。”

    龙清泉苦笑道:“不然我晋升二品这么多年了,为何一直都无法达到一品大圆满境界?”

    龙清泉是有自知之明的。他虽然狂傲,但也是在一定的限度之内。

    如果超出了这个限度,那就是狂悖了。

    “哈哈总之三师兄你一定不要失去自信。只要自信一直在问题就不大,只要自信一直在,那就可以保证一直处于高水平的状态。”

    保持高水平之后那才有可能突破境界的界限。

    保持高水平之后才有可能真的获得极致的提升。

    “借你吉言了小师弟,希望我能够早日突破这个门槛吧。”

    …

    …

    “臭小子,你知道二品境界跟三品境界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是什么?”

    “二品能够移神换位,而三品不行。”

    青莲道长不疾不徐的说道。

    “呃,那我来试试。”

    赵洵之前曾经试过所谓的移神换位,但是并不能成功。现在想想,真的是很难的事情。

    赵洵此刻再次按照之前的套路开始尝试,发现还是不行。一时间赵洵感到泄气不已。

    “恩师,好像还是不行。”

    “所以你并没有达到二品境界。”

    “啊!”

    赵洵感到有些不可置信。

    因为刚刚三师兄才说了他有了二品境界的呀。

    难道说三师兄龙清泉道行太浅,所以说出来的话可靠性不那么高哈。

    “哈哈…”

    “是不是书院老三给你说的?”

    “嗯…”

    “这么说吧,某种程度上你确实有了二品境界,但是你的境界并不稳固,所以,你是假二品。”

    “假二品?”

    赵洵直是觉得很震惊。

    “还有这种说法。”

    “当然。在修行者的体系中经常会遇到这种类似的情况。明明以为已经突破境界了但是实则不然。”

    青莲道长吴全义一边捋着胡须一边幽幽说道:“你这个情况其实十分的正常,如果稳上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你并没有达到二品。二品和三品之间的状态其实并没有那么明显,所以经常会有一种模糊感,判断错误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书院老三的经验还是太少了一些,所以对他来说判断错很能理解。”

    “呃…”

    恩师的这一番话彻底把赵洵给搞蒙了。

    所以说他现在的状态应该还是介于二品跟三品之间,真的是叫人头大。

    赵洵本来都想要好好的喝一顿酒庆祝一下,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可以暂时先放弃了。

    “哎,看来境界的提升比我想象中的要困难的多,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感到疲惫了。”

    “臭小子你可不能有这种想法。”

    青莲道长面色一板道:“眼下对于你来说是关键时期。你如果能够咬住这口气,那么很有机会提升修为至二品,不然很可能就一辈子浪荡在三品状态了。”

    二品和三品状态其实差别还是相当之大的。

    赵洵自己其实能够理解这种差距带来的影响。

    所以刚刚说的其实也是气话。

    经由恩师一番点拨之后赵洵也是想明白了其中道理。

    接下来确实应该好好的努力一番,争取破境。

    “多谢恩师教诲,徒儿一定会努力的。”

    “嗯,善。”

    …

    …

    “这西厢记…”

    李太平看过之后面颊泛起两朵红晕,恰好就在这个时候赵洵出现了。

    “赵郎…”

    “你在看什么?”

    赵洵很感兴趣的上前一步问道。

    “没,没什么…”

    此时此刻赵洵更加好奇了。

    通常来说李太平都不会瞒着他。

    如果李太平瞒着他那就说明真的有大事要发生了。

    “我来看看。”

    赵洵的速度相当之快,一把从李太平的手中将书稿抢来。

    “是西厢记啊。”

    赵洵看到之后大失所望。

    “赵郎看过?”

    李太平很好奇的问道。

    “这就是为夫写的。”

    赵洵双手一摊道。

    “想不想知道后续的情节?为夫讲给你听。”

    “唔…”

    “原来是夫君写的,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写的如此之好。”

    “噗。”

    赵洵还以为她要说什么。

    就这?

    夸的不走心啊。

    “这西厢记在长安城爆火,为夫也跟着大火了一把。当然是笔名火啊,为夫没有用真名。”

    “没有用真名好…”

    李太平当然知道赵洵为什么没有用真名。

    对赵洵而言,他已经得罪了显隆帝,之前写聊斋的笔名就被封杀了。如果这个时候再用真名的话不是找死吗?

    到时候辛辛苦苦写的西厢记无法成书,那可才是真的尴尬。

    “哈哈…你放心好了,你夫君又不傻,怎么可能用真名写书。这西厢记如此大火,为夫跟着赚的盆满钵满,以后你的胭脂水粉钱有着落了。”

    “怎么,若是这西厢记没有爆火,夫君没有赚到钱,奴家的脂粉钱难道就没有了吗?”

    呃…

    面对灵魂拷问死亡提问,一时间赵洵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种回答如果回答好了还行,若是回答错了,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啊。

    一时间赵洵觉得压力山大。

    “当然有,你的脂粉钱为夫这里单独存了一份,这样不管什么时候你的脂粉不够了都能买。”

    赵洵的这个回答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他自认为天衣无缝,十分完美。

    可是谁曾想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是令赵洵破防。

    “单单是脂粉不够了才能买吗?”

