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旺财生日宴(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一十二章 旺财生日宴(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陛下,不知深夜陛下召见贫僧有何要事?”

    大明宫紫宸殿内,慧言法师双手合十冲显隆帝施礼道。

    在他看来,显隆帝平日里召见他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毕竟那个时候属于天下太平。

    可是现在他正自领兵在终南山鏖战,这个时候显隆帝选择了召见他,让慧言法师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这究竟是为何呢?

    难道说,是显隆帝又有了什么新奇的想法?

    在慧言法师看来,显隆帝有新奇的想法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他的这位陛下啊,可谓是满脑子各种各样奇怪的想法。

    每次都能够给慧言法师惊喜或者说是惊吓。

    慧言法师其实已经开始适应了,但是要想保证绝对意义上的稳定还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显隆帝不要搞出太多的幺蛾子。

    “圣僧,朕觉得时日不多了。”

    轰隆。

    这话听在慧言法师的耳朵里,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时间慧言法师感到了无比的震惊。

    “陛下,您说什么?您说您时日不多了?”

    “是啊。”

    显隆帝苦笑一声道:“如今朕的状态是愈发的大不如前了。以前的时候感觉尚且不明显,但现在这种感觉是愈发的强烈。朕也不知道究竟是犯了什么邪祟的忌讳,但是此刻朕真的是觉得时日不多了。”

    此时此刻慧言法师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皇帝的身体只有皇帝自己最清楚。当然,慧言法师也曾经帮显隆帝看过一次。得出的结论就是显隆帝还是需要对身体多多进行保养的。

    如若不然的话,是很可能会出岔子的。

    目前来看一切尚且都在稳定之中,但是显隆帝仍然觉得自己身体有恙。

    那就是说明真的其中出现了什么。

    “陛下何出此言?”

    慧言法师知道这种时候他一定要尽可能的对显隆帝展现出关切的情绪。毕竟如果做不到这点的话,那显隆帝整个人就会处于一种绝对的抑郁状态。这是慧言法师绝对不希望看到的。

    “朕觉得身子真的非常的不爽利了。以往的时候绝不会有这种感觉,但这几日这种感觉太强烈了,御医也来诊治过了,但是这帮废物竟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朕对他们是相当的失望。”

    “呃”

    慧言法师一时间有些懵逼。

    按照显隆帝的说法,他的身子似乎是突然之间垮掉的。

    他就说嘛,按照他之前的判断,显隆帝的身体虽然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但是并没有到不可估量的地步。

    但是现在,很显然显隆帝的身体已经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问题。

    不然显隆帝自己也不会将他深夜召入宫中。

    “陛下介意贫僧帮陛下看一看吗?”

    “圣僧请。”

    此时此刻显隆帝巴不得慧言法师能够帮他看一看究竟。

    他之所以召见慧言法师,除了跟他聊天以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请慧言法师看一看他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

    总的来说显隆帝还是对慧言法师相当的信任的。

    他相信以慧言法师的实力一定能够弄清楚他的身子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慧言法师遂轻轻点了点头,迈出一步走到了显隆帝的面前。

    “陛下请稍稍低一下头。”

    “可。”

    显隆帝按照慧言法师的指示稍稍低下来头,随后慧言法师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手掌罩在了显隆帝的脑袋上。

    “呼”

    此时此刻慧言法师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径直进入到了显隆帝的识海之中。

    对他来说,他深知眼下的状态十分关键。

    而要下弄清楚真相,必须要进入到显隆帝的识海中才能一探究竟。

    慧言法师进入到显隆帝的识海之中当即便开始畅游起来。

    对他来说保持绝对意义上的专注十分的重要。

    因为在识海之中只要意识出现了一丝一毫的偏差,其后果都是十分严重的。

    这可能会使得整个人的状态急转而下,甚至有可能让他直接被迫退出到识海之外。

    所以慧言法师看的万分小心,就是以防出现任何的意外。

    不得不说,显隆帝的识海相较于十几日之前有了明显的变化。

    当时慧言法师进入到显隆帝的识海之中时,他尚且没有这么多的沟壑。

    但是现在很明显的,显隆帝的识海已经是被各种各样的沟壑填满。

    一时间慧言法师感到不明所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一切都是因为这些沟壑的影响的话,那岂不是说显隆帝如今遭受的这一切和他当时最开始给显隆帝往体内渡送真气有关。

    虽然慧言法师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现在看来,两者就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但是慧言法师当时是真的没有办法啊。

    那个时候显隆帝状态直是比现在还要差。

    如果慧言法师在那个时候不帮助显隆帝渡送真气的话,很可能显隆帝都挺不过那个阶段。

    现在看来,慧言法师所作的一切不过是帮助显隆帝续命而已。

    但是续命过后的后遗症还是相当明显的。

    至少现在看来,显隆帝脑子里的这些沟壑就是因为真气在体内到处乱窜不能消化最终撞出来了。

    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了一点,那就是显隆帝的天资实在是太差了。在天资很差的情况下,很多时候强行注入真气会起到反作用。

    因为显隆帝完全不能吸收慧言法师给他注入到体内的真气。

    因为显隆帝无法吸收这些真气,所以真气不断的到处乱撞。

    因为真气到处的乱撞形成了这些沟壑,因为这些沟壑的存在使得真气更加难以被吸收。

    可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目前来看显隆帝的身体状况真的是相当的堪忧。如果这个时候慧言法师再不做点什么的话,用不了多久显隆帝的身体就会彻底崩溃。到了那时,怕就是药石无医了。

    “嘶”

    慧言法师倒抽了一口凉气之后从显隆帝的识海之中跳了出来。

    对他来说这简直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但是他还是要理性的面对。

    这个时候他一定不能够表露出任何恐慌的情绪。

    因为这个时候如果他表露出了恐慌的情绪,那么接下来显隆帝就会因此而更加产生恐慌的情绪。

    显隆帝现在肯定是一直在盯着慧言法师看的,所以这个时候慧言法师多少要拿出一些担当来,唯有如此,才能够保证显隆帝时刻都处于冷静的状态之下。

    这一点真的是太重要了。

    死生面前无小事。

    即便是一个再淡定的人,在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亡之后也不可能维持冷静的状态。

    即便是一个再淡定的人,也无法保证自己始终处于一个稳定的环境之中。

    “圣僧,朕的情况如何了?”

    显隆帝果不其然还是率先发问了。

    慧言法师在脑中思忖着措辞。

    他的回答既不能够让显隆帝感到太过紧张,也不能让显隆帝感到无所谓。

    必须要让显隆帝介于这两者之间,必须要让显隆帝意识到他还有的救。

    这就需要慧言法师拿出一些绝活来。

    “陛下的病情其实尚且还算是稳定,只是出了一些小纰漏,只要贫僧帮陛下补上这些缺漏,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

    “唔”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慧言法师努力说道:“陛下可否平躺在床上?”

    “呃”

    显隆帝显得有些错愕。

    “圣僧要做什么?”

