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二百八十章 主和派主战派(4000字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八十章 主和派主战派(4000字二合一大章)

 热门推荐:
    几位紫袍不良人表现的很平静,似乎并没有抗拒赵洵命令的意思。至少面上看来如此。

    或许他们暗中得到了消息,刻意压制自己的情绪。

    亦或者是良心发现?

    当然,赵洵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因为这些人可能真的没有良心。

    事已至此,赵洵自然没有必要再横生枝节,便下令全部不良人按照预定分配好的片区进行全城搜查,确保不出现任何遗漏。

    长安城大阵被破坏的肯定远不止一处,要尽可能快的检查出来所有的坏点并进行修复。

    大战在即,赵洵可不希望一开战后院就起火。

    这不单单是为了朝廷,更是为了全城的百姓,为了这两百万活生生的人。

    一旦城破,后果是什么赵洵十分清楚。

    不良人的人数还是相当可观旳,搜检起来相当的快。

    只花了三天的时间他们就把长安城翻了一个遍,发现一共有二十三处坏点,另外有十八处也隐隐有被破坏的趋势。

    这更加证实了赵洵的推断。

    一座大阵中有如此多处地方被破坏,无疑是人为的。

    看来潜藏在长安城中的魔宗余孽数量着实不少啊。

    “要把这些被破坏的节点一一修复并不容易啊。”

    找出被破坏的节点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更重要的事情是对这些被破坏的节点进行修复。

    如果不能第一时间完成修复的话,前面的工作等于白做。

    而且即便如此,赵洵还得令不良人进行二次搜检、三次搜检。不停循环往复的搜检下去。

    只要长安城中还有魔宗余孽,就绝对不能放松,一刻也不行。

    “明允兄,弟兄们最近可是颇有微词啊。”

    旺财抓住时机向赵洵告诫道。

    如今他俨然已经成为了赵洵的嫡系,在外人看来他更是赵洵的左膀右臂。

    在其位谋其政。

    既然如此旺财理所当然要履行作为一名好兄弟应尽的责任。

    “他们都说什么了?”

    “倒也没说什么特别过分的,无非是和冯大人在时比呗。”

    旺财双手一摊道。

    赵洵心中只觉得好笑。

    自古以来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赵洵却是做到了真真切切的一视同仁。

    即便是赵洵自己也投身到了一线之中,身体力行的进行搜检。

    如此他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冯大人在时是什么样?”

    赵洵很想听听两个时期究竟有何不同。

    “这”

    旺财一时间显得有些为难。

    “但说无妨。”

    跟好兄弟之间自然是没有什么好顾虑的,旺财犹豫了片刻咬牙道:“其实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区别,无外乎是冯大人做不良帅的时间久,威望高。大伙儿都习惯了按照他的命令做事。而明允兄你不过是刚刚接手,还是代理不良帅。一下子之间很难把威望树立起来。弟兄们这个弯转不过来,自然会觉得有些不舒服。其实只要给他们一些时间,他们自己就能想明白的。”

    旺财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对此赵洵还是很认同的。

    当官这个事情其实还是蛮艺术的,不是你想做好就做好的。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养望。

    要想当好官,把威望养足是很关键的。

    而养望是需要时间的,没有时间的累积,要想让人打心眼里敬服是不可能的。

    这一点从皇帝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皇帝是这世俗世界最高的统治者,本质上也是一个官。

    不然赵宋皇帝也不会自称为官家了。

    皇帝也是需要养望的。

    新君刚刚登基一般权力都不会太稳。

    因为诸方需要重新划分利益。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把吃到嘴里的利益吐出来,而新兴的权贵则想尽可能的跑马圈地,攫取利益。

    两者之间会爆发剧烈的冲突。

    而作为登基伊始的新君,不论是权术水准还是威望都不大能够压得住这些臣子。

    没有个三年五载把威望养起来,即便是皇帝也只是提线木偶、傀儡一般。

    而那些当了十年以上皇帝的家伙,一个个都是老阴比,不论是权术水准还是城府都提升了不少。

    这种情况下自然压得住那些所谓的权臣了。

    赵洵如今面临的情况其实和显隆帝当初的情况差不太多。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三把火是无论如何也得烧的。

