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零九章 互递书信(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零九章 互递书信(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大明宫,紫辰殿。

    显隆帝整日愁眉紧锁。

    他总觉得这几日有大事要发生,但是具体要发生什么他也不知道。

    直到慧言法师发来消息——第一次围攻书院的行动失败了。

    显隆帝一时间如同被一只巨锤砸中,只觉得头晕眼花,痛苦不已。

    怎么会这样?

    人家都是首战告捷。为何他却是首战即告负?

    不仅首战即告负,而且是联军告负。

    那就说明腐蚀者加禁军的组合并没有显隆帝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一时间显隆帝觉得十分无奈。

    书院就真的那么强吗?连禁军加腐蚀者军团的组合都无法一举将其拿下?

    这说明山长就无敌了吗?

    这天底下真就是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他们吗?

    一瞬间显隆帝觉得自己好像是踩到了沼泽泥潭里,虽然愤怒但是动又动不了。虽然痛苦,但是又没有什么很好的根除办法。

    是真的难啊。

    所以说现在怎么办?

    显隆帝感觉他已经骑虎难下了。

    如果他没有派出慧言法师和禁军的话,多少还可以找借口搪塞。可是如此一来他能够找什么借口,能够找什么借口?

    显隆帝发现即便他再痛苦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难啊,真的好难。

    显隆帝已经在努力的平复心情了,但是他知道他的心情就像是滔滔江水一般很难真的平复下来。

    如今面临的形势不可谓不艰难,不可谓不困苦,只能说当下显隆帝确实缺乏一个解决问题的途径。

    原本显隆帝还想着厚着脸皮叫袁天罡跟慧言法师联手,现在显隆帝已经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袁天罡跟慧言法师联手是建立在一切顺利的前提下。这个时候显隆帝叫袁天罡赶赴增援,不等于是在打慧言法师的脸吗?

    到时慧言法师会怎么想?

    慧言法师难道不会觉得羞辱吗?

    所以显隆帝现在即便心里有再多的计较也不能付诸于实施,即便心里有再多的困苦也不能表露出来。

    他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毕竟这个决定是他做出来的,那么现在他就必须要为这个决定负责。

    显隆帝决定,让慧言法师继续带着整支禁军驻扎在终南山。

    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对慧言法师来说也是如此。

    只能说慧言法师之前经历的都是在是太顺利了,一度让显隆帝产生了错觉。

    这种情况下,自然难以进一步的推进。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轻视了对手的实力。

    书院到底是书院,山长到底是山长,不是一些阿猫阿狗能够比较的。

    目前来看,整体而言局势尚且还是处于对峙的阶段。

    所以在这个阶段真的不能松下这口气。

    显隆帝知道松下这口气容易,但是要想真正提起这口气可就太难了。

    整个腐蚀者联盟拥有着极强的侵略性,但是这是建立在他们觉得书院必须要拿下的基础上。

    如果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改变了这个想法,或者觉得拿下书院损失太大性价比不高,而有了新的想法该怎么办?

    显隆帝到了那时就太被动了。

    唉,真的是多事之秋啊。

    显隆帝感到自己完全无法控制这一切,所有的节奏都像是朝着崩盘的方向发展。

    显隆帝不知道要过多久他才能够彻底的睡上一个安稳觉。

    但是他知道只要书院存在一天,只要山长还活着一天他的这个愿望就不可能实现。

    所以显隆帝即便是要费尽气力,即便是要付出所有的努力也要竭尽全力的去灭掉书院。

    即便为此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康复对赵洵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彻底康复。

    在当下的情况下,要保证身体的健康十分困难。

    但是赵洵并没有放弃。

    青莲道长吴全义一直很关注他的健康,时而过来询问一番他的状态。

    目前来看赵洵的身体已经算是趋于了稳定,但是要想彻底的恢复巅峰怕是还要些时日。

    所幸的是有李太平照顾,赵洵也可以放下心来安安静静的享受了。

    当然,康复训练还是不能中断的。目前赵洵的状态隔天一次康复训练是有必要的。如果每天一次强度实在是太高,如果三天一次的话又起不到康复训练的效果。

    所以这真的是很难。

    保持稳定的情绪尤为重要,赵洵这点做的还是相当不错的。

    能够以一个相对饱满的状态迎接即将到来的挑战,这是必须的。

    “小师弟,你现在感觉自己体内的元气怎么样,还在乱窜吗?”

    龙清泉显然十分关心赵洵的状态。

    目前来看赵洵的状态还算是相对保持的不错的,但是真气这一块怕是真的有些麻烦。

    “嗯,比之前要好一些了,但是偶尔还是会有乱窜的情况发生。”

    赵洵确实显得有些无奈。

    当下的情况只能说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遗留在他体内的毒素并没有彻底排干净。

    包括上一次,毒素不也是沉积在体内导致了极为严重的后果吗?

    上一次包括山长在内都说赵洵体内的毒素已经彻底的排干净了。结果呢?

    赵洵并没有埋怨山长的意思,但是这毒素实在是隐匿性太高了,太会躲藏了。

    只要一给他机会,就有可能会复发。

    如此情况着实是让人担忧啊。

    不过赵洵胜在心态好,任何问题都不可能将他彻底的击垮。

    所以哪怕是现在的情况,赵洵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心态。

    “三师兄,你说这个毒素会不会随着修行等级的提高或者境界的提高便变得厉害?我当时没有练习轻功的时候毒素并没有发作,但是一练习轻功之后毒素就突然爆发了。我总觉着这两者之间有着隐藏的关系。”

    “呃”

    龙清泉听得直挠头:“这倒是未必吧。我觉得毒素不会那么狡猾吧。但是你练习轻功的时候肯定是要更加频繁的调动真气的,这会使得你体内的真气到处乱窜。从这个角度来看,你说的倒也是有些道理。”

    龙清泉托着下巴思考了一番:“所以说其实你的真气受到了蛮大的影响。只要你一调动真气,基本上就会出现上述的情况。”

    赵洵对三师兄龙清泉的判断基本上是认可的,他的病情一直反复基本上就是毒素造成的。

    但是要继续深挖的话,毒素方面的影响确实要比其他方面的影响更大一些。

    而这个毒素狡猾之处就在于平时的时候它会很好的隐藏起来,可是一旦出现真气的波动,毒素就会突然出现甚至扩散。

    等到毒素扩散到一定的程度后,真气就难以凝聚了。

    赵洵也会感受到十分痛苦的感觉,甚至因此而晕厥。

    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赵洵并不觉得有任何的异样。

    当然了,想要彻底的把毒素从体内排干净现在看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目前来看整个书院也并没有太好的方法。赵洵现在能够做的也就是极力的配合,极力的配合龙清泉以及山长、青莲道长等一干人等。

    只要能够达到预想中的目的,那么一切就是值得的。

    赵洵并不害怕等待,他只怕等待等不来结果。

    若是这样的话,那辛苦的付出和努力就白费了。

    “小师弟啊,要我说你要是觉得身体稍好一些了,也不要一直窝着了。能出去走走就出去走走,这对于你身体肯定是有好处的呀。”

