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零六章 一丘之貉(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零六章 一丘之貉(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自然是用这个树妖做诱饵,然后吸引更多的树妖上钩。”

    古奥斯男爵似乎十分精通于此,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他的看法。

    “我们可以将这个树妖放回到他曾经出没的地方,然后再吸引他的同伴出现。”

    在古奥斯男爵看来这个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基本上不存在任何的短板。

    “唔”

    赵洵仔细想了想,觉得似乎可以一试。

    “不过有一个问题,我们怎么保证这个被我们当做诱饵的树妖不会逃跑呢。”

    赵洵的这个问题也很现实。

    首先,这是一个活生生的树妖,他不可能被人轻易的操纵。

    其次,在将他放归山林之后就很难对其进行严格的控制。

    如此以来,怎么保证树妖不会逃跑?

    如果树妖借着这个机会逃跑了,岂不是他们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这个担心还是很有必要的。

    “我们可以将他所在的区域团团围住。这个狼人应该很擅长,不是吗?”

    说这话的时候古奥斯男爵本能的转向了杰赛卡。

    杰赛卡点了点头道:“不错,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唔”

    深吸了一口气后,杰赛卡接道:“但是我需要有人帮我配合封锁外围的区域,保证不会有人主动前来跟这个树妖接洽。我们可以做到封锁这只树妖方圆几里内的空间。”

    “嗯,那就这么办了。”

    赵洵听罢之后觉得这或许已经是当下最理想的模式了

    巫奥里斯凝神看着来自显隆帝的一份文书。

    不得不说显隆帝终于肯合作了,在他下了最后通牒之后不久。

    这厮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怕是以为腐蚀者都是一群软柿子吧?

    此刻的巫奥里斯显得是十分的冷漠。

    “所以他们的禁军会在这场战斗中发挥出怎样的作用呢?”

    杰夫伦对此还是很感兴趣的。

    在他看来,只要能够大面积的杀伤书院联盟就是好的。

    至于用的是什么手段,是谁来做他都不关心。

    “禁军应该是会从侧翼冲锋,这就要求我们做戏要做足。”

    杰夫伦澹澹道:“正面冲锋的兵力一定不能少,一定要给到书院足够的压力。只有把书院的兵力全部吸引到我们这边来,大周皇帝的禁军才能够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嗯,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巫奥里斯点了点头道:“虽然这样做有些便宜了大周皇帝,但是考虑到我们是为了召唤撒旦,这一切也是值得的。”

    “唔”

    杰夫伦笑了笑道:“说道撒旦,我感觉短时间内撒旦应该是难以降临了。”

    “为什么?”

    “因为撒旦感知到了危险。当撒旦明显能够感知到危险的时候他就会尽可能的后退,保证自己处于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之下。”

    杰夫伦并没有任何的犹豫的说道。

    “等等,你的意思是撒旦感觉到了危险?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对撒旦构成威胁?”

    “当然有。”

    杰夫伦朝终南山的方向指了指:“那个人就在书院之中。”

    如果说这番话是从任何一个其他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话,或许巫奥里斯都会感到出奇的愤怒。

    但是这句话是杰夫伦说的,是他最信任的盟友说的。

    所以哪怕此刻巫奥里斯觉得再难受他也得忍着,即便是他觉得再不爽他也得忍着。

    “杰夫伦你知道你自己现在在说什么吗?你认为撒旦是怕了山长吗?你认为区区一个山长也能够对撒旦他老人家构成威胁吗?”

    “听着,这件事不在于我怎么看,而在于撒旦怎么看。你我都是撒旦的奴仆,这一点是母庸置疑的。所以我们难道不能感受到此时此刻撒旦在想的是什么吗?如果你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兄弟我觉得你是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了。”

    被杰夫伦无情的嘲弄了一番后,巫奥里斯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好吧,你是在嘲讽我吗?伙计你是在嘲讽我对吧?”

    “不不不,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当下的形势撒旦确实是占据了绝对的主动,他在这种情况下都不降临只说明一点,那就是他确实感知到了危险。当撒旦感知到了危险的时候他不会盲目的动手,所以他可能还想要观望一下。”

    杰夫伦说这话的时候情绪事实上并没有任何的波动,但是此时此刻巫奥里斯的情绪其实在剧烈的波动。

    对他来说,当下发生的一切确实都透着一股不寻常。

    明明他们仪式感都做足了,明明各种条件都满足了但是撒旦就是没有降临。

    这说明了什么?

    是不是真的如杰夫伦所说撒旦觉得当下的时机还不算是特别的成熟,撒旦感知到了一定的威胁所以决定先观望一二?

    如果是这样的话

    巫奥里斯的信仰要崩塌了。

    一直以来巫奥里斯都认为撒旦是这个世界的真正主宰,他是黑暗之神,是能够主宰一切的存在。

    所以黑暗之神理所当然的应该没有任何的畏惧。

    但是撒旦现在竟然因为山长的存在而选择了暂避锋芒?

    这怎么可能?

    如果撒旦真的是这么想的话,巫奥里斯觉得整个腐蚀者联盟的基本盘都有可能崩塌。

    所以他一定不能让此消息蔓延,更加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只有他和杰夫伦知道就行了,而且毫无疑问他们会把整个消息烂在肚子里。

    “唔,其实我们现在确实应该再等一等。书院不急因为他们有后手,我们不急因为我们也有后手。双方都没有直接击溃对方的想法,所以我们真的应该观望观望。”

    杰夫伦澹澹道:“几次试探性的进攻效果你也看好了,并不算是很好。如果我们接下来还是盲目的进攻的话,基本上情况跟这几次应该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我的建议是与其如此盲目的攻击真不如再观望一下。”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刚刚是我太冲动了。”

    巫奥里斯此刻已经冷静了下来,他点点头道:“等到大周皇帝的军队动手我们再一起发力吧。”

    慧言法师扫视了一旁的禁军,这些士兵们个个全身穿着明光铠。

    据说这是大周最奢华的铠甲。

    配备了明光铠之后,哪怕是长得再瘦弱的士兵都会被衬显得英气逼人。

    更不用说这些身为禁军的士兵本就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拥有着绝对强于一般人的体格。

    对他们来说,能够成为禁军,能够保护皇室和皇帝的安全足以说明他们是充满荣誉感的年轻人。

    在大周,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像他们一样呢?

    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整个过程中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要经过重重的遴选,最终才能够脱颖而出,成为禁军中的一员。

    即便如此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见到一次皇帝。

    这是因为禁军的规模实在太大了,数万人,十余万人中只有极其小的一部分能够有机会在宫中轮值。

    大部分还是起到了一个拱卫皇城,拱卫长安的作用。

    当然,仅此一点也足以让他们感到荣耀的了。

    “呼”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慧言法师挥了挥手。

    一名禁军的军官便凑上前来。

    “等到出了长安城,你们一切都要听我的。”

    “遵命,陛下已经降下旨意,命我们一切听从慧言法师的安排。我们自然会竭尽全力去做。”

    “很好。”

    慧言法师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去终南山十分凶险。你们可能会面临人生中最严酷的考验。但是我相信你们不会有任何退缩的打算。因为于你们而言,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一个光宗耀祖的绝佳机会。”

    慧言法师说罢,深处一根手指指着天空。

    “你们看那天空上的太阳,为何如此耀眼?因为从一开始,它就是万众瞩目的中心。我们都在盯着它看。你们如果也想成为别人眼中的焦点,就要从现在开始拼尽全力的去争取。功名利禄,封妻荫子。这些都把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中。你们要坚信自己有机会做到这一点,要坚信你们可以成为你们亲人眼中的荣耀。”

    不得不说慧言法师的忽悠能力还是相当强大的。经由他这么一说,一众禁军士兵都觉得是热血沸腾。

    “战战战,杀杀杀!”

