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抄家富商(4000字二合一大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抄家富商(4000字二合一大章)

 热门推荐:
    长安城囤货居奇,哄抬粮价的案子赵洵仍然在查。如今已经暂且有了个眉目。

    不得不说旺财办事的能力着实是强,影响力也着实是大,很快就拿到了第一手的信息。

    “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一开始我以为是那几个大家族在搞事情,但现在看来几乎长安所有的粮商都有参与…”

    “除了你们潘家?”

    “当然,除了我们潘家。不能为富不仁,这可是我们的家训。”

    旺财拍着胸脯说道。

    “那就好。”

    赵洵长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最惧怕的事情就是此案牵扯到了潘家。

    毕竟他和旺财的关系那么好,要是因此而起了冲突,那可是得不尝失了。

    “所以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动手?”

    旺财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问到了点子上。

    如今问题确实有些棘手,如果直接进场拿人倒是干脆利落,只不过如此一来恐怕会引起骚乱。

    那些粮商没有一个省油的灯,仓促动手只会引起他们的强烈反抗。

    “除非我们手中攥着十足的证据,不然不好直接拿人。”

    赵洵摇了摇头道:“有什么办法能够拿到证据?”

    “这证据可不好拿。”

    旺财一时间也有些犯难。

    毕竟这件事和别的事情不一样,囤货居奇要想定罪,就必须潜入到这些商人宅邸中。

    只有进入到他们旳仓库里才能弄清楚他们究竟囤积了多少粮食。

    “要不明允兄,你求书院的师兄们帮帮忙?”

    “书院?”

    旺财的这个提醒还是很到位的,算是点到了点子上。

    “六师兄倒是精通土遁之术,可以一试。”

    六师兄卢光斗擅长堪舆风水,而风水术免不了要掘土。

    六师兄土遁是一把好手,当初在书院的时候赵洵就领教过。

    当时六师兄为寻文脉不惜掘地三尺,一路掘土掘到了二层楼竹楼。

    那是山长的居住所在。

    这足以说明一点,大周文脉在书院,书院文脉在山长。

    山长才是天下读书人的心系所在。

    不过这些眼下不是赵洵的关注重点,他关注的是六师兄的土遁技术。

    只要掌握了这项技术,想要潜入这些富商家里就不是难事。

    赵洵当然也可以飞天进入宅子,可这样一来无法取到富商们的罪证。

    但有了地道就不一样了。

    可以让六师兄直接把地道挖到这些富商的粮仓里。

    “旺财我这就去给六师兄送信。”

    如今出长安城自然是不可能了,所以赵洵想要去找恩师吴全义,请他老人家再动用一次传送术,告知书院六师兄,来到长安帮他这个大忙。

    相信六师兄不会拒绝,以六师兄的实力来到长安也不是什么难事。

    …

    …

    终南山,浩然书院。

    “山长,小师弟这次叫我去长安城,不知道是有什么要事。”

    卢光斗在接到青莲道长传送术传来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向山长汇报道。

    “你想去就去吧,为师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

    山长轻轻捋着胡须,悠悠说道。

    见恩师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卢光斗笑道:“在我心里您就是神仙。”

    “呦呵,老六啊,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跟你小师弟一样油嘴滑舌了。”

    “徒儿说的都是心里话。”

    卢光斗毕恭毕敬的行了一记叉手礼。

    “你啊,去吧去吧。你小师弟不会害你的。”

    山长苦笑着摇了摇头。

    卢光斗心中一阵狂喜:“多谢山长,那徒儿便去了。”

    …

    …

    卢光斗虽然修行境界不如大师姐、二师姐和三师兄,但好歹也是书院老六,底子摆在这里,不可能差到哪里去的。

    却说他背上背篓,御剑飞行直接飞进了长安城。

    长安城虽然有禁制,但禁制对书院弟子无效,卢光斗可以随意出入。

    卢光斗之前也是来过长安城的,一路摸到不良人衙门,见守备森严便自信的迈步上前自报家门。

    “在下书院弟子卢光斗,要见你们赵洵赵大人。”

    不良人衙门的守卫一听卢光斗是书院弟子,立刻恭敬道:“先生请稍候,我去通禀一声。”

    卢光斗也是不恼,静静的在当场等着。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赵洵却是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

    “六师兄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赵洵快步冲向前和卢光斗来了一个熊抱,兴奋道:“六师兄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你永远可以相信六师兄!”

