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如何搭建一座大阵(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三百三十九章 如何搭建一座大阵(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热门推荐:
    对巨人族来说这是一个机会。

    如果能够把握好,有助于他们在这个世界开始完全崭新的生活。

    这一点巨人族首领刚多斯很清楚。

    但是他同样也很清楚,如果不能够把握好,这对于巨人族来说也将是一个无比灾难的事情。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会遭到来自于这个世界人的联合抵触。

    如此一来,整个这个世界的人都会认为巨人族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会认为巨人是不受欢迎的存在。

    巨人族首领刚多斯知道这个时候他必须要站出来,必须要展现他的智慧的一面。

    巨人通常都会被人认为是不太聪明的样子,但是刚多斯是个例外。

    他必须要展现出他的智慧。

    只有如此,他才能够继续带领族人们前进。

    如果他做不到这点,整个部族都会陷入到一片阴霾之中。

    赵洵睡不着觉,索性又翻起身子。

    他逼出周身真气来照明,随后拿起从书院藏书阁借出的一本古旧的书籍随意的开始翻了起来。

    这本书上记载了大部分生活在艾伦洛尔大陆的部族的历史。

    赵洵已经看过其中大部分的了,但还是有一小部分的部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来得及看。

    他随意翻开到介绍巨人部族的一页,随后很认真的读了起来。

    一直以来赵洵对于巨人都是很好奇的。

    跟侏儒矮人恰恰相反,巨人的身材是无比巨大的。

    巨大的身材带来很大的好处,但是与此同时也会带来困扰。

    最明显的困扰就是灵活受限。

    巨人们拥有着健硕的身材,所以他们每迈出一步,其他部族要迈出数步才能勉强跟的上。

    如此一来,丧失灵活性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丧失灵活性使得巨人们通常并不会进行大规模的迁徙。

    因为迁徙就意味着频繁的变换路线。而这恰恰是巨人们最不擅长的。

    巨人们经常在一片地区定居,只要他们习惯之后就很少会离开那片区域,而是世代居住在那里。而且让赵洵感到无比惊讶的是,巨人竟然和人族是远亲。也就意味着在很久很久以前,巨人和人族是有着共同的先祖的。

    后来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巨人和人族分化了。

    最后双方的差异越来越明显,以至于演化成了两个部族。

    若不是亲眼在典籍之中看到,赵洵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一切的。

    在他看来,有的时候很多东西就是因为以讹传讹。

    明明实际是一种情况,但是被人传的人云亦云,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情况。

    巨人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大部分人看来,巨人是强大无比的野蛮人。

    所以跟精明至上的人族肯定不是一个族群。

    久而久之,三人成虎。

    根本就不会有人再去关注巨人们到底和人族有何共同先祖共同起源。

    不过在这件事上赵洵倒是也有一个不同的看法。

    他觉得巨人之所以慢慢的和人族分化,恐怕还是因为内斗的结果。

    毕竟人族是最擅长内斗的。

    与之相比,艾伦洛尔大陆的其他部族都不值一提。

    内斗使得一部分的巨人不得不强迫自己进化出更强大更健壮的身体对抗对手。

    但是如此一来他们也就需要牺牲退化一些东西。

    巨人们牺牲退化的恰恰就是他们的大脑。

    也许在许多人看来,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是对于巨人来说,这确实是当下他们最好的机会。

    这些特化的巨人,应该恰恰就是那些智慧不如精明人族的部分。

    他们很清楚自己的优缺点,知道跟那些精明的家伙比拼智慧他们没有任何的胜算,只能通过特化自己身材优势来使得自己能够生存下来。

    说白了,这是一种人求生的本能,是基因传递的本能。

    基因是自私的,任何基因都希望自己能够传递下去。

    这一点无可厚非。

    赵洵接着往下看,他对于巨人的历史十分的好奇。

    仿佛每一段历史都极具画面感。

    他可以根据这个画面看到许多的东西。

    “唔。我实在没有想到,巨人会是这样一种部族。”

    当看到巨人为了生存主动跟矮人族结盟,抵御腐蚀者入侵的时候,赵洵不由得对其佩服了起来。

    能够为了生存主动结盟的部族不少。

    但是像巨人和矮人相差这么多的部族结盟在一起的情况还真的是不怎么多见。

    巨人能够在这个时候放下架子,放下成见,确实很值得人们钦佩。

    当然,矮人族能够接纳巨人也值得敬佩。

    毕竟矮人族因为先天因素,是十分自卑的。

    这种情况下,面对比他们身材高出数倍的巨人,不但没有愤怒暴躁,还能够保持冷静,最终结盟成功,赵洵只能说他们也是有大智慧的存在的。

    “许多情况下人们总是会盲目的决定一些事情。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真正要做的是什么,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但是毫无疑问巨人不在此列。巨人虽然可能脑子不如人族好用,但是他们也是有着大智慧的。他们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并且能够寻求最为合理的同盟。果然他们生存下来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任何部族能够在残酷的艾伦洛尔大陆生存下来绝不是巧合。

    能够生存至今,代表了他们拥有极为强大的韧性。

    艾伦洛尔啊,一个令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赵洵都不禁对这块地区有些好奇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不会亲自踏上这块神奇的土地呢?

    赵洵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必须要首先击败腐蚀者,击败撒旦。

    如果他们不能够击败腐蚀者和撒旦的话,这一切都将是空谈。

    “唔,还真的是让人隐隐有些期待呢。若是巨人能够来终南山的话,我很期待跟他们结盟的样子。”

    赵洵是打心眼里希望跟巨人结盟的。

    在他看来,巨人族的到来或许可以补齐书院方面的最后一块短板,可以使得书院联盟真正变得强大。

    这一点很关键。

    一个强大的没有破绽的书院无惧任何对手。

    如果巨人能够跟书院结盟的话,书院方面在面对攻坚战的时候就多了一手。而且这相当于是变相的削弱了对手。

    对手缺少攻坚利器的话对于书院绝对可以算的上是一个好消息。

    巨人毫无疑问是他们争抢的关键点。

    如果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巨人们倒向了腐蚀者一边,不光是终南山书院联盟面临着极大的压力,整个长安城方面也将面临巨大的压力。

    赵洵倒不是担心显隆帝。

    这个不做人子的狗皇帝早就该死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赵洵恨不得亲手宰了这家伙。

    赵洵担心的是长安城的百姓,这两百万普普通通的黎民百姓。

    兴百姓苦,亡百姓更苦。

    百姓本没有错,错的是朝廷,错的是狗皇帝显隆帝。

    百姓们没有理由因为帝王们的失德而承担责任。

    所以赵洵肯定会竭尽全力的将巨人拉拢到自己这一边。

    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希望他们能够先一步接触到巨人吧。

    看的出来巨人还是心向善良的,不然也不会主动联合矮人族对抗腐蚀者的入侵。

    但是有时候能不能碰上真的看运气,看缘分。

    赵洵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东宫,太子李显坤暴跳如雷。

    成套的瓷器不知道被他打碎了多少。

    李显坤显然没有想到郑介和冯昊敢公然违抗他的命令。

    这两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显坤可是太子,是储君,是未来的天子。

    这二人既然选择了效忠于他,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还阳奉阴违吧?