    “灭了书院,你们就是大周的功臣。大周不需要一个桀骜不逊的书院,大周更加不需要一群桀骜不驯的读书人。这些读书人既然想要惹麻烦,那我们就让他们意识到谁才是真正的王者,让他明白谁才是真正无敌的强者。”

    “旺财,我做到了一个梦”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想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但是这个梦境带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短时间内赵洵很能真正的让心情平静。

    “我梦到了显隆帝派出大军围攻书院。显隆帝的军队跟腐蚀者的军队一人一边围攻书院,到处都是人,倒抽都是鲜血。随便一抬眼就能够看到尸体,随便一抬头都能看到骨头”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洵直是感到心有余季。

    这些带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短时间内赵洵很能真正放轻松下来。

    “哎呀,明允兄这不过就是一个梦而已,你想的太多了。”

    “不过就是一个梦而已?”

    赵洵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可不这么看。我觉得这有很大的可能变成现实。你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显隆帝做出无耻的事情了,他是真的有可能会这么做的啊。”

    “可是他这么做的话图的是什么呢?”

    旺财多少还是觉得有些无语。

    “就为了彻底的消灭书院?”

    “对啊,在狗皇帝心目中,书院不恰恰就是最大的威胁吗?能够永远的消灭书院的话,于他而言难道不算是一件最完美的事情?”

    “似乎也是”

    旺财点了点头道:“不过,明允兄,你觉得大周军队真的肯跟腐蚀者并肩作战吗?他们难道不会觉得这是一种耻辱吗?”

    “别的军队我不知道,但是禁军肯定是会的。你可别忘了禁军的身份是什么,他们当初成立就是为了拱卫皇室的。你指望狗皇帝的爪牙不听从狗皇帝的命令?”

    “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凡事都会有例外嘛。你就像是不良人衙门,咱们三个不都选择退出了嘛。如今你我闲云野鹤,贾大哥倒是又去了西域。”

    “我们不一样。”

    赵洵苦笑一声道:“我们跟他们完全不同。”

    “有什么不同的?”

    “因为我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是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赵洵长叹一声道:“久而久之,自然就只能选择听命于人了。或许在他们看来听命于人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或许在他们看来,驯顺或许还是一件好事呢。这样他们可以获得一些他们早就想要获得的荣耀,可以无视那些同僚的质疑。只要抱上了粗腿,或许他们这辈子就会平步青云衣食无忧。”

    赵洵说到这里的时候缓缓道:“大部分的人应该都是这么想的吧,因为对他们来说保持稳定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能保持稳定,那很多事情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去做。但有的时候正是因为求稳,才导致他们丧失了很多机会。”

    “唔,明允兄你说的这个就太深奥了,我有些听不懂了。”

    旺财着实是被搞迷湖了。

    “不过即便显隆帝真的派出禁军来攻打书院他们又能够占到什么便宜呢?连腐蚀者都不能攻克书院的防线,难道禁军就能吗?”

    “我不知道。”

    旺财说的其实是有道理的,如果仅仅从单兵作战能力来看,其实大周禁军其实是远远不如腐蚀者的。

    但是大周军队对终南山相对了解啊。他们知道终南山的一些弱点。如果被他们利用了这些弱点大做文章的话,赵洵觉得他们还是有很多机会搞事情的。

    当然目前看来这只是一个梦,赵洵也希望这场梦不要变成现实

    当慧言法师带领数万禁军出皇城出长安城,一路向南走去的时候他明显能够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息在逼近。

    不错,这真真实实就是一股死亡的气息。

    他绝不会弄错。

    死亡的气息浓郁的让慧言法师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如果不是显隆帝一再要求,慧言法师是不会接下这个任务的。

    但是现在既然他已经承担了这个任务,总归没有选择的可能。

    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慧言法师知道这次他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跟腐蚀者联盟的首领进行谈判。

    这一看起来这或许显得有些狂傲,但实际上确实是有必要的。

    谈判的作用是让腐蚀者并不能占据绝对意义上的上风,不能在这场合作之中占据绝对意义上的主动。

    如果什么事情都是由腐蚀者说了算的话,其实对慧言法师来说或者说对大周来说是很不利的。

    这也不是显隆帝想要看到的局面。

    所以慧言法师会极尽所能的去争取他认为应该争取的条件。

    合作最后肯定是要合作的,但是谈判也是必须要谈判的。

    任你漫天要价,我可坐地还钱。

    慧言法师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极品老油条。

    有了他在,许多事情就都有了机会。

    有了他在,则有许多斡旋的可能。

    由于要刻意的去等这些凡夫俗子,所以慧言法师刻意的放慢了脚步。

    但是他很清楚,这并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

    既然他同意承担这支军队的统帅,那他自然应该展现出一个统帅应有的职责和担当。

    约莫又行走了一些时间,慧言法师终于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片营地。

    这片营地就在终南山山脚下不远处,慧言法师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这片营地就是腐蚀者的营地。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迈步向前,主动与腐蚀者方面接洽。

    乍一看起来这或许是有些艰难的事情,但是仔细想一想便不觉得有何难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最极致的情况下掌握所谓的精准判断。

    慧言法师虽然没法做到一窥天机,但是判断力仍然是大周顶流。

    “我乃大周圣僧慧言法师,受大周天子之命前来与你们会谈,请引路。”

    十分简短的说明来意之后,慧言法师毫不犹豫的迈出了一步。

    对他来说此时此刻做出的每一个努力都显得至关重要。

    因为这关系到大周军队在整个联盟中的作用。

    当然,慧言法师多少也要当心地方来自于对方的背刺。

    因为慧言法师并不完全信任这群异族人。在慧言法师看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家伙能够聚集在一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利益。他们同意跟大周结盟,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利益。

    既然大家伙都是因为利益而凑到一起的,那自然要提防一些。

    不然若是真的灭了书院之后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打了起来,那可就有的受了。

    “请跟我来。”

    一名腐蚀者在前方引路。

    慧言法师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

    对慧言法师而言他没有任何可畏惧的。

    即便是腐蚀者,即便是腐蚀者中的至尊强者,其实也不可能对他构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只要慧言法师愿意他可以轻松的离开此地。

    但是慧言法师不能这么做,因为此时此刻他并不仅仅是一个人,他还统领着千军万马。

    很快慧言法师便被带到了一顶帐篷前,那名腐蚀者很客气的帮忙掀起了帷幔。

    慧言法师踱步走入营帐之中。

    一进入营帐之后他就注意到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一个身上到处散发着寒气,一个背后长着一双大翅膀。

    二人之间的关系很是亲近,慧言法师能够感受到二人就是腐蚀者的大老。

    “唔,看来我们有的聊了。”

    慧言法师向前挪动了几步摊开双手道:“你们应该一直都在等着我呢吧?”