    “咳咳,差不多行了。小师弟这么多人看着呢…”

    卢光斗直是觉得有些尴尬,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好好,我们里面说。”

    …

    …

    不良人衙署,如今赵洵已经有了自己的单间。

    虽然比不了不良帅冯昊,但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提升。

    “来六师兄坐。”

    赵洵招呼卢光斗坐了下来,随后为卢光斗倒了一杯热茶。

    “六师兄喝茶。”

    卢光斗接过茶杯微微抿了一口,眯着眼睛道:“你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就别大献殷勤了,我们都是师兄弟,直接打开窗户说亮话就好。”

    “嗯六师兄说的极是。”

    赵洵淡淡道:“这次请六师兄来,主要是希望六师兄能够帮助我们打一条地道,哦不止一条,恐怕得很多条。”

    赵洵知道他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是眼下他只能依靠六师兄了。

    他可怜巴巴的望着六师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blingbling的。

    “呃,这个嘛,确实有些难度。”

    卢光斗挠头道。

    若只是挖掘一条地道的话其实并不费事,但要在短时间内挖掘出多条地道怎么看都是一件费力无比的事情。

    “或许可以多叫几個人来?”

    卢光斗试探着问道。

    “这个简单,不良人衙门里的人我都可以差遣。”

    赵洵拍着胸脯道:“您就只管吩咐,剩下干活的事大可以交给他们。”

    赵洵请六师兄来肯定不是干苦力的,他保证总体的工程质量就好。

    “既如此,择日不如撞日,今夜就开始好了。”

    卢光斗对赵洵那是充分的信任,都没有问缘由就径直说道。

    …

    …

    挖掘地道是个体力活,也是技术活。

    地道的入口和出口必须要隐蔽,不能轻易被人发现,地道的宽度和高度也必须要合理,因为要有大量人进入地道搜集罪证,并把这些罪证转移出来。

    不得不说六师兄绝对是挖掘地道方面的行家,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赵洵是真的服了。

    术业有专攻,六师兄在这方面绝对算的上是翘楚。

    “六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再等一等。地道如今是挖掘好了,不过要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动比较合适。”

    卢光斗托着下巴思考片刻:“这些富商家里应该有不少的护卫吧,所以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一些比较好,你应该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吧?”

    “那是自然。”

    …

    …

    夜半三更,正是百鬼夜行的时间。

    六师兄卢光斗命人从不良人衙门挖到富商谷家的地道早已挖好。

    由于挖掘地道的人都是修行者,所以挖掘的速度很快,整体也不是很费力。

    “可以开始了。”

    卢光斗给出信号,赵洵等不良人便依次跳进了地道之中。

    “地道里空间很窄,小心一点。”

    赵洵走在前面,不时提醒身后的人。

    六师兄卢光斗负责殿后。

    若是有什么突发事件,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就作出应对。

    “大家尽量跟的紧凑一些别掉队。”

    赵洵的经验很丰富,知道这种时候最关键的就是不要掉队。

    只要不掉队,就不会出问题。

    …

    …

    当赵洵第一个从地道之中冒头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空旷的院子里。

    这院子足够大也足够空旷,四周种植了一圈绿植。

    “都出来吧,没有危险。”

    这个院子乃是谷家囤积粮食粮仓的所在地,一般来说晚上都是大门紧闭,严禁人出入的。

    赵洵让六师兄准确定位谷家粮仓的位置,随后一口气挖掘地道挖了过来。

    精准对接,分毫不差。

    不良人陆陆续续的从地道里钻出,赵洵静静的等着,直到六师兄卢光斗钻了出来,赵洵才松了一口气。

    “六师兄我们现在要把粮食搬出去,这些都是他们囤积居奇的证据。朝廷明令禁止囤积粮食,他们却明知故犯,罪无可恕。”

