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周不良人 > 第九十四章 延期查案与节度使京师会宴

第九十四章 延期查案与节度使京师会宴

 热门推荐:
    大明宫,紫宸殿。

    显隆帝面沉如水,冷若寒冰。

    他听过不良帅冯昊的奏报,顿时觉得朝堂局势并不如他想象中那样尽在掌握。

    作为一名帝王,显隆帝工于心计,善于制衡,有意扶持朝臣们拉帮结派争权夺利,一时间朝堂上下呈现朋党争斗的乱局。

    这是显隆帝最想要看到的局面,臣子们忙着争权夺利,就不会有人威胁到他的地位。

    稍有强势朋党冒头,就会被显隆帝拉一派打一派。

    等到朝堂局势趋于稳定,他再扶持一个新的朋党,自此周而复始。

    由于显隆帝的默许乃至引导,大周朝堂的党争愈演愈烈,但自始至终显隆帝都是成竹在胸,因为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直到冯昊向他奏报,宣怀公主墓室中是空的,宣怀公主的棺椁不翼而飞。

    这让显隆帝感到困惑,困惑之中隐隐带有一丝不安。

    这件事无外乎有两种可能。

    其一是当年宣怀公主根本没死,而是借着假死瞒天过海,所以那本就是一座空墓。

    其二是有强大修为的修行者潜入墓中偷走了宣怀公主的棺椁。

    不论是哪一种,都让显隆帝感到出奇的愤怒。

    至于刻意挖掘“盗洞”造成“盗墓”假象引起朝廷注意的人,应该又是另外一股势力。

    显隆帝是玩弄权术的高手,帝王心术更是登峰造极。

    可就连他也无法猜出这背后的两股势力究竟是谁。

    “大伴,你来说说看,究竟是何人在作妖?”

    被点到姓名的内侍监郑介毕恭毕敬的回应道:“陛下,奴婢不敢妄言,不过依奴婢看,这件事或多或少跟一月后的节度使京师会宴有关。”

    郑介一句话点醒了显隆帝。

    他双眸锐利的射出两道寒光,反复敲着手指。

    是啊,所谓的这些异样其实都是表象,都是因为政治博弈才表现出来的。

    就像不良人刚刚办的那个监察御史案-王忠益案-陈良辅案连环案中案,本质上也是权力博弈的产物。

    权力斗争虽然残酷,但毕竟是朝堂争斗,不能太过粗俗,不能像两村械斗那样一言不合卷起袖子扛着粪叉、锄头就上。

    权力斗争需要一个引导,一个出口,一个宣泄点。

    宣怀公主墓早不被“盗”,晚不被“盗”,偏偏在这个时间点被“盗”,便足以说明问题了。

    一月之后就是节度使京师会宴,已经陆陆续续有节度使抵达京师。

    虽然节度使权力极大,但此时还是得听朝廷和天子号令。

    这三年一次的节度使京师会宴就是显隆帝为一众节度使量身定制的,借此机会进行权力的重新洗牌。

    对显隆帝这样一个权术高手而言,他决不能接受节度使在地方专权,培养自己的势力以至于尾大不掉。

    所以每过几年他就会重新调配各大节度使的防区,让他们始终处在奔波的状态之下。

    如此一来节度使好不容易熟悉了一个地方,却被显隆帝丢到一个新的环境之中,又得从头再来。

    敢托辞不来?那就是包藏祸心,图谋不轨!

    显隆帝完全可以借机削藩。

    显隆帝知道他的这位姑奶奶宣怀公主权力欲望很强,跟几位当时的强势节度使走的都很近。

    但那毕竟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往日不同今日,权力早已经重新打散分配。

    要从几十年前宣怀公主交好的节度使中推测出嫌疑人,无异于刻舟求剑。

    “所以,究竟是谁在作妖?”

    显隆帝喃喃自语。

    “这个案子不良人办的很好,但是还不够。传朕旨意,此案继续追查,不过朕可以给他们延期一个月。”

    显隆帝是刻薄寡恩的性格,他肯给不良人延期自然不是因为他突然良心发现,大发慈悲。而是因为一月之后就是京师节度使会宴的日子,他要在那之前摸清真相从而趁着应对,把控大局。

    “奴婢遵旨。”

    郑介毫不犹豫的应道。

    在他看来显隆帝能够给不良人延期一月,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

    ...

    “贾大哥,冯大人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不良人衙署内,赵洵似笑非笑的问道。

    “呃...这...”

    贾兴文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那就先听坏消息吧。”

    贾兴文思忖良久,咽下一口吐沫。

    “坏消息是,陛下命令不良人继续追查宣怀公主墓被盗案。”

    赵洵双手一摊道。

    “这个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事涉皇家颜面,陛下不可能轻易作罢。”

    贾兴文点了点头。

    “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陛下给我们延期了一个月。”

    赵洵苦笑道。

    “就这?”

    一旁的旺财有些听不下去了。

    “咱们这位陛下,还真的是宽以待己,严于律人啊。”

    “慎言。”

    赵洵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瞪了旺财一眼。

    这里是不良人衙署,纯开放式的办公环境,工位之间甚至连隔断都没有。

    如今赵洵、贾兴文在不良人衙门里可谓是春风得意,风头正劲,自然有无数人眼红。

    若是被他们抓到把柄弹劾一番,赵洵他们肯定得吃不了兜着走。

    官场如战场,朝堂上也满是尔虞我诈,赵洵觉得还是应该小心谨慎一些。

    旺财被赵洵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不再言语。

    “我觉得这件事可能跟一月之后的节度使京师宴会有关。毕竟仔细算算日子,期限和宴会时间是大差不差的。”

    赵洵捕捉信息的能力很强,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显隆帝的目的。

    对于一个大权独揽权力欲望极强的帝王而言,是绝不能在臣子面前丢脸的。

    尤其还是节度使这种大权独揽的土皇帝。

    不过赵洵了解到,大周朝此时的节度使还不像唐朝中后期节度使那样尾大不掉,至少大周的节度使还是朝廷和皇帝直接任免的,不享受世袭罔替。

    这种模式下,只要有一个强势君王,还是压得住节度使的。

    不过一月的期限仍然对赵洵是个巨大的压力啊。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还是得好好把握。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wap.