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129章 行宫惨案(第五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29章 行宫惨案(第五更!求订阅,求月票!)

 热门推荐:
    显隆帝将京师节度使会宴的地址选在了南城曲江池。

    曲江池中一大片水域皆是对民众开放,不过也有一部分划归为皇室禁苑,这就是芙蓉园。

    初春之时,显隆帝会带着皇室成员来芙蓉园泛舟游湖。

    芙蓉园中也有皇家行宫,若是显隆帝玩的累了,大可以在行宫中住下。

    但总的来说,显隆帝来南城的机会不多,来芙蓉园的次数就更少了。

    这一次听闻天子即将驾临,行宫中的宫女太监立即开始忙碌的洒扫宫室、庭院。

    显隆帝宴会结束住不住在行宫是一回事,他们准备工作做的到不到位又是另外一回事。

    “都小心一点,把这花盆搬到东边去,这盆栽可千万端仔细了,若是失手砸了仔细你这一身皮!”

    老太监温良一边指挥着年轻的宫女太监们搬运打扫,一边畅想着天子驾临时的盛大场面。

    作为显隆朝的老人,他跟随显隆帝多年,却因为说错了一句话被显隆帝打发到了芙蓉园行宫养老。

    温良当然是没有怪罪埋怨显隆帝的。身为阉人,本就是皇家的家奴,便是显隆帝叫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如今重新得到机会见到天子,温良将使出他的浑身解数讨好显隆帝以希望能够重归大明宫。

    对一位仰皇家鼻息的阉人来说,他们手中的权力完全来自于皇室。

    皇帝看重他们与否,直接决定了他们的前程。

    温良今年虽然已经有五十岁,但觉得自己还没有到养老的时候。

    他要尽可能的争取一切,争取重新得到显隆帝的信任。

    至于那些节度使,温良是感到不屑的。

    再怎么手掌大权,再怎么嚣张跋扈,说到底还不是皇家养的一条狗吗?

    皇帝用的到你的时候给你几分面子,皇帝不用你的时候大可以把你以各种罪名斩杀。

    土皇帝?他们也配?

    温良心中只有一个天,那就是显隆帝。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干爹,大事不好了啊!”

    温良正自做着重回权力中枢内侍省的梦,但听得一个小太监连声急呼。

    他蹙眉扭头去瞧,只见是刘芳这个不知轻重的兔崽子。

    “你在这里瞎咋呼什么呢?懂不懂规矩?现在倒也罢了,若是陛下来时冲撞了圣驾,你便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得!”

    “干爹,非是儿子不懂事。实在是,实在是太恐怖了...”

    刘芳带着哭腔道:“行宫庭院那口井里,那口井里有一具尸体。”

    听到这里,温良心中立时咯噔一声。

    井里有尸体?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要知道这里是皇室行宫,虽然比不了大明宫、太极宫那般戒备森严,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入的。

    行宫里面死了人,这可是顶天的大事。

    莫非是刺客潜入其中?

    不久皇帝陛下就要驾临行宫,这若是出了任何差池,别说是温良这个老太监,怕是行宫所有宫人都要被杖毙。

    “快带我去看看!”

    温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沉声吩咐到。

    刘芳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鼻涕眼泪,连忙走在前面引路。

    温良拔步跟在后面,神色十分紧张。

    刘芳口中的那口水井位于行宫正殿弘德殿后面的花园中,此刻花园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宫女太监,正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

    温良走近后大声呵斥道:“聚在这里聒噪什么,还不闪开!”

    他是芙蓉园行宫的留守太监,在这园子里就是老祖宗一般的存在。

    果不其然,温良一声呵斥,一众宫女太监纷纷闪开,露出一条小道给温良穿过。

    温良一甩衣袖,气鼓鼓的朝水井走去。

    这是一口再寻常不过的水井,可井口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温良捂着鼻子靠近,探头瞧了一眼,就被吓得连着向后退了几步。

    “怎么会这样...”

    这水井中有一具女尸,之所以他判断是女尸,是因为尸体上包裹着宫装。

    严格来说这已经不能算是一具尸体了,随处可见森森白骨,已经被啃食的残缺不全的肢体...

    “呕...”

    温良没有忍住,条件反射式的吐了出来。

    这真倒是不怪他,主要是宫女的死状太恐怖了。

    “干爹,这宫女似乎是被什么野兽啃食过。可若是野兽啃食的,尸体应该是在树林里发现才对啊。怎么可能野兽啃食了她,又把她的尸骨丢到了水井里。”

    刘芳越说越觉得恐怖,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吐沫。

    “会不会是...”

    “是妖物!”

    一名小太监插话道。

    温良这次没有打断,因为他也觉得此事过于离奇。

    皇家禁苑出现野兽并不是没有可能,像大明宫北的上林苑中就养着不少猛兽以供皇室打猎。

    可野兽不可能有如此灵力吧,杀了人还懂得把尸体丢到井中进行掩盖。

    这哪里是野兽,分明是妖物了。

    “要不,干爹,我们报官吧。”

    刘芳带着哭腔道。

    温良背负双手踱起步来。

    如今局面确实有些失去控制了。

    以行宫中现有的人手要想在短时间内查出真相是不可能的。

    更关键的是不久后皇帝陛下就会驾临,留给温良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若是天子受到威胁...

    温良不敢去想后果。

    还是报官吧,此刻不是打肿脸充胖子的时候。

    “刘芳,去报官!”

    “干爹,报给哪个衙门啊?”

    刘芳一脸无奈,长安城中的衙门实在是太多了,这些衙门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超出他们职权划分区域的事情他们是绝不会管的。

    “如此离奇之事,京兆府是指望不上了,直接报备给不良人吧。”

    温良叹息一声道。

    一直以来不良人负责主理的都是一些离奇古怪的案件,近日来更是在绯袍不良人赵洵的带领下出尽了风头。

    温良第一个想到的报官对象就是不良人。

    换句话说,若是连不良人都办不了这个案子,他实在想不出长安城还有谁能查出真相。

    “宫里那边也派人前去通禀一声,此刻不是要面子的时候。吃了宫中贵人挂落总好过到时东窗事发,吃不了兜着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