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山长寿辰(10000字大章)

第三百四十五章 山长寿辰(10000字大章)

 热门推荐:
    美食做好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吃了。

    赵洵很享受这一盘子的丰盛大餐。

    主要是他很有成就感。

    他带出来了一个真正属于他的徒弟--三师兄龙清泉啊。

    三师兄的厨艺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毕竟他本就天赋极佳,又是赵洵手把手教会的。

    所以基本上赵洵要做的就是享受这一切,享受这功成名就的快感。

    嗯谁说幸福感要获得很难的?

    至少在赵洵看来,培养出一个接班人大厨就是一件很有成就感很容易让人幸福的事情啊。

    此时此刻,赵洵只觉得幸福不已。

    有三师兄龙清泉在,以后他做饭的次数应该是可以降低下来了吧?

    不然师兄师姐们一想要吃大餐就呼唤赵洵,赵洵的压力那也不是一般的大啊。

    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赵洵会觉得很难受。

    虽然做饭很解压,但是一下子承担了如此多的压力,还是会让赵洵觉得压力山大。

    但是有了一个帮手就不一样了。

    赵洵可以把很多工作分配给三师兄做。

    他相信三师兄还是很愿意去做的。

    至少在学厨艺的初阶阶段,三师兄会一直沉浸其中。

    赵洵也是很期待三师兄能够感受到其中美好的部分的。

    吃完早餐之后,赵洵便决定去练习修行功法。

    前段时间他靠着道家养气术中和调理了一番,如今他体内郁结的真气已经全部打通了。

    整体状态而言,已经可以适应修行的强度。

    至于对练的对象嘛不用说肯定是三师兄龙清泉了。

    赵洵教他做菜,三师兄跟他陪练,仔细想想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不过三师兄龙清泉还是很认真的。

    他知道赵洵现在一只脚已经踏入了三品,但是迟迟无法突破那层窗户纸更进一步,一定是卡在了某个地方,或者说在某个方面出了比较严重的问题。

    所以现在龙清泉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助赵洵找出这个短板,随之进行深度的挖掘,进行一番改善。

    只要改善的对位及时,那其实突破极限晋升三品也不是什么不可完成的任务。

    龙清泉是过来人,他知道这其中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所以他会竭尽所能的去帮助小师弟赵洵,帮助他走出困境。

    “对,就是这样。你的刀一定要挥出气势来。不要这么软绵绵的。”

    三师兄龙清泉很是认真的在教授赵洵动作,就像是给一个个刚刚筑基的初等修行者讲授动作要领一样。

    这多少令赵洵有些尴尬。

    要知道赵洵现在好歹也算是个高等级修行者了,但是还得被三师兄龙清泉这样耳提面命,面子上当然也是有些挂不住的。

    当然了,赵洵还是能够保持心态保持的比较好的。

    虽然他心里确实有些不爽,但是调节的还算是快。

    嗯,他现在需要把精力放在修行上面,不要有其他太多的想法。

    赵洵很清楚能够找到三师兄龙清泉这种级别的陪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三师兄龙清泉愿意帮助他,那他理所当然要好好练习,不能让三师兄失望。

    要不然,万一三师兄龙清泉撂挑子不干了,吃亏的不还是赵洵嘛。

    既然要练习,那自然要认真一些。

    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扣。

    这样虽然看起来有些没面子,但实际上会使得赵洵的每一个动作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强化。

    这样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即便面对实际战斗中入侵者凶狠的进攻,赵洵也近乎可以凭借条件反射一样的方式来进行反击。

    这一点在对决之中是十分重要的。

    有的时候分出胜负的就是那一招半式。

    就是那电光火石间的灵机一动。

    对手不会留下时间给你去思考具体该怎么办,更加不会让你有机会仔细去思考每一个动作。

    赵洵必须要快,就像是做菜时候有些翻炒的动作一样,一定要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只要他能够保持相当程度上的快速,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给予对手以重创。

    这一点真的很关键。

    “对,就是这个样子,小师弟你在挥刀的时候可以再用一些力气,不要有丝毫的保留。”

    “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你的敌人,是你必须要杀死的人。所以你不能有任何的犹豫。”

    “把他想象成你最痛恨的人,这样你就将有无比巨大的力量。”