    为什么不遵从他的令旨立刻起兵冲入皇宫?

    早些举事李显坤的心里就踏实一些。

    不然像现在这样一直拖着,李显坤总觉得有一面闸刀就挂在他的头顶,随时有可能砸下来。

    真的是太难了。

    李显坤很难形容这种感觉,他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被绷住缠住了,想要动弹一刻都十分的困难。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凭什么他堂堂一个大周储君会混的如此凄惨?

    凭什么他要面临如此巨大的压力?

    凭什么?凭什么?

    李显坤不知道,他不知道为何他要面临这一切。

    但是有一点是很清楚的,继续拖下去他举事成功的可能性会大减。

    随着金吾卫、神策军、龙武军的调入宫禁换防,太子在宫中安插的人越来越少。

    如今除了北宫门的守将独孤言之外,还有领兵大将为太子做事吗?

    李显坤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卡住了咽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这个郑介和冯昊真的是婆婆妈妈,一点也不像是个男人。

    李显坤不由得对二人啐骂道。

    偏偏除了痛骂一番外李显坤真的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如今的局势,李显坤还得依仗二人。

    所以即便二人没有完全尊听李显坤的令旨,决定过段时间再动手,李显坤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近来倒是发生了一件事,令李显坤很好奇。

    那就是长安城的权贵纷纷开始捐钱。

    这是李显坤绝对没有想到的。

    父皇这一手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从效果来看似乎很不错。

    长安城的权贵们虽然个个腰缠万贯,富可敌国。可是对朝廷他们是一毛不拔的。

    平日里有个什么水灾旱灾啊,他们都绝不会捐出一文钱。

    但今日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之间全部的权贵都开始慷慨解囊了?

    难道说.

    是因为父皇掌握了他们的把柄?

    太子李显坤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虽然皇权和勋贵的权力长久以来都是处于相互制衡的状态。

    但是很显然在大多数的情况下皇权还是占据了一定的优势的。

    或者说,在大多数的前提下,皇权具备先手性。

    他可以先发难,打这些勋贵一个措手不及。

    勋贵们只能跟着皇权的出招进行接招,而皇权随后可以变招。

    这个时候就要看勋贵们的适应能力了,就要看他们能否跟的上皇权的变化速度。

    如果他们不能像皇权那样及时的调整,就最终会被皇权制裁。

    父皇能够让这些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老老实实的交钱,说明父皇已经掌握了这些家伙的命脉。

    这对于皇家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

    太子李显坤也是乐得见到的。

    毕竟这些钱最终都是李家的。

    现如今是暂存在父皇的手里,将来这些钱还不都是李显坤的?

    一想到这里李显坤就觉得一阵窃喜。

    当然,他还是不能有丝毫掉以轻心的。

    历史上有多少储君最终未能成功登基,落得一个凄惨无比的下场。

    在李显坤看来一日没有登上皇位,他就不算稳。

    除了武将方面,文官势力他同样需要拉拢。

    这主要是为了制造舆论。

    毕竟即便是皇太子,是大周皇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发动宫变这种事情也有些拿不到台面上。

    一旦李显坤发动宫变,逼迫父皇退位,接下来他就需要文官阶层能够坚定的站在他的背后支持他。

    因为这份支持可以最大程度上让李显坤拥有政治舆论一边倒的拥护。

    只有有了这份拥护,李显坤才能够坐稳皇位。

    别看文官的手脚不如武官犀利,但是他们的嘴巴却是像刀子一样锐利。

    文官们可以轻而易举的依靠嘴炮把一个对手永远的打倒在地,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哪怕是皇帝面对文官的群攻时也得暂避锋芒。

    一味的硬刚只会两败俱伤。

    尤其是在刚刚登基践祚的时候,李显坤十分需要文官阶层为其歌功颂德,树立他继位称帝的合法性。

    等到他坐稳皇位之后,这种需求就会逐步淡化。

    相较于武力方面,对于文官的拉拢太子一直都做的很好。

    满朝官员中有一多半都是太子党。

    这一方面是因为太子经常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另一方面是因为太子本身就具备先天优势。他的储君位置使得那些政治投机者更愿意选择支持他,因为这在未来兑现的可能性更高。

    当然,太子也很会逢场作戏。

    他知道固然这些家伙目前是支持他的,但是未免就没有在诸王那里分散自己的人力财力。

    因为只有将这部分分散开,才最保险。

    一味的知将未来和太子和东宫绑定,风险是很高的。

    对此,李显坤自然是心知肚明。

    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

    在他看来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都会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朝臣们也一样。

    他们看起来只是臣子,但实际上也是统治者的一部分。

    士大夫和皇帝共治天下,这句话绝不是仅仅说说而已。

    很多时候士大夫甚至可以胁迫皇权,当君王本身不够强势的情况下。

    当然,在本朝是不存在这种情况的。

    李显坤必须得承认,父皇的帝王心术玩弄的登峰造极。

    没有几个人能够像父皇一样轻松的掌控朝臣。

    拉一派打一派,始终让朝堂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

    每个党派之间互相攻讦,就不会威胁到皇权。

    这便是父皇的思路。

    不得不说这个思路确实很好,太子也在学习中。

    帝王心术说起来容易,无非就是制衡二字。但是要真正实现却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

    什么时候用怎么用,都很有说道。

    如果制衡的时机用的不到位,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李显坤很清楚这一点,但是他目前还是一个初学者,在很多方面用的都不是很到位。

    如果他这次宫变成功顺利上位的话,李显坤给自己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从依靠群臣,逐步变成摆脱群臣的控制。

    从被群臣控制,到控制群臣。

    如果一切快的话,大概三年就能够完成。

    如果慢的话,五年也要看到成效了。

    如果再慢下去的话,李显坤就有些接受不了了。

    毕竟他现在虽然年轻,但是再过上五年也有三十岁了。

    人们常说三十而立。

    对于君王来说这一点尤其重要。

    一个三十岁的君王如果还不能很好的掌控朝堂的话,那绝对不能算得上是一个伟大的君王。

    李显坤是有着远大抱负的,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千古一帝,留名青史!

    要做到这点,最重要的就是必须拥有一个绝对属于他的班底。

    这个班底必须要足够的强势,不能有丝毫的不忠诚。

    李显坤会定期对这个班底进行变动。把那些不忠诚不听话的臣子清理出去,再换一些听话的心腹。

    朝廷就是这样,明面上看起来是一番样子,但是实际就是另一番样子。

    明面上的局面和暗地里的局面都是瞬息万变的。

    要想准确的把握,就需要一双锐利的双眼以及敏锐的感知力。

    李显坤作为皇储,整日跟在父皇显隆帝的身后耳濡目染之下早就锻炼出来了强大的感知力。

    现如今他觉得自己是拥有这个控制朝局的能力的。

    当然真实效果到底如何还得等到他上位之后才能见分晓。

    前提是他能够成功上位。

    此刻的太子只觉得既紧张又刺激。

    慧言法师近日感受到了来自于道门的强大压力。

    一直被西域佛门气势压制的道门似乎死灰复燃了。

    这让慧言法师觉得十分的郁闷。

    他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但是毫无疑问显隆帝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他的这位陛下啊,当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存在。

    明明前一刻还对西域佛门圣宠有加,但是后一刻又向道门投去信赖的目光。

    一直这样左右摇摆不定,让慧言法师觉得很慌。

    究竟是怎么回事?

