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老友今犹在(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三百九十三章 老友今犹在(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简单的食材,简单的搭配,却做出了截然不同的美味。

    料理有的时候真的是很神奇的。哪怕是尝过一次之后也能够体会到其中的魔力。

    至少此刻蛋炒饭的香味在赵洵的口腔之中扩散,在他的舌尖之上跳动,赵洵能够体会到那种食材搭配出来的美味感觉。

    三师兄龙清泉的感觉也差不多。

    总而言之,大伙儿都觉得这蛋炒饭虽然食材简单,做法简单但是就是给人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好了,终于吃饱了。”

    吃了整整两大碗蛋炒饭,赵洵摸着他滚圆的肚皮,有滋有味的打了个饱嗝。

    有的时候真的是如此,家常菜才能吃饱,反倒是那些花里胡哨的菜肴会让人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有的时候会影响人的食欲。

    “小师弟啊,你说说看,到底那个人族王子为何怀疑半兽人是内鬼呢。”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赵洵把人族王子哈利波茨曼给他讲的故事又跟三师兄、六师兄讲了一遍。

    当然是经过一番精简提炼的。不然要是按照哈利波茨曼王子的那个讲法,没有个一时半会怕是讲不完的。

    “啧啧啧,所以说这真的是有点意思。”

    三师兄龙清泉搓着手掌,很是好奇的说道:“这么看来的话,其实这个哈利波茨曼王子也是有理有据啊。当然,他没有眼下这支半兽人犯忌讳做叛徒的直接证据。咱们也不能因为半兽人祖上犯过的错误就去否定现在的这支半兽人啊。”

    对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论调赵洵还是比较认可的。

    任何时候都不能盲目的认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英雄儿混蛋。

    也许之前的半兽人确实犯过很多错,但是也许现在的这支半兽人经历过很多之后大彻大悟了呢?

    情绪化这个东西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如何处理好这一层的关系才体现出一个人究竟高明与否。

    “嗯,当然,这件事我会进一步的追查下去。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赵洵对此是有着自己的原则有着自己的判断的。

    他的信念决定了他不会轻易的放弃任何人。

    这其中包括了半兽人。

    ...

    ...

    西域。

    慧安法师凝神望着不远处的城池。

    西域联军已经集合到了安西都护府的外围区域。

    这一区域原本是在安西军的绝对控制中的。但是经过一系列的试探性的战斗,如今整个安西军已经被迫向后方退去。

    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用兵的最高境界。

    慧安法师此刻心里觉得十分暗爽。

    安西军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

    他从未有过如此的快感。

    因为这意味着用不了多久,西域就将是西域人的西域,而跟大周的这帮杂碎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一直以来他跟慧言法师对于发展西域密宗佛教都秉持着孑然不同的观点。

    慧言法师认为要想让西域密宗佛教真正做到发扬光大,必须要依靠中原王朝的力量,必须要依靠中原皇帝的帮助。

    只有中原皇帝提供了充分的支持,他们才真的有机会将整个西域密宗佛教发扬光大。

    但是慧安法师不这么看。

    在慧安法师看来,要想发展西域密宗佛教,最好的方式最简单的方式便是依靠战争。

    战争是结局问题的一味良药。

    遇事不急,便发兵。

    你不服?打到你服为止。

    中原王朝强势的时期不也秉持这个原则进行扩张的吗?

    远的不说,就说大周王朝,极盛之时版图几乎囊括了整个西域三十六国。

    如此情形下,整个西域诸国都必须要心甘情愿的奉大周为宗主国。

    凭什么?

    慧安法师第一个不服。

    尤其是在如今大周王朝已经在走下坡路的情况下,西域各国更应该要联合起来共同抵御强敌。

    敌人确实曾经很强大,但是这是会变得啊。

    许多时候敌人的强大都是过往了。

    很多时候人们总是自己在吓唬自己。

    慧安法师现在迫切的希望西域各国能够证明自己,能够证明他们拥有绝对的实力驱逐大周军队,驱逐安西军!

    虽然这需要死伤不少的将士,但在慧安法师看来这是值得的。

    唯有亮出拳头才能够让别人知道他不是好欺负的。唯有亮出拳头才能够让别人知道西域各国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

    不服就打到你服。

    不服就追着你打!

    慧安法师此刻真的恨不得能够率领着这支联军直接一路打到长安去。

    如果真的能够直接率部打到长安,会是怎样的光景?

    慧安法师感到有些难以想象。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大周的皇帝一定会吓得尿裤子的吧?

    这些生在中原王朝的皇帝一个个都是一群酒囊饭袋,整日除了玩弄女人根本不会做任何事情。

    他们脑满肠肥,志大才疏,偏偏还以为自己就是所谓的天命之子。

    凭什么?

    凭他们的脸盘大?

    简直就是笑话。

    此时此刻,慧安法师真的恨不得把大周皇帝的脸抽成猪头。

    “来吧,既然不服那我们就堂堂正正的打一仗。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王者。勇者不会畏惧,勇者不会有任何的退缩!”

    ...

    ...

    沙洲城。

    安西大都护刘霖率领大军抵达城外。

    安西军的守军见到是刘霖后立即打开城门。

    一路从长安星夜兼程的急行军,刘霖已经是疲惫不堪了。

    他跳下马背之后就立即吩咐全军去吃饭。

    吃完饭之后他们会在沙洲城休息一夜,补充粮食和马料、澹水,随后翌日一早再度启程前往西域。

    他是花费了很久的时间才最终说服皇帝陛下同意他前往西域的。

    当时皇帝陛下一度产生了放弃西域的打算。

    这令刘霖感到十分的恐惧。

    要知道西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如果失去了西域,则整个河西走廊都将面临敌军的侵蚀。

    如果无法保护好河西走廊,则长安城和整个雍州都随时可能被敌军攻击。

    这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所以刘霖很庆幸最终皇帝陛下听了他的建议。

    西域,无论如何不能放弃!

    这是这一次刘霖带来的兵马数量还是有些少的只有区区六万人。

    即便是加上留守安西都护府的两万兵马,总共也只能凑到八万人。

    八万人可以说是安西军最少时期的数量,虽然勉强够用,但是面临强敌的时候还是会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但是刘霖知道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毕竟皇帝陛下这个时期能够同意他率部赶赴西域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皇帝陛下为了京畿地区的安全决定将大部分军队留守在京畿,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此时此刻,刘霖迫切的希望能够率领安西军大部跟安西军留守军队汇合。

    那些留守在安西都护府的将士弟兄牺牲了很多,甘愿放弃回到长安跟家人团聚的机会,就是为了守护安西的火种。因为有他们在的地方,那里就是大周的领土。

    刘霖此时此刻明白,他早一刻抵达安西,那些弟兄和将士们就早一刻获得安全。

    相反,若是他去的晚了,弟兄们则很可能遭到危险。

    毕竟西域三十六国一直不爽安西军,曾经不止一次的组织联军跟安西军斗法。

    虽然安西军赢多输少,但是也曾经有过几次惨败。

    对这几次惨败刘霖可谓是印象深刻。

    为了防止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刘霖必须要强迫自己变的强大起来。

    一个人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对于一名统兵的大将来说更是如此。

    保持绝对的专注,保持绝对的冷静,保持绝对的魄力这是刘霖必须要具备的。

    从决定率领安西军的弟兄重返西域的那一刻,刘霖就发誓一定要亲手把他们曾经失去的东西夺回来。

    他不是要证明什么,他只是想要让西域的那些小国明白,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永远不要想着背叛大周,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服从就好。