    三师兄龙清泉顿了顿,继而接道:“比如说你可以把他想象成显隆帝。你不是最痛恨显隆帝的吗?如今就好比显隆帝站在你的身边,小师弟你会怎么做?挥动手中的刀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啊。”

    三师兄龙清泉的这番话可谓是说到了赵洵的心坎上。

    如果说赵洵在这个世间最痛恨的人是谁,那肯定是显隆帝无疑了。

    这个狗皇帝不仅不做人子,跟赵洵有着极深的私人恩怨,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对臣子百姓都很刻薄。

    赵洵到现在还忘记不了惨死的王忠益。

    朔州节度使,堂堂一方镇守大将军,被显隆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活活凌迟。

    那真的是凄惨无比啊。

    赵洵不知道显隆帝是怎么有胆子这么做的。

    他难道不怕其他臣子将领心寒吗?

    他此举一出,有那个臣子将领不感到害怕的?

    有谁愿意给这样一个刻薄寡恩的君王卖命的?

    至于可怜的百姓...那就更加让人辛酸了。

    大周看似强盛,但实际上却是一个虚伪无比的盛世。

    京师的百姓们还稍好一些,勉强能够吃饱饭。

    但是外州县的百姓那真的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啊。

    赵洵好记得他第一次作为钦差一路东行,沿途路过无数州县。

    这些州县除了极个别的还算富庶,大部分都贫穷不堪。

    那里的百姓生活十分的艰难困苦,基本上是活一天算一天。

    他们的双眼是空洞无物的,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个的一个王朝,竟然还有人为他歌功颂德?

    这样的一个皇帝,竟然还有人认为他是值得拥护的?

    狗皇帝,显隆帝绝对是一个狗皇帝。

    对于这一点,赵洵没有任何的怀疑!

    所以此时此刻赵洵要做的就是把他的所有怒意汇聚于鸣鸿刀上,汇聚于这把他们雍州赵家祖传的鸣鸿宝刀上。

    随之一刀斩下,如砍向显隆帝的狗头。

    此时此刻,赵洵彻底明白了,他要做的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他从未有过如此蓄力一击的时候。

    但当他真正汇聚足气力之后他发现一切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汇聚了万千力道的一刀直是划空噼砍而出,巨大的罡气倾斜而出,直是将后面的不少竹子生生折断。

    嘶...

    一旁的三师兄龙清泉见状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从未见过小师弟赵洵展现出过如此强大的力道。

    毫无疑问,小师弟的身体里蕴藏了无比强大的力量。

    他只是不知道如何运用这股力量罢了。

    一旦小师弟学会了运用这股力量,那么他将是强大无比的存在。

    “干得漂亮,小师弟!”

    三师兄一边抚掌赞叹,一边给赵洵打气道:“早这样就对了嘛。只要你学会了这个方式,很容易就能击溃敌人的啊。你要清楚两个高手对决,气势就是最重要的东西,谁能够保证有强大的气势,光是吓就能够把对手吓得半死了。”

    三师兄龙清泉的这番话赵洵是听进去了的。

    他也很清楚气势的重要性,只是之前对决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是无法把气势汇聚起来。

    现在仔细想想似乎是愤怒的情绪酝酿的还不够。

    如果他可以把情绪酝酿的更好一些的话,或许可以直面巨大的压力。

    如今他似乎已经找到了诀窍。

    那就是把对手想象成他的大仇敌,他最痛恨的人--显隆帝。

    显隆帝这厮不做人子,人人得而诛之。

    赵洵当然也是无比希望能够将显隆帝一举击杀的。

    所以他会竭尽全力的去干掉想象中的显隆帝,体内所蕴含的强大罡气也就会在这个时候瞬间喷发而出。

    那强大的罡气足以将方圆数百米内的人掀翻。

    即使他面前的敌人没有受到重伤也会影响他的走位,这个时候赵洵便是想要上前补刀都会变得很容易。

    所以赵洵现在感到很兴奋。

    他就像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一样。

    面对无比强大的敌人,他也不至于只有跑或者嘴炮的份了。

    在此之前,这两样可是他赖以成名的绝技。要么就是摇人,把书院的师兄师姐们都摇来,以多对一,这样赵洵不知道怎么输。

    但有的时候人终归还是要靠自己的啊。总有一天赵洵要自己成长起来,他不可能一直都靠着师兄师姐们。

    所以赵洵必须要学会利用好自己愤怒的情绪,使得其在与敌人的对决之中发挥出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一点真的是至关重要。