    陛下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陛下心里是怎么想的,恐怕没有人清楚。

    至少在慧言法师看来,君心深似海。

    面对这样一位变幻莫测叫人丝毫琢磨不透的君王,慧言法师能够做的也就是做好自己。

    首先自己不犯错,然后期待竞争对手犯错。

    唯有如此,才能有机会胜出。

    若是竞争对手拉胯给机会了,自己又犯蠢了,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慧言法师绝不会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

    这个袁天罡,以前是慧言法师小瞧他了。

    但是现在看来,他能够屹立不倒多年,长时间担任大周国师肯定是有两下子的。

    所以他现在必须要给予袁天罡足够多的重视,把他当做一个真正的对手对待。

    唯有如此,西域佛门才能够在这场漫长持久无比的对决中占据优势。

    这并不是一场能够轻轻松松赢下来的战斗啊。

    不过慧言法师不会放弃,不会退缩。

    他很清楚对他来说对西域佛门来说这是一场必须要打的战役。

    只有打赢这场仗,西域佛门才能真正稳稳压过道门,成为中原最重要的宗派。

    当然,慧言法师会合理的利用对手的一些小失误做些文章。

    其中就比如前几日袁天罡的大徒弟李淳风气势汹汹的前来挑衅。

    慧言法师避而不战,根本没有搭理他。

    这无疑是一个最为明智的选择。

    因为如果慧言法师搭理了李淳风接了这场战斗,不论他打赢打输了都占不到什么好处和便宜。

    如果他打赢的话,道门的人会说他欺负后生晚辈。

    以超品大宗师的实力欺负一个一品后生,即便是赢了也不光彩。

    如果打输了,那后果就更恐怖了。

    堂堂超品大宗师被一个一品的后生晚辈击败,这将毫无疑问成为江湖之上的一大笑柄,以及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然慧言法师觉得自己打输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避而不战。

    这样天下人只会看到道门弟子的轻浮张狂无礼,而会对西域佛门的掌门人慧言法师增加许多的好感。

    他们会认为西域佛门都是守礼知礼之人,会更加本能的愿意与西域佛门的僧人相处,甚至愿意皈依佛门。

    这一切都是通过一个十分细微细小的举动有可能做到的。

    所以慧言法师为什么不做呢?

    小事往往最终可以影响巨大,说不准道门和佛门的争斗就会因为这一件小事而见分晓。

    所以,到底问题出现在了哪里?

    大明宫紫宸殿之中,急躁的显隆帝在暖阁之中来回踱步。

    他已经达到九品境界一个月的时间了,可是迟迟无法再进一步晋升八品。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显隆帝实在弄不清楚。

    他也没少跟慧言法师之间沟通,但是目前来看沟通的效果并不算很理想。

    慧言法师一直隐晦不语,很显然是某些地方出了问题。

    但是慧言法师又不方便明说。

    显隆帝直是感到十分的郁闷。

    难道去问袁天罡吗?

    虽然如今显隆帝和袁天罡之间的关系回暖。

    但是显隆帝还是不打算主动去跟袁天罡聊。

    毕竟当初显隆帝最需要袁天罡的时候,这个牛鼻子老道士高冷的拒绝了显隆帝。

    这让显隆帝面子上很不好受,一时间根本挂不住了。

    如今道门发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袁天罡坐不住了又跳出来示好,显隆帝就要舔着脸舔回去?

    君王的威严何在?显隆帝就任由他这样肆意的践踏自己的尊严?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这是显隆帝无论如何都不会做的事。

    再怎么说他也得先晾着袁天罡一段时间,最少也得十天半个月吧?

    不这么做显隆帝直是觉得心里憋着的一口气无法发泄出来。

    当然,显隆帝承认袁天罡还是有其价值的。

    只要袁天罡能够展露出他的价值,显隆帝还是会用他的。

    这段尴尬期只要过去后,一切都可以照旧。

    “陛下,慧言法师求见。”

    便在这时,小宦官的唱诵声让显隆帝从沉思之中抽离了出来。

    “宣。”

    不管怎么说,拥有两个超品大宗师都比只拥有一个要好。尤其是在郑介已经叛变投向太子的情况下。

    显隆帝知道仅仅靠拥有一只几十万人的强大军队是无法保证自身的绝对安全的。

    这是一个拥有修行者的世界,这是一个修行者可以起到决定性作用起到主宰作用的世界。

    显隆帝必须要牢牢的把袁天罡和慧言法师拴在自己的身边,最好能够做到寸步不离。

    唯有如此他才能够心安。

    要不然,不仅山长和腐蚀者能够威胁到他的安全,或许东越剑圣魏无忌都能够威胁到他。

    这是显隆帝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山长和腐蚀者对他还没有那么深的仇恨。

    但是魏无忌就不然了。

    这厮可以说是跟他有着血海深仇,一直都欲处之而后快。

    显隆帝为了躲避魏无忌的刺杀,在皇宫之中布置了无数的房间,他会不定时的随即的去到各个宫室房间居住,以此来迷惑魏无忌。

    不然显隆帝真担心魏无忌摸清楚了他的作息底细之后突然之间暴起伤人。

    魏无忌是有这个实力的。

    东越剑圣,超品大宗师。

    虽然打不过山长,但是对付一般的宫廷护卫就如同是砍瓜切菜一般的简单。

    显隆帝当然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赌。

    他的命多么尊贵?

    便是整个帝国所有人的性命加在一起也没有他的命贵。

    所以显隆帝一定会竭力的拉拢慧言法师和袁天罡,务求做到双保险。

    这样哪怕他们其中的一个临时不在,显隆帝也有机会依靠着另外一个超品境界的大宗师保住性命。

    不论是袁天罡还是慧言法师实力都不在东越剑圣魏无忌之下。

    真要是打起来,显隆帝觉得甚至袁天罡和慧言法师的胜算更大一些。

    这让显隆帝觉得很满意,很踏实。

    很快慧言法师就在小太监的引领下来到了暖阁之中。

    按照显隆帝的特旨,慧言法师可以享受面君不跪的特权。

    只见慧言法师双手合十冲显隆帝行礼道:“贫僧拜见陛下。几日不见,陛下的气色愈发好了。”

    慧言法师确实有几日没有入宫面圣了。这主要是他的一种策略。

    前一段时间他入宫面圣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有一段时间甚至应显隆帝之命干脆住进了皇宫之中。

    如此一来慧言法师在显隆帝面前就失去了任何的新鲜感。长此以往,对他是很不利的。

    表面上看他受到了皇帝无上的荣宠,一时风头无两。

    但正所谓物极必反。

    慧言法师越是如此,越说明显隆帝对他依赖到了一种程度。

    而显隆帝本身又不傻,他是能够感觉到这种状态的。

    所以显隆帝迟早会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会刻意疏远慧言法师,分出一些时间来给道门,给袁天罡。

    慧言法师与其等到显隆帝这么做,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刻意的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样也可以让显隆帝持续的对他有新鲜感,对双方都是一件好事。

    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大智慧的表现。

    “圣僧此言差矣。”

    显隆帝却是并没有接慧言法师的话茬,而是摇了摇头长叹道:“朕一直感觉这些时日卡在了某些地方,就像是被一根鱼刺卡在喉咙了的那种感觉,一直无法突破更进一步,实在是太难受了。正巧圣僧来了,朕便想讨教一番,究竟问题出在了哪里。”

    “呃”

    慧言法师没有想到他一个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酝酿了良久之后慧言法师方是双手合十道:“陛下,以贫僧之见,陛下的问题主要出在了时机上。”

    “时机?”