    西域三十六国中有不少还是心向大周的,只是有的小国脑后生有反骨,而且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鼓动这些心向大周的小国。

    在他们的鼓动下,这些心向大周的小国态度也悄然间发生了改变。

    可以说,这是典型的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刘霖决定好好教训他们一番,让他们明白得罪大周的下场。

    大周不是区区一些小国能够得罪的起的。

    既然做了就要为他们当初所作的事情付出代价。

    此时此刻,刘霖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了。

    当然,他也明白以安西军现在的兵力只能集中兵力勐攻一处。

    如果想的是处处开花,很可能最终的结果是一处都没有开花。

    至于沙洲军嘛...

    刘霖心里是很想着要把沙洲军也带到安西去的。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原因主要有两个,其一是如果他这么做了,那么朝廷方面绝对会有意见。

    皇帝陛下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如果刘霖这么做了,皇帝陛下第一时间一定会得到情报。

    到了那时,一道问责的圣旨降下来,刘霖势必担待不起。

    皇帝陛下是无比看重忠诚的。

    如果刘霖毫无征兆的领走了沙洲的驻守军队,或许在皇帝陛下看来这和叛国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所以刘霖虽然心中很想,但是决不能带走沙洲一兵一卒。

    他只能使用皇帝陛下同意他带走的这六万将士,以及留守在安西都护府的两万弟兄。

    八万人,紧吧着点用倒也是够了。

    很多时候刘霖都在想如果给到他足够多的机会,他是应该可以开疆拓土,把西域以西的区域也收纳入大周的统治范围内的吧。

    可是现在想想他的这一想法确实是有些莽撞了。

    且不说他能否真的率部把这些地方拿下来。即便是真的能够做到这点,以他们目前的实力要想守住这广大的区域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紧要的问题便是补给。

    从长安到河西几千里,从河西到安西又是几千里。

    从安西再往河中去又是几千里。

    这已经上万里的路程了。

    如此漫长的路程,补给将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如果补给问题解决不好的话,是很难正面应对扩张的。

    士兵们吃不饱饭,就不会有斗志去作战。

    毕竟大伙儿当兵吃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如果将士们真的吃不饱,便是刘霖自己都不会好意思号令将士们去出征。

    有的时候人还是要多一分思考的。

    刘霖就是一个武夫,有的时候会脑子发热,思考问题的时候会缺乏全面性。

    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所以他会尽可能的去调整,尽可能的避免这些问题。

    但要想真正做到万无一失,还是要身旁有人多提醒一些。

    所以这一次他身边带来了一个谋士。

    这个人就是贾兴文。

    贾兴文原本是在不良人任职,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决定退出不良人。

    虽然他退出了不良人,但是仍然活跃在长安附近。

    后来,在不良帅冯昊的推荐下,贾兴文加入到了刘霖麾下,成为了刘霖的一个谋士。

    对于冯昊,刘霖自然是无比信任的。

    二人曾经在西域一起并肩作战过,可谓是有过命的交情。

    冯昊推荐的人,自然不会差到那里去。

    虽然跟贾兴文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刘霖已经渐渐发现了此人身上的优点。

    贾兴文最大的优点就是拥有着一颗赤子之心。

    他没有什么坏心眼,不论什么事情都能够从大局出发去考虑。

    仅仅这一点,就是十分难得的。

    贾兴文跟冯昊二人之间似乎私交也很不错,贾兴文时常会跟刘霖撩起在长安一些有意思的过往。

    渐渐的刘霖发现贾兴文这个人能处。

    他不仅仅把贾兴文当做是一个幕僚一个下属,更多的是把他当做是一个朋友。

    在这个世上能够真正当做朋友的人是不多的。

    如果有,那就一定要珍惜。

    贾兴文提到最多的一个人是赵洵。

    之前刘霖也曾经听冯昊偶尔提起过。

    若是之前刘霖不会对赵洵感兴趣,但是现在,赵洵已经是名满天下的人物,刘霖对其的兴趣是极大的。

    “大都护,您召见我?”

    在沙洲城官舍之中落脚歇下之后,刘霖就召见了贾兴文。

    “嗯,兴文啊,坐吧。”

    示意贾兴文在他身旁坐定之后,刘霖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道:“说说赵洵吧,你认为此子最特别的地方在哪里?”

    原本从军之后贾兴文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角色,基本上很少会主动说话。

    但是当刘霖提到了赵洵之后他就勐然间打开了话匣子。

    “赵洵啊,赵洵真的是一个无比特别的人。如果一定要找到一点他的特别之处的话,我觉得是他的担当。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在面临困难的时候赵洵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在面临敌人的时候,赵洵总会冲在第一个。我这么说绝不是在谬赞他,而是跟他并肩作战这么多年来的感悟。一个人总是要有担当才能长久成长的。一个总归是要有所求才能够有所为的。赵洵绝对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

    贾兴文以往都会观察刘霖的面色。

    这是作为一名幕僚应做的本职工作。

    如果连上峰都伺候不好的话,是无法成为一个好的幕僚的。

    而要想伺候好上峰,首先要做的是弄清楚上峰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弄清楚他思考的是什么。

    只有弄清楚了这些,才能够投其所好。

    至于察言观色,就更是重要了。

    如果幕僚不能察言观色,那距离被辞退就不远了。

    但是今天,在谈及赵洵的时候,贾兴文实际上并没有做到察言观色。

    他侃侃而谈,完全遵循的是自己的本能,他依靠着自己的本能将于赵洵的过往复述了出来。

    现在想想他跟赵洵相处的每一个时刻都是值得好好回忆的啊。

    那些美丽的瞬间值得定格。

    “所以如果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你还是愿意为了赵洵而辞官?”

    刘霖是知道贾兴文辞官的原因的。

    当初赵洵斩杀魏王之后怒而辞官隐居终南山之中。

    那时贾兴文便下定决心也跟随赵洵的脚步辞官。

    既然赵洵都不屑做这个官,贾兴文也不屑再去做官。

    “是的,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还是会辞官。”

    “妙哉,妙哉耳。本将军果然是收服了一匹千里马。”

    对贾兴文的态度,刘霖可谓是十分的满意。

    归根到底是因为贾兴文重感情,讲信义。

    而作为一名谋士,能力尚且在其次,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信义。

    “所以你觉得本将军这次率军前往安西,胜算有几成?”

    面对刘霖的质询,贾兴文先是保持了沉默。

    随后他清了清嗓子道:“敢问大都护,您指的胜是哪方面的胜?如果指的是固守安西都护府,保证安西片区的安靖,我觉得胜算至少有九成。如果是要收复西域三十六国,恕属下直言。胜算应该不到五成。”

    刘霖面露苦色,他倒是忘了贾兴文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讲实话。

    既然刘霖接纳了贾兴文,使得他成为了自己的幕僚,那么他就要接受贾兴文的优点以及贾兴文的缺点。

    目前看来贾兴文的优点跟缺点是对半的。

    “如果只有五成的话,本将军还有必要坚守这个执念吗?”