    三师兄龙清泉这才安静了几天就又开始躁动不安了。

    当下的局势对龙清泉来说可以算是一个巨大的考验,龙清泉是很难长时间的保持安静的,但是没了小师弟赵洵的陪伴一切就都像是变了味道一样。

    所以现在龙清泉所希望的是能够尽可能的鼓动赵洵出去走一走。

    未必要直接开始修行训练,那样确实太危险了些,但是只要能够多走动一番对于活动身子骨也是有好处的。

    “唔”

    “可以啊,如果只是走动走动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说老实话,这段时间赵洵确实是给憋坏了。

    长时间憋闷的生活让这个人的情绪都变得压抑,赵洵感觉自己都快要e摸了。

    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时候跳了出来,更加让赵洵坚定了往外走走的打算。

    也许并不需要走的太远,但是确实要拿出一些应有的态度来。

    生活并不是只剩下了所谓的一地鸡毛,还有诗和远方。

    虽然目前赵洵不能走的太远,但是沿着竹林走一走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说罢赵洵便跟三师兄龙清泉满心欢喜的朝外走去。

    不得不说,这种神清气爽的感觉确实让人觉得十分的舒服。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空气之中甚至带着芳香泥土的气息,那种美妙的感觉一时间让赵洵忘记了所有的烦忧,能够以一个最佳的状态迎接美好的生活。

    生活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笑面生活拥有一个美好的态度还是很关键的。

    能够保持良好的心态,那么即便是在接下来遇到再艰难困阻的事情,也不会觉得困难了。

    “啦啦啦,心态好才是真的话,没有什么能够击败我!”

    昨日刚刚下过一场雨,所以竹林旁的泥土都是新鲜芳香的。

    赵洵特意凑近去瞧了瞧,竟然意外的发现了许多竹笋以及菌孤。

    “哇,可以多采集一些竹笋和菌孤,中午可以吃竹笋炒肉,干炒蘑孤。”

    赵洵看到这两位鲜菜的时候激动的心情简直是难以言表。

    这两样可谓是顶级的山珍啊,那个味道只有一个鲜字能够形容。

    “哈哈小师弟,做饭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吧。交给我好了。”

    “呃,我本来也没有说要亲自做啊。这不是有大厨三师兄在吗,我只要在一旁看着就好了。”

    赵洵调皮的说道。

    “好吧,那我就放心了。要是你拖着一副病恹恹的身体还要去做菜,那我的心里才是会过意不去的呢。”

    “哈哈,放心好了。”

    赵洵吐了吐舌头道:“有这么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偷懒,我才没有那么上杆子的去做饭呢。三师兄啊你是不知道炸油条的痛苦啊。那油星子不停的崩到你的胳膊上的感觉,真的是叫人绝望啊。”

    “呃”

    龙清泉一听也是有些害怕。

    “真的就那么恐怖吗?”

    “当然了,三师兄,你要知道啊保持冷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处变不惊是多少大儒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不知道别人行不行,反正我是面对那么一张滚烫的油锅时无法做到全然无惧的。”

    赵洵咽了口吐沫道:“但是那油条确实十分好吃,如果有机会的话,三师兄一定要试着做一做。”

    “是你小子又犯馋了吧?”

    龙清泉挑了挑眉道:“得了,有机会我去给你炸一点油条,这样你也不用每日总缠着我要了。”

    “嗯嗯。”

    “对了我最近听说一件事哈,好像是贾兴文在安西都护府已经扎下根来了,他貌似很得到大都护的刘霖的赏识。刘霖还对他委以重任呢。”

    “是吗?”

    赵洵闻听此言一时间来了兴趣。

    “贾大哥是个老实人,不争不抢的性格,但是优点就是踏实肯干,任劳任怨。当然了,贾大哥的能力还是相当强的。基本上一件事情到了他的手上很少会出现翻车的情况,这还是很不容易的。”

    “唔”

    龙清泉点了点头道:“怪不得他去了安西之后就一路顺风顺水,原来是底子扎实啊。不过他在长安的时候似乎并不能算是仕途亨通吧。要不是遇到你,可能他下半辈子就得继续蹉跎下去了。”

    “谁说不是呢,当下的形势对贾大哥来说,已经算是做好的了。除了这么一档子事他是不可能留在不良人衙门了。即便冯大人不去针对他,显隆帝这个狗皇帝肯定也是会去针对他的。去了安西挺好,天高皇帝远的,显隆帝这厮也不可能管得到他。”

    “嗯”

    “就是可惜你们二人之间不能总见面了。隔着那么远,除非动用传送术,不然基本上是见不到面了。”

    对啊!

    被三师兄龙清泉那么一点,赵洵突然恍悟。

    既然有传送阵的存在,那为啥不用啊。

    在赵洵看来,传送阵简直就是修行者世界黑科技一般的存在。

    基本上只要有传送阵在,信息的传递是可以实现即时性的。

    当然了,赵洵并不打算利用传送阵将他本人传送过去。

    一来这样消耗太大,二来以赵洵目前的实力不足以做到,需要假手于人。

    青莲道长吴全义是应该可以办到的,但是如此一来对于体力修为的损耗太大,赵洵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赵洵想要做的是写一封信,随后利用传送术传递到安西都护府。

    当然了,赵洵很清楚,即便如此以他目前的虚弱身体状态也是完成不了的。

    所以他还是要假手于人。

    “三师兄,我想请你帮一个忙,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啊哈哈,小师弟你弄得那么客气作甚。都是同门师兄弟,自然应该要互相帮衬才是啊。”

    三师兄龙清泉正愁没有帮助赵洵的机会呢,见赵洵这次主动表态,一时间却是来了兴致。

    “说罢,你要我帮什么忙?只要是我能够帮上的,一定帮你。”

    “嗯,我想要写一封信,然后利用传送术送到安西都护府去。如果我身体是健康的话,我自己就能够办到。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想必三师兄也是知道的。我不能强行的调用元气,不然毒素可能会在身体内蔓延。所以就只能劳烦三师兄了。”

    赵洵说的十分客气,期间也不乏卖惨。

    如此一来三师兄龙清泉自然是不好拒绝了。

    事实上龙清泉一直都在自责,自责不能帮助赵洵。

    现在赵洵有事相求,龙清泉自然不会再有丝毫的犹豫。

    “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就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

    龙清泉拍着胸脯保证道。

    他好歹也是二品修行者,硬实力还是有的,利用传送术传递一封信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好,那我先去写信。”

    赵洵见龙清泉爽快的答应了,心中十分满意。

    有了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保证,他接下来就可以放心了。

    也不知道贾大哥现在在西域过的怎么样,这封长信看来是有的写了

    西域,安西都护府。

    贾兴文像是往常那样在处理公务。

    不得不说,遥远的西域公务比起长安来是一点也不少。

    每日一早,贾兴文的桉头就会被堆积如同小山一般的文书塞满。

    这个时候贾兴文就会感到一阵欲哭无泪。

    是啊,一个人能够保持良好的状态并不容易,尤其是一直保证。

    很多时候贾兴文都在想如果赵洵能够跟他一起来西域的话那该有多好。

    在很多方面赵洵都是相当优秀的。

    贾兴文也曾经从赵洵的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可惜啊,可惜现如今他们两个人天各一方。

    就眼下的形势而言,恐怕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二人都难以相见了。

    对此贾兴文自然是感到十分遗憾的。

    但是这人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世间不如意者十有八九,但是生活不是还得继续吗?