    显隆帝皱着眉头问道:“此话何意?”

    “陛下你看,时机的重要性在于一个人在一个时间段做一件事是合理的。但是同样的一件事他如果在不同的时间段做就是不合理的了。依贫僧之见,陛下的问题或许就是因为在不合适的时机做了不合适的事情。”

    慧言法师继续着以往的策略,跟显隆帝打起了机锋。

    “陛下可知修行之路漫漫,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路数和方向。陛下乃是一国之君,乃是真龙天子,所修的当然是大道。这个大道在很多情况下自带着一股王霸之气,可是有的时候也会失效。适当的收敛一番气势或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慧言法师很是认真的说道。

    显隆帝却是越听越迷糊了。

    听慧言法师的意思,似乎是他用力过猛了?

    毕竟作为一名君王,用力过猛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久居上位,早就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处理事务的习惯。

    这习惯在很多时候容易让人变得轻狂。

    但是这也是很合理的。

    他是一国之君,他是一国天子,他是人间至尊。

    他是上苍在人间委派的治理者。

    这样一个尊贵的人,轻狂一些有什么问题?

    但是显隆帝似乎面临一个很尴尬的境地,正如慧言法师刚刚所说的,这一套在修行界未必吃的开。

    显隆帝将不得不面对这样一种情形——明明很有机会融会贯通破境提升修为,但是偏偏就是卡在了某些环节之上。

    显隆帝想要发力突破但是发现适得其反。

    他越是想要发力,效果就越差。

    这或许就是慧言法师所说,适当的放开一些或许会起到较好的效果。

    但是

    他真的能够做到吗?

    显隆帝早就习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

    长时间久居上位,让显隆帝养成了一整套的习惯。

    这个习惯有的是好习惯,有的是坏习惯。

    但不管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既然已经形成了习惯那就说明要想改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显隆帝觉得自己很难啊。

    面对如此一种局面他不得不迫使自己改变多年的习惯,这真的犹如拿一把小刀不断的在剜肉。

    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

    见显隆帝面露难色,慧言法师知道显隆帝陷入到了犹豫的境地。

    但只要是犹豫就是有机会的,怕就怕显隆帝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不见黄河不死心,不撞南墙不回头。

    真要是那样,即便慧言法师能够舌灿莲花怕是也于事无补了。

    此刻的显隆帝是处于一个十分纠结的阶段。

    慧言法师必须要抓住他的这个形态尽量的劝阻。

    只要他不停的重复不停的劝阻就一定可以起到效果。

    慧言法师是相信自己的,他相信他的口才和说服力。

    虽然显隆帝是他见过最固执最一根筋的人,但是慧言法师还是坚信自己能够做到。

    “陛下何不试试看呢,如果效果好的话陛下可以继续坚持。如果效果不是很好的话,陛下再换回原来舒服的方式就是了。对陛下来说这不过就是换一种方式尝尝鲜而已,也没有什么损失的啊。”

    慧言法师继续在一旁怂恿显隆帝道。

    在他看来,显隆帝确实表现出了纠结。

    但他不会停下来。

    他会继续怂恿下去。

    “嗯。”

    “陛下,有的时候一个人如果能够勇敢的走出自己的舒适圈,那他是一定可有收到回报的。”

    慧言法师双手合十,微微笑道:“只要陛下能够试一试,贫僧敢保证肯定会比现在的状态好的多。”

    显隆帝是真的有些心动了。

    慧言法师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让他在修行的过程当中放的更平和一些,更轻松一些,不要那么的强势。

    显隆帝仔细想了想似乎并没有那么的困难。

    而且正如慧言法师刚刚说的那样,对他来说只是去试试。

    试试又没有任何的风险,最多是感受一番强烈的震撼罢了。

    如果觉得实在适应不了,大不了再改回来就是。

    其实是没有什么损失的。

    “嗯那朕就试试好了。圣僧可有什么具体的建议?”

    如今的显隆帝还是希望慧言法师能够给到他一些具体的建议的。

    如果只是空泛的在这里跟他说要保持平静,要保持良好的状态,那并没有什么意义。

    显隆帝也知道要这么做,可是有什么诀窍?有什么捷径?

    他好歹也是人间至尊,好歹也是一国之君,总不可能跟一般人一样用那些笨办法慢慢摸索吧?

    “陛下,可以试试念这本经书。”

    慧言法师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袖口里掏出一本经书,送到显隆帝的跟前,和声道:“这本经书最是能够让人心情平静。陛下在准备修行之前大可以先诵读一遍,贫僧敢保证,陛下诵读之后的心境会和诵读之前有极大的改变。”

    显隆帝连忙从慧言法师的手中接过经书,然后很是仔细的翻开来看。

    在他看来在,这本经书无疑就像是一个宝库,可以源源不断的向他提供有用的东西。

    “唔,圣僧有心了。”

    显隆帝就像是捡到了一个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翻看着。

    对他来说,这是慧言法师给到他的第二本功法书籍。

    之前在他初次接触修行的时候慧言法师曾经给到他一本。

    之后慧言法师几次暗示加明示,希望慧言法师能够多提供一些给他,但是慧言法师都婉拒了。

    这让显隆帝十分的失望。

    不曾想这一次慧言法师主动把这一本修行的功法典籍送给了他。

    “陛下,请务必切忌一点,每次修行的时间不宜过长。否则很可能会起到反作用。依贫僧之见,一次修行的时间最长也不要超过一个时辰,最好保持在半个时辰左右。”

    慧言法师很是认真的跟显隆帝叮嘱道。

    “如果修行的时间实在太长的话,将面临一个十分尴尬的情况,那就是会心情烦躁。陛下之所以心情烦躁,大概跟这点也有关系。”

    不得不说慧言法师确实很会说话,他最后找补的这一句让显隆帝一时间觉得十分的受用。

    “嗯,圣僧说的这些朕都记下了。以后朕修行的时间一次最多半个时辰。”

    其实显隆帝本身也不希望一次性修行太长的时间。

    这和打坐还不一样。

    打坐只需要完全的放空。

    但修行是要用力的,是要消耗的。

    长时间的消耗会使得显隆帝的身子有些吃不消。

    他身为帝王又久居深宫之中,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一时间再用如此多的力,自然会感到十分的疲惫。

