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温暖的冰冷的(4000字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七十九章 温暖的冰冷的(4000字二合一大章)

 热门推荐:
    时至今日,赵洵有些明白了。

    有一群可爱的师兄师姐们是一种幸福的烦恼。

    获得安全感旳代价便是你必须时时刻刻陪伴着他们,哪怕遇到再无语的问题你也得作答。

    为此耗费大量的精力,需要大量时间来恢复,都是成本啊。

    可是眼下不是算计成本的时候,书院现在是赵洵最大的凭靠,他必须紧紧抱住师兄师姐们的大腿。

    至于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那边嘛自然也是要分精力的。

    符术本就不是赵洵的擅长,他更加需要时间来练习。

    如此赵洵花在衙门上的时间就得削减。

    所幸的是最近也没有什么大案要案要办。

    赵洵离开不良人衙门的时候,有旺财和贾兴文帮忙盯着,赵洵也是放心的。

    不过这日他离开不良人衙门,既不是为了去见书院的师兄师姐们也不是为了见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而是为了见他的心上人。

    齐王府如今跟长安城一样是戒备森严。

    有了燕王的前车之鉴,齐王府里里外外满是修行者护卫。

    若是遇到可疑之人,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当即拿下。

    当然赵洵不属于可疑之人。

    齐王府的护卫早就熟悉了这位长安城中红的发紫的贵人。

    赵洵有极大的可能在未来成为齐王的女婿。所以齐王府上下恨不得都卖力的舔起赵洵。

    “赵小公爷来了,快里面请。”

    门房见赵洵来了,连忙笑着把赵洵迎了进去。

    “您是来找县主殿下的吧?”

    “嗯,县主殿下现在可在王府之中?”

    “在,在。小人带您去。”

    …

    …

    “坏赵洵,死赵洵。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不会移情别恋了吧?”

    永和县主李太平望着面前的一池春水,却是心情很差。

    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怀春绝对是痛苦无比的事情。

    想到情郎心中便是一阵悸动。

    求而不得的感觉直是把人磨死了。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句听起来有道理,可真正有几人能够做到呢?”

    李太平叹息一声道:“赵郎,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女孩子的心思啊。”

    “县主殿下,县主殿下!”

    便在此时李太平见贴身丫鬟朝她跑来,蹙眉道:“发生什么事了?”

    “是赵大人,赵大人来了。”

    “什么!”

    李太平当然不会去考虑这个赵大人是谁。

    一定是赵郎无疑!

    李太平急不可耐的起身,一路向外迎去。

    她走到月门的时候差点和迎面而来的赵洵撞个满怀。

    “赵郎…你来了。”

    李太平心中小鹿乱撞,微微垂下头去紧紧咬着嘴唇。

    “太平几日不见你瘦了。”

    赵洵伸出右手微微抚摸着李太平的面颊,有些心疼的说道。

    “还不是…”

    话到嘴边李太平却觉得有些说不出口。

    “还不是想你想的。”

    最终李太平还是鼓足勇气说出了心里话。

    “唔,那是我的错。我把精力都放到衙门上了,忽略了你的感受。让我好好补偿你。”

    赵洵一把抓住李太平的手,满是深情的说道:“等击溃了北方蛮族和魔宗,我就叫爹爹正式向齐王殿下提亲。”

    “什么!”

    李太平吃了一惊,整张脸都涨红了。

    “怎么这么突然,人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赵洵之所以突然对李太平提及此事,其实是受到了旺财的刺激。

    旺财这人别看平日里没个正行,但遇到大事还是能够拎得清的。

    旺财比赵洵小个几岁,如今都已经订婚了,赵洵可不能落后太多。

    “我们之间的事不就差最后这一步了吗?有什么突然的?”

    赵洵含情脉脉,柔情似水的说道:“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太突然了…人家还没有准备好。”

    李太平却是有些慌了,她当然相信赵洵是对他一往情深,真心实意的。可问题是这太突然了。

    李太平虽然隐隐有些期待完婚,可总得有个缓和的过程。

    “唔,看来是我太急了?”