    其实不光是赵洵,有的时候贾兴文还会想起旺财。

    这个家伙还是挺让人操心的,一有机会贾兴文就会极力的提点旺财两句,生怕旺财因为玩的飘了而整出一些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来。

    但是现在贾兴文不在旺财的身边了,旺财还能够像是以前那样好好的听话吗?

    唉,要是赵洵能够跟旺财待在一起就再好不过了。

    “贾大人,大都护请你去一趟。”

    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吏毕恭毕敬的对贾兴文禀报道。

    “好,我知道了。”

    贾兴文如今在整个安西都护府中的地位很高,仅仅次于大都护刘霖,可谓是刘霖重点培养的对象。

    安西都护府上上下下的将士们自然也对此心知肚明。

    对他们来说,跟对人显然十分的关键。

    如果可以跟着贾兴文混的风生水起,那么为什么不呢?

    要知道大都护刘霖之后肯定是要有人接班的。

    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刘霖真的就是接班最好的人选。

    所以他们对待贾兴文的态度可谓是相当的客气,基本上不会存在任何的不好的情绪。

    贾兴文也明白这点,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趾高气扬鼻孔朝天。

    在他看来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十分的重要。

    如果他可以保持良好的心态,他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很快贾兴文便来到了大都护刘霖的房间。

    像往常一样对大都护刘霖一番询问得到了允准之后,贾兴文便小心翼翼的走入了房间。

    见到刘霖伏桉疾书,贾兴文不敢打扰,恭恭敬敬的站在远处束手而立。

    过了良久之后,刘霖终于停笔。

    “兴文来了啊,坐。”

    贾兴文连忙在一旁的椅子上坐定。他撩起袍衫的下摆,只将将坐上了半边屁股。这样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恭敬。

    “大都护唤属下来所谓何事?”

    “嗯,其实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不过有一封你的信,是从终南山发来的。而且他们动用了传送术,我想肯定是十分的紧急。因为一般的信是不可能动用传送术进行传送的。”

    “什么,来自终南山的信?”

    贾兴文一时间有些发懵。

    他在终南山有家人吗?

    印象中似乎并没有啊。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一时间刘霖凝神道。

    “没,没有。”

    “嗯,你先看看吧。”

    刘霖点了点头,随即将一封书信递给了贾兴文。

    贾兴文小心翼翼的取来书信,随后将信纸取了出来展开来看。

    “呃,竟然是明允写来的信。”

    贾兴文看后可谓是大吃一惊。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赵洵会写信给他。

    还有就是赵洵是怎么知道他现在在安西的?

    不管了,不管这些了。

    先看完这封信再说。

    这是一封长信,所以贾兴文看了相当之久。

    看罢之后他却是眼眶微红,久久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

    “没想到啊,真的是没有想到,明允到现在还挂念着我。我还以为我们之间再也不可能有联系了呢。”

    “兴文啊,怎么,这个人你认识。”

    “回大都护的话,此人正是我的旧相识,也是我的挚友赵洵赵明允。”

    在大都护刘霖的面前,贾兴文并没有任何的保留。

    因为他知道刘霖大都护并不会对他有任何的坏心眼。

    刘霖是一个相当正直的人,正是因此贾兴文投靠他之后才会如此顺风顺水,才会由此而平步青云。

    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其他的人,贾兴文都很难由此而轻易的起飞。

    对于一个没有背景的人,对于一个没有后台的人,要想在官场之上混的风生水起,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贾兴文做到了。

    他的这段经历基本上很难复制。

    “赵洵啊,这也是一个妙人呢。”

    大都护刘霖一边捋着胡须一边道:“抛开其他层面的事情,其实本将军是相当佩服赵洵的。一个人能够有如此勇气如此担当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刘霖没有点的很透,但是贾兴文明白大都护说的是什么事情。

    那就是赵洵斩杀魏王之后毫不犹豫的辞官。

    显隆帝虽然对此恨得压根发痒,但是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顺其自然,只能由着赵洵隐居到终南山。

    “是啊,明允真的是一个妙人。在此之前我从未有见过像他这么神奇的人。可以说明允算是一个传奇了。”

    贾兴文这倒不是乱发感慨,是真的有感而发。

    赵洵在各个方面都表现的太过特殊了,在各个方面都展现出了一个不符合这个世界人的特质。

    所以贾兴文很希望有机会能够跟赵洵再续前缘。

    二人是死党,是过命的兄弟。

    如果让贾兴文挑出这辈子最要好的兄弟,那一定非赵洵莫属了。

    当然,还有旺财。

    “大都护,你说我们能够给他回信吗,我的意思是通过传送术。”

    对此,贾兴文还是相当在意的。

    因为赵洵对他那么的关心,如果贾兴文不能在第一时间回信的话,总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嗯,技术手段上应该可以实现。”

    安西都护府并不缺少传送阵,修行者也是有的。

    所以传送一封信应该没有什么难度。

    “不过”

    本来贾兴文已经是极度欢喜了,可是接下来他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上。

    不过?不过什么?

    这个时候大都护为啥要说一句不过?

    难不成大都护有什么难处?还是说大都护有一些难言之隐?

    不管是哪一种,贾兴文都十分的紧张。

    “不过不能以都护府的名义,最多只能以你私人的名义。本将军知道这样有些过分,但是没有办法,毕竟赵洵跟陛下闹出了这种别扭,本将军便是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安西军这上上下下的将士们考虑啊。”

    “嗯。大都护考虑的很周道,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对此贾兴文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难以接受的。

    毕竟赵洵现在跟朝廷的关系水火不容。

    而大都护刘霖又是朝廷命官。

    这种时候小心一些总归是没有错的。

    再说了这对于贾兴文来说又不难实现,只不过落款处不要体现安西都护府,只用他个人的名义就好。

    这当然是非常有必要的。

    “大都护请放心,我一定不会把都护府卷入其中的。”

    “如此便好。”

    大都护刘霖满意的点了点头

    “收到回信了,收到回信了小师弟。”

    三师兄龙清泉十分兴奋的挥舞着一张信纸朝赵洵跑来。

    “什么,回信?是贾大哥的回信吗?”

    “当然了,刚刚你不就给贾兴文写了一封信?你又没有给其他人写信,其他人怎么可能会给你回信?”