    但如果一次半个时辰的修行,情况或许会好的多。

    只能说慧言法师的这番话说的太是时候了,解除了显隆帝长时间的困惑。

    自此显隆帝感觉自己要很快取得大突破了。

    巨人族首领刚多斯决定和这个村子的首领进行沟通。

    首领对首领,这很合理。

    良好的沟通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问题。

    许多不必要的问题就能够因此迎刃而解。

    巨人族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食物,还有资源,还有一切资源。

    要想在这个世界上艰难的活下去,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希望他们能够及时的得到资源的补充吧。

    因为如果不能及时的得到补充,整个巨人族都将面临灭顶之灾。

    在艾伦洛尔大陆的时候巨人族曾经面临过各种各样的艰难困苦。

    但是他们最终都扛过来了。

    所以刚多斯坚信这一次他们依然可以化险为夷的。

    当然沟通是一件不确定的事。

    也许前一刻还谈的好好的,但是突然之间就聊蹦了。

    也许无意间的一句话就触怒了对方敏感的神经。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刚多斯很清楚这一切,所以他会小心翼翼,绝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和人族交流的时候就一定要明确他们的底线是什么,尽可能的不要去触碰他们的底线。

    但凡出现一丝一毫的错误,都可能是致命的。

    狼人族长杰赛卡翌日一早还是决定前往书院,跟书院的代表就半兽人和巨魔族咄咄逼人的情况进行一番探讨。

    这个局面不可能继续这样下去的。

    狼人族感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受到了严重挤压。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整个狼人族都将面临极为巨大的压力。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狼人族能够存续至今,他们的力量体系固然是一方面,走位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只有在合适的时间点做了合适的事情,一个族群的发展才会良性。

    而如果在某个阶段一个族群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那么毫无疑问等待着这个族群的会是覆灭。

    当然,杰赛卡觉的眼下的局势还没有坏到这个地步,但是也不能盲目乐观。

    毕竟如今半兽人和巨魔可谓是把狼人族的领地夹在中间。狼人族就像是一个夹心蛋糕一样,别提有多难受了。

    稍稍有经验的人都很清楚如何在夹缝中生存。

    但是狼人族首领并不想继续这样活下去了。

    这会让他觉得无比的压抑,让他觉得活的很没有意思。

    作为一名狼人,该有的荣誉感还是要有,该有的坚守还是要有的。

    他要明确的向书院方面表明自己的态度,以此书院肯定会给与一定的表态。

    双方之间肯定是无法一次就谈拢的。这并没有关系。

    但是狼人族首领杰赛卡希望最终双方能够达成一个一致意见,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一致意见。

    这对双方都是一件好事,对于书院联盟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试想若是联盟成员相互之间猜忌无比,谁都不信服谁,谁都在提防着谁,那这个联盟还可能持久存续吗?

    杰赛卡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有些时候该争取的东西还是要竭尽全力的去争取的。

    不然面临的局面仍旧会让人觉得困苦不堪。

    “什么,狼人族首领又来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赵洵直是哭笑不得。

    这简直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啊。

    他实在没有想到狼人族首领杰赛卡会如此的难缠。

    这个家伙肯定是摸透了赵洵的心思,这才会跟着赵洵一通不放。

    哎,难搞哦。

    “三师兄,你觉得狼人族首领此次是为何而来?”

    “不好说啊。”

    三师兄龙清泉长叹一声,一边捻着胡须一边悠悠说道。

    “在我看来,狼人族跟其他部族都不太一样。他们似乎很缺乏安全感。这一点在很多方面都体现的淋漓尽致。”

    三师兄龙清泉的话不由得让赵洵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你的意思是,自始至终狼人族都没有安全感?哪怕是来到书院之后?”

    “没错。”

    龙清泉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发现,狼人族很是喜欢把自己隐藏起来。哪怕是在终南山有了一片专属于自己的驻地之后也是如此?”

    “确实.”

    这个举动确实很反常。

    赵洵仔细想了想,恐怕这是和狼人族长期以来的经历有关的。

    藏书阁中的典籍对于狼人族的记载少之又少。

    但是通过跟其他部族交流,赵洵大体上对于狼人族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识。

    狼人族可以说是一个颇为凄惨部族。

    他们从出现的第一刻起就遭到了很多的质疑。

    质疑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们是个半人半狼的部族。

    仅仅这一点就足够人质疑的了。

    毕竟没有人喜欢跟野兽打交道。

    而狼人族毫无疑问就是拥有一半野兽血统的。

    野兽是没有人性的,只会依照本能行事。

    但是偏偏在某些方面,狼人族又拥有一些人性的成分。

    因为他们毕竟还有人的形态,通常而言人形态的持续时间也要比狼形态长一些。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遇到应激突发情况之后,狼人族拥有一个独特的保护机制。

    这个保护机制就是迅速的切换成狼形态。

    相较于脆弱的人形态,狼形态的狼人显然拥有更加强大的自保可能。

    这可以让他们在最大限度上保持一个强势的状态。

    这一点很重要。

    因为没有人想要跟一个狼形态的狼人进行正面死磕。

    毫无疑问这是会吃亏的。

    哪怕是经验再丰富的猎人,在没有猎枪的情况下跟一只狼形态的狼人对决都没有什么胜利的可能。

    正是靠着这种警惕性和咄咄逼人的态势,狼人能够存续至今。

    这当然很不容易。

    但是这样也带给了其他部族以巨大的压力。

    赵洵必须要把握好这个度,作为联盟的话事人他必须要站出来在这个时候安抚一众盟友的情绪。不仅仅是狼人族的还有其他部族的。

    这一点很重要。

    如果他无法保持好这个平衡的状态,其他部族就会接连表达不满的情绪。

    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所以我还是决定见一见他。”

    赵洵长叹一声道。

    如果不是从大局出发,赵洵是绝对不会这么想的。

    但是考虑到当下的局势,他不得不这么做。

    也许听起来会有一些不可思议,但这确实就是现实。

    现实逼迫的赵洵不得不做出妥协,现实逼迫的赵洵必须要做出妥协。

    但是赵洵当然也是有底线的。

    赵洵会在谈判的过程中明确的把底线表达出来,也让别人明确的知道他的界限在何处。

    杰赛卡被赵洵请进了竹楼之中。

    作为主人,赵洵要展现出他的待客之道。

    所以赵洵倒了一壶热茶,然后送到了杰赛卡的面前。

    “尝一尝这一壶茶吧,味道还不错。”

    赵洵说罢自己举起杯子喝了一口,面上带着笑意。

    赵洵想要让自己尽量的表现的和善一些,但是这个度真的是很难拿捏啊。

    如果他表现的太过的话,会体现的很做作。可是如果他没有表达出足够的诚意的话,又会让人觉得很没有好好谈的想法。

    真的是难啊。

    赵洵直是觉得自己两头为难。

    这也太难了吧?

    该怎么办呢?

    或许聊着聊着就会好一些?

    因为总归人是有调整的能力的。可以一边聊着一边调整的对吧?

