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青莲道长的发现(4000字二合一大章,第一更!)

第二百五十六章 青莲道长的发现(4000字二合一大章,第一更!)

 热门推荐:
    阿史那倬麾下的北方蛮族充分展现出了身体里的狼性,抵达京畿道不足十数日,他们就将整个京畿道地区搅合的天翻地覆。

    百姓也好,府兵也罢,皆不是他们的对手。

    不过当草原蛮族的骑兵选择进攻终南山时他们发现自己做错了决定。

    “可汗,这终南山周遭似乎有禁制”

    阿史那倬的亲兵在一番侦查之后给到了这位草原蛮王一个十分绝望的答案。

    虽然草原蛮族和魔宗之间关系十分不同寻常,但并不是所有的草原蛮族都能成为魔宗,更不用说成为魔宗祭司了。

    这其中血脉固然极为重要,但资质、运气一个也不能少。

    如今魔宗虽然一同随草原蛮族大军南下,可基本都留在了距离长安城五十里的北坡塬上……

    用他们的话说,那里长安大阵散发出的气息最弱。

    身为魔宗修行者,这些祭司天然惧怕长安城大阵散发出的至刚至阳气息。

    而这终南山散发出的至刚至阳气息似乎一点也不比长安城弱。

    这让阿史那倬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要知道长安城之所以散发出那么强的气息,不仅仅是因为那座大阵,而且是因为有无数的人。

    两百万数量的人共同组成了长安城特有的气质,其散发出的至刚至阳气息,与其说是这座城的气息,不如说是这些人散发出的气息。

    可终南山不一样啊。

    阿史那倬实在无法想象,终南山为何散发出这么浓厚的气息。

    要知道终南山上隐居的人虽多,可加在一起也不过是长安城中人数的零头。

    而至于说终南山周遭有禁制这就更加令人难以理解了。

    莫非这终南山之中隐居着高人?

    仔细想想,阿史那倬便感到一阵恐惧。

    身为白狼的子孙,阿史那倬骨子里愿意相信这些神幻之说。

    大祭司曾经说过,长安城附近有一处洞天福地,强大的浩然书院便隐藏在这块洞天福地之中。

    莫非大祭司口中的洞天福地就在这终南山?

    阿史那倬虽然对于大周的历史不太了解,可也知道中原人尤其是京畿道人有隐居于终南山的习惯。

    具体来说,就是有不少隐士选择到终南山之中进行隐居。

    究其原因,很可能并不是寄情于山水,而是看重了这座山所散发出的强大气韵。

    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这气韵显得十分重要。

    有的时候修行差的就是那一口气,若是那口气咬住了,再得机缘很可能一飞冲天。

    可若是那口气没有咬住,便是耗费再长的时间,便是耗费再多的力气也是无济于事。

    “下令撤兵吧。”

    本来阿史那倬还打算进到终南山之中劫掠一番。可现在看来他也只能放弃这个想法。

    大军遇到了禁制,且不说能否顺利进入终南山中。即便他们侥幸能够进入到山中,也势必会面临许多未知的危险。

    这让阿史那倬感到无比的恐惧。

    与其面对这些未知的恐惧,不如竭力的避开

    恩师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当青莲道长把重要线索告知赵洵时,赵洵心中如是想道。

    对赵洵来说,显隆帝这个不做人子的狗皇帝就是他如今最大的顾忌。

    显隆帝命他追查燕王被刺一案,如果他迟迟未能得到结果追查到凶手,他真不知道该如何给显隆帝交代。

    而如果他无法给显隆帝一个交代的话,天知道显隆帝会如何借机打压赵洵。

    赵洵明显能够看出,显隆帝是看他不爽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发作的机会罢了。

    “恩师, 如果线索真的在东市之中, 我只能说这个刺客实在太懂得伪装藏匿了。”

    所谓大隐隐于市, 富贵险中求。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如今草原蛮族大举南下,气势上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这种时候长安城又是戒严,不能进出。