    “三师兄,我还有一点疑惑。那就是我在把敌人假想成狗皇帝的时候罡气会直接喷射而出。但是有的罡气在外泄之后不会收束回来,对我来说岂不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赵洵知道在他的体内有着极为强劲的罡气。

    这些罡气是十分重要的资源,可以帮助赵洵面对敌人的时候拥有着强大无比的压迫感。

    但如果每次战斗的时候赵洵为了发挥出气势都把罡气逼出,哪怕一次只损耗一点,累积下来损失的程度也是他有些难以接受的啊。

    “呃...这个问题我其实也考虑过。不过呢,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解决办法。罡气本来就是真气的一部分。而真气又是天地元气存在于我们体内的一种形势。换句话说,罡气本来就是应该跟世间万物共通的。看起来你把罡气逼出体内是损失了,实则它是换了一种形势继续在世间存在而已。”

    啥?

    赵洵咋感觉他越听越迷湖了啊。

    若是按照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理论,那岂不是说他哪怕把所有的罡气都浪费掉也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些罡气虽然不在他的体内了,但是仍然在世间存在。

    乖乖,还能这么理解的啊?

    赵洵当然不会认可这种说法。

    在他看来只有在自己体内的罡气才值得信赖。

    而那些流散到外界的罡气本质上来说已经不再属于他们了。

    赵洵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就是因为他想要成为世间至尊强者。

    所以他必须要不断的累积罡气。

    除非罡气已经到了无法容纳的地步,否则赵洵是不会愿意把罡气外泄的。

    这些就好像是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老婆本,有谁愿意把老婆本送给别人的?

    “那个三师兄,我还是想要尽可能的把罡气积攒起来,不想要让太多的罡气外泄,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这个嘛...”

    三师兄龙清泉听得直皱眉。

    “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他叹息一声道:“你想想啊,除非你像魔宗那样强行的把你周身的真气都封闭在体内,否则几乎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可是如果你真的把你的真气都固定在体内,但是你体内的空间总归是有限的啊。那么肯定就会有真气无法容纳的那一天。到了那时,就肯定会炸裂了。”

    三师兄龙清泉故意把问题说的很严重,就是想要吓一吓赵洵。

    实际上小师弟赵洵吸纳进入体内的元气跟魔宗修行者吸纳进入体内的元气不论是方式还是数量都完全不同。

    赵洵吸纳进入体内的元气数量很少,即便全部积攒在一起,跟魔宗修行者吸入的元气相比也是九牛一毛。

    当然,龙清泉指的是魔宗修行者临时强行灌入修为真气进入体内的情况。

    通常情况下,魔宗修行者也不会一下子把那么多的元气灌入体内。

    因为他么也知道这么做的风险是很大的,他么的躯体随时都有可能无法容纳那么多的真气而爆裂。

    就像是一个羊皮筏子被捅了一刀之后瞬间的爆裂。

    “呃,这么恐怖的吗?”

    赵洵显然是被三师兄龙清泉给吓到了。

    “这样的话,真气罡气消耗一些就消耗一些吧。”

    ...

    ...

    “呼吸吐纳再加上真气调和,经过三师兄龙清泉这么一番提点之后,我觉得自己对于真气的掌控更上了一个台阶啊。”

    一瞬间,赵洵觉得自己确实有了很大的突破。

    这个突破也许无法立即让他晋升三品修行者的境界。

    但是毫无疑问的,可以让赵洵的实战技巧提升了一个档次。

    以往赵洵在打斗之中最为人所诟病的问题就是太软。

    太软的话,在跟对手对决的时候就会被人抓住破绽一通穷追勐打。

    而如果能够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强势的态度,毫无疑问可以使得对手畏惧。

    狭路相逢勇者胜。

    气势这个东西有的时候真的是蛮重要的。

    若是能够拿出一番气势来,至少唬人方面很好用。

    至于接下来能够打成什么样子,那就看运气了。

    但是赵洵觉得他现在的实力也不算是很差,只要正常发挥的话,还是可以重创对手的。

    练了一会刀法赵洵直是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他又看了看一旁的三师兄龙清泉,发现三师兄的状态也差不太多。