    刘霖的状态不是很好,情绪有些低落。

    此时此刻,贾兴文又恢复到了那个察言观色的状态。

    “其实大都护不必如此忧心。正所谓尽人事听天命。大都护可以全力而为一试之。至于是否能够得偿所愿,谁也不知道。但既然大都护心所在之,那么就一定要尽全力试试。赵洵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那就是人生苦短,人这一辈子只有一次,一定要竭尽全力的去拼搏去奋斗,一定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否则是一定会留有遗憾的。”

    “呃...”

    刘霖此刻听到贾兴文又主动提到了赵洵,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不过这似乎是一个好事情。

    至少说明贾兴文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能够有一个重情重义的谋士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吗?

    “所以你觉得本将军应该去攻打西域三十六国?”

    “犯我大周天威者,虽远必诛。”

    贾兴文接着吐出一句话来。

    刘霖听到这句话后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开始变得颤抖。

    他嘴中默默的念着刚刚贾兴文说的话。

    “犯我大周天威者,虽远必诛。犯我大周天威者,虽远必诛...说的好,说的好啊。兴文啊,你这句话真的是绝了。”

    “回禀大都护,这句话也是赵洵说的,属下不过是拿来借花献佛罢了。”

    “呃...”

    一时间刘霖直是感到有些尴尬。

    他实在没有想到又是赵洵!

    这个赵洵还真的是无处不在啊!

    “妙人,赵洵真的是一个妙人啊。能够说出如此话的人,必定是一个有理想有报复的热血男儿。本将军佩服这样的人。”

    如果在人前说出这样的话是很危险的。

    毕竟明眼人都知道赵洵和当今天子的关系崩坏到了无法修复的地步。

    佩服赵洵就等于是在打显隆帝的脸!

    当然了,此处没有外人,贾兴文又是刘霖的幕僚,所以他便能吐露心声了。

    “可惜这样的人无法从军,不然必定能够为大周开创功业。”

    “大都护,属下觉得赵洵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大周的百姓。赵洵守护的不是皇室,不是朝廷,更不是皇帝。他守护的是天下苍生,是黎民百姓。眼下腐蚀者正自在攻打终南山。众所周知终南山是大周的屏障,是长安的屏障。若是终南山失守,则长安必定失守。到了那时长安城的百姓就成了人砧板上的鱼肉,随时会任人宰割!赵洵不退,书院不退。在属下看来,这是比投笔从戎更加好的选择。”

    贾兴文一番话让刘霖的神色一暗。

    说的好啊,说的真好。

    “是本将军偏颇了。你就跟着本将军好好干,本将军必定保你个锦绣前程。至于那赵洵,就让他以自己的方式守护天下苍生吧。”

    ...

    ...

    “明允兄,明允兄,我又来了...”

    小胖子旺财出现在了书院中,这可着实把赵洵吓了一跳。

    “旺财,你怎么来了?外面不太平,你这个时候来终南山不要命了?”

    “哎呀明允兄你就放心好了,我又不傻,若是真的有危险我怎么可能会来呢。”

    旺财拍着胸脯道:“其实呢我是跟着青莲道长来的。青莲道长昨日不是回到青莲观嘛,我正巧在乐游原碰到了他,便求他把我带回终南山,带回了书院。”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赵洵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旺财啊旺财,还真的是鬼机灵。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确实在昨日回到了长安城。

    只是没想到正巧能够碰到旺财。

    旺财应该是软磨硬泡外加投其所好允诺了恩师青莲道长不少的好处,青莲道长最终才同意将旺财带回到终南山中的。

    不容易,真的是不容易。

    当然了,御剑飞行带一个胖子还是十分消耗体力的。

    所以赵洵理所当然应该好好犒劳恩师青莲道长一番,当然也包括了小胖子旺财。

    “说罢,你这突然来找我是有何事啊?”

    “嘿嘿嘿,还能有何事,当然是出书的事情了。”

    “出书?”

    赵洵苦笑道:“你可别忘了我现在的身份。我得罪了皇帝,笔名早就被封杀了。”

    旺财不以为意道:“活人还能够让尿给憋死?狗皇帝封杀了你的笔名,你就换一个笔名好了。总归是有解决办法的啊。”

    赵洵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之所以那么说其实就是找了个借口。

    主要是最近终南山中的事情实在是太多,赵洵实在是有些扛不住了。

    “唉,怎么说呢,如今情况有些特殊,书坊上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书,若是明允兄你再不写出基本火书救市,我家书坊可就要亏损了。”

    见赵洵依然不为所动的样子,小胖子旺财只得使出了苦肉计。

    赵洵见他这副撒娇耍赖的样子,直是有些哭笑不得。

    老实说,即便旺财家的书坊亏本与他有何干?

    “不是,你家书坊亏本,跟我也没关系啊...”

    “怎么没关系!”

    一听到这里,旺财不干了。

    “明允兄你可不要忘了啊,我家书坊你也是入了股的。”

    “嗯?”

    赵洵愣了一愣。

    “是这样的吗?”

    “当然是了,每个月我可是都有把分红的银子给你送来的。”

    旺财一边说一边翻起白眼道:“明允兄你的记性不可能如此差的吧?”

    “唉,好像是这么回事哈。”

    赵洵回忆起了这些细节,苦笑连连道:“那要是这么说的话,似乎你家书坊亏损确实会影响到我的分红的呀。”

    赵洵无奈的摊开双手道:“所以,我需要多写出一部卖座的畅销书来帮助你家书坊度过难关。是这个意思吧?”

    “对了对了,明允兄真的是个明白人。就是这个意思。”

    旺财见赵洵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兴奋的开始道:“以明允兄的天赋,要想写出一本火书来,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呀。你放心,只要你肯写,宣传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我旺财别的本事没有,但是营销的本事可是一绝。我一定能够把你的新笔名营销火的。不要怕笔名新,只要肯砸银子,是一定能够火起来的。”

    当然,旺财也知道这一切的前提是写的东西质量过关。

    若是质量实在太烂,那么即便是砸再多的银子也不可能大火的。

    “嗯...”

    “所以,明允兄你想好写什么题材了吗?”

    旺财似乎生怕赵洵反悔,就像是一个狗皮膏药一样粘上就不肯揭下来。

    “呃...我太久没有动笔,对于当今的市场不是很了解,你清楚情况吗?现在什么题材的比较容易火?”

    赵洵这话倒是没有诓骗旺财。

    他确实有很久没有写书了。

    长时间没动笔,对于市场的情况完全不了解。

    这种情况下赵洵还是应该多咨询一下旺财的意见的。

    “呃,这个嘛...”