    “贫僧要替陛下施针。用针来刺通穴位。只要能够刺通穴位那接下来就没有问题了。”

    慧言法师的这句话让显隆帝心中大喜。

    “妙哉,妙哉。”

    在他看来,慧言法师其实就是想要对他施以针灸之法啊。

    这并不困难,只要能够保证针灸的效果,那么接下来整体来说显隆帝的身体就会由此而转好。

    只要保证了针灸的效果,用不了多久显隆帝就能够重新的生龙活虎起来了。

    这也正是显隆帝想要达到的状态。

    对他来说保持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健康状态真的是太重要了。

    因为如此,他就不必再担心太子和其余诸王对于他皇位的威胁。

    活到了这个年纪,保证皇位的稳定才是显隆帝最先需要考虑的问题。

    当然,现在仅仅做到防着儿子们防着宗室已经是不够了。

    显隆帝还需要防着终南山方面。

    说起来真的是有些好笑,显隆帝真的不明白终南山方面是怎么会有机会染指皇位的。

    如果仅仅是山长的话那倒也是罢了。

    毕竟山长是这世间第一的修订者,实力不容小觑。

    这种情况下,自然会对世俗朝廷会对显隆帝构成一定的威胁。

    可是现在看来,山长似乎并没有像是表现出来的那样强势啊。反而是他的那个徒弟赵洵表现的咄咄逼人。

    有的时候显隆帝都会在想赵洵凭什么表现的如此强势。

    比他强的修行者有那么多,比他实力强的人那么多,为什么赵洵会那么的跳?

    但是现在看来

    似乎就是因为赵洵的靠山足够的硬。

    拥有一个如此强硬的后台,可以让赵洵完全不惧怕来自于朝廷方面的威胁,来自于显隆帝的命令。

    换做是一般人,怎么可能敢如此强势的与朝廷对决?

    这是真的没有死过吗?

    但是赵洵就是敢。

    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做了什么都一定会有一个人站出来给他兜底。

    这个人就是山长。

    山长的强大就在与此。

    山长不出手则不出手,但只要山长一出手,则必定会让所有人胆寒。

    此刻的赵洵拥有着一个绝对意义上的靠山,而显隆帝又偏偏忌惮这个靠山。

    这就相当于是无解了。

    显隆帝很清楚自己要克服对于山长的恐惧。

    但是他也知道,要真正做到这一点不容易。

    山长的强势点就在于他能够做出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如果显隆帝无法把这些点克服的话,基本上一辈子都会活在山长的阴影之下。

    罢了罢了,现在还是暂且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了。

    治病要紧,保命要紧。

    只有保住了小命,未来显隆帝才有机会逆风翻盘。

    相反,若是他连小命都保不住,那还怎么逆风翻盘,还何谈逆风翻盘?

    当下的局势对于显隆帝来说当然算不上好。但是也不算是差。

    所以说当务之急还是先治病。

    显隆帝十分听话的走到了龙床边,随后脱掉了靴子躺倒在了床上。

    随后他看到慧言法师走了过来。

    令显隆帝感到震惊不已的是,他不知道慧言法师是怎么变戏法一样的变出的一根银针的。

    通常来说前来诊治的御医都会提着一个药箱。药箱里有他们需要使用到的任何工具,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银针。

    针灸是治疗疾病和痛苦的一种十分常用的疗法。

    基本上算是很常用的。

    但是慧言法师掏出来的这个银针显然跟一般的银针不太一样。

    显隆帝注意到这个银针相当之大,甚至大到了夸张的地步。

    一时间显隆帝深吸了一口气。

    “慧言法师,这个针真的不会有问题吧?朕现在身子骨有些虚弱,怕是有可能遭不住啊。”

    “陛下放心,贫僧心里有数。”

    慧言法师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接道:“还请陛下躺好,不要乱动。”

    “嗯,朕不乱动,不乱动”

    此刻的显隆帝已经驯顺的就像是一只小绵羊一样。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慧言法师的动作十分的关键。如果他乱动的话影响到了慧言法师的操作,很可能会间接的影响到他接下来的健康问题。所以显隆帝必须要尽可能的操作妥当,保证万无一失才行。

    “呼”

    呼出一口浊气之后,慧言法师直接将银针扎到了显隆帝的小腿上。

    在这之前他已经迅速的将皇帝的裤腿挽起。

    被银针扎到之后显隆帝小腿有了一个应激反应,本能的抬了抬。

    随后慧言法师瞅了他一眼道:“陛下,保持克制,保持冷静。”

    “呃”

    显隆帝知道慧言法师说的没有什么毛病。

    当下保持冷静是很有必要的。

    如果这个时候他无法保持冷静的话,那接下来慧言法师在施针的时候就很有可能会误伤到他。

    若是这样的话,显隆帝要面临的局面可就是相当的不利了。

    “好。”

    显隆帝双手紧紧抓着被子,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和克制。

    他知道现在很痛苦,但是这份痛苦却是他必须要去承受的。

    如果他不去承受这份痛苦,他就要去承受更多的痛苦。

    如果他不去承受这份痛苦,接下来的痛苦就会让他更加觉得痛不欲生。

    此时此刻的显隆帝确实没有什么其他选择。

    在扎了一会之后,慧言法师又将银针拔了出来,扎到了显隆帝另一边的小腿之上。

    他所用的并非是一般的针灸治疗之法,而是利用银针灌入强大的真气封住显隆帝的周身气穴。

    如此以来显隆帝虽然无法调动真气,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凡人,但是如此一来他体内的真气也不会因此而到处乱蹿,导致形成各种各样的沟壑以至于局面失控了。

    对显隆帝来说,当下的局面已经可以算是最好的了。

    慧言法师不奢求显隆帝能够将他体内的真气全部消化掉,但至少不要再出现局面的恶化了。

    毕竟接下来慧言法师还少不了要指望显隆帝,他当然不希望显隆帝身体出现任何的意外。

    只要显隆帝能够保持身体的康健,保持最基本的健康,那么接下来慧言法师就有信心可以使得显隆帝慢慢的转向康复。

    这当然需要一个过程,但是肯定是要先开一个好头。

    如果连这个好头都开不了的话,那即便接下来慧言法师做出再多的努力其实也是无济于事的。

    慧言法师知道这口气无论如何必须要续上。

    只要续上了这口气,则显隆帝肯定能够撑上几年。

    至于几年之后的事情慧言法师当然是不能保证的了。

    事实上慧言法师连几年之后他还在不在长安,还在不在中原,还在不在大周都不知道。

    人世间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变幻莫测了。

    人世间的事情实在是过于难以忖度咯。

    所以慧言法师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做好当下,不去思考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即将发生其实就是没有发生。

    即将发生其实就是未曾发生。

    既然未曾发生,那么又有什么可惧怕的呢。

    至少此时此刻的慧言法师并没有任何的惧怕。

    至少此时此刻的慧言法师没有任何的彷徨。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调理好显隆帝的身子。

    除此之外,任何事情他都不需要去想。

    “陛下感觉如何了?”