    好家伙,看样子确实可以准备吃午饭了。

    在书院饭是没有现成的,要想吃就得亲自动手做。

    加上最近三师兄一直跟着赵洵学做菜,赵洵就算是多了一个帮厨。

    多多少少可以减轻一些他的压力。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赵洵怎样才能想出一道三师兄龙清泉能够速成学会的菜。

    午餐和早餐可是完全两个概念。

    早餐的话,可以做的简单一些。

    像是煎吐司配煎蛋这种东西,很简单不过了。

    但是午餐的话肯定是不能这么简单的对付了。

    午餐要吃饱,光是吃饱这一点就足以让赵洵费劲脑筋,用尽工夫了。

    嗯,不如就做一道咖喱炒饭吧。

    这个应该是赵洵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容易做的,最容易学的用最容易填饱肚子的一种午餐了。

    他一上来当然不能给三师兄龙清泉太大的压力,不然若是打击到了三师兄龙清泉的积极性那就不好了。

    “三师兄,我们来做咖喱炒饭吧。”

    “嗯?好啊。不过小师弟,这咖喱是什么。”

    又到了令赵洵头疼无比的问答环节了。

    每当这个时候赵洵就要被迫解释很多的问题。

    而这些的问题毫无疑问会让赵洵自己也陷入到了某种困惑的状态之中。

    所以...接下来...

    “这个咖喱是什么嘛有些难以解释,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种调料。加入了这种调料之后炒饭会变得很是香甜可口。嗯...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味道。但是我敢肯定三师兄,你只要尝过一次之后就会觉得难以忘记。”

    “呃...”

    赵洵短短的几句话就把三师兄龙清泉的馋虫给勾了出来。

    此时此刻他真的是极为的想要尝一尝小师弟口中的这个如此美味的咖喱炒饭到底是怎样的一番味道。

    “三师兄,要做咖喱炒饭,我们先得做咖喱酱。咖喱酱呢我有现成的配方,我们只需要按照这个比例进行调配就是了。”

    赵洵心道他书院小厨神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他总是可以制作出各种各样的美味菜肴。

    面对这样的菜肴,赵洵能够一口气吃个干净。

    相信三师兄龙清泉的状态也会差不多。

    “准备好了吧,三师兄,我把酱料准备好,你来进行调配。”

    赵洵必须要让三师兄龙清泉亲自进行酱料的调制。这会让他快速的记住咖喱是怎么做出来的。

    如若不然,每一次三师兄龙清泉到了调制咖喱酱的时候都得假手于人,求助于赵洵,那赵洵可也太难了。

    当然了,赵洵还是能够把控好其中的度的。

    比如说有的时候他需要让三师兄龙清泉明白酱料炒制的时间不需要太长,过犹不及,差不多就可以了。

    比如说有的时候他必须要让三师兄龙清泉注意火候。

    如果火太大了,炒制出来的酱料味道也会受到影响。

    这些其实都是一个经验问题,需要不断的累积才能够获取。

    偏偏三师兄龙清泉现在最缺的就是经验。

    所以赵洵可以通过这种类似捷径的方式帮助到三师兄,帮助他更好的掌握这些厨艺中的小技巧。

    小技巧累积的多了,相信三师兄在做菜的过程中能够把握的更好,做出更加美味的菜肴的。

    “嗯,接下来呢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咖喱酱出锅了。三师兄小心一点,千万不要把咖喱酱撒出来了,这可是很精贵的。”

    待亲眼看到三师兄把咖喱酱弄了出来摆盘之后,赵洵方是松了一口气。

    “好了吧?小师弟你看现在这样成不?”

    在修行方面极有天赋的三师兄在厨艺方面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小白。

    所以他每做一步都要停下来向赵洵请教询问一番,待得到了赵洵肯定的答复之后他才会继续下一步。

    “可以了这个咖喱酱的成色已经很不错了。”

    赵洵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接下来炒饭就行了。先把鸡蛋倒进锅里进行翻炒,随后把米饭加入,最后加咖喱酱和其他的调料。记住三师兄,这个顺序一定不能乱。”

    “嗯...”