    他愿意也好,不情愿也罢,都必须向一众人等展现出足够的魄力来,唯有如此,才能向众人宣告权威

    法术本身就是一种运作气息的方式。

    这是魔宗大祭司看待这个世界修行的方式。

    所以在他眼中并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法术,大家无外乎比拼的就是运作气息高下的本领。

    可能有些人运作的好一些,有些人运作的差一些。

    手法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别,这便有了门类的差别。

    魔宗的方式简单粗暴,强行吸纳天地元气进入体内,相当于把自身作为容器。

    修为境界越高的魔宗修行者能够吸取到的天地元气越多。

    就拿魔宗大祭司来说,他若是全力吸纳天地元气,长安城方圆十里的元气都能被吸入。

    其实自打来到长安城附近后魔宗大祭司便开始吸纳元气。

    只不过不是那么刚猛迅速,而是循序渐进,徐徐图之。

    如此一来天地元气的变化不会太明显,那些大佬修行者短时间内也不会反应过来。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魔宗大祭司已经把元气吸纳了大半了。

    这才是他迟迟不下令攻城的最重要原因。

    等盟军固然也是原因之一,但比重并没有占的那么大。

    虽然魔宗大祭司如今的修为品级已经有超品,但和书院山长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如果不吸纳天地元气进入体内进行扩充,一对一的对决魔宗大祭司几乎没有任何的胜算。

    但吸纳天地元气进入体内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魔宗大祭司的法力可以极大程度的提升,实力提升了一倍不止。

    如此他便有了和山长的一战之力。

    迫不得已之时,魔宗大祭司就可以和山长一较高下。

    即便打不赢,也不会太吃亏,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当然,眼下魔宗大祭司更关心的是和东越剑圣魏无忌的合作。

    当魔宗大祭司亲眼看到这位自称天下第二的绝世武圣出现在面前时,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能够放下了。

    有魏无忌这个“中立方”进场站队,他们的胜算至少可以提升两成。

    “剑圣终于来了。”

    大帐之中,魔宗大祭司悠悠说道。

    “不算迟吧?”

    “当然不算迟,只要来了就是好的。”

    魔宗大祭司眯着眼睛,眼神之中满是得意。

    “其实剑圣来的还早了不少呢。我还在等南边和西边的消息。”

    魏无忌眉头一皱道:“还等?”

    “不错。”

    魔宗大祭司干脆利落的说道:“西域的变故你知道了吧?西域三十六国组成同盟,联起手来驱逐了安西军。”

    “略有耳闻。”

    魏无忌微微颔首道。

    “这可是個天大的事件。此事过后,大周几乎失去了对于西域的控制力,不得不退守到沙洲、瓜州。”

    玉门关、阳关是一道重要的分界线。

    玉门关、阳关以外统称为外邦,玉门关、阳关以里则通常被视为中原。

    安西军悉数退回关内,丧失了对西域的控制力和影响力,意味着接下来西域三十六国和佛门会有更大的运作空间。

    “指望他们不如指望自己。”

    魏无忌当然明白魔宗大祭司是什么意思,但是显然他不太信任这些番邦小国以及西域密宗。

    “有助力总比没有助力好,是盟友总比是敌人好。”

    魔宗大祭司云淡风轻,只见他捋着花白的胡子道:“再说,只要牵制了安西军、沙洲军、瓜州军,对我们便是极大的帮助。”

    “仅靠长安自己的兵力,对我们的胜算不会超过三成。”

    “我们的胜算有七成?”

    “不,我们的胜算只有五成。”

    “那剩下的两成是?”