    呃…

    “当然不是!”

    赵洵的求生欲望相当之强烈,立刻说道:“脂粉够不够你都可以随时来买。出了新的款式你可以随时去买,为夫这里肯定会对你永远支持的。”

    “嗯…这还差不多。”

    李太平对这个答案还算是满意,一时间喜色盈满面颊。

    “夫君啊,你对我真好。”

    这话赵洵还是爱听的,此时此刻在李太平的鼻头上轻轻一刮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是夫妻,如果为夫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呃…”

    李太平是很容易感动的。

    偏偏赵洵的情话还总是能够对到她的点子上。

    此时此刻,李太平是真的感动不已。

    “还记得那句话吗?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赵洵知道此刻是要上升华的时候了,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点睛之笔。

    …

    …

    长安城,齐王府。

    齐王李象坐在齐王府大殿的座位之上,他的手里正在捧着一本书看。

    这本书的名字就是西厢记。

    没错,西厢记如今不仅在普通百姓中大火,也在王孙权贵中风靡。

    就连齐王李象在听到这种势头之后都被勾起了兴趣,命人去买了一本。

    目前来看这真的是有些特别的。

    这本书不符合齐王以前看过的所有书籍,可以说是相当的新奇。

    “能写出此书的人当为不世出的大才子。”

    齐王李象做出如是评价道。

    “只是不知道写出这本书的人是谁啊。”

    齐王心道如果他知道写这本书的人是谁,那就一定要好好的把这本书的作者请过来。

    还有就是要不要把这本书当做礼物献给父皇呢?

    齐王知道父皇也是很喜欢看这种闲书的。

    所以如果齐王这个时候把礼物送上去,应该能够很大可能讨得父皇的欢心。

    尤其是在这种时机,如果齐王占得先机,还可以狠狠踩上太子一脚。

    齐王和太子之争如今已经愈演愈烈,目前来看太子已经显出了颓势。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由于太子毕竟是国本,所以虽然已经展现出了颓势但是仍然和齐王势均力敌。

    “啧啧啧…”

    齐王仔细分析着局势,当下的情况而言他确实有很大的可能能够一举将太子搬倒。

    关键是此时此刻父皇心中怎么想?

    父皇的态度才是最关键的。

    要是父皇的态度完全偏向齐王,那齐王确实没有什么好惧怕的,只要毫不犹豫的出手就是了。

    但是万一父皇的态度摇摆不定,那就有些难办了。

    齐王不知道现在是一种什么情况,如果父皇的态度不定,他还是不要贸然出手,否则…情况不妙。

    …

    …

    显隆帝看着面前的这本书,一时间有些感到奇怪。

    “这是齐王派人送来的?”

    “回禀陛下,正是。”

    “齐王倒是很有孝心啊。”

    显隆帝平日里最爱看的就是话本小说,一有机会就会弄来一些阅读消磨时间。

    对显隆帝来说,阅读是一个很好的放松机会。

    只要能够获得放松,显隆帝的心情就可以得到释放。

    不然宫廷生活真的有可能将他逼疯。

    毕竟他的这些儿子们没有一个省油的灯,他的这些儿子们一个个都觊觎着那把椅子。

    显隆帝想要长生,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多半是没有机会真的做到长生。

    所以不管他愿不愿意都是要考虑接班人的问题的。

    接班人很需要有能力,很需要有主见,至少不能被臣子们挟持。

    从这点来说基本上所有的皇子都符合。

    但是唯有东宫太子和齐王最符合人选。

    老实说显隆帝一开始确实更加倾向于太子。

    毕竟太子根正苗红,名正言顺。

    他也一直对太子按照接班人培养。

    但是久而久之,显隆帝发现太子的野心相当之大。

    竟然还有篡位的野心。

    这让显隆帝绝对无法接受。

    “齐王倒也不是不能取而代之。但是废太子总归要有一个理由啊。”

    废立太子从来都是一件顶天的大事,而废太子无论如何要有理由。

    没有理由的话,满朝文武的吐沫都能够直接将显隆帝喷死。

    而且这个理由必须要足够强大,必须要让他们说不出话来。

    比如说谋反。

    若是太子坐实了谋反的罪名,那么就是神仙也难救。

    就是满朝文武都跪在宫殿之中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所以这些时间来显隆帝一再诱导太子谋反。

    他甚至主动露出破绽就是为了让太子动手。

    可是太子的表现未免太淡定了,淡定到让显隆帝绝望。

    太子不动,显隆帝就无法动。

    这相当于是陷入了僵局之中。

    所以显隆帝有些迷茫,该由谁来打破这个僵局?齐王吗?

    如果齐王出手,那么用一种怎样的方式更容易逼的太子动手?

    显隆帝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想想,随后给齐王一些暗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