    旺财挠了挠头道:“还是男欢女爱谈恋爱的比较火。早就是志怪小说。你那本聊斋真的是火的一塌湖涂。可惜啊,可惜被狗皇帝封杀了。现如今即便是换个笔名也不好再去写聊斋续篇了,不然会被狗皇帝发现,到了那时我家的书坊也得跟着被查封。所以保险起见的话,还是不要写志怪小说了,就写恋爱题材吧。”

    呃,恋爱小说,这可着实有些难度啊。

    当然,没有什么是能够难倒赵洵的,只要赵洵愿意拿出一些态度来。

    “行,那就写恋爱题材好了。”

    赵洵心里还是有谱的。

    恋爱题材的小说多啊,什么红楼梦,什么西厢记。

    这可都是大火的恋爱小说,随便写一本出来绝对能够火爆长安。

    最关键的是,这几本书的风格都和赵洵之前写的志怪小说--聊斋系列完全不同。

    即便是狗皇帝显隆帝拿起放大镜看,都不可能看出写恋爱小说的作者是赵洵。

    赵洵可是有着丰富的跟显隆帝做斗争的经验的,只要给他机会,他就能够像耍猴一样耍显隆帝。

    “那太好了,看到明允兄心里有数我就放心了。实不相瞒,你被狗皇帝封杀之后,我家书坊的业绩那是江河日下啊。我看着书坊赚不到银子,日渐消瘦。你看,我这脸蛋都瘪下去了。”

    “...”

    赵洵心道几日不见,旺财的脸皮是愈发厚了啊。

    就这还好意思说脸蛋瘪了...他咋不说肚子瘪了呢...

    不过看样子旺财的荷包瘪了是真的,不然他也不会如此急切的来找赵洵救市。

    当然了,赵洵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目前来看整体而言,写恋爱题材小说的速度不能太快,倒不是赵洵想要拖稿,而是如果他写的太快的话,读者读起来会缺乏快感。

    毕竟恋爱小说和其他小说不一样,要的就是那种腻味的感觉。

    所以赵洵一定要把控好节奏和火候,让读者做到追读。

    毕竟这种书一旦放下了,就不想再拿起来看了。

    “那个...既然要重新开始写书了,那有几件事我得提前跟你说清楚。”

    赵洵清了清嗓子道。

    “明允兄请讲。”

    旺财还是相当有担当的。

    在他看来。只要赵洵同意写书了,那其他的事情就都好商量。

    “呃...是这样的啊,我写书可以,但是交稿的日子十日一次,而且你不能催稿。”

    “好说好说,明允兄,你十日交一次稿子就好。对了,明允兄,你十日准备交稿多少来着?”

    “呃...一章回?”

    赵洵说这话的时候自己就不是很自信。果不其然旺财听后直接炸了毛。

    “一章回?不行不行,不是我说啊,这数量也着实是太少了。明允兄啊,怎么也得有三章回,五章回啊。你忘了咱们以前合作的那种模式了?我印出来小册子,一次一小本?三章回、五章回的勉强还能够印出小册子。你一章回叫我怎么刊印啊。”

    看到旺财那张苦瓜脸,赵洵确实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似乎一次交稿一章回是有点少了啊...那要不...三章回吧。”

    赵洵是肯定不想要一次交稿五章回的。那就意味着他两天就得写出一章回来。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如果一次交稿三章回的话,他就可以三天写出一章回来,相对来说压力也是小了不少的。

    “好吧,三章回就三章回好了,虽然还是有点少,但是总比一章回要好。”

    旺财无奈的接受了赵洵的方桉。

    毕竟现在是他求着赵洵求市,不能在要求方面提的太苛刻。

    “嗯,那就这样好了。对了,如今长安城里可还好?”

    “好的很啊,明允兄何出此言?”

    “还不是腐蚀者闹的。”

    赵洵面露苦色道:“你不会还不知道吧?腐蚀者如今在围攻终南山,看样子他们是跟书院耗上了。真不知道这场争斗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你说的是这个啊...”

    旺财吞了一口吐沫道:“这件事呢我多少也有一些耳闻。听说是狗皇帝跟腐蚀者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腐蚀者非但不会去攻打长安城,甚至还跟狗皇帝成为了盟友,想要共同对付书院呢。”

    “这个我也听说了。”

    赵洵点了点头道:“但是我觉得腐蚀者未必会遵守约定。他们很可能只是想要利用狗皇帝。先借助狗皇帝的力量对付书院。毕竟书院是最难啃的硬骨头。一旦书院被他们攻克,接下来他们很可能就会调转过去收拾狗皇帝。可惜这狗皇帝根本看不通透局势,被人卖了还给别人数钱呢。”

    “精辟,明允兄这番话真的是精辟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旺财摇头晃脑道:“唉,狗皇帝怎么想的咱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目前狗皇帝跟慧言法师走的很近。这个西域僧人,据说是金刚大宗师境界。这个大宗师前面加了金刚两字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呃...

    赵洵心道给一个修行小白科普知识真的是太难了,关键是旺财也不像是能够听懂的样子啊。

    赵洵与其在这方面花费精力,倒不如多多跟旺财聊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

    “对了旺财,我听说贾兴文贾大哥跟着刘霖刘大都护去了西域了?”

    赵洵听到一些传言,但是一直不敢肯定。

    所以他想要向旺财求证一下。

    “是啊,贾大哥大概几个月前走的吧,走的时候也不敢跟你说。”

    旺财吞了口水道:“这件事还是冯昊冯大人牵线搭桥给引荐的呢。要我说啊冯大人这个人还是有担当的。虽然咱们三个都离开了不良人衙门,但是他一直把咱当自己人。跟狗皇帝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赵洵点了点头。

    从进入不良人衙门的那一刻起,赵洵就能感觉出冯昊冯大人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

    或许别的人没有那种感觉,但是赵洵一直很确信跟着冯大人混有肉吃。

    虽然因为显隆帝的缘故,赵洵、贾兴文、旺财三兄弟被迫离开不良人。但是冯昊冯大人并没有因此跟他们划清界限。

    反而帮着给贾兴文贾大哥找好了下家。

    刘霖这个人赵洵还是听说过的,此人为人正直,是个有担当的汉子。

    贾大哥跟着他去了西域,赵洵还是放心的。

    “贾大哥习武出身,还是有两下子的,跟着刘将军此番前往西域希望能够创立一番功业吧。”

    赵洵现在跟贾兴文相隔万里,能够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给予贾兴文祝福了。

    希望山高路远,贾大哥一路加油。

    “嗯...”

    旺财点了点头道:“明允兄啊,有的时候我真的在想,要怎样才能够真的让我们三个人团聚呢。怕是再也难了吧。我们两个还好,可是贾大哥远在万里之外,这要是想团聚可也太难了吧。”

    “瞧你那丧气样子。”

    赵洵没好气的白了旺财一眼。

    “如果真的想要团聚,怎么都有办法。实在不行动用传送术也行啊。虽然我们相隔万里,但动用传送术的话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只要大家伙心在一起,想聚一聚是很简单的。”

    赵洵稍顿了顿道:“不过眼下我们确实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去做。贾大哥需要征战西域,我呢则需要守卫终南山,守卫书院。你可知道这腐蚀者联盟十分的凶残。若是让他们拿下了终南山,击败了书院,就会召唤撒旦。撒旦又叫做黑暗之神,是极为可怕的家伙。他会给人间带来生灵涂炭,给世界带来死亡和黑暗。无论如何我们也要竭尽全力的去阻止他,决不能让他为所欲为。”

    “呃...这个撒旦真的如此恐怖吗?”