    赵洵反正是个不断的这么给到自己心理暗示的。

    他觉得心理暗示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做的,这多多少少是有作用的。

    强烈的心理暗示能不断的提醒自己底线在那里,丝毫也不会越界。

    这一点很重要。

    “这茶水的味道很不错。”

    狼人族首领杰赛卡这一次的态度相较于上一次明显好了很多。

    上一次狼人族被鹰族伏击的时候,杰赛卡整个人都状态是紧绷着的。

    他的状态太糟糕了,以至于赵洵跟他基本上聊不了两句就得停下来平复一下心情。不然赵洵真的担心好好的聊着就会吵起来。

    真要是吵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喜欢的话就带走一些,我们终南山的茶叶啊可是多的很,炒制也很方便。”

    赵洵双手一摊微微笑道。

    “唔,那很好,我走的时候便带走一包好了。”

    狼人族首领杰赛卡的状态确实很不错,他又呷了一口茶淡淡道:“今日我来主要是为了商讨半兽人和巨魔族的事情。”

    虽然赵洵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听到此话后还是吃了一惊。

    杰赛卡果然还是很敏感的啊。

    半兽人和巨魔刚刚入驻终南山没有多久,狼人族就有反应了?

    不管怎么说,赵洵觉得他还是要好好的听听杰赛卡到底是怎么想的。

    “嗯,你说说看。”

    “我觉得狼人族的空间受到了严重的挤压。我指的不光是活动空间,更是生存空间。”

    一瞬间赵洵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有备而来啊,狼人族首领杰赛卡咄咄逼人,简直是给人巨大的压力。

    “啧啧啧”

    赵洵哈哈笑道:“其实没有那么的夸张吧。半兽人和巨魔应该没有那么强烈的入侵意识吧?”

    “怎么说呢。入侵都是突然之间的事情。如果一切正常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旦半兽人和巨魔发起狂来,那便是什么人都扛不住啊。”

    “这倒确实.”

    赵洵点了点头道:“但是既然已经结盟了,他们就肯定会有所考量,不可能依着他们的本能行事啊。再说了终南山也不是他们的领地啊。他们岂能在书院面前随意入侵,这不是不把我们书院放在眼里吗?所以我觉得你的担心其实大可不必。”

    赵洵的话让狼人族首领杰赛卡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杰赛卡的状态其实一直不算很稳定。

    但是在赵洵面前他的状态相对来说保持的还算不错。

    “理论上说是这样。但是你们知道半兽人和巨魔的过往吗?在艾伦洛尔大陆他们的名声仅仅比腐蚀者稍好一些。如果没有腐蚀者入侵的话,半兽人和巨魔将会是整个艾伦洛尔大陆最臭名昭著的部族。”

    好家伙.

    赵洵现在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杰赛卡准备借着半兽人和巨魔的历史给赵洵洗脑啊。

    这个可不是闹着玩的。

    要是赵洵意志不够坚定的话,还是真的很可能被洗脑的。

    一旦被洗脑了,接下来赵洵的一系列判断和做法很可能就会倾向于杰赛卡希望的样子。

    当然,赵洵此刻还是保持着绝对意义上的清醒的。

    他知道杰赛卡的话可以听但是不能全信。

    因为这其中难免夹带私货,难免带有强烈的主官情绪。

    既然无法保证客观,那赵洵自然不能全信。

    “过去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也不是现在半兽人和巨魔所能够决定的。我们没有理由因为前人的罪过而让后人来承受啊。”

    赵洵想要对狼人族首领杰赛卡进行反洗脑。

    虽然他知道这样很难,但是他还是要有所尝试的。

    这个时候赵洵一定不能退,因为他只要后退了一步,杰赛卡就会强势无比的前进。

    到了那时赵洵就真的扛不住了。

    洗脑和反洗脑都很关键,就看谁更坚决。

    赵洵显然是比较坚决的一方,而且论起嘴炮赵洵可从来没有怕过谁。

    他是真正意义上的嘴强王者。

    “但是你怎么能够保证他们不会突然发狂伤人呢。”

    好家伙,这个问题问的可真的是双标啊。

    半兽人和巨魔族无法保证不突然发狂伤人,难道狼人族就能够保证了吗?

    “这个我觉得还是可以保证的吧,再说了即便他们真的发狂要伤人。我们不是还有保护罩在呢吗?既然有保护罩在伱们的基本安全就没有什么问题啊。”

    “话不能这么说。”

    狼人族首领杰赛卡摇了摇头道:“防护罩是防护罩,安全是安全。防护罩只能保护我们在一定的区域范围之内是安全的的,却无法保证我们一直都处于安全的状态。这两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我们想要的上自由的安全,是无论处于何时何地都能够处于安全的境地。但是半兽人和和巨魔显然已经威胁到了我们的这个安全。”

    好家伙,这厮可真的是会绕啊。

    赵洵一时间感觉棋逢对手。

    狼人族首领杰赛卡确实是最近赵洵遇到的最擅长辩论的人。

    “嗯,确实有些道理。不过自由从来都是有限制的。不存在绝对意义上的自由。”

    赵洵心道你既然要跟我扯这些,那我就只能给你上升到哲学高度来批判一番了。

    “若是人人都想要绝对意义上的自由,那这个世界毫无疑问就会陷入到无限混乱之中。到时将不存在任何秩序,只剩下一片混沌。”

    赵洵谈论起哲学来那是相当的自信,而且他不会仅仅局限于一点,而是会无限发散,发散到对手根本接不上话。

    其实辩难也好辩论也罢,思维逻辑远比嘴巴快要重要。

    嘴巴再快如果说出来的东西是空洞无物的其实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嗯…”

    杰赛卡渐渐的被赵洵说蒙了。

    见杰赛卡不再像之前那样喋喋不休强势逼人,赵洵心中大喜。

    他心道终于进入到了他的节奏之中。

    要做到这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赵洵做到了。

    “如果世间变成了一片混沌,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整个世界没有任何的秩序可言。所有人都将完全依照本能行事,本能之下没有任何的顾虑,人们将避免不了将恶念释放出来。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将遭到反噬。”

    “呃…”

    赵洵见效果很不错,便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所以要想结束这一切,就必须制定规则。规则是什么?规则就是底线,就是所有人必须要遵守的东西。一个家有规则,一个国更加有规则。一个部族有规则,一个联盟也有规则。”

    赵洵稍顿了顿,见狼人族首领杰赛卡听的很认真,便继续说道:“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在规则内行事。虽然看起来有些不方便,但其实效果很好。”

    赵洵淡淡道:“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受到了规则的保护,都吃到了规则的红利。”

    “这…”

    狼人族首领杰赛卡这下彻底进入到了赵洵的节奏。

    “你知道我们书院的规则是什么吗?”

    “嗯?”

    狼人族首领杰赛卡表现的很好奇,他确实很想知道书院方面的想法是什么。

    “我们的规则就是拳头。谁的拳头硬谁就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证自己的话的权威性。当然这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必须要保证这个拳头硬的人是一心向善的。如果这个人是充满恶念的,当然就不值得追随。”

    赵洵顿了顿道:“书院当然是善良的,所以书院可以最大限度的吸引人们来投。不然你觉得为何艾伦洛尔大陆上的部族来到我们这个世界后会都争先恐后的来投奔我们?他们为什么不去其他地方?”