    长安城中肯定是人心惶惶。

    要想最大程度的影响人心, 东西两市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这里不仅人流量极大,而且鱼龙混杂。

    相较于西市, 东市还有一个优点, 那就是这里的铺子都是长安权贵的产业。

    背靠大树好乘凉, 几乎没有人愿意得罪东市的商家。

    因为这些商家背后弄不好就是亲王、郡王、国公、侯爷。

    在弄清楚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之前,贸然进场动手, 终归不是一件稳妥的事。

    刺客应该就是利用了这点,利用了长安城中人们的心理,竭尽可能的隐匿行踪。

    “可怕。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赵洵仔细想了想, 刺客隐匿在东市还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极力的蛊惑人心。

    这里人流量极大, 如果散播谣言, 传播的速度极快。

    而人都是容易盲从的,一旦大范围的形成传播链, 短时间内是无法消除影响的。

    到时再从东市进行辐射扩散,用不了多久一百零八坊很快都会笼罩在谣言和恐惧之中。

    “这个刺客很懂得人心啊。”

    赵洵感慨道。

    这种才是真正的高手,不仅杀人还要诛心。

    “恩师, 东市虽大,可相较于长安城, 范围已经缩小很多了。我们接下来只要在东市大范围的进行搜寻,一定能够把他揪出来。”

    “那可不行。”

    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摇了摇头道:“此人修为品级不低, 又极为擅长隐匿之术。如果我们大范围搜寻,他势必能够察觉。届时他再进行转移, 我们再想抓到他就难了。”

    “那怎么办?”

    “不能明察,自然只能暗访了。”

    啧啧。

    赵洵心中暗道妙啊。

    “暗访的话只能借助不良人了。”

    不良人的暗桩散布在长安城一百零八坊。

    东市之中自然也有不少。

    “嗯,就按照你们的方式做好了。不过切记一定不能声张,若是打草惊蛇就不美了。”

    “恩师放心好了,我们不良人办案有自己的规矩。不能声张的时候一定会竭力低调行事,绝不会让人察觉到。等到他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四面布下天罗地网了。”

    …

    …

    赵洵确实有这个自信。

    作为不良帅代理人, 赵洵如今手中掌握极大的权力。

    可以说理论上长安城中所有的不良人他都可以调动。

    当然,那些刺头除外。

    赵洵空降成为代理不良帅,那几位绯袍不良人肯定心中十分不满。

    当然赵洵也没有指望能够调动的了他们。

    只要底下的兵肯冲锋陷阵就好了。

    赵洵下令之后,隐藏在东市之中的不良人立刻进入了活跃状态, 开始四处搜查。

    当然这种搜查是暗中进行的,不会影响到东市商户的正常生活经营。

    与此同时赵洵也没有闲着,开始着重阅览关于东市商户的卷宗。

    东市的商户的资料都进行了严格的记录,以供官府随时调用。

    这份资料每个月更新一次,可以说刺客若是想要隐匿,就必须在一个月前就提前隐藏在东市之中。

    而如果他是刺杀燕王之后才来到东市躲起来的话,时间上显然来不及。

    只要赵洵能够捕捉到这个差异性,就能顺其自然的将刺客揪出。

    …

    …

    这是颉利古与娜拉在长安城中的第一次见面。

    事实上二人虽然都是草原蛮族,但在此之前也就见过两次,都是在茫茫的漠北大草原上。

    “你这次任务执行的很不错。”

    颉利古点了点头,对娜拉称赞道。

    “燕王府戒备森严,你是怎么得手的?”