    “嗯,通畅一些了。”

    有了刚刚扎针的经验,这一针显隆帝的反应明显就小了很多。

    保持绝对意义上的冷静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他这个时候慌了,慧言法师万一针法出现一些疏漏出现扎的错位的情况,就糟糕了。

    “圣僧请继续吧。”

    显隆帝知道扎针肯定是对他有好处的,那么接下来就看慧言法师如何能够化腐朽为神情吧。他坚信这一切一定可以实现。

    他相信慧言法师的神通。

    “那好,陛下忍着点。”

    慧言法师知道对于显隆帝这样肉身程度的人来说,能够保持这样的忍耐力已经是殊为难得的了。

    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尽可能快的加快速度,来让显隆帝尽早摆脱痛苦的影响。

    对显隆帝来说保持绝对意义上的冷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他需要咬紧牙关。

    这一针,慧言法师已经从小腿处挪到了大腿处。

    所以一针下去让显隆帝感受到了剧烈的痛感。

    “嘶”

    “陛下,很痛吗?如果很痛的话就请喊出来,千万不要憋着,憋着会憋出病的。”

    慧言法师在一旁强调道。

    “好”

    显隆帝此刻确实十分的痛苦,但是他还是要维持君王的威严。

    “接下来,贫僧的针法会更加的让陛下感觉到疼痛,所以陛下一定要忍住哈。”

    慧言法师提前给显隆帝声明就是害怕一会显隆帝乱叫。

    显隆帝乱叫会影响到慧言法师针法的精准性,若是封错了穴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此时此刻,显隆帝只能闭上眼睛,尽量不去看。

    哪怕只是看上那么一眼也会让他觉得十分的紧张。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显隆帝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形容。

    “陛下忍着点。”

    接下来慧言法师又扎下了一阵,显隆帝只觉得自己的肚脐一凉。

    随即剧烈的痛感随之蔓延开来。

    他从未感受到过如此痛感,简直是叫人痛不欲生。

    “嘶”

    “好痛,好痛。”

    虽然显隆帝想要强自撑着不发出声音来,但是他发现这真的是太难了。

    剧烈的疼痛感让显隆帝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的痛苦之中。

    看着显隆帝如此之痛苦,一旁的慧言法师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但是他这种情绪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因为他知道要想让显隆帝暂时的挺过难关,他就不能有任何的犹豫,他必须要毫不犹豫的施针,必须要毫不犹豫的将针刺入到显隆帝的身体内。

    唯有如此,才能够封住显隆帝的穴位,才能够让那些恼人的真气不至于到处乱窜。

    好难啊

    有的时候显隆帝确实觉得一阵心累。

    他不知道为何他要承担起如此的重任。

    明明这本就是显隆帝一个人的事情,明明这本就不是他的责任。

    但是现在他却要把这些本不是他的责任扛在自己的肩上。

    没有办法啊,慧言法师所为的不仅仅是他一人,更是整个西域佛门。为了整个西域佛门在中原的兴盛繁盛,他必须要尽可能的做出一些牺牲。

    但是慧言法师知道他所做出的这些牺牲是值得的。

    因为当他做出这些牺牲的时候,这些都加码在了西域佛门身上。西域佛门会得到同等的好处。

    只要能够换来这些慧言法师便觉得知足了。

    许多人都骂显隆帝不做人子,许多人都觉得显隆帝不是个东西。

    但是在慧言法师看来,至少在某些方面显隆帝还是有些担当的。

    比方说显隆帝不会刻意的去针对一个人,除非那个人挑战了皇权。

    比如说赵洵,比如说山长。

    显隆帝也会对忠于他的臣子大加奖赏。

    这一点,慧言法师可谓是深刻受益的。

    所以对他来说,这一切都是完美的,一切都是向好的。

    他怎么能够不回报显隆帝呢?怎么能够不寄希望于显隆帝多活一段时间呢。

    只要显隆帝能够多活一段时间,慧言法师就会有更多的机会。

    只要显隆帝能够多活一段时间,慧言法师就有希望彻底的把西域佛门在中原做大。

    看起来这似乎是有些搞笑,但是慧言法师知道,这并不困难。

    他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只要有了时间,那么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一针一针又一针,两针三针七八针。

    当慧言法师将银针扎满了显隆帝的身体后,明显感觉到显隆帝真气外泄的情况好的多了。

    “不容易啊,终于是把穴位封住了。”

    慧言法师感慨了一番之后双手抱拳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如今全部的穴位已经封住了。”

    “好,真的是太好了。”

    此刻显隆帝直是欣喜不已。

    “如此一来,朕应该无恙了吧。”

    显隆帝显然无比的关心他的健康问题。

    只要能够保证健康,只要能够确保他的身子一直康健,那显隆帝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便能够落地了。

    要做到这点其实特别的不容易。

    “嗯,差不多可以这么说。”

    慧言法师给显隆帝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之后,显隆帝面上终于显出了笑意。

    “哈哈哈,朕就知道圣僧一定会有办法的。这一次多亏了圣僧,要不然现在朕还有危险呢。说罢,圣僧想要什么封赏。”

    慧言法师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贫僧不敢向陛下讨要封赏。”

    “圣僧何出此言?论功行赏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如果朕连这点都无法做到的话,那岂不是叫天下人耻笑了。”

    “陛下误会了,贫僧说的并不是贫僧救治好陛下这件事,贫僧说的乃是上一次在终南山的惨败。现在想起来,贫僧仍然是觉得十分之羞愧。如果在当时贫僧可以更加拼命的话,或许结果就不一样了。”

    慧言法师这一出苦肉计可谓是用的恰到好处。

    果不其然,显隆帝闻言之后大手一挥道:“无妨,无妨。慧言法师此举有何不妥?胜败乃兵家常事。有赢就有输。这一次圣僧虽然输了,但谁能够保证下一次圣僧不会赢回来?所以在朕看来这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圣僧只需要保证初心,只需要保证一直拥有着一份求胜心就好了。再说了不是还有腐蚀者呢吗?他们也不容小觑。有他们在前面冲锋陷阵,圣僧其实可以收着一点。朕的意思,想必圣僧应该明白的吧。”

    慧言法师当然明白显隆帝的意思。

    事实上,显隆帝的意思就是想要让腐蚀者去冲锋陷阵,去碰书院这块硬骨头。至于慧言法师则可以领着一只禁军在旁边观望。

    若是时机对了,则慧言法师可以领着禁军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若是时机不对,则大可以再撤回来。

    真没有什么可畏惧的。

    因为在显隆帝看来,腐蚀者才是更急切的想要让书院灭亡的势力。

    既然腐蚀者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让书院灭亡,那么理所当然的,他们要更多的付出一些努力来。

    至于显隆帝,他虽然答应了帮助腐蚀者一同对抗书院,但并没有表明要出力出到什么程度啊。

    出一分力气也是出力,出三分力气也是出力。

    出五分力气也是出力,出七分力气也是出力。

    出力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关键是要看出力的点在哪里,关键是要看出力的初衷是在哪里。

    “贫僧明白了。”

    慧言法师双手合十道:“当然,必要的时候贫僧还是会下死手的。”

    这句话他是说的真心实意,完全出自于他的内心。

    因为他不仅仅是为了显隆帝,更是为了他自己。

    直到此时此刻慧言法师仍然忘记不了那一日被山长羞辱时候的场景。

    山长给慧言法师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慧言法师相信,他需要很久才能消除这个心理阴影。

    “不容易啊,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显隆帝感慨道:“朕还真的以为朕至此要一命呜呼,魂归九天了。现在看来,朕还是命不该绝啊。”

    显隆帝沉声道:“之前袁天罡预测终南山萦绕着紫气,山长盘踞着一只青龙。当时朕还以为国事衰微,气运不再。但现在看来,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了。”

    “袁天师预测了这些?”