    赵洵着实有些摸不清楚头脑。

    女孩子的心思简直太难猜了,比变脸还要快。

    “倒也不是急。就是…”

    “…”

    见李太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赵洵彻底无语了。

    妈呀,饶了我吧,有什么事不能直接说吗?

    他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何必这样欲言又止呢?

    “哎呀算了不说了。”

    李太平别过身去径直扣着手指,留给赵洵一个后背。

    赵洵人麻了。

    看来不管在什么时代撩妹都是一个技术活。

    要想成功泡到妹子,学一本爱情宝典是必须的。

    …

    …

    二人在亭中相继坐下,一边向池中锦鲤投喂,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赵郎你说我们能挺的过这一次吗?我印象中长安城从来没有如此长时间的戒严过。看来这一次是真的遇到大麻烦了。”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眼下赵洵没有办法具体向李太平保证什么,但他可以让李太平心安。

    长安城有十几万大军拱卫,有这么多修行者守护,岂是草原蛮子随意欺凌的。

    “方才你对我说,待长安城脱困后便向我父王提亲,是真心的吗?”

    “当然是真心的啊。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你懂得。”

    见李太平主动把话题往这个方向上引,赵洵连忙接道:“当然你若是还没有准备好,就当我没有说过。”

    “不,我准备好了。我刚刚,我刚刚只是一时有些…”

    李太平面色潮红,呼吸急促。

    但越是如此,越是让赵洵心动。

    事实上李太平真正吸引他的地方也正是这些细节。

    一颦一笑毫不做作,追随本心而为,跟着心走真好。

    “父王那里应该不会设卡,就是皇爷爷那边不大好说。”

    赵洵蹙眉。

    又是显隆帝那厮?

    显隆帝这个不做人子的狗皇帝不会这种时候还要来坏他好事吧?

    真就是一生之敌?

    “显隆帝…哦不陛下那边应该不会阻止的吧?”

    赵洵双手一摊道:“我们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我应该配的上你吧?难不成陛下以为莪的身份辱没了宗室女?”

    “瞎说,哪有!”

    李太平这下不干了。

    “我不许你这么辱没自己。”

    这天下虽然姓李,却是皇帝与贵族共治天下。

    而国公已经是贵族中除王爵外的第一等。

    大周没有异姓王,如果齐王对赵洵的国公世子身份不满意,难不成还能从自家亲戚里找个女婿?

    “哈哈,看来太平还是在意我的。”

    “唔…”

    李太平垂首,竟是有些害羞。

    赵洵陪着李太平聊天聊地聊风花雪夜,时间过得是相当快。

    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天色渐暗。

    赵洵依依不舍的起身道:“我得回衙门了。”

    “赵郎…”

    “别担心,过几日我就来看你。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嗯…”

    …

    …

    从齐王府出来后赵洵直奔不良人衙门,却在回衙门的路上遇到了青莲道长吴全义。

    “恩师?您怎么在这?”

    “乖徒儿,你没发现这城中的大阵变弱了许多吗?”

    “呃…”

    赵洵心道他还真的没有发现这变化。

    恩师虽然已经开始教他符阵术,可是赵洵目前只学到了一个皮毛。

    加之他修为境界较低,目前尚无法感知到长安符阵的变化。

    但是恩师吴全义就不一样了。

    恩师是二品修行者,又是道门中人。

    他对于符阵的变化极为敏感,若符阵真的变弱,恩师一定能够在第一时间就感应的到。

    “所以,恩师觉得是什么原因?”

    “自然是城中有人在暗中破坏。”

    青莲道长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个人是魔宗中人?”