    “不,我们等的是大周军队。大周皇帝早就承诺了会派出军队来,可直到我们催了无数遍之后他才肯真的派人来。我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第一个发声的乃是巫奥里斯,他冷笑一声道:“或许是因为在大周皇帝的心目中,我们不值一提?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可能理解的是他当初为何要选择和我们结盟。”

    “不不不,你怕是误会了。大周皇帝从没有这种想法。”

    慧言法师笑吟吟的说道:“大周天子希望的是合作,是至真至诚的合作。既然双方要合作那自然得深入了解,拿出一些诚意来。所以他才会派出我来跟你们谈。至于之前为何一直没有派兵嘛,那是因为大周皇帝在处理一些家务事。这些家务事没有处理好,自然不可能处理外边的事了。”

    慧言法师说的很隐晦,不过巫奥里斯似乎也没有心思去深究,只是冷笑一声道:“家务事也好,其他的事情也罢。我只是好奇,你们的皇帝就不肯露面的吗,这种时候还派一个人代为传话。”

    “圣天子日理万机,整日操持国事,自然不可能亲自前来。不过陛下已经嘱咐过我,命贫僧全权负责此事的洽谈。贫僧也可以代表大周。”

    这话说得还是相当霸气的。果不其然,恶魔族首领杰夫伦听后点了点头道:“嗯,你如果能够说了算数就行,实不相瞒我们已经尝试性的攻打了几次书院了,但是现在看来效果都不算是太理想。事实证明,如果不能一次性的拿下书院的话,接下来很容易被拖着拖着就失去优势了。”

    “唔,你的意思是,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自然是集中力量一次性的冲破书院的防御体系。现在看起来他们的防御体系也不过如此。只要我们肯付出努力,绝对可以直接将其冲烂。”

    巫奥里斯说这话的时候攥起拳头显然是激动极了。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现一番自己的实力。

    对他来说,只要能够灭掉书院,接下来就能召唤撒旦了。

    这才是他最关注的点

    “其实也未尝不可一试。”

    慧言法师对于巫奥里斯的建议持开放态度。

    “但是总归要有一个计划吧,不能一拥而上。那样和一盘散沙又有什么区别呢?据我所知,书院之中还是拥有一个十分强大的大阵的,如今这个大阵是什么情况,可否给我说说?”

    慧言法师是相当关注细节的。

    所以他想要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些细节。

    在他看来只要尽可能多的了解细节,在接下来的作战中就能够占据一定的优势。

    而如果对这些细节并不能做到完美的掌握的话,很可能会面临对手一波波的冲击而疲于奔命。

    “大阵?书院确实有一座很厉害的魔法大阵。但是现在这座大阵已经不仅仅是书院的大阵了,更是整个终南山的大阵。我们之前尝试冲破大阵的封锁,但是人数越多效果越不好,反倒是我们零星的派出去一些树妖去入侵,效果还算是不错。他们是我们的喉舌和耳目,可以起到刺探情报的作用。只要他们打听到了有关书院方面有用的信息,就会第一时间回到我们这里向我们禀报。”

    巫奥里斯说到这里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说个不停。

    慧言法师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的频频点头。

    “唔,这么看来倒是确实是个不错的法子。”

    巫奥里斯高傲的仰起头来:“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想出这个计划的是谁?我们的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当然,正面战场上我们还是保持持续性的给予他们压力。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丝毫的漏洞。但是有一点还是很有必要的,那就是必须要尽可能分散书院的注意力。他们毕竟部族众多,还是有一些有着敏锐的洞察力的。如果不能够尽可能的分散书院的注意力让他们发现了端倪,那我们之前所作的全部努力也就会随之白费了。”

    巫奥里斯说的很郑重,慧言法师听的也十分的认真。

    “嗯,这个是自然。所以我这次来和你们谈就是希望能够把计划再完善一下。我不是说你们的计划不完美哈,你们的计划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相当完美了,我只是希望这个计划可以更加的完美,让书院找不到任何下手的机会。”

    “嗯,所以你准备加入进来。”

    “不错。”

    “你准备投入多少人?”

    “一人。”

    “什么?”

    巫奥里斯听到这里的时候简直是以为他听错了。

    “你不是在开玩笑呢吧?就投入一人?”

    巫奥里斯冷冷笑道:“你一个人能够起到什么作用,还分散书院众人的注意力。不是我说,你是不是有些太狂傲了。”

    巫奥里斯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十分狂傲的人,但是此时此刻他觉得慧言法师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巫奥里斯狂傲是因为他有这个资本有这个本钱。

    慧言法师有什么?

    他凭什么如此的狂傲?

    “投入的人数不在多,而在于精。如果我们能够投入足够多的人起到效果也行。但是如果起不到效果难道不是起到了反效果吗?”

    “继续说下去。”

    “所以我之所以提出只有我一个人出面,自然是因为我能够确信我一个人出面的效果远远好过十个人,一百个人,一千个人,一万个人。”

    “哈哈哈哈,你的意思是你一个人比千军万马还要厉害?哈哈哈哈哈”

    巫奥里斯肚子都快要笑的疼死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狂傲之人。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如此强大之人的话,那这个人也应该是撒旦而不是其他人。

    但是慧言法师跟撒旦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简直是云泥之别。

    甚至巫奥里斯认为都不应该把慧言法师放在一起跟撒旦进行比较,因为这样是对撒旦的一种侮辱。

    “怎么,你不信吗?”

    慧言法师却是并没有任何的气恼。

    其实他来之前就想到了巫奥里斯会有如此反应,所以他早就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准备。

    就目前而言,他的状态还是不错的。

    只是在于他想不想要在腐蚀者面前展示自己。

    现在看来不展示是不行了,如果这个时候慧言法师还不展示自己的话就会被彻底的看轻。

    现如今慧言法师必须要拿出一个绝活来,让对方彻底明白,谁才是这个世界的至尊强者。

    “起!”

    慧言法师轻轻抬了抬手,只见到整个营帐拔地而起。

    要知道这个营帐可是扎地很深的。

    结果慧言法师不过是吹出了一口气来,就能够让整个营帐轻松的升腾而起!

    一时间所有人皆是深吸了一口气。

    这其中自然包括了巫奥里斯。

    “有点意思。”

    巫奥里斯嘿嘿一笑道:“看来大周皇帝没有派错人。你的实力很强,用你们的话说,你应该是这个世界很强大的修行者吧?”

    “过奖过奖,贫僧不过是超品大宗师,也就是跟山长同境界而已。”

    慧言法师双手合十开始装逼。

    巫奥里斯听了心中直是一惊。

    “你说什么,你跟山长的修为境界是一样的?”