    慧言法师作惊讶状道:“在贫僧看来,陛下明明是真命天子,明明是大周气运所在,怎么可能会被人轻易代替呢。何况还是书院。”

    慧言法师顿了顿道:“山长虽然很强,但是他应该没有世俗称王称霸之心。整个终南山,除了山长还有谁有这个实力?”

    “袁天罡当时说的是赵洵。”

    此时此刻显隆帝在慧言法师面前也没有了任何的避讳,索性实话实说道。

    “赵洵?”

    慧言法师不禁放声大笑。

    “怎么会是他,哈哈哈哈”

    “呃,确实是他啊。”

    显隆帝见慧言法师笑的如此放肆,不禁有些困惑不解。

    “圣僧为何会如此不屑?”

    “赵洵就凭他?陛下,不是贫僧狂妄,但是在西域佛门里有不少人能够将赵洵吊起来捶打。”

    慧言法师双眼眯起,淡淡笑道:“赵洵之所以听起来很强,其实都是被书院的那帮家伙吹捧出来的。读书人嘛,嘴炮第一名,基本上他们只要想吹,那即便是一个废物也能够被他们吹的犹如天神一般。在贫僧看来这个赵洵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何以见得?”

    “陛下你想啊,这个赵洵是以九品中人之姿强行进入修行界的。而且他成为修行者的时候已经是快二十岁了。一般来说,一个人要想成为修行者的话那至少也要从小就开始培养。七岁筑基者比比皆是。再来看这个赵洵,他有什么?”

    慧言法师满是不屑的说道:“再者说,他进入修行界之后是靠着药酒强行洗髓才提升突破的吧。这种就属于先天资质的不足。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真龙天子。”

    显隆帝听到这里眼皮子一阵阵的在跳。

    虽然慧言法师说的是赵洵,但是显隆帝总是没来由的带入到自己的身上。

    那种感觉真的是别提有多难受了。

    因为比起赵洵来,显隆帝成为修行者成为的更晚,可以说是已经到了五十岁才成为的修心者。

    这么一比起来,他岂不是连赵洵都不如了?

    更有甚至,显隆帝比起赵洵更加不如的地方在于赵洵通过药酒洗髓之后就强势晋升到了八品,可显隆帝直到现在仍然是个九品!

    两相对比之后显隆帝更加的自卑。

    他不会真的连区区一个赵洵都比不过吧,不会吧不会吧?

    若是这样的话,显隆帝简直是无比的气愤。

    但是很显然,慧言法师还没有明白显隆帝的意思,也没有注意到显隆帝表情的变化。

    从目前来看,慧言法师仍然认为他所说的是拍了显隆帝马屁的恭维话。

    当然了,此时此刻显隆帝也并没有发作。

    因为他还有用得着慧言法师的地方,所以他必须要尽可能的让慧言法师意识到自己对其是无比重视的,是无比信任的,是不会有任何怀疑的。

    “嗯,所以慧言法师觉得赵洵没有任何机会染指江山?”

    “对,没有任何的机会,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

    慧言法师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一点陛下可以完全的放心,这赵洵分明就是一个跳梁小丑,最多能够掀起一些小的风浪,但在江山社稷面前其任何能耐都没有。”

    “唔如此朕便放心了。”

    显隆帝轻轻捋着胡须,十分得意的笑道。

    “既然陛下的身子已经无恙了,贫僧也没有理由继续待在宫里了,告辞。”

    慧言法师起身欲走,显隆帝连忙伸手招呼道:“且慢。朕还有几句话想要问慧言法师。”

    “陛下请讲。”

    其实慧言法师本就没有真的想走,他行的是欲擒故纵之术。

    先让显隆帝明显感受到压力,随后再让他出面挽留。

    如此以来慧言法师的重要性便彰显的淋漓尽致。

    这么做是有很大好处的,可以让显隆帝彻底的离不开他。

    慧言法师并不算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僧人。

    因为他的心里还有世俗牵挂,还有一些羁绊在。

    但是这样同样可以让他具有更为充足的动力,让他具有更加强大的冲劲。

    有了这些冲劲之后,慧言法师就能够完全能够应付所有的危机。

    “不妨今日慧言法师就留在宫中,与朕辩难论道吧。等到明日一早再离开。”

    显隆帝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慧言法师急匆匆的被连夜召见入宫,之后又急匆匆的出宫。

    传到了有心人那里还不一定传成了什么版本。

    为了避免被人闲话,所以显隆帝索性就留慧言法师在宫中过夜。

    反正慧言法师也已经不是第一次留在宫中过夜了,想必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贫僧遵旨。”

    慧言法师并没有任何的抗拒,而是维持了基本的淡定。

    “请陛下开题眼。”

    辨难也好,论道也罢,总归是要开题眼才能开始的。

    现如今慧言法师需要的就是一个题眼,而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显隆帝。

    “好,朕的题眼就是何以得江山。”

    终南山,浩然书院。

    旺财的生日是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赵洵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在书院之中各处游走,确保大家都按照既定的计划行事。

    旺财的生日庆典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跟所有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只有大家都展现出了充足的实力充足的竞争力,才有可能将这个庆典办的无与伦比,叫旺财终身难忘。

    人一辈子可能有几十次的生日,但并不是每一次生日都能够给人留下充足的印象的。

    有的时候哪怕是一丝一毫的错漏都有可能导致难以弥补的损失。

    所以赵洵希望尽可能完美的给旺财过一个生日。

    尤其是在这样天下并不算是太平的大背景下。

    如此的大背景下要想彻底消除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赵洵会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给到旺财更多的惊喜。

    “十师兄,你的纸人应该都叠的差不多了吧?”

    “嗯,已经全部叠好了,都在这里了。这一部分都是旺财生日庆典上要用到的纸人。我能够保证万无一失。”

    “真的是太好了。”

    为啥大家都说十师兄徐荣是个憨憨?

