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155章 黄州自古繁华(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55章 黄州自古繁华(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热门推荐:
    结束韩州案后,赵洵一行人再度启程。

    自打赵洵介入此案后,韩州刺史梁有年一直表现的很配合。

    但赵洵仔细考虑一番后洵并不打算就此放过梁有年。

    他已经准备好了一份弹劾梁有年的奏疏,准备命人送去京师。

    理由很简单,梁有年也许不算是罪大恶极的那一拨人,但绝对可以算的上助纣为虐。

    若是没有梁有年这个一州刺史的默许,何家也不敢如此为所欲为。

    虽然梁有年没有亲自下场参与开采硝石炸墓盗墓,但身上也担有一定的责任。

    更不用说梁有年还曾经包庇何家,杖责了上衙门为惨死儿子鸣冤的老妪。

    这么看来,梁有年的责任也不算轻。

    赵洵当然知道这天下的官员多半都如梁有年,但他无法容忍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现这等情况。

    所以他上呈了奏疏,将此事交给朝廷发落。

    他虽然是钦差,却无法不奏而斩四品以上官员,而且梁有年的罪行也没到死罪的地步。

    将梁有年交由大周律法去处置吧,他相信梁有年会遭到应有的惩处。

    ...

    ...

    出韩州城,赵洵一行人直奔黄州而去。

    黄州乃是中州水陆转运枢纽,也是人口逾百万的超级大城。

    要知道在大周帝国人口逾百万的城池一共也只有五座,而黄州便是其中之一。

    黄州位于南北交界地带,兼有北方的雄浑壮阔和南方的隽永毓秀。

    北方人的豪迈与南方人的婉约也在黄州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样一座大城自然繁华无比。

    大运河穿城而过,将整个黄州城一分为二。

    各司衙门基本都位于城西,而世家豪族大多住在城东。

    官绅泾渭分明。

    赵洵等人进入城中后,黄州刺史赵骞便率领大小官员前来迎接。

    与韩州不同的是,黄州因为有运河的缘故,还设有漕运总督以及盐铁转运使。

    这两个官员与刺史平级,但各自主管业务不同,所以谁也管不了谁。

    赵洵放眼望去,见数个绯袍官员在冲他拱手行礼,眼神之中满是媚态,不由得感慨官场生态如此真实。

    赵洵与他们说了一些场面话,便带队入住了黄州刺史赵骞给他们准备的别院。

    在黄州他们是要休整一番的。

    一来这一路行来十分的疲惫,二来也可以欣赏一番黄州城内外盛景。

    赵洵见过不少世面,但像黄州城如此繁盛的城池却着实不多。

    赵洵甚至认为,在某些方面黄州城比长安城更有味道。

    “明允兄,我们到了黄州后改乘船,就要舒服许多了。”

    旺财一边吃着精致的糕点,一边喜滋滋的说道。

    对小胖子来说,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骑马,而且是一连骑数日。

    整个身子都快要被摇的散架了,这谁顶得住啊。

    但是坐船就完全不同了,根本不需要使力,只需要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享受两岸风光。

    “江南好啊,从黄州至江南长则半月,短则十日。我们抵达江南的时候正好是三月。”

    赵洵酌了一口茶,喃喃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好诗,明允兄好诗啊。咦,明允兄之前去过江南?”

    旺财赞叹之余立即捕捉到了赵洵话中的关键信息。

    赵洵不免有些尴尬。

    谁说小胖子笨的?这厮明明精得很。

    他嘴瓢差点说漏了馅,连忙往回找补道:“嗯,在梦中去过,我也曾在梦中神游过一番江南。”

    在赵洵看来,古人最奇特的地方就是能够创造意境美。

    神游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原来如此。”

    旺财点了点头。

    “对了明允兄,刚刚书院六先生说想要去拜访一位故人,想要邀你一起去,你看?”

    六师兄?

    赵洵愣了一愣。

    六师兄倒真的是个奇人。

    当年六师兄前往长安,拜在书院山长门下后并没有局限在终南山修行,而是云游四海,游历天下。

    在六师兄眼中,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他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游览遍了大周朝的名山大川。

    北面的荒原,南面的沼泽,西边的高川,东边的沧海。

    六师兄见过太多壮美奇美的风景,遇到过太多妙人。

    这一点让赵洵十分的羡慕。

    人这一辈子受到太多因素的牵制,完全按照自己意愿而活的时间其实很短。

    六师兄是真的活出了潇洒,活出了味道。

    多个朋友多条路,多认识一些人也没有什么不好。

    再说六师兄的朋友肯定没有凡人,赵洵也想要去结交一番。

    “好,我便去陪六师兄见见故人。”

    “唔,明允兄,你去归去,别忘了赶稿子啊。咱们这次去江南时间太久,你多攒点稿子,这样到时我们回到长安,可以来一波爆更,销量肯定要爆啊。”

    赵洵一脸黑线,心道旺财真的是何时何地都忘不了催稿啊。

    罢了罢了,就随他催吧。

    你催归你催,我多更一个字,算我输!

    赵洵硬气的离开了房间,前去找六师兄同行。

    此刻六师兄正在堪舆这院子的风水。

    或许这就是一个专业修行人员的自我修养吧。

    “六师兄,听说你要去拜访黄州城的故人。”

    “小师弟,你来了。”

    六师兄放下手中的罗盘,淡淡一笑:“是啊,当年我游历天下的时候在黄州城着实小住了一段时间,故人可不少。”

    “那这个故人可是佳人?”

    赵洵打趣道。

    六师兄摇了摇头道:“非也,非也,是一位隐世高人,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大国手。”

    大国手?

    赵洵知道在这个时代大国手有两层含义。

    其一是形容围棋下的好的棋手。

    其二是形容以天下为棋盘,纵横无双的政客。

    六师兄口中的大国手是哪一种?

    “六师兄,这位高人是?”

    “便是黄州棋圣南宫楚。”

    唔,原来是前者。

    想来也是,以六师兄如此洒脱的性格怎么可能主动和政客结交。

    “南宫先生棋艺举世无双,小师弟,你要是想学下棋可以多向他讨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