    一时间赵洵愣了愣,似乎也是哦。

    他真的是太激动了,激动的人都跟着傻了。

    “给你。”

    贾兴文将信纸递给了赵洵,赵洵便取出来展开看。

    他看的很仔细很认真,一字一句,一行行的读下去。

    可以说贾兴文给他的这封回信比他之前写的那封信还要长。

    一字一句间皆是体现了贾兴文对赵洵的关爱。

    这让赵洵觉得十分的感动。

    好兄弟就是好兄弟,好兄弟真的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有的时候赵洵总会想如果他刚刚来到大周世界后,如果他刚刚加入不良人衙门后遇到的不是贾兴文贾大哥而是另外一个人会怎么样。

    这个世界上应该很少有人会像贾大哥那么正直了吧?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简直就是泥沼中的一股清泉。

    这样的人偏偏就是郁郁不得志的,不然也不可能十几年了还未获得任何的升迁。

    但是如此一来也算是给了赵洵机会。

    赵洵跟这样的人一起生活一起办桉,让他能够慢慢的了解这个时代了解这个世界。

    这是很不容易的。

    有了这段成长的经历,赵洵就能够更全面更深入的认识这个世界。

    大周帝国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

    所以赵洵也在竭力的适应。

    后来赵洵更是加入了书院,和一众书院弟子这些最可爱的师兄师姐们一起生活。

    但是赵洵并没有因此而澹化了跟贾兴文贾大哥以及旺财的关系。

    他们彼此之间仍然是十分要好的朋友。

    每看一字,每看一句赵洵都是十分的感动。

    不容易啊,不容易。

    他现在真的是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又跟贾大哥搭上线了。

    “贾大哥说他在安西过的很好,他得到了大都护刘霖的重用,一路并步青云。”

    赵洵是真的打心里为贾兴文感到高兴。

    一个人能够逆袭成这个样子,简直是网文男主角才有的待遇啊。

    如果不是有赵洵这个更加逆天的存在,赵洵是真的觉得贾兴文有可能是穿越者了。

    “唉,看着他在西域过的很好,我这心里头也就踏实了。”

    赵洵此刻是真的很感动。

    “好啊,真的是太好了。”

    一旁的三师兄龙清泉都感到开心了起来。

    “小师弟这下你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可以彻底的放心了。”

    “嗯,现在我是真的可以放心了。”

    赵洵这么说真的不是矫情。

    他一直很担心贾兴文的安全问题。

    虽然旺财说了贾兴文是被冯昊冯大人举荐去的安西,但是谁知道安西大都护刘霖的人品究竟如何呢?

    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隔肚皮啊。

    也许表面上看起来一个人是显得很温文尔雅,但实际上可能是个花花肠子,可能是一肚子的坏水。

    而且西域距离长安城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即便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可能来得及响应。

    除非赵洵动用传送术,直接将他自己传送到那里去。

    可是这样一来对于元神和修为的损耗是相当巨大的。

    所以能够看的出来这其实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所幸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完美的,贾兴文贾大哥找到了他的伯乐,找到了懂得他赏识他的人。

    良禽择木而栖,贾大哥能够有这么好的归宿,赵洵是真的感到开心。

    “不行,我要把这个好消息赶紧告诉旺财。旺财一直都在担心着贾大哥,他知道之后一定会比我还高兴的。”

    赵洵如此的兴奋,三师兄龙清泉人都傻了。

    “也不用这么急吧。再说了旺财现在应该还在睡懒觉呢啊。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的生活作息和习惯啊,小师弟。”

    赵洵仔细想了想似乎三师兄龙清泉说的并没有什么毛病啊。

    目前看来,旺财应该是书院最懒之人没有疑问了。

    有了旺财在,其他人不用考虑竞争第一了,基本上可以直接开始竞争第二了。

    “虽然是这么个道理,可是三师兄你看看天色,也差不多该叫旺财起床了啊。”

    赵洵无奈的双手一摊道:“这着实是不算早了。要是继续耗下去的话,我真的担心旺财会因此而睡成一头猪的啊。”

    确实,此刻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龙清泉哈哈笑道:“我不管你了,都随你的。若是你实在想要去叫他就去吧。别到时候打起来就好。”

    赵洵苦着脸道:“那倒不至于吧,旺财也是一个十分通情达理的人啊。我觉得他应该能够理解我此刻的心情的。”

    赵洵知道刚刚叫醒旺财的时候旺财是有可能感到痛苦的,甚至他会稍稍的有一些愤怒。但是这种情绪很快就会澹化,一旦旺财意识到赵洵把信拿出来的时候,一旦旺财看到那封信是贾兴文写的时候。

    兄弟三人之间深厚的感情远不是其他东西可以比拟的。

    赵洵跟旺财在一起就有无限的可能。

    虽然现在贾兴文不在长安,铁三角之间少了一个。

    但是看到了书信的时候他们就彷佛能够感觉到贾兴文就在他们的身边。

    那种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的

    “旺财,起床了,快起床了。”

    赵洵来到了旺财的住处,毫不犹豫的冲进了屋子,揪住旺财的耳朵就往起抓。

    不得不说这一招用来对付旺财那是屡试不爽。

    赵洵试过几次之后都相当的好用。

    故而现在已经作为了他对付旺财的保留项目。

    此时此刻旺财自然是不想起床的。

    一个想要睡懒觉的人,一个想要装睡的人你轻易是不可能把他叫醒的。

    但是赵洵此刻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自然不会任由旺财在这里瞎折腾。

    对他来说,旺财现在是起也得起,不起也得起,没有任何的选择可言。

    “呃”

    旺财被赵洵折腾了一番之后直是感到懊恼不已。

    “明允兄,你这是在做什么啊。这才什么时候啊,就要叫我起床?”

    “妈呀,旺财你看看现在的天色,都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还不起床?你在等什么?”

    一时间赵洵感到整个人都麻了。

    他实在难以理解这一是怎么发生的。

    旺财怎么能够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毕竟对于赵洵来说,这已经板上钉钉,显而易见的事情了。

    “真的吗?”

    旺财对此确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他的一双小眼睛疑惑的盯着赵洵,彷佛是在进行确认一样。

    “呃,当然是,当然已经是中午了。你快起来看看吧。”

    赵洵一把将旺财的被子掀开,旺财只能爬起床。

    “哎呀明允兄好像确实是正午了哈,不好意思啊,我这就去洗漱。”

    说罢旺财头也不回的一熘烟的跑了。

    赵洵心道对付旺财就得来狠得,要是任由他在这里折腾,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起床呢。

    旺财的这个作息啊他是真的服了。不过有的人确实如此,有的人天生就能睡。

    比如说赵洵其实一天只睡上三四个时辰就够了。但是旺财不行,旺财保底一天要睡上七八个时辰。这还是保底的,若是赶上昏昏欲睡的时候旺财一天睡上九十个时辰也不是不可能。

    旺财这睡眠质量简直快赶上猫科动物了。

    很快旺财就洗漱好了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明允兄你这一大早的跑来把我提熘起来,到底是为了啥啊。”

    “嗯,你看看这是什么。”

    赵洵见旺财的状态差不多清醒了,便从背后将早就准备好的信封掏了出来。

    “这是什么?一封信吗?”

    一时间旺财感到有些错愕。

    “对啊,这是一封信。”

    赵洵毫不犹豫的说道:“不但是一封信,更是从西域寄来的一封信。”

    旺财还是比较敏感的,一听这封信是从西域寄过来的,一时间就明白了什么。

    “该不会是贾大哥寄来的吧?”