    赵洵就感觉十师兄是相当的靠谱啊。

    有这么一个靠谱的师兄在,赵洵的压力就小了很多。有人分担压力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这可以让赵洵能够抽出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赵洵也不是超人,他的脑容量也是有限的。如果不能分身的话,那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所有人希望他们做到的事情的。

    所以赵洵无比的需要帮手。

    目前来看,十师兄就是一个最好的帮手。

    “哈哈,小师弟你太客气了。这些不都是我该做的吗。旺财是你的兄弟,便也是我的兄弟。我为自己的兄弟庆生做点什么不是在正常不过了吗。”

    十师兄徐荣能够这么想,赵洵真的是无比的感动。

    这世间又太多的事情人们都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但实际上哪里有那么多的理所应当。

    很多时候人们都会本能的想要让对方付出,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愿意与否。

    目前来看,一切尚且都在控制之中。

    赵洵觉得在生日庆典之后他也要把这些庆典上的功臣一一给旺财介绍。他希望旺财能够明白他的生日庆典之所以能够成功并不因为赵洵一人,而是因为大家的努力,所有人的努力。

    这才是赵洵希望达到的效果。

    “哎呀明允兄你今日怎么给人的感觉很奇怪啊。你一直拉着我这是要去哪里啊。”

    旺财刚刚吃完早饭就被赵洵拉着往外走,一时间很不满意。

    理由很简单,人吃完饭之后都是要慢悠悠的消消食的。

    可是赵洵却这样做,这叫他怎么办。

    只能被迫的走动。

    可是如此以来那就不是消食了,肚子会痛的。

    “哎呀,旺财啊,你就不要再多说了,老老实实的跟着我走吧,到了之后你自然就明白了。”

    “好家伙,搞得如此之神秘,我还真的有些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旺财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他向来是信任赵洵的,所以他相信赵洵肯定不会去做任何不靠谱的事情。

    所以他可以很放心的把自己交给赵洵,任由赵洵在前面引路。

    接下来的关键就是赵洵到底要带他去哪里。

    难道说有什么新的玩的项目?

    旺财仔细想了想,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小。

    要知道赵洵可谓是一个顶级的玩乐主义享受者。

    有了赵洵的布置,即便是再普通的玩乐项目肯定也会随之而升级。

    有了赵洵的布置,即便是再简单的玩乐项目也会随之而有大量的提升。

    所以旺财现在要做的就是闭上眼睛,等到了地方再睁开就好。

    当然他不能真的闭上眼睛。

    毕竟这样一来脚底打绊子摔倒的可能性不是一般的大。

    旺财可不希望自己摔了一个大马趴。

    “嗯,你能有这个心态就好。”

    见旺财如此之放松,赵洵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也算是可以落地了。

    对他来说,当下的状态尤为的重要和关键。

    保持着良好的状态,这口气一直提着,等到了旺财生日庆典的时候才能有最好的表现。

    要不然的话,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偏差的。

    没有最佳效果,那可是有些葬送了赵洵的创意。

    这也是赵洵所接受不了的。

    他一定要有一个堪称完美的结局,他一定要有一个堪称完美的回应。

    他一定要看到旺财的那张大脸上叹为观止的神态,他一定要听到旺财的惊呼声。

    这些都是必须的。

    他们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一直前行,一边走着一边穿过竹林、树林。

    他们踩着青石板的小桥穿过小溪,他们走过湖畔池畔最终来到了一处小山坡前。

    “到了。”

    赵洵双手一摊道。

    “嗯?”

    旺财见状多少觉得有些惊讶。

    “这是到哪里了呀。”

    “旺财啊,这里可是我给你精心准备的场地,接下来你就看好吧。”

    赵洵随即轻拍了拍手掌,只见两名侠客踩着竹子从空中飞出。

    其中之一乃是青莲道长吴全义,另一人便是赵洵的师兄龙清泉了。

    这是赵洵为旺财生日庆典上准备的开场动作,为的就是在一开场就抓住旺财的眼球,把他给彻底的震撼住。这样一来接下来不管赵洵祭出什么样的操作,旺财肯定都是引以为傲的了。

    旺财不是喜欢看剑客打架吗?

    赵洵就邀请了两位顶级的剑客给他做表演。

    一位是青莲剑法的集大成者,一位是拥有着葬花剑法精髓的三师兄龙清泉。

    二人的实力都是相当之强大,尤其是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更是刚刚晋升为一品大圆满的境界。

    这个境界不可谓之不高,不可谓之不强。

    有青莲道长在,基本上所有人要做的就是看着。

    欣赏就是了。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注意到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震惊的。

    自然包括了旺财。

    这个出场方式太飒了有没有?

    当然了,这只是出场的样子好看,多少有一些耍花枪的因素,并没有从一开始就真刀真枪的拼。

    但是旺财肯定是看不出来这些的。

    在他眼中这就是最为酣畅淋漓的打斗。

    “哇,这也太神奇了吧”

    “明允兄,这是你安排的对吧,你真懂我。”

    “哈哈,旺财啊,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有什么可神奇的呢。”

    赵洵笑道:“再说了你的那点小心思,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吗?”

    赵洵嘿嘿一笑道:“你就放心好了,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呢,这只是一个开胃小菜。”

    赵洵故意把这个爆炸性的开场表演说成开胃小菜,就是为了能够更加吸引旺财的注意力。

    只要旺财集中到了表演本身,那么接下来不管赵洵送上的是什么表演,旺财都会绝对沉醉于其中的。

    “哈哈哈,那我可真的是期待无比啊。”

    “嗯,你等好吧,接下来绝对让你震惊。”

    赵洵轻轻拍了拍手掌,接下来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跟三师兄龙清泉就收剑入鞘了。

    这场打斗本来就是单纯表演性质的,自然不会不死不休。

    二人和气收场也算是为了今日的表演开了个好头。

    “啪啪啪。”

    赵洵又拍了三下手掌,只见两位脸上蒙着纱巾的,装扮满是西域风情的舞娘从竹林里走出。

    她们身材曼妙,舞姿卓越。

    远远望去,直教人神魂颠倒。

    “啧啧啧这真的是有意思哈。”

    “谁说不是呢,能够有如此舞姿,简直是叫人羡慕啊。”

    其中不少书院弟子还不知道这表演西域舞蹈的不是旁人正是他们所敬爱的大师姐、二师姐,却是在这里评头论足。

    直是把赵洵彻底的给逗乐了。

    好家伙,这些师兄们还真的是作死啊。

    要是他们刚刚说出来的话被两位师姐给听到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洵知道大师姐萧凝的个性属于那种典型的大姐大,别人评价她没问题,但是绝对不能有什么娇柔啊,什么曼妙的字眼。

    因为她一直都是把自己当做汉子的。

    至于二师姐刘莺莺嘛,那肯定是相当的具有女人味道的。

    光是看她扭着那水蛇腰就让人目不暇接。

    但是二师姐肯定也不希望被自己的师弟们如此评论。

    所以赵洵觉得此刻这些师兄们真的是在危险的边缘疯狂的试探。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越发的危险了,并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相当可怕的阶段。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做的也只有替他们默哀了。

    “哈哈哈,哈哈”

    旺财却依然跟个傻小子一样在那里傻乐。赵洵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嗯,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旺财看着西域舞娘的表演,眼睛都要瞪直了。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对他来说看西域舞娘跳舞就是一个保留节目。

    当初他跟赵洵还在不良人衙门当差的时候隔三差五就要去平康坊听曲。

    听的是什么曲子?