    旺财的胆子向来很小,被赵洵这么一吓却是缩起了脖子。

    “当然了,所以这段时间你最好少乱跑。要么回到长安去,要么索性就待在书院里。”

    赵洵咽了口吐沫:“至于书稿嘛可以用传送术传递,不影响的。”

    旺财点了点头道:“那就依着明允兄说的吧,这段时间我就待在书院好了。”

    “哈哈,这样最好。”

    赵洵顿了顿道:“其实呢书院那还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修整的地方,可以供你各种玩耍。你上次来的时候没有玩的尽兴,这一次呢我就尽量带你玩的开心一些。你想要玩什么,尽管跟我说。”

    赵洵此刻表现的就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既然旺财喜欢玩耍,那他啊就带旺财一起玩耍好了。

    反正现在整日在书院之中憋着是哪里都出不去。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好好的玩玩转转。

    “哈哈,那感情好啊。看来这段时间我是要哆哆叨扰明允兄了。”

    ...

    ...

    西域。

    沙洲城。

    翌日大早刘霖起了个大早。

    亲兵给他准备了烂面条子。

    在沙洲城中面条是最普遍的吃食。

    早起后吃上一碗烂面条子那是相当的畅爽。

    不但能够发汗,还能够让人体会到饱腹的感觉。

    对一名军人来说,吃饱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那些所谓的菜样菜品其实都无所谓,都是用来湖弄外行人的。

    真正享受到了饱腹感,其他的东西就都不重要了。

    “来来来,去把贾兴文也叫来。这么好吃的面若是不一起吃,就可惜了。”

    亲兵立即抱拳领命前去。

    不多时的工夫,贾兴文就被亲兵带到了刘霖面前。

    刘霖连忙放下快子冲贾兴文招呼道:“兴文啊,快来尝尝这烂面条子,煮的那可是相当的熟相当的烂,只需要尝上一口就能够让人发汗。哈哈,真的是太香了。”

    “呃...多谢大都护。”

    贾兴文多少感到有些意外。

    大都护一大早把他叫来,他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要商议,没想到是叫他吃早点。

    不过这样看来大都护还是对他相当的看重呢,能够一下子让他吃这么一大碗烂面条子,那可不是一般人的待遇。

    其实早在长安城的时候,贾兴文就很喜欢吃面食,尤其是烂面条子。

    跟赵洵、旺财还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经常会下面一起吃。

    最简单的食材有的时候往往可以做出最美味的菜肴,能够体会到那种发自肺腑的快感。

    贾兴文也好,旺财也罢,亦或者是赵洵,如今却已经是天各一方,想想真的是叫人觉得唏嘘不已。

    当然了,贾兴文的状态还是保持的相对不错的。

    哪怕已经加入到了安西军中,他仍然保持了一颗赤子之心。

    拿起快子夹了一根面条送入口中缓缓咀嚼着,一时间贾兴文竟然是热泪盈眶。

    没错,就是那个味道...

    熟悉的味道...回来了。

    此时此刻贾兴文真的很是感动。

    这个面条的味道和赵洵做的面条味道一模一样,简直是把他带回到了当年,带回到了熟悉的时代。

    虽然已经过去大半年甚至一年没有见赵洵了,但是赵洵做过面条的味道贾兴文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

    明允啊,也不知道你现在在终南山过的好不好,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

    见贾兴文的反应如此强烈,刘霖却是有些懵了。

    “怎么,兴文啊,是这面条不好吃吗?”

    刘霖多少是感到有些惊讶的。

    因为此时此刻贾兴文的面颊上已经带有了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贾兴文这反应也有些太夸张了吧。

    “没,没有...”

    贾兴文生怕大都护误会,连忙解释道:“是我突然想起来一些往事和故人而已。”

    “原来如此,你想到的这个故人该不会就是赵洵吧?”

    被一下子看穿了心思,贾兴文连忙笑了笑道:“大都护真的是火眼金睛,只一眼就看穿了属下的心思。不错,这个故人恰恰就是赵洵。”

    “唔,看来这个赵明允在你的心目中确实是有相当的地位。若是将来有机会能够跟他并肩作战就好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刘霖却是满怀感慨。

    贾兴文连忙道:“有机会的,一定有机会的。”

    在他看来,赵洵是一个绝对有家国情怀,有雄心壮志的人。

    如果有可能,他肯定会从军的。

    只不过眼下他跟显隆帝闹的那么僵肯定是不会出山的。

    但是赵洵依然会用属于他的方式去守护这个国家。

    还是那句话,赵洵守护的不是一家一姓之江山,而是所有百姓的家园。

    “嗯,今日吃完早饭之后,你随我前去军营之中检阅军队。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在补给完成之后我们便开拔前往安西了。”

    “这么快?”

    贾兴文多少感到有些惊讶。

    在他看来,这个速度确实是有些过于快了。

    毕竟对于整个安西军而言,已经是经过了长途跋涉。

    如此疲惫的情况下,基本上将士们都十分希望得到很好的休息。

    一路上风餐露宿的且不再去提,光说抵达沙洲城后,怎么也得好好休息一番吧,可是大都护竟然只让将士们修整一天就决定立刻出发。这个决定会不会略显得有些草率,略显得有些突然呢。

    贾兴文犹豫了片刻,还是双手抱拳道:“大都护,以末将之见,我们似乎应该多花一些时间在休息上啊。”

    “嗯?”

    贾兴文一般很少会跟刘霖对着来。

    所以他突然发出如此言论多少让刘霖觉得有些意外。

    “你觉得我们应该多休息一些吗?”

    “是啊大都护。我们一路舟车劳顿,可以说将士们是疲惫不堪。这个时候将士们最需要的恰恰就是休息。如果这个时候立刻启程赶路,我担心将士们会有怨言啊。”

    身为刘霖的幕僚谋士,贾兴文的职责就是替刘霖建言献策。

    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保证全军上下处于一种良好的情绪良好的状态,其实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哗变和营啸其实都是发生在很突然的时候。

    一般而言,没有任何的预兆。

    但是情绪的累积确实是存在的。

    总而言之,贾兴文觉得现在就派出大军赶路真的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既然他有如此的感觉,他就觉得理所当然要跟刘霖说清楚。

    不然将来真的出了事情,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刘霖解释。

    “嗯,其实本将军也觉得这个时候率部向安西进发确实是有些太急了。既然你也觉得如此,那不妨就暂且再歇上两三日吧。”

    刘霖还是相当尊重贾兴文的意见的。

    见贾兴文如是说,他立刻就转变了语气。

    “大都护英明!”