    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小师弟你就放心好了。我办事,靠谱的。”

    说完三师兄龙清泉就依照着刚才赵洵说的顺序先开始炒鸡蛋,随后加入米饭一起进行翻炒。

    赵洵在一旁观看着,只见三师兄龙清泉翻动着他的麒麟臂,别提有多拉风了。

    这个颠勺的技巧,简直是绝了啊。

    “厉害了三师兄。你这颠勺技术一看就是有经验的。”

    赵洵冲着三师兄龙清泉竖起大拇指道:“这样做出来的咖喱炒饭肯定很好吃。”

    “哈哈,小师弟你先别夸我,你这样夸我我会膨胀的。”

    三师兄龙清泉哈哈大笑了一声,随即开始全神贯注的翻炒。

    嗯,看三师兄认真炒饭的样子真的很帅啊。

    “那个三师兄,差不多可以加入咖喱酱和其他的调料了,加的太晚的话不容易入味的。”

    赵洵连忙提醒道。

    “唔...”

    三师兄龙清泉听到之后连忙把咖喱酱加入。

    还别说,这火候拿捏的极好。

    有赵洵在他旁边给他一直指导,三师兄龙清泉的技术可谓是十分精湛,堪比大厨了。

    “对,就这样炒,把咖喱酱的香味炒出来。”

    赵洵能够看出三师兄龙清泉炒的很认真,这种认真的态度是真的很像匠人精神啊。

    “三师兄,你再加把劲,我看好你哦。”

    “哈哈,小师弟你真会说笑,我这做的不及你的一半好。再说了,若是没有你在一旁一直给我出谋划策,我这咖喱炒饭怕是做成了你口中的暗黑料理了。”

    呃...

    还别说三师兄龙清泉现在很会用赵洵说过的热词,而且往往能够把这些热词说到点子上。这一点是赵洵很佩服的。

    “啧啧啧,谬赞了,三师兄你谬赞了。”

    赵洵有些尴尬笑了笑道:“那个这个咖喱炒饭做出来我先尝上一口,看看味道到底如何。”

    “嗯...”

    对此三师兄龙清泉当然不会有任何意见。

    他现在不过是个学徒。

    饭菜做的好吃与否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够发现问题,发现他饭菜做的问题在哪里。

    这样将来他就可以在做菜的时候避免这些已经出过的问题。

    总好过面对其他食客的时候被严苛的指责。

    三师兄龙清泉是有着极强的自尊心的,他不能容忍他所做的菜肴被人漫无目的的指责。

    “唔,这个口感很不错嘛。”

    赵洵只尝了一口,就被三师兄龙清泉所作的咖喱炒饭俘获。

    “很美味啊,三师兄你也来尝尝。我觉得这炒饭真的很符合我的胃口。”

    “真的吗?”

    三师兄龙清泉闻言也是感到很兴奋,在他看来,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能够得到小师弟赵洵的评价,看来这个咖喱炒饭确实炒制的优点东西。

    当然了,龙清泉并不会因此而盲目的自大。

    他知道他的差距还是很大的。要想真正做到独树一帜甚至是出师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确实还算不错,但是也没有小师弟你说的那么夸张好吃啊。”

    龙清泉仔细的尝了尝他做的这个咖喱炒饭,觉得面前还能算满意。但是还是有不少进步空间的。

    小师弟大概是害怕打击他做菜的积极性,才会这么说的吧?

    “哎呀,三师兄你这个人那里都很好,就是实在是太谦虚了。有的时候谦虚是好事情,但是有的时候谦虚就会显得有些虚伪了。我敢保证,你做的这个咖喱炒饭即便是放到原产地去,也一定能够得到赞许。”

    “嗯?小师弟你的意思是我做的咖喱炒饭已经好吃到了这种地步?还有这个咖喱炒饭的原产地是在哪里啊。距离我们大周远吗?”

    “呃...”

    赵洵发现自己差点说漏嘴了,连忙往回找补道:“这个嘛...咖喱炒饭的原产地并不在我们的这个世界,而是在艾伦洛尔大陆。艾伦洛尔大陆的人族很喜欢做咖喱炒饭,大概是由于他们当地的饮食习惯所决定的吧。”

    赵洵拼命的往回找补道:“嗯,我也是听哈利波茨曼王子说的。”

    说了一个谎就需要接着说十个谎来圆。

    赵洵此刻体会到了其中的无奈。

    但是他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只能顺着这条思路继续说下去。

    如果他这个时候改变了说法,那三师兄龙清泉肯定会更加怀疑的。

    “好吧,那要按照你这么说,我这个咖喱炒饭没有销售市场啊。毕竟咱们大周人的口味跟艾伦洛尔人的口味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吧?”