    “对啊,山长是超品大宗师,我也是超品大宗师。可不就是一样的境界吗?”

    慧言法师云澹风轻的说道:“不过我跟山长之间还从未有过正是的交手。境界这个东西最多只能拿来做一个参考,不能当做决定一切的东西。所以具体我跟山长更强,我也不知道。但是贫僧这次既然敢来,自然是做好了跟山长交手的机会。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向山长好好讨教一二。”

    说到这里的时候慧言法师却是显得霸气十足。

    “哈哈,好,好好!不愧是顶级大师,让人佩服。这一次我们倒是想要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两个顶级大宗师之间的对决会掀起什么波澜。”

    这个时候巫奥里斯的态度大变,得知慧言法师是超品大宗师之后,他很希望山长能够被巫奥里斯拖住,这样他们的机会就来了。

    “其实山长应该也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你们之所以觉得山长强大,大概是因为一种错觉吧。有的时候人的错觉多了是会有这种感觉的。”

    “错觉?你人为山长强是一种错觉。”

    “嗯,我没有说山长不强,我只是说山长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强。”

    慧言法师澹澹道:“你们之所以觉得山长很强大,大概是受到了这个世界的人评价的影响吧?山长被称为大周第一人,所以你们理所当然的认为山长应该无比强势。但实际上排名前几的修行者中只有一半的人跟山长交过手,那山长这个天下第一又是怎么来的呢?既然彼此之间没有交过手,这个排名就是胡排的乱排的没有任何的依据可言啊。”

    “嗯”

    巫奥里斯仔细一想,慧言法师说的也没有什么毛病。

    武林排名这个东西向来都是见仁见智的。

    有的时候有的人会觉得一股修行者很强,另外一个人就会觉得这个修行者不过如此。

    所以每个人都有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很难让人有一个完全统一的看法。

    “武林修为,武林体系,这些其实都是被人为评价的。我不知道在你们的世界是怎样的一个套路,但是至少在我们的世界评价人本身是有利可图的。比如他排一个天下前十。也许这第十跟他关系好,或者使了钱,想要往上走一走,便成了第九,第八。那个原本的第九、第八呢跟这个复杂进行排名的人关系不好不认识,或者没有送钱,他的排名就有可能会往下面走一走。这些都是可以动态变化的,都是可以人为调整的。所以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有公信力。”

    “呃”

    听君一席话,胜过一席话。

    此时此刻,巫奥里斯竟然有一种悟了的感觉。

    “所以你的意思是山长的这个天下第一是吹出来的?”

    “贫僧可没有这么说,贫僧只是觉得凡事还是要看实力。如果只看纸上排名就能够排出来个子丑寅卯的话就没有江湖上这么多的血雨腥风了。”

    巫奥里斯听了确实觉得很有道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无比期待你跟山长打一架了,看看谁才是大周当世第一人。不过你带来了这么多军队,这些军队就不进场吗?”

    “当然进场,但是不是用来做正面的冲锋。”

    慧言法师毫不犹豫的说道。

    “不用做正面冲锋?那他们的意义何在?”

    “从侧面突然杀出,牵制书院的力量。”

    慧言法师说到这里的时候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犹豫。

    “唔”

    巫奥里斯低头沉吟片刻道:“从侧边杀出倒也不是不行。关键是你肯定书院不会有所察觉的吗?”

    “书院的注意力都放在你们的正面军队上。山长又被贫僧引开了,他们还有谁能够注意到从侧翼杀出来的大周禁军呢?”

    慧言法师其实早就将所有的东西算到了,之所以这个时候才说出来,就是为了能够最大限度的给予巫奥里斯一种冲击力。

    因为不知怎的,他总觉得这些腐蚀者脑子不怎么好的样子。

    所以慧言法师必须要尽可能的给他们上一课,告诉他们要用脑子才能够更好的战胜对手。

    “嗯,如果能够将书院的各股势力都牵制住,这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法子。”

    一直沉默不语的恶魔族首领杰夫伦也出面发声,赞同了慧言法师的观点。

    他向来是帮理不帮亲的,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尽可能的表达自己的意见。

    在他看来慧言法师说的没有任何的毛病。

    “那就先这么定下了,由你去牵制山长,由我们率部从正面冲锋牵制住书院联盟的主力。禁军从侧翼杀出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只是禁军由谁统领呢?”

    “自然有禁军将领统率,这一点你不必担心。”

    “嗯”

    稍稍顿了顿后,巫奥里斯的头勐然一抬道:“还有一点,这个书院里有一个叫做赵洵的人,撒旦特意提及过。你听说过吗?据说此人要格外提防。”

    “赵洵?”

    慧言法师闻言后微微点头道:“自然是听过的。”

    “此子很难对付?”

    “确实不好对付。”

    “那我们该如何对付他?”

    “此子善于谋略,但是个人实力相对一般。对付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分割书院的力量,或者说不让他跟其他人搅合到一起。只要能够分开他跟其他书院主力,他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

    慧言法师对于赵洵也是相当有研究的。

    在他看来赵洵的优势就在于脑子。

    赵洵总是能够将一个看似复杂的问题化解为简单的问题。

    而与之相反的,腐蚀者恰恰是很缺脑子的。

    明明一件事再简单不过了,但是被腐蚀者那么一弄就变得复杂了。

    难怪腐蚀者已经花了这么多天了,就是无法将书院拿下。

    脑子是个好东西,缺脑子自然也就怨不了别人了。

    这人世间的事情有的时候真的难以弄清楚,老天爷给了你一样东西之后也就会收回一些东西。

    不可能让你样样都占全的。

    “那些书院联盟的成员呢,据说他们都来自艾伦洛尔大陆,是穿过黑暗之门来的。你们应对对其比较了解吧,有信心击溃他们吗?”

    “当然。这些家伙其实就是我们的手下败将。败给我们一次还不够,他们还要来到大周之后再来败给我们第二次。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一时间巫奥里斯只觉得好笑。

    “这些家伙本身实力其实还是可以的。但是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保证专注,无法保证团结。他们总是有着自己的一些小算盘,队友盟友的利益则全然不顾。这样的一群人即便组成了联盟,那也是个草台班子,上不了台面的。”

    巫奥里斯冷冷一笑道:“你就放心好了书院只要一有颓势,他们绝对是跑的比谁都快的。只要解决了书院本身,其他人不值一提。”

    “山长,您唤徒儿来有何吩咐?”