    “戒备森严又如何,我只要投其所好就能轻松的混进去。”

    娜拉冷笑一声道:“那厮就是个色中厉鬼,我只要牺牲一下就能让其色令智昏。”

    “辛苦了。”

    颉利古喉咙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声响,随即一个幻化出来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头上。

    此刻颉利古的声音完全被替代,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是大祭司…参见大祭司。”

    娜拉立即单膝跪倒在地,以极为虔诚的姿态恭敬道:“不知大祭司何时会进入长安城。”

    “还不是时候。”

    大祭司满是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

    “等到西边和南边逼近,才是我现身的时候。”

    一直以来大祭司都是属于巫师范畴。

    他们并不擅长近战格斗,而是善于使用咒术。

    咒术需要时间,需要距离。

    施法时间越长,距离越远,咒术的威力也就越大。

    这一点和妖兽的上古巫术如出一辙。

    甚至连南蛮巫蛊师的巫术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魔宗大祭司咒术的变种。

    或者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巫咒之术只有一种,后面才分的家。

    “西域有都护府坐镇,西域诸部要想在短时间内突破防御是不可能的吧?”

    娜拉对此多少有些怀疑。

    她倒不是不信任西域诸部,实在是大周在西域布防的兵力太能打了。

    而草原人的战斗力意志力都不是西域诸部能比的。

    西域诸部之所以能够存续至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佛门。

    西域佛门脱胎于密宗,乃是与中原佛教迥异的存在。

    正是靠着西域佛门的支持,西域诸部才能和安西都护府分庭抗礼至今。

    “此一时彼一时。”

    大祭司威严的声音让娜拉相信西域诸部还是有希望的。

    “安西都护府内耗严重,一个冯昊,区区二品改变不了什么。”

    在大祭司的眼中,二品也不过就是蝼蚁。

    “那南边呢?巫蛊师…”

    娜拉对于南蛮显然较为看好,大概是因为很久之前北蛮和南蛮是一家吧。

    既然是同宗同源,自然要亲近一些。

    哪怕日后分了家,这份情分也不可能完全消失。

    “巫蛊师也会来。”

    大祭司不疾不徐的说道:“所以,届时我们一定合力拿下长安。”

    不对…大祭司似乎漏掉了什么…

    娜拉感到少了些什么,拼命去想。

    良久之后她近乎本能的问道:“是东边,东海妖兽国和东越国呢?他们不是也答应要加入战斗吗?”

    娜拉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北方蛮族。

    在她的理解中既然答应了就要竭力做到。

    不然诺言的意义何在?

    信然如一诺,五岳倒为轻。

    这是中原人最喜欢说的话。

    娜拉觉得很有道理。

    “东海妖兽国估计来不了了。”

    大祭司叹息一声,声音里满是疲惫。

    “他们提前动手袭扰东南犯了大忌。”

    “当时大周往东南沿海派驻了不少修行者,其中便有书院和道门的影子。山长的分身幻像亦曾出现,妖兽国惨败,损失极为惨重。”

    稍顿了顿,大祭司接道:“所以它们可谓是元气大伤,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了。”

    “至于东越剑阁…”

    大祭司话锋一转道:“他们应该在观望。剑圣魏无忌两入长安城却铩羽而归,无非是顾忌山长。山长一日不出手,他怕是一日不敢现身。”

    娜拉闻言心中直是腹诽不已。

    都说东越剑圣很无敌很傲气,可这么看来其实就是一个胆小鬼。

    “也就是说,这个魏无忌是在捡漏。”

    “也可以这么说。”

    大祭司缓缓道:“我觉得他最终还是会来的。他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但是一定是我们和大周军队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他才会来,以此浑水摸鱼。”

    大祭司很清楚,这天底下的顶级强者一共只有那么几个。

    彼此都在算计,无非看谁算计的更透彻一些。

    “所以,大祭司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娜拉越听越觉得茫然,越听越觉得云山雾罩一般。

    “等着,等待时机。”

    哪怕是大祭司也没有一口吞下长安城的信心。

    只要有山长在,有袁天罡在,有郑介在,长安城就不是一个可以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遵命。”

    既然大祭司如是说,娜拉自然会遵守。

    随即颉利古头顶的幻像渐渐消失,颉利古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刚刚我都说了什么?哦不,是大祭司都说了什么…”

    颉利古虽然知道刚刚他被大祭司附身了,但是并不清楚大祭司究竟说了什么。

    而娜拉是唯一听到方才大祭司说的话的人。

    好奇促使颉利古催问道。

    “大祭司叫我们忍耐,等待盟军抵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