    听到这里,三师兄龙清泉略微有些失望。

    “呃,倒也是不能这么说。艾伦洛尔人的口味跟我们相差没有那么大,其实我做的不少菜式跟他们那边人的菜式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赵洵顿了顿,接道:“所以说啊,我们要尽可能多的尝试不要总是想当然的认为别人喜欢的是什么口味。或许我们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普通人之前没有吃过咖喱炒饭。但是你怎么能够知道他们就不喜欢吃咖喱炒饭呢?好歹也得等到他们尝过之后再作论断吧?”

    “嗯...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

    “所以啊,三师兄你可千万不要灰心。你的这个手艺即便是在整个艾伦洛尔大陆也是能够排得上号的。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

    赵洵心道他现在必须要做的就是把三师兄的自信心给培养出来。

    只要三师兄做菜有了自信,那一定能够越做越好的。

    怕就怕他上来刚刚做菜的阶段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可真的是太难了。

    “嗯...”

    龙清泉很感动的说道:“小师弟谢谢你啊,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也能够做出这么美味的菜肴。这个咖喱炒饭呢是我做大菜之前的一次尝试,也是我做大菜之前的一个跳板。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希望我今后能够做出像小师弟你做的那么好吃的菜肴。”

    唔...

    三师兄的志向还真是远大呢。

    拿赵洵做标杆,那赵洵只能说三师兄你任重而道远啊。

    道阻且长,慢慢加油吧。

    当然,在三师兄前进的道路上,赵洵仍然会尽可能的给予其支持,令三师兄不断的进步,不断的精进厨艺。

    这需要一个过程,或许一开始三师兄会走不少的弯路,或许一开始三师兄所做出来的菜肴差强人意。

    不过没关系,赵洵坚信只要有理想有抱负,再凭借三师兄的毅力肯定能够有这一天的。

    赵洵无比希望这一天快点到来。

    因为只要三师兄出师了,赵洵就可以缓解相当大的压力。

    不然所有人的压力都压在了赵洵身上,赵洵肩负着给书院山长、青莲道长、竹林剑仙以及一众师兄师姐做饭的众任,那压力着实不是一般的大。

    可赵洵明明还只是个孩子啊,他不应该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所以三师兄啊,你可快点成长起来吧,早些成长起来,替我分担一些。

    赵洵暗暗心道。

    ...

    ...

    明日对书院弟子来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

    因为那将是山长的生日。

    山长究竟多大年纪了没有人知道,但是书院弟子们都知道九月初三是山长的生日。

    嗯,至少山长是这么对他们说的。

    所以每到这一天,书院弟子们都会把精心准备的礼物送给他们最敬爱的老师。

    在他们的心目中,山长就是最值得敬重的人。

    因为山长不仅是在修为等级,还是德性操守,亦或者是在学识方面都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

    如此一个堪称完美的男人过生日,他们的弟子自然要献上最为惩治的祝服。

    赵洵当然也准备了一份大礼。

    赵洵礼物跟书院其他弟子有所不同。

    他准备的是一份手工记录册子。

    册子里记录着他跟山长相遇第一天起到今天一年多来的点点滴滴。

    这样的一份手记或者手账很有回朔性,也能够让所有人回忆起他们从相识到相熟的过程。

    不仅仅是对赵洵和山长,还是对书院之中的每个人。

    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当然,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赵洵还在手账的最后写了一大段对山长的祝福。