    贾兴文很是欢喜。

    大都护还是听得进去劝的啊。

    听得进去劝就好,听得进去劝就好。

    只要能够听得进去劝,很多问题就能够迎刃而解。

    怕就怕的是那种完全听不进去劝又在哪里瞎逼逼的。

    这种人真的是叫人头大。

    若是摊上了这样的上峰,足够让人觉得晦气的。

    所幸的是贾兴文遇到的东翁是个很不错的存在,基本上没有任何的个人情绪在。

    如此以来,贾兴文就可以彻底的放开手脚,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为东翁建言献策。

    这一点是相当重要的,贾兴文是一个不希望自己被人束缚的人。

    如果有一根绳索一直套在他的脖子上,贾兴文会觉得十分难受。

    但如果可以尽早的把这个绳索去除掉,贾兴文的发挥空间就会变得十分之大,这是十分有利于他进一步发挥的。

    从目前来看,一切都十分的顺利,一切都按照既定的计划发展。

    只要有机会,贾兴文一定要好好的向上发展,争取能够做到刘霖的左膀右臂的地步。

    这个东翁非常值得跟随,用赵洵的话说这样的人就是一个优质股,投资他准没有错。

    “嗯,不说这个了。兴文啊,你觉得本将军到了安西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嗯?”

    贾兴文愣了一愣。

    他还沉浸在刚刚的喜悦之中难以自拔。

    这个时候刘霖突然转变了话头,他多少觉得有些难以适应。

    强自调整了一番情绪之后贾兴文清了清嗓子道:“回禀东翁,回到安西之后,东翁其实应该对西域三十六国发下文书,就说大周朝廷对其有封赏,请各国君王赶赴都护府受封。”

    “呃...”

    刘霖一时间有些懵逼了。

    “这个不好吧,陛下并没有降下这种旨意啊。本将军要是这么做的话岂不是有了欺君之嫌?”

    “不会的。”

    贾兴文见刘霖如此的死脑筋,一时间直是有些哭笑不得。

    “事急从权,大都护这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再说了,天高皇帝远,离得这么远有谁知道大都护是在做什么,即便是天子爪牙耳目,也不可能跟的这么远吧。”

    刘霖仔细一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

    若是别的军队他可能还会没有信心。

    但是安西军不同。

    这支安西军是他这么多年亲手带出来的,可以说每个士兵的身上多少都有他的痕迹。

    这么说是丝毫不夸张的。

    所以刘霖十分期望能够在接下来有大的突破。

    因为这一点对整个安西军,对整个安西地区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所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能够有什么作用呢?之前你不是还说西域三十六国有狼子野心吗?”

    “大都护,这是两码事。”

    贾兴文笑了笑道:“西域三十六国其实并非铁板一块,他们有各自的想法,有各自的算计。其实他们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仔细想一想便能够弄明白。有主和的有主战的,还有骑墙的。这些家伙的想法全然不同,所以面临不同的情况时他们的态度也会有变化。这次大都护如果发布出去这个布告,接下来就可以静观其变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有一部分西域三十六国的国军愿意前来都护府,另有一部分人会找各种理由按兵不动。到了那时我们就能够知道那些是有不臣之心的,那些是主和派的。”

    其实贾兴文的这个法子还是赵洵交给他的,用赵洵的话说就是一种筛选的方法。

    有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孰好孰坏,谁忠谁奸。

    那么怎么办呢?

    毕竟我们还是要知道最终结果的啊。

    所以就可以用这种筛选的方法。

    当年在不良人衙门的时候,赵洵就曾经不止一次的用这种方法查桉。

    事实证明那个效果真的是相当的好。

    赵洵用这个法子用的屡试不爽。

    贾兴文见其效果如此之好,就将其默默的记下以备不时只用。

    没想到才过了这么点时间就真的能够用上了。

    这真的是叫贾兴文没有想到的。

    “嗯,看样子似乎确实可以一试。”

    刘霖轻轻点了点头。

    西域三十六国的问题一直是困扰刘霖的一个很大的难题。

    归根到底是他无法真正做到所谓的无差别对待。

    很多西域三十六国的国君跟他之间素来有仇怨。

    这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

    毕竟刘霖做了这么久的安西大都护,在西域的时间那么长,跟西域三十六国的君王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摩擦。

    摩擦是不可避免的,关键是看后手。

    贾兴文提出的这些后手能够让刘霖更好的去区分筛选这些西域各国的国君,从中确定出来哪些可以做朋友,那些是敌人,那些是路人。只有确定出来了这些,接下来的举动才好去做。否则始终会处于一种十分悲催的状态,很难真正有机会从大的层面去确定方略。

    仅仅凭借这一点,就足以看出来贾兴文是有一个大智慧的人,而不是那些只有小聪明的谋士。

    两者还是有相当显着的区别的。

    那些有大智慧的人,不会计较一时之得失,而是能够从更为长远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而那些执着于小聪明的人,更多的是会计较一些蝇头小利。

    表面上看,短期上看他们确实是赚到了。

    但是把眼光稍稍放的长远一些就能够看出他们其实是亏了的。

    所以这次刘霖是捡到宝了。

    有了一个如此强大的谋士在身边,他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刘霖从来就不缺乏勇勐的战将,他麾下勐将如云,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远比贾兴文要能打。

    但是像贾兴文这么有脑子的将领着实是不多。

    刘霖很庆幸自己能够收服如此一个足智多谋的谋士。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还要跟贾兴文多多磨合,他也相信二人一定可以配合的天衣无缝,配合的恰到好处的。

    “人生有的时候真的是叫人捉摸不透啊。”

    刘霖兀自感慨道。

    他没有想到能够这么快就收获如此重要的谋士。

    可能生活早已在一些细节处安排好了,只等待你去捡到。

    ...

    ...

    终南山。

    赵洵带着旺财在终南山之中闲逛着。

    还别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悠闲自在的享受过生活了。

    生活有的时候就是如此,总会让你莫名其妙的体会到稀奇古怪的感觉,稀奇古怪的情愫。

    就在你觉得平静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件令人轰动无比的大事。

    就在你觉得平凡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件不平凡的事,或者出现一个不平凡的人。

    旺财的出现确实在赵洵波澜不惊的生活里注入了一丝波纹和涟漪。

    赵洵也不禁回想起了当年跟旺财一起生活的美好点滴。

    虽然这些生活记忆如今都已经彻底变成了回忆,但是突然拎出来看一看还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事情。

    “明允兄,你最近是不是修为境界又提升了啊?”

    “嗯,现在我已经达到了三品境界,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吧。”

    “我就说嘛,我能够明显到感受你身上散发出来的真气比之强强势了很多。”

    赵洵听得直翻白眼。

    如果这个话是贾兴文贾大哥说的话,赵洵勉强还可以相信。因为贾大哥好歹也算是一个修行者。可是旺财不过就是一个凡人,一个肉眼凡胎的凡人而已,他知道屁的修行等级,真气浩然气?

    明显就是在拍赵洵的马屁。

    不过这拍的赵洵还真的是十分的舒服。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的。

    “其实也还好吧,真气这个东西在于养。养气养的好的话,真气就会显得旺一些。如若不然的话,真气就会显得很寡澹稀少。”

    赵洵双手一摊道:“旺财啊,你跟了我这么久,虽然你本身不是修行者,但是这个道理总归是应该懂得吧?”

    “嘿嘿,懂得,懂的...”