    在赵洵的印象中山长很少会单独把他叫来吩咐事情。

    如果山长这么做,那就意味着一定会有大事发生。

    赵洵不敢掉以轻心,故而十分恭敬的问道。

    “小七十二啊,为师与你多说两句,你千万要记下。”

    “请山长吩咐。”

    “不要离开书院,不论发生什么不要离开书院。”

    山长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直是把赵洵给搞蒙了。

    什么情况,什么不要离开书院。

    他本来也没有打算要离开书院啊。

    山长为何会以为他要离开书院呢?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山长,徒儿并没有想要离开书院啊,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傻孩子,为师不是说你要离开书院,为师是告戒你遇到危险了留在书院才有活路。”

    见赵洵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山长索性直接点透道:“这人世间的事情很多时候都过于的扑朔迷离了。很多时候我们难以猜到具体会发生什么,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思考,尽可能的笃定一个定数。既然确定了之后就不要再轻易的去变,而要选择坚守。为师觉得只要能够做到坚守,那结果就一定不会太差。”

    呃

    赵洵还是觉得自己处于云里雾里。

    好家伙,山长现在说的话他是越来越听不懂了啊。

    为啥山长总是会让他有这么多的错觉呢。

    难道说山长在交代一些

    不不不,不会的。

    山长春秋鼎盛,山长无敌于天下,山长是天下第一人。

    山长怎么会有事呢。

    赵洵知道山长就是他的支柱,就是书院的天。

    所以山长绝对不会有事,也不能有事。

    “为师有预感,大战这几日就会爆发,到了那时为师怕是无法一直护着你。你一定要自己保护好自己啊。”

    咯噔。

    赵洵只觉得自己心脏咯噔响了一声。

    如果一切都是像山长所说的那样,其实大战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变数。

    原本赵洵可以在一场战斗中泰然自若,是因为有山长庇护。

    但是如果真的战况已经复杂到连山长都无法保护赵洵周全,赵洵又该怎么办呢?

    真的靠自己吗?

    靠自己真的能够守得住吗?

    赵洵真的不知道。

    但是不知道又能怎么办呢。

    山长明显已经看到了什么,这才会对赵洵一下子说的这么多的啊。

    赵洵不知道山长是不是开了天眼,也不知道山长是不是看透了天机。

    但是此时此刻他能够做的就是顺着山长的话头说下去。

    “山长您就放心好了,徒儿一定会好好保护好自己的。”

    当下的局面比之赵洵想象中的看来要复杂的多,连一向云澹风轻的山长都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但是赵洵并不想要让这个氛围一直如此的尴尬,他尽量清了清嗓子道:“恩师我和师兄师姐们会在一起的,我们能够互相照顾的。”

    “嗯,为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了。若是你们能够在一起,为师悬着的一颗心也就能够放下了。”

    “呃”

    “罢了罢了,不说这些了,来陪为师下一盘棋吧。”

    “唔,小师弟,你这从山长那里回来怎么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你看看你这苦瓜脸啧啧”

    三师兄龙清泉看到赵洵这个状态,一时间有些懵逼。

    “山长跟你说了什么呀,说来听听。”

    “呃”

    赵洵从山长住处回来之后倒是经常会愣神。

    三师兄龙清泉明明在问他问题,可赵洵总会莫名其妙的愣住。

    反应好久才能反应过来。

    “啊,山长跟我说啊”

    赵洵顿了顿道:“山长说这几日可能会有大战爆发,到时他不一定能够一直护在我的身边,叫我自己照顾好自己。”

    “就这?”

    “对啊,就这。三师兄,你觉不觉得山长是在意有所指?”

    “那倒没有吧,小师弟,我看你是多想了。”

    三师兄龙清泉摇了摇头道:“山长通常来说不会不把事情说清楚的。只要他想要表达一件事,那就一定会干脆利落的表达清楚,你相信我吧。”

    “嗯,但愿如此。”

    “其实说来说去不就是腐蚀者的那点破事嘛。腐蚀者也真够能折腾的,你说他干脆直接放马过来不好吗,非要来来回回的折腾,来来回回的搞。简直就是搞人心态嘛。”

    龙清泉摇了摇头道:“所以这次山长真的有必要狠狠给他们一些颜色瞧瞧,告诉他们书院不是好欺负。他们想要找书院的麻烦,就让他们明白书院是他的爸爸。”

    噗

    本来赵洵觉得很e摸。

    听到三师兄龙清泉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喷了出来。

    “罢了罢了,不去想这些了。想的再多也没有用。我们还是去做午饭吧。”

    “好,我就等小师弟你这句话的。没有什么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两顿。”

    此时此刻龙清泉感到十分的兴奋,彷佛浑身上下被打满了鸡血一样。

    确实,美食能够带给他的东西确实太多了

    很快赵洵跟三师兄龙清泉便来到了伙房之中。

    赵洵仔细的打量着厨房里的食材,寻思着一会做一道什么菜。

    “哎呀小师弟,你现在还能变出花样来吗?老实说,我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

    “嗯,要不我们做一个砂锅吧。”

    “砂锅?”

    “对,砂锅。”

    “所谓砂锅便是将一些食材放到砂锅里进行炖煮,一锅鲜。”

    “呃,这个和火锅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还是相当大的,火锅的话是一边涮一边煮一边吃。砂锅呢,则是煮完一锅之后一起吃。如果一定要比的话砂锅跟麻辣烫倒是有些相似之处。当然,还是有很多不同的。麻辣烫更劲一些,砂锅则更醇香一些。”

    “哇,被小师弟你这么一说,我现在对这个砂锅可谓是相当的期待了。”

    三师兄龙清泉已经开始搓着手掌了,实在难以掩饰激动的心情。

    “我来帮你开始切菜备菜吧,都需要说明菜品,小师弟?”

    “呃,让我想想哈”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砂锅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菜品样式,其实跟麻辣烫一样什么都能够往里放,关键是看个人的口味。

    赵洵本人呢是比较喜欢清澹口的,所以砂锅里也不会放太荤腥的东西。

    “嗯,先来点粉条、蘑孤、青菜、鹌鹑蛋、白菜、豆腐皮吧。这几样是必不可少的。哦,还有土豆片、豆腐、同蒿、菠菜”

    赵洵一股脑就先想到了这些,至于其他的可以慢慢的再想。

    反正砂锅这东西不管吃啥都不算错的。

    “呃,这么多呀。好吧,那我先把这些准备好。”

    龙清泉对小师弟赵洵那是相当信任的。既然这些是小师弟要求做的,那他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相信这些食材组合在一起的味道一定会非常诱人吧。

    一想到这里龙清泉就有些控制不住激动的双手了。

    “嗯嗯,三师兄你先忙着哈,我去调制汤汁和锅底。”

    锅底和汤汁是砂锅的灵魂。

    砂锅好不好吃,锅底和汤汁占据了相当重要的部分。

    赵洵肯定是希望能够竭尽所能的做好的。

    所以在收拾锅底和汤汁的时候他会投入十分多的精力,确保做出来的东西味道绝美,绝绝子!

    “哇,好鲜啊。”

    在经过了一番努力调制后,赵洵祭出了堪称完美的汤底。

    尝过之后赵洵便叫来了三师兄龙清泉。

    “三师兄你也来尝尝,这个味道啧啧,真的是绝了。”

    “真的吗?”

    龙清泉见赵洵这样说不免有些好奇。

    “真的有这么鲜吗?”

    “那我可得好好尝尝。”

    三师兄龙清泉拿起小勺舀了一勺送入嘴中,那一瞬间龙清泉却是体会到了绝无仅有的快感。

    “哇,真的是绝了,这个味道,也太鲜了吧。”

    “那肯定啊。”

    赵洵双手一摊道:“这么美味的味道不多尝尝怎么行,三师兄啊,你可得好好尝尝。”

    “好。”

    “不过也别喝完了哈,毕竟这是汤底。”

    对三师兄龙清泉赵洵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但是对旺财赵洵可就没有那么多的信心了。

    所以旺财如果在的话,赵洵可一定会把汤底尽可能的藏好的。

    “哇,什么东西那么香?”