    当然就是西域舞曲。

    听的是西域舞曲,看的是西域舞娘跳舞。

    那种惬意的生活简直是叫旺财享受不已。

    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随着赵洵辞官前往终南山隐居,随着贾兴文贾大哥辞官前往安西从军。

    原来的铁三角就那么散了。

    一时间旺财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但是他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好在后来旺财也想通了。

    既然大家都辞官了,他还留着做这个官做个锤子。

    他继续留下也只能被狗皇帝针对,毕竟他之前跟赵洵关系不浅。

    所以与其等到被狗皇帝针对,还不如直接不干了。

    所以旺财最终也选择了辞官。

    辞官之后的旺财,真的很轻松。

    他觉得生活原来是如此的惬意,原来生活中有如此多的美好和小确幸。

    只是他一直没有去尝试一直没有去努力罢了。

    有了尝试有了努力之后他渐渐的发现这些东西真的是无比重要的。

    这些东西于他而言是必须要好好珍藏好好享受的。

    所以最后旺财来了终南山。

    虽然名义上是催稿让赵洵发新书,但是旺财心里知道,只要赵洵开开口,叫他留下来。那么旺财就会毫不犹豫的留下来。

    果然赵洵跟旺财还是有默契的,最终赵洵开口让旺财留下了,于是乎旺财也就半推半就的留下了。

    对他来说这真的是必须要享受的美好时刻。

    有了享受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浮云,有了享受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他跟赵洵在一起才是享受,不论在什么地方。不论是在不良人衙门还是终南山。

    旺财此时此刻才真正明白和友人一起相处的重要性。

    这个西域舞娘的舞蹈应该是赵洵特意准备的吧。这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赵洵是从哪里请的这两位胡姬。

    在旺财看来,两位胡姬跳的是相当好啊。能够跳的如此之好,足以说明赵洵是用了心的,这请的一看就是行家。

    赵洵见旺财这副痴痴的表情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好家伙,旺财这小子不会到现在还看不出来这跳舞的两位胡姬是大师姐跟二师姐吧?

    按理说旺财在书院里待得时间也不算短了,他跟两位师姐相处的时间也算是挺久的了。就这都没有看出来?

    赵洵一时间人懵了。

    好家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啦啦啦,啦啦啦啦”

    旺财哼唱着小曲,让赵洵更加懵逼了。

    这怎么还哼唱起来了。是因为他把节奏和氛围烘托的太到位了吗?

    还是说其他的因素?

    不管怎么说,到目前为止赵洵的安排都可以称得上是完美中的完美,绝绝子中的绝绝子,旺财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关键就是接下来赵洵能否完美的保持着这个节奏。如果可以的话,那真的可以算的上是神仙操作了。

    随着大师姐跟二师姐以一个干脆利落的动作收场,这场舞蹈算是结束了。

    此时此刻,赵洵清了清嗓子道:“旺财啊,咱们往这边走。”

    “啊”

    旺财此时此刻还沉浸在舞娘的舞蹈之中,一时间有些茫然。

    “别愣神了,快跟我走吧。”

    赵洵一时间哭笑不得。

    赵洵拉着旺财走了几步之后旺财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不对啊,明允兄你这是拉我去哪里呢啊”

    “嗯?”

    “这怎么是爬山呢啊。我最怕的就是爬山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见旺财这副样子,赵洵直是无奈了。

    “不是啊旺财,就这么一个小山坡你不会跟我说是爬山吧?还有就算这真的是爬山又有什么的。你这么个大老爷们难不成害怕爬山不成。”

    谁知旺财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这个是真的不行”

    一时间旺财脑袋摇动的跟拨浪鼓一样。

    “噗嗤”

    “相信我旺财,这真的就是一个小山坡而已,你爬山去不会有多累的。再说了你之前不是一直喊着要减肥吗?如今真的有了减肥的机会了,你可是要好好的把握好利用好啊。”

    赵洵提到减肥之后明显的注意到了旺财的情绪有了一个较为明显的变化。

    他面颊上的肌肉微微的抽动了一番,似乎在犹豫和纠结。

    赵洵知道目的已经达成了,既然旺财如是表现,那自然是已经犯怂了。

    所以赵洵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将旺财一波带走。

    “咳咳,你看看,你自己也想减肥的对吧。你的身材确实不太匀称了。旺财啊,一个人一定要拥有极强的自我管控能力才能提升下去的。我坚信你永远这个自我管理能力。加油旺财,我看好你的。”

    “”

    旺财被赵洵是真的有些说的动心了。不为别的就为了减肥。

    减肥一直是旺财尝尝挂在嘴边的一个词,但是就是很难付诸于实际。

    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旺财怕累。

    越胖的人其实是越怕累的,因为疲惫会使得他们有一种极度的自我否定感觉。

    疲惫也会让他们更加具备去锻炼。

    恶性循环其实就是这么形成的。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这种感觉并不明显,但是用不了多久旺财就发现他真的是连一步多余的路都不想走了。真的是太累了啊

    但是现在,赵洵的一番话又激发起了旺财的好胜欲。

    人都是有上进心和好胜欲的,只是有的时候并没有被激发出来而已。

    被激发出来的一瞬间,明显能够感觉到那种昂让向上的姿态,那种发自心底的向上的欲望。

    “好,我跟你走。”

    旺财此刻攥紧了拳头,就像是刚刚经历过极为激烈的思想斗争一样。

    对他来说,每一个决定都很不容易,每一个决定都需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行。

    对他来说,能够下定决定去爬这个山坡就是当下他做出的最为艰难的决定。

    但是此时此刻旺财并不觉得有丝毫的后悔。

    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他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好样的旺财。”

    赵洵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真的害怕旺财耍浑放弃啊。

    理论上讲要是旺财真的放弃了,赵洵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这件事说白了是要旺财自己决定的。

    旺财要是不想爬山,赵洵总不可能亲自背着他爬山吧?

    那种发自于内心的震动真的是让人难以取舍。

    “加油小子,加油。”

    赵洵陪着旺财,二人一前一后的爬着山峰往上走去。

    严格来说这真的是个小山坡,但是旺财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每一步都走的让赵洵怀疑这是一座难以攀登的雪山。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旺财一直还在路上就足够了。

    只要旺财没有放弃那就足够了。

    一步,两步,三步。

    从一开始的相对轻松,到后来的气喘吁吁,天知道旺财到底经历了什么。

    其实在赵洵看来,这真的算不上是什么魔鬼路线。

    真的就是一个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路线了。

    或许对一般人而言,这个路线十分的简单,但是对旺财而言,这简直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挑战。

    终于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旺财终于爬到了峰顶。

    当爬到峰顶的那一刻,旺财看到了令他此生难忘的场景,因为在那一瞬间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簇簇的菊花。菊花组成了花坛,甚至组成了六个大字。

    旺财生日快乐!

    当看到菊花组成的这个六个大字的时候旺财的情感真的是难以的抑制了。

    “哗啦啦啦”

    泪水如同决堤一般流了下来。

    “谢谢你,明允兄。谢谢你给我这个惊喜。”

    此时此刻旺财全都明白了。他明白了这是赵洵给他的一个惊喜,他知道了这一切都是赵洵的精心筹划。

    从一开始的两名顶级剑客的对决,到后来西域舞娘的献舞。再到后来的这菊花摆出来的生日祝福。

    一切都应该是赵洵的精心布置。

    “哈哈,别矫情哈。咱们之间的关系做出这些不是应该的吗?”