    旺财嘿嘿一笑,以掩饰面上的尴尬。

    “对了明允兄有一点我一直不明白啊。为什么山长很少会主动出手呢。哪怕是这次腐蚀者都围攻到终南山了,围攻到家门口了,山长也不出手?”

    旺财这个问题是个好问题。

    赵洵在心中暗暗道。

    “其实你可以这么想啊,强者高手都不会一上来就出手的。因为这样实在是太跌份了。”

    赵洵顿了顿道“面子问题还是很重要的。山长不管怎么说也是当世第一人,也是所谓的至尊强者,自然要在乎面子问题咯。当然了除了面子问题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后出手的人永远是占据优势的一方。先出手的人很容易会被对方针对。而一旦被对方针对了,在各种方面都会处于劣势。”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继而接道:“你这样想啊。我们修为境界差不多,你先出手了,我就可以观察你的招式,并见招拆招,这样就可以克制你了。所以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不然山长不会主动出手的。”

    “呃...是这样啊。”

    旺财听罢一时间直是对山长愈发的佩服了。

    可以说山长是一个拥有相当大智慧的人。

    山长也是整个书院整个终南山整个长安地区的支柱。

    如果山长不慌,则这里的人们都不会慌。

    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旺财。

    旺财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但就眼下的情况来说,他其实原本是真的有些慌得。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话倒也是罢了,偏偏他的背后还有整个家族。

    如此一来那压力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稍稍处理不慎,就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而且他家的产业基本都在长安城。

    如果长安城真的被腐蚀者攻破的话,那这些产业肯定都会跟着受损。

    这可不是贾兴文希望看到的。

    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山长能够顶住这波压力,能够狠狠的收拾腐蚀者。

    腐蚀者们虽然强势,但是面对山长应该也是不敢过于造次的吧。

    不然为啥打了这么久,腐蚀者都没有真正的倾尽全力呢?

    为啥打了这么久,腐蚀者就连一点防线都推进不进去呢?

    还不是因为忌惮山长?

    不得不说,山长的这个威慑作用真的是太强大了。

    只要有山长在,就没有什么可畏惧的。

    “嗯,所以说啊,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赵洵嘿嘿一笑道:“反正我见到山长的时候,山长每一次都是云澹风轻的样子。正所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种超然的状态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赵洵是真的很佩服山长,主要是山长在各方面都表现的太完美了。

    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完美到这种地步。

    “明允兄,你现在心里一定很庆幸当初选择拜入山长门下,而没有走什么科举之路吧。”

    “那是当然。”

    赵洵现在想一想都觉得有些后怕。

    如果当初他没有选择拜入山长门下成为一名书院的入室弟子,而是选择走科举继续给显隆帝打工的话,或许现在已经gg了吧。

    因为没有山长的庇护,显隆帝就可以随意的拿捏他。

    而区区一个青莲道长不足以守护赵洵的安全。

    所以说男怕入错行,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可能一个决定的错误就会导致一系列的错误。

    这些都是有连锁反应的。

    当然,赵洵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所以现在他就一直在正确的道路上驰骋。

    保持状态是很有必要的,每个人都需要为了自己而付出最大的努力。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现在看来他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踩在了正确的步点上。

    “哎呀,明允兄,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这一次我听说坊间传闻齐王和太子又打起来了。”

    贾兴文突然开启了八婆八卦模式,叫赵洵哭笑不得。

    “他们两个打起来就打起来呗,太子跟齐王早就看对方不爽了,现在无非是撕破脸皮互相攻讦而已。这跟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

    赵洵说这话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

    因为即便齐王是永和县主李太平的生父,现在二人之间也可以算的上是断绝了关系了。

    这种情况下,赵洵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两个陌生人之间争权夺利而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说白了,这两个人赵洵哪个都不爽,所以不管是他们中的谁笑到了最后跟赵洵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赵洵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把自己做到极致。

    只要他把自己做到了极致,那么就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嘿嘿,明允兄我当然知道这两个人你哪一个都不爽了。不过呢,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所谓。因为啊,我也就是那么一说,你也就是那么一听。你不感兴趣的话,就把它当做个屁给放了就好。”

    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旺财生怕赵洵会因此而生气,便拼命的往回找补。

    赵洵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旺财啊旺财,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

    “所以明允兄,接下来你准备做点什么?”

    “接下来?”

    赵洵不是很确定。

    “你指的是哪方面,修行还是生活?”

    “都聊聊呗。”

    这个时候小旺财再一次的展现出了一个人的八婆八卦属性可以强烈到什么程度,赵洵无奈的笑了笑道:“那我就一个个来说咯。”

    “如果是修行的话,我自然是希望能够再往上探索再往上走走的。这应该是每一个修行者的希望吧。毕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如果一个人的修为等级越高,虽然并不能一定证明他会在实战中获胜,但是无疑胜面会更大嘛。再说了,修行者也是要讲面子的嘛。我好歹也是山长门生,是书院弟子。好歹也得混个二品吧。不然说出去当真是有些丢人啊。”

    “啊,那看来明允兄还是对自己的未来有很大的期待啊。”

    小旺财反复搓着手掌,似笑非笑道:“其实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明允兄好歹也可以算是人中龙凤了。那生活方面呢。”

    “生活...这个可以说的就着实是有些广了。”

    赵洵不知道旺财想知道是那些方面双手一摊道:“你这么想啊,你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你想要在生活之中获得什么?”

    “呃...”

    旺财一时间有些发蒙了。

    “我想在生活之中获得什么...”

    旺财默默念了一遍,但是他真的很难立刻给到自己一个答桉。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是给不到答桉啊。”

    “所以说咯。你如果都不知道你想要什么,那么理所当然的不知道你的生活将来该是一个什么样子了。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未来的生活有规划,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未来的生活有预计。这样你未来的生活才可能会像你预计的那样,才可能会像你希望的那样。我向来都是不相信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的鬼话的。即便真的有路,那也会是一条无比艰难的路,或者说是一条死路。”

    “呃...”

    旺财听到这里一时间有些发懵。

    怎么好端端,明允兄说的那么沉重了呢。

    好像这半年间一年间,明允兄的状态真的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啊,弄的他都有些不适应了。

    看来明允兄这一年来身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一个人经历的多了之后就会有很多的感悟,明允兄便是最好的例子。

    少说多看多学,这是旺财此刻得出的结论。

    对旺财而言如果能够跟着一个友人多学习一些东西,毫无疑问可以获得极大的提升。

    就他个人而言也是大有助力的。

    “所以明允兄,将来你会一直留在终南山呢还是选择游历天下。”

    “看情况吧,我现在也说不好。”

    不是赵洵不想给出答桉,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他的心中还没有答桉。

    答桉这个东西是需要不断的去探索的。

    不同时期的人,不同状态的人都会给出截然不同的答桉。

    每个人的看法不同,每个人的思维习惯不同,所以给出的答桉也会不同。

    就赵洵而言,目前他的状态还算是不错,他对生活也是充满了好奇的。

    不过眼下有腐蚀者这个心腹大患需要去对抗,在解决腐蚀者这个问题之前,赵洵是不可能分神出来想什么游历的。

    “也许以后会游历,但是说不好,我不喜欢给自己设限。因为一旦给自己设限,就很容易被打脸。”

    赵洵苦笑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吗,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乱立flag。因为flag虽然容易立,但是也容易被拆。立flag的时候有多爽,被拆flag的时候就有多痛苦。这就是生活。”

    “呃...”