    “八九不离十。”

    “所以长安城中的魔宗暗棋还没有被清除干净…”

    “当然…”

    师徒一番对话,赵洵心情已是沉重了不少。

    按照现在的情况,长安城中魔宗人士的数量远远多于他的想象,照这样下去,想在短时间内把这些暗棋全部拔除是不可能的了。

    届时开战,城中必定起火…

    “这些家伙在破坏符阵,届时开战他们肯定会竭尽所能的破坏。”

    赵洵愤恨的攥紧了拳头。

    如今他对于魔宗的痛恨已经到达了顶点。

    因为魔宗的目标不仅仅是显隆帝,不仅仅是皇室、贵族。

    他们还将魔爪伸向了手无寸铁的百姓。

    这是赵洵的底线,他绝对不能接受。

    “恩师,符阵能够修复吗?”

    “当然。符阵是人设立的,当然能够修复。即便没有这些魔宗修行者人为破坏,经年累月的也肯定会有耗损。”

    稍顿了顿,吴全义接道:“但是首先你要找到大阵被破坏的地方,之后才能针对性的修复。”

    “唔…”

    果然,难点在这里。

    敌在暗,我在明。

    敌人是先出手的,赵洵等人只能被动的响应。

    这就慢了一步。

    若还不能精准的确定被破坏的大阵位置在哪里,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更难办了。

    “所以恩师你这段时间一直在长安城各大街道游荡就是为了找出符阵被破坏的地方并修复之?”

    “是的。”

    吴全义点了点头。

    “有什么徒儿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虽然知道自己道行尚浅,但赵洵还是希望能够帮上一些忙的。

    “如果你真想帮忙的话就通知不良人在到各大坊市的阵点进行观测。看看有没有出现损耗。”

    “好,我这就去办。”

    长安城这么大,靠恩师一个人检查符阵损耗得到什么时候。

    人多力量大,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总归是好事情。

    …

    …

    “贾大哥,旺财通知下去叫衙门里的人都到各大坊区的阵点观测,看看符阵有没有出现损耗。”

    “啊,明允兄你这是要做什么?”

    旺财却是一脸诧异。

    “我回衙门的路上遇到了恩师,恩师说最近守护长安城的大阵出现了较严重的损耗,应该是有人故意破坏。”

    赵洵忧心忡忡的说道。

    “嘶…”

    小胖子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看来多半是魔宗修行者了。”

    “不错。”

    赵洵也很无奈。

    “我们现在能做到的就是尽可能找到被破坏的部位然后修补。光靠恩师一个人实在是太慢了。所以我想发动全部不良人。”

    “咳咳…”

    贾兴文算是听明白了前因后果。

    “但是明允你想明白一点没有,这其实不是不良人的本职工作。你现在根基尚浅,那几个紫袍不良人本就对你不满。若是他们借题发挥,对你各种攻讦可该如何是好?”

    赵洵其实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

    他一直隐忍不发确实是顾忌到那几个老牌紫袍不良人。

    但是现在他不会再担心了。

    只见赵洵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张纸来。

    “这个是不良帅冯大人从沙洲利用传送术传来的亲笔信。信中冯大人明确了我的职责。我现在就是经过朝廷和冯大人认可的代理不良帅。那几个人老老实实的倒也罢了,他们若是不老实,想要搞小动作,那就不要怪我不念同僚情分了。”

    赵洵眼眸中闪过一抹厉色:“我从来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谁要是惹谁,我就干谁。往死里干。”

    经过这快一年的历练,赵洵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在朝为官一定不能怂。

    若是让人以为你是软柿子,对方就会得寸进尺,拼命的占你便宜。

    朝堂和自然界是一样的,都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认怂就等于认输。

    要想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所珍视的人就必须要学着变得强势。

    “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们一定全力支持你。不过你也不要一下就把冯大人的那份手书拿出来,可以先看看谁有野心。”

    贾兴文在不良人中待的年头要比赵洵长很多,对于不良人衙门里复杂的人际关系更为清楚。

    他其实大致能够猜到有谁会跳出来对赵洵使坏。

    但是清楚是一回事,真正确定又是另一回事。

    毕竟能够混到高位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这些家伙就像是毒蛇,平日里会很好的隐藏自己,只有需要致命一击的时候才会吐出信子,凶狠的咬上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