    赵洵顿了顿:“而且这还没完呢。你瞧。”

    赵洵伸出一只手指,指着远方的天空。

    只见湛蓝色的天空上出现了许多纸人。

    这些纸人摆出了一个造型,那就是心形。

    而且这个纸人已经提前被十师兄徐荣染成了红色,就是所谓的旺财生日清点定制色。

    一个无比硕大的红色心形团案仿佛在向旺财招收。

    “哇”

    旺财从没有想过人生会充满了这么多的惊喜,从没有想过生活会带给他这么多的惊喜。这一切,简直就像是梦幻一样。

    “所以说啊,这叫做人生处处有惊喜。”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赵洵哈哈一笑道:“旺财啊,怎么样这个生日你快乐不?”

    “快乐,我真的是太快了呢。”

    旺财此刻简直是激动的无以言表。

    可以说赵洵的几个关键点都卡在了他最想要的点上。

    比如说亲眼见证一场顶级大剑仙之间的对决,比如说亲眼瞧一场西域舞娘的表演。当然也有他完全愿望之外的,比如说这个菊花摆成的旺财生日快乐,比如说这个红色的心形。

    旺财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了。

    赵洵真的是太完美了,完美到旺财觉得有些梦幻。

    “这人世间的事情有些过于梦幻了吧,明允兄?”

    旺财跟赵洵喜极相拥,二人紧紧抱在一起弄得赵洵一时间都有些不好意思咯。

    “哈哈,梦幻点难道不好吗?难道你就喜欢那种所谓的现实的人生?”

    赵洵半开玩笑道:“现实的人生会让我们觉得有些木讷,现实的人生让我们觉得会有些茫然。现实的人生让我们有些不知所措。难道不是吗?旺财,我有的时候更喜欢梦幻般的人生,尤其是当这个梦幻般的人生还能够由你自己来完全主导的时候。”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旺财是真的被赵洵征服了。

    赵洵做的每一个布置都是那么的完美。

    而且他当之无愧的是这个生日庆典的主导者。

    可以说没有赵洵就没有这场生日庆典。

    “明允兄,你对我真好。”

    这个时候旺财是真的绷不住了。

    虽然他不知道赵洵为何会对他那么好,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赵洵确实算是为他付出了所有。

    这个时候旺财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回馈赵洵,为赵洵做一些事情。

    “明允兄你放心,接下来我会对你好的,接下来我会尽可能的将我能够做的一切来回馈你。”

    “哎呀,我们都是兄弟,兄弟之间谈这个你也太见外了不是吗?”

    赵洵神情十分的轻松。

    “所以,现在让我们大吃一场吧。”

    “吃?”

    旺财这下彻底愣住了。

    “为啥要吃呢。”

    “当然要吃了。你不会忘记了吧,我上午的时候叫你少吃一点。你当时还质疑我。我当然是为了这场盛宴准备的啊。”

    “哇”

    旺财单手捂住嘴,简直不敢相信还有一场盛宴等待着他。

    是啊,有什么是比在生日庆典上再吃一顿盛宴更爽的呢?

    “走,我们去吃烧烤去。”

    赵洵朝不远处的烧烤架指了指,旺财就立刻绷不住了。

    “哇,这个味道简直是绝了。”

    “是哦,我们可是精心挑选的食材,就是为了能让你满意。旺财啊,这一次你可以放开了可劲的吃,我敢保证食材供应管够。”

    被赵洵这么一说,旺财是真的感动的没话说了。

    “明允兄,你对我真好。”

    “哈哈,别说这种见外的话了,我跟你说哈,说啥都不如好好吃一顿来的美。你不是最喜欢吃烧烤吗,今天放开吃。”

    旺财是真的被这个自助烧烤所征服了。

    在他看来,真的是没有什么比一顿烧烤更加能够抚慰人心的了。

    尤其是在生日庆典上,旺财不会有任何的顾忌,能够完全放开来。

    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人无比的激动。

    “美美的生活,美美的幸福,美美的一切。”

    旺财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尝着烧烤,整个人处于一种如梦似幻的迷醉状态之中。

    “明允兄这样的生活是真的爽啊。”

    “嗯,所以说呀,千金难买爷高兴,千金难买爷开心。只要能够快乐,其他的东西都不值一提。只要能够快乐,其他的东西就都是浮云。”

    赵洵现在是真的开心了。

    对他来说能够跟旺财在一起享受生活,真的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如果有朝一日,贾兴文贾大哥也能从安西回来那就太好了。

    那样他们黄金三人组就凑齐了。

    “为生活干杯!”

    “对,为生活干杯!”

    慧言法师从皇宫之中离开后便立即出了长安城,一路朝终南山的方向而去。

    只要保证显隆帝的身体没有大碍,接下来慧言法师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争取利益,争取禁军的利益。

    显隆帝不是也说了吗,如果可以的话要让腐蚀者冲锋陷阵,尽可能的保存禁军的实力。

    虽然这样的做法有些为人所不耻,但是慧言法师知道这样做是值得的。

    毕竟对他来说眼下的局势可以算是混乱无比的。

    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下,基本上保全实力就是所有人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只要能够保全实力,其他的事情就都好说。

    但要是实力受损严重,短时间内来看是很难彻底补充上的。

    回到了腐蚀者的大营后,慧言法师第一眼就瞧见了亡灵族首领巫奥里斯那张布满阴云的脸。

    老实讲慧言法师很讨厌跟巫奥里斯这样的人打交道。

    因为巫奥里斯总会让他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仿佛是慧言法师欠了巫奥里斯几吊钱一样。这种感觉累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让慧言法师想要上前抽巫奥里斯一巴掌。

    有很多次慧言法师都要动手了,但是最后还是选择克制忍了下来。

    对慧言法师来说能够忍下来当真不容易。

    但是为了顾全大局,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你还有脸回来?”

    巫奥里斯却是没有任何的留情,一上来就发难道。

    “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

    慧言法师直是觉得可笑,毫不犹豫的针锋相对道:“你觉得我哪里又做的不让你满意了吗?”

    “你!”

    巫奥里斯直是觉得愤怒不已。

    “哼,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眼下的情况对你而言不过就是一个游戏吧?如果你真的用心的话,怎么可能在这种局势下还选择离开。你这一走拍拍屁股,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残局?”

    巫奥里斯愤怒的盯着慧言法师,似乎是希望他能够给出一个说法。

    不过慧言法师却没有着他的道。

    “哈哈哈”

    “说法,你究竟是想要什么说法?我能够给你什么说法?”

    慧言法师冷冷一笑道:“我之所以走肯定是有我的理由,有我的坚守。我之所以走是因为我必须走。但是我现在处理完了我必须要处理的事情之后不是又回来了吗?难道说我有一走了之吗?凭什么你要如此的怀疑我,凭什么你要如此的质疑我?好歹我也是你的盟友吧?你如此质疑你的盟友,就不怕离心离德吗?”

    巫奥里斯没有想到明明是慧言法师犯错在先,却是他先反咬一口。

    好家伙,真是厉害了呢。

    “我质疑你?你的这些行为难道不能让人质疑吗?看看你现在的表现吧,我真的为你不耻。”

    “好了,差不多行了。你们两个打算吵到什么时候去?准备叫人看笑话吗?”

