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126章 东宫太子(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26章 东宫太子(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热门推荐:
    浩然书院,忘忧湖。

    山长在钓鱼。

    “师父,你这都钓了两个时辰了,还没有一条鱼上钩。”

    龙清泉一直侍立在旁,早已是困乏不堪。

    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睡眼道:“要不咱们还是用真气把鱼儿震出湖面吧。您要想吃鱼还不简单,何必费这么大的周章。”

    山长扭过头来瞪了龙清泉一眼:“胡闹!真气岂是那么容易把控的,稍不注意就把鱼儿震死了。活鱼的口感岂是死鱼能比的。”

    “老三,多和你两位师姐学学,钓鱼要沉得下气,静的下心。”

    龙清泉无奈,只能沉声应着。

    “小七十二那里,这几日没有什么事吧?”

    山长悠悠问道。

    “那日小师弟离开书院就返回了成国公府,这些日子应该一直待在府中。”

    “他倒是沉得住气。”

    山长淡淡笑道:“其实这样也挺好。以不变应万变,总会有人按捺不住性子的。”

    刚刚说完,他的鱼竿便一阵剧烈的晃动。

    山长大笑道:“你瞧,鱼儿上钩了。”

    …

    …

    皇城,东宫。

    皇太子李显坤盘腿坐在蒲团上打坐。

    受到父皇显隆帝的影响,李显坤也对修道很感兴趣。

    只不过作为东宫太子,他不能明目张胆的请道士入宫问道,只能靠自行研读道家典籍来悟。

    呼吸吐纳一番,李显坤觉得神清气爽,整个人都跟着飘飘欲仙。

    睁开双眼,太子缓缓起身,清了清嗓子道:“来人,更衣。”

    修道时他是一个虔诚无比的道家信徒,但在更多时候他是活在世俗世界的。

    他是东宫太子,是大周帝国第二尊贵的男人。

    真真正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只有穿上了那身蟒袍才能衬显出他的身份,他的贵气。

    太子一声令下,十几个身着宫装襦裙的妙龄宫女鱼贯而入。

    她们手中捧着一个个黑漆木盘,木盘里有里衣、外袍、玉带、冠、靴…

    身为大周皇太子,光是换衣穿衣就有一整套完整的流程。

    他早已习惯,并且还有一些享受。

    任由宫女们在他身上上下其手,一番摆弄后太子终于把蟒袍穿好。

    之所以穿戴的如此正式,是因为太子要接见一个人。

    她的侄女,齐王李象之女,永和县主李太平。

    却说太子在一众宫女、太监众星捧月的簇拥下来到了正殿,端坐在正首宝座上。

    随后他轻声吩咐道:“请永和县主进来吧。”

    他打小就疼爱这个侄女,但身为皇太子受困于礼制,该有的繁文缛节一样不能少。

    便是他想要见一见亲侄女,也得走一整套完整流程。

    约莫过了三十息的工夫,李太平施施然走入大殿中,冲着太子福身行了一礼道:“臣女李太平拜见皇太子殿下。”

    太子是储君,是半君。

    李太平虽然是宗室女,自称一句臣女也没有什么问题。

    太子面上带笑,挥手示意道:“来人啊,给永和县主赐座。”

    太监立刻搬来一个锦墩放在了李太平身侧。

    “多谢太子殿下。”

    李太平又福了一礼,这才恭敬坐下。

    她虽然坐着,但是上身挺得笔直,不敢有丝毫懈怠。

    “你们都退下吧。”

    太子环顾左右,满是威严的命令道。

    一众宫女太监立即半退着离开了大殿。

    在东宫,皇太子是绝对意义上的权威。

    东宫只有一个太阳,就是太子。

    所有属官、宫女、太监都是围绕太子进行博弈。

    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不可能违拗太子的意志。

    待所有宫女太监退出宫后,太子从宝座之上起身,快步走到李太平身侧。

    “乖侄女,这次入宫来见孤是为何事啊?”

    没有了外人,太子完全换了一副口吻,就像是普通百姓家那样拉起了家常。

    如此一来李太平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皇叔,是这样的。几日后不是京师节度使会宴嘛,侄女想要参加,可父王不允准。侄女没办法只能来求皇叔了。皇叔一向最疼我了,一定要帮我啊。”

    李太平突然撒起娇来,让太子觉得有些猝不及防。

    “咳咳,是这件事啊。”

    若是李太平提的是其他要求,太子很可能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可这个要求让太子也觉得有些为难。

    毕竟节度使京师会宴是今年顶天的大事。

    父皇对此事很重视,责令神武军、龙武军、不良人负责会宴安全。

    皇室中除了父皇,也只有太子及各大留京藩王有资格参加会宴。

    像李太平这种宗室女是绝对没有资格的。

    要不然,京师的宗室没有几千也有几百,都去参加宴会的话,还不成了菜市。

    “这件事有些难办。父皇怕是不会允准。”

    太子叹息道:“不是皇叔不愿意帮你,而是确实无能为力啊。”

    太子摊了摊手,示意爱莫能助。

    李太平闻言神色一黯。

    太子说的道理他都明白。

    皇室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皇帝展开的。

    皇帝的意志不可违背。

    何况还是储君。

    “既如此,侄女再去想其他办法好了,多谢皇叔。”

    “乖侄女,皇叔多问一句,你怎么突然想参加这宴会?”

    “这…”

    被太子这么一问,李太平一时间羞的红了脸。

    “怎么?”

    李太平越是如此,越是让太子疑惑不已。

    “难道…”

    “皇叔莫要多想。”

    “孤不多想?孤如何能够不多想?”

    太子淡淡道:“以往你的性子是绝不会参加这些宴会的,怎么突然之间变了性子,莫不是乖侄女想要从各大节度使中挑一个夫君出来?”

    “皇叔说什么呢,怎么会…”

    “哈哈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节度使都是人中翘楚,你呢也是宗室女,挑夫君自然要挑选人杰。不过节度使久驻边关,乖侄女你可要想好了。要真是嫁给节度使,你怕是就要离开长安了。”

    “皇叔,我真没有。”

    李太平咬紧嘴唇,犹豫良久道:“人家已经有心上人了。”

    “哦?是哪家郎君有如此福气?”

    “成国公世子赵洵。”

    李太平怯怯说道。

    “那个不良人赵洵?”

    太子眉头一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