    赵洵表现的极为强势,杰赛卡听的很入神。

    “唔…”

    这么看来确实很有道理啊。

    书院是绝对意义上的权威,而且是向善的。

    所以人们愿意追随书院,愿意唯书院马首是瞻。

    狼人族来到书院以来也确实是得到了书院的不小优待的。

    这一点他们真真切切的吃到了红利。

    “啧啧…”

    “所以我觉得你也不要过于的纠结于此了。我觉得真正的男人要胸怀宽广一些。”

    赵洵一番长篇大论,显然已经把杰赛卡基本说服了。

    “嗯…但是半兽人和巨魔那里…”

    “你放心好了半兽人和巨魔那里我们肯定也会起到监督管理的义务的。如果他们但凡有一丝一毫的冲动,我们都会及时制止的。在我们书院管辖的范围内,一定是秩序井然的。”

    见狼人族首领杰赛卡已经松了口赵洵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唔,真的不容易啊。

    他没有白费这么多唇舌。

    “好吧,那就先这样,但是你们必须要保证我和我们族人的安全。要是将来再有其他变故那就再说。”

    杰赛卡吞了口吐沫,沉声道。

    “没有问题,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

    赵洵拍着胸脯保证道。

    “啧啧啧…这茶叶你走的时候别忘了带走,味道很不错的哦。”

    赵洵又拿出了一大包茶叶,主动递到了狼人族首领杰赛卡的手中。

    既然要安抚杰赛卡,那自然要拿出一些诚意来。

    既然杰赛卡喜欢喝茶,那赵洵就把这高山雨雾茶拿出来给他们喝。

    “多谢了。”

    果不其然接过茶叶的杰赛卡很满意。

    …

    …

    把杰赛卡送走之后赵洵长松了一口气连忙去洗墨池找三师兄龙清泉。

    “三师兄,总算是把这厮给送走了。你是没见到那场面啊,可真的是太难了。”

    赵洵开始吐槽道:“这个狼人族首领来势汹汹,一看就是有备而来。他觉得半兽人和巨魔挤压到了他们的生存空间,这使得他们的生存受到了极大压力。言外之意就是叫我们打压半兽人和巨魔,或者通过人为干涉改变半兽人和巨魔的驻地。一旦他们的驻地改变,那他们基本上就不会威胁到狼人族了。”

    三师兄听的直挠头。

    “啧啧,好家伙,这么说来这个狼人族还真的是个刺头啊。”

    “谁说不是呢,我可从来没有想过狼人族首领杰赛卡会如此的坚持。理论上讲大家既然已经是一个同盟的了,没有理由在这种问题上纠结计较的啊。”

    “所以小师弟你最终是怎么说服他的?”

    “我利用了我的逻辑思维能力以及哲学思辨能力。”

    赵洵很是自信的说道。

    “哦?”

    “是啊,一开始我还只是在试探。但是试探一番发现效果很好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三师兄啊你应该也是知道我的口才的。我只要一开口,那基本上没有人能够顶得住,迟早会被我说服,无非就是时间问题罢了。”

    赵洵吞了口吐沫,继续说道:“这个杰赛卡恐怕现在也没有回过味,不明白是怎么被我说服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小师弟干的漂亮!”

    一时间三师兄龙清泉给赵洵点了个赞。

    “哎,实不相瞒,你这口才我也是极为羡慕的。若是有机会的话我很想要学一学,看看究竟怎样才能练成这样的口才。”

    “呃,这个嘛…这个恐怕不是很好练呢,着实有些吃天赋。”

    赵洵颇为尴尬的说道。

    “唔无妨无妨,你就按照你的节奏来,不必顾虑我,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便继续研究扩展大阵吧。”

    “好!”

    书院大阵的阵眼前段时间遭到了一定的破坏。

    这种情况下赵洵可谓忧心忡忡。

    他们找到了一个入侵者的踪迹,可是此人是个无面者,赵洵无法在短时间内判断出这个人的真实身份。

    这可真的是太难了。

    就连山长都无法判断确定此人的身份,只能暂且先把这件事放下了。

    “啧啧…”

    “对了三师兄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阵法,可以说是小有所得。”

    赵洵将他最近对于阵法的研究献宝似的向三师兄龙清泉说道:“阵法的核心在于连结。一个大阵从来都不是一个阵那么简单,而是很多个阵连结起来的。阵之间有结节,一个结节坏了只会影响到结节连接的两块小阵,并不会影响全部。而如果所有结节都坏了,那整个阵就彻底瘫痪失效了。”

    “呃…”

    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想不到小师弟你对于阵法还有如此研究。”

    赵洵心道这还不是被卷的吗?

    他也不想这样啊。

    如果局势不那么卷的话,面临的压力没有那么大,赵洵也不想做个斜杠青年啊。

    虽然说技多不压身,但是学习一门技艺总归是要投入时间的啊。

    投入那么多的时间若是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那岂不是血亏?

    至少在赵洵看来是如此。

    所以赵洵一直在选择斜杠技能的时候都会表现的很谨慎,务求不要出现意外情况。

    就拿阵法这点,赵洵也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才决定的。

    当然,要想学透而不止是浅尝辄止的话,必须要投入巨大的精力。

    赵洵本想要咸鱼躺平,被迫支棱起来内卷,心里别提有多么抗拒了。

    但是即便是再抗拒也没有什么办法。

    “阵和阵之间的连接,要被打断的话最容易的是什么?”

    “自然是罡气。”

    赵洵毫不犹豫的说道。

    “强大修行者所散发出来的罡气力道十分惊人。”

    赵洵稍顿了顿:“这些巨大的罡气可以轻而易举的冲破法阵之间的连接…”

    “啧啧啧…所以顶级修行者只要想,破坏法阵连接就是弹弹手指的事情?”

    “确实。”

    赵洵虽然很无奈但是得承认这就是事实。

    “如今的情况相较于之前的情况怕是复杂的多啊。多事之秋,眼下随时都有可能开战。所以我们要尽可能的多做一些阵法,以防止有意外发生。”

    意外是不可避免的。

    之所以是意外,就是因为不可预料。

    “啧啧啧…”

    “但是要组阵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小师弟你如今已经有了经验了吗?”

    “还好吧。有青莲道长恩师吴全义和韩伯虎韩兄在一旁指点,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赵洵很是自信的说道:“至少做一些简单的小阵并不困难。”

    “好那我们就赶快动手吧。早点动手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就大一些。有道是未雨绸缪,虽然眼下敌人还没有大举入侵的意思,但是我们还是要随时做好应战的准备啊。小师弟我对阵法的研究没有你多,你就说该怎么做,我来给你打下手就是。”

    “嗯…”

    赵洵轻应了一声。

    能够让三师兄龙清泉低下高贵的头颅,能够让他心甘情愿的给自己打下手,是真的很爽啊。

    …

    …

    书院的生活是美好闲适的,能够让人体会到生活的静美。

    当赵洵漫步在竹林,漫步在山岗,漫步在原野的时候这种感觉愈发的强烈。

    这是一种天人合一的感觉,这是一种人与万物合则长生的过程。

    若想要设立大阵,最关键的就是要在自然之中找到缝隙。

    见缝插针的将阵眼选好,随后就能轻而易举的把阵搭起来。

    赵洵和三师兄龙清泉保持了一个相对较远的距离。

    这样在搭阵的时候可以很好的看到对方的神态。

    以他和三师兄龙清泉之间的了解,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神态,就能够轻而易举的了解到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开始检索吧。”

    三师兄龙清泉进入到了工作状态之后变得很是认真。

    虽然他并不精通阵法,但毕竟修为底子摆在这里,有小师弟赵洵在一边指点,他很快就能领悟。

    “啧啧啧,三师兄可以试试元神出窍。这样能够更加明确的体悟到周遭的元气波动。阵眼一定要选择在元气汇聚的地方,唯有如此才能确保搭出来的这个阵足够强大。”

    “好!”