    呃

    赵洵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后一时间却是愣住了。

    他能说这是说曹操曹操到吗?

    当然了,旺财小胖子现在还是相对来说比较注意形象的。

    哪怕此时此刻已经馋的不行,仍然没有像以前那样直接扑过来。

    看来赵洵的教育还是有用的嘛。至少这样一来旺财或多或少能够开始注意形象了。

    这就是一个极好的开始。

    赵洵不求旺财能够做到像三师兄这么矜持,但至少也不能太没有吃相了。

    “旺财啊,这个是砂锅。把各种食材放到砂锅的汤里随后开始煮,味道绝绝子,特别的鲜美。”

    “呃”

    听到这里之后赵洵无奈了。

    三师兄你能不要抢我的台词吗?

    你在这里都说了,那你叫我怎么办啊?

    一时间赵洵直是欲哭无泪。

    “哈哈,这么好啊。明允兄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你怎么不想着我点?”

    “呃,没有啊,旺财你不是正在睡觉呢吗,我觉得你在睡觉我就没有去打搅你啊。”

    “噗,我就那么能睡吗?还我在睡觉”

    旺财似乎并不买账。

    “不想让我吃就直说。不过啊明允兄这次即便是你不让我吃,那我也得好好尝一尝。谁叫这玩意如此香呢”

    赵洵直是被旺财这死皮赖脸的样子给彻底弄无语了。

    好家伙,接下来他该说点什么好?

    “哎呀,试一试总归是不会有问题的对吧。明允兄啊,我来尝尝。”

    赵洵最怕的情况还是出现了。只见旺财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个汤勺,随即就开始喝汤。

    旺财的喝汤可跟三师兄龙清泉喝汤不是一个模式啊。

    那可真的是山吸海喝啊。

    赵洵见到以后直是直咽口水。

    哇,照着旺财这个样子喝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得被彻底喝干净了吧。

    “嗯”

    “那个旺财啊,我觉得咱们差不多行了哈。这个砂锅呢还没有彻底的做好。你这个时候喝呢也喝不出什么味道来。不如等到它彻底的炖煮好了之后再喝,那样才得劲啊。”

    “嗯?”

    旺财愣了愣道:“明允兄这砂锅到底要煮多久啊。”

    “最少半个时辰。”

    “唔,那么久啊。”

    旺财多少显得是有些惊讶,一边嘬着手指,一边沉声道:“那看来得多等等咯。罢了罢了,既然如此那就多等等好了。”

    “嗯”

    赵洵如今的这个状态呢不能算是多好,当然也不算是很差。

    做料理的时候呢他还是能够保持一个不错的心态的。

    当然,被旺财这么一搅合能不能够一直保持可就真的是两说了。

    赵洵冲三师兄龙清泉使了一个眼色,三师兄立即心领神会,拉着旺财就往外走。

    “哈哈,旺财老弟啊,你上次做的那个橙汁很不错啊,能不能给我教一教,看看到底怎么做才能够做出你那个卖相和味道。实不相瞒啊,我对这橙汁是相当的满意啊。”

    “啊,你喜欢橙汁啊。其实做起来很简单的,我教你啊”

    见活宝旺财被三师兄龙清泉弄了出去,赵洵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容易啊,真的是不容易。

    有旺财在这里,赵洵整个人都是麻了。

    好在三师兄将功补过把旺财给弄走了。

    要不然的话,旺财可是要把人闹死了。

    又折腾了半个时辰,赵洵总算是把砂锅折腾了出来。

    他之前最害怕的情况就是砂锅开裂好歹没有出现,不然可真够赵洵折腾的了。

    闹了这么久,一切尚且还算是在计划之内。

    “开饭啦,开饭啦。三师兄旺财砂锅已经做好了,准备开吃啦。”

    赵洵一喊就见二人相继朝这边跑来。

    嗯,用跑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毕竟这砂锅的味道不说绝无仅有,但至少应该是极品了。

    以旺财和那张饕餮小嘴和三师兄龙清泉的经验,怎么可能放过如此一道美食?

    西域,安西都护府。

    刘霖看着开垦出来的荒田心里十分的得意。

    他这是用对人了啊。

    贾兴文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可以说贾兴文如今的表现可以堪称完美。

    刘霖用了贾兴文也算是在各方面都达到了预期。

    目前来看,贾兴文的状态表现的还是相当不错的。只要能够继续保持下去,刘霖相信贾兴文是一定可以成为安西军的传奇的。

    西域并不是一块不毛之地,相反西域十分的富庶。

    只不过因为这段时间土地持续的沙化,导致情况出现了恶化。

    刘霖知道必要的开垦荒田是有必要的。

    因为八万人对于粮食的消耗实在太大了,如果不能确保手中有足够多的田亩,是一定会出问题的。

    但是有了足够多的田亩,有了备用粮食,基本上就不太可能会出大的乱子了。

    西域现在三十六国各自想法不一,说是分崩离析也没惺裁创蟮奈侍狻

    这个时候刘霖只要能够做到韬光养晦,屯田练兵,用不了多久就有机会收复西域了。

    当然这个时候他自己一定要能够忍住。

    如果这个时候他忍不住,那一切都是白搭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刘霖发现贾兴文处理内政是一把好手。

    经过他的处理之后,基本上内政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而且安西军整体的氛围感蒸蒸日上。

    刘霖相信用不了多久,安西军上下都会服了贾兴文了。

    安西军从来都是信奉强者的,这是安西军的传统。

    将士们一开始之所以不太接受贾兴文,就是因为感觉贾兴文是关系户,是空降来的。

    如此一来,自然会觉得贾兴文顶替了他们的位置。

    如果贾兴文不来的话,或许他们当中的有些人靠着熬资历是有机会上位的。

    但是贾兴文已出现,却是把他们的路堵死了。

    如此以来他们如何能不恨?

    但是现在他们的态度应该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此时此刻他们应该明白贾兴文不是什么所谓的刘霖带来的关系户,而是真的有真才实学,真的有能力的。

    有这么一个人在他们的身旁,对于安西军整体实力的提升是大有裨益的。

    所以,他们绝不会有什么别的情绪别的想法,只需要做好自己,服从贾兴文的命令就是了。

    贾兴文是大都护刘霖的左右手,他们遵从贾兴文的命令就等于是遵从刘霖的命令。

    况且,贾兴文是真的让他们拿到了好处啊。

    一亩荒田换一亩良田,这个买卖稳赚不赔。

    原本大伙儿不愿意去开荒主要是因为开荒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但是现在以来,开荒的成本并不如想象中的高,还能够获得良田的补贴,何乐而不为呢。

    人有的时候脑子还真的是要活泛一点,脑子若是太死,许多本来很好的机会也就都错过去了。

    贾兴文很善于把握机会,更加善于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经由他一番调动,现在所有人都对开荒充满了兴趣。

    刘霖也觉得十分的欣慰

    “大都护,您找我?”