    没有那么的虚伪片汤话,完完全全就是赵洵心底最想对山长说的话。

    他相信山长在看了之后一定会感到感动的。

    每个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的泪点。

    只不过有的人泪点高,有的人泪点低。

    山长虽然一直都是一副云澹风轻的样子,赵洵也确实没有见过山长落泪。

    但是赵洵相信山长一定是落过泪的。

    山长是人不是神,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是人就会有悲欢离合。

    是人就会有各种看起来有些稀奇古怪的情愫。

    所以赵洵决定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触碰到山长的泪点。

    他把这份手账做好后没有跟任何人说,哪怕是三师兄龙清泉。

    因为他想要彻底的给山长一个惊喜。

    以山长他老人家的经验,一般而言都会尝试性的打开礼物。

    所以在此之前山长不会对礼物有任何的期待。

    由于赵洵此先没有跟任何师兄师姐提起过他送山长礼物的事,也不会有大嘴巴长舌头的师兄师姐提前大肆宣扬。

    所以这就会是一个完全的惊喜。

    在此之前山长完全不会知道任何有关于礼物的事情。

    嗯,精心准备一份礼物,需要耗费大量的心神。

    至少赵洵是花费了很多心血的。所以他期待山长能够喜欢他送出的礼物。

    至于其他师兄师姐们送出的礼物嘛...赵洵并没有提前看到。

    但是赵洵坚信,师兄师姐们肯定也是用心了的。

    所以山长应该也是会喜欢师兄师姐们送出的礼物的吧?

    山长大概应该有五十多岁了吧?

    肯定还没到花甲之年。

    在这个年纪能够取得这么多的成就,已经足以令山长感到骄傲的了。

    至少在赵洵看来,如果他有朝一日能够得到这种成就,肯定值得他跟子孙后代晚年吹嘘的了。

    但是山长一丝一毫的窃喜都没有表现出。

    反而山长表现的很佛系。

    似乎他根本不看重别人对他的这些评价。

    这更加令赵洵感到赞叹不已。

    不容易啊,真的是不容易。

    越是层级高的人越不看重这些世俗名利。

    越是那些层级低的人,越是看重眼前的蝇营狗苟。

    但是赵洵知道这是很多因素综合决定的。

    所以他也不能擅自去评论什么。

    只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吧。

    赵洵对自己之前的活法不满意,但是他对自己现在的活法很满意。

    他活成了自己真正希望活成的样子。

    所以赵洵感觉自己能够看到希望。

    这就很好啊。

    有一个目标并能够沿着这个目标不断的去奋斗努力。

    他的身边还有疼爱他的老师,有一帮和蔼可亲,性情各异的师兄师姐。

    赵洵直是觉得他的人生幸福极了。

    所以他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能够跟这些师兄师姐在一起,能够和山长在一起这么一直走下去,就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赵洵只希望能够陪伴山长、师兄师姐们走过一个十年又一个十年。

    赵洵只希望他们能够一直这样长长久久的走下去。

    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在负重前行。

    赵洵现在敢肯定,那个负重前行的人就是山长。

    山长一直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抗在他自己的肩上。

    山长一直会把所有的压力都放在自己的心里。

    山长一直都会把所有的怒意都倾泻到敌人的身上。

    山长从来不会在弟子的面前表露出悲伤亦或者是困惑无奈的情绪。

    在弟子面前,山长始终都是那个无所不能的人间之神。

    人间因为有了山长,所以可以安然无恙。

    书院有了山长,所以可以所向披靡。

    山长的存在,真的改变了很多事情。

    所以在山长生日这一天,赵洵必须要向山长表达最诚挚的敬意。

    他相信,他的师兄师姐们也会这么做的。

    人活一世,总归是要有所坚持的。

    山长能够坚持到今天,开创这朗朗乾坤的大好局面,作为书院弟子,赵洵等人有什么理由不坚持下去?

    山长已经替他们打好了基础,赵洵等人现在需要面临的局面已经比之前好了不知道有多少。

    哪怕是腐蚀者入侵又如何?

    哪怕是魔宗大祭司叛变又如何?

    哪怕是撒旦降临又如何?

    一瞬间赵洵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灌满了力量。

    是浩然气,是浩然正气。

    是山长所赋予他的浩然正气。

    此刻的赵洵感到自己无所畏惧,他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扛起这份重任,扛起这份责任。

    只要能够跟山长一起走下去,能够跟书院师兄师姐们一起走下去,赵洵就觉得浑身上下有用不完的劲。

    书院,就是伐木累。

    这是赵洵曾经对众人说过的话,他也真的是这么想的。

    书院的人本身并没有任何的亲缘关系,他们能够走到一起就是因为缘分。

    也正因爲是缘分,使得他们能够并肩作战,共同抵御外敌。

    此刻的赵洵无所畏惧,因为他有一群亲朋友人跟他一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