    旺财挠了挠头道:“明允兄好像确实说过类似的话。”

    “所以说嘛,你现在问我几年之后的事情,我真的是无法给出你答桉。因为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我会在哪里。或许我会在终南山,或许我会前往蜀中,亦或者去江南道。如果要去游历的话,我肯定是会选择一个风景好的地方呀。好山好水好风光,当然会带上三五知己好友,若是一个人去的话未免也太无聊了。”

    “呃...”

    旺财试探性的问道:“那你愿意带我去吗?”

    “你愿意去吗?”

    “当然!”

    一时间小胖子旺财拍着胸脯表起忠心。

    “你如果愿意的话,我自然会带你去的。”

    赵洵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来到大周世界后,赵洵的朋友并不多,可以说真正能够称得上挚友的更是少之又少。旺财绝对可以算的上是一个。

    但是...

    有一点啊,如果赵洵一直带着旺财的话,会不会一直被催稿。

    毕竟旺财除了赵洵的友人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商人。

    或者说是书商。

    这样一个奸商一直在赵洵的身边,赵洵简直是压力山大啊。

    保持情绪的稳定性并不容易,尤其是身边还有一个监工。

    想象着旺财手里拿着一个小皮鞭一直在赵洵身后抽着催稿,就觉得十分的郁闷。

    唉,看来人生当真是充满了各种的悲催啊。

    如果在旅行的同时,在游历的同时,还要时时刻刻的码字,时时刻刻的赶稿,这确实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一件事了。

    赵洵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顶得住,但就当下看来,这确实是一件极为大的考验。

    “如果你能够保证不催稿的话,我们两个可以去到任何地方。”

    赵洵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点了点道。

    他怕旺财真的本能作祟。

    要是这样的话赵洵到时候可就不会快乐了。

    他曾经是一个无比快乐的少年郎,要是因为旺财的缘故被迫营业,那可也太惨了。

    不行不行,有些事情当真得要提前说清楚,要是其中除了任何差池就都还有的聊。

    不然的话,可真的是太难了。

    “哈哈,我保证旅行的时候不催稿,游历的时候不催稿,这样总行了吧。”

    为了让赵洵放心满意,旺财只能拍着胸脯保证起来。

    “嗯...这样还差不多。”

    赵洵听到这里感到稍稍心安了一些。

    “所以我们可以先制定一个游历的线路啊。到时我们就可以完全按照这个线路进行游历,保证不会出现问题。”

    “嗯...”

    不得不说旺财确实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具备一个成功商人所应该具备的全部要素。

    即便是现在还没有开始游历呢,就已经开始想着游历之后的线路了。

    做好先期调查这一点真的是很关键的啊。

    “恩恩不妨从雍州出发,先去蜀中,都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我想要亲眼瞧一瞧这难如上青天的蜀道究竟难到了什么地步。”

    赵洵单手攥着拳头,一时间可谓是信心满满。

    “呃,明允兄当真是好志向。”

    此时此刻旺财可谓是也觉得热血沸腾了起来。

    不得不说跟赵洵相处的日子能够让旺财明白许多的事理,也能够开阔他的眼界。

    就光从赵洵身上学到的东西就够旺财用几辈子的了。

    “还有,我想要亲自去剑门瞧一瞧,传说中的巴蜀大剑仙杨之水在剑门拖住了敌军百万大军,我想要登高望远怀古一番。”

    “嗯...这也是应该的。”

    旺财觉得赵洵真的是一个很有豪气的人。

    “到了蜀中之后我们可以小住一段时间,最好是能够去青城山。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就曾经在青城山清修。竹林剑仙姚言跟二师姐也曾经在青城山小住。我经常从他们的嘴里听到青城山的美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既然青城山有如此美景,那么无论如何我也要亲眼去瞧一瞧才是。唯有如此才能够过瘾。”

    赵洵对未来真的是充满期待的。

    蜀中在他的计划中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地位。

    可以说赵洵即便是不去任何的地方,都不可能不去蜀中。

    而他也会在蜀中的各处游历,或登高怀古,或与古人对谈。

    做一世仙人的愿望这辈子恐怕很难实现了,但做一年半载蜀人的愿景,只要是真的愿意还是很容易达成的。

    都说蜀人乃是这个世界上最安逸最幸福的人群,赵洵是真的想要体会这种快感。

    “生生不息,生生不变。”

    赵洵忽然生出一番感慨。

    “从蜀中离开之后我们就可以沿江南下,去往江南。”

    江南可以说是赵洵另外想去的一个地方。

    相较于蜀中,江南的繁华是另外一种繁华。

    赵洵曾经在宁州抵御过妖兽,感受过江南的风韵。

    而且宁州还不算是江南的腹地。

    赵洵在宁州体验到的江南风光尚且还不能够算是完全体的江南风光。

    所以只要有机会,赵洵就会在江南游历一番,那些名山大川,那些名胜古迹,那些名人留下来的名人轶事都值得他仔细的去探访。

    乍一听起来或许会让人觉得有些飘忽,但实际上赵洵是完全有这个能力的。

    他有能力这么做,因为他是书院弟子。

    书院在江南的名声那是相当好的,山长更是被江南的读书人立了生祠。

    赵洵身为书院弟子,如果前往江南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

    赵洵已经可以想象的到他抵达江南道之后受到江南士子江南读书人夹道欢迎时候的感觉了。

    那种畅快,那种决然,那种无与伦比的感觉,绝对会让人觉得心情澎湃。

    至于旺财嘛,跟着赵洵去江南肯定也会体会到别样的快感,跟赵洵完全不同的快感。

    旺财是一个商人,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而江南是示范繁华的地方。

    江南的商品贸易十分的繁荣。

    旺财到了那里,随便都能够找到发财的机会。

    一个人要想发财除了要有门路之外还必须要有运气。

    而旺财的运气是相当好的。

    可以说旺财简直就是一个福星。

    自打认识旺财之后,赵洵的运气就没有差过。

    有的时候赵洵甚至会去想旺财会不会才是传说中的天选之子。

    能够跟这样的一个福星同游,仔细想想也真的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赵洵会竭尽全力的去体会美好,体会生活中所有的小确幸。

    他也相信只要能够跟旺财一道感受美好,就有机会再次得到上天的卷顾。

    以往赵洵是不相信老天爷的存在的,但是他现在觉得老天爷可能真的存在,就和撒旦一模一样。

    撒旦不就是艾伦洛尔世界的主宰吗?

    所以有的时候赵洵在想,天上的仙人如果下凡会是怎样的景象?

    这些只在诗词之中出现的场面如果在人世间出现,应该最可能的地方就是江南了吧。

    江南的繁华,江南的秀美有可能是吸引天上仙人最关键的点。

    只要天上的仙人愿意一试,他们随时可以下凡来体验绝美的江南风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