    “然也。”

    赵洵也不再装了,干脆利落的说道:“这封信就是贾大哥寄来的。我之前利用传送术写了一封信传送去了安西都护府,没想到没过多久之后就收到了回信,回信之人恰恰就是贾大哥无疑。这真的是令人感到欣喜啊。没想到我们兄弟之间分开了这么久之后终于又再次联络上了。”

    此刻的赵洵感到自己幸福的快要晕了过去。

    旺财的状态呢也差不了多少,他也在兴奋挥舞起小拳头。

    “嗷嗷嗷,这真的是太好了。快让我看看这封信。”

    见旺财这副急不可耐的熊样,赵洵直是被逗乐了。

    “哈哈,那你就先看看吧。贾大哥说他在西域一切都好,叫我们不必过于的担心呢。”

    说罢赵洵便你也不再去逗旺财,直接将信递给他。

    “哈哈,不容易啊,真的是不容易,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能够这么快都取得联系,天意只能说这都是天意啊。”

    幸福的时光总是这样短暂的,至少在当下在旺财看过了这封信之后,觉得自己瞬间被填满了一样。

    “太幸福了,人世间的事情还有哪个比这个更幸福的?要是有朝一日我们可以团聚的话就更好了。我真的是迫不及待的能够跟贾大哥团聚了。只是我们之间似乎相隔的确实是太远了。但时间内来看,相聚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嗯,旺财你说的不错。西域距离长安太远了。除非动用传送阵,不然要想及时的相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唉,真的是太可惜了啊。都是狗皇帝害的,要不是狗皇帝的话,我们现在三个人还待在一起呢。”

    旺财想到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显隆帝,恨得直是压根发痒。

    “哈哈,撒翁失马焉知非福呢。如果不是我们被迫分开,贾大哥也不会去西域,也就不会遇到他的伯乐刘霖刘将军了。你看现在贾大哥在西域大展宏图的样子难道不威风潇洒吗?我们是真的应该为他感到高兴呢。”

    “嗯”

    旺财仔细想了想似乎也是这道理。

    “只希望以后我们有机会能够一起再聚一聚吧。这个情分真的不容易,我可不希望因为一直不聚最后彼此之间的感情澹化了。”

    “不可能的。我们三个人都是重情重义之人,自然不可能因此而澹化感情的啊。”

    赵洵对此还是相当的有信心的,贾兴文也好,旺财也罢,包括他,都是把感情和信义看得比名利重得多的人。目前来看一切尚且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只要有朝一日他们能够重新聚在一起,那种熟悉的感觉肯定就会随之回来了。

    “嗯,希望如此吧,我真的希望一切向好。”

    “对了明允兄,最近你的身体状态怎么样?”

    旺财对于赵洵的身体状况还是非常的关心的,毕竟这件事说白了跟他还是有不小的联系的。如果不是因为他当时的疏忽赵洵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危险。

    想想还是后怕啊,要不是山长治疗的及时,天知道赵洵会因此而产生什么变化。

    “嗯我已经好多了。”

    赵洵点了点头道:“整体的状态相当之好,就是还不能动用真气去修行,这个是比较麻烦的地方。”

    赵洵如今的身体状态其实挺奇怪的。

    一方面他基本的身体不存在任何的状况。但是另一方面只要他催化真气就会影响到体内的毒素。或者说只要他催化真气,体内的毒素就会被催发而进行扩散。

    说白了这更加像是一种信号。受到这种信号的影响之后,整个人的身体状态都会产生巨变。

    “嗯,那就好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担心你,看到你没事后我也能够放心了。”

    旺财此时此刻长松了一口气。

    对他来说赵洵好才是真的好,只有赵洵保持了健康,他们才能够安稳的生活下去。

    三兄弟少了谁都不行,都要好好的!

    “旺财啊,你之前去过西域吗?”

    “西域?没有没有?”

    见赵洵把话题转的如此之快,旺财一时间愣住了。

    “我怎么会去西域呢,明允兄你别开玩笑了。那个地方除了军队和商人鲜少有人前去。”

    “可你不就是商人吗?”

    赵洵这下却是彻底被旺财给逗乐了。

    旺财如果不算是商人,这个世界上还有商人吗?

    “呃好像是呃”

    旺财一边摸着的他的小脑袋瓜子,一边灿灿笑道:“但是一般去西域的都是胡人居多。他们本就居住在河中地区,西域对他们来说可以算的上是一个中转站。他们在西域停留补给之后一般都会一路东进,经过河西走廊之后来到长安。他们中的有些人有感于长安城的繁华,所以来了之后就会停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甚至都不愿意再回到故土。当然,还是有不少人会从长安采买丝绸、茶叶等等再经过原路返回西域甚至是河中。”

    一说起这条丝绸之路,旺财可谓是来了兴致,吐沫星子四溅十分的热情。

    赵洵也被他勾起了兴致,点了点头道:“继续说说看,西域是什么样子的。”

    “虽然我自己没有去过西域但是还是听过不少人描述过西域的。据说在西域啊,那里有无数的骆驼牛羊,还有无数的长着不同童色的人。”

    旺财挠了挠头道:“这些人似乎天生就有着经商的天赋一样,经过他们的贩卖,一件在河中很普通很便宜的香料都能涨价数倍。”

    赵洵心道这倒是也符合商品的本质,商品的本质就是流通,就是为了让一个地方没有的东西能够在另一个地方出现。

    至于涨价这种行为嘛,只要不是投机倒把,不是囤货居奇,明码标价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倒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就比如中原的瓷器卖到遥远的西方,不是也会翻了数倍吗?

    就比如茶叶和丝绸,这些到了西方也是顶级贵族才能享用的。

    所以这方面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至于旺财所说的天生的经商天赋,赵洵却是有些不以为然。

    在赵洵看来,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人能够拥有天生的天赋。更多的是后天的积累,以及耳濡目染。

    因为这些经商的一般都是大家族。

    而且一般如果父辈经商,那么他们的子孙后代,肯定会经商。

    旺财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潘家是整个长安甚至大周地区最强大的商人,其势力范围涵盖各大商业领域。

    这种情况下自然而然的会让年幼的小旺财对经商产生浓厚的兴趣。

    在这种兴趣加持下旺财自然而然的变得更加愿意经商。

    很多时候就是一次尝试之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当然,赵洵也不是否定天赋的重要性。

    比如从事艺术性领域的工作,那没有天赋肯定是不行的。

    有天赋和没有天赋的人从一开始就能够看出来。

    可怕的是有些人自己不自知,认为自己就是能够尝试一番。

    最后的结果往往是差强人意的。

    所以认清自己的能力和状态是很重要的,没有那个天赋和能力,却非要从事一个领域的工作,那不仅仅是对自己的折磨,更是对家人和家族的折磨。

    “所以那些来自河中的人到了西域之后呢,他们基本上会跟当地的人交流吗?”

    这是赵洵很关注的一点,因为在他看来,既然这些来自河中的人最终的目的地是长安城,那么他们在西域更多只是把其当做一个暂住地,只是一个短暂的用于补给和休息的地方。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在西域吧?