    此时此刻,杰夫伦有些看不下去了,他迈出一步来阻止双方继续吵架。

    “哼,你这胳膊肘是往外面拐吗?这个家伙如此对我,我真的是忍不了了。”

    “唉,既然大家是盟友,那就要互相体谅啊。这个时候争吵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杰夫伦知道这个时候他必须要站出来和稀泥了。

    只有他尽可能的和稀泥,把双方的火气都降下来,事态才能够得到控制。

    不然要是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慧言法师跟巫奥里斯就会打起来。

    二人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真要是打起来,可真有的杰夫伦受的了。

    “罢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巫奥里斯大手一挥道。

    “嗯,这样就对了。”

    杰夫伦转向慧言法师沉声道:“你也不要太生气了。他之所以如此失态是因为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取得突破了。撒旦对于拿下书院是有时间要求的。如果我们不能在这个时间点到来之前拿下书院,那后果不堪设想。”

    “呃”

    慧言法师愣了愣道:“你是说撒旦跟你们设了线。”

    “对。”

    听到这里慧言法师心中直是一阵狂喜。他还记得来的时候显隆帝跟他说过要尽可能的让腐蚀者充当主力去冲阵,而尽可能的保存禁军的实力。当时慧言法师还在想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现在想来,这其实是再简单不过了。因为此刻腐蚀者自己有截止期限的要求,如此一来他们就必须要尽可能早的出击,必须要尽可能快的达到灭亡书院的目的。

    所以就不用慧言法师操心了。

    因为不管慧言法师出力与否,腐蚀者都会出力。

    这简直是近来慧言法师听到的最好消息了。

    对他来说,接下来哪怕是划水也没有关系了。

    “唔,那看来我们得加快一些进度了。你们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慧言法师此刻是真的躺平了。

    杰夫伦虽然心中气恼,但还是压着火气道:“我的办法就是直接莽穿。只要能够一波莽穿,那其实书院便是有再多的禁制也于我们无干。”

    “可是靠什么莽呢?”

    其实慧言法师的质疑并非没有理由。

    如果可以莽的话,如果很好莽的话,为啥不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莽呢?

    为啥要等待现在才莽呢?

    这不是还是说明了情况很复杂,很难一波捅穿吗?

    这样看来,确实是相当的难办啊。

    “现在已经不是束手束脚的时候了,我们没有选择必须要选择硬上。哪怕硬上会带来很大的风险,也必须这么做。”

    杰夫伦看慧言法师这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心里别提有多愤怒了。

    对他来说,他可以忍受盟友实力不济,但是他不能忍受盟友一直在划水。

    如果盟友一直在划水不担当的话,那么即便巫奥里斯不出面,他也会出面敲打慧言法师的。

    “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慧言法师见杰夫伦来者不善,情绪已经绷紧到了一定的程度,他知道这个时候他是一定要尽可能的表达一些姿态了。

    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情况会相当的糟糕。

    “你之前不是说过你可以引开山长的吗?继续你的承诺啊。”

    巫奥里斯又开始阴阳怪气的嘲讽了。

    事实上,巫奥里斯之所以开始嘲讽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因为对他来说之前慧言法师拍着胸脯保证能够靠着一己之力吸引走山长,给他们创造出空间。

    可是结果呢?

    慧言法师被山长捶的鼻青脸肿,而且连山长的身都近不了。

    这前后的差距简直是太大了,一时间令巫奥里斯都难以承受。

    “山长?”

    慧言法师大笑道:“问题从来就不是出在山长这里。”

    “不是出在山长这里那是出在哪里?”

    巫奥里斯讥讽道:“山长就是书院的定海神针,就是书院的保护神。有了山长在,那些联盟成员才敢如此有恃无恐。如果没有山长保护他们的话,你看他们还敢这么的跳?”

    巫奥里斯其实说的是有些道理的。

    毕竟整个书院中最有实力的就属山长了。

    山长靠着一己之力顶起了书院的半边天。

    如果不把山长除掉或者引走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拿下书院的。

    可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今整个腐蚀者联盟当中没有人能够引走山长,更不要说除掉他了。如此一来这就陷入到了一个死循环之中。

    没有人能够引走山长,没有人能够除掉山长,山长就老老实实的待在书院中做定海神针。

    一切就难以推进。

    “那你倒是把山长引走啊。我至少是尝试过了,但是效果不好。你却是连尝试都没有尝试过吧。却在这里指责盟友,评头论足。我觉得我至少要比你优秀一点。”

    慧言法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时间搞得巫奥里斯快要发疯了。

    他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此刻又要爆炸。

    杰夫伦见势不妙便拉了拉巫奥里斯的衣服:“算了,山长的事情我们再想办法,就不要难为他了。”

    此时此刻杰夫伦也看出来了,慧言法师的心态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在这种心态下,基本上是不用指望他能够站出来独当一面了。

    靠人终归不如靠自己。

    既然距离撒旦要求的期限越来越近,那么他们必须要启用原先最早的方案了。

    那就是离间计。

    只要能够让书院联盟内先出现裂痕,接下来就有很大的可操作性。

    只要离间计用的好,其余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吃完烧烤之后,所有书院弟子皆是各回各家。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赵洵,不过赵洵是在把旺财先送回去之后才回家的。

    毕竟旺财吃成了一个球,若是赵洵不把他送回去,以旺财自己要想走回去简直是难如登天。

    所以赵洵就索性好人做到底,给旺财留下一个近乎完美的印象。

    赵洵返回家后看竹楼里还亮着,心道李太平还没睡觉呢啊。

    果不其然他进到屋子里后见到李太平正在案几后坐着便上前两步道:“太平你咋还不休息呢。”

    “唉,你不回来我哪里睡得着。你看,那盏长明灯就是为你点的。这样不管你什么时候回来,家里头到底是亮堂着的。”

    “太平,你这唉”

    一时间赵洵有些辛酸。

    李太平真的是为了他付出了很多啊,不仅跟家族决裂,跟齐王决裂,还整日为他思考这么多。赵洵是真的觉得有些羞愧。

    “我的错,我不该回来这么晚。”

    “没关系的,今日情况特殊,今日不是旺财的生日吗?你回来晚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此刻的李太平显得是十分的温婉体贴,十分的知心。

    赵洵一时间感动不已。

    “你能这么想真的是太好了。”

    赵洵凑到李太平身边,替她捋了捋头发,笑声道:“太平啊,接下来我可是要给你好好的补偿的。”

    “补偿?你要补偿我什么?”

    “你不是喜欢我的诗词吗,那我就作词一首给你。”

    赵洵说罢酝酿了一番,沉吟道:

    “小立红桥柳半垂,越罗裙飏缕金衣。采得石榴双叶子,欲贻谁?

    便是有情当落日,只应无伴送斜晖。寄语春风休著力,不禁吹。”

    “哇,这首词真的是好美”

    当初李太平第一次跟赵洵相识就是在曲江池畔。

    那时候赵洵也是用一首诗词彻底的吸引了李太平的注意。

    这之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与其说李太平是被赵洵的颜值吸引,不如说是被赵洵的才华吸引。

    当然了,赵旭的颜值也是在线的,只是被才华给掩盖了。

    “怎么样,这首词就是送给你的。谁也担不起我这般描述,唯有你,太平,我的妻子。”

    此刻的赵洵含情脉脉,可谓是十分的浪漫了。

    “赵郎,你对我真好。”

    李太平感动的已经眼眶含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