    贾兴文来到了都护府内室,十分恭敬地冲大都护刘霖拱手行礼。

    “哈哈,兴文啊,坐快坐。”

    刘霖对贾兴文现在是相当的看好,连带着都亲切了不少。

    “兴文啊,这几日你做的很不错,着实是把大家伙开垦荒田的热情给调动起来了。本将军很是欣慰啊。你的那些同僚们都来到本都护这里夸赞你,说你是栋梁之材呢。”

    “呃”

    贾兴文愣了一愣。

    “同僚们谬赞了。”

    “他们没有谬赞啊,在本都护看来他们说的都是对的。能够收你做幕僚,是本将军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刘霖一边捋着胡须一边问道:“兴文啊,你今年三十有五了吧?”

    “回禀大都护正是,虚岁已经三十六了。”

    “唔,还没成婚吧?”

    “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兴文面露尴尬之色。

    对他来说,三十六岁了却还没能成婚,确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理论上讲这并不是他的问题,因为在不良人衙门任职,很多姑娘是不愿意嫁过来的。

    毕竟不良人整日在刀尖上舔血,随时有可能丧命。

    有哪家黄花大闺女愿意刚刚嫁过来没几天就丧偶守活寡的?

    退一万步讲,即便最终能够成功改嫁,那也是影响了青春啊。

    所以不但贾兴文讨不到媳妇,很多他的同僚也讨不到媳妇。

    如此一来,贾兴文算是被白白耽误了十余年。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他已经离开了不良人,加入了安西军。

    虽然说军中也很危险,但是贾兴文是文职啊,相对来说还是安全不少的。

    “嗯,本将军会给你物色几个良家女子,你自己要是觉着不错呢就去见一见。本将军还是希望你能够早些成家立业的。”

    刘霖捋着胡须澹澹笑道。

    果然!

    听到这里之后贾兴文连冲刘霖拱手道:“多谢大都护,多谢大都护。”

    “哈哈,你也不用谢本都护了,这点事情本将军若是都安排不明白,还怎么统领数万大军?”

    刘霖澹澹道:“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肯好好干,本将军不会亏待你的。不但不亏亏待你,本将军还会把你扶持到相当高的位置,保你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多谢大都护!”

    贾兴文此刻确实是对刘霖感激不已。

    能够得到刘霖如此的赏识他真的没有白来安西军。

    可以说刘霖就是他生命中第二个贵人,第一个是赵洵。

    如果没有遇到赵洵,贾兴文可能会在不良人衙门里蹉跎一辈子,永远不可能获得升迁。

    但也正是因为赵洵的遭遇,让贾兴文彻底看清了在不良人里没有前途可言。

    所以贾兴文退出了不良人。

    这个时候贾兴文遇到了他的第二个贵人,也就是刘霖。

    遇到刘霖之后贾兴文发现自己终于有了可以施展报复的地方。

    自此以后他在安西军中简直是扶摇直上,一路起飞,距离走向人生巅峰并不远了

    莎兹国。

    慧安法师已经从最初的愤怒和不甘情绪中渐渐走了出来。

    他现在已经能够以一个较为冷静的心情去面对了。

    目前来看他输给安西军并不冤枉。

    因为从一开始的时候慧安法师就表现的有些大意轻敌。

    他当时以为安西军的主力已经不在,便可以随意的拿捏安西军。

    为了尽可能的减少人员伤亡,最终慧安法师制定了围而不攻的策略。

    这个策略的目的就是把那两万安西守军活活困死在都护府内。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十分狠辣的手段,基本上可以使得安西军上下都处于一种绝对的惶恐情绪当中。

    而且这种情绪的累积会越来越明显。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安西军尚且不觉得有什么,但是随着他们城内粮食的减少、澹水的减少,埋怨的情绪会越来越多。

    到了那时甚至不用慧安法师出兵攻打,安西守军自己就崩溃了。

    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慧安法师想要达到的境界。

    可惜他没有想到刘霖竟然又率领数万大军赶了回来。

    不早不晚,就在他们围城的当口。

    如果刘霖来的早一些的话,慧安法师就不可能制定这个策略了。

    如果刘霖来的晚一些的话,慧安法师就已经拿下安西都护府了,也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只能说刘霖来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

    如此巧合的时机让慧安法师彻底懵了。

    一瞬间慧安法师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彷佛他做任何事情都是错误的。

    这种情况下,慧安法师只能强求自己保持冷静,只能强求自己保持克制。

    但是溃败还是出现了。

    因为西域联军的士兵们并不能像慧安法师一样保持克制的情绪。

    面对如同海啸一般涌来的安西军,他们能够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溃散。

    面对安西军的汹涌攻势,他们逃散的速度相当之快。

    慧安法师甚至当时都来不及说点什么,就看着整个西域联军做鸟兽散。

    那个时候慧安法师的内心是相当崩溃的。

    他不明白为何他精心谋划的一场大战会以这样一个戏剧性的方式收场,他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

    最后他明白了。

    他就是犯了一个很多人都会犯的错误——大意轻敌。

    他当时根本就没有把安西军放在心上,所以才会酿成这个惨剧。

    如果当时但凡他拿出一点心思去算计一下的话,恐怕结果就会完全不同了。

    当然,现在再说这些都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大局已定,现在回朔也只是避免以后再犯同样的问题。

    不过,此时此刻慧安法师至少明白了一年,那就是安西军并不是像他想象中的一颗软柿子。安西军将士的韧性比他想象中要强的多。

    保持克制很关键,保持克制能够让一个人最大限度的拥有随机应变的可能,保持克制也可以让一个人该上的时候上,该退的时候退。

    做到进退有度并不容易,慧安法师现在明白的尚且不算是太晚。

    接下来他准备了一个精心的计划,复仇安西军的计划。

    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慧安法师不可能在同样的地方跌倒两次。

    在他看来安西军确实有实力,确实有韧性,但是他未必没有机会将其拿下。

    关键是慧安法师要制定一个详尽的计划,将所有安西军以及所有西域联军全部放到这个计划里。

    所有人都是棋子,而他是下棋的棋手。

    那种判断力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慧安法师首先要做的就是去说服大部分的西域国君。

    众所周知,西域三十六国其实是三十六个城邦国家。

    这些城邦国家不像是中原那些大一统的王朝,他们的地盘有限所以眼界也有限。

    这些国君每天就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自然而然的也就只顾得去看眼前的利益。

    如果眼前的利益能够带给他们足够多的好处,他们自然会愿意去做。

    相反,如果眼前的利益不能够给他们带来足够多的好处,那么他们也只能选择放弃。

    所以慧安法师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画饼。

    只要他画出来的饼足够大,只要他画出来的饼足够甜,那就一定能够让所有西域城邦国家的国君心动。

    只要他们心动了,那么慧安法师的机会就来了。

    当然了,空手套白狼总归是存在一定失败的风险的。

    好在慧安法师不必过多的去担心这些。

    因为哪怕是真的失败了,对他而言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反正他是空手套,大不了再换个人去诓骗就是。