    赵洵要把这桩案子办成铁案,自然就得攥着足够多的证据。

    “好,那就开动吧。把声音都压低一些。”

    对修行者而言消声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把真气逼出附着在身上,就能消除掉绝大多数的声响。

    剩下的微弱声响若非是修行者也是听不到的。

    不良人的行动效率是相当高的,很快就开始搬运粮食。

    赵洵见到粮食堆积如同小山的那一刻,直是惊讶的无以复加。

    “这么多的粮食,便是县仓府仓也不过如此吧。”

    都说商人富可敌国,赵洵如今算是体会到了。

    如今粮价被吵的那么高,粮仓里堆积的哪里是什么粮食,分明就是金子啊。

    “这些家伙当真是为富不仁。将士们在拼命,他们却想着发国难财。”

    “先把这些证据搬回去。只要证据在我们手中,我们就占据了主动。”

    …

    …

    一夜之间不良人搬空了谷家为首诸大粮商的仓库。

    顷刻之间不良人衙门被粮食堆积的犹如太仓。

    赵洵甚至觉得太仓中的粮食可能都没有这么多。

    “现在证据确凿。这些粮食的粮袋上都打着这些粮行的标记,朝廷若是复查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想不到啊,他们的心竟然这么黑。”

    旺财紧紧的攥住了拳头,恨声道。

    “我这便入宫一趟,禀报查案结果。”

    “好,明允兄你尽管放心去。这里就交给我,我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

    旺财拍着胸脯保证道。

    …

    …

    大明宫,紫宸殿。

    显隆帝气的浑身发抖。

    “这帮畜生…”

    见显隆帝如此震怒,赵洵心中竟隐隐有些快感。

    当然他不好表现出来,毕竟这是名义上大周的至尊。

    面子还是要给的。

    “陛下,经过臣的追查一共有五十七家粮行涉及囤货居奇。如今他们囤积的粮食皆在不良人衙门里。铁证如山,他们抵赖不了。”

    赵洵刻意顿了一顿,想要看看接下来显隆帝有何反应。

    见显隆帝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赵洵接道:“陛下,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

    显隆帝听了这话果然下定决心:“传旨抄家。”

    稳定粮价是他现在必须要做的。

    若是粮价不稳,则会人心惶惶。

    若是人心惶惶,则这场仗大周凶多吉少。

    …

    …

    内卫、金吾卫、五城兵马司一齐出动,奉旨抄家。

    他们抄家的对象便是京城之中的富商。

    这些富商的罪证皆在不良人衙门,故而这些有司衙门执行的很坚决,无论这些富商如何哭天抢地他们都不为所动。

    除了囤积的粮食,他们还在粮商的家中抄到了无数金银。

    一时间鸡飞狗跳,混乱不堪。

    “赵大人这次多亏你了。”

    “是啊赵大人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出风头了。”

    “我们不良人能这么风光多亏了赵大人啊。”

    “唯赵大人马首是瞻!”

    一众底层不良人纷纷向赵洵表起了忠心。

    这非但没有让赵洵觉得高兴,反而引起了他的担忧。

    因为冯昊在给他写信的时候还着重强调了叫他小心衙门里的三个元老紫袍不良人。

    如今赵洵确实是大出风头,可这会让本就嫉妒无比的三位元老更加嫉恨。

    其实赵洵也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

    混了这么多年资历好不容易混到了现在的官职,可谓是大有前途。

    可突然空降了一个年轻人,要压在他们的头顶上,换做是谁也接受不了啊。

    这不是时间能缓和的,也不是谁劝说能够避免的。

    涉及到了利益关系,涉及到了核心利益,便是不死不休的。

    不是他们干死赵洵,便是赵洵踩着他们上位。

    没有其他的可能。

    赵洵现在只是希望暂时搁置争斗,把精力都用在对抗外敌身上。

    等到解决了外部矛盾,再腾出手来清理门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