    “剩下的两成在于山长。”

    魏无忌闻言沉默了。

    山长一人的影响力如此之大,确实没有什么毛病。

    举世也没有谁能够像山长那样靠着一己之力就影响两成胜算了。

    “也就是说山长不进场的话我们胜算极高,如果山长进场,我们五五开?”

    “是的,所以开战之前一定要确定山长的态度,书院的态度。”

    虽然魔宗大祭司已经做好了书院和魔宗开战的准备,但他还是更希望书院能够置之不理,袖手旁观。

    这样魔宗和东越剑阁联手,可以稳稳压制道门和内侍监。

    唯一的变数就在书院。

    “眼下山长倒是没有表态。”

    “其实已经表态了。虽然我没有去过终南山,但发现终南山附近的灵气有了些许变化。虽然很细微,可还是被我察觉到了。”

    “唔,这么看来,山长是要站在大周朝廷那一边了。”

    “不奇怪,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出手。”

    “西域和剑南来一盟军即可动手。”

    如今魏无忌来了,魔宗大祭司心里已经基本有了底。

    可以说只要再来一个盟友他们的胜算就会高过大周一边,不管山长站队与否。

    “那好,我等。”

    魏无忌冷冷道。

    …

    …

    “东越剑圣来了。”

    钦天监内,袁天罡叹了一声。

    他的身份很特殊,既是道门天师也是钦天监的监正,所以他的决定也会直接影响两大势力。

    之前他已经答应显隆帝出手,现在自然不可能再反悔。

    何况山长也已经明确表态不会置之不理,如此袁天罡便更不会有顾忌。

    只是魏无忌的到来多少有些让他感到担忧。

    魏无忌乃是天下唯一可以和山长掰掰手腕的人。

    虽然袁天罡更相信山长一些,可是毕竟此先二人从未正式交手过,打起来还真的不好说。

    “东越剑阁这次真的是把脸都丢尽了。”

    李淳风也在吐槽:“以前我还以为东越剑圣是个有追求有格局的人,现在看来不过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魏无忌和显隆帝有家仇这件事整个江湖几乎都知道,可李淳风没想到魏无忌会把家仇和国恨混合在一起。

    “现在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我们要做的便是尽可能的扎好篱笆,等着他们来冲。”

    大周势力如今最大的优势就是所谓的主场优势。

    依靠着长安城这座坚城和强大的符阵和对手周旋,以阵地战来不断的消耗对手。

    如果在城外野战,大周方面的胜算真的不高。

    “哎,师父,徒儿就是觉得这样有些憋屈。”

    李淳风愤愤不平道。

    这种感觉很奇怪…

    就像是…

    就像是做缩头乌龟。

    现在这样倒也罢了。

    若是对方真的来攻,派人来到城门前叫门骂战,难不成他们还高挂免战牌吗?

    “憋屈什么,为师跟你说过多次了,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袁天罡背负双手踱起步来,眼神之中满是忧愁。

    “长安粮价一案,端是让为师看出了很多端倪。这城中之人跟朝廷未必是一条心。便是朝廷内估计也是分为两派,主战和主和派分庭抗礼,谁也无法说服对方。”

    “什么!您的意思是朝中还有人主和?”

    事到如今,李淳风简直不敢相信朝中还有人主和。

    别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就差骑在你的头上拉屎了,就这都忍得了?

    李淳风实在无法理解。

    “主和派认为能够用银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袁天罡好歹也是钦天监监正,是朝廷命官。

    在他的打听下朝中主和派的势力和呼声还不小,显隆帝一开始是坚定的主战派,但在主和派的不断影响下近期态度也出现了软化。

    这让袁天罡十分担忧。

    其他人的态度如何根本无关轻重,关键在于显隆帝。

    只要显隆帝自己不犯蠢,大周就绝对不会被敌军占便宜。

    但若是显隆帝自己就先犯怂了,那举朝上下肯定按照他的意思来办。

    到了那时魔宗方面肯定会提出十分苛刻的条件,若是大周朝廷同意便是丧权辱国,若是不同意想要再战士气也泄了不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