    “那倒也不一定。商人的本质就是逐利。如果说他们跑一趟丝绸之路,从河中来到长安,再从长安返回河中需要两年的时间的话,其中至少有几个月的时间是在西域度过的。那么这段时间如果他们只是用于补给休息的话,是不是太可惜了太浪费了?”

    “呃,似乎也是。”

    不得不说旺财确实有成为一名顶级商人的天赋,什么是顶级商人的天赋?那就是对于商机的敏感性。

    也许一个普通人看到一件事的时候并不会主动的将其与商业所联系。但是旺财会。

    旺财会很好的将其结合,想出一个赚钱的最好方法。

    久而久之这差距就会越来越明显,所有人或许都能够感受到其差距。

    而且有的时候你不服不行,这玩意确实是相当的吃天赋。

    “他们可能会在西域的时候也进行一番交易,这样可以让他们获得的利益最大化。”

    “人生有得时候不就是这样吗?”

    旺财双手一摊道:“我们总是不断的在追逐,总是在不断的争取。我们想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们有的时候也会看花眼,有的时候也会迷茫。但是没有关系,只要我们清楚自己最终想要的东西在哪里,就一定有机会最终拿到他。”

    “嗯,有道理。”

    赵洵对于旺财说的话还是相当认同的,在他看来这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靠努力解决的。

    “所以西域在我看来可以算的上是一个遥远的梦了。我虽然从来没有去到过西域,但是我可以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那就是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抵达西域,一定要成为在西域最成功的中原商人。”

    说这话的时候旺财攥紧了他的小拳头,显得是相当的认真。

    赵洵也不禁被他的态度所影响。

    “嗯,有志向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看好你。”

    “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是西域三十六国最好都永远的臣服于大周,毕竟只有那个地方安全了,我们商人去心里才踏实啊。若是一直都是混乱的状态,我可不敢去。”

    哈哈,这句话倒是符合旺财的性格。

    旺财的性格就是那种典型的谨小慎微,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一定不会去做的。

    这厮简直是赵洵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最惜命的存在。

    “那没毛病啊。毕竟有本事赚钱也要有命花才行。”

    “对啊,现在的情况其实就是这样的。”

    旺财似乎对这些事情看的相当开。

    “对我来说赚钱就是一个兴趣,仅仅是一个兴趣而已。我本身已经不愁吃穿了,那么赚多赚少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了。我只要开心就好。”

    旺财能够看的这么开,赵洵真的是很欣慰啊。

    “所以等到这场仗打完之后,你打算跟我一起去云游天下吗?”

    “当然了,为什么不呢?”

    旺财嘿嘿一笑道:“明允兄,之前我们不是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吗?当时你说自己最想去的地方是江南道,其次是蜀中。我没记错吧?”

    “好像是的。”

    赵洵澹然一笑道:“不过现在我的想法似乎已经有了一定的变化。人一直都是在变得,不是吗?”

    赵洵澹澹道:“我现在有些想去西域了。上一次前往河西,若不是遇到魏王,我很可能会继续西进,有机会真正抵达河西。但是出了那档子事之后所有原先的计划也就都变了,我只能放弃了继续西进的计划,而选择了回到长安。看来,人生中的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了的。我们人为的努力只能在某些方面影响一笑部分,至于究竟结果如何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

    “嗯”

    旺财频偏点头道:“是啊,人生中的事情真的是说不好的啊。不过如果明允兄你想去西域的话我肯定会陪你去。现在西域对我们来说已经意义非凡了不是吗?因为那里有贾大哥在。”

    “是啊,贾大哥在哪里,这点很重要的。”

    赵洵感慨道:“当年我们拜把子做兄弟的时候就说过无论如何也要永远在一起。现在我们虽然分开了,但是也只是暂时分开了而已。我们终归会再聚首的。目前来看,贾大哥已经投入了安西军中,指望着他来找我们有些不那么现实。所以对我们来说最好的团聚方法就是我们去找他。”

    “嗯”

    旺财点了点头道:“希望我们终有一日可以跟贾大哥团聚的吧。我真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贾大哥一起吃烤羊腿,喝马奶酒了。”

    “噗”

    赵洵实在是憋不住了。

    “烤羊腿的话我还是信的。可是喝马奶酒你确定可以吗?”

    赵洵一时间人有些麻了。

    “马奶酒的话喝起来会醉的。”

    “不会啊,我觉得马奶酒跟葡萄酒差不多,喝了一点都不会醉。”

    旺财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想一想就觉得这种生活让人向往啊。喝着马奶酒吃着烤羊腿。啧啧,就是神仙来了我也不换。”

    旺财现在所描述的,也恰恰是赵洵所向往的。

    美好的生活其实很简单,美好的生活就是努力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能够凭借这个事情养活自己。

    “嗯,那我们一定要在西域多待一段时间啊。听起来真的很不错的样子。”

    赵洵感慨道:“人生苦短,趁着我们还年轻,多走走总归是好事情。”

    赵洵此时此刻想起了六师兄卢光斗。

    在赵洵看来,六师兄卢光斗是一个相当徐霞客的人物。说他是大周徐霞客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一个人要是自始至终保持着一个高强度的状态不断的云游,其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六师兄他做到了。

    大周各地,还有那一处角落六师兄没有去过吗?

    赵洵不知道。

    但是赵洵知道,只要给六师兄一个机会,他是一定会努力的走遍世界的尽头。

    这种精神真的是值得赵洵学习。

    终南山虽然很好,虽然是桃花源一般的存在,但是若是只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一块,那肯定是不够的。

    那样生活就会失去很多的乐趣,失去很多的可能,失去很多本应具有的东西。

    “游历的意义是什么,旺财你知道吗?”

    “嗯?”

    “游历的意义不在于你去过多少地方,打过多少卡,而在于你能否深入到当地的生活中。人们总是自嘲,所谓旅行不过是从一个你待腻了的地方去到另一个别人待腻了的地方。其实仔细想想还是蛮有道理的。我觉得人生就应该拥有更多种的可能性,就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世界,而不是只局限在一隅之地。那样的话生活实在是太无趣了。”

    赵洵感慨道:“所以我即便是去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也不会满足于浅尝辄止的打卡,而是会在那个地方深入的待下来,会努力的感受到生活中那些当地人感受的小确幸。只有感受到这些当地人所特有的小确幸,你才能明白他们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只有感悟到了这些之后你才能明白人生到底是怎么样的。”

    赵洵说着说着就有些偏向于哲学了。

    他仔细的盯着旺财观察着小胖子的变化,他想要知道旺财能不能够听懂。

    如果旺财能够听懂的话,那赵洵就会继续按照这个套路继续讲下去。

    而如果旺财听不懂的话,那就说明赵洵需要改一改讲的套路了。

    旺财此刻也算是读懂了赵洵的意思,一双卡姿兰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道:“哇,明允兄我当然是希望能够深入的跟那些当地人一起交流,一起生活的啦。那样多有意思啊。就像是我们一直生活在长安城中,就不知道别的地方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在城池里住惯了就享受不到山林里的野趣。”