    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

    虽然元神不出窍的情况下也能够感受到元气波动,但是那种感知力是不敏感不强烈的。

    “阵眼在这里,开始结阵了…”

    赵洵敏锐的捕捉到了阵眼的位置,随后开始运作。

    元神出窍的情况下修行者的感知力放大的数倍,能够轻易的发现阵眼的位置。

    “好家伙…”

    三师兄龙清泉也感应到了强烈的罡气。

    如今他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罡气聚拢在一起。

    在和小师弟联手的情况下这一点变得十分轻松。

    “穿针引线…”

    运着口诀二人轻松的把元气聚拢起来。

    说白了所谓大阵就是人为的将元气聚拢在一个固定的区域,然后让这些元气按照一定的规则排列。

    如果约束力强,大阵的持续时间就长。

    如果约束力弱,大阵持续的时间就短。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在识海之中畅游一样。

    赵洵努力的使自己元神保持专注。

    三师兄也是同理。

    很快一座大阵的骨架就被搭了起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往里填肉了。

    不得不说搭建大阵是一件无比耗费精力的事情。

    赵洵和三师兄龙清泉消耗了很多元神之后才勉强把一座大阵搭起。

    这还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大阵的维护并不比大阵的消耗好做。

    这是一个持续性的过程,但凡出现了一丝一毫的懈怠很可能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

    “唔…”

    赵洵搭建一座大阵之后只觉得脑壳痛。

    疼痛无比的感觉就和酗酒之后早晨醒来情况很相似。

    他也太难了吧。

    “这接下来还要搭建好几座大阵才行。照着这个进度,还不得累死了。”

    赵洵不由得感慨符阵师真不是人干的活。

    真不知道那些大名鼎鼎的神符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唔,也许我们应该再向恩师青莲道长取取经。毕竟他在神符法阵方面可以算得上是权威了,十分的专业。”

    当然这一切得先缓一缓再说。

    毕竟赵洵现在听到神符两个字就想吐。

    …

    …

    歇了半日后赵洵主动前去向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请教。

    人啊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学会低头的。

    一味的梗着脖子可不是明智之举。

    这只会让情况变得糟糕无比。

    “恩师啊,情况就是这样的。徒儿和三师兄尝试性的搭了一座阵,整个过程别提有多难受了。”

    赵洵大倒苦水道:“只是搭一座阵我们就耗费尽了气力。这要是再多搭几个阵,还不得翻了白眼一口气背过去啊。”

    “啧啧…”

    青莲道长吴全义挠了挠头道:“乖徒儿,你这情况为师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为师觉得你经过为师的点拨已经有所悟了。这符阵之法说白了就是心和外界的沟通。沟通的越顺畅,搭出来的阵就越强大。画符也是同理,若是你心里就乱了那一切就糟了。”

    “徒儿受教了。”

    赵洵很谦虚的说道。

    “你跟我来。”

    青莲道长吴全义背负双手,踱步走到竹楼外。

    赵洵连忙跟上前去。

    “你看这里元气如何。”

    “很稀薄。”

    赵洵给出来了判断。

    “起!”

    青莲道长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淡淡吐出来一个字。

    一瞬间强烈的罡气袭来,赵洵都险些被这罡气掀翻。

    “好家伙…”

    这势头着实把赵洵给吓了一跳。

    “恩师…明明刚刚罡气没有那么强烈的啊。怎么会突然之间…”

    “因为你没有聚集起来这附近的所有罡气。”

    青莲道长吴全义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的信心不够足,你的决心不够坚决。这会导致你聚拢收集到的元气不够多。”

    “原来如此…”

    赵洵听明白青莲道长吴全义的意思了,这天地间的元气就像是一块橡皮泥可以随意的塑型。

    你弱他就强,你强他就弱。

    你强势一些,那天地间的元气被聚拢起来就会容易一些。

    但若是你表现的很弱势,那元气就很难聚拢。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相互博弈的过程。

    元气也是有灵的,能够感受到修行者的态度。

    “恩师,您现在搭出来的这个阵能够维持多长的时间?”

    “至少也有一年半载吧。”

    “期间不需要维护?”

    “不需要啊。一年半载维护个一次就又可以不用管了。”

    呃…

    赵洵听罢直是惊叹不已。

    恩师信手拈来就可以轻易的搭起一个大阵,而他和三师兄龙清泉费尽气力却只能勉强凑出一个半残破的阵来。

    其差距可谓是显而易见。

    “啧啧啧…”

    “恩师啊,那我接下来试一试。”

    赵洵想要元神出窍,却被恩师青莲道长直接拦住。

    “你这是要做什么?”

    “元神出窍啊,这样不是能够更明显的感知到元气吗?”

    青莲道长只觉得又气又笑道:“元神出窍又不是用来做这个的,瞎胡闹。用心去体会,去感悟周遭元气的变化。”

    “唔,好。”

    赵洵被青莲道长吴全义教训了一番乖乖认了。

    “凝神,提气,吸气…”

    赵洵一番操作之后,青莲道长吴全义便在一旁仔细的提点着。

    他对这个徒儿是真的很用心。

    能够点到了的地方他一定会点到。

    “对了就这样,保持住,一定要保持住。”

    青莲道长吴全义看到赵洵越来越纯熟的状态直是感到欣慰不已。

    “差不多就行了…”

    青莲道长吴全义在赵洵练了一炷香的工夫后喊停。

    他还是很心疼小徒弟的,在小徒弟出现疲惫的神色后立即就让他停下来休息。

    “多谢恩师。”

    赵洵早已是疲惫不堪,自然而然的很想要休息。

    恩师这话说的太是时候了。

    …

    …

    “所以是我们之前的方法不对?”

    三师兄龙清泉听了小师弟赵洵的话后一时间直是觉得震惊不已。

    “确实是我们方法用错了,所以才会吃力不讨好,走了很多的弯路。”

    赵洵双手一摊有些无奈的说道。

    “嗯…”

    三师兄龙清泉点了点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理解了。所以小师弟我们赶快来试试?”

    赵洵闻言连忙伸手打住。

    “不必了。我已经试过了。按照恩师的法子搭起大阵来不要太轻松。但是之前我们元气损耗过多,所以还是需要时间休息的。短时间内我看我们就不要再搭大阵了吧?待休息一段时间后再做计较?”

    “好。”

    “我都听小师弟你的,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对了小师弟去做两杯奶茶吧。既然要休息那就要休息的彻底呀。”

    “…”

    赵洵直是无语。

    三师兄你倒是可以休息彻底了,但是我可是要费神费力的去做奶茶啊。这对于体力的消耗也是相当大的。

    但是赵洵知道这个时候显然是没法说理的,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好,我去去就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