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一百一十章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

第一百一十章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

 热门推荐:
    所以他该对此子委以重任吗?

    这是显隆帝心中的一个疑问。

    作为大周天子,他手下能臣无数。如何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位置发挥出他们最大的作用,是显隆帝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赵洵有意藏拙。

    可从他表现出来的这一部分能力来看,也远比寻常不良人要强了。

    换句话说,赵洵有成为一名优秀不良人的天赋。

    再者赵洵有钦天监监正与山长两位大神青睐,显隆帝重用赵洵便是在向二人示好。

    虽然他是九五之尊,是天下共主,可有些事情也是必须妥协的。

    尤其是在修行者世界,显隆帝的影响力着实有限。

    他要保证帝国对修行者的号召力,就必须要交好袁天罡和山长。

    所以不论从哪个角度看,他对赵洵都得重用。

    “传旨,命刑部、大理寺抽调人手协助赵洵办案。”

    显隆帝思定之后沉声下旨道。

    ...

    ...

    平康坊,三江阁。

    阁楼之中,花魁韩妙仪对着铜镜慵懒的画着眉。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她一边画着眉一边吟着赵洵作的这首词。

    为她作的词。

    赵郎已经多久没来看她了?

    上次赵郎来三江阁还是曲江诗会之前吧?

    想到这里韩妙仪不免有些黯然神伤。

    是啊,那个时候赵郎虽然也有大才,可毕竟没有锋芒毕露。

    曲江诗会后,赵郎名声大噪,成为了长安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又怎么会记得住她这个过气的花魁呢?

    可见过了赵洵这样文采、品貌俱佳的世家公子后,韩妙仪就对其他人完全提不起兴致来。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正自怅然间,韩妙仪忽然听到有人在吟诵。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清澈细腻,如此的熟悉...

    是赵郎!

    韩妙仪心中一阵狂喜,起身转身一气呵成。

    她快步走到房门处,果然见到赵洵就在门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怎么,半月未见,韩小姐就觉得赵某是负心郎君了吗?”

    赵洵来三江阁前其实有想过如何开场。

    他有无数歌颂爱情的佳作可以吟唱,可试来试去都不是那个味道。

    仔细思忖一番后赵洵明白,因为这些诗词都把男女之情写的太美好了。

    可生活之中哪里有那么多理想化的爱情?

    柴米油盐、分别之苦足以磨平人们对于爱情的幻想。

    所以赵洵决定以退为进,用自嘲的方式拉近和韩妙仪的距离,也借机获得韩妙仪的原谅。

    果不其然,见赵洵作出这样一首词,韩妙仪直是愣住了。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这不就是在写她吗?

    赵郎这是何意?

    “赵小郎君,你这是...”

    赵洵见效果达到了,便趁机巩固道:“韩小姐,赵某是在自责啊。实不相瞒,曲江诗会后,赵某就被山长收入门下,成为了山长的入室弟子。之后朝廷又有大案发生,赵某负责彻查此案,整日查阅卷宗、追查线索,夙夜在公。当然,这些都不是赵某不来见韩小姐的理由。赵某觉得心中有愧,是以这次特意前来向赵小姐请罪。”

    对于撩妹,赵洵实在是太懂了。

    他自认为在这方面,整个长安城找不出敌手。

    跟妹子交往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肆无忌惮的展示才华,也不是做一个贴心小棉袄,百依百顺,而是能够在适当的时机示弱,让妹子获得成就感。

    之前赵洵表现的太完美了,太无懈可击了。

    这会让韩妙仪感受到不真实感,会让她失去安全感。

    所以这次赵洵以退为进,表示自己虽然不是完美的,但是却是个有原则的男人。

    他在用行动向韩妙仪宣告: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好男人赵明允!

    这是一个海王...哦不,是暖男的自我修养。

    果不其然,赵洵的一番真挚情话听得韩妙仪双颊通红,微微垂手。

    花魁的一双素手绞在一起,皓齿紧紧咬着朱唇。

    “韩小郎君言重了。”

    沉默片刻,韩妙仪悠悠道:“你我本就不是一类人,赵小郎君是文曲星下凡,奴家不过是一风月女子,如何配的上赵小郎君。”

    “韩小姐此言差矣。”

    赵洵顿了一顿,慨然道:“圣人恒无心,以百姓之心为心。善者善之,不善者亦善之,德善也;信者信之,不信者亦信之,德信也。圣人之在天下翕翕焉,为天下浑心。百姓皆属其耳目焉,圣人皆咳之。”

    “在圣人眼中,众生是平等的。在赵某眼中也是如此。韩小姐不必妄自菲薄,你是我生命中一束光。”

    赵洵最后的一句话直接将韩妙仪融化。

    她愣住良久,随后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浅笑。

    “奴家为赵小郎君抚琴一首吧。”

    赵洵微微颔首。

    其实他之所以这个时候来三江阁,也是有两个目的。

    一来他确实有大半个月没有见韩妙仪了,担心这条养在池塘里的锦鲤真的会不高兴。

    二来,这段时间接连查案,赵洵确实有些扛不住了。

    显隆帝这厮又不做人子,派刑部和大理寺的吏员来到不良人衙门,跟随赵洵查案。

    名义上这些人是赵洵的手下,是帮助赵洵查案做事的,可实际上他们却是显隆帝安插在赵洵身边的眼线。

    有了这些人监督,赵洵什么时候做什么显隆帝都会知道的一清二楚。

    想摸鱼都不行了!

    甚至连赵洵上茅房如厕显隆帝都能排一张精确的时间表出来。

    昏君,昏君啊!

    他这要是被折磨出精神病了,算工伤不?

    赵洵感到自己快被巨大的压力压垮了,铁人也经不住这么造啊。

    他需要逃避,哪怕只是一晚也好。

    李太平那里不太合适,她毕竟是堂堂永和县主身份尊贵,和赵洵畅聊一晚上传出去风评不好。

    思来想去,也只有韩妙仪这里最合适了。

    三江阁,真的是他的福地啊!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