    旺财澹澹道:“所以人生就是应该有很多的多样性啊,这样真的是太美妙了。”

    “嗯”

    赵洵长松了一口气。

    至少到目前为止,旺财跟他的态度都是一样的。

    只要二人的态度一致那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希望战争早点结束吧。我真的是过够这种无休止折磨的日子了。”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赵洵用一句话做了总结。

    “嗯,腐蚀者就是一群邪恶的家伙,我坚信邪不压正,我们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的。”

    旺财又是很可爱的攥起了小拳头。

    看到了旺财如此可爱的样子,赵洵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傻家伙,一定会天下太平的。”

    慧言法师此刻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跟腐蚀者达成一致的意见。

    毕竟上一次战斗他们已经可以说是从各个方面都达成了意见的一致,但是效果却差强人意。

    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慧言法师并没能按照他的承诺成功的吸引走山长。

    他非但没有做到这点,甚至都没有能够让山长离开终南山一步。

    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让整个计划按照原先的方式稳步推进了。

    腐蚀者这个时候有一点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慧言法师现在已经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对他来说,目前的一切都算是可控的,那么就没有什么是能够影响他的。

    “我觉得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能够调整一番策略。如果不能一下子将山长引走,那么至少要保证山长不可能坐镇书院,将所有区域都覆盖到。”

    “你这说的是什么屁话?如果不能将山长引走的话,山长肯定会坐镇书院,居中以不变应万变的。”

    慧言法师一张口,巫奥里斯就很粗鲁的打断。

    他并不认为慧言法师说的有任何用。

    都知道不能被山长牵着鼻子走,可问题是你要有那个能力。

    你要是有那个能力自然一切都好说。你要是没有那个能力,那就只能被山长跟书院戏弄,连一点展现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呃”

    慧言法师强忍着不要动怒。

    这个时候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生气。

    “我的意思是,山长虽然可能不被我们彻底的吸引走,但是可以让他离开书院出现在终南山的某一个区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更多的可操作性。否则这个老怪物一直在书院,我们的所有计划都不可能实现。”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现在的事实就是山长一个人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不管是慧言法师还是其他任何人,在短时间都无法在单挑的情况下战胜山长,非但可能无法战胜山长,甚至可能连近山长的身都做不到。

    如此一来,那面临的压力是相当大的。

    “那你说说,怎么才能让山长去到终南山中的某个区域。”

    “我觉得只能用山长最重视的人进行引诱。如此以来山长就会毫不犹豫的跟去。”

    “山长最重视的人?”

    “没错。”

    “这个人是谁?”

    “就是书院赵洵,也就是书院联盟目前的主导者。当然他只是走在前台充当主导的。我们都知道背后他们的靠山是山长。”

    “这个小子啊。”

    巫奥里斯露出了轻蔑的笑声。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书院联盟的主导者拥有多么超凡的本领。结果这个家伙跟罗伦那厮主动骑龙飞行前来找我们的麻烦,谁曾想结果却是一场闹剧。他们非但不能威胁到我们,还被我们狠狠的教育了一通。你猜怎的,我在他就要逃跑的时候给他身体里中了毒素,现在他可能还在被毒素影响,估计已经是半个废人了。”

    “这么好的吗?”

    这已经算是慧言法师最近少有的听到的好消息了。

    “哼,这小子果然就是一个废物,以为自己很强,结果深入敌阵却发现是送人头。”

    巫奥里斯不屑的说道:“如果不是罗伦拼死将他救回,此刻他已经是变成了一具枯骨了。”

    “你确定山长会对这么一个家伙无比重视?”

    “嗯,不会有错的。这厮是山长最后一个收的入室弟子。山长对他疼爱有加。”

    巫奥里斯澹澹一笑:“那倒是简单了许多。也许我们拿山长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但是对付这个小子还是不在话下的。”

    “是啊,这小子还经常会自己犯蠢给机会。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抓住机会,威胁到他。只要山长被调虎离山,我们就有更多可操作性了。”

    “嗯。”

    巫奥里斯权衡了一番慧言法师的建议,他觉得这个建议相当的有用。

    “那就制定一个能够覆盖所有的计划,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把这件事搞好的对吧?”

    “那是当然。”

    慧言法师知道这是他一次重新证明自己的好机会,只要能够彻底的抓住机会,那还是很有希望在腐蚀者的面前找回场子的。

    “这件事就包在我的身上。若是我吸引走了山长,你们可要把握住机会。”

    慧言法师心道山长也是人,是人就会有缺点,是人就会有弱点。

    目前看来山长的死穴就是赵洵。所以他们只要对赵洵的生命构成了威胁。接下来山长就会乱了方寸。

    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真正的神。

    不过都是一群吹嘘自己为神的凡人罢了。

    在慧言法师看来,山长其实也不过尔尔。

    山长不是喜欢逞强好胜吗,不是喜欢装逼吗,那慧言法师就告诉他装逼的下场是什么。

    你不是喜欢疼爱赵洵吗,那我就把你最疼爱的弟子杀死,当着你的面撕成碎片。

    慧言法师心道我打不过你难道还打不过你的弟子吗?

    山长啊山长,人终归都是要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

    “三师兄,你这做的是什么?”

    赵洵看着三师兄龙清泉做出的暗黑料理,一时间全无食欲。

    好家伙,虽然说三师兄以前经常做那老三样会让人有吃腻的感觉,但是那好歹还是好吃的啊。

    这新做出来的暗黑料理却是让人没有任何的食欲。

    妈妈咪呀救救孩子吧。

    “这个啊,这个是芝士焗饭啊。上一次你不是提了一句想吃吗,我就自己尝试了一下。你试试味道嘛。”

    “”

    赵洵一时间人都麻了。

    好嘛,三师兄,你这是做尝试性新品菜上瘾了吗?

    芝士焗饭是这么做的吗?

    这芝士焗的都黑了

    试问谁看到了这种美食之后会有食欲啊

    “呃,我就不尝了吧。”

    赵洵是真的没有任何食欲。

    “是因为卖相不好吗?奇怪,小师弟你不是那种人啊。”

    龙清泉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以为你是那种只看重食材本身味道的人,没有想到你也那么看颜值。”

    “呃”

    赵洵此时此刻彻底懵逼了。

    三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他的这芝士焗饭做的有问题,怎么反倒是成了赵洵看重菜肴卖相颜值了。

    赵洵真的是好冤枉啊。

    “罢了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为了堵住三师兄龙清泉的嘴,赵洵只能勉为其难的用勺子舀了一勺芝士焗饭随后送入嘴中。

    “哈哈”

    三师兄龙清泉见赵洵这副样子,一时间乐开了花。

    吃了就好,吃了就好啊。

    小师弟还是很乖的吗。

    “噗嗤”

    可是赵洵刚刚入口芝士焗饭没多久就直接喷了出来,直接喷了三师兄龙清泉一脸!

