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157章 烂柯棋局(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57章 烂柯棋局(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热门推荐:
    一力降十会。

    赵洵的莽夫棋路对于南宫楚的判断还是造成了极大冲击的。

    战至中盘,双方互相搏杀,大量互换棋子。

    这对赵洵来说无疑是利好。

    要知道,南宫楚的绝对实力远在他之上。

    如果说南宫楚是职业玩家,赵洵顶多算是个业余高手。

    在前期这种差距体现的尚且不明显,可一旦让南宫楚稳定过度中期,后期起势是可以一波将赵洵带走的。

    但一旦中盘战至僵局,双方战损越高,对赵洵越是有利。

    果然打着打着南宫楚心态崩了。

    他好歹也是闻名天下的大国手,若是被赵洵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下赢一盘棋,名声可就保不住了。

    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爱惜自己的羽毛,南宫楚也不例外。

    他乃是半步棋圣,可不能在阴沟里翻船。

    “咳咳,赵小郎君果然棋艺精湛,这盘棋我们和棋如何?”

    赵洵闻言内心直是一阵狂喜。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虽然他棋路够莽,压制力十足,但是后劲不足也是真的。

    只要南宫楚意识到了这点一直苟着扛着,拖到后期他一定可以翻盘。

    只是南宫楚当局者迷,没有意识到这个细节,所以才会提出和棋。

    和棋是什么意思?无外乎就是为了保住面子。

    俗话说的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赵洵是光脚的,输赢无所谓。

    他输了是理所应当,赢了的话可以吹一年。

    南宫楚就不一样了,他好歹是被世人认可的大国手,仅差半步就可以被封棋圣。

    这种时候若是他输给赵洵一盘棋,对于形象是毁灭性的打击。

    和棋虽然也有影响,但可以说是把影响降到了最低。

    对方抛出了橄榄枝,赵洵是接还是不接?

    当然是接了,这还用想?

    但凡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点数,都不会在这种时候拒绝。

    换言之,能够逼平大国手,赵洵同样名声大噪!

    在这个踩人才能上位的时代,能够不伤和气的获得名望,还要啥自行车?

    “如此最好,今日能够领教大国手的实力,赵某三生有幸。”

    南宫楚已经给足了赵洵面子,赵洵也没必要在这种时候让南宫楚下不来台。

    要想混的开,情商还是很重要的。

    “妙哉,妙哉。”

    六师兄卢光斗一直在旁观,见二人选择和棋,连忙出来称赞道:“这一盘棋看的我真是过瘾啊。南宫兄,小师弟,你们当真是棋逢对手啊。”

    赵洵听到这里不由得想翻白眼,心道六师兄啊,说好听点你是棋痴,说不好听你是低情商啊。

    南宫楚能够跟你做朋友,心胸是得有多大啊。

    “咳咳,是啊,赵小郎君是我这一年来遇到的棋技最精湛的人了。”

    南宫楚对赵洵不吝夸赞,让赵洵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说白了赵洵根本没有什么套路,一个字干,三个字就是干。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程咬金的三板斧使出来,把南宫楚打晕了而已。

    “南宫先生谬赞了。”

    赵洵拱了拱手道:“小可侥幸逼平了南宫兄而已。”

    “赵小郎君是个妙人,博弈之道,贵乎严谨。高者在腹,下者在边,中者在角,此棋家之常法。但赵小郎君一反此道,自始至终是无定法的绞杀策略。我落子何处,赵小郎君便紧随其后,端是把我逼得无路可走。”

    南宫楚自嘲道:“宁输一子,不失一先。击左则视右,攻后则瞻前。有先而后,有后而先。两生勿断,皆活勿连。这是我一直信奉的信条,可就是太信奉此条,故而被赵小郎君抓到了破绽。”

    赵洵心道这个南宫楚总结能力还是很强的嘛,不愧是世人认可的大国手。

    虽然方才南宫楚当局者迷,可下完棋后立即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如果现在让赵洵和南宫楚再下一盘棋的话,南宫楚的胜算至少有九成以上。

    当然,赵洵是不可能再接的。

    自取其辱这种事他做不来。

    沉吟一番后,赵洵随口吟道:“棋盘为地子为天,色按阴阳造化全。下到玄微通变处,笑夸当日烂柯仙。”

    赵洵刚刚吟诵完,南宫楚就被震惊的合不拢嘴。

    “赵小郎君这首诗作的真是,真是...”

    他一时想不到一个合适准确的词来形容,直是把赵洵惊为天人。

    赵洵心中美滋滋的,心道你没听过吧?

    这可是西游记里的一首诗,你要是听过就有鬼了。

    赵洵诗词储备丰富,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祭出大杀器。

    当然,如今仅一首诗就足以令南宫楚咋舌。

    “谬赞,南宫先生谬赞了。”

    “刚刚赵小郎君提到的烂柯是什么意思?”

    啊这?

    赵洵愣了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所谓烂柯棋局出自南朝小说《述异记》。

    讲的是: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而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尽烂。既归,无复时人。

    也就是所谓的仙人棋局。

    可赵洵此刻所在的大周朝是一个完全架空的时代。

    南朝并没有出现过,自然也就没有《述异记》和烂柯棋局了。

    南宫楚可以听懂这首诗的前三句,但最后一句着实有些让他费解。

    这倒也正常,如果南宫楚能够听懂烂柯意味,赵洵反而要怀疑他也是穿越者了。

    “这烂柯嘛其实是一棋局...”

    赵洵便把烂柯棋局的典故简单的跟南宫楚讲了一遍,南宫楚直是听得津津有味。

    便在南宫楚意犹未尽之时,赵洵又按捺不住的吟诵道:“仙界一日内,人间千岁穷。双棋未遍局,万人皆为空。樵客返归路,斧柯烂从风。唯余石桥在,独自凌丹虹。”

    这一次,听过烂柯棋局典故的南宫楚感受更加强烈了。

    “烂柯一梦...我终于明白我为何迈不过去最后那半步了。”

    南宫楚感慨道:“我是太看重名利了,唯有放下才能获得。今日万分感谢赵小郎君提点,直如醍醐灌顶一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