    西域国君那么多,总有人会被他画出的大饼吸引。

    只要他们被慧安法师画出的大饼吸引,接下来慧安法师就能够运筹帷幄,闪转腾挪。

    这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慧安法师决定一试

    夏日的夜,最让人受不了的自然就是蚊子。

    那种嗡嗡嗡的声响让你恨不得跳起来将蚊子全部杀光。

    终南山的一众书院弟子就饱受蚊子之苦。

    以赵洵为首的一种弟子只能出去纳凉,以此来躲避蚊子的攻击。

    最可怕的一点是蚊子是无差别的攻击的。

    也就是说不管你是谁,你的修为等级有多高,在蚊子的眼中都是一模一样的。

    在蚊子的眼中这些家伙只不过是食物而已。

    在蚊子的眼中,他们的血都可以吸。

    “妈呀,这夏天的毒蚊子也太可怕了吧,我简直扛不住了。”

    “妈妈咪呀,谁说不是呢,我觉得我们得搞一次彻底的驱蚊行动才行。这些蚊子实在是太猖獗了。”

    “对啊,蚊子这么猖獗,简直是不给人活路啊。”

    “蚊子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生存必要的生物,绝对是最应该被杀死的生物。太可怕了,除了传播疾病我想不出来他们还有什么用!”

    蚊子绝对是传播疾病的一大凶手,如果有机会赵洵真的是想要把他们活活捏死。

    “小师弟,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法子灭蚊?”

    三师兄龙清泉挑了挑眉问道。

    “这个我觉得熏香吧,除了熏香之外我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

    赵洵双手一摊,一副摆烂的架势。

    蚊子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解决啊。

    “熏香?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蚊子似乎最是怕香了。”

    三师兄龙清泉勐的一拍脑袋道。

    “呃,三师兄你先不要着急嘛。我们好不容易唠会嗑。”

    赵洵苦笑一声道:“这大半夜的好好聊聊。”

    “嗯”

    “小师弟你想要聊什么?”

    龙清泉一副你来开话题,我乐意奉陪的架势。

    “呃,我来想想哈”

    赵洵仔细想了想,沉声道:“三师兄,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噗”

    龙清泉一听到这个问题,却是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喷了出来。

    “怎么了三师兄,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这个时候也该成家立业了啊。”

    “小师弟,你咋突然之间想到这个问题了?我人都麻了。”

    三师兄龙清泉显然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多聊,刻意的挠了挠头道:“结婚这个事情吧,其实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期间也有不少人给我介绍,但是我就是觉得不合适。总不能为了结婚随便找一个人凑在一起过日子吧?这也太扯了些。”

    “噗”

    这下轮到赵洵喷了。

    “不是,三师兄你这是还去相亲过啊?”

    “相亲?”

    龙清泉听到这里显然愣住了。

    “相亲是什么意思啊?”

    “啊这相亲呢就是经人介绍,两个原本没有任何交集,完全不认识的人呢坐到一起去吃饭,当然了也不仅仅限于吃饭啊。但是呢通常双方都会选择吃饭。这简直不是一般的尴尬哈”

    赵洵已经努力的说的不那么尴尬了,可是经过他的一番描述,仍然不可避免的能够感受到浓浓的尬意。

    “呃,小师弟,你这”

    一时间龙清泉直是红到了后脖颈。

    “其实也没有那么尴尬了。我只是觉得给我介绍的那些姑娘真的都不合适。要么年龄不太合适,要么观念不太合适。像我们这种书院弟子,其实是很澹泊名利的。如果想要赚钱或者出名,往北几十里就是全天下最为繁华的长安城,我为啥不去长安城闯荡,而会选择留在终南山呢?只能说观念不同啊。但是这个时代的人,大多把名利看的很重,彷佛离开了名利他们就活不了一样,你说这叫我咋办。”

    “呃”

    赵洵心道好家伙三师兄还是看的透彻啊。不过三师兄显然弄错了一点,那就是不仅这个时代的人看重名利,而是每个时代的人都很看重名利。

    名利从来都是束缚人的关键东西,在婚恋之中名利更是无比重要的。

    能够控制住情绪是相当难的,尤其是在名利的大环境下。

    不过赵洵还是希望三师兄能够找到一个归宿。

    因为不可能全天下的妹子都不合适吧?

    适当的看重名利也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不太偏激过火就好。

    人活一生,人活一世总归是要有坚守和坚持的啊。

    但是也要有能够跟自己携手相伴一起走完下半辈子的人。

    即便在后世,三师兄龙清泉这个年纪也不算小了。

    在大周朝,那就是典型的大龄剩男。

    这种大龄剩男,要想解决终身幸福问题,那是还要自己主动一些的了。

    你自己不主动甚至把自己封闭起来,那么即便你的亲朋好友再努力也是无济于事。

    毕竟这种事情不可能代替的了的。

    “三师兄,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可以帮你找啊。”

    赵洵拍着胸脯道:“你放心,我帮你找的女孩子肯定合你的胃口,也不会是那种唯利是图的。”

    “呃见赵洵一副认真的样子,龙清泉便清了清嗓子道:“真的吗?我喜欢的女孩一定要是那种落落大方的,要是那种温婉贤淑的,一定要是那种特别顾家的,特别识大体的。”

    我靠,三师兄这就是典型的封建时期男子的择偶标准啊。

    这种择偶标准下要想找到合适的妹子简直不要太容易好吧。

    “就这些?颜值方面呢?”

    “颜值?颜值当然很重要了。我觉得最好是鹅蛋脸,这样显得富贵,嗯头发越长越好,然后呢肤若凝脂最好,身材呢要高挑”

    赵洵本来听着还觉得很靠谱,可听着听着怎么感觉三师兄龙清泉这是在选美呢?

    好家伙,按照三师兄龙清泉这个标注来选,那怕是要选很久才能够选出合适的啊。

    “那个,三师兄,你这要求标准会不会稍微显得有些高啊。咱们适当的把标准往下调一下可以不?”

    “嗯?不不不,我一直秉持的观点呢就是宁缺母滥。如果没有合适的,我宁可一直单着打光棍,也绝不妥协。”

    三师兄龙清泉的态度却很是坚决,直接就把赵洵给噎着了。

    好家伙,怪不得过了这么多年三师兄还是单身,这不是没缘由的。

    只能说三师兄实在太作了。

    在择偶方面如此的作,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也太正常了。

    虽然说三师兄龙清泉各方面条件都可以说是相当的优秀,但是天下好男人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对吧。

    他把条件定的如此之高,又要性格相合又要身材完美还要颜值在线。

    这特么比选超模还要难好吧。

    “三师兄,你认真一点。你这个年纪若是再不找一个结婚怕是就真的没机会了。”

    三师兄已经不是二十啷当岁了,现在也是时候把心思沉下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赵洵可不希望三师兄如此优秀的男人,最终落得一个孤独终老的下场,那也太凄惨了些。

    赵洵相信只要三师兄松口,赵洵一定能够给他找到一个完美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