    这下龙清泉懵逼了。

    “小师弟,你这是”

    “不好意思三师兄,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我来帮你擦一擦。”

    赵洵连忙去寻了一张方巾就要帮三师兄龙清泉去擦他脸上的食物残渣。

    “我自己吧。”

    三师兄龙清泉此时此刻是真的很尴尬,他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接过帕子自己尴尬的擦了起来。

    “呃,三师兄你这个芝士焗饭做的有一个问题哈,我还是要说一下,那就是太咸了。三师兄你这是放了多少盐巴啊。其实芝士本身就有咸味的,所以不用额外加太多的盐巴啊。”

    “是盐巴的问题吗?我似乎确实放了好多。这不是你说的吗,好厨师一把盐。”

    三师兄龙清泉不停的擦着脸,他是一个有着高度洁癖的人,所以绝对不可能忍受他的脸上出现任何的食物残渣。

    “呃,这也是要看具体情况的啊。”

    赵洵无奈道:“不是说任何时候多放盐就是好的啊。”

    “呃,那我下次注意。我不是想要给你个惊喜吗。”

    龙清泉也很委屈。

    他是真的想要给赵洵一个惊喜的。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事情跟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没关系啊。三师兄你这个不断尝试的风格还是可以保持的,就是下次在做的时候可以跟我商量一下。我在做菜方面呢确实经验比你稍稍要丰富一些。所以应该能够给到你许多建议,让你少走一些弯路的。”

    赵洵仔细思忖着措辞,努力不让三师兄龙清泉觉得刺耳。

    没办法,三师兄龙清泉就是这么一个十分敏感的人。

    哪怕是你的话里并没有过多的意思,但是在他听来却能够听出完全另一层的意思。

    所以现在赵洵跟三师兄龙清泉说话的时候都会十分的谨慎,以免三师兄龙清泉会产生误解的情绪。

    “嗯,罢了罢了,就先这样吧。我再去给你下碗面条做凉面吧,这个应该不会出问题,你一定喜欢吃。”

    对赵洵来说,吃一顿三师兄做的饭真的是在赌。

    他一定要赌三师兄做的饭各种味道都对,一定要赌三师兄没有乱放调料。

    因为原本一道很简单的食材有可能会因为三师兄创意性的行为而变得十分诡异。

    比如说刚刚吃的那份芝士焗饭。

    本来呢不会翻车的,但是三师兄没有任何缘由的加了许多盐巴进去。

    这样一来节奏就完全不同了。

    加入了大量盐巴之后,整个焗饭变得齁咸。

    这种程度的咸度是赵洵绝对承受不了的。

    不但他自己承受不了,赵洵相信其他人也是承受不了的。

    但是后来三师兄龙清泉老老实实做的凉面各方面的味道就相当的不错,所以说啊,年轻人勇于进行菜式的创新是好事,但是也要有一个度。如果没有度的情况下随便发挥,那做出来的很可能就是暗黑料理。

    “小师弟,这凉面味道如何?”

    本着将功补过的姿态,龙清泉信心满怀的问道。

    赵洵伸出大拇指道:“很赞。三师兄你加油保持这个状态,我看好你哟。”

    “哈哈,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小师弟,我觉得我应该接下来应该还是能够做出更多的创新菜的。”

    “呃”

    听到这里赵洵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好家伙

    三师兄这是要逆天啊。

    “那创新菜的话,我看还是不用了吧三师兄啊你只要能够做好现在的这些老几样就行了。”

    “好吧。”

    三师兄龙清泉一瞬间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一时间兴致全无。

    “对了三师兄我正好想要问你一件事”

    “小师弟你说。”

    “我听说旺财想要在书院之中卖书?”

    “书院之中卖书?我怎么没有听说?”

    “呃,我之前不是写了几本小说吗,结果旺财觉得现在光是在长安城卖书有些没意思,所以他想要将这个受众面推广到书院之中。”

    “呃,还有这事?这是好事啊,小师弟你这是要成名了啊。”

    “”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大希望我的书这样推广啊。书院弟子要是都看这些书的话,有些不大好吧。”

    “不大好,哪里不大好?我就觉得挺好的嘛。”

    三师兄龙清泉却是不以为意。

    “不过旺财要是想卖书的话可以,但是一定要保证友情价卖给我们啊。他要是想大赚一笔的话,就太不够意思了。”

    三师兄龙清泉知道旺财是一个商人,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还是待在书院吃住在书院的。既然如此,那就得拿出一些诚意来。

    “嗯”

    赵洵眼见没有希望了,只能姑且顺着三师兄龙清泉的意思说道:“那行吧,您就随意吧。”

    “哈哈,小师弟你也不要这样吗,搞得好像是我们要怎么样你一样。你可知道我们也是很想要知道你到底是在写的什么的。毕竟你是我们最疼爱的小师弟啊。书院出品,必属精品。你可不能丢我们书院的人啊。”

    唉,好难啊。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赵洵一个人独处在一个封闭的空间时,那种写稿子赶稿子的压力直是能够把人逼疯。

    赵洵不知道他能够坚持多久,但是照着这个态势下去,恐怕他迟早得崩溃。

    旺财啊旺财咱就真的不能做一回人吗?

    你说你赶稿催稿就赶稿催稿呗,为啥还要公之于众呢。

    借助舆论的压力,借助书院师兄师姐的压力来逼我写稿子?

    倒是也没有这个必要吧

    一时间赵洵整个人都麻了。

    当下的情况对于赵洵来说确实算得上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满足旺财要求的稿子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虽然赵洵之前已经写了西厢记的小样,可问题是还要根据大周的情况进行改编啊,不是那种拿来就能用的。

    “旺财,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这样搞,叫我很为难啊。”

    赵洵提起笔努力的在思忖着该如何落笔。

    有的时候哪怕只是一个情节的变化就会使得整个剧情的走向都产生巨变。

    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小说家就得从各个方面都把握住读者的情绪,保证读书始终是处于他想要的情绪。

    如果做不到这点,那其实即便是做出再大的努力也没有用。

    “赵郎,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

    这个时候李太平不知道何时来到了赵洵的身边,并且给赵洵披上了一件衣裳。

    一时间赵洵感动不已。

    “呃,我写一点稿子。这不是旺财又开始催稿了吗。”

    赵洵面带苦涩的说道。

    “这个旺财也真是的。难道他不知道你的身子一直不好吗?这几日你身子好不容易好一些了,他又开始催催催,跟死命鬼一样,简直叫人麻了。”

    李太平一时间感到很愤怒。

    “要我说赵郎你就不用管他。要是他高兴了呢你就应和一声。他不高兴了你就装没有听到。反正你开心就写,不开心就不写。写书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对吧?”

    “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

    “保持开心真的很重要,这样你的身体才会慢慢好起来啊。要是一直都是一个紧绷的状态,加上你现在体内还有毒素,那怎么了得啊。”

    李太平忧心忡忡的说道:“赵郎你自己的身子你自己心里要有数才行啊。你自己不操心,我们便是替你操再多的心也帮不了你啊。”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熬夜赶稿子了。”

    赵洵连忙放下笔,向李太平保证道:“下次你再看到我赶稿子不睡觉就直接来教育我,我肯定改正。”

    “还想有下次?”

    “呃,不不不,没有下次了,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